【银耀-捭阖录】(第六章-荒林追逃)

 
第一部 凤潜南荒 第一卷 传国公主 第六章 荒林追逃   茂密树林内,一个黑发浓密的白衣男子正立于树顶远眺。   他背负双手,右臂上刺着一枚羽扇印记,幽深的漆黑眼眸里似乎藏着一口见 不到光的深潭,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明明是在等待,却不焦急。   直到视线的尽头扬起灰尘,他才如履平地的从树顶跃下,捋了捋发丝,目光 穿过重重树影,迎接着归来之人。   「啼嗒~啼嗒~」   马蹄声渐近,一个紫袍中年男子下马单膝跪地,禀报道:「皇子殿下,他们 快到了。」   白衣男子点点头,向后招了招手,又是一道身影不知道从那里闪出:「所有 东西都按皇子的安排准备好了。」   「好,你们退下藏好,我去木屋那边等着了,一直让她被凌辱,今晚我也好 好尝尝大熠公主的滋味。」白衣男子大笑,流露着报复的得意。   两千人已经足以称为军队了,陆裴带领着这两千人已经快整整飞驰了一天, 前面还有十里就出这片林子了,众人感到格外困顿。   易安冬暖夏凉,安居乐业,已经数代人没经历过战火了,这批所谓的军队, 其实并不比农民强壮多少,唯一的优势,也许只是受过些训练,以及武器装备比 较精良罢了。   山林小道之容得下最多三人并行,队伍拖得老长,马车在军队的前方,轮子 「咯吱咯吱」的响着,车内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小心的打望着车外,焦急不已。   蓝欣雪早就醒了,只是她醒来时她并没有慌乱,冷静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分析着可能的情况。   近日连续经历了不少打击,年幼的公主已经被迫有所成长。见到车外带队自 己只认识陆裴,而且行进的方向与来时相反,陆裴还不时打量着车内自己的动静。 结合酒席上的突然昏迷,蓝欣雪知道多半是陆章叛变了,想把自己送回帝都。   蓝欣雪突然有些怒意,难以言喻的无助感在幼小的心灵翻滚,难道就没有忠 臣了吗?蠢货苏远不是说自己和易安太守是至交吗?陆章迎接我们的时候不是毕 恭毕敬的吗?都是骗子,都满嘴的谎话!   强忍住泪水和恐惧,蓝欣雪又不由地担心起卫息来,他们会不会杀了他?还 有自己该怎么逃走,要是被送回帝都,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时,谁都没有发现,前面的路突兀的变得沟壑纵横,布满了圆滑的凸起。 马匹从上面跑过,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但等到马车路过时,立马将它颠了起来。   马车本来就被拉得飞快,这时遇到崎岖的地形,立马就剧烈的抖动起来,里 面的蓝欣雪吓得死死抓住扶手。马车晃动得越来越厉害,有几次几乎都整个震离 了地面,几根承重的轴木不堪重负,「咯吱咯吱」地眼看就要裂开。   没有人在意这几下抖动,或者说根本来不及反应,大队依旧如常的行进。马 车内蓝欣雪已经被震得落到了门口,突然,轮子压上一块隆起,「咔」的一声, 轮轴断裂,马车在飞奔中向着一边倒去,猛的撞在了树上。   几乎碎裂的马车突兀的横在了路中间,后面疲惫的士兵一个反应不及,下意 识侧马欲停,可后面搞不清楚状况士兵却愣愣的看着眼前放大的身影,「啪」的 撞了上去。   越来越多的士兵前后相撞,一时间人仰马翻,半数的人马都横在了地上,不 少还受了重伤。   听到动静,陆裴回头查看,见到如此景象,也是不知所措。前面领头的都尉 也停了下来,驾马走到马车旁边,怒喝到:「怎么回事!」   这时才反应过来的陆裴心脏剧烈一缩,连忙下马跑到马车边,费力的拉开车 门,见到缩成一团的蓝欣雪依然昏迷,而且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马车…突然撞树上了…」一个爬起来的士兵向兵长解释道。   都尉皱着眉头:「怎么会突然撞树上呢,撞成这样了,根本无法修复啊。」   这时陆裴站了起来,「刘都尉,车上的人十分重要,我的父亲也一定和你交 代过了,现在只有在这里休息了,安排人手扎营,然后遣几个没有受伤的兄弟连 夜去南边的小镇重新买一辆马车。」   「是,长史大人。」   士兵们互相搀扶者慢慢站起,又扶起各自的战马,检查伤情的检查伤情,包 扎的包扎。统计之下竟然死了十六人和四十三匹马,重伤的士兵被安置在一边, 脸色苍白,显然是不能再上路了。   只有最末尾的一些士兵及时停住了,被刘都尉安排前去小镇。   简易的行军营地在天黑前搭建完毕,陆裴趁着大家都忙,快速把蓝欣雪抱进 他故意安排在最边上的帐篷里,摸了摸她的脸蛋,痴迷的说:「终于有机会了, 一会儿安顿好了,就来享用你,别急别急哦。」   狠狠的摸了几把,陆裴才依依不舍的从帐篷里出来,赶往刘都尉处,做做样 子询问着伤亡。   「长史大人,我们死伤三百余人,马匹有两百不能再骑,重伤的兄弟必须返 回易安修养,算上带他们回去的人,我们有近五百人恐怕是不能上路了。」   陆裴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上面,而且也根本没觉得少几百人对去帝都能有什 么影响。他应付着几个军官,安顿好一切,用过餐之后带着些食物乐滋滋的走向 了那个帐篷,胯下已经隆起一片。   刘都尉正和其他几个都尉喝着酒,突然就看到陆裴气急败坏,惊恐万分的跑 了过来:「出大事了,她不见了,不见了,快派人去找啊!」   刘都尉站起来,沉声问道:「谁不见了?」   陆裴喘了几口气,「公主」两个字卡在了喉咙,顿了顿才回答刘都尉:「那 个重要的人物,没她我们就白去帝都了啊,立马派人去找。」   说道后面,陆裴吼了起来,其他几个都尉都起身,刘都尉则是用手示意大家 勿急。   「长史大人,我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不能问,做军人的,听命就行,但是要我 们找人,你得说清楚啊,是什么样子的人,不然怎么找。」   「哎呀,是个女子,穿的白色丝袍,快让所有人散开去找!」陆裴焦急的吼 道,不仅是干不到她的恼怒,也有莫名的恐惧,谁知道她跑了多久了,林子里无 法骑马,又这么大,怎么找?   几位都尉连忙安排人手,疲倦的士兵们无奈的拿起兵器,往深林里走去。   刘都尉却是目光深邃,皱眉盯着坐立不安的陆裴,刀削般棱角分明的脸上, 变换了几次,才沉声的说:「车上的人,不会是昨天才到的公主吧?」   陆裴惊得一跳,有些结巴:「怎,怎么会呢,公主的话,她逃走干嘛。」   「在下听消息灵通的朋友说,帝都被蛮子攻破了?莫不是公主逃来求救,反 被太守抓住,送回去请降?」刘都尉逼迫了几步。   陆裴退着,强做镇定:「刘新野,不该说的话,你不要乱说!」   「为什么公孙大人离职了?」   刘新野步步紧逼,慑人的目光似乎已经把陆裴看穿。   陆裴不知道怎么回答,恼羞成怒,指着刘新野的鼻子,怒喝到:「你是怎么 跟我说话的,你一个小小的都尉,这些事轮得到你来问我吗,我一句话,削你官 职信不信!」   刘新野冷笑:「哼,看来在下猜中了呢,叛国之臣的官职,在下不做又如何?」   「好你个刘新野,你反了你,污蔑我,来人,给我绑下他!」陆裴大叫。   刘新野冷冷的看着陆裴,他发话后没有一个人有所行动。   「你们都要反了吗?」   「陆裴,剩下的可都是我的兄弟,」刘新野转过身对着剩下的士兵吼道: 「兄弟们,袁氏父子投靠离国,欺瞒我等,欲献公主。我身为大熠子民,不敢苟 同,袁贼势大,我暂时不能做什么,今日辞去官职,另寻出路,若还有志同道合 的弟兄,那随我一起走吧。」   刘新野话毕,数百士兵站出大半,徐徐走向刘新野,嘴里应道:「刘都尉义 薄云天,军魂风范,我们都愿意跟着刘都尉!」   「新野,你疯了吗!」一个都尉喊道。   「博翼,跟我走吧,留下来没有好下场的。」   「不行,我的妻儿,还在易安城里。」   「那就此别过,希望再见不是敌人。」刘新野抱拳。   「该死的,刘新野你等着,等我功成归来,必带人围剿!」陆裴嘶吼着,气 得浑身发抖。   刘新野带着两百多个弟兄离去,再也不理会这只狂躁的老鼠。   树上黑影悄无声息的没入黑暗。   树林深处,白衣倩影跌跌撞撞的狼狈奔跑,白纱都被挂破了好几条大口子。 蓝欣雪喘着粗气,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不能被抓去帝都。   跑着跑着,蓝欣雪实在累得不行的扑倒在地上,脚踝扭伤了,动一动都钻心 的疼。   这时,她才发现漆黑的深林是多么的阴森恐怖。风吹动着轻轻摩挲的树叶, 各种小虫的鸣叫,以及令人恐惧的低吟。   蓝欣雪紧张的望着四周,委屈的抱着自己扭伤的腿,感觉自己就要死了。沾 满腐叶的长发扫在地上,白纱和肌肤都沾着泥。   「嗷呜~」   突如其来的嚎叫吓得蓝欣雪不敢有丝毫的动弹,远处一双反射着幽光的眼睛 缓缓清晰。然后就是急速的奔跑声,爪子踩着在地上的震动,带着破风之感,终 于让蓝欣雪尖叫起来。   巨大的身影用地上跃起,黑影扑上地上待宰的羔羊,蓝欣雪已经不能呼吸, 似乎死亡已经降临了。   「嗙!」   这时另一道黑影冲起,两道黑影相撞,翻滚到地上,然后树上落下一个年轻 男子,「喝」的一声,将手中的柴刀砍了下去。   寂静,此时只剩下两个人和一只兽的喘息声。   「姑娘,你没事吧。」男子憨厚清澈的声音传来。   「没,哦,脚崴了。」蓝欣雪觉得终于找到依靠。   「我家就在前面,现在林子里不安全,去我家休息吧。」   「好。」   蓝欣雪被男子背起,她安心的搂住男子结实的背。   幽幽的,蓝欣雪看到一间木屋被简易的篱笆围住,她轻声问道:「你家还有 别人吗?」   「没了,我父母死得早,就我一个人住。」   「哦,对不起。」   「没事,我还有小黑陪着。」   蓝欣雪瞟了一眼一直跟在后面的黑狼,「原来它叫小黑啊,我叫蓝欣雪。」   「我叫,诸葛政。」男子说这句话时,语气和刚才憨厚的样子略有不同,借 着夜色被掩盖住了。   「很稀少的姓氏哦。」   「是吗?」   「嗯,那谢谢你救了我。」   「是我和小黑一起。」   「那也谢谢小黑。」   走到屋里,诸葛政把蓝欣雪放到床上,点起了油灯。然后立到一边,脱掉了 上衣,露出里面结实的肌肉。   有了灯光,这下蓝欣雪才看清楚这个救了自己的男子,消瘦的脸庞看起来十 分清秀,眉宇间却带着沧桑。脱掉上衣后,高高壮壮的身体算不上魁梧,却给人 力量感十足。   男子总是噙着淡淡的笑意,给人看起来很舒服的感觉,匀称健壮的身体,线 条流畅的肌肉,让蓝欣雪有些脸红心跳。   「你,你脱衣服干嘛。」   「这么热的天气,回家了还穿着干嘛?」诸葛政呆呆的反问。   蓝欣雪觉得一愣,随即想到山野里长大的孩子,自然是纯真而不拘于礼数的, 只得嘴角抽动着:「好有道理…」   「那你还穿着干嘛,都流汗了。」诸葛政一幅吃惊的样子,眼中闪过不易察 觉的戏谑。   「我…」蓝欣雪无言,难道这个男人真的不知道男女之别吗?   「对了,你一直生活在这里吗?」蓝欣雪赶快转移话题。   诸葛政一边摆弄着跌打药,一边回答:「也不是啊,我偶尔也去镇上换东西, 只不过小黑就不能跟着了,第一次跟去差点被打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诸葛政配好药水,直接坐到床边。   「哇,欣雪你好漂亮啊。」诸葛政这时才看真切蓝欣雪的样子。   蓝欣雪感叹这个少年也太纯真了,不好意思的笑笑:「谢谢。」   「腿也好美。」诸葛政拉过蓝欣雪的脚。   「啊,痛!」蓝欣雪惊叫。   「没事,擦了我的药,休息一会就好了。」   诸葛政不顾蓝欣雪喊疼,利落的涂上些跌打药,就捏着脚踝揉了起来。   脚踝的剧痛让蓝欣雪在床上扭动,大片大片的雪白从纱衣里露了出来,直到 后面揉得真的不疼了,才安静下来。   脚踝在诸葛政的手里,慢慢舒服起来,蓝欣雪觉得暖暖的,忍不住要呻吟。   「好了,休息一会而就没事了。」诸葛政放开了手,将她的脚放到一边。   「太感谢你了,救了我的命,还帮我按摩,真是无以为报。」蓝欣雪坐起来 认真的道谢。   诸葛政摆手,眼睛不断瞟向蓝欣雪:「小事,小事。」   蓝欣雪疑惑的顺着诸葛政的目光看去,低下头,视线立马接触到一团白皙的 肉球。   「啊!」蓝欣雪惊叫,连忙捂住胸口。   「欣雪,遮住干嘛呢,很好看啊。」诸葛政天真的说道。   蓝欣雪再次无言,这个人也太直率,太不了解男女了吧。心中就给自己解释 到:或许是父母早亡,又没接触过什么人,完全不知道这么一回事吧。   「我想摸一摸。」诸葛政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   蓝欣雪连忙捂住说:「不行!」   诸葛政一下子低下头,念叨着:「我冒死救了你,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只是…啊…」   听到「不是不愿理」,诸葛政立马兴奋的扑向了蓝欣雪,她话都还没说完, 就被诸葛政抓住了双乳。   诸葛政好奇似的揉弄起来,「欣雪,你这是什么啊,好软,摸着太舒服了, 我怎么没有?」   蓝欣雪羞红了脸,诸葛政不时按压到乳头,一丝丝游离的快感在乳尖上流窜。   「欣雪,怎么这个硬了?」诸葛政捏了捏粉红的奶头。   「唔…」蓝欣雪咬住下唇。   「欣雪,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么脸红红的,我弄疼你了吗?」   「不是…」蓝欣雪按着诸葛政的肩膀,想让他停下来。   「那你一定是太热了,我就说要脱衣服嘛。」   诸葛政说着,捏住蓝欣雪的纱衣,「嚓」的一声将它全部从蓝欣雪身上撕下 来。蓝欣雪还没来得及震惊,就已经变得赤条条的了。   「啊,你干什么!」   「我看你很热啊。」   诸葛政认真答道,同时不忘继续抓捏那对饱满的玉峰。   「喔…你…这样很无礼呢!」蓝欣雪被揉得闭起一只眼睛。   「什么叫无礼啊?」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哦…轻点…」   蓝欣雪无奈的被诸葛政骑在床上,无礼的把手推在他的胸口,可不但无法阻 止诸葛政的揉搓,还让自己忍不住想要抚摸结实腰腹上的肌肉。   诸葛政的裤子渐渐被顶了起来,一根火热的肉棍压在了蓝欣雪光洁的小腹上, 让她更加羞涩。刚刚逃离苏远,却又被另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男人压在身下玩弄。   「糟了,我发病了,怎么这个时候发呀,平时都是早上的。」诸葛政突然放 开手中的奶子,从裤子里掏出一根八寸巨根,可怜兮兮的喊叫着。   蓝欣雪看见那根庞然大物,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比苏远的大了不知道 多少倍啊,要是插进去,那…「喂,你这不是发病啊。」惊叹归惊叹,但蓝欣雪 又被惊恐诸葛政的样子逗笑了。   看着诸葛政充满希冀的望着自己,蓝欣雪对这个救命恩人充满了好感,红着 脸解释道:「你这个是叫勃起,是男人看见女人的正常反应,射精之后就能好了, 早上那叫晨勃,也是正常的,不管他,过一会儿就好了。」   反正他也不懂这些名词,蓝欣雪说得也无所顾忌。   诸葛政则是思索了一会儿,试探的问道:「你是大夫?」   「不是啊。」   「那你怎么懂这么多,还懂治病?」   「因为…因为我是女人,女人都懂。」蓝欣雪点着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我是因为你才勃起的?为什么让我这么难受?」诸葛政大惊的喊道。   「哎呀怎么跟你解释不清楚,说得我要害你一样,这是你的自然反应,谁叫 你要脱我衣服的。」蓝欣雪有些不耐烦了。   「我,我还不是看你太热了。」诸葛政低下头,握着肉棒,一幅委屈的样子。   蓝欣雪叹了口气,对于这什么都不懂的诸葛政,仿佛是看见一个小孩子一样, 需要去教导。她心中一动,一种难以言喻的玄奥明悟诞生在心间。   为什么恶人可以玷污自己,救了自己的人却要被拒之门外呢?强行占有我的 人成功了,尽情的玩弄了我的身体,而对我好的人却得不到希望得到的,只能仰 望我。有了这种不公平,谁还会来做什么都得不到的拥护者呢,还不如做恶人来 欺辱我更有快感。   难道我宁愿被强奸,也不愿意给忠实于我的人吗?   心底似乎有一种堵塞了本心很久的东西破开了,充实的思绪填满了年轻的心 思。这个强健的少年,和他的狼可以保护我,他这么单纯,为什么不让他对我死 心塌地呢!   「我帮你射精。」蓝欣雪突然说道。   诸葛政没想到蓝欣雪突然说这句话,一时间也愣住了,多年以来收集的资料, 仿佛都不是眼前这个女子的。   极快的恢复状态,诸葛政继续演下去,天真的用不信的语气说道:「啊,射 精?射了精就能好吗?」   「相信我吧,你救了我,我只能这样报答你了。」   蓝欣雪说着,竟然主动伸出手抓住了诸葛政的肉棒。柔软的小手勉强握住肉 棒,肉棒温度炽热,一跳一跳的。   窗外,紫衣男子和黑衣男子静静的蹲着,看着屋内的好戏,忍不住用手语交 流:「皇子真是厉害,这么快就让着清纯的小公主主动给他套鸡巴了。」   「那可不是,皇子鸡巴又大,再清纯的少女也忍不住会爱上他啊。」   屋内诸葛政表情很夸张,仿佛舒服和痛苦并存,他大力的在蓝欣雪雪白的娇 躯上不断摸索,同时享受着蓝欣雪两只小手紧握的套弄。   床上蓝欣雪屈起长腿,皱着眉,被诸葛政摸得全身发软,蜜穴微湿,她总觉 得诸葛政的手法很老练,若有若无的在撩动她的情欲,可他明明是个无知的处男 啊,到底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   「唔…嗯啊…哦…」   蓝欣雪套弄着诸葛政的肉棒,自己却是呻吟了出来,诸葛政双手从她压下穿 过,一直往下按压到了小腹。几个来回,她的乳房已经游侠发胀,挺立的乳尖渴 望着大手的蹂躏。   仅是上身的按摩,蓝欣雪已经有些脑袋发胀,不断磨蹭着双腿,蜜穴瘙痒空 虚。她只得更卖力的揉搓着手里的肉棒,像是这样就可以把它揉进花径里一样。   「欣雪,我更难受了。」诸葛政这时停了下来,可怜的望着美眸半合的蓝欣 雪。   蓝欣雪稍微思考了一下,别过发烫的脸蛋,指着自己的双腿间,细弱蚊声的 说道:「你跪到我腿间,放到这个里面去,就能舒服了。」   诸葛政听话的跪倒蓝欣雪腿间,双手扶着两个膝盖,把两条因为害羞而屈起 闭拢的大腿分开。   「哇,欣雪你这里好多水,粉粉嫩嫩的一张一合,真漂亮!」   听到赞美,蓝欣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诸葛政则是不合时宜的问道: 「接下来怎么办呀?」   「把…把你那个放进来…」   「哪个?」   「肿了的那个…」   「怎么放啊?」   「嗯…插…插会吗?」   「不会。」   诸葛政边说着,边作势俯下身去抓捏蓝欣雪的胸部,刻意把肉棒抵在蓝欣雪 水嫩的阴唇上磨蹭。   「唔…哦…就是…就是插进那个洞里面…」蓝欣雪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居 然说出这样不知羞耻的话。   诸葛政听完,好奇的用手去捏住小阴唇,揉拉着,分开以后又捏住阴蒂的小 肉芽,拉扯起来。   「啊…别玩…别…嗯哦…啊…」蓝欣雪扭动起来,不住的挺腰,双腿摩擦着 诸葛政的屁股。   「哦,这里有个洞啊。」   诸葛政自顾自的说着,手指就伸进去了。   「唔…别扣…」   「欣雪你很难受吗?」   诸葛政手指抽插着,另一只手拨弄着阴蒂,一波波快感和骚样简直要把欣雪 摧毁。   「够了…快插进来…啊…快啊…嗯…」   蓝欣雪捂着自己的脸一直催促,这样太过于羞耻了。诸葛政「哦」了一声, 扶住硕大的肉棒,狠狠的就挤了进去。   「啊…好大…嗯…胀满了…哦…嗯…太大了…啊…」   肉棒一进去,蓝欣雪立马盘住了诸葛政的腰,扬起雪白的颈子,蜜穴不断随 着深入的肉棒而颤抖。   直至诸葛政插进子宫,肉棒都还在外面留了一截,而蓝欣雪平滑光洁的小腹, 已经隆起了一根肉棒的形状。   「好深…最里面了…啊…」蓝欣雪吐着舌头,有些受不了了。   「欣雪你里面好紧,好舒服啊,我不难受了也。」诸葛政说着。   可蓝欣雪身体微微颤抖着,仰面躺在床上,也不答话。   诸葛政一脸失望的表情,也不再演戏了,淡淡的说了一句:「哎,看来你现 在还受不了我呢,还需要历练啊,这次就早些放过你吧。」   说完,按住蓝欣雪的腰肢,缓缓抽动起来。   粗大的肉茎紧紧的被蜜穴吸住,每一次插入和拔出都扯动着蓝欣雪整个下体, 蓝欣雪已经忘呼外界的所有,全身精力集中到蜜穴里不停捣穿自己子宫的粗大肉 棒。   这一次她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欲仙欲死,肉棒的每一次抽出都仿佛带走 了她的灵魂,挺进时又像将灵魂注回了身体深处。充盈的淫欲舒服得蓝欣雪紧紧 搂住身上的雄壮肌肉,恨不得与他融为一体。   诸葛政亲吻着蓝欣雪的脸颊,粗壮的下体伴着水花越插越快,蓝欣雪搂住他 的脖子,主动伸出舌头,与诸葛政缠绕在一起,任他舔舐。   「唔…唔唔…嗯…唔…嗯唔…嗯…哦…」   蓝欣雪粉嫩的长腿不断在诸葛政的背上摩挲纠缠,小蛮腰不受控制的自主抬 起,紧绷得脱离床面,迎合着诸葛政的深深插入。   两具身躯在床上激情的翻滚扭动,粗制滥造的木床「吱嘎吱嘎」的摇曳着。 蓝欣雪疯了似的渴求着诸葛政的大肉棒,蜜穴很快就被肏出了白浆,蜜汁流满了 诸葛政的大腿。   紧乍滑嫩的肉穴卖力的吞吐让它主人疯癫的巨大肉筋,蓝欣雪甚是如痴如醉 的献上身子,毫无保留的奉献给诸葛政,让他玩弄尽自己每一寸肌肤。   屋内喘息声和肉体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屋外同样也受不住刺激干了起来。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一位粉衣少女,被之前的紫衣和黑衣一前一后夹在中间。 粉衣少女跪趴在泥土里,紧绷的短裤已经被推倒大腿下,勒出大腿的嫩肉,挺翘 丰满的圆臀被黑衣男子揉捏着,肉棒已经干进肥美的大阴唇。   前面紫衣男子捧住她的头,五指深深插进她的秀发里,粉衣少女包裹住紫衣 的肉棒,深深吸入喉咙里,舌头舔舐着棒身。   隔着一层破烂的木抢,两女三男各自享受着性爱的愉悦。   屋内蓝欣雪被干了许久,已经高潮两次,翻起了白眼,舌头搭在嘴角「呜呜」 的叫个不停。   诸葛政知道再这么干下去,蓝欣雪死了都不一定。他惋惜的抽出肉棒,幽怨 的看着几乎失去意识的蓝欣雪:「可惜,真可惜,这次一点都不尽兴啊,看来要 多多安排你锻炼了。」   屋外两个男人纷纷在粉衣少女极尽妖娆的逗弄下缴械射精,正休息着,诸葛 政就甩着大肉棒走了出来。   「皇子!」   「皇子!」   「皇子义兄!」   三人同时行礼,粉衣少女都来不及整理衣衫。   诸葛政看了看自己的肉棒,对着粉衣少女说道:「云蝶,你来给我弄出来, 那娇柔的小公主太不经干了。」   云蝶如获恩泽,点着脑袋就兴奋的爬了过去,一脸的痴迷。   「不必舔,直接来吧,我正在兴头上呢。」诸葛政摆摆手,拉起云蝶,按在 门板上就干了起来。   「啊…哥哥的肉棒插死我了…好爽…啊…云蝶好幸福…哦…嗯…啊…」   诸葛政捏着云蝶的白嫩屁股,一下下都插到最深处,虽是早就适应了他的巨 根,还是被干得两腿发软。   诸葛政猛攻着,云蝶浪态连连,两人的重量都压到了门板上。   「轰!」   随意搭建的木门突然断裂了,诸葛政眼疾手快,抱住就要扑倒的云蝶,然后 几步进屋,将她放在了蓝欣雪身边。   「哥哥你是干了她才这么兴奋的吧。」云蝶看着蓝欣雪美到令烛光都暗淡的 脸蛋,幽怨的对诸葛政说着。   诸葛政摇摇头,抱起云蝶的双腿就插进了小穴里:「我只是要报复她,报复 灭了我家园的王朝的所有人!」   「唔…骗人…啊…嗯…明明…啊…在她身边就…啊…就更大了…啊…差死了 妹妹了…啊…」云蝶揉着自己的胸脯,口水都流了出来。   诸葛政爬上床,将云蝶的双腿压到她的肩膀上,用舌头封住了云蝶的嘴,下 体撞得「啪啪」作响。肉棒贯穿了云蝶的全部,整个子宫的颤抖起来。   诸葛政一边狠狠的干着身下的义妹,一边揉捏着身边蓝欣雪的美乳,干了许 久之后,又把变得软绵绵的云蝶放到蓝欣雪的身上。高潮不止的云蝶死死搂住蓝 欣雪,吮吸着她的舌头,小穴里的淫水都流进蓝欣雪的蜜穴里。   伏在二女交叠的身上,诸葛政操了如此久之后,终于有了射精的感觉。一阵 猛烈的抽插后,他赶紧从云蝶的阴道里拔出肉棒,猛地插进蓝欣雪的子宫,阳精 「噗噗噗」的尽数灌了进去,射得恍惚的蓝欣雪「呜呜」乱叫。   第二日,在阳光的照射下缓缓醒来的蓝欣雪茫然的看着四周,感觉到有些肿 痛的蜜穴里还留有浓稠的精液。她努力回想昨天的经历,想起自己的主动和疯狂, 不由俏脸火辣。   拉起身边被撕开的纱衣裹在身子上,蓝欣雪赤着脚,跑到屋门口向外望去。 门口只有倒塌的木门,诸葛政和小黑都不在,她放声喊了一句:「诸葛政?」   无人回应,蓝欣雪回到屋里,疑惑的观察着屋内的坏境。木屋陈旧,一些地 方却还是嫩木,油灯和跌打药等小玩意全部都是新的,屋内屋外没有多余的衣服 和生活用品,一切看起来都像是道具般精心准备。   「我被他骗了?」蓝欣雪有些心塞,想起昨晚一些模糊的细节,总觉得诸葛 政不那么简单,可是他又有什么目的呢?   「这里有个木屋,我刚才就是听到这边有女人的声音。」   容不得蓝欣雪再多想,追捕她的士兵到了,一瞬间,她紧紧捂住身上破烂的 纱衣,小脸煞白。   统军府,阳光沿着窗洞洒进豪华的房间,唤醒了熟睡的男女,唐炽躺在宽大 的床榻上,四肢伸展,舒服的躺成「大」字形。   萧若瑜赤裸着身子,跪伏在他的胯间,一手扶起肉棒,一手捏着阴囊。鲜红 的嘴唇一下下亲吻着紫红色的龟头,然后像是新婚妻子那般温柔的用舌头从阴囊 一直舔到最顶端。   萧若瑜笑着将唐炽的卵蛋吸到嘴里,肉棒就贴在她的鼻子上,挡住了一只眼 睛。唐炽双手枕着脑袋,欣赏着少女为自己口交,赞叹道:「进步得很快啊,已 经很会舔了,真是个天生服侍男人的尤物。」   萧若瑜娇嗔的瞥了他一眼,露出小虎牙,威胁的在龟头上磨蹭。   「喂喂,你别又来,我说错了还不行么。」   满意的眨了眨眼睛,萧若瑜收回牙齿,用嘴包裹住唐炽的肉棒,脑袋一上一 下的吮吸着,舌头随着吞吐而缠绕棒身。   「若瑜,看着这么可爱的脸蛋给我吸舔,简直就是享受啊。」   听到唐炽的话,萧若瑜像是小孩受到表扬一般,吮吸得更加卖力了。每一次 吐出来,都要吸回龟头,然后左右摇摆,时不时还从侧面含住肉棒,用嘴唇裹起 来,一舔到底。   她故意溢出不少口水,吸弄得「咕嘟」作响,随着吞吐的激烈,粘稠的香津 变成泡沫,让她的嘴变得和蜜穴一样顺滑,她知道唐炽喜欢这样。   看着那因为跪伏,而高高翘起的美臀,唐炽又调笑道:「要是现在再有个男 人,从后面干你,让我看看你的媚态,就更好了。」   萧若瑜听罢,「刷」地抬起头,嘟着嘴娇嗔道:「混蛋,你舍得吗!」   「怎么舍不得?」唐炽咧嘴贱笑。   萧若瑜拿他没办法,手脚并用,几下趴到他身边,一屁股坐到他胸口上,伸 出粉嫩的小脚,踩在他脸上。   「舔!」   唐炽想用手去拨开,却被鼓起脸蛋的萧若瑜用手拍开。   萧若瑜用脚背摩挲着唐炽的脖子,欣长浑圆的玉腿在他的胸口蛇般游走,然 后控制着脚尖去撩拨唐炽的嘴唇。   「舔!」   唐炽见萧若瑜又撒娇,无奈的拱起嘴吻了一下她的脚底,然后伸出舌头,穿 过两根脚趾,从之间伸了出来。   萧若瑜「咯吱咯吱」的笑着,受不了的想收回脚,却被唐炽一把抓住:「想 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唐炽咬住两根脚趾,用力吮吸起来,舌尖一次缠绕过每一片脚趾甲,然后用 力拉过萧若瑜娇小的身体,大手顺着这一条修长纤细的美腿,一直摸下去,直到 抓住粉嫩的屁股蛋。   一条长腿被唐炽完全控制住,另一条就在空中无助的乱蹬,嫩足不时踢在唐 炽的胸口。   萧若瑜挣扎着,翻身趴在床上,想用身体的扭动挣脱出脚掌,不料唐炽这下 直接放开她的脚,一下扑到她的背上,按住她的肩膀,肉棒对准臀峰间一顶。   「啊!」萧若瑜一声惨叫,「啊还痛呢!」   「一会就好了,昨晚开这里的时候不也是先痛后舒服嘛。」唐炽不管萧若瑜 的挣扎,一下下抽送起来。   「啊…嗯…我…我会杀了你啊…啊……」   唐炽死死压着萧若瑜,揉捏着她富有弹性的大腿和屁股,大力的干得她屁股 直抖。   萧若瑜趴在床上,小手揪起床单,咬住下唇泪花滚滚。挺翘的臀瓣每次都被 深深的压扁,唐炽的体重挤出她肺里所有的空气,伴着被肉棒贯穿的直肠,诞出 一种窒息的快感。   「嘭嘭嘭!」   正当萧若瑜已经入戏,菊穴开始分泌汁液,唐炽拉住她的双臂,让她跪起来 被干时,一个内监敲响了唐炽的房门。   「大统军,陛下提醒您,中午就该把圣女送回去了。」   干得正欢的二人都是一愣,萧若瑜欢愉的表情一下子凝住了,唐炽也是心情 莫名的烦躁,吼道:「知道了!」   门外内监鞠着身退走,又想起什么,回到门边说道:「对了,陛下请你中午 过去用膳。」   屋内久久没再回应,只有「啪啪」的撞击声,发泄般的特别激烈。   内监也不再等,无奈的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