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耀-捭阖录】(第五章-刀剑约战)

 
***********************************               第一部 凤潜南荒 第一卷 传国公主 第五章刀剑约战   月光如水,在这闷热的盛夏里像是有温度,一浪一浪的拂在唐炽蟠虬结扎的 胸膛。一柄五尺长刀深深劈进坚硬的青石地面,静静的立在他身前,无人掌控。   对面,发丝舞动的单律齐擎着折断的枪柄,回味着之前那地似开天辟地的一 刀。刀锋划出无懈可击的圆,晃动了天日。那是唐炽的成名绝技,他得到塔刀的 那立威之日,就是用这样一刀,生生地同时将十五个人,横劈为两段。   大灭之刀!   唐炽突然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用过这一刀了。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后, 他抓过酒壶,不再理会闭目的单律齐,独自豪饮了起来。   「你的刀法又精进了。」   单律齐丢掉断枪,提起一壶酒,坐到唐炽身边。   「听说她武功很好,我想跟她打一场。」唐炽突然说道。   单律齐有些诧异的看着唐炽,只见到了他幽深的目光,以及喝光了的酒壶。   「好,明天她一天都是你的。」单律齐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觉得 有些不妥,又淡淡的提醒道,「但是你要明白,她只是我们立足这片土地的工具 而已。」   唐炽摇头笑笑,「我知道,放心吧陛下,我只是想打一场,哎,北方的酒真 是烈啊,我有些醉了,回去休息了。」   单律齐淡淡的笑着,摆摆手,不再看起身离去的唐炽,只专注着天空的银月。   他喃喃道:「这里的月亮,和北方是一样的啊。」   「哦对了,记得今晚让她好好休息。」走到远处的唐炽突然朝这边喊了一句。   单律齐笑出了声,直接躺倒在地面上,双手枕在脑后,对着天空大喊:「哈 哈,自己去处理!」   易安,太守府。   陆裴支开看守蓝欣雪的下人,一个闪身,进入了房内。   房内蓝欣雪被平放在床上,呼吸均匀,狭长的眸子闭成一条线,眼睫毛随呼 吸轻轻抖动。陆裴觉得她的美丽像是上天赐予的,一颦一簇本都该惹起波澜,让 世间最英伟的男子侧目,可是这样的美人亡了国,没人保护,就躺在他触手可及 的地方。   陆裴想起刚才亲手抱她进来时那柔滑的触感,眼中涌现出炽热,反正送去帝 都也是要被男人享用,为何不自己来拿了头彩,这样俏丽的容貌,即便在历朝公 主中也是不常见的啊。   「要不是乱世,哪里能有这个机会,上天赐予的,不做真是对不起祖宗!」 陆裴兴奋自语着,走向药性未褪的蓝欣雪,呼吸都沉重起来。   望着蓝欣雪纤长的身体,玲珑玉腿自裙摆间浮现,饱满酥胸在胸前屹立,陆 裴颤抖着双手,摸向那最为体现女性特征的柔软山峦。   他的动作很慢很慢,捏住之后越来越用力,仿佛要把这个瞬间死死记住,他 对高高在上的公主伸出了魔爪,摸到她最神圣的地方。   不知道是心里作用,还是本就如此,陆裴总是觉得这绝世人儿的双峰,比之 寻常女子更加柔软,而柔软又不失挺拔,简直是世间寻不到第二双如此好奶了。   陆裴双手激动的按住两只娇乳,隔着薄衣忘我的搓动,胯下已经涨得快要爆 炸,但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先品尝尽她每一寸肌肤。   陆裴低下身子,陶醉的嗅着蓝欣雪发间的香气,一手沿着平滑的小肚子滑下 去,捞起她的裙摆,抚在一条粉嫩的大腿上,轻轻摩挲,生怕力道太大弄破了她 的肌肤。   「公主的肌肤…」陆裴嘴里念叨着,细滑的触感让他猛吞口水,几个急促的 呼吸后,他像是饿狼啃食猎物一般,含住蓝欣雪的嘴唇舔舐起来。   温湿的大舌头品尝佳肴般舔着蓝欣雪白嫩的脸蛋,最后划过挺挺的鼻尖,见 到昏睡公主满脸是自己的口水了才罢休。   炽热的呼吸,像狗喘着粗气一般,喷吐在蓝欣雪的脸颊上,陆裴骑到蓝欣雪 的腰上,拉开她的衣襟,一双大手真真切切的接触到两只娇乳。   陆裴只感觉一切如梦幻一般,自己居然骑在了堂堂公主的腰上,还如此放肆 的揉她的奶子。   再也受不了下体的胀痛,陆裴掏出阳具,在蓝欣雪嫩滑的肌肤上顶来顶去。 玩弄了一阵,他终于忍不住跪到修长的双腿间,将两条腿扛到肩膀上。   「哇,一根毛都没有,还是个白虎呢。」   陆裴一声惊呼,伏到蓝欣雪的胯间,用手指分开两片小小的阴唇,看到粉色 的蜜洞上立着一个可爱的小肉芽,忍不住伸出舌头去逗弄。如此猥亵昏迷的公主, 陆裴觉得自己是最幸运的男人。   他嘴巴包住正片阴核,舌头钻研着由外到内的媚肉。   「长史大人!」正当陆裴陶醉之际,门外突然传来士兵的喊声。   「该死」陆裴斜着眼睛一声怒骂,然后迅速起身的把家伙塞回裤子,一边整 理着蓝欣雪的衣服,一边气恼的低吼:「我在这,什么事?」   那个士兵连忙跑到门边,恭敬的传达:「报告长史大人,太守大人担心夜长 梦多,已经准备好马车,要你立即启程,前往帝都!他在城门等你。」   「知道了,我马上就来,你去把马车弄过来。」陆裴应答道,心里却骂骂咧 咧的盘算着,「妈的,这么急,只好路上再找机会了。」   架着马车到了城门,陆章干嘛招呼陆裴过来,然后拉着他的手低声说道: 「儿啊,大熠民心未散,我们无奈降离也只是为了活命,所以要为自己留条退路, 此行不可泄露是为了献上公主。你拿着这几只药剂千万小心行事,要保证路上公 主不能醒来闹腾,这个事情我连派给你随行的两千甲士都是瞒着的。」   「知道了,父亲,孩儿一定不辱使命。」陆裴捏住手中的药剂,夸张的笑着, 胯下坚硬的肉棒,催促他迫不及待要上路了。   翩华殿,紫檀大床。   一个一脸疲惫的女孩被迫坐分开腿在一个肥胖老头的腿上,双手被反拉到背 后,娇柔的臀瓣摩擦着男人的小腹。老头微张着嘴,眼中狂热无比,一下下的将 肉棒塞进美人的穴里,舒服得胡须都在抖动。   女孩秀发本来是盘在脑后的,现在却也有些凌乱,惹人怜爱的脸蛋上泪痕四 纵,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哭泣了。这个正被玷污着清纯的少女,正是截教圣女, 本来天真活泼的萧若瑜。   自祭天完成后,单律齐广邀各路官商入宫「祭祀」,虽惹得民怨四起,却还 是来了不少权贵。   萧若瑜双目神采暗淡,雪白的身子上齿痕遍布,精迹未干,身子仅凭着身后 男人的抓捏而立起,红肿的蜜穴吞吐着一根丑陋的阳具。   可怜的她已经整整被干了一天,中途休息的时候,也是不断被抚摸,若是寻 常的柔弱女子,早就香消玉殒了。   肥胖老头嘴里发出「嘿嘿」的喘气声,像是一只肥猪在啃拱少女白嫩的躯体。 肉棒搅动着已经泛起白沫的肉穴,让人感觉油腻腻的。   「砰!」   房门一下被踢开,吓得老头的躯体不断抖动,肉棒都从萧若瑜的小穴里滑落 出来。   门前,一个威武的男子,带着几名宫女,自顾自的走进了屋内,看到已经无 神的萧若瑜,皱了皱眉头。   萧若瑜微微斜着眼睛,瞟了瞟他,眼中有异彩闪过。不过她没有任何反应, 看在众人眼里,就是对外界的变化都没有感知了一般。   「你,你是谁!排队去!」肥胖老头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把抱住萧若瑜,生 怕被抢了一般。   「滚出去!」男子喉咙里滚出低沉的愤怒。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赞助了朝廷很多钱啊,我…」   「滚!」惊雷一般的咆哮震得老头肥肉一抖,差点没抱住怀里的萧若瑜,那 男子的声音,给他一种不滚就死的感觉。   老头颤颤巍巍的把下萧若瑜推到一边,抓起衣服遮住丑陋的躯体,不死心的 问道:「你到底是谁?」   「唐炽!」铿锵的声音让老头彻底心寒。   老头连滚带爬的靠着墙壁逃了出去,一脸怨毒之色。   被胡乱推到床边的萧若瑜,翘着屁股趴在床上,手臂别着十分不舒服,她装 作无意识的扭动了一下,想调整一下姿势,不料膝盖一滑,「咚」的一声翻下了 床。   「哎哟…」   萧若瑜在床下连忙制住呻吟,郁闷的揉着自己的膝盖,细细听着门口的动静, 不敢有太大的动弹。   看到这一幕,唐炽本来有些莫名愤怒的心情一下子消散了,转而挂起一抹怪 异的微笑。   「萧圣女,在下是来约战的。」   床下萧若瑜正仔细听着动静,冷不防的听到唐炽这句话,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心中感受甚是奇异,要那个自己,还说是「约战」。   唐炽顿了一下,见萧若瑜没反应,又笑着说道:「你不出来也可以,好好休 息吧,明日正午,统军府风塘院一战,哈哈。」   萧若瑜觉得唐炽这样说,是故意在调戏自己,气得咬着银牙,捏紧小拳头, 不断暗骂大色狼,但心中不小心就浮现出御龙台上的情景。   「可惜你太小了,若是成年,我会让你知道身为女人有多幸福。」   想起当时他的语气是多么让人不可抗拒,萧若瑜心里一阵嘀咕,心中竟有些 期待起来。   「他,会保护我么?」   脚步声窸窸窣窣,向床的那边走去,萧若瑜紧张的绷起小屁股,心中小鹿乱 撞:他现在就要来了,不是要让我休息吗?   「萧圣女,这几个宫女会好好服侍你的,你有什么需要就给她们交代好了。」 唐炽站在门口说完,大步离去。   萧若瑜被宫女扶起,娇羞的瞟着门口,见没有人影,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萧若瑜睡得无比踏实,甚至比在截教的时候都要踏实,两天的疲惫 让她缩在柔软的大床上,连逃都不想逃走。   一直睡到快中午,萧若瑜才蹬开薄薄的夏毯,慵懒的伸了伸柔软的腰肢,拍 着自己的脸发出长长的呻吟。   昨晚用过特制的药膳,加上充足的睡眠,萧若瑜本就远比寻常女子强健的身 体完全恢复了精力,她感到充沛的活力,与唐炽痛痛快快的「大战」一整天都没 问题。   想到这个,她连忙「呸呸」,嘟囔道:「是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才对,哼, 要不是该死的蛮子拿师门威胁我,我才不会受这两天的辱呢!」   萧若瑜皱着鼻子,在几个宫女的帮助下,穿上束腰的淡青色锦衣,游龙走凤 的系着蓝紫二色绸,丝绫裙百褶缀花,踩上一双镂花小皮靴,打扮得英气十足。   「这一身真是适合打架,他怎么好这口啊。」萧若瑜不由嘟着嘴疑惑的自语。   「小姐,时辰差不多了,请您移驾统军府,唐统军在等着您呢。」   「知道了,知道了。」   萧若瑜跟着宫女来到统军府门口,就见到一身蓝衣的唐炽背负双手,一幅等 候多时的样子。   「萧圣女,请。」   「切,色狼。」萧若瑜小声嘀咕着。   两人一路上也不说话,有些尴尬的并肩走着,弯弯曲曲的来到一片大院。院 子占地极广,一边是人造的碧水湖泊,上面廊桥交错,一边是山丘石林,树木极 其繁盛。   「你准备好了吧?」唐炽走在前面,带着萧若瑜继续深入。   萧若瑜闻言则是低下了头,红着脸慢慢跟在后面:「要在这里么,不会有人 来吧?」   「切磋一下,有人看到了又如何?」   看唐炽说得这么平淡,萧若瑜突然觉得自己像是没有了人权的玩物,又些哀 怨的叹到:「你们这些男人…」   「好了,不知道你擅长什么兵器,选一个吧。」   说话间,唐炽突然停了下来,萧若瑜也抬起头来,入眼便是明晃晃的各种兵 器,整齐有序的排列在朱红的兵器架上。   前因后果瞬间在萧若瑜脑海里成型,她捂着自己的额头,尽量让自己的一脸 尴尬隐藏在阴影下。   「什么呀,原来一直是我想多了,我,我怎么变成这样的女孩子了。」   「怎么了?」见萧若瑜发愣,唐炽转身问道。   「没什么,你,你要和我比武?」   唐炽疑惑的笑了,「那当然了,昨日我不是说了吗?」   「好啊,那给我一把剑吧。」萧若瑜突然跳了一下,双手直直的背在背后, 尖尖的下巴指了指一把轻薄的精铁剑。   「正如我所知,你是用剑的高手。」唐炽掂起那把剑,试了几个剑花。   「说得你很了解我似的。」萧若瑜嘟起小嘴。   「哈哈,我当然了解,你从里到外我不都了解过?」一直严肃的唐炽冷不丁 的爆出这样一句话。   萧若瑜脸蛋攀上羞涩的神情,有些恼怒的娇嗔:「快把剑给我,我要杀了你!」   「好,给你机会!」唐炽大笑,将剑柄丢了过去。   萧若瑜跃起身子,在空中接过长剑,整个人瞬间气势徒升。她脚尖飞速点在 地面上,不给唐炽取兵器的机会,寒冷的剑光就到了他身边。   唐炽心中暗喝一声好狠,转身躲开剑锋,同时立起左臂,以藏于袖中的精铁 护腕挡开追来的寒光。   「砰!」   萧若瑜没有想到唐炽还有这一招,只得剑锋一转,变换招式,连贯的荡出一 剑绝尘的锋芒。唐炽猛地跳向空中,朝着一柄朴刀的位置跃去。   唐炽还未落地,萧若瑜料准了他的动向,竟然直接是向着那柄朴刀刺去。惊 得唐炽双腿翻动,强行在空中转身,「嗙」的一下滚落到地上。   「嘻嘻。」萧若瑜得意的一笑,仿佛这几天受的气都消散了一些,痛打落水 狗一般的乘胜追击,她喜欢看唐炽狼狈的样子。   唐炽则是连续翻滚,心中对萧若瑜的看法又改变了几分。虽是给了她先机, 可要一个照面把他逼得刀都拿不到的,整片赤原也找不出一个人来。   萧若瑜噙着开心的笑意,挑出朵朵剑花,含着致命的锋利在唐炽面前绽开, 都被唐炽险而又险的用精铁护腕挡住了。此时他的袖子已经成了碎布,可静立树 后的沉重长刀已经只剩几步了。   「你真的想杀了我吗?」   唐炽叫喊着,试图分散萧若瑜的注意力。萧若瑜则是紧追不舍,嘴里喊道: 「你们软禁截教,我哪敢杀你大统军啊,不过你不是要切磋嘛,你不认输我当然 要一直打咯!」   「好,一会你要是输了,我教你另一种『切磋』!」对于萧若瑜的孩子气, 唐炽恶狠狠的说道。   「你赢了再说,别跑啊。」   萧若瑜追到树前,有恃无恐的调笑着唐炽,眼看一剑就要刺中他的背脊。可 是突然,一股危险的感觉袭向萧若瑜,武者的本能使她放弃攻击,横剑护住身体。   「嘡!」   重达万钧的力量瞬间击打在细剑上,它应声折断,冲击力带着萧若瑜退出去 几尺,她都没看清唐炽是怎么转身的。   此刻的唐炽单臂擒着一把铁色长刀,刀身层层相扣,霸气凛然,撑托得唐炽 如战神下凡。   萧若瑜坐在地上,手臂发麻,气血翻涌,要不是剑柄脱手脱得快,非得伤筋 动骨不可。   「萧圣女,真正的武技,可不是让女人和来和男人硬碰硬的啊。」   「哼,你想说明什么?」萧若瑜没好气的问道。   「我想看截教真髓。」   「好啊,给我一柄三尺軟剑,要轻,要薄。」   唐炽挥刀,刀背拍着武器架上一柄百炼锻花剑朝着萧若瑜飞去。萧若瑜接过 软剑,「唰唰」的将它挥舞得无影无踪。   「好剑,薄而坚韧。」萧若瑜不由赞叹道,然后站起来对着唐炽挑衅,「我 也听说了,你的塔刀可以弹出一丈半,攻击距离超过长枪了,不过,你不一定接 得下我这一剑。」   闻言,唐炽火热的舔了舔嘴唇,回想起单律齐的提醒:「那个女人有一招无 法躲避的剑术,你要是和她对上,务必保持距离。」   「萧圣女,赐教!」唐炽解开暗扣,单臂一晃,长刀暴涨。   萧若瑜凝神静气,将状态调整到巅峰,妙曼的身体渐渐靠向最完美的出剑姿 势。一种森然的气息锁定了唐炽,他只感觉得寒冷杀气的笼罩,这样恐怖的剑招, 似乎不该出自一个女人之手。   唐炽无比凝重,双臂握住刀柄,将塔刀横立身前,双脚用力将脚下泥土都深 深划开。他想到了大灭之刀,但依然觉得挡不住这一剑,也许他能同一时间将萧 若瑜斩成两段,但那是他想要的吗?   动了!   如烈日下掠过的惊鸿,一道倩影翩然而起,带着死亡的威胁瞬间接近了唐炽。 是了,世间只有女子可以有这么快的速度,快到他来不及舞动长刀。   要说有什么人能正面杀掉唐炽,世间也只有两个女人罢了,就一刹那,唐炽 望着那张发丝间如花的俏脸,思绪回到了两年以前。   「师兄,我能杀了你哟。」   「世界上只有我的刀能杀你呢!」   「嘻嘻,我的刀比你快啦。」   「师兄,看我也学会大灭之刀了!」   一次次的切磋,一次次被她近身,到了最后他便不再释放塔刃了。那个天真 的小丫头,同样是将刀术练到极致的武学奇才。   「啊…师兄你欺负我!」   「师兄你今天好大呀,嘿嘿,打赢了我就给你吹吹咯!」   「师兄别捏…呀…讨厌了…」   「哦…师兄…你越来越厉害了…好棒…」   昔日快乐的一言一笑来不及一一回放,眼前仗剑的身影已经与记忆中的人儿 重合在一起,无论是心还是身,都避无可避。   唐炽闭上眼睛,身心空灵,似乎从来没有攀升到如此的刀中境界。   「师兄…不怪你…生当复归来…死…亦长相思…我…我知足了…」   「嘡!嘡!嘡!」   「嘡!嘡!嘡!嘡!」   剑劲袭来,根本看不清轨迹,唐炽只感觉到身上八处要害,都仿佛即将被刺 穿似的,须弥之间,铁刀纵横,借着些运气,刀身上竟是同时响起了七声金铁铿 锵。   两人静下来,唐炽缓缓睁开眼,发现一道森寒的剑锋抵住了他的额头。   「你输了。」萧若瑜嘴角挂着淡笑。   恍惚间,几乎让唐炽觉得回到了快刀架在脖子上的岁月。   「你输了,发什么呆呢!输给我很正常嘛。」萧若瑜又一次喊道。   唐炽回过神来,眼中精光奕奕:「八剑!」   「噶?」萧若瑜歪着头。   「看似是一剑,其实是快到不可思议的八剑,只有如此轻盈的软剑,才能施 展这样的剑技吧,果真是避无可避啊。」唐炽叹道。   萧若瑜高昂起脑袋,自豪的说道:「那不一定,我教师祖,就能用重剑施展!」   「重剑!那可真不是凡人的力量啊。」唐炽虚着眼睛,想从萧若瑜眼里看出 她是在夸大其词。   「师祖剑技无敌,截天八剑剑剑都能穿透重甲,确实不是任何凡人能抵挡的!」   「其实我也有旗鼓相当的一刀,只是施展出来无法收手,不然胜负难分呢。」 唐炽二指夹开萧若瑜的软剑。   萧若瑜却是「噗嗤」一笑,笑道:「吹牛!输了就输了嘛,又不笑话你,还 找借口干嘛,要不再来一场?」   「你若是挡不住,一定会死的,我的重刀可不是软剑那样说收就能收住的。」 唐炽摇头。   萧若瑜眉头一挑,突然靠近唐炽,炽热的仙颜纪要贴上唐炽的脸颊,她美眸 流转,「怎么,舍不得我死啊?」   唐炽心头一动,顺势搂住萧若瑜的腰肢,往胸前一拉:「既然你赢了,我就 奖励你舒服的事情吧。」   萧若瑜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随即害羞的推嚷着他:「什么奖励呀,讨厌, 才不舒服呢!」   「敢说你来之前没做好心理准备吗,我的小圣女?」唐炽捏上她的屁股,让 她下体紧紧贴近自己的身体,富有侵略性的传递着男性的温度。   「不许叫我圣女!」萧若瑜突然说道,声音有些颤抖。   唐炽丢开刀,紧紧抱住萧若瑜,温柔咬着她的耳朵:「我知道他们是用这个 称号来羞辱玩弄你的,不要在意,习武之人当放纵行事,不拘小节,抛开世俗的 束缚才能体会到武的真谛。发生这些事,定是让寻常女子因为失去贞洁而哭闹自 尽,但你是不同的,你怎知道这是不是武神在高天之上对你的考验呢?」   「我,是不同的?」萧若瑜呢喃着。   「是的,你与众不同,是武神投放在世间的兵器,不到十六岁便有如此身手, 更应当无视此劫,不负天赋,在红尘中炼身,追寻极武之境!」   唐炽认真的说着,大手却不断游走在萧若瑜方娇躯上,揉捏着她各处娇柔。   萧若瑜微微扭动着身子,小手紧搂着唐炽是腰,舒服的吐着香气。刚才唐炽 的话给了她极大的震撼,细细想去,若真是如此看待,那么受尽凌辱也不是什么 无法接受的事情了。   在唐炽的怀里,萧若瑜感到无比安心,对未来所有的担忧都渐渐淡去了,似 乎就算未来沉沦欲海,也终有一天能仗剑破开红尘。   「真正的武者不受世间庸俗所纷扰,你想做真正的武者,有一天登临极武之 境吗?」唐炽的话语似乎有某种秘力一般。   萧若瑜下意识的点头。   「那就放开身心交予我吧。」   唐炽用力的抱着萧若瑜,像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可萧若瑜就那么站着,没 有任何回应。唐炽不经意的看去,却对上了一双正在眨巴眨巴的大眼睛。   「喂,你是不是在忽悠我?」   唐炽拍了拍萧若瑜的屁股,笑道:「那你要用心去分辨,用身体来感受。」   听完这句话,萧若瑜脸色缓缓就绯红了,因为她感觉到小腹处一根硬邦邦的 东西逐渐变得硕大。   见到萧若瑜脸红,唐炽挺动着下体问道:「怎么了?」   「你…你…变大了…」萧若瑜支支吾吾的想要躲开。   唐炽放松手臂,让萧若瑜退开一点,然后揽着她的细腰,不可抗拒的说道: 「摸摸它。」   「啊?」萧若瑜吃惊的张开小嘴。   「别害羞嘛,来。」   唐炽牵引着萧若瑜的小手,摸到自己隆起的裤裆上。接触到火热阳具的瞬间, 萧若瑜颤抖着想要逃开,却被大手死死抓牢。   「唔…」   这时候,唐炽又猛的施力,吻上了萧若瑜红润若水晶的嘴唇。萧若瑜也不躲 闪,两人先是唇唇紧压,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后来才逐渐吻得激烈起来。   敲开嘴唇之后,唐炽舌尖来回滑动在萧若瑜的牙龈,逗得萧若瑜不得不打开 贝齿,用小舌头迎接调情。两人的唾液像是催情剂一般,提升着对方身体的温度, 两条舌推来推去,交缠吮吸得「渍渍」作响。   萧若瑜玉手脱离大脑的控制,不自觉的套弄着唐炽的肉棒,唐炽已经放开了 她的手,转而掀起丝绫百褶裙,手指拨开丝质内裤。   「唔…嗯唔!」   萧若瑜翘臀扭动,腰肢却被唐炽的臂膀紧紧箍住,她反击似的伸进唐炽的裤 裆,去抓里面炙热的男根。真切的用手接触到唐炽的雄伟肉棒时,萧若瑜就潜意 识的觉得这根东西是属于自己的,但握住之后,感受到它的律动,还是俏脸发烫, 胸脯起伏着,心一横便狠狠的套弄起来。   唐炽没想到萧若瑜突然这么大胆,嘴角一抽,示威的把手指扣进了萧若瑜的 嫩穴里。虽然她一天之内被那么多的男人凌辱过,但富有活力的身体丝毫没有受 到影响,阴道紧如处女,色泽粉嫩。   萧若瑜用力的吮吸着唐炽的舌头,发狠的捏着唐炽的阳具,争胜般的想要在 气势上压到这个男人。可换来的却是唐炽抽动得更深更快的手指,以及对娇嫩阴 唇和阴蒂的揉捏。   唐炽好笑的任凭萧若瑜发脾气,只是加大力度的抠挖着她的下体,另一只手 也不需要再搂住她的腰肢,而是彻底将她的长裙拉到腰际卷好,抓捏起她的臀瓣。   两条白嫩修长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感受到阵阵温暖,阳光下白花花的晃人 眼睛。萧若瑜紧夹浑圆匀称的大腿想阻止唐炽的动作,却已经是有些娇弱无力了。   唐炽按住萧若瑜白嫩柔滑的粉臀,手指猛地在她的花径内搅动,手掌在她的 阴部「啪啪」的打起水声。   「啊…你…嗯啊…啊…」扭动中,萧若瑜突然吐出唐炽的舌头,再也憋不住 那口气,一下搂住他的脖子,扬起脑袋。高潮中的小穴在唐炽的手指上激烈蠕动, 蜜汁流满了了手掌。   直到渐渐平息,萧若瑜双膝前屈,手臂吊在唐炽的脖子上,微微喘着气的看 着唐炽把水淋淋的手掌从她胯间抽出来。   「舒服吧,换我了。」   唐炽在萧若瑜脸蛋上轻啄了一下,大笑着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蹲下去,然后 褪下裤子,晃着直挺挺的大阳具送到萧若瑜眼前。   「舔它。」   浓郁的男性体味散发在萧若瑜鼻尖,她愣愣的盯着通红的龟头,虽然已经被 迫含过几次,但如此仔细的观察男人的这玩意,还是第一次。   唐炽的肉棒微微上翘,龟头似蘑菇一样,冠径不凡,威武之余,看起来还有 些…可爱…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温度,萧若瑜眨动着睫毛,瞟了一眼唐炽。见到他 满脸希冀的望着自己,便伸出舌头尝试的舔了舔龟头。   一股咸腥味从舌尖散开,萧若瑜皱了皱柳眉,干脆一口将龟头全部含了进去。   「嗷!」唐炽突然一声痛苦的嚎叫,「快吐出来,你要咬死我啊!」   萧若瑜连忙吐出龟头,装作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心中却是暗喜:「叫你 欺负我,叫你神气!」   「用舔的!」   「不干,好脏!」   「不脏,我洗了的。」   「偏不舔,我只会咬!」   「你…」   唐炽指着萧若瑜,气得想笑,干脆一把拉起她,抱着她按到树干上。   「啊,你干嘛!」萧若瑜惊叫。   萧若瑜被唐炽挽着双腿,然后高高举在树干上,唐炽挺着腰腹移动她的屁股 下,到肉棒对准滑腻的蜜穴,用龟头抵住阴唇。   「来来来,这样咬也会吧,想舒服就快吞下去。」   「我才不想呢,你要强奸我就强奸吧,反正我也只是个可怜的女子,任人宰 割而已。」萧若瑜一脸委屈的样子,细看之下才能发现她眼中的狡黠。   唐炽心中暗道不信收拾不了你,「姑娘误会了,我只是比划比划,不想奸污 你的,我放手了哦,你要撑住,不要主动吞掉我的大肉棒啊。」   唐炽慢慢放开萧若瑜的大腿,体重的力量带着萧若瑜瞬间滑了下去,蜜唇咬 住了整个龟头。   「唔!」   萧若瑜赶紧死死撑住唐炽的肩膀,两只小脚攀上他的腰,后背用力后蹭,抵 在树上,终于是制住了下滑之势。   「卑鄙!」萧若瑜恨恨的骂道,脸蛋包着一口气,都鼓了起来。   「哎哟,姑娘的腿真漂亮。」唐炽继续得意,抚摸着萧若瑜白嫩的大腿,用 力的揉着结实的腿肉。   一阵阵酥麻的电流在大腿的肌肤上蔓延,萧若瑜咬着牙,感觉双腿开始无力。   「姑娘的奶子,也是开始发育了吧,让我也瞧瞧。」   唐炽念叨着,一手伸进衣衫,捏住了微微隆起的嫩乳,不忘特别照顾坚挺的 奶头。   「唔啊!」   萧若瑜两点受袭,一下子泄力,虽然有连忙撑住,但肉棒已经滑进去半只, 阴道内的摩擦,让她更加无力支撑。   「等不及了?哦喔,还在吸我呢,想要就坐下去吧,不要硬撑了。」唐炽伏 在萧若瑜耳边邪笑着。   「才没有…是你乱来…」   萧若瑜全身绷紧,用力用得快憋出泪来,可是正因为紧绷,蜜穴里阵阵研磨 的快感让她感觉只怕是下一面就要松懈下来。唐炽更为开心,双手胡乱的游走在 萧若瑜的身体各处,从腿到腰,揉捏了个遍。   「我还真没发现,你这小脚丫,真是醉人呢。」   忽然唐炽就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一样,双手转移到踩在自己腰间的两只粉足 上,拨弄着精致有序的小脚指头。   「啊!」   萧若瑜终于是受不了,两条长腿一甩,身体重重的落在唐炽身上,肉棒「噗」 的一声深深的插到底,突破子宫口,插得萧若瑜长大了嘴巴出不了声。   唐炽连忙搂住萧若瑜的粉臀,防止她继续下滑,然后整个人将她往树上一压, 抬起一只美腿盘在腰上,就开始抽插起来。   「我就说你想要嘛,早主动不早让你爽了嘛。」   唐炽调笑着,一只手不忘来回抚摸着腰上柔嫩的长腿,从软软的大腿内侧一 只揉捏到平滑弹嫩的小腿,最后还捏住小脚板。   萧若瑜瞬间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扶着唐炽的肩膀,拧着眉头,咿咿呀呀的 被干得直抖。   唐炽一下子就明白了脚板是萧若瑜最敏感的地方,立马将她平放到兵器桌上, 高度真正好让他站在地上,抱住两条并拢的粉腿猛干。壮硕大肉棒撞击着萧若瑜 的小屁股,坚硬搅弄着娇柔,唐炽突发奇想,一口咬住了在胸前晃动的白嫩小脚 丫。   「啊!不要!」   萧若瑜突然猛叫,另一只玉足抠紧了脚趾,蜜穴不断夹紧。唐炽品尝着嘴里 淡淡的汗味,不断吮吸着每一根脚趾。   萧若瑜全身不受控制的紧绷,快感瞬间湮没了她的理智,她挥舞着双手,忍 不住再一次一泻千里。   短暂的失神后,萧若瑜喘着气,只听唐炽一边拔出肉棒,一边说道:「天色 还在,我们可以慢慢切磋,首先先教教你如何妙用你的小嘴吧。」   另一边,易安城外六十里外,长长的马队急速行军。   陆裴策马一直护在马车边,不时望望马车内的情况。根据陆章的安排,每行 百里休息一次,七日便可到达帝都,所选用的都是易安最好的马匹。   从昨晚半夜启程,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全军依然全速前进,四匹马拉动的马 车吱嘎吱嘎的不知疲倦。   陆裴一脸不爽,但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因为心中所思难以平息,又一直没有 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