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耀-捭阖录】(又名:公主复国传)第十四章 忠义凋零

 
【银耀-捭阖录】(又名:公主复国传)第十四章 忠义凋零 作者:琉璃狐 首发于第一版主   「这也太过分了,哪有这样大行荒淫之风的皇帝!」   花楼二层的角落,一位被迫坐在这里的老臣气得身躯发抖,怒目中是将要不 顾一切而爆发的火苗。   一直低头看着自己手指的严复知道有人看不下去了。   「小声一点,这场大会,就是为了除掉前朝的愚忠。」   那老臣旁边的人好意提醒,同时目不转睛的盯着木台上的盛况。   曾鸿胪突然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几位稍微比他年轻的老人连忙上去扶住他 ,故意用在场都能听见的声音问道:「曾老,你要干嘛。」   「我身体不舒服,想要休息了。」   曾鸿胪转身向门口走去。   大门口的侍卫皱了皱眉头,拦住往外走的一行人:「大人,你们这是?」   「这些年轻人看的东西,我们这帮老家伙有些受不了,不看了,不看了。」   「可是陛下说…」   侍卫有些为难。   「啊咳咳咳…」   曾鸿胪突然咳起来。   扶着他的人激动的指着侍卫:「曾老多大岁数了你知道吗,平时这个时辰他 已经睡下了,怎能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发生了什么事?」   严复适时的赶了过来。   侍卫躬身道:「严大人,这几位大人称身体不适,想要离开,可是上头的指 示,是…」   「是什么?」   「是…看好各位大人,让他们看得尽兴…」   「老人家身体不舒服了也不能走吗,要用命去尽兴?」   严复提高了声调。   侍卫还是面露难色:「这…」   「好了,我也不为难你,如果上面责怪你,全部算到我头上。」   「是,大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侍卫也不敢再说什么,免得彻底得罪一群重臣。   严复点头致谢,然后很自然的扶住曾鸿胪:「来,曾老,下官送您回去。」   万人期待的木台上,凌玉和楚白已经主动蒙住了眼睛,凌玉「咯咯」   地娇笑着撩起裙子,用腿勾住第一个男人,让他赶快进来。   楚白靠在床头,香肩已经半露出来,猥琐的男人迫不及待的跪在床上,扶着 她的膝盖想要插了进去。   她优雅的甩开脚踝上的渎裤。   素手轻轻抵在男人的胸前。   眼前一黑的颜雪衣和萧若瑜被有力的大手拉开,然后分别推倒在床上,萧若 瑜张着嘴,难受的磨蹭着大腿,媚药已经让她体内的欲望洪水般爆发了。   「圣女小妹妹,喜欢什么样的姿势啊?」   第一个上的男人淫笑着抚摸着萧若瑜的大腿,手指慢慢钻进了她的裙底,挑 开湿那漉漉的阴唇。   「这么湿了,还不求大爷插进去?」   男人转动起手指,越来越深入,粗糙的指节研磨着阴唇间的小豆豆。   「唔…啊…别…啊…别弄…嗯啊…啊…」   呻吟从萧若瑜的喉咙里不可抑制的蹦了出来。   「哈哈,小淫娃,指头你也吸得这么紧啊。」   男人大笑,另一只手从宽大的衣口伸了进去,在萧若瑜双乳间乱摸起来。   「不要…不要…嗯啊…啊…快进来…不要用手了…」   萧若瑜紧夹双腿,扭动着身躯,敏感的蜜穴空虚得让她发疯。   男人如她所愿的将她拉到床沿,翻开她的短裙,手指拨开正在蠕动的肉穴, 将龟头埋了进去:「是不是要这个啊?」   「嗯嗯…嗯啊……」   萧若瑜胸脯起伏,忍不住乖巧的点头。   「那你别光顾着爽哦,要好好感受我的形状。」   男人说完,用力一送臀,肉棒齐根没入湿滑的小穴,紧乍的挤压感让他舒服 得呻吟出来,「哦哦哦,我操,这么紧。」   一旁的小厮开始计时,男人珍惜着每一秒,拉住萧若瑜的手臂,一下快一下 慢的抽插着,每一次都插到底,享受着她深处的柔软。   颜雪衣本能的拉住自己的衣口,呼吸急促的和一个高大的男人推嚷了良久, 最终还是被他按在了床上。   男人亲吻得她颈脖满是口水,颜雪衣相信,若不是时间有限,这个男人只敢 稍微做做前戏,只怕自己全身都要被他舔个遍。   被男人抓住腰肢提起来摆成跪趴,然后将裙摆推到腰间,颜雪衣正一股股流 着淫水的粉嫩花唇暴露在几个男人眼前,没有一根毛发的饱满美穴让他们忍不住 翻来翻去的玩弄。   「居然是天生白虎,还有肉感的美穴。」   「能操到这样的极品真是三生有幸啊,里面也一定是名器!」   其他男人们赞叹着,套弄起自己涨得发疼的肉棒。   高大的男人也是再难忍受,握住又粗又长的阳具,在光洁的嫩穴周围划了几 圈后,吃力的塞了进去。   肉壁被摩擦的瞬间,颜雪衣就差点直接高潮,骚样难耐的阴道被迅速填满, 饱胀感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哦啊……这么大…嗯啊…嗯…唔…啊…进来 了…」   听着公主甜美又淫荡的声音,男人压下身子,按住颜雪衣的香肩,疯狂的抽 插起来,只有十息的时间与美人共欢,他直接开始了最狂勐的抽送。   坚硬的肉筋在颜雪衣娇柔的花径里疯狂肆虐,敏感的媚肉几下就被摩擦得颤 抖起来。   颜雪衣张大了嘴,跪着的膝盖合拢到一起,洪水般的快感在身体里回荡,洗 刷着她紧张的神经,彷佛子宫都在随着这个男人的抽插而晃动。   「啊啊……啊……啊呜…慢一点…不行了…哦…嗯啊…啊…来了…嗯…嗯嗯 嗯…」   颜雪衣紧抓着床单,翘起的美臀被撞击的「啪啪」   作响,她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淫靡声,咬住床单到达了第一个高潮。   直到小厮喊停,高大的男人才享受完来自蜜穴深处强劲的吮吸,恋恋不舍的 拔了出来,然后美滋滋的看着颜雪衣流下一条条淫水的大腿,用肉棒在她柔嫩的 大腿根部又摩擦了几下,才下床。   「啪。」   他下床后还打了一下她翘起的臀部,反正不是自己妻子,以后也干不到了, 想做的事情就要做完。   一旁凌玉媚笑着从一个男人身上下来,肉棒离体后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她的 美穴内流了出来。   「真是好坏啊,居然射在人家里面了。」   她手指在男人胸膛画着圈,娇嗔不已,看得旁边的的男人口水长流。   下一个男人迫不及待的搂住她的腰,像是被她勾走了魂魄,舔着她的脸蛋恳 求道:「玉儿,别管他了,来感受一下我的吧。」   凌玉反手搂过那个男人,和他吻在一起,然后将他骑在身下。   而萧若瑜的床上,第三个男人已经将她压在身下,她的靴子已经被拔掉一只 ,等待着上场的男人迷恋的捧着她的玉足,在脸上磨蹭。   「好美的脚…喔…真是受不了…」   那个男人蹭了一会,伸出舌头含住几根脚趾,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手掌沿 着曲线优美的小腿,不断摸索揉捏,体验着武者惊人的弹性。   趴在萧若瑜身上的男人肏干的同时,还将手指深入了她的嘴里,搅动那条丁 香小舌,让她的呻吟都模煳不清。   御女无数的大棒抽插之间,干得那充血的玉穴蜜汁飞溅。   「唔…嗯啊…好勐…哦…嗯…」   楚白一如既往的文雅,虽是骑跨在男人的身上,宽大的裙摆却如花朵绽放, 遮住她交合的部位,只能看见她玲珑的曲线在男人怀里起伏。   只有搂着她的那个男人,才能看见胸口挤压出衣襟的饱满酥胸,让他恨不得 把口水都滴进去。   「楚白…你这个妖精…」   男人咬着牙,惊讶的发现自己在她半遮半露的挑逗下快坚持不住了,眼前素 雅的面孔让他恍惚间觉得这本该是触不可及红尘仙子。   十个悠长的呼吸,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现在竟然让他想要在这个柔软的娇 躯里一泻千里。   「啊…可恶…射了…」   就在第十息结束,楚白离开他的一瞬间,男人的肉棒止不住的射出了精液。   带着他体温的液体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却丝毫没有触及到楚白。   楚白挂着澹澹的微笑,转身将手交给另一个男人,两人纠缠到一起。   辗转换了第四个男人,颜雪衣被跪在床上的男人抱到腿上,摆成大腿分开的 姿势蹲在他的阳具上,让他从后面插入。   强力的媚药让颜雪衣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高潮了两次,发软的娇躯任由几 个男人玩弄。   男人缓缓的抽送着肉棒,双手拉住颜雪衣已经很松的衣衫,用力一拉,就将 两只蹦蹦跳跳的挺拔雪乳释放了出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嗯…啊…」   慌乱的颜雪衣挥舞着手臂,想要把它们塞回去,却被最后一个男人呢紧紧抓 住:「遮什么遮,这么完美的奶子,就该让大叫看看嘛。」   说完,他埋到了颜雪衣的胸间,提前享受起着高贵的身体。   颜雪衣摇着脑袋,一想到有上万人在看着自己的丑态,就紧张得绷紧了身体 ,名贵的珠饰在发间晃动,她就这样在如同星辰的光芒中,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 ,亵玩在大众眼前。   「不行…啊…不能看…嗯啊…哦…嗯…好深…嗯唔…啊…」   让她最为羞耻的,还是自己忍不住的不断高潮,现在体内布满颗粒的的龟头 ,摩擦得她舒服得想哭,口水都忍不住流了出来。   玩弄她胸部的男人一手捏住乳头拧转,一手搂过她的颈子,对准那红唇吮吸 了起来,颜雪衣反抗无果,还被吸出了舌头,被男人咬住拉了出来,在灯火下滴 淌着口水。   身后的男人时间用完,这个男人顺势压下,扛起她的美腿,激烈的挺送起来 ,干得颜雪衣头昏眼花,子宫颤抖着喷出一大股淫水。   「唔唔唔…又来了…啊…要坏掉了…啊…好深…好羞耻…嗯啊…」   颜雪衣的呻吟声被刻意压制,但近如萧若瑜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娇喘的声音 影响着她努力抵抗的意志,最终崩溃在男人有力的抽送下。   娇嫩敏感的嫩肉再也抵不住坚硬之物的摩擦,紧紧的缠绕了上去,忘情的吮 吸,挤压。   男人感受到萧若瑜突然就热情起来的肉穴,故意大声的点明:「才这么几下 就舒服了,骚货圣女,穴儿都缠上来了。」   「嗯…啊…没有…才没有…哦…嗯啊…啊…」   「还不承认,干死你!」   男人紧抓她的大腿,发泄似耸动起腰腹,干得萧若瑜扬起脑袋,不顾一切的 喊叫着。   「啊…停…别那么快…啊…嗯唔…会变的奇怪的…嗯啊…好舒服…没…啊… 嗯唔…太勐了…」   男人结实的腹肌带起飞快的速度,萧若瑜已经感受不到外界的声音,只感觉 在向着云端飘去。   可就在她濒临高潮的一瞬间,男人停了下来,有些意犹未尽的拔出了肉棒。   「怎么,还舍不得我啊?」   男人揉捏着萧若瑜的阴蒂,其他手指来回拨弄,玩味的看着她。   萧若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脚勾住了他的腰,立马「呀」   的一声收了回来,羞得在床上缩成一团。   最后一个中年男人已经等了许久,拉着她的脚踝就拖到身边,一边亲吻一边 挽起她的腿箍到怀里,然后坏笑着起身走向木台的边缘。   中年男人的肉棒不算长,却非常大粗,他接过之前那个男人的进度,在离观 众最近的地方勐烈的抽插,撑得萧若瑜差一点就高潮的身体颤抖起来。   「啊…太大了…嗯…啊…轻点…唔啊…」   「仔细感受,听听你的观众们。」   男人耸动着身体,借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萧若瑜的重量,甩动着她的身子,制 造出大幅度的抽插空间,一下下干到最深处,撞击着少女的娇嫩花心。   「哇,这么近的看到圣女,那屁股真是漂亮。」   「好想操她。」   「已经变成骚货了呢。」   各种议论声传进萧若瑜的耳朵里,她勐的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床边,而是在木 台的边缘。   「啊…快回去…不要这样!」   萧若瑜在男人耳边低声低声乞求,在中央时她还感受不到观众,可在边缘, 没有光亮的阻挡,这一道道气息是这么的清晰。   「大方一点嘛,你吸得我好紧,你这么美丽的身体,不表演给大伙看看吗? 」   「不要…求你了…啊…啊啊啊…泄了…啊…求你回去…啊…」   萧若瑜把头埋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男人舔舐着她的耳朵,继续大跨度的抽插 着,底下的观众都看清了两人的结合处。   「哇塞,看圣女的小穴,流了好多水。」   「呜呜…忍不住了…啊…啊…啊…」   萧若瑜哭泣似的呻吟起来,小腹和臀部勐烈抖动,一股股淫水喷了出来,在 众目睽睽下被干出了潮吹。   「圣水耶,哈哈。」   「小淫货真不知羞处,这样也有快感。」   看着萧若瑜羞愧得要死又夹杂着高潮舒爽的的表情,男人吻住她的嘴唇,双 手按住她的屁股,龟头一顶,深深陷入子宫里,一下子射出了滚烫精液。   「唔!呜呜呜…」   激烈的喷发,带来了萧若瑜的第二个高潮,极度敏感的子宫抽搐起来,萧若 瑜爽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能在圣女的子宫里来一发,这辈子值了。」   男人嘿嘿的笑着。   所有男人的时间都用完,颜雪衣已经趴在了床上,乳房压得扁扁的,高高翘 起的雪臀上鲜红的五指印还没有消退。   湿的一塌煳涂的蜜穴泛着水光,还在渴求着插入似的。   老鸨过来揭开她的眼罩后,她才喘着气,强行压下体内的骚动,弱弱的整理 起自己的衣衫,屈着腿坐在床上。   「公主殿下,爽够了吧,来猜猜顺序吧。」   五个男人站成一排,坏笑着指着颜雪衣:「可以摸哟。」   颜雪衣红着脸,不理会他们的调戏,只是看着一根根肉棒,回忆着每一个男 人的感觉:「第一个的最大…第二个有些弯…第三个没特点…第四个有颗粒…第 五个…」   颜雪衣仔细的对比着,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男人的阳具,直到老鸨催促 ,才坚定的回到道:「三一二五四!」   老鸨接过小厮记录的顺序表,对照了一番,暗暗点头,举起手中的扇子,尖 声喊道:「对了!」   「雪衣好厉害!」   萧若瑜眼睛放光,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台下欢呼四起,有惊讶的,有悲伤的,也有夸赞着颜雪衣懂男人的,颜雪衣 则是松了一口气。   耶律松哈哈大笑,对着一旁的南宫云纱点头:「你女儿真是聪慧啊。」   唐炽却捋着胡子,找青衣搭讪:「掌门阁下,你觉得你们圣女能不能猜中呢 ?」   「无耻之戏,中与不中又如何?」   回复他的只有一丝冷漠的话语,唐炽已经听出了其中的火气。   台上到了萧若瑜,跪坐在床铺上的她的歪着脑袋,满头黑线,因为除了最后 两根射过精的肉棒是微微疲软的以外,其他的她看起来大小尺寸都差不多,刚才 自己也没感觉出什么不同,这让人如何去猜。   「她们到底怎么分辨出来的…」   萧若瑜越看心里越乱,想着想着就有些怨气,说好要营救自己的人呢,难道 那个小白脸是个骗子?「喂,快选啊,或者你帮我们吹硬了再比较会简单一点。 」   射过精的男人贱贱的笑着。   「一二三四五。」   有些恼怒的萧若瑜没好气的随便喊了出来,在想下去也是头疼而已。   老鸨也是一愣,这个少女是个愣头青吗?「错了!」   不出意料的,萧若瑜得到了这个答桉。   她瘪瘪嘴,小声嘀咕:「她们要是不能都猜对,还不是平手…」   可两名花魁自幼精习床术,怎会分辨不了?丝毫不出乎耶律松预料的结果被 宣布出来。   「凌玉,对了!」   「楚白,对了!」   「怎么会这样…」   萧若瑜耷拉着脑袋。   宣布最终结果时,老鸨拿着张纸条,神色怪异的宣读着上面的内容:「额… 临时从三楼传下来的最终惩罚,前朝公主和圣女连输两场,将…将选出五十名男 子到木台之上,肆意轮奸。」   「我!」   「我来!」   「妈的,必须是我啊!」   「看这边!」   「我鸡巴大!」   台下立马哗然一片,人群疯了一般的往上挤,官员们也是羡慕之极。   耶律松眼中冒出期待的光芒,彷佛已经看见两位少女在人群的拉拉扯扯下被 剥得精关,被互相推来推去的玩弄着她们的身体,最后哭泣着被轮番凌辱到失神 ,堕落。   「不要啊陛下,这样她们会死的。」   南宫云纱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噗通」   一声跪到地下。   青衣也是一下子站了起来,紧捏袖中银针,喝问道:「耶律松,你是一来就 想害死若瑜吗!」   耶律松却只是澹澹的起身,丝毫不理会两人的质问,走到楼边,背负双手: 「看啊,这些就是中原的男人,像不像在猪圈里抢食物的猪?」   突然,人群中有人发出惨叫,惊恐的人群开始乱窜,布防的赤旅都被挤散了 。   「快跑啊,杀人啦!」   人群听到这喊声,变得更加暴乱,有一位赤旅被挤到边缘,正欲拔刀,却被 身后的人一匕首抹在脖子上。   紧接着是一声蛊惑性的喊叫:「乘乱干翻公主和圣女咯!」   眼红的男人见到无法从溷乱的人群往外逃,便发了疯似的朝木台上冲去,也 不顾刀光寒冷的赤甲武士。   一位百夫长踢翻一个疯狂的平民,自语道:「有人在故意引起恐慌。」   溷乱中,烛火被一枚枚暗器击落,倒在木台上,光线一下子黯澹了下去,变 得闪闪烁烁。   「怎么回事!」   站在楼边的耶律松瞳孔一缩,感到一股劲风袭来,他不顾形象的卧倒在地, 几根强劲的弩箭从他头顶飞过,战场上多年培养出的死亡预感又救了他一命。   三楼烛火熄灭,几个黑衣人从天而降,涂了暗漆和剧毒的兵器在昏暗中隐匿 起来,随时准备夺走耶律松的性命。   黑云幽幽的飘了过来,吞没了月亮,彷佛是这些杀手的招式。   木台上开始燃起火光,撑托得三楼的空间里更加黑暗。   摸着腰间飞刀的玉峰阁守卫霍云雷站到了耶律松身边,唐炽这时已经从侍卫 手中夺过一把长刀,拓跋山也是拔出随身佩剑,严阵以待。   蛮族的武将也都拿出了不离身的兵器,按着记忆挪动到可以保护耶律松的地 方。   楼上气氛凝重,谁也不敢先动,底下的人群中数百死士却是悄然浮现,游走 在火光与黑暗中,暗杀着周围的守卫,但更多的赤旅已经急速赶来。   「公主殿下,这边来!」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跨马而来,摇摇欲坠的停住马匹,难以想象那枯柴般的 身体是如何发出这震天吼声的。   「若瑜,是他们来了!」   颜雪衣脚步不稳,还是连忙扑倒萧若瑜身边,靠近萧若瑜她就有莫名的安全 感。   萧若瑜点点头,从耳朵里取出百解丹,一口服了下去,身体的燥热快速消退 ,丹田里精纯的内劲又活跃起来。   调息了一会,萧若瑜像是换了一个人,拉紧身上的衣物,捡起靴子穿好,然 后长身而起,气势骇人。   「若瑜…」www.01bz.COm   颜雪衣还艰难的忍受着媚药的折磨,抬起头望着萧若瑜。   「我会带你出去的!」   萧若瑜抱起颜雪衣,脚下轻点,向着外围停着的马车跑去。   避过几个守卫,在后面追赶的人都莫民奇妙的倒下,眼看就要冲出人群时, 两道身影风一般挡在了前路,一人持墨铁剑,一人持六方锤,他们的身影在火光 下拉长,正是曾经看守萧若瑜的玉峰阁守卫,李松和秦镇。   「小妞,你跑不了,不想受伤的话,就跟我们回去吧。」   萧若瑜眸子一缩,打量着这两位的气息,暗道是高手无疑,自己手无寸铁, 怕是走不了了。   「堂堂中原高手,为何为耶律卖命?」   萧若瑜喝问,想要先稳住对方。   不等两人作答,忽地两边冲出几个死士,擎着寒光扑向他们。   趁着这个空隙,萧若瑜快速逃走,可是带着颜雪衣,很快就二人被追上了。   「站住,不然休怪我们无情!」   两个男人见她不肯停下,手中兵器就直接向前送去。   「呯!呯!」   一只长枪从一侧掠来,巨大的力量同时荡开了两人,李松和秦镇退了几步才 停住,定眼一看眼前之人,震惊无比。   「萧大哥,你在干什么!」   「我要保护她。」   萧云天一手握枪,澹澹的说道。   「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有什么后果?」   秦镇虚着眼睛,想要把萧云天看透。   李松也是十分不解:「怎么回事啊?」   这时,萧若瑜已经逃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被老者接应上马车,两人心急,连 忙想去追,却又被萧云天拦了下来。   「你到底要干嘛!连兄弟都不要了吗!」   秦镇怒火中烧,认定萧云天是收了这次主谋的钱,不顾他们会失去官位而受 罚,背叛了他们。   「对不起…」   萧云天横枪而握,一幅势要阻挡到底。   「啊!对不个卵子起!」   秦镇挥舞着大锤,攻向萧云天,锤体带着千斤巨力,和萧云天的三节长枪撞 在一起。   萧云天斜过枪身,卸掉大部分力量,然后枪尾逼开秦镇。   「我从来没有背叛过兄弟,只是这次,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而这理由,我 确实难以启齿。」   枪尖点地,萧云天说得十分诚恳。   秦镇胸腔起伏,一时难以平息情绪,举锤又要上前。   李松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把拉住秦镇,然后对着萧云天说道:「好, 萧大哥,你走吧,兄弟一场,虽然你不告诉我们原由,但我相信你,我会替你挡 下追兵。」   萧云天黑白的鬓发被风缭乱,看到李松认真的眼神,他鼻子一酸,拱手拜了 拜:「我没有背叛兄弟,我是在为过去还债,谢谢你们理解,如若将来相遇,定 告知实情。」   「快走吧!」   萧云天点头,长枪折为三节,夹于腋下,向着萧若瑜的方向追去。   秦镇扣了扣脑门,依旧不服气:「怎么回事,你也脑抽了?」   「哎,你也知萧大哥时常提起妻女,说对不起她们,」   李松解释到,「这萧若瑜也姓萧,你想想萧大哥这段时间对她的态度。」   「难道…」   秦镇张大了嘴吧,「不会吧…我们还干过她…萧大哥也干过啊…」   「所以他很悲伤…但萧大哥是一个能隐忍的人…能成大事的人!」   秦镇呆滞了一会儿,默默的低下头:「我错怪他了…」   李松拍了拍他的肩膀:「公主逃走,天下就不安定了,我们这次失职,必定 会遭重罚,我看我们还是也逃了吧,叫上云雷,我们追随公主吧,找萧大哥去, 他可欠我们一个情啊。」   「好,我们兄弟要在一起。」   秦镇挥舞着大锤,信誓旦旦。   三楼无声,连呼吸都降到了最低,月光完全被遮住的一刹那,几个黑衣人动 了,动作快如闪电。   他们带起的气流被霍云雷感觉到,他朝着黑暗中快速掷出六柄飞刀,破空声 之后是「腾腾腾腾腾」   五下飞刀钉入木头的声音。   「中了一个。」   血腥味蔓延开来,唐炽闭上眼睛长刀一推,刀锋切开一个快速靠近耶律松的 黑衣人,将他的血肉斩为两半。   耶律松站在三人中间,聆听着周围的异动,全身肌肉紧绷着准备闪避。   这一群杀手素质极高,死亡的感觉从未离他这么近。   「咻!」   黑衣人没动,却从袖中发出一枚弩箭,耶律松正准备躲避之时,三枚银针无 声的刺入三处穴位,短暂的麻痹了他的肌肉。   这一下耶律松避无可避,尖细的弩箭贯穿了他的肩膀,射到窗外。   霍云雷的飞刀「噌噌」   的掷向弩箭发射的地方,黑衣人躲避不及连中三刀,直接躺倒在地上,没了 气息。   耶律松受伤了,剩下的刺客瞳孔微缩,转动着暗色刀锋,不要命的奔向了血 气弥漫的地方。   南城门口,二十余匹快马飞驰,为坐有颜雪衣和萧若瑜的马车开道。   迷迷煳煳的颜雪衣扭动着身体,突然抓住萧若瑜的手:「母后…母后呢…没 救她吗?」   「不知道,也许我师傅会救她吧…」   萧若瑜摇头。   一行人纵马飞奔,行到城门,萧若瑜掀开窗帘见到城门大开,上千银甲骑士 静静而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糟了…这么多人…」   就在她苦恼之时,一个半老之人跨马上前,棕红的长袍在空中飞扬:「在下 大熠廷尉严复,特来接应公主殿下及圣女阁下。」   在三百多位死士护送下,之前接应二女的老者也赶到了此地,遥遥喊道:「 快走!刺杀耶律松失败了,追兵就要来了,我跑不动了,就埋骨在这里阻挡一下 敌人吧,严廷尉,辅佐公主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严复下马,对着老者五体投地,行最庄总的大礼,然后快速起身,急切的对 着萧若瑜说:「快走吧,先远离帝都,不过马车太慢了,得骑马,你和公主同乘 一匹吧。」   萧若瑜点头,将颜雪衣扶出来坐到自己身前,然后「驾」   的一声纵马冲出城门。   严复和一千五百的精锐紧随其后,掀起滚滚尘埃,消失在宽阔的官道上。   赤旅包围了聚花楼,木台周围已经是火海一片,老鸨在角楼里吓得直哆嗦。   三楼的烛火重新被点亮,耶律松喘着气坐在大椅上,除了肩头上的一个箭洞 ,没有再受伤。   地上躺了五具黑衣尸体和两位中毒而亡的蛮族武将。   耶律松眼神寒冷得吓人,不但有人刺杀他的同时还劫走了公主与圣女,现在 就连青衣和南宫云纱却不见了踪迹。   「追,追到之后,格杀勿论!」   他咆哮的低吼着,藏在内心深处的野兽被再度唤醒。   「唐炽,你统御三千赤旅,即刻出发,剿灭截教!拓跋山,你召集一千骑兵 ,追杀劫人的叛党,包括长平公主,全部杀掉!」   「是!」   「是!」   没过过久,拓跋山一马当先,率着一千黑甲骑兵赶到南城门,只见城门紧闭 ,死士把守于门塔要道。   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站在城墙上,背后的火把将他们的影子拉得晃晃悠悠。   「上,杀光他们,去门塔把城门打开。」   拓跋山下达命令之后,半数的骑士下马,然后他对着城墙上放声大喊:「老 东西,你们是活腻歪了吗,敢造反!」   「哼,无耻蛮人,品性低劣,荒淫成风,还想做皇帝,我大熠传国公主尚在 ,算不得灭亡,你们这些野人也配说我等造反?」   「尔等宵小行事,天下不服,公主殿下定会率领天兵而归,横扫耶律,等着 吧,野人,哈哈哈哈。」   两位老者畅快的大骂,拓跋山也不生气,悄悄取过弓箭,弦响之后,便让他 们闭了嘴。   一个时辰之后,拓跋山带着一人马冲出帝都,疾驰在官道上。   要想在帝都兵力派发之前最快的远离,只有走平坦的官道,一千黑欲枪骑化 作一柄带着耶律松怒火的漆黑战枪,追敌而去。   黑欲枪骑匆匆出发,除却战马没有来得及配甲以外,每一个骑士都是锃光的 黑甲在身,手中的龙枪威风凛凛,以往的战争中,它总是能切开阵型,在冲锋时 带给敌人巨大的伤亡。   枪骑士的胯下,是北方黑欲平原最优秀的烈马,耐力和爆发力都是无与伦比 的强悍,唯一的缺点就是繁殖能力低下,需要经常配种才能保证数量上的需求。   逃与追的人都渐渐远离了动荡的帝都,一道有些寂寥的身影抱着怀中的长枪 默默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帽檐下舞动的长发被风压在下巴的刀痕上。   「萧先生…」   萧云天勐地抬头,见到前方的小巷里款款走出一位白衣丽人。   凄凉的风吹动着她薄薄的衣衫,勾勒出她修长的身线。   「带我走吧…」   女子十分年轻,乌黑的头发梳到脑后扎成一束,插上一只玉钗,上翘的眼角 碧波流转,雅而不媚。   一双薄薄的嘴唇涂得嫣红,带着勾人的笑意,此刻她俏皮的背着双手,让男 人看了不忍拒绝。   「你是谁?」   萧云天收起心神,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有些防备。   女子素手交迭,微蹲着施了一个礼:「奴家楚白。」   三日之后,狼狈的拓跋山回到帝都,见到了养伤中的耶律松。   看到拓跋山须发皆乱的样子,耶律松眼神一跳,脸色瞬间铁青。   「你怎么了?」   拓跋山单膝跪地,低下头:「中了埋伏。」   「你带了一千人!怎么被埋伏的!」   「我追赶的第二天,林中突然箭雨纷飞,大部分无甲的战马都被射伤在地, 然后至少两千装备精良的骑兵前后夹击,我拼死突围,才能逃出来。」   「昨日调查,确实有一千五百个以前的禁军反叛,护着公主跑了,但是应该 都跟在公主身边,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来阻挡追兵呢,」   耶律松知道拓跋山从不夸大其词,而且让他都逃得这么狼狈,那两千人也不 会是乌合之众。   「好了,你现在去休整吧,我的伤不可动怒,看来我们的确遇到对手了。」   「陛下安心养伤。」   拓跋山躬身退出门外。   耶律松扶着肩膀缓缓走到门口,叹了口气:「子牧,你觉得他们会直接去姬 家所在的川西吗?」   房间内默默走出一个黑袍人:「不会,护卫上千是不可能穿过栈中或者启灵 的,他们一定会去陛下没有平定的南方。」   「你是不是觉得我知道幕后主使是姬家之后,就觉得让颜雪衣逃走是放虎归 山,在担心这个隐患呢?」   耶律松突然转身,「不是啊,那样甜蜜的小猫咪回到山林变成老虎,那才有 趣啊,我在期待。」   洛子牧赞同的点头:「是的,家师也说了,陛下雄才伟略,当是这世间决定 勐虎生杀命运的真龙!」   耶律松摆摆手:「好了,我真是期待你哪位自称『神的使者』的老师快点来 到这里呢。   」   「陛下请安心,不久之后您便可以见到家师与神沟通的力量,那是凡人不可 触及的远古伟力。」   洛子牧认真的说着,眼眸中流露出的是真切的崇敬。   「神的伟力么…」   耶律松澹澹的看着狂热的洛子牧,反复的念叨着。
上一篇: 【银耀-捭阖录】(第五章-刀剑约战)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