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耀-捭阖录】(第三章-相似之辱)

 
【银耀-捭阖录】(第三章-相似之辱) 作者:琉璃狐 2015/2/3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章  相似之辱   阳光有些烈,照在御龙台上,各色祭祀器物都泛着耀眼的光芒。   台下的宾客和广场的百姓都有些面红耳赤,他们的目光皆穿过各色的光彩, 准确的寻找到高台心中的娇小少女。   「截教第十九代圣女,萧若瑜,大离开国圣器,遵照圣宣帝旨意,册封拓跋 山为镇国大将军,请大将军上台祭天。」主持仪式的老者又一次朗声喊道。   这一次,一个魁梧的大汉从席位上站起,直接当众解开衣袍,露着壮硕的身 躯,一步步迈上高台。   越靠近萧若瑜,他胯下的巨物就越发雄伟,足足高出萧若瑜半个身子的拓跋 山走到她面前,阳物杀气滔天。   萧若瑜恐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绝望无助的情绪充斥在心间,这样的气 温下,只有她一个人在发抖。   也不知是拿来的力气,萧若瑜竟然一口吐出了塞在嘴里的黄金布,大声哀求 道:「不!会死的,求求你了!」   拓跋山眼球下翻,俯视着萧若瑜,对她说道:「我们北方的女人,被强暴的 时候从来不求饶,她们知道示弱只会增加男人的欲望。」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萧若瑜像是没听到一般。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在北方是会被无数强壮的男人抢来抢去的,没得选。」 拓跋山说完,捡起地上的黄金布,塞回了萧若瑜的嘴里:「今天不适合惨叫。」   拉起萧若瑜,拓跋山大手如铁钳一般,抓住萧若瑜两只手臂,将她提到自己 的身上,按住小屁股,粗壮的阳具残忍的挤开刚刚开苞的紧乍嫩穴。   随着阳具的推进,萧若瑜扬起脑袋,凄惨无比的「呜呜」哼着,看得拓跋山 也是皱了皱眉头。   一旁,单律齐挥了挥手,示意主持送上一盒药膏。拓跋山回头看了看单律齐, 接过药膏,拔出带血的阳具,将药膏抹在自己的肉棒上,之后才再次插入。   借着药膏的顺滑,拓跋山雄伟的阳具得以挤进萧若瑜干涩的阴道,没有带给 她疼痛,只是粗壮的将她的蜜穴撑到极限。   药膏进入娇嫩的阴道后,迅速被内腔的媚肉吸收,萧若瑜只感觉到拓跋山雄 壮的阳具裹着些冰凉滑腻的东西,顺利的插入自己的身体,私密的花道被狠狠的 塞满了,带来一种胀满到极致的充盈。   拓跋山把肉棒就这么泡在萧若瑜的阴道里,受到压迫,而变得一跳一跳。每 一次跳动,都撩拨着萧若瑜的小心脏,跟着收缩。   萧若瑜不知道蜜穴里的肉棒何时会抽动,何时会带给自己撕心裂肺的疼痛, 未知才是恐惧,静等了几息后,她疑惑睁开一只眼睛,瞟向拓跋山。   两人的目光瞬间对上了,萧若瑜连忙又闭上眼睛,她看到拓跋山目不转睛的 盯着自己,仿佛在等待什么似的。气氛很凝固,不知过了多久,拓跋山微微转动 肉棒,萧若瑜感觉到蜜穴里升起一种难以抑制的骚痒,被拓跋山轻微的动作研磨 出丝丝水渍。   终于等到萧若瑜分泌出淫水,拓跋山捏住她平坦光洁的小腹,攻城锤一般的 肉棒开始试图打穿这一条护卫神圣之地的幽径。   粗长的肉棒在狭窄的蜜道里推行,每一轮进出都像是撕扯着萧若瑜的灵魂, 在大龟头的磨挂下,萧若瑜被药膏滋润的蜜穴里,淫水止不住的变多起来,酥麻 的快感也开始诞生。   拓跋山见这个娇小的少女已经逐渐适应自己的肉棒了,变抽插得越来越快, 萧若瑜的小腹都能明显的看到一截凸起在前前后后移动。   火热的感觉从被奸淫的嫩穴中延展,萧若瑜逐渐感到自己的脸蛋也有些发烫, 乳房胀鼓鼓的,身体几处敏感的地方都变得异样。   仿佛是为了帮萧若瑜验证疑惑,拓跋山只留下一只手环住她的腰肢,空出另 一只则捏住了她的乳头。   「轰」的一声,萧若瑜仿佛被闪电击中,粉色乳头触电似的硬了起来,被拓 跋山在之间玩弄,竟然是一阵阵的舒服。   拓跋山阳具几乎已经挑起萧若瑜,提着她娇柔的身子,在空中借着她的体重 顺畅的抽插,次次轰击在最深处,几近撞入鲜嫩的子宫。   强烈的刺激,子宫都要被开垦的酸麻让萧若瑜激烈扭动,几根铁链被甩得 「哗哗」作响。没操多久,萧若瑜已经是花枝乱颤,眼角不自主的挂起泪花,眼 眸仿佛都融化了。   萧若瑜初具规模的嫩乳,在拓跋山的大手里显然是不够抓捏,玩弄了一会儿 乳头,他反倒是对萧若瑜甩动的长腿更加感兴趣。   「在北方,女人都骑马,所以腿型健美修长,没想到中土还有比我们北方女 人更好看的腿。」   拓跋山赞美着,像是抚摸艺术品一样,格外轻柔的揉捏着萧若瑜白皙均匀的 大腿。痒痒的感觉让萧若瑜非常舒服,而且这般温柔的抚摸中,偶尔那有力的大 手会突然抓捏一下,五指几乎都要陷入柔软的腿肉。   摩挲够萧若瑜的大腿,拓跋山顺着那完美的曲弧移手到线条流畅的小腿上, 粗糙的触感来回划过萧若瑜整条长腿,像一条玉带似得被拓跋山捉到身前。   一条腿被抬起,萧若瑜在铁链的晃动中「哗」的一横仰面倒下,双臂向上拉 直,躺在离地两尺的空中。   挺拔山惊讶的欣赏着萧若瑜精致的脚丫,与当时单律齐的表情如出一辙,二 人从小一起长大,习性多少有些相近。   萧若瑜感到脚掌被捉住,有炽热的气息喷涂在脚心,不由一阵发软,拓跋山 找到了她最敏感的弱点。不出所料,温热的大舌头缠上了她的脚趾,萧若瑜像是 发情的母兽一般颤动起来。   吮吸着萧若瑜的脚趾,拓跋山更加兴奋的挺动起阳具,撞得萧若瑜像是荡秋 千一样前后晃动,只有小腿被死死抓住。萧若瑜此时已经一脸媚态,口水浸湿了 黄金布。   本就紧乍的蜜穴此刻更是紧紧箍住拓跋山的肉棒,让他抽插都有些吃力,这 个蛮汉就这样轻咬着萧若瑜的小脚,「啪啪啪」的将她的屁股撞得通红。   台下的人都伸直了颈子,呼吸沉重的欣赏这一幕野兽和少女的交合,同时又 注意着自己的仪态,尽量不被人看出来自己很感兴趣。   靠得近的百姓一个个也是瞪大了眼睛,甚至有些人已经把手伸进裤裆,揉搓 着自己坚硬的肉棒,想象是自己在肏干这个圣女。而女人们一个个羞红了脸,根 本不敢再看,拉着自己的男人想要离开。   台上拓跋山含住了萧若瑜半只脚掌,不断吮吸着,喉咙里「吼吼」的低哼着, 捧住萧若瑜的屁股,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最后几下深入的撞击,挤开了萧若瑜娇嫩的子宫,一股股炽热的精液有力的 打击在她第一次接触到精液的子宫壁上,烫得她两眼翻白,泪水滚落。   拓跋山射完之后,「啵」的吐出嘴里的嫩足,喘息几口,又缓缓拔出壮硕的 阳具。   萧若瑜的粉脚无力的搭在铁链上,还滴落着拓跋山的口水。那粗壮的肉棒退 出之后,嫩穴缓缓合拢,终于轻松一些了。   拓跋山满足的站起来,大方的挺着带着血丝和精液的半软巨物,接过主持递 上来的兵符,高举向天。   「仪式完成,拓跋大将军奉天种圣,掌管黑铁卫兵符。」   拓跋山拿着红晶铁甲兵符,往台下走去,最后还回望了一眼胸脯依旧在喘息 起伏的萧若瑜,意犹未尽的自语道:「中原的女子,真是尤物啊。」   「繁华的地方,总之这么充满诱惑嘛,哈哈,该我了。」一个长须男子拍了 拍拓跋山的肩膀。男子似乎并不是不是纯血的北方汉子,身形也没有拓跋山那样 高大。   这时,台上主持怜悯的看了一眼萧若瑜,又宣读道:「截教第十九代圣女, 萧若瑜,大离开国圣器,遵照圣宣帝旨意,册封唐炽为黑欲骑兵大统军,请大统 军上台祭天。」   唐炽听完后,豪放的解开衣甲,跑上了高台。   萧若瑜此刻秀发已经散开,几缕乱发贴在红扑扑的脸蛋上,她眯着眼睛,看 着兴奋蹦来的唐炽,无奈的露出一缕苦笑。   唐炽上来后,直接把萧若瑜摆成跪趴的姿势,肉棒顶着她的屁股,稍微玩弄 了一会,就顺着拓跋山的精液刺入了红肿的嫩穴。   「喂,美人儿,我跟那些傻蛮子不一样啊,我有一半的中原血统,我也不忍 心把你玩坏了,你配合一点,我快速完事好吧?」   唐炽突然俯在萧若瑜的背上,拉出了她嘴里的布,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   萧若瑜微微一愣,随即羞涩的点了点头。   唐炽大手撑在萧若瑜的两臂旁,紧贴着她光滑的肌肤:「放松点,我会让你 舒服的,把头转过来。」   萧若瑜承受着唐炽一下一下温柔的抽动,为了少受摧残,听话的转了过去。   唐炽用嘴撩开几缕发丝,一口吸在了她的小嘴上,舌头轻柔的挑逗着她的嘴 皮,善解人意的萧若瑜思量一番,终是闭上了眼睛,张开自己的嘴巴。   唐炽赞赏的笑了笑,大舌头冲进萧若瑜的口腔,带领两条舌头交缠起来,吮 吸着萧若瑜甘甜的口水。   萧若瑜在唐炽温柔的抽送下渐渐感到了舒服,他的肉棒不似拓跋山那般恐怖, 却也能塞满萧若瑜,让她倍感充实。   严格的来说,这是萧若瑜第一次感到了性爱的快感。   肉棒每一次向花心挺进,都挤压着每一寸水分十足的媚肉,萧若瑜蜜汁四溢, 高高的翘起香臀,让唐炽能插得更加舒适。   两人激烈相吻,性器「啪啪」作响,萧若瑜被带上了一个快感的天堂,一波 波酥麻舒服得她不知廉耻的在大庭广众的注视下呻吟出声。   唐炽的温柔被萧若瑜深深的记住,这个第一个带给她如此快感的男人,抓着 她的屁股,趁着她子宫的收缩抽搐,深深的将精液射进了去。   同时萧若瑜绷紧了身体,蜜穴蠕动,快感似洪水决堤一般爆发,湮没了她的 脑海,让她是身体达到了剧烈的高潮,淫水一泻千里,首次被肉棒干到绝颠。   娇羞无力的萧若瑜被高潮抽去了所有的力量,自小习武的健康身体也有些吃 不消这样的交合了。   唐炽依旧趴在萧若瑜的背上,感受着身下美肉的嫩滑和弹性,以及依然不停 收缩的蜜穴。   「仪式完成,唐大统军奉天种圣,掌管黑欲兵符。」   直到主持老者送上黑色骏马兵符,唐炽依依不舍的从萧若瑜的背上爬起来, 抽出湿淋淋的肉棒。   他接过兵符,行礼之后,又蹲在了萧若瑜的身边,捏着她的屁股,温柔的说 着:「可惜你太小了,若是成年,我会让你知道身为女人有多幸福。」   萧若瑜无力回应,趴在地上喘息着,阳光照在她白嫩的身体上,反射出一抹 抹柔美的光线。   她就这样无所顾忌的休息着,直到下一位册封者,将她拉起。   褐色的山丘在远方静立,是林荫间除开天空能看到的唯一色调。山体是那么 的遥远,这队人马无论跑多快都不曾变大,笔直的林荫大道上,锦绣的公主车驾 悠悠前行,似乎也有些疲惫。   蓝欣雪依在马车里,不断抚摸着手中的玉佩,玉佩晶莹剔透,被能工巧匠精 心雕琢,化为一只神奕的飞凤,飞凤站在石头上,作势凌天,正是大熠朝颜家的 家徽,飞凤踏石。   梳得整整齐齐的长发披在胸前,衬托着蓝欣雪的温雅秀丽,坐在一旁的卫息 时不时扫一眼身边的公主,每一次都是看到她还在摩挲着温玉,那是蓝谬御驾亲 征之前从腰带上解下来的。   「咳」,卫息弄出响动,试图打破凝固的气氛:「公主殿下,没事吧?」   「放心吧,太傅,欣雪坚强得很。」蓝欣雪知道卫息担心自己这个娇生惯养 的公主受不了这般沉重的事实,变得消沉。对于这个慈祥的老人,她一直倍感亲 切,酝酿了一会儿后,接着说道:「欣雪已经不是以前娇弱小公主了,您看着长 大的小丫头,已经懂得自己要肩负的使命。」   看着蓝欣雪认真的样子,卫息也是安心了不少:「那真是我大熠不幸中的万 幸。」   「我们离开帝都已经六天了吧。」蓝欣雪看向窗外,突然问道。   「算上您昏迷的两天,是有六天了。」卫息答道。   「还有多久能到易安?」   「这个速度,大概还要六七日吧。」   「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领兵打回帝都了。」蓝欣雪握紧玉佩,语气中带着一 丝杀意。   卫息从来没有见过蓝欣雪有这样的语调,连忙解释道:「公主殿下切不可被 仇恨冲昏了头脑,要打退蛮子,恐怕不是短时间的事情,需从长计议啊。」   蓝欣雪深吸一口气,肩膀耸起又放下,终究是没再说话。   马车内就这样静了下来,卫息看着蓝欣雪的背影,揉了揉脑门,自言自语道: 「苏公公前去已经两日了,今天也该回来了。」   提到苏远,蓝欣雪不可察觉的脸色一变,要按她的想法,苏远永远别回来了 最好。   过了两个时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马匹奔驰的声音由远而近。银甲侍卫专 注的锁定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直到苏远一马当先出现时才放松警戒。   「是苏公公回来了。」   听到车外的喊声,卫息赶忙下车,与苏远走到一起,问:「苏公公辛苦了, 前方可有人烟?」   「五十里外,有一个村落,还未曾受到战火侵袭,可以休整补给。」苏远答 道。   「那真是太好了」,卫息点着头,然后唤过一个兵长,「你去传令,就地安 营,休息一晚,明早卯时再赶路。」   「是!」   士兵们收到命令,停下扎营,各自吃了些干粮和腌好的鱼肉,负责警戒的向 四周散去,剩下的则慢慢进入梦乡。   入夜,因为苏远的归来,蓝欣雪感到浑身不自在,躺在马车内翻来覆去怎么 也睡不着,渐渐地就感到尿意越来越浓。   辗转之后,她轻轻的走下马车,向四野望去,看见三两成群的士兵靠在简易 的帐篷下,正安静的休息,只有少数守夜的,在远处晃动。为了不吵醒其他人, 更是怕惊动苏远,蓝欣雪悄悄避开巡逻兵,蹑手蹑脚的走出营地一段距离,然后 钻进树林。   一颗石子突兀的从天上落下,砸醒了熟睡的苏远,苏远猛的坐起来,捂住疼 痛的地方,却发现是一颗板栗大的鹅卵石。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石头?」   刚醒的苏远有点迷糊,觉得真是莫名其妙,正当他骂骂咧咧以为自己在做梦 时,余光突然瞟到一道高挑白色人影闪进树林。他腾的一下站起来,同样轻手轻 脚的跟了上去。   此时蓝欣雪尿意已经非常明显,她连忙找了个平整的地方,叉开双腿掀起裙 摆,然后褪下内裤。可她刚刚蹲下,就听到了沙沙的脚步声,惊得她条件反射的 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提拉内裤。可慌忙之下,内裤拧成了一条绳,怎么也提不起 来。   「公主殿下,你跑这么远,这是干嘛呢?」苏远戏谑的声音在蓝欣雪耳边起。   「苏远,你跟来干嘛!」蓝欣雪有些意外,连忙扯下裙摆,遮住羞耻的部位, 心中想着:难道他都没睡,一直监视着自己?   「不是公主殿下你勾引我来的吗?」苏远试探的问道。   「你胡说些什么!」蓝欣雪认为苏远在调戏自己,面若寒霜的冷声呵斥。   「石头不是你丢的?我还以为你想念我的鸡巴了,找我来这里打野战呢。」   「污言秽语,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好吧,但是这里很危险的,我来保护公主总没错吧,呀,公主你把内裤脱 了干嘛,难道是要自慰!」苏远说着说着故作惊讶,指着蓝欣雪还缠在小腿上的 内裤,大声喊道。   蓝欣雪看了看远处,连忙喊道:「你小声一点,会被听到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我只是过来小解而已。」蓝欣雪解释着,脸上已经升起红晕。   「是吗,那你解啊。」苏远饶有兴趣的笑着。   蓝欣雪脸色有些不自然,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你还看着我干嘛,快回 去啊。」   苏远则是继续说道:「我要保护公主殿下你的安全呢,而且我要看着你证明 你不是来自慰的。」   「你,你,你变态啊!你看着我怎么解得出来,快滚。」蓝欣雪紧紧夹着双 腿,尿意已经有些憋不住了。   「看来公主是撒谎了呀,根本尿不出来,只是发情了,想要自慰,真是个骚 货呢!」苏远摇头叹息着,一步一步向蓝欣雪走过去。   蓝欣雪皱着眉,忍受着尿意,意识到苏远的意图,慌忙的喊道:「站住,你 别过来。」   「别装了,又不是没做过,既然你想要了,我就来满足你呀。」苏远淫笑, 向着蓝欣雪伸出手去。   「才没有呢,啊!」   蓝欣雪被苏远抓住,双手反扭到背后,苏远一手捏住她两只手臂,一手隔着 丝裙按上了她的阴唇,猛的揉了起来。   「喔!不要揉,会忍不住的,啊!」蓝欣雪痛苦的喊着,死死夹着大腿,就 快要尿了出来。   苏远掀起蓝欣雪的裙子,直接把手指插进她的蜜穴,使劲搅动:「那你尿啊, 尿啊!」   「不要…不要…停啊…」   膀胱已经隐隐作痛,蓝欣雪扭动着身体,受到刺激的阴道涨得快要爆炸似的。 她紧紧咬着牙,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线,死死的忍住。   苏远见蓝欣雪如此坚持,便抽出自己的腰带将她的手反绑在身后,然后自己 也蹲在她身后,抱起蓝欣雪两条大腿,使之大大分开。   蓝欣雪裙摆被撩到腰肢上裹起,内裤蜷在左小腿,水光渍渍的蜜穴大大的暴 露在空气中。苏远像大人抱着小孩撒尿一样,将蓝欣雪举在半空,只是这个姿势, 对于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来说,太过淫靡。   「公主还能忍吗,快尿吧,嘘。」   「你混蛋!」蓝欣雪咬着嘴唇,无法再多说一个字。   苏远摇摇头,举着肉棒对准蓝欣雪微微分开的蜜唇花瓣,将她缓缓放下。直 至蓝欣雪的双腿跨坐到苏远的大腿上,肉棒已经稳稳当当的再次插进了公主的肉 穴。   「唔!」蓝欣雪快要疯掉,感觉一秒钟都憋不住了。   「羞耻尿吧,淫荡的白虎小公主!哈哈!」   苏远狂笑,下体抖动,大力的抽插起来,同时环住蓝欣雪的细腰,一手揉搓 起她娇嫩的阴唇,一手捏住她的敏感的阴蒂,竭尽所能的拨弄着蓝欣雪没有一根 阴毛的白嫩小穴。   快感刺激得蓝欣雪下体酥麻酸痒,大龟头摩擦着阴道内腔的嫩肉,少女的尿 道在多重淫乱的刺激下,再也闭合不住,金黄色的尿液伴随着蓝欣雪痛苦又销魂 的呻吟倾巢而出。   蓝欣雪大腿内侧的媚肉都在抽搐,她靠在苏远的胸膛,腰腹紧崩,下体极力 向前挺送,蜜穴所有娇嫩的部位在苏远大手的不断刺激下,喷涌的尿液带出高潮 般的快感。   「啊啊啊啊…出来了…好羞…啊…哦…要死了…啊…」   蓝欣雪伸着舌头,两眼上翻,尿液在苏远不断揉捏的大手和抽插的肉棒上飞 溅,打湿了苏远整个手掌,也沾满了两人交合的下体,顺着大腿流成小溪。   这样的羞耻就足以让这个高贵的公主发疯,更要命的是,苏远这时挺动腰肢, 肉棒在蓝欣雪的蜜穴内快速抽插起来。   「啪!啪!啪!」苏远的抽插带着拍击水面的响声,在静谧的树林里格外清 晰,蓝欣雪就这样娇羞万分的一边被肏一边尿着。   足足尿了两分钟,蓝欣雪也高潮了两分钟,残存的尿液从她的股间低落,大 肉棒也蹭着许多,往阴道里送进去。   「哈哈,尿了我一手哦,我的公主殿下。」苏远终于玩的蓝欣雪忍不住尿了, 得意至极。   高潮伴随着极致的羞耻,蓝欣雪受不了这个刺激晕厥了过去,苏远连忙在她 的大腿上把手擦干净,然后拔出肉棒,将她放平。   苏远轻轻拍着蓝欣雪的脸蛋,有些焦急,自言自语道:「好像玩得太过了, 不会出问题吧。」   在苏远的逗弄下,蓝欣雪微微有了些反应,只是一口气始终提不上来,像是 堵在了胸口,「唔唔」的喘个不停。   苏远当机立断,吸了一大口气,然后捏开蓝欣雪的小嘴,「呼」往里灌了进 去。气流沿着蓝欣雪的气管贯穿到肺部,打通了一口堵心的浊气。   「咳咳。」   蓝欣雪咳了几下,喘着大气,缓缓挣开了眼睛。看见苏远近在咫尺的脸,连 忙别过头,用手推着他:「你在干嘛!滚开!」   苏远抓住她的两只手,然后没好气的说:「喂,我是在救你的命,没我你早 一口气憋死过去了。」   「要不是你如此羞辱我,我会那样吗?」蓝欣雪也不甘示弱。   「我不管,你得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说着,苏远一下子覆上蓝欣雪的嘴,舌头撬开两排整齐的贝齿,搜刮着整个 口腔。   「唔!呜呜!」蓝欣雪眼睛睁的大大的,双腿乱蹬,初吻也这样被夺取了。   苏远死死压住她,大舌头缠住不停闪躲的丁香小舌,交换着两人的唾液。红 润的嘴唇被苏远不断吮吸着,蓝欣雪感到一阵阵恶心,不由的分泌了更多的香津, 被苏远搅动得「咻咻」作响,都从嘴角溢了出来。   渐渐的,蓝欣雪被吻得发软,舌头疲惫的失去灵敏,苏远用力一吸,终于将 它含进嘴里,抿住舌尖,尝尽了蓝欣雪嘴里的娇柔。   「啊呼……呼呼…」   当苏远放开蓝欣雪,她大口喘着气,下唇一条粘稠的水线和苏远的舌头连在 一起,拉了老长才断掉。趁蓝欣雪还没闭嘴,苏远嘴巴一合一张,一道口水从沿 着舌头垂下,落进她的嘴里。   「唔!」蓝欣雪皱着眉头,猛的侧身,「哇」的一声把苏远的口水吐了出去, 然后愤怒的蹬着苏远,骂道:「你太恶心了!」   苏远嘴角一抽,用手指抹了抹蓝欣雪的阴唇,突然一把塞进她嘴里:「要说 恶心,你这个在野树林里被男人干得流尿的淫荡公主才恶心,尝尝你自己的尿和 淫水吧!」   苏远按倒蓝欣雪,手指在她嘴里抽动着,去夹捏她的舌头。蓝欣雪一脸厌恶, 左右摇头,躲避着嘴里的咸涩手指。   如此侮辱,如此侮辱!屈辱的泪水再一次爆发,蓝欣雪心脏仿佛被践踏一般 的压抑和难受。环境仿佛慢下来了似的,蓝欣雪只感到每一次呼吸都在撕扯着心 肺,身为真龙血脉,传国公主,如今接连被辱,被一个宦官取乐,按在肮脏的地 上蹂躏她高贵的身体,简直是生不如死。   「我高贵的身躯,不是你作乐的玩具!」蓝欣雪眼神决绝,她想到了死,可 是自己真的不能死;而后她又想到了杀,可是自己哪里杀得了苏远。   蓝欣雪绝望的想着,一个个片段飞速在脑海里闪过,似乎有什么东西,渐渐 明朗起来。   美丽是把双刃剑,是傲人的资本,也是致命的折磨。上天馈赠女人美丽,不 是用来让男人亵玩的,而是赐予给女人的武器,掌控男人的武器!   苏远快意的抽动着手指,凌辱如此身份的绝美少女,让她有一种登临绝颠的 快感。蓝欣雪的挣扎渐渐弱起来,仿佛认命了般不再抵抗。   「这就对了嘛。」   苏远放开蓝欣雪,转而趴到她两腿之间,屈起她的大腿,将嘴巴凑到她的蜜 唇上。   「唔!不要!」酥软袭击了蓝欣雪,私密部位被啃咬的羞耻感将她的思绪打 断,一波波耻辱的快感,沿着湿漉漉的小花瓣荡漾。   苏远咬住蓝欣雪粉嫩的蓓蕾,吮吸着两片薄薄的阴唇和可爱的小豆豆,舌尖 挑开蜜洞,伸入滑腻的花径,逗弄得蓝欣雪夹紧他的脑袋。   直到蓝欣雪扭动起身子,无力的呻吟着,苏远才满意的跪倒她的腿间,肉棒 对准淫水涓涓的桃源蜜洞,「噗嗤」一下挤了进去。   苏远扶着蓝欣雪的双腿,一下下插到底,干得蓝欣雪腰肢扭来扭去。湿润的 蜜穴第一次如此顺畅的接纳了男人的肉棒,媚肉蠕动,吮吸着制造的快感的雄壮 阳物。   「我就说嘛,没毛的女人,特别淫荡,是不是呀,小公主?」   苏远问着,俯身揉搓蓝欣雪饱满的酥胸,抓得两只白嫩的雪乳留下五指红印。   「唔…啊…轻点…你个变态…啊…」蓝欣雪娇喘不已,推嚷着苏远抓捏有力 的大手。   「不反抗了?舒服了是不是?」   「才没有…啊…一点也…嗯…也不舒服…啊…好恶心…啊…」   「明明是个小荡妇,这么容易上手,还嘴硬,今天要干服你!」   苏远恶狠狠的恐吓蓝欣雪,正准备抗起她的双腿,突然就被远处的询问声吓 得冷汗直冒。   「谁在那边!」   一个巡逻的士兵发现这边有动静,张望着,试探的喊了一句。而且正往这边 走过来,越来越近。   蓝欣雪紧紧的搂住苏远,吓得亡魂直冒,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有心脏猛烈的 在跳动。这幅苟且的样子,这要是被发现了,自己身败名裂,后果想都无法想象。   苏远被紧张无比的蓝欣雪夹得龇牙咧嘴,她连忙抱起蓝欣雪移到一颗大树后 面,呼呼的吸了几口气,急中生智的喊道:「站住!本督拉个屎你也要询问吗?」   尖细的声音是苏远标志性的特色,随军逃出的只有一个太监。   「啊,属下不敢,请公公恕罪。」   巡逻兵双手抱拳,弯着身子行礼,虽然这里黑漆漆,五步之外只能看见黑影, 但多年来养成的礼数却是少不得。   苏远歪出头,发现只能朦胧的看见团黑影,坏心思又一动:「好了,你就站 在原地,给我守着。」   「是!」巡逻兵虽有疑惑,却不敢多问。   蓝欣雪瞪大了眼睛,质问着苏远,苏远却是得意的笑了笑,腰腹一转,插在 蓝欣雪体内的肉棒扭转了半圈。   「唔!」蓝欣雪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幽怨的瞪着苏远。   这里要是说话,侦察兵的位置必定能听见,苏远欣赏着蓝欣雪的表情,添了 一下她的脸蛋,然后放肆的抱住她丰腴的大腿,快速抽插起来。   蓝欣雪忍受着下体一波一波让人发疯的快感,却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水汪 汪的大眼睛快恨出眼泪来。   这样紧张的气氛下,似乎所有感官都被放大,几十下抽插,蓝欣雪觉得自己 竟然有些飘飘然,一种无法自持感觉让她拼命扭动臀部。   插了一会儿,苏远嫌不够刺激,竟是拉起蓝欣雪,让她双腿站直了趴在树干 上。蓝欣雪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羞愤于他的大胆,却着实不敢弄出大动静 的激烈反抗,只得顺从翘起屁股。   「苏公公解好了吗?」巡逻兵见黑影似乎站起来了,便问道。   蓝欣雪几乎屏住了呼吸,贴在树干上,生怕自己的身体露了出来。   「没呢,脚麻了,站起来缓缓。」苏远说着,同时揉捏着蓝欣雪的臀瓣,把 肉棒夹在股沟里抽送。   巡逻兵「哦」了一声,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公公,我该回去换班了。」   苏远也是「哦」了一声,又说道:「好吧,你去吧,我一会儿自己回去。」   巡逻兵做了一个告退的姿势,缓缓退去。   「啪!」苏远这时一巴掌打在蓝欣雪的粉臀上,惊吓得蓝欣雪转过头,一幅 「你疯啦」的表情。   苏远不理,又是「啪啪」两巴掌打在她弹力十足的美臀和大腿上,然后才自 言自语的说道:「哎呀,这大腿都没感觉了,拍拍就好。」   蓝欣雪磨动着牙齿,要不是顾忌巡逻兵还没走远,非得臭骂苏远才能泄愤。   苏远占了个便宜,惬意的将龟头移动到水嫩的肉穴口,紧抓着蓝欣雪的臀肉, 将肉棒重新插入她待肏的阴道。   「唔嗯…」蓝欣雪忍不住哼哼。   「他还没走远哦。」苏远伏到蓝欣雪耳边,压着声音说道。   然后就是一阵猛干,插得蓝欣雪双腿发软。由于刚才的刺激行为,两人的身 体都兴奋到了极点,没过多久就向着高峰攀去。   苏远从蓝欣雪的衣服里面抓住两只微微晃动的嫩乳,下体「啪啪」的撞击着 她的翘臀,肉棒在吸力十足的媚穴里,做着最后的冲刺。   「你的骚穴真是舒服啊,我都不想拔出来了,要不这次射在里面?」   蓝欣雪听到苏远的询问,立马摇头:「不行…唔…啊…绝对不可以…啊…不 能怀孕啊…哦…啊…」   「那我射哪里?」   「唔…外面…嗯…啊…」   「外面不爽,我还是想把你肚子干大!」苏远威胁到。   蓝欣雪坚决的回击:「不行…啊…我…我不能怀太监的孩子…啊…」   苏远被戳到痛处,手上加力把蓝欣雪箍紧,恶狠狠的喊道:「小贱人,老子 就是要内射,妈的。」   「不要…我错了…除了里面…啊…怎么都行…啊…」蓝欣雪间苏远来真的, 一下子就怕了。   「嘴里,吃下去!」   「啊?」蓝欣雪不敢相信,要把那么恶心的东西吃下去。   「我要射了,没时间了,你不愿意吃就怀孕吧!」苏远猛烈的撞击着,把蓝 欣雪整个人都摇晃起来,肉棒一抖一抖,即将发射。   「绝对不可以!我吃,我吃!」   蓝欣雪心一横,下定了决心,立马往下一蹲,反过身子,毫不迟疑的张开嘴。 苏远哪肯就这样罢休,他抓住蓝欣雪的头发,扶住肉棒就顶进了她的嘴里。   苏远再抽插了几下,浓浓的精液在从龟头喷发,射进蓝欣雪的喉咙,腥臭味 瞬间充满了蓝欣雪的口鼻。一股股精液不停的喷射着,蓝欣雪下意识的含住龟头, 但随着最后几下射精,却没有包住精液,「噗」的从嘴角溢出。   「咽下去!」   蓝欣雪眼睛向上看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可怜楚楚的望着苏远,吐出龟头后, 满嘴的精液形成一个乳白的水池,填满了蓝欣雪的小嘴。   她的小嘴微张,鲜红的舌尖从精液里冒出,一缕缕溢出的精液挂在嘴角,已 经流到了尖细的下巴。   「吞下去!」苏远再次喝道。   蓝欣雪眼睛一闭,挤出泪花,腥臭的味道让她反胃。可是受人所制,只能跪 在这个男人身下,闭上嘴巴,拼命的往喉咙里咽。   「咕嘟。」   「哈哈,真乖,以后有你喝个饱的时候。」苏远见蓝欣雪喝下了自己的精液, 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他认为自己已经彻底征服了这个骄傲的公主了。   「来,用舌头舔干净。」   苏远把肉棒递到蓝欣雪唇边,命令道,没想到蓝欣雪却是慢慢站了起来,冷 冽的眼神让他都有些发寒。   「苏远,今天够了,我绝不再舔!」   说完,蓝欣雪自顾自的整理起衣装,苏远难得的兴致全无,也不再为难她。   远处,一个黑影从头到尾观察着这一幕,深邃的目光仿佛可以穿破黑夜。他 胯下的黑色骏马一动不动,安静的配合主人洞察世间。   见两人离去,黑影发出「嘿嘿」的笑声,挽了挽手上的大袖,手臂上赫然露 出一个羽扇的徽记。   回到马车上,蓝欣雪蜷缩成一团,感觉胃里在火热的翻腾着。   「好恶心,我竟然吞了下去。」   她心中百味陈杂,悲意和怒意不断交织。   「我不能再哭了,我是大熠的女儿,身体的折磨又算得了什么。」   虽是心思复杂的悲伤着,可疲惫的身体却越来越昏沉,直到迷迷糊糊的睡去, 蓝欣雪还喃喃念叨着:「我不脏,这不是我自愿的,我只是为了活下去…」

上一篇: 【银耀-捭阖录】(第十二章 蛇蝎怨毒)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