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耀-捭阖录】(公主复国传)第二十二章 追击之苦

 
作者:琉璃狐 2016年2月/2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一会所首发 第一部 凤潜南荒 第三卷 以夷制夷 第二十二章 追击之苦   易安太守府。   身着朝服的颜雪衣端坐在议事厅最上方的大椅上,下方是整整齐齐站做两列 的文武官员。   「次一役我部弓箭手阻击赤旅,出动五千人,损失一千六百三十五人,战死 通告已发达到家人,只是……由于是狂暴的赤旅所杀,已经找不出几具完整的尸 体了,有些人无法认领。」   严复笔直的立在她身后,颜雪衣强行撑着有些打架的眼皮,听取着各方的战 后报告,突然有些埋怨的羡慕起那两个彻夜驰骋后能立马倒头大睡的家主了。   看着底下心有余悸的将领,颜雪衣吸了一口气点头回应:「既然尸骸不能完 整的归根,那就多给他们的家属发一些钱粮吧。如今况南源源不断的送来黄金, 自然是要多多安抚亡者,照顾好他们的的家人,让活着的士兵们再无后顾之忧。」   「公主殿下大仁大智!」那将领一拜再拜。   待其退下,颜雪衣脑中整理了一下严复提供的名字,打起精神站起来朗声说 道:「众位文武忠良,此战意义重大,我们获得完胜,是苍天依然佑我大熠。此 次大捷,在场诸位皆有大功绩。」   「况南镇守将军许昌元上前听封!」   「末将在!」   「你驰援易安有功,此战又率领破鬼兵直冲敌阵,是为先锋,勇不可挡,本 宫暂行天子之权,册封你为大熠卫将军,暂代三军讨逆元帅,金印紫绶。」   「谢殿下!」许昌元抖动着白胡子,深深一拜。   颜雪衣示意内侍送上金印,然后再次喝到。   「奋武将军易幽权上前听封!」   「末将在!」伤势复原的易幽权一步跨出。   「你自帝都护驾,又解救易安之危,痛击赤旅,为大熠反攻打胜第一仗,本 宫暂行天子之权,册封你为大熠前将军,讨逆先锋。」   「谢殿下!」   「奋威将军王莽何上前听封!」   ……   一通封赏之后,场下每一个至少乎都官升一级,若是大熠复国,实不亚于开 国功臣。而在册封完这些人后,颜雪衣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慢悠悠的继续开口, 叫到了一个名单上没有的名字。   「廷尉严复上前听封!」   站在颜雪衣身后的严复一颤,疑惑的看向头也不回的颜雪衣,愣了一会儿之 后立刻反应过来,不敢抗命。   「老臣在!」   「你率领一干忠义,救本宫于水火,解大熠亡国之危机,奇功可居,本宫暂 行天子之权,追封李凌霄、曾鸿胪、于世博、刘辨、王允等人为『囯之铁魂』, 你为『铁魂之首』,加封太师,位列三公。」   严复听罢,眼睛竟是红了起来,他颤抖的跪地匍匐:「公主殿下……您竟然 ……都记得他们……」   颜雪衣也是泪水晶莹,连忙走到严复跟前,想要将他扶起:「性命是他们换 来的,我怎能不记得。」   「那,请恕严某不能受封太师,正真的忠魂已经归天,我不过是一个苟活于 世,能为公主殿下奉献一丝微薄力量的偷生者罢了,实在是在受之有愧啊。」严 复想起几位惨死的同僚,一时间老泪纵横,几个月的积攒的劳累一齐爆发了似的, 让他看起来老了一大截。   颜雪衣鼻头一酸,也是跪了下去:「严太师不起,雪衣也不起。」   「殿下,这,可万万使不得啊。」严复惶恐。   「休要自薄,你为大熠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我知你独活之苦,可是偏 偏只有你活着才能让大熠活着。若不是你,我一个小女子即便是逃了出来,又怎 能在易安站稳脚跟呢?铁魂们都另有追封,这个太师,举目我身边的所有人,只 有严公可受啊。」   「是啊,严公请勿再推辞。」   「严太师不受,我等也无脸受封了。」   随着颜雪衣的真情流露,一干文武也嚷嚷起来,严复的加封谁要是说不服, 第一个就砍了他。   最后,老迈的严复颤颤巍巍的数次大拜谢恩,方才答应受封。   敲定所有封赏之后,颜雪衣环视了下方的一道道身影,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嗯,若瑜呢?」   多数人面面相觑,只有许昌元站了出来:「回禀公主殿下,昨日大战斩获离 军无数,只有接近三千精疲力尽的赤旅护着铁沁儿逃了出去,萧圣女说那铁沁儿 也是一员大将,不可就此放走,便带着五千人连夜追了下去。」   「铁沁儿跑了……三千赤旅……」颜雪衣皱了下眉头,有些不悦:「为什么 不阻止她?」   「她执意要亲自前往,这……」许昌元见到颜雪衣的担忧,连忙解释道: 「公主殿下不必担心,萧圣女武功卓绝,而且这次追击的五千人乃是我从况南带 来的破鬼兵,不比赤旅差多少的。」   「糊涂!赤旅可以进行某种狂化,三千人能当六千人用,五千破鬼兵也就势 均力敌,若瑜涉世未深,若是对方掉头埋伏,岂不是危险至极!」   「这……都怪末将得意忘形,害了圣女,那现在是否立刻支援?」许昌元也 是立马意识到这个问题。   「当然要支援,不过……」颜雪衣振奋了一下精神,脸色变幻思索一番之后 方徐徐说道:「我们还要顺便,再拿下启灵!」   ……   穿过无数的丛林与荒地,逃了一夜的赤旅残军在一个废弃的村庄里停了下来, 他们再不修整,就没有力气跑路了。   每一个赤旅都狼吞虎咽的吃着随身的军粮,趁着机会好好休息,他们明白这 决定了接下来自己能不能活着逃回去。铁沁儿则是不顾形象啃着烤得金黄的野兔, 发狠的眸子却目光无主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她的腿边,她的副手汗游正在给她包扎箭伤。   「将军,我和吕阳校尉的联系上了,他们驻扎在前方的慧泉。」   「那边有多少人,派了多少接应我们?」   「启灵一半的人马都派过来了,吕校尉正率着三千骑在我后面,用不了多久 就会过来呢。」   铁沁儿自己包扎着伤口,头也不抬:「就是说来了一万多人咯,吕阳真是坏 啊。」   「哦,将军为何这么说?」骑马那人已经下马,疑惑的问道。   「你说有人追杀我们吗?」   「林子里的兄弟蹲着呢,要是有人过来我们会提前接到消息,现在看来是没 有追吧。」   「那你说一万多人囤在慧泉干嘛?」   「驻防?」   「蠢货,」铁沁儿包好伤口,又拿起烤兔子来:「那里是三岔路口,且一面 有山,如果易安有军队从那里路过,埋伏在另一条路上的人马,就可以前后夹击 了。」   那人讪讪的笑了,这时领树林里又跑出一个赤旅,跌跌撞撞到几位统帅面前, 喊道:「糟了,他们没从林子里过来,是骑着马绕过来的,我们现在就是马上赶 路,最多一个时辰也就会被追上的。」   「啪!」   铁沁儿冷笑着打了那个赤旅一个巴掌,骂道:「孬种,慌什么!此战吃了一 个大亏,将军都死了两个,我们还要给所有死了的弟兄报仇呢,怎可自乱阵脚, 他们有多少人!」   「莫约……四五千吧……」   「那就说是四千!」铁沁儿冷冷的喝到,「来得好,先还利息吧。」   半个时辰后。   五千名配上银甲的破鬼老兵随着萧若瑜奔驰在大道上,一个个杀气腾腾,这 正是男儿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他们怎能不兴奋。   破烂村庄里零零散散的赤旅已经遥遥可见,萧若瑜挥舞着细剑冲在最前面, 高声喊道:「杀啊,斩杀敌将者,重重有赏!」   见银色洪流袭来,一群脏乱不堪的赤旅丢盔卸甲,狼狈的逃窜了起来。   村庄的外面,更是有几个威武的大汉护着铁沁儿飞快的向北跑去。   「哼,赤甲劲旅,不过如此!」   萧若瑜和几个眼尖的小头目同时发现了几个聚在一起的将领,抛开缠斗中的 大部队,追了过去。   一路上不断有不要命的赤旅阻拦他们前进,走走停停的,不知不觉间萧若瑜 已经追出去老远。   直至追进一条三面环山的小小峡谷,众将方才停下来。   「看你们还能往哪里逃!」   萧若瑜骑在马上,修长的双腿有力的夹住马腹,银色轻甲闪闪发光光,她剑 指赤旅四将,意气风发。   「哈哈哈哈,是看你往哪里逃吧,素闻圣女萧若瑜有勇无脑啊,今日一见, 果然名不虚传啊。」   身后响起雄厚的笑声,萧若瑜突然意识什么,可回头看去,身后的路已经是 被数百赤旅堵了个严严实实。   一位满头细辫的强壮男子戏谑的看着她,手中马鞭随着节奏拍打在掌心里。   「哼,卑鄙小人,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吗?」萧若瑜冷哼,扯动马缰,细 剑发出嗡鸣:「看我先斩了他们四个!」   一人一马毫无畏惧的冲向铁沁儿等人,马背上美丽的身影在阳光的照射下耀 眼起来。她飞跃起来,待马蹄落地,一个赤旅偏将的头颅已经飞了出去。   电光火石间取了一个首级,铁沁儿眸子一缩,连忙将汗游推到前面,自己 「噔噔噔」退了几步,她脚上有伤,别说对战,就是躲避怕也是来不及的。   汗游和另一位将领脸都青了,但眼下的情况迫使他们不得不上,对抗居高临 下的快剑。   领军的吕阳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剑法竟然这般犀利。他 眼眸中泛起浓浓的欣赏,随即大手一挥:「上,救铁将军,但是,务必生擒这个 萧若瑜!」   谷内地方不大,十几息的时间为数众多的赤旅便围了过来。   这时萧若瑜刚好挑开沉重的大斧,割破了那位将领的喉咙。   「哈,跟我走上两招!」   为了不再让萧若瑜杀人,吕阳手持斩马刀冲了过来,萧若瑜听到背后的马蹄 声,也不得放弃了继续杀掉汗游的想法,调转回去应付吕阳。   「嗙!」   本就不善于马战的萧若瑜只是用剑侧击崩开了斩马刀,就觉得异常吃力了, 女子武艺再高,也不能和男人比力气不是,但马战偏偏还就要靠这个。   闪躲了几次,萧若瑜小手已经有些发麻,吕阳大刀阔斧的追在后面,像是赶 羊一样的慢慢撵着。   失去耐心的萧若瑜却是突然加快速度,冲向封住谷口的人群,手中细剑瞬间 刺翻几人。   「找死!」   上百的赤旅围了过来,有几人更是高高跃起,长刀砍在了马身上。   「呜呼!」   马儿一声悲鸣,跪了下去,萧若瑜则是趁机跃起,脚尖点在几个赤旅头上, 想要向外逃走。可是久经沙场的赤旅纪律严明的在吕阳的断喝声下散了开去,围 城一个圈,断绝了萧若瑜趁乱施展轻功的机会。   看着追了上来的吕阳,萧若瑜也是发出一声清脆的暴喝,舞起剑就冲杀到了 赤旅的队形中。   剑花荡漾着光彩,萧若瑜以精妙的步伐游走在人群中,一个又一个赤旅倒下, 她却只是被割坏了几片衣角。   「喝!」   突然,沉重的刀劲袭了过来,萧若瑜一个璇身,荡开一片赤甲后,横剑挡住 了刀锋。但刀上的气力却传了去,将她轰得坐到了地上。   「唰!唰!唰!」一片长刀逼了过来,将她围住。   萧若瑜微微喘着气,冷冷的扫视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在吕阳身上,赌气似的 把剑一摔,嘟嘴道:「偷袭!围攻!我不服!」   吕阳一脸错愕,着看起来酷酷的圣女还耍无赖了,两军交战难道还讲公平?   「哈哈,有意思,那好,我叫他们散开,我们单打独斗可好?」   随着吕阳挥手,赤旅们收起刀锋,又退出一片空地。   不料萧若瑜却是得寸进尺,眼睛一瞪:「不要!我是姑娘家,已经打累了, 现在跟你打,不是让你占便宜吗?」   吕阳越发觉得好笑,他挑了挑眉毛,忍不住调戏起眼前这个小姑娘:「那可 由不得你,你不打也行,我就直接把你捆起来咯,说不定晚上送到我的军帐里, 还能占点其他便宜。」   「你!」萧若瑜腮帮子鼓得老高。   吕阳正准备继续说点什么,不料眼前银光一闪,他下意识的横刀一挡,「嗙」 的一声已经见到萧若瑜立身在自己面前了。   「好快的剑!」吕阳暗暗叫苦,没想到这妮子步战竟然强悍如斯。   「那就打吧!」萧若瑜俏皮的一笑,对自己的偷袭很满意。   吕阳狼狈的抵挡着萧若瑜那看都看不清的剑影,手中的重刀完全施展不开, 就在他决定放下面子向属下求救的时候,一道红色的身影迅猛的撞向了萧若瑜。   汗游!   狂化的汗游红着眼睛,偷袭得手,一拳狠狠的砸在萧若瑜的背上,将她打得 横飞出去。   萧若瑜气鼓鼓的爬起来,也不指责再次的偷袭,只是发泄似的又冲进了一群 「无辜」的围观赤旅中。   好不容易压制住了内劲的翻涌,背上的疼痛让萧若瑜龇牙咧嘴,接连杀了十 几个赤旅后体力上有些吃不消了。   因为那种狂化药液只剩下了几滴,汗游在卑鄙的一击后失去了力气,被抬到 了一旁休息,吕阳在指责的瞪了他一眼后,又一次指挥赤旅们让开,不由分说的 和萧若瑜打杀在一起。   这一次,他明显感觉到萧若瑜的攻势弱了许多,于是大胆的贴近了身去,让 那长剑施展不开。   萧若瑜骂道一声「无赖」,抽身后仰,却怎么也甩不开这体力充沛狗皮膏药。   已经近身,吕阳灵机一动,干脆丢开了长刀,五指成爪,一套擒拿手便施展 了出来。   「试试我的手上功夫!」   看着几乎要贴到身上来的吕阳,萧若瑜脸上闪过一丝羞怒之色,长剑回转便 要攻伐其背。但吕阳手中没有累赘,更是快她一步,一手挡住萧若瑜持剑之手的 手腕,一手沿着她的肩膀,向下破甲而去。   轻而薄的内甲被吕阳粗糙而有力的手指崩开,顺带着撕下一大块布来,萧若 瑜的裸露出来的香肩上留下五条红痕。   指掌已经放到萧若瑜胸脯上的吕阳故意用力的一捏,调笑道:「哟,这里发 育得不错嘛。」   萧若瑜身法变幻,红着脸推剑而行,另一只手也展成掌势,携带着内劲往吕 阳身上砸去。   吕阳一进一退,又是抓住一个空挡,一拳打在萧若瑜的肩膀上,逼得她丢掉 了长剑,捂着性感的香肩不断后退。这一拳他丝毫没有收力,若是个寻常女子, 只怕直接就伤筋断骨了。   萧若瑜受了委屈,那里肯罢休,像个小泼妇一般主动又杀了回去。   吕阳轻松的笑着,从容的应付着快要力竭的萧若瑜,寻到不少机会将她本有 细小刀口的衣服撕了开来。内甲变得支离破碎,萧若瑜大片雪腻的肌肤暴露出来, 断断续续的露出里面粉色的渎衣,煞是诱人。   「看来这场切磋,很有些彩头呢。」   听着吕阳的调侃,萧若瑜肺都要气炸了,并非是自己技不如人,而是连战到 现在,她确实已经累得不行了。   吕阳打量了一会儿,嘴角的笑意越发明显,军中不允许带女人,从一个男人 的角度来讲,他也憋了太久了,眼前这个尤物,让做事沉稳的他也颇为心动啊。   把吕阳的的笑容划分为淫笑的范畴,萧若瑜突然吓得一个哆嗦,这一幕似曾 相识,貌似……唐炽和矿洞那个神秘人……都是打败了自己之后再强迫自己做那 种事情的,而眼前这个是敌人,或许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想着想着萧若瑜战意全无,吕阳也有些郁闷的看着对面莫名其妙红了眼眶的 小姑娘,向看着神秘恐怖洞东西一样看自己。   就这么一会儿对峙,突然想到什么的似的,萧若瑜地上一滚,捡起自己的长 剑,当着还没反应归来的一群人就刺进了一个赤旅的胸膛。   她要杀出去,不然脸就丢大了。   吕阳看着那般模样的萧若瑜,暗笑她一定是想歪了,自己貌似看起来不像是 淫乱之徒吧,只是有兴趣而已……不过既然她都认为是了,那便当当那种人也好 啊。   又死了两个赤旅,萧若瑜终于被逼了回来,她喘着粗气,拿剑指着吕阳,做 出一副凶恶的表情。   「你们快逃吧,公主的大军马上就到了,我只是前锋而已。」   吕阳扳着指节,笑了:「小姑娘,撒谎也不会动动脑子啊,我们有斥候呢, 不需要你操心。」   「啊!」   警惕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吕阳,正准备施展截天八剑的萧若瑜突然叫了起来。 一个胆子大些的赤旅从后面一把将她抱住,就要往地上摔。   萧若瑜情急之下长剑绕回,从腋下穿过,瞬间刺透了那个赤旅的胸膛,再伴 随着一个完美的回旋踢,又将带血的长剑抽了出来。这时吕阳把握住时机,欺身 上前,与刚刚转身的萧若瑜贴在了一起,他捏住萧若瑜的手腕用力一扭。   「啊,痛!痛痛痛痛!」   长剑落地,萧若瑜的右手被反扭到背后,她眼角挂着泪珠,撒娇似的叫了起 来。   吕阳心一软,手上力道放轻了一下,没想到萧若瑜的左手突然并指如剑,向 他的脖子刺了过去。葱指上带着罡风,极度危险,吕阳侧过肩膀,再紧紧抱住萧 若瑜影响她出手,才偏了过去。   葱指插进吕阳的肩甲里,洞穿了防御,一丝血迹沿着吕阳的手臂流下。   「好手段!」   吕阳咬着牙,彻底服了这个武艺高强的小丫头了,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的年 纪,竟然可以在指尖凝聚出些许剑气。   「只得不顾手段,快速的制服她了。」吕阳心中念叨,萧若瑜展现出这一手, 已经令贴在萧若瑜身上的他进退不得了。   「啊,淫贼你敢!」   随着「撕啦」的声音,吕阳舞动的大手撕扯开萧若瑜的上衣,甲片落地,丝 布纷飞,转眼间萧若瑜上身便只剩下几缕破烂的布条了,光滑的背脊反射着太阳 的光泽。吕阳大笑三声,抓住最里面的渎衣然后自己往后一跃,退开的一瞬间用 力一扯,孤零零站着的萧若瑜只得羞愤的蹲到地上,护住几乎全裸的上身了。   一对越发饱满的雪乳被萧若瑜挤在怀里,两立粉嫩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听 着众敌人的哄笑声,萧若瑜简直恨不得掘开地面钻下去。   「吕校尉!干了她!」   「干了她!」   「干了她!」   「干了她!」   ……   双乳失去束缚,萧若瑜行动更加不便,她怕怕的看着表示无奈又兴奋的走过 来的吕阳,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反抗了。   「习武之人皮肤居然这么好哇,而且这小脸真是醉人,杀了太可惜了。」吕 阳欣赏着这个已经失去獠牙小豹子,占有的欲望越发的强烈,他蹲到萧若瑜面前, 指尖抬起她的下巴:「小妞,跟了我吧,投靠大离怎么样,保证你不会受苦。」   「呸!」萧若瑜恶狠狠的说道:「外来的侵略者,真是不知廉耻为何物!」   吕阳被气笑了:「哼,看看是谁不知廉耻呢。」   说完,他钳住萧若瑜的双臂,硬将她拉了起来。完美无瑕的腰线,雪白浑圆 的乳峰,一下子看得大片赤旅呼吸火热。   「你个变态,放开我!」萧若瑜脸上的血红色蔓延到了耳根。   「又说自己,你才是变态好吧!」   吕阳一副受不了的表情,用嘴努了努萧若瑜已经硬了的乳头,提起她转圈展 示。   萧若瑜那里受得了这气,离国的开国大典上都没这么侮辱自己,当即玉腿很 扫,又快又狠的踢向吕阳的腰。   「嗯。」   虽避开了战靴上的尖锐,但极大的力道踢得吕阳一整翻腾,他这才意识到萧 若瑜依旧是拥有战斗力的。放开了萧若瑜被他捏的发麻的双手,吕阳一把抓住那 只再次踢来的长腿。   「嚓!」   吕阳五指沿着小腿盘了上去,直至大腿才用力一抓,劲气碎开布匹,随着他 向下一拉,整条裤腿上的薄甲脱落,露出一大截白嫩结实的美肉。   气愤的萧若瑜换了一只脚踢来,结果同样如此,转眼间她的身上只剩下银色 的轻薄战裙和战靴。   「看呐,那小妞自己送上门去让校尉大人脱裤子呢。」   「嘻嘻,看起来挺清纯,没想到挺性急。」   「美不美要看腿,骚不骚要看腰,这小妮子占其了呀,肯定是个小骚货呢!」   周围的赤旅都故意大声的议论起来。   萧若瑜趁这个机会,双腿一蹬想要缠上吕阳的脖子,吕阳也不闪躲,只是笑 着在萧若瑜的腰上拧了一把。   「呀,混蛋!」直接被痛得没有了动作,萧若瑜差点跌倒。   吕阳一个箭步撞得萧若瑜失了神,然后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她的脖子,将她微 微抬离了地面。望着萧若瑜憋屈的眼神,吕阳解开她的战裙,又一寸一寸的拉下 她的渎裤。   「你……你混蛋……王八蛋……你……呜呜呜……」   呼吸困难的萧若瑜俏脸涨红得厉害,双腿无力的摆动着,气得哭了起来。吕 阳爱怜的将她的柳腰揽住,遏住咽喉的手转到她的后脑勺上,按过她的脸来,伸 出舌头舔干净她的泪水。   滚烫的脸蛋上大舌头扫来扫去,几乎赤裸的萧若瑜哭得更厉害了,吕阳为了 止哭,大嘴直接覆上那张呜咽的红唇,舌头强行闯了进去。   「唔唔!」   萧若瑜瞪大了泪汪汪的眼睛,吕阳的舌头有力的卷走了她的香舌,吸干净她 嘴里的唾液后,又送了一大股口水回来,强迫她咽了下去。   被放肆的品尝着小嘴,萧若瑜眉毛翘起,恢复知觉的小手握成拳头,到这所 剩不多的内劲狠狠砸到了吕阳的小腹上。   「噗!」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吕阳喷出一口气来,连带着嘴里的混合唾液全部喷到萧若 瑜脸上,萧若瑜恶心得伸着舌头,不敢缩回嘴里去。吕阳膝盖猛地一击,回敬在 萧若瑜阴部,她当即「哇」的一声差点跪了下去。   被激起些火气的吕阳再次卷过萧若瑜柔软的舌头,从舌尖开始轻轻啃咬,直 到完全吸进嘴里去。萧若瑜努力的收回小香舌,却引回了吕阳的大舌头,把她的 嘴唇都吸得「渍渍」作响。   吕阳示威的哼哼着,放开萧若瑜颇有劲道的光滑柳腰,转而一把握住了一只 柔软丰满的雪乳,肆意揉搓起来。萧若瑜下意识的又是一拳,却被早有防备的吕 阳轻松接住。   将那只细嫩的手扭到背后,吕阳用嘴唇抿着萧若瑜的舌头慢慢将其吐了出来, 被吸得软弱无力的香舌脱离吕阳嘴唇的一瞬间还挂着屡屡银丝。双唇的激战分开 后,吕阳露出了此刻萧若瑜最不愿看到的笑容。   胯下已经涨大的肉棒将军裤高高顶起,吕阳狠摸了萧若瑜的乳房一把后,腾 出手来将其解放,一根杀气腾腾的凶物展现了出来。   吕阳用眼神示意萧若瑜看看这根东西,萧若瑜却是再一次用武力回应了他, 挡住萧若瑜的肘击之后,吕阳气氛的站到她身后,挽起她一双膝盖,将她的双腿 大大分开,粉嫩的阴唇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看来你只要还有力气,就不会老实啊。」   萧若瑜被吕阳死死的紧箍,吕阳一只手掌已经顺着这个小孩撒尿的姿势覆上 了她的阴部,粗糙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抚摸起两片粉色阴唇。   「唔……啊……你变态……啊……停下来……放我下来……啊……嗯……啊 ……」被强迫地展示着正受抚弄的蜜穴,萧若瑜只觉羞耻到极限。   吕阳游走在一个个赤旅的面前,慢慢的手指已经捏住勃起的阴核,由轻至重 的揉搓起来,中指还不断挑开紧闭的阴唇,不一会便将这可爱的私处抚弄得水光 渍渍。   「看啊,你这小变态湿了。」   「你混蛋!」萧若瑜羞得变了声音,双腿想要合拢而不能。   吕阳一边舔着她的脸蛋儿,一边加快拨弄,待手上沾满汁液后,更是将两根 手指塞入穴中,激烈的抽动起来。大手笼罩住萧若瑜的阴部,手掌快速颤动,两 根手指抽插着娇嫩的肉腔,越来越多的淫液流了出来,周围的赤旅已经可以听到 「啪啪啪」的水声了。   「唔……呜呜……好羞……不要呀……啊……啊……」   萧若瑜不敢再看任何人,实际上身子已经被摸得发起烫来,蜜穴里疯狂抽动 的手指太过激烈,让她快要忍不住了。   「啪啪啪啪啪!」   吕阳不知疲倦的快速抠弄,手掌撞击得整个阴部狼藉一遍,红得充血的蜜唇 在他手指的蹂躏下不住蠕动。两根手指打着圈儿,搅动得敏感嫩肉欢愉的颤抖, 直喷出水花来。   「啊……来了……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   萧若瑜尖叫,小蛮腰都扭动起来,她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被吕挽着双腿, 用手指玩弄到高潮了。   在极力蠕动着的蜜腔里逗留了一会儿,吕阳恋恋不舍的抽出湿漉漉的手指, 一手环住萧若瑜的腰,一手将手指送到她的嘴角,慢慢的沿着嘴唇塞了进去,逗 弄着细滑的小舌头。   「呜呜呜!」   「尝尝,尝尝嘛,你自己的淫水呢,好不好吃?」   「我跟你拼了!」   艰难的将吕阳的手指顶了出去,萧若瑜恼羞成怒,挣脱开他的手臂,修长强 健的玉腿向后横扫,直袭他的脑门。   可惜这含愤一踢却是力道虚浮,被吕阳给毫不费力的接住了,他冷笑一声, 左手抓住了她匀称的大腿用力拉高,右手扶住腰肢,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对准湿 滑不堪的蜜穴大力挺进,直接冲撞到最深处的花心。   萧若瑜扭过头来恨恨的瞪住他,只换来吕阳粗长肉棒的猛烈鞭挞。   在一群眼睛都红了的赤旅面前,只穿着银色军靴的萧若瑜被威武的吕阳拉着 双腿,单凭一腿站立,被干得娇嗔不断。   「还会自己摆姿势呢。」一个赤旅大声赞叹道。   萧若瑜为了忍住不发出娇媚的呻吟,牙都快咬碎了,这些人居然还把自己踢 出一脚攻击吕阳的动作讲作是摆了个姿势。   「你们……嗯啊……都是混蛋……啊……」   这一开口,哼声再也止不住,看着萧若瑜泪眼迷蒙的媚态,吕阳的肉棒又粗 大了一分。   「这么舒服吗,小圣女,我的肉棒,可有唐统军的厉害?」吕阳一边狠狠的 干着,一边笑呵呵接萧若瑜伤疤。   「你……住口!」   萧若瑜被戳到痛处,立马一个劈掌打去,吕阳晃臂一震将其挡住,萧若瑜间 一击未能奏效,借着惊人的腰力,竟是将大半身子转了过来,一双玉手雨点般的 向吕阳袭去。   感受到她指尖时不时的凝出恐怖的剑气,吕阳也不敢大意,干脆将萧若瑜整 个翻了过来,一边堪堪的抵挡和闪避,一边捧住她细滑的香臀,开始了重重的抽 插。   两人交手几十息,萧若瑜一套截天掌半数落在了吕阳的身上,他的皮甲都破 开不少,露出精壮的肌肉和……血痕。   在萧若瑜反弓腰肢,捡起细剑,又以投射之姿刺死两个赤旅之后,吕阳终于 也是动了真火,连续数计重拳砸在萧若瑜的小腹上,直到萧若瑜嘴角溢血,才停 下来。   打斗过程中吕阳的肉棒越发剧烈的抽插终于是厮磨干净了萧若瑜的力气,战 到最后,吕阳身上淤青不少,萧若瑜也是只剩移动手臂的力气,一下下的捶在吕 阳肩头,看在众人眼里,倒更像是萧若瑜主动扶着他的肩膀卖力迎合着抽插。   「呸!」吐掉口中的血水,吕阳爽朗的大喝:「痛快!这一炮,干得痛快啊!」   说完,他搂住萧若瑜的身体,一口含住乳尖上的可爱蓓蕾吮吸起来,弹力十 足的嫩乳被他的脸庞压扁,那种舒服的触感让他不知不觉间越发忘情的舔咬。借 着萧若瑜自身的重量,吕阳狂干着怀里的小尤物,一步一步的向着人群中走去, 交合声清晰可闻,淫靡不堪。   到最后,不少赤旅已经伸出手来,摸索着萧若瑜的身体了,吕阳喘着气一下 下的全力贯穿着萧若瑜的子宫,说着:「做我的女人,高潮吧!」   萧若瑜眼神倔强,水汪汪的眼眸死死的瞪着吕阳:「不要!我偏不!不… …不……唔……唔……」   「你,里面已经开始抽搐了!」吕阳低喝,他已经忍不住快要射精了。   「是你……唔……忍不住了……嗯……哦……我不……会比你先的!」   萧若瑜对上吕阳复杂眼神,没有一丝闪躲,即使她嘴角的口水已经流了出来。   几个赤旅围在她的身旁,将她饱满的双峰和结实的臀瓣握在手中肆意揉捏。 淫水一滴一滴顺着臀尖落到地上,萧若瑜有些失神了。   「啊,忍不住了。」   吕阳重重的抽插了几下,肉棒深深干进萧若瑜的花心,大量滚烫的精液在她 子宫里射出,播下旺盛的生命种子。   「哦哦……好烫……啊……呼呼……呼……我没有……哈……」   萧若瑜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这次赌气,她赌赢了。   拔出肉棒后,吕阳有些生气的将萧若瑜推进人群中,头也不回的说道:「给 我好好教训她,别玩死了。」   被疯狂的赤旅淹没,萧若瑜觉得很疲惫,身体里压抑的火热终于要失去枷锁 了,剩下的事情,她没有力量在抗争什么。   「贱人,杀了我们这么多兄弟,要干到你怀孕才行!」   一个赤旅士兵嘶吼着,将脏兮兮的肉棒插进了萧若瑜的身体里。   「啊……唔唔唔……嗯啊啊……啊哦……」   狠狠的肏弄让萧若瑜瞬间攀上了忍耐良久的高潮,抽搐个不停的喷出淫水来。 可愤怒的人群不会担心她受不受得了,一根根压抑已久的军棍往她各个洞口里塞 去,连还挂着鲜血的嘴角都混合上了精液,最外围只能听见娇嫩小美人「唔唔」 的呜咽声。   小山谷里,上百人摩拳擦掌,疯狂如斯。   没有人看见恢复气力的汗游……鬼鬼祟祟的扛着昏迷的铁沁儿跑进了树林。

上一篇: 【银耀-捭阖录】(第三章-相似之辱)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