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場(30)摘花 作者:布倫

 
三十、摘花   酒是色之媒,兩個三分清醒七分醉的人嘴一對上,很快忘記了身份、忘記了 地點,也忘記了旁邊床上的沈紅英,忘情地擁吻著,慢慢倒在床上。   隨著身體的滾動,阻礙兩人進一步肌膚相親的衣服漸漸離體而去。當兩人肉 帛相見時,劉斌酒醒了三分,但不是因為旁邊有人,而是被眼前的美妙胴體驚醒 。牛麗麗的身材是他所經曆的女人中最好的,纖儂合度,凹凸有致,也許是女警 經常鍛煉的緣故,肌膚光潔緊實,兩只挺拔的乳房極富彈性,像新剝的竹筍昂然 挺立。此前的小慧身材也不錯,但是屁股沒有她這麼有彈性,胸前的乳房也沒有 她這麼堅挺,皮膚沒有她這麼緊實。   「劉哥,愛我。」牛麗麗以為劉斌起身後會馬上進攻,誰知等了一會未見行 動,睜開迷離雙眼見劉斌如醉如癡地看著自己胴體,嬌羞地催促著。   劉斌如夢初醒,訕訕地笑著抬起對方大張的雙腿,讓桃源仙境凸顯出來,見 芳草稀疏的桃源洞口已水流潺潺,一手扶住長槍在洞口來往滑動幾下,對准洞口 一槍紮入。   「嗯——,劉哥,你的太粗了,慢點。」興奮不已的劉斌准備披荊斬棘、直 搗黃龍,誰知龍槍才進去三分之一,身下的牛麗麗便發出了抗議。   劉斌這才想起自己的龍槍異於常人,方才確實有些魯莽,同時發現,牛麗麗 的陰道十分緊窄,與未經人道的小女孩差不多,如果不是進來時未遇到障礙,會 以為是未曾開墾的處女地,趕忙道歉:「麗麗,對不起。」接著俯下身,摟著嬌 美的胴體,溫情地吻了吻對方,解釋說:「你太美了,美得讓人不能自己。」然 後再將龍槍徐徐推入,直到深入洞底,無法再前進,才停下。   「你的好長,都插到最裏面了。」牛麗麗對劉斌的長度感到意外。   劉斌也感覺到牛麗麗裏面同樣很緊,似乎未被開發過,笑著說:「喜歡這種 深深進入你的感覺嗎?」   牛麗麗羞赧地閉上眼睛,沒有出聲,只是兩手緊緊樓著他臀部。   難受了大半個晚上的小弟弟終於進駐溫柔鄉,劉斌不再著急了,為了讓對方 先適應一下自己的尺寸,沒有抽動深深地停駐在要塞中的小弟弟,一邊輕吻著對 方,一邊品味著裏面的溫熱和緊窄。   「劉哥——」不過片刻,身下的牛麗麗睜開眼睛,嬌媚地看著他。   劉斌知道牛麗麗已經適應,並且有了進一步的需求,開始抽動龍槍。他很快 發現牛麗麗的陰道與馬小蘭有點相似,內外一般緊窄,只是比馬小蘭的深,心中 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興奮。抽動時,陰道內壁的皺褶緊緊貼著陰莖來回摩擦, 既似要將陰莖擠出,又似要將陰莖吸入,那種感覺實在大美妙了,忍不住贊道: 「麗麗,你下面好緊,真的好舒服。」   牛麗麗沒有回答,只是默默地挺動著胯部配合對方抽插。過了不一會,她才 開口說:「劉哥,你可以大力一點了。」   「好,等會你可別怪留個不憐香惜玉。」劉斌一邊加大抽插的力度和幅度, 一邊觀察她的反應。   「就這樣,好舒服。」牛麗麗對劉斌強勁有力的沖刺,沒有表現出任何不適 ,相反挺動臀部配合著,並緊摟著壓在身上的虎軀,說:「劉哥,抱緊我。」   劉斌自然不會讓身下的麗人失望,雙肘撐在床上,緊緊摟著對方嬌軀,加大 了沖刺的力度和速度。牛麗麗對這種節奏明快的沖刺似乎很受用,緊摟著劉斌, 高舉雙腿,縱體迎送。   「劉哥……用力……使勁……」不過數分鐘,開始嬌喘連連的牛麗麗又有了 進一步的需求。   劉斌沒想到牛麗麗的適應力這麼強,聞言施展神威,大開大合地征伐起來。 室內頓時又是春語連連,嬌吟不斷,越到後來牛麗麗越加亢奮,斷斷續續叫喊起 來:「……好舒服……啊……是這樣……用力……啊……操到底了……被你操死 了……啊……真舒服……再用力……我要到了……我到了……」   牛麗麗不僅適應力強,耐戰能力也非同尋常,甚至勝過金晶等人。對劉斌狂 風暴雨式的連續征伐,毫不畏懼,即使是高潮過後,仍能挺身迎戰。面對如此強 悍的對手,劉斌越發興奮,借著酒勁,拼命沖刺,頑強攀登,直到登上頂峰才停 止征伐。當他准備將龍槍抽出來時,牛麗麗反摟得更緊,喃喃嚷著:「……給我 ……我要……射給我……」他只有如其所願,將龍槍再次紮入對方體內深處釋放 久抑的激情。   在劉斌暢快釋放的同時,牛麗麗又一次登上新的頂峰,發出「啊!啊!」的 嘶嚎,同時挺起上身,全身不停地痙攣著,兩只有力的玉臂緊摟著劉斌,似欲將 其融入自己身體內。直到身體的顫動停止,緊摟著劉斌的雙臂才逐漸松開,劉斌 准備從她身上下來時,又摟緊了劉斌,並說:「別動。」   極度滿足後的牛麗麗身體變得十分柔軟,趴在上面無比舒服,劉斌也舍不得 離開,既然對方不讓自己下去,自然順水推舟,舒爽地趴在對方溫軟的胴體上。   激情釋放後,酒意和困意便很快上來了,劉斌愜意地趴在牛麗麗身上,不知 不覺睡著了。   劉斌是被牛麗麗叫醒的,開始以為天亮了,仔細一看,原來是房間裏的燈未 關,繼而發現自己仍趴在對方身上,對方正羞澀地看著自己,進而發現自己的龍 槍竟然還有大半截插在對方體內,且又進入了戰鬥狀態。這種情形他第一次遇到 ,感到有些新奇,但是很快明白過來,這是幾方面的原因造成,一是自己的小弟 弟比較長、龜頭比較粗,即使發泄完軟下來也有普通人那麼長,其次是牛麗麗下 面很緊、陰道口小,再其次是以前發泄完便離開了對方身體。他不知在牛麗麗身 上睡了多久,不過從小弟弟又恢複狀態的情形看,至少應該在一小時以上。這麼 久趴在對方身上,雖然雙肘承擔了部分重量,但是他仍覺得有些難為情,說:「 麗麗,不好意思,趴在你身上還舒服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並准備從對方身 上下來。   「劉哥——」牛麗麗嬌喚一聲,止住了他的行動。   劉斌見牛麗麗臉上春意盎然,雙眸煙籠霧繞,知道對方用意,忍不住含笑說 :「麗麗,還想要?」   牛麗麗只是羞澀地笑了一下,便閉上了眼睛。劉斌明白對方意思,親吻著對 方嬌豔的粉臉,再次舞動龍槍,開始沖殺。牛麗麗熱情地回應著,一邊對吻,一 邊挺動身子迎接他的沖刺,同時口鼻間發出舒爽「啊」「喔」聲。   也許是酒勁開始消退,牛麗麗沒有了先前的狂野,直到進入狀態才開始淫言 穢語。劉斌開始只知道與身下的美人親熱,沒有注意其他,直到牛麗麗松開自己 嘴唇開始叫喊,才有時間來環視周邊。不看還好,這一看,在牛麗麗體內縱橫馳 聘的小弟弟差點軟了下來。隔壁床上睡著一個人,仔細一看正是沈紅英。   劉斌很快記起來了,昨晚沈紅英喝醉了,是自己與服務員攙扶上來的,好在 此刻還未醒來。   「劉哥,快,給我。」已經入狀態的牛麗麗根本沒有注意周邊情況,見劉斌 停了下來,忍不住出言催促。   「麗麗,沈姐在旁邊。」劉斌見牛麗麗那饑渴的樣子,一邊抽動一邊輕聲說 。   「不管了,用力,我要來了。」即將達到高潮的牛麗麗根本不管這些了,摟 著劉斌後背,使勁挺動臀部,督促他繼續耕耘。   劉斌見牛麗麗不在乎,也顧不了這麼多了,加之酒勁尚未完全過去,又很快 興奮起來,開始猛烈地攻擊,槍槍到底,又快又猛。即將達到頂峰的牛麗麗似乎 真的不管沈紅英在旁邊,大聲叫喊起來:「……用力……再用力……啊……是這 樣……啊……好舒服……啊……操死我……操到心窩裏了……」   也許是有沈紅英在旁邊,劉斌感覺格外刺激,臀部猶如大馬力的高速打樁機 ,大起大落地快速起伏著,使得身下的牛麗麗叫喊聲更高亢,直到登上頂峰發出 「啊——」的一聲滿足的呐喊,才停止叫喚。   劉斌一邊沖刺一邊留意旁邊沈紅英的反應,見沈紅英動了一下,不但不緊張 ,反而更加亢奮,當牛麗麗達到高潮時,沒有像以前一樣停下來,享受對方達到 高潮後的緊縮,依舊不停地沖刺著。   在劉斌連續凶狠的攻擊下,尚在雲端飄蕩的牛麗麗很快又進入狀態,開始發 出淫言穢語:「劉哥……你太厲害了……啊……我會被你搞死去……啊……這輩 子……我……啊……我就做你的女人……只要你操我……啊……」第二次高潮比 第一來得快,不過幾分鐘,牛麗麗便又達到高潮。   劉斌這次時間比前次長,直到將牛麗麗第四次送上高潮,才開始在她體內釋 放自己的激情。   數次登上極樂頂峰的牛麗麗平靜下來後,全身癱軟如泥,沒有再要求劉斌趴 在自己身上了。她靜靜地側躺在劉斌臂彎裏,無限滿足地說:「劉哥,沒有想與 你在一起會這麼舒服。」   「你以前難道沒有這麼舒服過?」劉斌對此有些好奇。   「沒有。」牛麗麗認真地說。   「你有過幾個男朋友?」   「三個。」   「怎麼都分手了?」   「第一個死了,後來這兩個,第一個雖然很優秀,但是我怎麼也喜歡不起來 。第二個說我是木頭,沒有情趣,所以也分手了。」牛麗麗坦然地說。   「你是木頭?有沒搞錯,依我看,你不但不是木頭,而且是瘋子,是個興奮 起來什麼也不顧的瘋子。」   「劉哥,不怕你笑話,我以前還真沒有這樣過,即使是與第一個男朋友在一 起,也沒有這樣激動興奮過。」   「哦?」牛麗麗的解釋劉斌仍有些疑惑,但是沒有追問,而是好奇地說:「 那個說你是木頭的男朋友,是因為你不主動、不熱情?還是——」   「他那裏很難起來,起來了也不是很硬,曾經要求我用嘴親,我沒答應。」   「相互親一親可以提高情趣哦。」   「我沒興趣。」   「那你有沒有願意幫劉哥親?」   「我下次幫你親,現在我沒力氣了。」   「你真的願意幫我親?」   「嗯。」   「你有沒有給第一個男朋友親過?」   「只親過幾次,他每次都很興奮,不要親就起來了,不需要我親。」   「你剛才說以前沒這麼舒服過,是不是他時間不長?」   「時間沒你這麼久。」牛麗麗頓了頓,接著說:「他那裏也沒你這麼粗,沒 你這麼長。」   「你喜歡粗長的?」   「只喜歡我感興趣的。」牛麗麗的回答出乎劉斌意外,不等他插話,接著又 說:「不過,你讓我感覺特別充實,他們都沒有你進入得這麼深,你進到最裏面 最裏面了,我整個都被你占據了,也許是這樣,感覺特別興奮。」   劉斌點了點頭,心想:看來大多數女人都喜歡充實的感覺。過了片刻,他說 :「麗麗,最後這個男朋友是什麼時候分手的?」   「兩年前,快三年了。」   「兩三年了你怎麼一直不找?」   「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反正後來我對男人沒有了興趣。直到那天看到你,心 裏才又開始有感覺。」   「方才你這麼狂放,是不是憋得太久了?」劉斌終於把自己中心的疑惑拋了 出來。   「不是。我說了,我只對有感覺的人有興趣,平時很少想這方面的事。曾經 也有不少男人追我,但是我對他們沒感覺,別說和他們上床,就是和他們一起吃 飯也沒興趣。」   「為什麼會對我有感覺?」   「我也不知道,也許你與我第一個男朋友有些相似。」   「原來你是忘不了第一個男朋友,把我當成他了。」劉斌笑著說。   「不是的,劉哥,真的不是。」牛麗麗似乎怕劉斌誤會,連忙解釋:「我並 不是說你們長的相似,而是你們某些方面有些相似,比如有愛心、有同情心、有 正義感,敢擔當,不做作。你真正讓我動心的是,你看到我們時,不是色迷迷的 。」   「這樣的人很多哦。」   「但是我只對你有感覺,願意與你親近,其他人我沒興趣。」   「麗麗,你應該知道我是裏面出來的人,可以說是犯人,而你卻是警察,嚴 格地說我們是對頭。」   「我知道,倩倩全告訴我了,如果我在乎這些,就不會和你這樣了。」   「你家裏如果知道你和我在一起,肯定會反對。」   「家裏現在不管我的事了。」   「麗麗,有個事我不想欺瞞你,我現在還有其他女人。」劉斌覺得這個事還 是坦誠說出為好,免得以後對方知道了,不知怎麼解釋。他之所以坦誠說出來, 是不想讓牛麗麗感覺自己欺騙她。現在說出來,如果牛麗麗不願再與自己來往, 對雙方都不會有什麼大的傷害,如果以後再讓對方知道,就難免有欺騙之嫌。   「你准備與他結婚嗎?」劉斌原以為牛麗麗會有激烈的反應,誰知牛麗麗神 色不變,淡淡地說。   「沒有。我暫時還沒有結婚的打算。」盡管牛麗麗語音平淡,但是劉斌心裏 還是比較緊張,一邊說一邊關注她的神色。   「那你們現在是什麼關系?」   「可以說是朋友,也可以說是情人。」   「她沒想與你結婚?」   「在一起時就說好了,她只是我的女人,願意與我在一起就在一起,不願意 我不勉強。只要她與我在一起一天,就是我的女人,我就會好好保護她,愛護她 。」   「哦,我知道了。」牛麗麗點了一下頭,接著說:「你還沒有從你妻子離婚 這件事中走出來。」   「哦?」劉斌沒想到牛麗麗也這麼說,難道自己現在沒有結婚的打算,真是 這個原因?他一時無法找到答案,只有好奇地等待對方解釋。   「你曾經很愛你妻子,把她當成手中寶、心頭肉,可你進去不久她就離婚再 嫁了,這件事對你打擊很大,讓你不敢相信感情,對婚姻也有了恐懼。」   「沒有啊。我相信感情,也珍惜感情,凡是對我好的人,我也會對她好。」   「我不是說你不珍惜感情,而是你對男女之間的感情心有餘悸,不會再輕易 去相信一個人,即使有喜歡的人,你也不敢往婚姻方面想。」   「呵呵,那是我現在還沒有養家糊口的能力。」   牛麗麗笑了笑,意味深長地說:「劉哥,你別緊張,我不會因為和你上了床 ,就要求你和我結婚,至少現在不會。你放心,我也不會幹涉你與其他女人來往 ,只是你不要破壞別人家庭,特別是有孩子的家庭,那樣對孩子不好。只要你有 空來陪陪我,我就很滿足。與你在一起,我感覺好開心,好舒服,好幸福,特別 是被你抱在懷裏,我很想一輩子都被你這樣抱著,讓你愛我,親我。」   「麗麗,我沒想到你這樣美麗的警花會青睞我,會與我這樣在一起,說實話 ,此前真的想都不敢想。我心裏真的好感動,應該好好珍惜這份情,但是我現在 不能給你什麼承諾,我只能保證,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我會真心待你,只要你願 意,我也會經常來看你。即使以後你不願再和我見面,你也是我心中重要的女人 。」   「劉哥,謝謝你。今天晚上我真的好開心。」   「麗麗,天還沒亮,你再睡一會,我得先走了,萬一沈姐醒來看到不好。」   「沒關系,她們知道我對你有好感,喜歡你,你現在是我男人,我與我男人 睡在一起有什麼關系。劉哥,你再抱我一會,等我睡了你再走,好嗎?」   劉斌沒想到牛麗麗放開了會如此沒有顧忌,不便在說什麼,只有依言將她摟 在懷中。疲憊不堪的牛麗麗很快滿足地在懷中睡著了,劉斌等了一會,待對方睡 熟後,才輕輕從身下將手抽出來。牛麗麗不在乎被沈紅英看到,他不能不在乎, 如果讓沈紅英起來看到自己和牛麗麗睡在一起,怎麼說也不好,更何況自己目前 還沒有結婚的打算。      「老弟。」當劉斌下床准備穿衣服時,旁邊傳來沈紅英的聲音,抬頭一看, 只見沈紅英紅著臉含笑看著自己,顯然早就醒來了。他不由臉色訕訕,悄悄來到 沈紅英床邊坐下,說:「姐,什麼事?」      「老弟,沒想到你這麼厲害,這麼快就把麗麗搞定了。」沈紅英曖昧底看著 劉斌,接著解釋說:「麗麗平時可是眼高於頂,很多比你優秀的人她都不屑一顧 。」      「那是因為我們都喝了酒,而且都喝多了。」      「酒醉心裏明,你怎麼沒爬到姐床上來?」      「我不敢哦。」劉斌沒想到沈紅英這麼直白,只有訕訕地笑著。      「你知道怕,說明心理還是清楚的嘛。」      「姐,你是不是早醒來了?」劉斌不願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趕緊轉移話題 。      「你們又喊又叫,房子都快被你們抬起來了,能不醒來?」      劉斌聞言臉兒一紅,回想起來,牛麗麗與自己歡愛時確實比較瘋,特別是進 入狀態後,根本不管其他,怎麼開心就怎麼叫喊,不要說是同房的人,就是隔壁 房間睡眠輕的人估計也被吵醒了,看來以後如果再與牛麗麗在一起,一定要找間 隔音效果好的房子才行。      「老弟,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能搞那麼久。」      劉斌聞言便知沈紅英醒來不是一會了,不敢與她多聊,一則怕牛麗麗發現, 其次沈紅英臉上的笑容有些曖昧,怕時間長了自己把握不住,連忙起身,說:「 姐,那我先走了。」      「老弟,你不願陪姐一會?」沈紅英媚眼如絲地看著劉斌。      劉斌一邊穿著衣服,一邊笑著說:「姐,下次有機會,弟一定陪你。」不管 怎麼樣,這個口頭的承諾還是必須的,至於以後還有沒有機會那是以後的事。      沈紅英含笑看著他,沒有再說話,直到他要走出房間時,才說:「弟,你說 的話姐可是記住了哦。」      「弟說話算數。」劉斌連連點頭,說完逃也似的出了房間,直來進入電梯, 那慌亂的心才平靜下來,長籲一口氣。在沒出來之前,他真怕沈紅英要自己留下 來,那樣就不知怎麼辦了,對方幫了自己大忙,不留下來,有點說不過去,但是 留下來,萬一發生不該發生的事,就麻煩了,如果被牛麗麗知道,那更麻煩。      坐上出租車後,他不停地思忖著昨晚之事,越想越覺不可思議。原本想借吃 飯、唱歌的機會與她們拉近關系,誰知最後卻與才見過兩次面的牛麗麗上了床。 平常冷傲的牛麗麗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熱情奔放?更何況有沈紅英在旁邊,難道 真如她自己所說的那樣?看來有機會得找譚倩好好了解一下。      回到家,劉斌一看手機,還不到六點,自己身上的酒勁尚未消退,加上晚上 又與牛麗麗大戰了兩場,不但困而且還有些累,不如再睡一會。他推開臥室門, 打開燈一看,發現床上躺著兩人,一個是馬小蘭,一個是王芳。   王芳怎麼過來了?她們睡在一起?難道真的准備同時伺候我?這些問題很快 出現在劉斌腦海裏,但只是一閃便過去了。此刻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沒有功夫 去想,看兩人睡得正香,熄燈退了出來。此前已連續發泄兩次,此刻他對臥室裏 兩個可以任自己采摘的嬌嫩的小美女完全沒有了欲念。                     未完•待續

上一篇: 《魔神再临》(序) 下一篇:【情欲场】(19)作者:bulun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