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場 八、新家

 
八、新家 「哦——」劉斌還真記不起有這回事了,尷尬地笑了笑,問:「她不是不能喝嗎?」因為剛開始溫莉喝了兩小杯,便臉色泛紅,後來一直推說不能喝了。「那你是被她的假象迷惑了,她只是紅臉而已,喝半斤應該沒問題,後來陪你喝了兩大杯,走的時候很清醒。」 看來金晶被領導賞識,當上招待所所長,不單是因為漂亮,還是有其特長,能喝酒不說,而且還注意觀察酒桌上的情況,知道客人喝的怎麼樣,讓劉斌不得不另眼相看。他笑了笑,試探說:「後來的事我根本不記得了,希望沒有什麼出格的言行。」 「你酒品、酒德都比較好,喝得最多也會胡來。」 「呵呵,反正昨晚是怎麼到這個房間來的,一點也沒印象了。」 「是陳局長他們扶你進來的,那時你有點東倒西歪了,還說自己能走,沒問題,不用扶,誰知一到床上便呼呼大睡起來。對了,你肚子餓不?我給他們准備了夜宵。」 「肚子倒是不餓,就是有點口幹。」 「那我再去給你泡杯蜂蜜水來。」 劉斌上完廁所出來,金晶端著一大杯蜂蜜水走了進來,說:「可能還有點燙,等會再喝。」 「謝謝。」劉斌接著杯子,放在床頭櫃上,接著說:「每次喝酒都被他們搞醉了,下次我也得找一、兩個像你這樣酒量大的美女幫手才行。」 「我有個表妹,酒量不錯,下次我讓她過來?」 「呵呵,下次再說吧。」 「我表妹可是比我漂亮,只是學曆低一點而已。」金晶盯著劉斌,笑著說。開始劉斌還沒有在意,聽到後面這句「學曆比較低」覺得有些詫異,學曆高低與喝酒有關系嗎?再看金晶表情,很快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連忙說:「行,下次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一定提前通知你。」說完搖搖頭,接著說:「頭還是暈的,我得再睡一會。」 「好。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 金晶走後,劉斌並沒有馬上入睡,睡了四五個小時後,酒醒了不少,人也不怎麼困了。他躺在床上,回憶著酒桌上的情形。前面的情況他都還記得,楊玉興今晚顯然不是單純地請他吃飯,而是在為自己以後進入交通系統做鋪墊,因為新來的幾個人除了財政局的溫莉,其他都是交通部門的實權人物,楊玉興和周曉華在酒桌上都含蓄地說了此事,顯然周曉華此前已將自己想搞工程的想法告訴了楊玉興,溫莉雖然只是財政局的一個副科長,但是後面是負責財政的副市長,很多沒有關系的人不敢接市政方面的工程,就是擔心錢難到手,與她處理好關系,就不愁錢不能到手了。 想到這裏,他笑了笑,他們都在想方設法幫自己,看來自己得好好幹一場才行,否則,對不住他們。至於金晶出席,他認為有兩方面的原因,楊玉興是她的頂頭上司,叫她來陪酒不敢不來,畢竟酒桌上還有溫莉這個女同胞,其次可能是想把表妹介紹給自己。但是後面這個原因他不敢肯定,因為酒桌上沒有透露半句,剛才以睡覺之名將對方支走,就是怕弄出笑話。再說自己現在還沒有結婚的念頭,就算對方有這個意思,也不宜招惹,至於女人,自己已經預定一個,而且感覺還不錯。 第二天,劉斌起床後,發現隔壁打牌的人都走了。吃過早餐,他想打電話告辭,想了想又打住了。除了昨晚早走的劉為民和溫莉等人,其他人應該還在睡夢中,不如發個信息給他們。昨晚在第一輪敬酒時,他將新來的幾人的電話號碼存了起來。在回省城S市途中,劉斌陸續收到了楊玉興等人的電話,楊玉興一再強調,如果以後回市裏,就住市政府招待所,並且已經給金晶打招呼,只要他簽個字就行。敢情他昨天晚上讓金晶來陪酒,還有這層意思。 劉斌到達省城時,快中午了。他以往來省城是坐單位的專車,感覺不用多久,這回擠長途車才發現很費時間,從進市汽車站到出省會汽車站,差不多花了三個小時。主要是長途車不是時刻有,運氣不好要等上個把小時,他今天就等了將近四十分鐘才上車。在車上,他萌生了買車的念頭,以後要到處跑,沒個車還真不方便,但是想到自己身上才二十幾萬,買個普桑就差不多了,又不得不按下這個念頭。 走出車站,他找了一家租賃房屋中介,很快就選中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房子是九十年代初建的,裏面家具齊全,只要買點床上用品就可以入住,房租也不貴,一個月租金只要一千元。辦好租房手術,他才找地方吃飯。吃飯時,他想起下午要去買東西,不由想起了答應做自己女人的馬小蘭,於是撥通了她的電話,想叫她下午陪自己去,因為這方面女人先天比男人強。誰知半天沒有人接聽,他沒加思索又撥通了王芳的電話。電話馬上就通了,接到他的電話,王芳似乎很激動,聽說是要自己陪他去買東西,興奮的一口就答應了。 他來到約好的見面地點,遠遠便見王芳與一個年歲差不多的女孩手牽手站在一起。幾天不見,王芳似乎漂亮些了,少了一些青澀味。見到他後,王芳興奮地拉著同學快步迎上來,甜甜的叫了聲:「劉哥。」沒有任何羞澀,似乎兩人是非常熟悉的朋友。 本來撥通王芳的電話後,他就有些後悔了,因為與王芳的結識,只是一次交易,並沒有約好以後再見,擔心王芳見到自己難為情。此刻王芳的表現,讓他懸著的心落地了,上前大方地握了一下王芳的手,說:「你這麼快就到了?」 「我和同學在逛街。這是我同學周薇。」王芳巧笑嫣然地回答,同時介紹身邊的女孩。周薇個子比王芳稍高,身材比王芳苗條些,但是沒有馬小蘭纖瘦,五官清秀,見到他有些靦腆。 「哦,這麼湊巧。那好,就請兩位美女為我當參謀。」 「劉哥要買些什麼?」 「我租了套房子,要買些床上和生活的用品。」 「哦,這個交給我和小薇就行了。」 旁邊就是商場,兩個女孩對裏面很熟悉,一進商店就徑直往床上用品專櫃走去,劉斌則含笑推著小車跟在後面。走進專櫃,兩個女孩便忙開了,一會看看這個,一會又翻翻那個,一會悄悄私語,一會又與服務員討價還價。兩個女孩忙碌了好一會,最後為他選了兩套床上用品。顏色樣式都很不錯,但是他覺得有點過於年輕化,與自己年齡不符。誰知他剛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便遭到兩個女孩異口同聲的反對,最後只有付款提貨。 與兩個女孩來到生活用品櫃,他身上的電話響了,原來是馬小蘭來電話了。馬小蘭確定是他後,帶著哭聲道歉,並解釋說手機在充電,中午她在餐廳服務,剛才下班才看到電話。他這才想起,馬小蘭是餐廳服務員,中午正是忙的時候,見對方似乎很不安,只有出言安慰,看看時間已經三點多了,沒有必要再叫她趕過來,便沒有說出自己找她的用意,只說到了市裏,順便打個電話告訴她,並交代,如果晚上下班後沒有別的事,就給自己來個電話。 他接電話時,王芳與周薇在生活用品櫃裏轉開了,等他接完電話,王芳才過來問家裏有些什麼東西。他簡單介紹了家裏的情況後,兩個女孩便又忙開了。此刻女孩子的優勢體現了出來,特別是那個叫周薇的女孩,考慮得很細,小至垃圾袋、衛生紙都考慮到了。兩人又忙乎了半個多小時,才將所需的東西選好。 走出商店四點多了,劉斌將所買的物品搬上的士後,准備叫車送兩個女孩回學校,王芳卻說要去他那裏看看,並拉著周薇率先擠上了只有一個空餘座位的後座。他想想,覺得她們去也好,正好可以幫自己搬東西、整理東西,也就沒有反對。 物品雖不是很多,但是比較零散,三人搬了兩趟才搬完。劉斌心中暗道:幸好沒有阻止她們過來,否則自己得多跑好幾趟。東西搬進房間後,王芳像女主人一般,拉著周薇開始整理,他反成了無事可做的人。家務方面周薇似乎比王芳能幹,做起來有條不紊,那個物品擺哪裏,似乎早已想好,而且很合適。 兩人整理好廚房後,王芳興奮地說:「劉哥,你去買點菜回來,等會我們就在家裏做飯吃,怎麼樣?」 「啊!那多麻煩?等會我們去外面吃吧。」 「劉哥,你新搬家,應該在家裏做飯哦。」王芳笑嘻嘻地說。 「新家開火,那是不是要看個日子?」他調侃道。 「這個——」 「算了,你們也辛苦了,等會到外面去吃。你們先想好,看喜歡吃什麼。下次你們過來,我再嘗你們兩個的手藝。」 「那行。」王芳歡快地答應一聲,便拉著周薇去臥室整理床鋪。 劉斌坐在客廳沙發上,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王芳今天的表現,覺得有些看不透這個女孩。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曆,很難想象這個看似天真爛漫的女孩就是幾天前將第一次賣給自己的女孩,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今天見到自己竟然像沒事一樣,彷佛他們是認識多年的朋友,在自己面前沒有一點拘束。她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女孩呢?難道她先天有演戲的天賦?想到演戲,他突然想到了離婚改嫁的妻子,出事前自己沒有發現一點出軌的跡象,莫非是掩飾得太好了?他搖了搖頭,不敢肯定,也沒有再往下想,反正委托人調查了,不用多久就會真相大白。 接著他又想到了幾天前同樣將第一次賣給自己的馬小蘭,不知她今晚見到自己又會是怎麼一個神情?以致兩個女孩整理好床鋪從臥室出來,他仍在想象今晚與馬小蘭見面的情形,未反應過來。 「劉哥在想什麼?」王芳笑著說。 「我在想到哪裏去吃比較合適。對了,你們想好了嗎,想吃什麼?」 「去肯德基吧。」王芳說。 「那個東西沒什麼營養,外國叫那個為垃圾食品,吃了只會發胖。」 「去吃海鮮好不?」王芳伸出舌頭做了一個鬼臉,接著小聲對身邊的周薇說 ,見周薇點頭,才轉頭對他說:「那我們去吃海鮮?」 「行。去那天晚上吃的那個地方怎麼樣?」幾年沒來省城了,劉斌一時能想到的也只有這個地方。 「嗯。」說到那天晚上那個地方,王芳臉上飛上一陣紅暈,似乎想到了那天的事情,羞澀地點了點頭。 「劉老弟——」劉斌剛走進酒樓大廳,便遇上那天一起在這個酒樓吃飯的交警支隊隊長賀華。 「賀大哥,沒想到在這裏碰上你。」劉斌沒想到這麼巧,快步上前握住賀華的手。 「你啥時回來的?怎麼不給哥一個電話?」 「我今天過來的,臨時想起到外面吃飯,便想起賀大哥這裏了。」他想起來那天晚上賀華好像說過,這家海鮮酒樓是他親戚開的。 「這才對。你幾個人?」 「就我們三個。」劉斌指了指跟在身後的兩個女孩。 「那一起吃吧,我那桌正好有兩位女士,還沒開始。」 「不好吧。」 「沒什麼,檢察院的幾個熟人。」 「那好吧。」劉哥知道賀華的性格,不適合肯定不會邀請自己同桌。包廂內已有兩男兩女在座,眾人見賀華出去接個電話,便帶了幾個人進來,紛紛側目注視著。 「這是我的好兄弟——劉斌,剛巧在大廳遇上,就把他叫過來了,這兩個是他的朋友。服務員,趕緊加三套碗筷,再加兩個菜。」賀華給眾人介紹完劉斌,便吩咐待在一旁的包廂服務員。 「這位是市檢察院吳科長……」接著賀華給劉斌一一介紹桌上的人。幾人可能是有事找朱華幫忙,見劉斌是賀華的朋友,紛紛起身熱情地與他握手。吳科長,年近五十,是四人中年歲最大的,看外表比較實在,坐在朱華左手邊。挨著吳科長坐的叫柳湘成,一個三十左右的年輕人,外表比較精幹。賀華右手邊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士,叫洪萍,戴著眼鏡,頗有知性女性的味道,劉斌的加入,她只有將位子讓出來。洪萍旁邊是李嬌,四人中數她最年輕,應該不到三十。 「老吳,看來今天晚上這兩瓶酒你不用提回去了。」待眾人認識落座後,賀華笑著對吳科長說。吳科長聞言「呵呵」一笑,說:「既然提來了,就不應該提回去。」 「老板,還要加什麼菜?」服務員拿著菜譜問賀華。 「老弟,這事就交給你了。」賀華將加菜之事交給了劉斌。 「隨便就行了。對了,小芳,看你和你同學想吃什麼,你負責。」劉斌將加 菜之事交給了一旁的王芳。 王芳看了劉斌一眼,見他不是開玩笑,調皮一笑,便轉頭與周薇一邊看菜譜一邊商議加什麼菜。劉斌這兩天酒喝得比較多,本來只准備吃點飯,誰知又是一頓酒。吳科長酒量不怎麼樣,但與他同來的柳湘成酒量不錯,女士們喝的是紅酒,兩瓶白酒他們四個男人包了,吳科長喝了不到三兩,剩下的基本他們三人平分。 當劉斌走出酒樓時,步履有點不穩了,本想叫兩個女孩先打車走,但是王芳堅持要先送他回家,沒辦法只有與她們一同打車回家。回到出租屋,劉斌往沙發上一躺,發現一同進來的周薇也有些步履不穩了,便掏出一百元,對王芳說:「小芳,小薇好像也喝多了,你們早點打車回去。」 原來吃飯時,檢察院的兩位女士開了兩瓶紅酒,說紅酒可以養顏、美容,硬勸她們兩個不知深淺的女孩喝了兩大杯。紅酒發作較慢,剛開始似乎沒事,漸漸地酒勁就上來了。王芳沒有接錢,說:「你也喝多了,需要人照顧。」 「我今天喝得不多,是我這幾天喝得最少的一次,沒關系,至少現在我還站得穩,再說等會小蘭會過來。」他搖了搖手,示意她們先走。 「小蘭?」王芳聽到小蘭的名字神色一怔,側目看了貼牆站著有些搖搖欲倒的周薇一眼後,又很快恢複正常,說:「那我們等她過來再走。」 「那行。你們不要站著,你扶小薇到沙發上來休息一下。」 「不用扶,我沒醉,只是有點頭暈。」周薇推開過來扶她的王芳,跌跌撞撞走到沙發旁,靠著後背斜躺下,完全沒有了先前的淑女味道。王芳上前將周薇的身子扶正後,說:「你們休息一下,我去燒點水。」 當王芳燒好開水,端著水出來時,發現周薇似乎睡著了,腦袋彎倒在劉斌身上。王芳正准備上前將周薇的身子扶正,劉斌的電話響了。劉斌本有些迷迷糊糊,但是電話一響便醒了。他坐直身子,去拿電話,沒注意靠在自己身上的周薇。身子一離開沙發靠背,周薇便順著沙發靠背往他身後倒下。王芳急忙上前扶住,周薇並未完全睡著,見有人動她,扭動著身子,口裏嘟嚕著:「別動我……讓我躺一下。」王芳只有看著劉斌苦笑。 劉斌拿過電話一看,說聲:「是小蘭打來的。」便接通了電話,原來馬小蘭已下班。他告訴馬小蘭自己喝了酒,不能過去接她,要她打車過來,到了小區附近再打電話,接著又告訴她小區名字和大概位置。通過話後,劉斌清醒了不少,對王芳說:「你扶她到房間去休息一下。」王芳點了點頭,怎奈周薇全身軟弱無力,王芳一個人扶不動,劉斌見狀只有上前幫忙。 兩人好不容易將周薇扶到小房間的床上躺下。劉斌心想幸好今天買了兩套床上用品,要不就不知怎麼辦了。當他走出房間時,王芳將他叫住了。他轉身看著王芳,剛想問有什麼事時,王芳上前抱住他,在他嘴上親了一下,說:「劉哥,我喜歡你。」 「哦?」王芳的表白,出乎劉斌意外,看著她羞紅的臉,說:「你怎麼會喜歡我?」 「我不知道,這些天我總是想起你。」 「那你沒給我發信息?」 「我怕打擾你。」 盡管今天沒有准備與王芳有任何關系,但軟玉溫香抱滿懷,他的心不由悸動起來,下面的小弟弟也有了反應,開始抬頭。他怕被對方發覺,拍了拍對方後背,說:「好。我們去客廳裏說話。」來到客廳坐下,劉斌說:「周薇知道你與我的關系嗎?」他正想了解一下眼前這個小女孩。 「不知道。你給我打電話後,我告訴她,你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 「你讓她喝醉,是想單獨和我說話?」劉斌突然想起,酒桌上王芳似乎也在勸不太願意喝的周薇喝酒。盡管兩人喝得差不多,但是很明顯王芳酒量要比周薇大。 「嗯。」自己的小聰明被劉斌看出來,王芳有些難為情,紅著臉垂下頭。 「你們關系很好?」 「我們一個寢室,又是一個縣的。」劉斌點了點頭,想到馬小蘭很快就會過來,覺得王芳心中的這份喜歡還是讓她打消為好,免得到時尷尬,說:「小芳,你喜歡我,我很高興,我也喜歡你。但是,我要提醒你,你現在喜歡我,可能是因為你家裏以前管得嚴,接觸的男人不多,而我又是第一個進入你身體的男人,在你心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時難以忘懷,這個可以理解,以後你認識的男孩子多了,就會對我沒感覺了,慢慢也就會把我忘了。」 「我不會的,劉哥。」王芳漲紅著臉插言說。 劉斌笑了笑,說:「現在說這話為時過早。你現在對我的這種喜歡是盲目的,如果再過一兩年,你接觸不少優秀的男孩子後,你還喜歡我,那才是真正的喜歡我。」 「我——」王芳紅著臉看著他,欲言又止,似乎不知怎麼說。 「你現在願意和我交往,我歡迎,不管怎麼說,我是你第一個男人,只要你願意,我們可以做朋友,你如果有什麼困難,能幫的我一定會幫你。」王芳點了點頭,張口剛想說什麼,劉斌的手機又響了,只有打住。劉斌拿起一看,是小馬蘭打來的,說聲「應該是到了」,接通後果然如此,便對笑著對王芳說:「小芳,你幫我去接一下小蘭好嗎?」 「嗯。」王芳點頭起身開門出去了。王芳走後,劉斌苦笑一聲,感覺有些頭痛了。自己今天原本是想見見馬小蘭,畢竟上次說了,要她做自己的女人,現在租了房子,應該叫她來看看,誰知王芳竟然也喜歡自己,而且似乎一下子還改變不了,馬小蘭很快就到,真不知該怎麼處置。兩個都是與自己有關系的女人,第一次都是給了自己,讓哪一個離開都不妥。然而,兩個在一起,稍不注意就會傷及其中一個,馬小蘭善良、孝順,而且年歲還小,幾天前才說過要她做自己的女人,如果今天就讓她受傷,那實在太殘酷了,王芳剛剛表露出喜歡自己,今天又用心地為自己忙前忙後,如果傷及到她,也很殘酷,很可能對她以後造成影響。如何才能避免兩人受傷呢?他尚未理出頭緒,王芳已陪著馬小蘭從門外走了進來。馬小蘭見到他神情激動,想跑上前,看到旁邊的王芳,又刹住了腳步,臉上飛上一片紅霞,叫了聲: 「哥。」嬌羞地垂下頭,站在客廳中。劉斌看了看嬌羞的馬小蘭和有些不自然的王芳,笑了笑,說:「你們都過來坐。」先前大方的王芳此刻也有些忸怩了,倒是馬小蘭聞言姍姍走了過來。劉斌只有起身上前,將兩人拉倒自己身旁坐下,摟著兩人的腰,說:「你們兩個不要不好意思,你們都是我的女人,第一次都給了我。你們兩個,論年紀是小芳大,論與我在一起,是小芳在前,所以小芳是姐姐,做姐姐是不是該帶頭?來,小芳,大方一點,不要那麼羞澀,抬起頭。」 王芳聞言抬起頭來,馬小蘭似乎怕劉斌不高興,羞澀地看了他一眼,緊跟著抬起頭。他在兩人額頭上親了一下,讓兩人一左一右靠在自己身上,問:「你們是不是都喜歡我?」話音剛落,便見兩人紛紛點頭,接著又說:「既然都喜歡我,那就要聽我的話,相互之間不能嫉妒,要像親姐妹一樣,相互關心、相互禮讓、相互體諒,比如我親小芳一下,小蘭不能有想法,我親小蘭一下,小芳不能有意見,畢竟我只有一張嘴,不可能同時親你們兩人,你們能做到嗎?」兩人均乖巧地點著頭。 (未完,待續)

上一篇: 【情欲场】(19)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