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7)启动

 
【情欲场】(7)启动 作者:bulun(布伦) 2015/11/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七、启动 ***********************************   非正文:   朋友们给面子,回复过了二十,给了布伦动力,布伦也不食言,如期将本章 送上。   我们一起努力吧,呵呵……   ***********************************   傍晚时分,刘斌回到老家。进屋见到满头白发的父母,他心中十分酸楚,眼 眶很快被泪水盈满。自己进去前父母头发是青的,没想到短短三年,头发全白了 。父母开始未注意,以为是邻居来串门,直到他颤抖地叫声「爸、妈」,两老才 反应过来。   见到儿子,两老神情激动,特别是他母亲,上前抓住他的手,颤声说:「斌 儿,是你?你出来了?」眼睛一个劲地在他身上上下穿梭。   「妈,我出来了。这些年让你们受罪了。」刘斌发现父母不但头发白了,而 且苍老了不少,特别是原先身体健旺的父亲,短短几年似乎老了十几岁,心酸不 已。   「你回来干嘛,我没你这个儿子。」父亲一旁板着脸斥责着,但是神情明显 言不由衷,不但声音颤抖,而且眼睛湿润。   「老头子,你这是怎么啦,儿子没出来,你天天念叨,现在出来了、回来了 ,你又板着脸,是不是不想他出来?」   刘斌知道父亲的性格,刚正不阿、嘴硬心软,走到父亲跟前双膝跪下,说: 「爸,儿子对不起您老人家,让您受罪了。但是您要相信,你儿子未做让俩老 蒙羞的事?」   「难道是政府冤枉你?」   「斌儿,你起来。老头子,你等儿子说完再说。」   刘斌见父亲用手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依旧起身跪在父亲身前,说:「爸, 妈,你们得先答应我,不能将我说的告诉任何人,我才能告诉你们真实情况。」   「起来说吧。」父亲神色虽然缓和,但是口气依旧生硬。   刘斌起身在父亲身边坐下后,说:「我是替领导背黑锅,而领导又是遭人陷 害……」接着简单地将自己如何获罪入狱的情况向父母做了介绍。   「斌儿,委屈你了。人是应该知恩图报,领导对你好,你报答他很应该,可 你要告诉我们实情哦。」母亲听了心痛地抚着儿子的肩膀,噙着眼泪说。   「告诉你实情?万一你憋不住说出去,那不是把他领导害了?既然别人想整 他领导,肯定会千方百计打听消息。」父亲一听便出言训斥母亲,显然想的比母 亲深远,同时也认同儿子的做法。   「那我说儿子不是这样的人,中间肯定有原因,你怎么不相信。」母亲不服 气地反驳说,这下轮到父亲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母亲用衣角拭了一下眼角的泪 水,说:「斌儿,你回来了就好,我去给你做饭。」   「杀只鸡燉上。」父亲连忙转头嘱咐着,虽然声音依旧很硬,但是充满着浓 浓父爱。   「好嘞。」母亲兴奋承应一声,去弄晚饭了。   「儿子,自古官场就不好混,没有几个忠臣义士有好结果,除非你像张子房 那样有大智慧,或者是遇到李世民这样的明君。原来我要你学技术,你却要混官 场,现在你知道了吧。增广上说得好,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在官 场上混,就得时刻注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弄不好就有人背后 捅刀子……」母亲离开后,父亲感概地说开了。   刘斌知道,父亲对增广贤文十分崇信,从自己懂事起,父亲就经常拿上面的 话来教育自己,当时为了父亲高兴,不懂装懂,点头受教,其实心里根本没当回 事,后来听多了甚至还有些反感,现在听来感觉很多话很有道理,有些甚至可以 说是混社会的金玉良言。因此,尽管有些话听过无数遍了,他依旧认真地听着。 他父亲也许是很多年未和儿子说这些了,一打开话匣子就止不住,直到他母亲过 来叫他们吃饭才打住。   父亲平时爱两盅,因此他回来时特意到市里找了两瓶父亲爱喝的老白干。此 刻,他父亲的脸色完全缓和了,抿了一口酒后,说:「你现在工作没了,下一步 准备怎么办?」   「我想做点小工程。」   「做工程?你又不懂,有人吗?」   「我准备找几个懂行的人。」   「做工程,你必须保证质量,千万不能偷工减料、做那些断子绝孙的事,钱 少赚点没关系,一定要对得起良心,千万不能赚昧心钱。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 只要你事情做好了,就不怕没事做,只要有事做,就不怕没钱赚。」   「爸你放心,这方面我会找放心的人来把关。」   「老头子,你自己说的,食不言、寝不语,不能吃完饭再说。斌儿多吃点, 你看都瘦成这样了。」母亲一边往他碗里夹菜,一边劝说。   「妈,没关系,好久没听爸说了,边吃边聊,不影响的。」   「他说的那些我都背得了。」母亲在一边不悦地说。   「背得了有用?关键要时刻记在心上,别到时候就忘了。」父亲不紧不慢地 回了母亲两句后,不再继续说教。   这顿饭让刘斌再次感觉到了家的温馨。母亲不用说,一个劲地把好吃的往他 碗里夹,先怕他没吃好,表面上不怎么关心他的父亲,吃得很少,多数时候看着 他吃,偶尔会说上一声:「多吃点,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 烧。」虽然语气比较生硬,似是说教,但是话语中透着浓浓的父爱,他只有放开 肚皮拼命吃,整整一只母鸡基本上是他一个人吃完的。   晚饭后,刘斌与父母坐在一起,聊这些年来所发生的事,说着便说到了他的 家庭和孩子,母亲说:「斌儿,小龙快五岁了,你什么时候把他接回来让我们看 看。」显然还不清楚孙儿已经失踪之事。   「他刚出来,你急什么?他现在这样,小高会让他带出来吗?对孩子也不好 ,等他安顿好再说。孩子如果是他的,就跑不了。」他正琢磨着是否要将儿子失 踪之事告诉父母,父亲已在一旁否决了母亲的要求。   刘斌想了想,觉得孩子失踪之事还是等段时期再告诉父母为好,父母难得开 颜高兴一回,此刻提出此事,只会让俩老伤心。   「斌儿,你现在出来了,应该考虑找一个才行。」母亲又转移话题说。   「妈,我想过一两年再说。我刚出来,现在身无分文,谁会跟我?不如等两 年,等我做出点成绩来再找。」   「这样也好。」父亲赞成他的观点,接着说:「以后找,一定要找个能同甘 共苦的,有没有工作没关系,至少家里有田土,还养得起。」话语之间对他原来 媳妇离婚再嫁之事颇有看法。   「爸,我知道。我要找,一定会找个对我不离不弃的,如果找不到,我就不 结婚。」   「最好找个农村的,靠得住些。」母亲一旁说。   这天晚上一家三口聊得很晚,刘斌从父母的话语中,知道了他们这几年的心 酸,难怪父母头发都白了,苍老了这么多。自己出事之前,不管是左邻右舍,还 是乡、村的干部,都对父母恭敬有加,自自己出事以后,不少左邻右舍不但对父 母不尊敬了,而且还冷嘲热讽,原来那些经常来走动的乡、村干部,也见不到身 影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充分显露了出来。   这次家庭夜话,让刘斌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干出一番名堂的决心,尽管自己仕 途完了,但是可以在其他地方起来,一定要让父母不再遭受他人冷眼,要昂首挺 胸地站在这些人面前接受他们钦慕的目光。这次夜话,也让刘斌的很多思想又发 生了变化,这个社会权固然受到崇拜,但是钱更能够赢得尊严。香港的李嘉诚就 是范例,他什么官职都没有,但是有钱,所以回到内地,总理都要抽空接见,不 管到哪个省,书记、省长都亲自接待。   第二天早晨刘斌又是被手机吵醒的,拿起手机一看,原来八点半了。电话是 李杰打来的,问他今天是否有时间,如果有他战友今天就到市里来。他想了一下 ,觉得已回家看过父母,没有别的事了,继续呆在家里反而不妥,如果乡邻们问 起来,自己不知道如何解说,说自己被诬陷又拿不出证据,不如等水落石出那一 天,再与那些关心自己的人见面,于是与李杰约好下午与他战友见面。   当他离开家时,父亲拿出一个存折给他,说:「这里面有点钱,拿去吧。」   「爸,钱的事我会想办法,这个钱我不能拿。」   「我与你娘身体还好,每天只要动一动,吃穿不成问题,你现在身无分文, 没钱怎么做事?拿去,密码是你的生日。」   刘斌知道父亲的性格,只有含泪接过父亲手中的存折。   回程途中,他打开存折一看,上面竟有八万元之多,最早的日期是四年前, 那时已积累三万多,之后不定期地存入,有时一千有时五百,直到自己出来之前 的一个月,显然这是父母吃俭用积攒下来的,眼睛不由一阵湿润。他记得父亲曾 经说过,争取将来老了、动不了了,不要他们负担,只要他们好好工作就行,原 来早就在筹划、准备。父爱如山,这份爱对他来说,压力实在太大了,如果不干 出一番让他们长脸的事,实在无颜面对。   刘斌与李杰约好在一家茶馆见面。李杰与他战友王保国比他早到一会,王保 国中等个子,170CM左右,长得很结实,眼睛清明,目光坚毅,用狱友老张 的话说,是可以信赖的人。   刘斌待李杰简单介绍后,也不客套,开门见山地说:「我的情况,小杰应该 说了,你的情况小杰也给我简单介绍了。我们命运可以说差不多,你在里面呆了 几年,我也在里面呆了几年,你现在没工作,我也没工作。下一步我想做点事, 需要帮手,但是现在我还没起步,可以说一穷二白,以后能不能做起来,也不好 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跟我干?」   「刘哥,我愿意。杰子和我说过你的事,你叫我干什么都行。」   「那行。现在还未起步,一个月工资暂时给你四千。」   「刘哥,工资的事以后再说,你现在还没起步,需要钱。」   「这个不行。再怎么样,皇帝不差饿兵。你跟我做事,不可能再去问父母要 钱吃饭。」   「那刘哥也不用给这么多,杰子现在一个月工资才一千多,你一个月给我一 千就行了。」   「杰子他们工资虽然不高,但是有保障,而且福利好,就是打电话都有补助, 性质不同。」   「那刘哥一个月给我一千五吧。」   「一个月四千不多,你要租房、吃饭,还有一些少不了的小应酬,我这里不 像杰子他们,什么都可以报销。这里一万块钱,算是我提前给你两个半月的工资 。」说着刘斌从身上拿出一整遝钱交给王保国。进城后,特意去银行查了一下王 建峰给他的银行卡,卡里有二十万元,便取了一万五。父亲的那张存折,不到万 不得已,他不敢动用,那是父母的养老钱。   李杰见王保国犹豫着不敢接,一旁说:「保国,刘哥是个直率的人,既然给 你,你就收下。以后跟着刘哥用心干就行了。」   王保国神情激动地接过刘斌手中的钱,说:「好,谢谢刘哥。」   「你收下了,说明你愿意跟我干。从今天开始,你也算是我的人了。最近我 要筹划下一步如何开张的事,没有时间,有个事你帮我去落实。」   「刘哥,请吩咐。」   「你帮我去查探几件事。就是天马公司的张明是何时与我前妻认识的?之前 ,也就是我出事之前,有些什么交集?我出事后,他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后来 我儿子又是如何丢失的?」   「刘哥,你——」李杰似乎不明白刘斌查这些的目的,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想说事情过去这么久了,还查它干什么?杰子,有些事我必须查清楚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她为什么会这么快离婚改嫁,这个原因不查清楚,心里 永远有个疙瘩,其次是为什么小孩会丢失。」   「刘哥,当年我听说是你为了不给她和孩子带来影响,主动提出离婚的?」   「我主动提出离婚的?」刘斌冷冷地笑了笑,说:「好高明的说辞。」   「难道不是?」李杰疑惑地看着刘斌。   「我没那么高尚、伟大。我又不是进去一辈子,不过三五年。离不离婚,对 小孩影响都一样,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人进去了。对她则不同,离了婚,再找男 人,就名正言顺,没有人能干涉,不离婚,如果与其他男人来往,就难免不会被 别人说闲话,如果不出轨,就要守三五年的活寡。」   「那她这么说,是什么用意?」   「什么用意?难道你以为她是为了让我有个胸襟宽阔的好名声?她这么说 无非是掩盖抛弃我的事实,堵住他人之口,从而间接坐实我是个见财起意的贪婪 罪犯,因为愧对妻子、孩子,所以主动提出离婚。他是我妻子,我做过什么,她 比旁人更清楚。」   「刘哥,你这么一分析,好像是这么回事。」   「所以我要查清楚原委。」   「刘哥,这些事现在查起来可能比较困难,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当年我们 也打听过,但是没打听到什么。」   「是的,一时半刻可能查不出什么来,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不管什么 事,只要当事人还在,就不可能铁板一块,无非是多花些功夫而已。当年你们查 ,肯定查不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你们与我的关系,对你们有防备,如果有什么 见不得人的勾当,防备更严。保国不同,他以前与我没有任何交集,也不是一个 地方的人,他们不会想到他会与我有关系,而且又过了这么多年,即使有防备也 松懈了,他去查比我们方便,不会有人怀疑,只要不让他们知道保国是你战友、 在为我做事就行。」   「刘哥,你放心,我会注意的。」王保国一旁承诺说。   「刘哥,你以前难道没发现一点端倪?如果嫂——不,应该是高行长,她与 张明如果不是很熟悉,应该不可能这么快就结婚。」   「那时没怀疑,也就没留意。那时我是办公室主任,应酬多,回去通常比较 晚,多数时候她都在家,偶尔一两次回来晚点,也是行里有事。」   「可能工作中有接触,慢慢就熟悉了。」   「不能排除,银行系统与社会各界都有交集。保国,要查清楚的是,他们有 实质性的关系是什么时候,是我进去之前还是之后,最好能弄到证据。」   「刘哥,你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保国,这个事你最适合。你外表给人感觉比较憨厚,一般人不会认为你有 什么心机,加之以前与刘哥没有任何接触,你去和与他们关系紧密的人接触,不 会对你有防备。」李杰赞成让王保国来调查这件事。   「这是我前妻以前的照片,现在有没有变化不清楚,这些你可以问问杰子, 张明的情况杰子比我更清楚。」刘斌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前妻的单人照 ,上面是一个年轻有气质的漂亮女人。   「高行长后来我也见得不多,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神色似乎没以前好了 。张明倒是经常见到,他是个爱玩的花花公子,凡是好玩的场合,一般都能见到 他的身影。哪天我找一张他的照片给你,如果有机会,我叫你当面认一下。对了 ,最好是能想办法打入他那个圈子,这样就不难获得想要的东西。」   「杰子这个建议不错。如果能打入他那个圈子,取得他的信任,就不难查清 楚这些事。」   「刘哥,你放心,我会见机行事。」   「那这个事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需要打电话给我。你在市里没有住的地方吧 ?杰子,你帮保国找个房子,房租我负责。」   「没问题。」李杰应了一声,接着笑着对王保国说:「保国,你的福利不比 我差了,如果早知道待遇这么好,我就不会把这机会让给你了。」   「你这小子,你老婆会让你跟我这个犯罪分子干?」   「刘哥,你还别说,我老婆对你挺佩服的。说现在难得有刘哥这样重情义、 敢担当的人了。如果我跟你干,她绝对会赞成。」   「她怎么知道我的事?还不是你小子在家里乱说。」   「你的事,刚开始确实有很多人不清楚内幕,后来大家才慢慢明白过来,现 在不但我们建委的人都知道了,就是市里其他机关,甚至包括市里的领导也基本 知道了。有的领导还羨慕秘书长能遇到你这样的好部下。」   「人嘛,不说知恩图报,但是至少要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刘哥,你是我们的榜样,保国能跟着刘哥干,也是他的福分。」   「好了,别说这些好听的。你看,晚上周主任他们有没有时间,我晚上请他 们吃个饭。有些事想与他们聊聊。」   「对了,周主任说了,杨主任他们今晚请刘哥你,就在市政府的招待所,要 我到时陪你过去。」   「也行,下次他们到省城,我再请。」   晚上的宴席设在市政府招待所的一个大包厢里,上次在省城给刘斌接风的人 除了王剑锋和楚材,其余都来了,另外还多了几个人,其中还有两位美女,一个 是财政局预算科的温科长,看外表三十不到,清秀动人,一个是市政府招待所的 金所长,年岁比温科长大,其余三人都是交通系统的,一个是交通局的陈副局长 ,一个交通局工程管理科江科长,一个是公路局的牛副局长。   交通局副局长陈彪刘斌以前见过,那时还不是局长,交往不多,不是很熟悉 ,其他几位他不熟悉,但是杨玉兴把他们叫来,肯定有其原因,自然一个个热情 地上前握手。财政局温科长给刘斌的印象特别深,一是皮肤特别白,其次是手很 柔软,但是外表,金所长要胜过温科长,金所长华贵大方,风韵惑人,算得上是 难得一见成熟美女。   桌上众人都没把刘斌当刚从监狱里出来的犯人,而是当朋友,言谈甚是欢悦 ,基本是以他为中心。金所长为人豪爽、酒量大,单独与他干了三大杯,倒是温 科长,酒量不怎么样,只与他喝了一杯,从言谈之间得知她父亲是市里管财政的 副市长。交通局陈局长的酒量与温科长差不多,倒是他带来那位江科长酒量很好 ,他的酒基本是这位江科长代喝的,公路局牛局长酒量不亚于金所长,也与他喝 了三大杯。   这天晚上他又喝多了,只是醒来时,不像上次那样身边有美女,只有他孤零 零一人睡在招待所的床上。不过,当他打开灯准备起床找水喝时,发现床头柜上 有一杯蜂蜜水。看来市政府招待所的服务还是不错的。   当他喝完蜂蜜水,准备起床上厕所时,房间门推开了,成熟妩媚的女所长金 晶走了进来,说:「刘哥,酒醒了?」   「几点了,你还没睡?」   「快两点了,他们几个在隔壁打牌。」   「明天不用上班?」   「呵呵,看来刘哥你是好久没上班了,明天是星期天,不倒四五点他们是不 得散场的。」   「你没上场?」   「我给他们搞服务。」   「都是那些人在玩?」   「杨主任,周主任、陈局长、牛局长。」   「城管局的刘局长走了?」   「他也喝多了,送回家了。」   「看来老杨的酒量比以前大多了。」   「呵呵,应该不如你。」   「也对,他手上有你这样的女将,我想不输都不行。」   「你可不是我灌注的哦。」   「不是你还有谁?你和我连喝了三大杯。」   「你还记得?」   「前面的记得,后面的不记得了。」   「你后面又与温科长喝了,不记得了?」   「哦?后面又与哪些人喝了,我还真不记得了。」   「你是被温莉搞醉的。后来你和又她喝了两杯,最后一杯还是交杯酒。」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情欲場 八、新家 下一篇:【情欲场】(18)作者:bulun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