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6)惊闻

 
【情欲场】(6)惊闻 作者:bulun(布伦) 2015/11/08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非正文:   不是本人在乎点击与回覆,但是点击与回覆代表朋友们的喜好。作品如果没 有人点击或者回覆,那么作者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动力,毕竟这是没有 任何报酬的劳动。   故此下一章节只有回覆过十,或者点击上五千,才能送上。回覆过十,每五 天上传一章,回覆过二十,每四天上传一章,如果回覆过五十,那就每天上传一 章。呵呵…… ***********************************                 六、惊闻   刘斌走出房间,来到客厅,刚准备出去锻炼一下身体,王芳扶着楼梯缓缓走 了下来,看样子身体似乎仍有些不适。他不由想起早晨的这次征伐,觉得确实难 为她了,昨天才开苞,就被自己这样连续鞑伐,若不是体质好,恐怕现在还起不 来。   「来,先坐一会,等小兰下来了,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刘斌见王芳站在厅 中,招手让她过去,待她在身边坐下后,关切地说:「你那里是不是还有些不舒 服?」   王芳红着脸点了点头。   「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王芳依旧是点头。   两人春风数度,理应有说不完的话,但此刻刘斌却不知说什么好,毕竟两人 相互不是很瞭解,而且以后也许是路人,厅中顿时变得静寂、诡异起来。幸好这 时刘斌的手机响了,才打破室内的静寂和尴尬。他接通电话,原来是周晓华问他 起床没,并告诉他,他们已在路上,大约半个小时就可以到。   刘斌又等了一会,见马小兰还没有下来,正准备上去看她是不是起床并洗漱 好了,马小兰就开门走了出来。见到厅中两人后,马小兰脸儿一红,娇羞地垂下 头,顺着楼梯缓缓下行,模样有点像新婚的小媳妇第二天早晨起来见公婆,脸上 既流露出昨夜洞房花烛的幸福和甜蜜,又闪烁着初见公婆时的紧张和忐忑,更明 显的是行动不便,每下一步楼梯,眉头都会轻蹙一下。   王芳起身上前抓住马小兰的手,小声问道:「还好吧?」马小兰瞟了刘斌一 眼,含羞点了点头。   刘斌含笑看着两人,没有吭声。两个本不熟悉的女孩因为同一个男人走到一 起后,竟然关系融洽?他有些不解,难道是因为共同伺候过一个男人?   也许是因为刘斌在旁,两人没有更多的交流,但是手牵手缓缓走了过来。刘 斌见状起身说:「走,我们吃早餐去。说真的,昨晚被他们灌了一肚子酒,没吃 什么东西,肚子还真有点饿了。」   从别墅到吃早餐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刘斌走在前面,两个女孩手牵手走在后 面,缓缓而行,窃窃私语,尽管声音很小,但是用心的刘斌还是隐约听到了她们 的交流。   「小兰,昨晚他要了你几次?」   「一次。」   「难怪他今天早晨又过来要了我一次。」   「啊?我不知到哦!」   「一次你就晕过去了?」   「不是,是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感觉好不?」   「刚开始好痛,下面好像撕开了一样,后来慢慢地就不怎么痛了。」   「我第一次也是这样。刚开始看到他那东西时,我都吓住了,没想到他的比 影碟上那个男的还大。」   「你说他后来又要了你一次?」   「嗯。」   谈到这里,两个女孩再没有继续。走在前边的刘斌只知道两个女孩停止了交 流,却无法看到两人脸上表情的变化。   通过这短暂的交流,两人脸上的神色与先前有了明显的不同,王芳脸上显现 的是甜蜜与自信,从昨天下午到今天早晨,刘哥要了自己三次,每一次都是那么 充满激情、那么强劲有力,似乎要把自己揉碎吃掉,说明他喜欢自己。马小兰的 神情则有些落寞,他只要了自己一次,早晨又去隔壁要了王芳一次,而且昨天又 是先叫王芳留下来,是自己没让他开心?还是他不喜欢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不 知不觉睡着了?心里甚是忐忑,很想找机会问问。   两人虽然依旧手牵手,但是各怀心事,直到进入餐厅也没再进行言语交流。   渡假中心的早餐很丰富,王芳装了满满的一盘,开心地吃着,似乎要补充今 天早晨消耗的体能;相反,马小兰只装了小半盘,神情落寞地慢慢吃着。刘斌有 些奇怪,端着盘子来到马小兰身边,说:「小兰,是不舒服,还是不合口味?」   「不是。」马小兰略显紧张地摇头说,并偷看了一下刘斌的表情。   「你的样子好像不开心哦?」   马小兰又抬头看了刘斌一眼,见对方满脸笑容,才鼓起勇气说:「哥,我以 后还能不能和你联系?」   刘斌不知对方心思,奇怪地看了一眼,说:「早晨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以 后是我的女人,怎么突然又问这个问题?」   「我……我……」   「别多想,多吃点,把身体养结实点,如果太瘦了,哥可不喜欢哦!」刘斌 猜想是刚才她与王芳路上的对话,让她心理产生了变化。   马小兰抬头见刘斌含笑看着自己,连连点头,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三人刚吃过早餐,刘斌的电话便响了,原来是周晓华他们到了。   回到别墅,刘斌便让李杰送两个女孩回市里。临别时,两个女孩竟然有些不 舍,上车前,王芳率先上前抱住刘斌,在脸上亲了一下,说:「刘哥,我会想你 的。」马小兰不甘示弱,王芳一松开,不顾自己行动不便,上前抱住刘斌,在嘴 上亲了一下,才含羞地小声说:「大哥,我等你电话。」说完没有马上放开,又 将脸在刘斌身上贴了一会才松开来。   「老弟,想不到你魅力不减当年。」目送两个女孩子上车离去后,周晓华拍 着刘斌的肩膀笑着说,在转身返回别墅时,又说:「特别是那个高个女孩,离开 时看你的眼神,可以说是情意绵绵。」   「怎么说我也是她们第一个男人。」刘斌打着哈哈笑着说。   两人走进别墅,分别落座后,周晓华说:「老弟,你下一步有何打算?」   「我准备先回老家看看父母。」   「也是,出来了,是该去看看他们。不过,你要做好挨骂的准备,那年我去 看他们两老,被你爸赶了出来,说没有你这个儿子。」   「本来我是他们的骄傲,他们对我也寄予厚望,谁知出了这桩事,让两老颜 面尽失,他们不认我这个儿子,可以理解。」   「你这事,对两老打击确实很大。据说,这两年两老头发全白了。」   「从满怀希望到极端失望,从风光体面到愧见乡人,这个打击对他们来说确 实太大了,更何况我爸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他能挺住没倒下,已经很不错了。」   「是哦!」周晓华感叹一声,接着说:「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时间会 证明一切的。」   「也只有让时间来证明。」   「对了,你回市里是准备买个房子,还是先租房子?」   「我准备在省城租个房子,先安顿下来再说。」   「不准备回市里?」   「市里肯定要回的,我不会因为在里面呆过,就不回市里了。再说,还有你 们这般老哥在,不回去也对不住你们。S市离L市不远,随时可以回去。」刘斌 不愿回市里租房子住,有两个原因,一是在妻子这么快离婚再嫁的原因未查清之 前,不愿见到那些不想见的人,其次是难得回答熟人们的问题,以及不愿看那些 曾经嫉妒自己的人的脸色。   「你如果只是偶尔回去,可以住宾馆,如果经常回去,最好是在市里租个房 子。」周晓华不知道刘斌内心的想法,依旧关心地说。   「如果市里有事做,肯定会租房子。」刘斌笑着说。   「下一步准备做什么你想好没?」   「准备先搞点小工程,等有了一定积累,再搞房地产。」   「搞房地产?」   「我在狱中认识一个朋友,见识比较广阔,他分析此后一、二十年房地产会 很火,只要操作得好,利润会很丰厚。」   「他的分析很有道理。」周晓华点了点头,接着说:「住房商品化提出好几 年了,现在福利房已经取消,以后年轻人结婚,只有买商品房,想住好一点的房 子也只有在市场找,以后商品房的需求量会很大。」   「他也是这么分析的,而且说会很快。」   「如果以后搞房地产,你在省城定居是要合适些。」周晓华一边点头一边说 道,停顿片刻后,又说:「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市里?」   「今天。」   「今天?行,那我们正好一路。」   「你今天没有其它事?」   「我就是来和你聊聊。对了,兄弟,有件事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刘斌见对方突然神色凝重,心头一紧,说:「什么事,你说吧!」   周晓华看了刘斌一眼,缓缓说:「你儿子失踪了。」   「什么?小龙失踪了?」刘斌闻言「霍」地站起身来,神色异常激动。   周晓华起身按住刘斌的肩膀,说:「兄弟,你别激动,先坐下。」   过了半晌,刘斌脸上神色才恢复正常,但是呼吸依旧很粗重,神色冷峻地问 道:「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夏天。」   「你们怎么没告诉我?」   「兄弟,告诉你有用吗?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如果之前告诉你,万一你冲 动起来,在里面闹出点什么事,那你就得在里面多呆几年。」   刘斌想想也是,自己在里面,知道了又如何?他们不告诉自己,是希望自己 在里面安心呆着,争取早日出来。他沉默片刻后说:「是怎么失踪的?」   「是星期天小高带他逛商场,不小心丢的。」   「这个臭娘儿们,还保证说会带好孩子!」刘斌闻言,切齿地说。   「她报了警,但是一直没找到。」   「我爸妈知道不?」   「应该不知道。因为这件事,这两年我们都不敢去你家看老爷子他们,怕他 们问起。小高也应该不会告诉你父母。」   「那臭娘儿们是不是又生了小孩?」   「还没有。」   刘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神色十分冷峻,眼中透着寒光。   周晓华心头一紧,似乎想到什么,试探地说:「兄弟你不会是怀疑……」   「我不知道。」刘斌摇了摇头,接着说:「这件事我会查清楚,如果与他们 没有关系也就罢了,如果有关系,我定叫他们生死两难。」   周晓华第一次见到刘斌神色这么冷酷,心头一凛,暗道:『希望这事与他们 没关系,否则真不知怎么收场。』他与刘斌同事多年,而且关系很近,知道他的 性格,现在这表情,如果对方在眼前,很可能直接把他们灭了。刘斌的心情他能 够理解,现在对刘斌来说最关心、最紧要的是父母和孩子,因此不得不劝慰说: 「我想小高应该没有这么狠心。」   「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不管是不是,我会查清楚的。」刘斌冷漠地回 答道。   「这些年公安方面的人也一直在留意,但是没有什么线索。」   「张明与这臭娘儿们现在怎么样?」刘斌似乎已拿定主意,没有再在这个问 题上纠缠。   「张明现在是天马公司的副总,但是没什么权力,整天无所事事,开着车到 处游玩,小高现在还是副行长,他们在明珠小区买了房子。」   刘斌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说:「周哥今天来,莫非是为了告诉我这事?」   「是的。你在里面担心和牵挂的肯定是父母和孩子。出来后,首先想去看的 也肯定是他们,如果再不告诉你,让你心里有所准备,万一闹出什么事,就不好 了。」   「谢谢周哥。」   「我们兄弟还用客气吗?只是你在里面,我们没有把你的家人照顾好,对不 住兄弟你。」   「周哥,这你就见外了。那臭娘们要离婚,外人是无法阻挡的,她要再嫁, 外人更没权干涉。怪只怪我刘斌以前瞎了眼,找了一个这样薄情寡义的女人。」   「兄弟,缘份这事,还真不好说。」对于这种事,周晓华一时也不知如何评 介,唯有摇头感叹,接着掏出烟,递给刘斌一支,自己点上一支,默默抽起来。   吞云吐雾一番后,刘斌心情似乎平静了不少,掐灭手中烟头,说:「老周, 陷害领导他们的幕后指使者查出来没有?」   「要找出幕后指使者,必须找到那个姓吴的,现在那个姓吴的好像人间蒸发 了。」   「那时省里有人打招呼,那个打招呼的人应该知道姓吴的下落。」   「他知道又如何?难道你找他去打听?再说他打招呼也是希望在同等条件下 照顾市里的天马公司。」   「天马公司如果能找到省里的领导打招呼,就不会还窝在市里了。」   「其实,这个不查,领导们心里也清楚对手是谁,只是找不到姓吴的,没有 证据而已,因此也就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在体制内没有时间、精力,我现在是自由人,有的是时间,只要他还 在世上,我想迟早会找到他的。」   周晓华点点头,不无担忧地说:「过去这么多年,只怕找到他也没用了。」   「未必,只要找到人,不怕他不开口。我这三年牢不能白坐。」   「也是,如果不是这王八蛋,也就不会有这么多波折。朱市长就不会调到文 化厅去当常务副厅长,老领导也应该是市委常委、而不是常务副秘书长了。你老 弟应该早是处级干部了,家也不会散。」   「姓吴的是关键人物,只有找到他,才能出这口恶气。」   周晓华点了点头,刘斌说得有道理。朱市长和王主任两位领导能力都很强, 口碑也很好,当时一个是市长热门人选,一个是副市长的热门人选,如果不是这 件事,两位领导应该已经上位,这个幕后黑手如果不查出来,刘斌和两位领导这 个亏就白吃了,说不定以后还会被他们暗算。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包括市里这些年的变化和建委这些年的人事变动。通过 交流,刘斌才知道,刘为民已经是城管局局长了,杨玉兴也升了,现在是市政府 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在此期间他还收到两条信息,分别是王芳和马小兰发来 的,一个告诉他已回到学校、一个告诉他已回到酒店。   十点半左右,李杰推门走了进来,周晓华说:「都送到了?」   「都送到了。」李杰点头回答道,接着又对刘斌说:「刘哥,没经你同意, 我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她们了。」   刘斌笑了笑,说:「我还在奇怪,记得没告诉她们号码,怎么刚才发信息过 来了,原来她们是问的你。没关系,怎么说也算是熟人,说不定以后需要时还可 以找她们。」   「是的,反正你也需要个女人,她们怎么说也要比外边临时找的乾净。如果 觉得合适,你就在她们中挑一个养起来。」   「呵呵,不过我得先把自己养起来才行。」刘斌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   「我看这两个女孩子都还不错,可以选一个作为长期交往对象。」周晓华再 次建议。   刘斌点了点头,说:「到时再说吧!」   「兄弟,差不多十一点了,你看……」周晓华看了一下手表,将目光转向刘 斌。   「时间还早,回市里吧!下午我回老家去看看父母。」   在回L市的路上,刘斌问前面开车的李杰:「小杰,你那些战友里面,有没 有现在还没有合适工作的?」   「刘哥准备招兵买马?」   「既然准备做事,就得找几个帮手才行。」   「有是有,不知刘哥有些什么要求?」   「人必须可靠,而且头脑要灵活。」   「有一个,与刘哥你一样,刚从里面出来不久。」   「哦?是什么事进去的?」   「故意伤害罪。」   「那他性格脾气比较冲?」   「也不是,应该说他是我们这些战友中最稳重的。故意伤害,是因为他媳妇 出轨,被他发现,一气之下将对方变成了废人。」   「是个血性汉子。」刘斌点了点头,接着又说:「哪天你叫来,我和他见个 面。」   「刘哥,他身手很不错,不但可以帮你跑腿,还可以给你当保镖。」   「哦?」刘斌有些好奇。   「这是真的。寻常三五个人,绝对近不了他的身。以前在部队,我们五个人 同时上都没奈何他。」李杰解释说。   刘斌笑了笑,不再言语。心想如果这个人合适,那确实是个好帮手,尽管自 己目前是穷光蛋,不需要保镖,但是要寻找妻子这么快离婚再嫁的真相以及陷害 领导们的幕后黑手,不能不防备对方反扑,有个势力强的人在身边也不是坏事。 当然首先得看这个人是否可靠,如果不可靠,放在身边有时反而是个祸害。   「兄弟,你搞工程,还得找几个懂业务的才行。」这时一旁的周晓华说。   「我会慢慢物色,如果你们有觉得合适的,可以介绍给我。」   「我老家县里的建筑公司在搞体制改革,应该有几个懂业务的,我帮你打听 一下。」   「那最好不过。」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情欲场】(28-29)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