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5)双骄

 
【情慾場】(5)雙嬌 作者:bulun 2015/11/03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寫在前面的廢話: 有網友說,本文肉戲太多,沖淡了主題。   在這裏,布倫只能說聲抱歉。本文本是H文,肯定會有肉戲,但是不會為了 肉戲而肉戲,只有當劇情需要時才會出現,同一男女的性愛描寫一般不會超過兩 次,但是不同的男女,他們在一起的曆程肯定要交代,因為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 的開始,出軌的原因也不盡相同。   其實寫肉戲並非本人長項,往往寫到肉戲就有些頭痛,特別是場次多了,難 免會出現重複。本文前面之所不厭其煩地性描寫肉戲,一是後面情節的需要,其 次是體現主角心態的轉變。   因為主角原是個比較正統的人,出事前只有個妻子一個女人,在兩性方面比 較單純,對女人的思想和心態了解很有限,也因此對妻子為什麼這麼快離婚離婚 一直很迷惑。男主通過與不同的女人的深入接觸後,漸漸對女人會有一個全新的 認識,對此後調查妻子離婚再嫁的真正原因和心路曆程有很大幫助,也為他以後 成功地駕馭各種女人打下了基礎。   為了滿足網友們的要求,後邊肉戲場面會盡量精簡。   至於妻子離婚再嫁,確是本文的重點,但是還有一個重點,就是他鋃鐺入獄 ,這些原因,外邊的朋友沒有幫他查出來,說明原因很複雜,一兩天不可能查清 楚。請有興趣的朋友耐心等待。 ===================================           五、雙嬌   劉斌看著馬小蘭那痛楚的表情,感覺背上的火辣,在龜頭達到對方體內深處 後,停了下來,一邊輕吻著對方,一邊細細品味對方的緊窄,柔聲說:「是不是 很痛?」   馬小蘭點了點頭,說:「你那東西好大、好硬,我那裏好像撕破了。」   「你見過其他男人的?」為了分散對方注意力,劉斌故意說。   「我、我在影碟看過。」馬小蘭怕劉斌懷疑自己,漲紅著臉說。   「那你口交也是在影碟上學的?」見馬小蘭點頭,劉斌接著又說:「那你以 後得好好學學,其實你幫我口交對你也有好處,我的陰莖濕潤了,進去時,你就 不會那麼痛,口水不但可以潤滑,而且還可以殺菌。」   馬小蘭這才明白,劉斌叫她親小弟弟,原來是為了自己好,很是感動,說: 「現在不怎麼痛了。」她看過影碟知道,男人要抽動才會舒服、興奮,才能達到 高潮、發泄,盡管裏面疼痛依舊,但是不希望對方不開心。   劉斌聞言開始抽動,當發現馬小蘭眉頭又緊蹙時,才明白對方心思,但是沒 有停止。他知道女人第一次都有一個適應過程,依舊緩緩抽送,只是動作比較輕 柔,一邊抽送一邊親吻。每次到底後會稍作停留,再緩緩抽出、輕輕推入。   劉斌很快發現,馬小蘭的陰道比王芳的更緊窄,似乎是書上說的竹筒型,抽 動時整個陰莖從頭至尾被緊緊裹著,感覺比與王芳在一起更舒服。這個發現,令 他更加興奮,緊緊將馬小蘭摟在懷中,開始長距離的輕抽慢送。   馬小蘭忍痛帶笑地接受劉斌的憐愛,沒過多久,便感覺疼痛在漸漸消退,一 種從未有過的酥癢從體內深處湧出,緊蹙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醉人的桃紅又開 始在臉上閃現,心中對陰莖在體內的輕輕滑動有了進一步的渴求,小聲說:「哥 ,沒事了。」   劉斌從馬小蘭的眉角眼梢看出,對方已經適應,而且進入角色,開始加大抽 插力度,同時也加快了抽插速度。   隨著劉斌強勁有力的抽送,馬小蘭漸入佳境,臉上紅雲密布,呼吸開始變得 粗重,口鼻之間漸漸發出誘人的呻吟。   「舒服嗎?」   「舒服。」   「要不要再大力一點?」   「嗯。」馬小蘭雖只用鼻音來回複,但是兩手摟緊了劉斌。   劉斌進一步加大抽插力度,次次到底,槍槍見肉。每次到底時,馬小蘭都會 用粗重的鼻音和興奮的嬌吟來回應。劉斌更加興奮,逐漸摟緊對方纖柔的身子, 開始快速有力的沖刺。不一會,馬小蘭口鼻之間的呻吟逐漸被喃喃之聲代替:「 ……哥……好舒服……難怪王芳說……和哥哥在一起好舒服……我要飛了…… 哥……我愛你……」   馬小蘭的聲音越來越大,摟在劉斌背上的手也越來越緊,雙腿不自覺地舉了 起來,開始無師自通地抬起臀部迎接劉斌的沖刺,當陰莖往外出時,更是抬起臀 部緊緊相隨,整個人像八爪魚一洋緊緊粘附在劉斌身上,臀部隨著劉斌快速有力 的沖刺上下起伏著,身上漸漸被汗水浸濕。   「……我飛起來了……哥……我要死了……」隨著馬小蘭最後一聲高亢的呐 喊,身子開始痙攣起來,雙手更是死死地摟著劉斌,手上青筋顯現,似乎要把劉 斌擠進身體裏。   馬小蘭的陰道本來就很緊窄,身子痙攣帶來的陰道緊縮讓劉斌感覺更加舒爽 。他停止了沖刺,將陰莖深深地插在對方體內,享受陰道壁收縮擠壓帶來的快感 ,品味最內端嫩肉蠕動的舒爽。   當馬小蘭身體的痙攣停下時,緊摟著劉斌的手松開了,高舉的雙腿放了下來 ,緊繃的身體也松軟下來,美妙的胴體被汗水濕透,兩眼迷離地看著依舊摟著自 己的劉斌說:「哥,真的好舒服。」   劉斌笑著說:「可我還沒有出來。」   「哥,對不起,我——」馬小蘭滿臉歉意,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表述。   「小傻瓜,你以後是我的女人,所以第一次你應該開心,如果你不開心,那 麼以後與哥在一起,也不會開心,你開心了,哥就開心。再說以後你有的是機會 讓哥開心,是不是?」劉斌寬慰道。(劉斌沒有想到這幾句話,會讓他一輩子受 用不盡。)   「你真好。哥,你再來,我下面不痛了。」   「不需要休息一下?你看,身上全是汗水了。」他內心不希望就此打住,本 來也快差不多了,如果馬小蘭再堅持一會,兩人說不定可以同時達到快樂的頂峰 ,但是看著對方那虛弱的模樣,又有些不忍心。   「沒關系的,哥,你來吧。」   馬小蘭那堅定地的表情,讓他心中一暖,知道對方是懂得感恩之人,自己沒 有白白憐惜,於是又開始抽動停駐在對方體內的陰莖。   高潮後的女人身體格外敏感,不過片刻,馬小蘭又興奮起來。劉斌一邊抽動 ,一邊觀察馬小蘭的反應,見對方眉頭舒服,臉上春意盎然,加大了抽送力度。 不一會,馬小蘭又開始發出舒服的呻吟,並挺動身體迎接他的撻伐。   當他即將達到頂峰時,身下的馬小蘭也開始發出舒服的叫喊,顯然也開始步 入高潮。在對方陰道再一次有力的收縮中,他開始了強勁有力的發射,龜頭緊抵 著的陰道盡端蠕動的嫩肉,猶如一張小嘴不斷地吮吸著,似乎要將他射出的精華 全部吸進去,那滋味直讓他全身毛孔舒張,魂飛太虛,仿若登仙,這是他有生以 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的銷魂、如此的美妙。身下的馬小蘭也被他那滾燙精液射得發 出激越的呐喊,全身痙攣比前次更劇烈、時間也更長久。   馬小蘭宮頸口的蠕動和陰道的緊窄讓劉斌感覺異常刺激,這次射得時間比較 長,比下午的兩次激射更有力,射了差不多兩分鐘才停下來。也許是他的激射太 過強勁,停止發射後,馬小蘭身子的痙攣仍未停下,過了好一會,才逐漸減弱並 停下來。當她癱軟下來時,全身已被汗水浸透。   劉斌發射完畢,沒有馬上從馬小蘭身上下來,依舊緊緊抱著對方,下身使勁 抵著對方下體,享受著激情後的餘韻。   「舒服嗎?」當馬小蘭漲紅的臉開始恢複正常時,他關切地詢問。   「太舒服了。後來我感覺好像要死了,又感覺好像飛起來了,那感覺真的好 奇怪。難怪王芳說,與你在一起很舒服,下次、下次——」依舊虛弱的馬小蘭, 臉帶滿足的微笑,輕輕述說著自己的感受。   「下次怎麼了?」見馬小蘭吞吞吐吐,劉斌笑著說。   「下次如果你還要她,一定來陪你。」   他知道女孩子對她的第一個男人難以忘懷,如果第一次便讓她達到欲仙欲死 的境地,這個男人她更忘不了。王芳心裏對自己無法忘懷,他能夠理解,只是沒 想到她會希望與自己還有第二次,更沒想到的是兩個此前並不怎麼熟悉的女孩會 聊到這樣的事,看來現在的女孩確實與以往不同了。   看著對方逐漸恢複清明的眼睛,劉斌說:「我以後與她好你不吃醋?」   「我不會,只要哥開心。」   這時縮軟的陰莖逐漸已從馬小蘭體內滑出,劉斌動情地吻了吻對方,才翻身 下來,在一旁側身躺下,說:「哥與你在一起,也很舒服。」   馬小蘭側過身來,忐忑地看著劉斌,說:「哥,以後,你會不會要我?」   「怎麼這麼說?」   「因為、因為我第一次是——」   「因為第一次是賣給我的?怕我看不起你?」   馬小蘭點了點頭。   劉斌沒想到對方會想到此事,顯然不是一個對世事完全不懂的小女孩,同時 也說明對方在乎自己,勸慰道:「如果你講的是實話,我不會看不起你,會把你 當做我的女人來愛護。」他說的是實話,剛才的歡愛留給他的印象太深刻了,這 樣的女孩不可多得,如果此前他只想找個性伴侶,那麼現在覺得如果對方出賣第 一次真是為了減輕父母的負擔,讓弟弟妹妹上學,應該好好愛惜。   「我絕對沒有說假話,你可以派人去調查。如果我騙你,全家都不得好死。 」   「傻瓜,誰叫你發這樣的誓?我相信你,你以後就好好跟著我吧。如果有一 天你不願跟我了,你要坦白告訴我。不能瞞著我偷偷與別的男人來往。」   「我絕對不會。」   他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繼續這個問題。通過妻子離婚再嫁這件事,他對女 人的真誠不再抱任何幻想,有些話,聽聽就是了,沒必要去較真。他轉移話題, 問:「你高中畢業沒?」   「沒有。只讀到高二。」   「哦?」高中尚未畢業就出來打工,劉斌有些差異,說:「你多大了。」   「十七了。」   「你還沒滿十八歲?」劉斌心中一驚,沒想到對方還未成年,如果追究起來 ,自己就是犯罪了。   「明年滿十八歲。」馬小蘭不知道劉斌心裏的想法,認真的回答著。   「你幾月生日?」   「十二月。」   「你還未滿十七歲?」劉斌又是一驚,難怪對方身體的樣子像是剛開始發育 ,原來還不到十七歲。   「再過兩個月就滿十七歲了。」   「那你現在還不能將我們關系告訴別人。」事已至此,著急也沒用,只有盡 量將影響減少,所以他告誡馬小蘭,見馬小蘭不解地看著自己,接著說,「你還 未滿十八歲,屬於未成年人,如果別人知道你現在跟著我,會說我,那你就不能 和我在一起了。」   「我們那裏有的女孩子我這麼大已經結婚了。」馬小蘭不解地說。   「是嗎?那是沒有追究。反正你不要說出來,也不要告訴小芳她們你還未滿 十八歲,這樣對你和我都只有好處。」他一時也不知如何解釋,只有這樣勸告。 未成年人結婚,在偏僻的山區確實有,他以前聽說過,當地政府也是睜只眼閉只 眼,只要雙方父母同意了,不去辦證,也沒人會認真。現在與未成年人發生關系 ,只要對方不是幼女,不是強奸,也沒人會認真,即使是有人整你,也不過是罰 點款。他則不同,現在還在假釋期,萬一有人拿此說事,就會有麻煩。   馬小蘭點了點頭,但是臉上依舊掛著疑惑。   劉斌不可能把話說的太明白,只要對方不亂說就行。他起身說:「身上黏糊 糊的,我先去洗一下。」說完下床往衛生間走去。   看著劉斌的背影走進衛生間,馬小蘭臉上露出開心的微笑。她先前擔心劉斌 會看不起自己,現在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複,怎能不開心?對方體恤自己、憐惜自 己,而且在一起很快樂,這樣的男人必須好好珍惜,她暗暗告誡自己。   劉斌從衛生間出來出來時,馬小蘭竟然睡著了,兩腿之間的汙穢物都未擦掉 ,幸好下面墊有浴巾,否則床單會變成世界地圖。馬小蘭的睡姿很不雅觀,也許 是太困了,不知不覺就睡了,玉體斜陳在床中間,自己無處可睡。看著對方滿臉 倦容的安詳睡姿,不忍心去搬弄,以免把她弄醒。特別是想到對方還未成年,為 了照顧自己,半夜未睡,後來又被自己折騰一番,心中一歎:也真是為難她了, 就讓她舒舒服服睡一覺吧。反正自己睡了五六個小時了,不睡也沒關系了。他拉 過旁邊的浴巾,蓋住對方裸露的胴體。   劉斌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拿過手機一看,還不到五點,離天亮還有差不多 兩個小時,心想:這樣坐一兩個小時也不是辦法,對了,別墅有好幾間房子,剛 才她說其他人都走了,只有她與王芳留了下來,那其他房間應該是空的,不如到 其他房間去休息一會。   劉斌走出房間,順手擰了一下旁邊房間的門,見未反鎖,以為是空房,擰開 房門,走了進去。打開燈,發現床上睡著一個人,他尚未看清是誰,床上的人已 坐起來,看臉上的神情是被燈光驚醒的,以致兩只椒乳裸露在外面,也沒有去遮 擋。   劉斌已看清床上之人,正是昨天下午把第一次交給自己的王芳,連忙道歉: 「對不起,小芳,我不知道你睡在這個房間,把你吵醒了。」   床上的王芳也看清了門邊之人,說:「是劉哥,沒事的,我平時醒得比較早 。」   「還只有五點鐘,你還可以睡一會。」   「劉哥——」劉斌剛准備退出去,王芳把他叫住了。   「怎麼?」   他這一問,小芳臉上登時紅雲密布,慌忙垂下目光,當發現自己酥胸裸露時 ,慌忙雙手捂住。見到對方那含嬌帶羞的窘態,他笑了,看來害羞是女人的天性 ,哪怕已經與這個男人有了最親密的關系。   「我以為劉哥是來找我的。」過了片刻,王芳才小聲回答。   「那你希望我來找你不?」對方這一說,他反而來了興趣,收住准備退出的 腳步,笑著說。   王芳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   劉斌猶豫片刻,關上門走了過去。好久沒有摟著女人睡覺了,不如摟著她睡 一覺。   盡管昨天下午與對方有了實際性的關系,但是此刻赤身裸體面對對方,王芳 仍有些難為情,垂著頭,不敢看對方。   劉斌上床在王芳身邊坐下,伸手摟住對方光潔的纖腰,說:「那就陪我睡一 會。」說著把對方擁入懷中倒在床上。王芳乖巧地側上在劉斌懷中,把遮擋酥胸 的手搭在他胸膛上。   劉斌本來只想摟著對方美美睡一會,誰知摟著對方光潔的身子以及那對將堅 挺的嫩乳貼緊自己的身體後,心又忍不住悸動起來,剛發泄完的的小弟弟,又開 始蘇醒。   他輕輕吻了一下王芳有些發燙的粉臉,說:「你下面還痛嗎?」   「不痛了。」王芳輕輕搖頭說。   「還願意和哥做一次嗎?」   劉斌見王芳羞澀地點頭,側身把她摟在懷中親吻著。當他吻上小嘴時,小姑 娘已知道知道如何配合了,盡管依舊生疏,但是與昨天下午比有了明顯的進步, 知道用舌頭攪弄伸入口中的舌頭,並且知道將舌頭伸入對方口中攪和。   兩人親吻一會,劉斌下邊的小弟弟也興奮起來了,但是沒有馬上開始征伐, 見對方悟性很高,想起她們看過影碟之事,想讓小弟弟試試對方口技,松開嘴, 說:「小芳,你不是看過影碟嗎?來親親小弟弟。」   他拉著王芳坐了起來,然後跪在床上,讓王芳的腦袋靠自己兩腿間,將已經 膨脹起來的陰莖對著王芳的嘴。   也許是已經有過關系,王芳沒有拒絕,但是看到眼前那根粗大的陰莖時,臉 上現出了驚異的神色。眼前這根東西比影碟上看到的要粗、要長,盡管下午見過 ,但那時心中慌亂,也不是這麼近距離清晰的目睹。難怪進去的時候自己那麼痛 ,難怪能頂到自己的心窩子,她心中的疑問終於得到解答。如果不是這根東西已 多次進入自己體內,她不敢相信自己身體能夠容納這麼粗長的東西。   王芳看了看之後,伸手抓住陰莖,學著影碟上的樣子,羞怯地伸出舌頭舔了 舔龜頭和馬眼,然後收回舌頭,在口裏品味一下,也許是沒有發現異味,接著伸 出舌頭在龜頭上舔弄起來,片刻後,便含住龜頭開始吮吸。   「不錯,繼續。」劉斌沒想到王芳第一次便有這個水平,忍不住出言贊許。 得到對方肯定,王芳更加投入,更加專注,將龜頭全部含入口中後,兩片紅唇緊 裹著陰莖開始吞吐。由於劉斌的龜頭和陰莖均比較粗大,以至把她的小嘴脹得鼓 鼓的,但是她仍在努力舔弄、吞吐。後來她想學影碟上來個深喉,但是不管怎麼 努力,仍有大半截在外邊無法進入。   劉斌本來也希望來幾個深喉,見到對方臉已漲紅,眼角的淚水都快出來,心 中有些不忍,對方還是第一次,而且很努力了,如果再要求,就有些過分了,暗 歎一聲,說:「小芳,可以了。」   他讓王芳躺好,分開雙腿,本想也幫對方親親,誰知那裏早已泛濫成災,只 有提槍上陣,止水救災。當他揮槍犁庭掃穴、直搗黃龍時,對方臉上又顯出不適 的神色。他忍不住溫聲問道:「還痛?」   「一點點,沒關系。」王芳顯然不想讓劉斌掃興,臉上強現笑容。   劉斌俯下身子摟住對方溫潤膩滑身子,一邊親吻紅暈顯現的粉臉,一邊慢慢 抽動停駐在對方體內的陰莖。從昨天下午到現在,他已經發泄過三次,因此不再 急著發泄,而是想好好品嘗這具嬌嫩美妙的胴體。   這次劉斌將以前所知道的所有技巧都使了出來,時而快攻猛沖,時而慢抽緩 送,時而九淺一深,時而緊抵研磨,什麼猿猴上樹、懷中抱月,老漢推車、隔山 取火等一一用盡,足足弄了半個多小時,直到王對方全身癱軟、無力嘶喊,才鳴 金收兵,將精華注入對方體內。   這次劉斌是徹底放松了,當最後一滴精華注入對方體內後,他只覺得心身舒 坦無比,愉悅至極,仿佛這幾年心中積壓的緊張、彷徨、背傷、苦痛、憤慨,也 隨之全部釋放了出來,忍不住摟緊王芳狠狠親了一口,說:「真舒坦。」   他徹底釋放了,王芳卻被整得差點暈過去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接踵而至, 幾乎沒有停止過,讓她覺得身體一直懸在空中,那種神遊太虛、魂飄仙境的至極 快感,讓她不斷地高聲嘶喊,不停地縱體迎送,耗盡了昨晚積聚的所有體能,最 後當劉斌在體內激射時,她已無力出聲發泄心中的暢快了,只有用顫抖的身體默 默地承受對方的灌溉和滋潤。   一陣鈴聲將劉斌從睡夢中驚醒,定神一聽,原來是床頭櫃上的手機在響。當 他准備起身去拿的手機時,發展自己的右臂被壓著,而且有些酸麻,再一看,原 來是王芳頭枕著自己胳膊蜷縮著躺在懷中。他啞然一笑,竟然記不清自己在睡覺 之前怎麼把對方摟到懷裏來了,朦朧中只記得自己感覺特別舒爽,然後從對方身 上下來,仰躺在床上,至於後來是不是又將對方摟了過來,完全沒有印象了。   手機一直響著,不容他去回憶思索,為了不驚醒懷中酣睡的王芳,他悄悄將 手臂移出,准備去拿電話,誰知王芳還是醒了。不知是被自己的弄醒的,還是被 手機鈴聲吵醒的。   王芳睜開朦朧睡眼,見自己側躺在劉斌懷中,而且還有一只手臂和一條腿搭 在劉斌身上,慌忙收回手腳,滿臉羞怯地看著劉斌,說:「我、我不知怎麼,睡 到你懷裏來了。」   劉斌笑輕輕笑了笑,說:「沒關系,也許這樣你睡著舒服吧。」   王芳滿臉桃紅,是的,剛才這樣子,確實感覺很舒服,比抱著大公仔舒服多 了。   劉斌側身拿過響鈴已停下的手機,一看是劉為民打來的,說:「你再睡一會 ,我回個電話。」說罷起身下床,圍上浴巾,向外走去。   「老弟,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還沒起床吧?這樣,我今天上午有個會,不 能過來陪你了,老周已經出發了……」電話一接通,裏面便傳來劉為民爽朗的聲 音。   劉斌通完電話,回到房間,見王芳已起床,說:「怎麼不睡了?才八點,還 早。」   盡管已經多次肌膚相親,但是赤身裸體面對,王芳仍有些不好意思,見劉斌 發問,含羞答道:「已經休息好了。」   「那好吧,我到那邊看看。」   走進隔壁,劉斌發現馬小蘭仍在酣睡,姿勢還是自己離開時的樣子,看來確 實是太困了。為了讓對方多睡一會,他悄悄走進衛生間。洗漱完畢,穿好衣服出 來,他看了一下手機,見已經八點半了,周曉華他們可能快到了,這才來到床邊 在對方臉上親吻一下,然後拍拍那尚未長成的小屁股,說:「該起來了。」   馬小蘭似從睡夢中驚醒,見他站在床前,慌忙起身,惶惶地說:「我睡得太 死了,對不起,幾點了?」   他看著對方像犯了錯的小女孩那樣慌張的樣子,笑了笑,說:「八點多了, 該去吃早餐了。」               (未完,待續)

上一篇: 【情欲场】(17)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