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4)

 
  四、破处 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酒楼前停了下来。   下车后,刘斌发现这里以前未来过,但没有多问,毕竟三年多未来省城了, 以前常去的那些地方也许早就物是人非了,随服务生走进包厢后,发现有人先到 了。   「老贺,没想到你先到了。」   刘为民与包厢中的中年男子打完招呼,接着便对刘斌说:「兄弟,这是S市 交警支队的贺平队长,贺龙元帅的家门,我的哥们。老贺,这是我和你提过的刘 斌。这是我们市建委的周晓华主任,这两个小妹是刘斌兄弟的朋友,小王和小马 。」   「贺队长好,很高兴认识你。」   贺平四十多岁,身材魁梧,起身热情握住刘斌伸过来的手,说:「老弟,我 叫贺平。你的大名老哥我可是久已耳闻,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以后在省城有什么 事,只要我能帮上忙的,直接找我就是了。」   「那我先谢谢贺队长。」   「老弟,如果你认我,以后就不要叫什么队长,我年岁比你大,叫大哥,这 样显得亲切。」   「那我听大哥的。」   虽然桌上男人比中午少,但是吃得比中午热闹。   中午由于王建峰等人晚上还有应酬,众人没有放开来。   晚上四个男人都放开了,贺平是转业军人,性格率直,喝酒也爽快。   刘斌酒量以往比较大,喝个八两没问题,但是由于中午喝的比较多,晚上在 众人的轮番攻击下,醉倒了。   刘斌醒来时,头仍有点晕。   他睁开眼,朦胧地发现旁边有个人,摇摇头,仔细一看,原来是昨天见过的 那高个小妹马小兰。   马小兰似乎洗过澡了,身上裹着浴巾,头发也散了开来,披在肩上。   「你怎么还在这里?」   刘斌不记得昨晚是怎么回度假中心的,更不知道对方怎么还留在这里,不由 好奇问对方。   「他们说你喝多了,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马小兰也许是第一次与陌生男性这么亲近,说话时,脸色微红,带着羞涩, 语音轻细。   「他们呢?」   「你朋友他们送你到房间就走了,说早上再过来。王芳在隔壁休息。」   刘斌坐起身子,发现自己上身赤裸着,下身只留下一条内裤,估计衣服是刘 为民他们帮自己脱下的,眼前这个纤弱的小妹,一个人应该无法做到。   「几点了?」   「快三点了。」   马小兰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时钟说。   「睡了这么久了?昨晚确实喝的太多了。」   「你喝点水吧。」   马小兰说着将床头柜准备好的水递了过来。   刘斌确实有点口干了,也没客气,接过杯子,几口就喝干杯中水,将杯子递 给对方,说:「我去上个厕所。」   他是被尿涨醒的,上完厕所,人舒服了不少。   当他准备走出卫生间时,突然想到外边的马小兰。   她留下来应该不是纯粹为了照顾自己,如果只是照顾自己,叫下午陪自己的 王芳就可以,她与自己有过亲密接触,照顾起来也要方便些。   通过与刘为民的交流,对处女陪自己他不再抵触,但是仍有些放不开,不知 如何面对。   不如先洗个澡,好好琢磨一下。   于是他又退了回来,打开水龙开始洗澡。   外边的马小兰,此刻心中既忐忑又紧张。   在刘斌醒来前,她只是有些忐忑,不知道刘斌醒来后会不会要自己。   她并不是害怕失去第一次,而是担心对方不要自己。   她是个决定了就不会反悔的人,在作好出卖第一次的准备后,在心里第一次 就不再是自己的了,所希冀的是对方能够怜惜自己,不要把自己当作外面那些乱 来的人,看不起自己。   当时介绍的人说对方是年轻人,长得还不错,她对这个没怎么在意,反正不 是将来一起过日子的人,长得好和丑与自己关联不大。   但是见到刘斌后,她心里发生了变化。   刘斌的外表让她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以致此后看向刘斌的眼神带着柔情,甚 至心想如果能与对方长相厮守,就是苦点累点也愿意。   因此,当刘斌选择王芳时,她感觉有些失落,特别是看到王芳一脸幸福地挽 着刘斌的手走进别墅时,心里更不是滋味,彷佛自己心爱的男人被别人抢走了一 样。   心想:如果自己当时反应快一点,那么挽着对方手的就是自己了。   她本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了,谁知吃过饭,刘为民没有让她走,而是让她晚上 照顾刘斌。   当时她脸上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是心里很高兴,自己终于有机会了。   当王芳问要不要帮忙时,她拒绝了,说一人能应付,只是含蓄地询问了下午 的情况。   也许是因为两人境况相同,王芳如实地说了下午的情况,并且告诉她,刘斌 人很温柔,第一次没有别人说的那么难受,相反后来很舒服,只是他那东西比影 碟上的男人的要粗长,开始有点不适应,而且他很厉害,有点吃不消。   为了照顾好酒醉的刘斌,她不敢睡觉,尽管后来困了,仍强打精神,先怕刘 斌醒来自己不知道,像小妻子一样,在旁边静静地守着,看着对方酣睡。   直到刘斌醒来,她才松口气。   但是,当刘斌起床,她看到对方两腿间高高隆起的那一坨时,心中又闪过一 丝慌乱,并紧张起来。   她想起了王芳说的话,说对方的阴茎比影碟上男人的还要粗大,不知道自己 是不是受得住,吃得消,特别是想起了王芳下午与刘斌一起进来时模样,行走似 乎有些不便,总是碎步慢走,步子大一点就会眉头轻蹙,心里更为紧张。   过了好一会,她才镇静下来,心想王芳下午都经曆了,自己肯定也行,何况 妈咪说了,女人第一次都会有些痛,但是没关系,过几天就好了。   刘斌洗完澡,走出卫生间,发现马小兰手捏着浴巾的边角,低头坐在床边, 样子显得楚楚可怜,心中有些怜惜,也有几分同情。   他来到床边,在对方身边坐下,将手轻轻搭在裸露的肩上,说:「你愿意留 下来陪我?」   他感觉到对方身子在轻轻颤抖,知道对方心里比较紧张,但是没有将肩上的 手挪开。   马小兰羞怯地看了刘斌一眼,垂下目光,点了点头。   他在洗澡时已经想好,刘为民说的有道理,对方已经准备出卖第一次,即使 自己不要,也不可能留到结婚的时候,也许别人很快就会拿去。   这么一个外表看上去很不错的女孩,与其让别人糟蹋,不如自己成全对方, 至少自己不会给对方心里留下太多的阴影。   他甚至希望第一次能给对方留下一个比较好的回忆,让对方体味到男女欢爱 的快乐,觉得将第一次给自己不冤。   要让对方心身愉悦,就必须先消除对方心理和身体的紧张。   因此,他没有马上行动,而是伸出另一只手抓住对方的手,把对方当做小妹 妹一样,温和而又亲切地说:「听说你家里很困难,你是家里老大,你把第一次 给我,是为了减轻父母的负担,支持弟弟妹妹上学?」   马小兰仍是点头。   「你有几个弟妹?」   「三个。」   「这么多?你们那里没有计划生育?」   「我们那里政府也抓,超生要罚钱。但是我们那里很穷,家里没有男孩子不 行,如果前面生的是女孩子,一般都会接着生。」   「你家最小的是弟弟?」   「是的。」   「六个人,就父母劳动?」   刘斌家马小兰点了点头,也点了点头,感歎道:「那是比较苦。」   他老家也有这样的情况,在社会保障体系没有建立之前,生老病死是老百姓 面临的大问题,那些偏僻的农村家庭都希望家里有个男孩,将来能够养老,很多 家庭为了有个儿子,不得不违反计划生育一而再地生养,最后导致人越来越多, 家里越来越穷。   「我家原来还比较好,去年爸爸从山上摔下来后,才变差的。」   「你爸摔很严重?」   「现在不能做事了。」   虽然三年牢狱之灾,让刘斌心性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听到马小兰的这些话 ,心里还是有些沉重,同时对眼前这个愿意为家人出卖第一次的女孩子有了一丝 怜爱,沉默片刻后,说:「你把第一次给我,将来结婚,你老公发现你不是处女 了,怎么办?」   他问这个问题主要是同情对方,不希望对方做后悔的事,更不希望给她将来 的生活带来影响。   马小兰摇了摇垂着的头,说:「弟弟妹妹上学需要钱,我只想为他们做点事 。结婚的事,我没有考虑。再说,我们那里结婚,礼金最多不过万把块钱,一般 只有几千,如果结婚了,我就不能再帮他们了。」   「你出来打工,就是为了帮助他们?你想等弟弟妹妹长大了再结婚?」   马小兰点了点头。   显然出卖第一次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想过,而是想得比一般人清楚。   将处女保留到将来给自己的丈夫,换来的也不过是几千块钱,不如现在卖给 想要的人,给家里一些帮助。   当然,也有可能在她们老家,对女人结婚时是不是处女并不怎么在乎,所以 她心里没有女人第一次很珍贵这个概念。   马小兰的善良和孝顺,让刘斌感动,内心希望能给对方一些帮助。   但是,此刻他刚从里面出来,身无分文,自己生活都成问题,无法提供更多 的帮助。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样善良孝顺的女孩以后被其他人糟蹋?甚至因此 走上卖身的道路?他思忖片刻后,说:「你愿意做我的女人不?」   他提出这个问题除了想帮助对方,还有一层考虑。   虽然他现在没有考虑结婚,但是需要女人,与其需要时临时去外边找,不如 找个固定的,既干淨,又放心。   眼前这个女孩,虽然瘦弱了一点,但是身材长相都很不错,而且又很善良, 是很合适的人选。   「愿意。」   马小兰抬头看着刘斌,点头说。   「我的意思不是说今天你把第一次给我,而是你以后跟着我,做我的女人? 」   刘斌不知道对方是否明白自己的意思,解释说。   马小兰欣喜地看了他一眼,点头说:「我愿意。」   「有些话,我得先说清楚。如果做我的女人,就不能与其他男人来往。我说 的来往,不是不准你与他们见面,而是你不能与他们谈情说爱,产生感情。如果 你遇到了喜欢的男人,或者你不想跟我了,要提前告诉我,我不阻拦,但是不能 欺骗我。你能做到吗?」   马小兰连连点头,说:「保证做到。」   「那你有什么要求?」   马小兰低头思索了一会后,小声说:「一年给我两万块钱?」   「两万块?」   刘斌没想到对方的要求这么低,不由反问了一声。   马小兰却以为刘斌认为钱多了,忐忑地看了刘斌一眼,小声说:「如果不行 ,可以少一点。」   「行。我一年给你三万,一个月给你两千五。」   刘斌见对方误会,立刻给了对方一个明确的答複。   饭店服务员一个月工资只有几百元,一年两万元对于她们来说确实是很大的 数字,但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尽管现在很穷,但是凭他的能力和以往积聚的人 脉,只要努力,一年赚个几十万应该不难。   「那我还可以上班不?」   马小兰企盼地看着刘斌。   从这句话刘斌已经看出,马小兰并不是好逸恶劳的人,确实是想多赚点钱帮 家里,点了点头,说:「我现在还没安顿好,你可以照样上班。」   「谢谢。」   「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刘斌笑着对马小兰说。   马小兰闻言脸上又现出一片羞色,垂下头去。   昨天下午自己稀里煳涂就破了王芳的身,真是暴殄天物,现在想来刘斌心里 仍有点惋惜。   对眼前这个即将成为自己女人的第一次,不能再随便破了,得好好体味,细 细品尝,而且要给对方留下一个美好回忆。   他轻轻将对方搂入怀中,怜爱地吻了吻带着几分娇羞的发烫粉脸,接着又吻 上对方的嘴。   尽管马小兰已决定将心身交给刘斌,但是当刘斌将她搂入怀中亲吻时,身子 仍在轻轻颤抖,羞怯而又企盼的眼神,显示出她既兴奋又紧张得心情。   直到刘斌封住她的嘴,身子的颤抖才慢慢停下来。   不一会,她心身便完全放开了,伸手挽住刘斌脖子,笨拙地配合着对方的亲 吻。   刘斌见马小兰渐渐适应,扯下来她身上的浴巾,将她放倒在床上。   马小兰粉脸通红,用含着羞意的迷离眼神看着刘斌,任其摆布。   马小兰的身子比较纤弱,但也不是骨瘦如柴,而且很柔软,似乎软若无骨, 这在刘斌搂着时已感觉到了。   她的腰很细,乳房相对较小,似乎正在发育中,身上皮肤要比王芳白。   两腿修长、笔直,骨肉停匀,两腿间毛发稀疏,似乎尚未发育成熟。   模样谈不上性感,但是给人一种想搂入怀中怜爱的冲动。   刘斌扯掉自己身上的浴巾,俯下身,双手握住那对刚开始挺拔的乳房。   小兰的乳房不大,不足一手,但是弹性很好,晶莹剔透、温润如玉,手感虽 不如王芳的好,但是另有一番滋味。   乳头很小,颜色殷红,乳晕不大,粉嫩浅红,透着处子的光泽。   这对散发着处女体香的珍秀乳房,让刘斌爱若珍玩,细细品赏一会,才开始 逐个舔弄亲吻。   刘斌的舌头刚触及那娇嫩的乳尖,马小兰的身子便止不住的颤抖,小手更是 握得紧紧的,似乎在拼命克制身体的反应。   刘斌知道,这是未与男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女孩身体的正常反应,王芳当初也 如此,只是反应没有这么明显。   他没有停止亲吻,而是一边亲吻、一边揉搓。   他很快便发现,马小兰的身体反应与王芳又有不同,不像王芳那样身子始终 颤抖,一会后,马小兰身子的颤抖便停了下来,只有在吮吸或者舔弄乳头时,才 会颤抖一下。   尽管刘斌很欣赏这对精致的小乳房,但是没有在上面久停,当两只乳房被舌 头和嘴唇全部游曆一遍后,便开始往下进发。   他当来到三角地带时,见马小兰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起身对马小兰说:「来 ,把腿张开,让我看看你下面。」   说完轻轻分开对方双腿,将身子移动到两腿间。   马小兰两腿间毛发较少,浅浅的,稀疏地排列在耻丘上,像是婴儿头上新长 出来的头发,似乎未发育成熟,使阴部显得很干淨。   刘斌将她两腿抬起,让阴户清晰地展现在眼前。   马小兰人比较瘦,但是阴户并不干瘪,相反比较丰满,白白嫩嫩的,阴户及 周围只有少量绒绒的阴毛,看去像刚开始发育的女孩的阴户。   他将对方两腿尽力张开,让被外阴封住的神秘之处展露出来。   尚未经曆男人的处女阴部,颜色很浅,粉嫩桃红,阴道口很小,微张着,一 股乳白色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他知道这是女性兴奋时产生分泌液,说明对方身体有了接纳的准备。   刘斌更加兴奋,但是没有马上开始征伐。   他低头闻了闻马小兰阴户,发觉只有诱人的处女体香,没有任何异味,接着 用舌头舔了一点阴道中流出的分泌液,纳入口中细细品味,只是稍微有点涩,没 有其他特别味道。   以前他没有品尝处女兴奋时分泌出来的体液,与妻子第一次时,当时因为太 兴奋,没来得及品尝,就斩将夺关、直捣黄龙了。   他以前听说处女的分泌液,对男人大有益处,以致自古至今不少男性十分迷 恋处女,不管这个说法是否科学、可信,今天有机会自然得试试。   于是,他俯下身,伸出舌头,将对方阴道口流出来的分泌液全部纳入口中。   在刘斌舌头第一次接粗阴道口时,马小兰的身子收缩了一下,但是没有出声 。   她从影碟上看过男人舔弄女人的这个地方,所以刘斌舔弄并不觉得奇怪,也 没有阻止,以为男人们喜欢这样,只是感觉很不舒服,身子才不自觉地收紧了一 下。   但是当刘斌第二次再用舌头去舔弄阴道口附近时,她不但身子收紧,而且忍 不住颤声说:「大哥,痒。」   「这样等会你感觉舒服些。」   刘斌解释一声后,分开外阴,继续用舌头沿着鲜嫩殷红的外阴内壁一路往上 舔弄。   他知道女孩这个神秘的部位第一次受到异物的侵袭,多少都会有些不适应, 因此没有停止。   不知是刘斌的话的作用,还是身体已经适应,此后马小兰的身子没有继续收 紧,而是渐渐放松了。   刘斌的舌头最后停留在阴蒂处,处女的阴蒂隐藏很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让 它凸显出来。   他刚在那小米粒般的阴蒂上舔一下,马小兰身子不但收紧,而且剧烈地颤抖 ,口里颤声央求:「哥,别舔,我——」   「怎么啦,不舒服?」   刘斌笑着说。   阴蒂通常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他很想知道未经人道的小女孩这里被舔弄的 感受。   「酥酥的,很痒。」   马小兰小声说。   「小傻瓜,因为你是第一次,而且是我的女人,我才舔你这里,别人想要我 舔,我也不会添。我舔你这里,只是想让你兴奋起来,你里面水多一点,那样我 进去时,你就没有那么痛。」   也许是这番解释的作用,当刘斌再次舔弄阴蒂时,马小兰没有再出声,但是 身子在不停地颤抖,小手也握得紧紧的。   很快马小兰的阴道口又有白浊的液体流出,刘斌知道对方身体已经完全做好 迎接的准备,停止舔弄,起身说:「来,你来亲亲我的小弟弟。」   同时将对方上身扶起,将峥嵘的阴茎送到嘴边。   马小兰此前看过一次影碟,那是刘为民请来指导她和王芳的妈咪让她们看的 。   那是她第一次活灵活现地见到成年人的阴茎,也是那次知道口交这个词,知 道男人喜欢女人亲那里。   刚开始她看到女人舔弄男人的阴茎、并且含入口中,感觉好呕心。   在她的意识中,那里是男人撒尿的地方,怎么能亲呢?可是影碟中的女人, 脸上完全没有不舒服的表情,相反是那么投入、那么专心,好像在干一件自己非 常喜欢的事,加之妈咪在一旁说,女人要让男人开心就必须学会这些技巧,没有 哪个男人不喜欢女人帮他口交,有的男人不口交还硬不起来,男人如果硬不起来 ,欲望得不到发射,就会变得暴躁,甚至可能会做出变态的举动,她这才强忍心 中反感,耐心看下去。   虽然看完影碟后,她对口交不再反感,而且现在眼前又是她心许的人,但是 此刻突然见到,并且要她口交,心里仍感觉不舒服,而且还有些紧张。   紧张的是,刘斌的阴茎似乎比影碟上那个男人的要粗长,不知自己的小穴是 否受得了。   她迟疑了一会,才蹙眉伸手抓住那滚烫的阴茎,然后学着影碟上的样子,伸 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怪味,再闭着眼睛含住了龟头。   刘斌见到马小兰那极不自然的样子,不由想起原来妻子第一次给自己口交, 那是结婚三个月后,才克服心理障碍开始尝试,暗歎一声,说:「今天就算了。 」   马小兰以为刘斌不高兴,抬头忐忑看了刘斌一眼,说:「哥,我、我不怎么 会,但是我会学。」   刘斌从马小兰手中抽出阴茎,说:「你是我的女人,以后有机会学。」   刘斌在心中仍有些忐忑的马小兰脸上吻了一下,将她轻轻放倒,重新抬起两 腿,说:「第一次有些痛,你知道不?」   马小兰点头说:「知道。」   「你手扶着大腿,尽量将腿张开些,这样就没那么痛些。」   马小兰依言双手扶住高举的大腿,尽量将双腿张开,让细小的阴道口张至最 大。   刘斌趴下身去,扳开用力分开阴道口,只见在离阴道口约3厘米处有一层粉 红的肉膜,中间有一个一厘米左右的小孔。   这是他第一次真实地见到处女膜,虽然妻子与他第一次时是处女,但是那时 没有去扳开看。   知道了处女膜的位置,心里有底了,他起身将已经被口水湿润的龟头对准殷 红、娇嫩、细小的阴道口,逐渐往里推进,只见龟头挤开四周嫩肉逐渐往里鑽入 。   当龟头进入一大半时,他发现马小兰脸上现出不适,说:「是不是不舒服? 」   「有点胀。」   满脸通红马小兰小声说。   「哥还没有全部进入,你不要紧张,身体放松,等会就好了。」   说完他继续往里推入。   尽管阴道口在拼命阻止异物进入,但是阻挡不了龟头鑽入的步伐,最后阴道 口那阻挡的嫩肉也被龟头着陷了进去。   当龟头最粗的部分进入阴道口后,马小兰已是眉头紧蹙。   刘斌知道相对马小兰那细小的阴道口而言,自己的龟头确实大了点,因为马 小兰的阴道口比王芳的还要小。   他停止继续往里挺进,说:「是不是很胀?」   马小兰怕他不高兴,没有回答,只是轻「嗯」   了一声。   「第一次开始都会有些不舒服。」   刘斌一边安慰一边俯下身子,轻轻伏在她纤弱的身子上。   为了不让对方紧张,他没有告诉对方,很胀是因为你的阴道口太小,而我的 阴茎又比常人的粗大。   他也不敢使劲压在对方身上,怕她那纤弱的身子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双肘 撑在她身体两侧,支撑着上身,只是肌肤紧贴着柔软的身子。   刘斌双手抱住马小兰,让她的身子贴紧自己,怜爱地看了看涨红的粉脸,再 次吻上她的嘴,然后慢慢抽动阴茎,让龟头与阴道口附近的内壁摩擦,并试探着 深入。   几次试探后,他发现只要龟头全部没入阴道口,前端便会抵住里面那层薄膜 。   尽管早已兴奋难抑,但是他没有急于捅破这层代表纯贞的膜,因为感觉到对 方身上的紧张尚未完全消除,阴道内还不是很湿润,依旧不紧不慢地一边抽动、 一边亲吻,只是每次送入时,都会让龟头前端轻轻触及那层膜,为最后的突破做 准备。   大约过了几分钟,马小兰眉头渐渐舒展开来,那抬着双腿的手也放到了刘斌 背上。   刘斌也感觉到,阴道口附近比以前湿润了,紧迫感也没有那么强了,知道对 方已经适应,可以突破了,搂住对方瘦弱的双肩,将力量集聚到臀部上,说:「 我要进去了。」   随着话音落下,臀部也快速落下,他感觉到阴茎只是在龟头鑽开小孔、冲破 阻碍时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快速向里面滑入,尽管里面依旧紧窄,但是无法阻止 阴茎的滑入。   「嗯。」   而他身下的马小兰刚点头承应完,下身突然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一根坚硬 滚烫的棍子冲破一切阻碍,深深地刺入自己体内。   痛得她想大叫来发泄,但是又无法出声,因为刘斌在突破障碍时,封住了她 的嘴。   她只有将这种痛转移到手上,使劲抓着刘斌后背。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情欲场】(27)叔侄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