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26)下药

 
【情欲场】(26)下药 作者:bulun 2016-4-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二十六、下药 *********************************** 不少兄弟对本文更新太慢有些不满,其实布伦一直在努力,只是布伦事务较 多,加之动力不足,上传十来天,有兴趣的朋友不到两千,支持的兄弟不到二十 。   但是不管如何,布伦会尽力遵守承诺,争取本文不太监!但是逯需要兄弟们 支持,只要回复过20,读者上2000,布伦会准时更新。 ***********************************   「有些事说不清,不说了。」此刻刘斌心里也有些乱,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 张明,一时不知如何应对,不想再讨论这事,端起酒杯说:「来,喝酒。不要因 这事扫了大家的兴。」   「你是叫小慧吧?」谭倩喝下杯中酒后,问旁边的小慧,见小慧点头,接着 说:「你刚才在他们包厢里,他们提出了非分要求?」   「嗯,那个人乱摸,还要我晚上陪他。」小慧先前只是点头,问到最后才小 声回答。   「这些王八蛋,出来唱歌,就是为了找小妹。」一旁的牛丽丽愤懑地说。   「有几个男人来歌厅不是为了找小妹?」沈红英一边附和说。   「你家林大哥呢?好像也经常来歌厅,难道也是为了找小妹?」谭倩笑着说 。   「他敢。」沈红英笑着说。   这时妈咪走了进来,见到坐在里面的小慧后,沉着脸说:「小慧,你怎么啦 ?得罪了那边的客人?」   「怎么?那边的客人找你麻烦?」不待小慧出声,刘斌不悦地看着妈咪。   「这位老板——」妈咪看着刘斌,突然脸现喜色,说:「你是刘总吧?不好 意思我一时没认出来,罚酒一杯。」说完拿出一个酒杯倒上半杯酒,一口而尽, 接着说:「刘总,你也知道,客人是我们的上帝,客人来这里是为了开心,我们 不敢得罪。」   「为了让客人开心,就可以强迫小妹做不愿意的事?」   「刘总,这个我绝对不会,我过来是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慧说,客人在她身上乱摸,还要她晚上出台。」   「这个就是他们过分了,他们点小慧时就说好了,小慧不出台,只陪唱歌、 喝酒。」   「行了,如果那边找麻烦,你就叫他们过来找我,小慧是我马子,他们欺负 我马子,我没去找他们麻烦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对了,那边包厢里都是些什么人 ,你应该认识吧?」   妈咪似乎被刘斌的气势镇住了,忐忑地看这他,小声说:「我只知道他们有 五个人,一个姓黄、一个姓张、一个姓林、还有两个记不起了。至于他们是干什 么的就更不清楚了。」   「好了。你告诉他们,小慧是我马子,现在陪我,如果找麻烦,让他们过来 。」   妈咪见在座的脸色均不很友善,同时发现衣架上挂着的警服,连连点头,出 去了。包厢内其他人见刘斌说小慧是他马子,纷纷惊异地将目光转了过来。既然 是女朋友,怎么会让她在这里当小姐坐台?知道一些内情的谭倩不相信小慧是刘 斌的女朋友,但是也不清楚他一再这么说的用意。   「沈姐,这里你们有没有熟人?」刘斌对在座众人说。   「我认识一个妈咪,但不是很熟。」因包厢是自己定的,彭颖率先回答。   「你想——?」谭倩疑惑看着刘斌。   「我想知道刚才那小子与什么人在一起,如果有熟人,就帮我查一下。」   「这里我们都不怎么熟悉。」谭倩脸带歉意地说。   刘斌点了点头,接着转头问一旁依旧神色不安的小慧:「小慧,你既然对这 里不适应,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当小姐坐台?」   众人一听明白了,敢情小慧不是他马子,但是众人不明白为什么要说小慧是 他马子?   刘斌之所以强调小慧是他马子,是想借妈咪的口告诉张明:我跟你耗上了, 你抢我的老婆,以后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也会抢。只是这个他不便告诉众人,所以 也没有理会众人疑惑的目光。   「我、我需要钱?」小慧垂着头说。   「你家里供不起你上学?」刘斌有些好奇,需要钱又不愿出台卖身,难道是 家里负责不起上学的费用?   「我爸病了,家里欠了很多钱,我还有一年多就可以毕业了,不想放弃。」   沈红英等三人这才知道女孩是在校学生,纷纷诧异地看着女孩,只有谭倩上 次已经知道,脸上神色如常,关心地说:「你爸得了什么病?」   「肝硬化。」   「那你可以申请困难补助?」牛丽丽一旁说。   「申请了,但是不多。」   敢情小慧来这里当小姐坐台,并不是贪图享受,自甘堕落,而是为了上学。 一时,众人心情都沉重起来,既同情女孩的处境,又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只有 相互无奈地看着,也没有心情再唱歌了。过了片刻,刘斌说:「你一年学费、生 活费加起来大概要多少?」   「将近两万。」   「这样吧,你不要再来这里上班了,钱我借给你,等你毕业参加工作了再慢 慢还。要不,我们签个合同,你是学财会的,我公司将来也要搞财务的,你毕业 后到我公司来做事,我借给你的钱算是先预付给你的工资,以后在你的工资中慢 慢扣除。」   小慧没想到刘斌愿意帮自己,而且没有其他条件,兴奋而又惊异地看着刘斌 ,似乎有些不相信。因为此前也有不少人提出帮她,但前提是做情人。   「老弟,这个主意好。」沈红英赞成刘斌的建议。   「小妹,我看你不如和刘哥签个合同,毕业后直接去刘哥的公司上班,这样 你既不用担心将来找工作,也不用担心还钱了。」彭颖一旁建议说。   小慧激动地点了点头,说:「谢谢刘哥,谢谢各位姐姐。」   沈红英端起酒杯,说:「老弟,你做了一件好事。姐敬你一杯。」   刘斌明白沈红英的意思,如果小慧继续在这里上班,迟早会被逼上卖身这条 路,但是不来这里上班,又无法解决经济上的困难,现在有了自己的帮助,小慧 不用再踏足这个大染缸,自然也就不会堕落了。他笑着说:「我看她一直坚守底 线,值得帮助。」然后愉快地与沈红英碰了一杯。   喝完酒,刘斌见小慧神色依旧有些不自然,说:「小慧你怎么啦?」   「有些热。」小慧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那你把外衣脱了。」   「我看你穿的不是很多,是不是喝多了?」一旁的谭倩见小慧的脸越来越红 ,眼神也有些迷离,关心地说。   「刘哥,快十一点了,也差不多了,我们把这酒喝了,走吧?」牛丽丽似乎 认同谭倩的观点,一边提议说。   「行。」沈红英第一个赞成。   刘斌见其他人均表示赞成,自然没意见。当他买完单准备离开时,小慧已经 走不稳了,谭倩笑着把搀扶小慧的工作交给了他。由于有六个人,车子坐不下, 他只有和小慧打的走。   上车后,小慧靠在刘斌怀里,仍然说热。他觉得有些奇怪,外边比较冷,车 里的温度并不高,比包厢里低不少,自己并不感觉热,相反有些凉。他伸手摸了 一下小慧的头,发现有些烫手,说:「你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我头有点晕,身上有些热。」小慧一边说一边做出要解衣服的动作 。   因为在车上,而小慧身上衣服不多,刘斌制止了她的动作,并叫司机将车内 温度调低一点。   「兄弟,你女朋友好像不是喝多了酒,而是吃了药。」这时前面的司机插言 说。   「吃了药?」刘斌大吃一惊,难道张明他们给她下了药?   「我以前见过吃药的,也是这个样子。」   「那麻烦你送医院。」   「只要不过量,一般不用去医院,回去多喝点水睡一觉就好了。现在医院只 有急诊,门诊下班了,如果不是很严重,医院不一定收。」的士司机不但阅历广 ,而且很有经验。   刘斌想想也对,但是这样把小慧送回学校也不好,万一被她的同学误会,很 麻烦。他想了想,叫司机转道去自己租住的小区,反正自己那里有两张床,不如 把她先带回家,等她清醒了再离开。   到小区下车后,小慧走不动了,口里嚷着热,身子不安地扭动着,似乎身上 确实很热,刘斌只有半抱半扶地把她弄上楼。   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候的马小兰见刘斌扶抱着一个陌生的女孩进来,惊 异地起身说:「哥,她——」   「她喝多了酒,又被别人下了药,你去倒杯水来。」   「下了药?」马小兰一脸惊异,怔了一下之后,急忙去倒水。   刘斌搂着小慧坐在沙发上,拿过马小兰倒过来的凉开水,对神智有些迷糊、 但又不安稳的小慧说:「来喝点水。」   「我热,我……」小慧推开杯子,用手摸着自己的酥胸,似乎想扯下衣服。   「喝了就不热了,小慧,听话。」刘斌耐心地劝着。   「我热,好难受。」小慧依旧不愿喝水,只是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身子,似乎 非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不可。   刘斌见状只有抱起小慧往卧室走去,并对马小兰说:「小兰,你过来帮她脱 衣服。」   刘斌将小慧放在小房间的床上,交给紧随自己进来的马小兰,便出了房间。 他从楼下把小慧搂抱上来,身上已经开始冒汗,而此刻酒劲也开始发作,想休息 一下,于是畅快地躺坐在沙发上。   「哥,她——」他刚休息一会,马小兰便从房间出来了,刚想发问,马小兰 已开口。   「她怎么?」刘斌坐直身子,疑惑地看着马小兰。   「她、她说要,而且用手摸着下面。」马小兰红着脸说。   「哦?」刘斌看着马小兰那羞涩表情,心中顿时升起一个疑问:难道他们下 的是媚药?连忙起身向房间走去。   走进房间一看,小慧身上的被子已踹开,全身赤红地躺在床上,扭动着身子 ,约束着乳房的胸罩也被移开。小慧的身材很好,乳房比马小兰的大,差不多可 以与王芳相比美,两腿笔直修长,身上皮肤细腻润滑,光洁无瑕。此刻她一只手 在乳房上揉搓着,另一只手伸入三角内裤中在来回滑动,同时口里喃喃地说着: 「……好难受……给我……」这正是女性情欲高涨至极处的表现,难怪见识不多 的马小兰也能看出来。   「哥,她这么难受,你帮帮她吧。」善良的马小兰一旁说。   「帮帮她?怎么帮她?」   「她这样子好像很需要。」   「她现在不清醒,我帮了她,到时说不清怎么办?」尽管刘斌也被眼前的画 面刺激得心旌摇动、血气上涌,但还是比较清醒。   「可是她这样子好难受。」马小兰十分同情处于迷乱状态的小慧,接着又说 :「我想她清醒后不会怪你的。万一怪你,我作证。」   马小兰的话让酒劲上来的刘斌意志动摇了,见马小兰神情很认真,而且有些 急切,说:「好吧。我先陪陪她,等会再来陪你。」   「没关系,哥,你先陪好她。」马小兰不但善良,而且大方,红着脸说。   待马小兰走出房间,刘斌很快脱光了身上衣服。这样美妙的胴体摆在面前, 他没法不兴奋,不激动。他上床脱下小慧身上的小内裤,发现内裤中间湿了一大 片。当他趴在小慧身上时,小慧自动分开双腿,兴奋地抱着他,口里嚷着:「我 要,给我。」   兴奋难耐的刘斌也顾不了许多了,将早已蓄势待发的神枪对准桃源洞,使劲 刺了过去。随着一声娇啼,神枪入洞,直达洞底。   神枪尚未到达洞底,刘斌便发现有些不对,中途似乎有阻碍,冲过障碍时, 对方身体收紧了一下,抱在自己背后的手也使劲抓了一下。然而由于冲力过大, 来不及刹车,直到枪入洞底,并且感觉到背上有些火辣,他才反应过来。难道她 是第一次?他抽出大半截神枪一看,枪身上果然有殷红的血迹。看到血迹,他身 上的酒登时醒了三分,心中暗叹:没想她还是处女身,又被自己稀里糊涂破了。 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对方始终坚持不出台。   然而,蓬门初开的小慧对破瓜之痛似乎不在乎,见神枪入洞后静止不动,开 始扭动身子表示不满,口里亦发出饥渴的呻吟。   刘斌只有收敛心神,专心应付。对方是第一次,又是在不清醒的状态,他必 须小心应付,以免对方伤害过重。   食过春药的女孩,情欲被引发后,表现之狂野,胜过金晶这样的成熟女人, 不输于舒畅这样饥渴已久的怨妇,纵体迎送,索取无度,一个劲地呼喊我要,双 手更是紧紧地搂着刘斌后背,似乎怕他离去。   刘斌内心也很想尽情驰聘、肆意挞伐,但是不敢,对方越是狂野,越是得小 心。不管小慧如何催促自己用力,他依旧按照自己的思路来应付。这一场盘肠大 战,足足用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他将甘露注入到对方体内,身下人才逐渐安静下 来。   鸣金收兵后,疲惫不堪的小慧很快便满足地睡着了。刘斌从小慧身上下来, 看着对方狼藉不堪的下体,心中没有一丝得到女孩第一次的喜悦,相反很不是滋 味。如果她不是家里有困难,就不会去歌厅坐台,如果不去坐台,就不会发生这 种事。   想到小慧被下药,刘斌不由想起了张明。莫非张明曾经也是用这种手段来对 付自己的妻子,事后再留下证据来要挟?想到这里,他对张明的恨又加重了三分 ,不管今晚小慧被下药是不是张明所为,与他肯定脱不了干系,这笔帐算在他头 上了,只要妻子被要挟改嫁的真相一查出,到时一定要他加倍偿还。   「哥,她没事了?」   马小兰的声音打断了刘斌的思绪,回头一看只见马小兰红着脸披着衣服站在 一旁,不由讪讪地说:「小兰,你还没睡?」   「睡不着。」马小兰红着脸说。其实她根本没睡,上床后不久,便被小慧的 声音吸引,又返了回来,一直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缠绵。那时刘斌正在专心应对 小慧,所以没有发现。   「你过来坐一下。」刘斌拍了拍床铺,待马小兰在床边坐下后,又说:「小 兰,哥真不知道明天怎么给她解释。」   「哥,明天我给她解释。」马小兰见刘斌脸带忧色,靠在他身上,轻轻说。   「她还是第一次,如果她不是第一次还好解释。」刘斌担心的是这个。在现 今社会,小慧能将第一次保留到现在,说明第一次对她来说很珍贵,就这样被自 己夺走了,不知清醒后会不会闹出什么事来。   「哥,你不要担心,你是帮她,又没有强迫她,说得清的。如果她愿意,以 后可以跟着哥,做哥的女人。」   天真而又善良的马小兰以为做自己女人是很幸福的事,直让刘斌哭笑不是, 只有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说:「我的傻妹妹,你以为别人都会想你一样傻,愿 意跟着哥?」   「和哥在一起有什么不好?小芳都愿意跟哥在一起。」单纯的马小兰坚持认 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   「好,已经这样了,明天再说吧。小兰,她下面似乎有些红肿,你去那条热 毛巾帮她擦一下,顺便敷一下,我去洗一下。」刘斌说完下床,出了房间。   刘斌从卫生间出来,到小房间看了一下,见马小兰已经离开,疲惫的小慧睡 得很香,便回到自己房间。已在床上等候的马小兰,待刘斌一躺下便抱住了他, 将脸贴在他身上,说:「哥,你辛苦不?」   刘斌笑了笑,说:「你是不是想要?」   「我可以明天再来。」马小兰抿着嘴娇羞地说。   「那怎么行。我的小兰宝贝都有二十多天没和哥亲热了,哥就是辛苦,也要 让小兰宝贝开心才行。」   「哥你还没起来,我帮你亲亲。」在说话的同时,马小兰已抓住刘斌尚未恢 复元气的小弟弟。   「等一下,我们先说说话。你肯定奇怪,哥怎么认识小慧,又把她带了回来 。」刘斌止住了马小兰的身子下移,接着简单地介绍了与小慧认识的过程以及今 晚发生的事,只是没有提起自己与张明的恩怨。   「那些人怎么这么坏?应该让公安局把他们抓起来。」马小兰听后愤慨地说 。   「哥开始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他们给小慧下了药,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哥,你放心,小慧肯定不会怪你的,是你救了她,要不是你,她肯定会被 那些坏人害了。」马小兰先怕刘斌担心,安慰说。   「所以我的小宝贝,你以后在外面一定要小心,不熟悉的人尽请少接触。」   「哥,你放心,我会注意的,除了哥,我谁都不相信。」   刘斌没想到马小兰对自己如此痴心,搂过来在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宝贝 ,现在让哥来爱你。」   「哥,我先帮你亲一亲,要不,你要很长时间才能出来。」马小兰娇声说, 似乎对刘斌的持久力有些畏惧了。   刘斌笑了笑,只有任其爬向两腿间为自己服务。通过这段时期与众多女人的 交往,他也发现,如果一个晚上来两次,第二次时间会比较长,除非是和金晶、 舒畅这样可以任意挞伐的熟女在一起,如果是与马小兰这样青涩的女孩,一般都 要半个小时以上才能发射。   当刘斌感觉差不多时,才将马小兰拉过来,压在身下开始征伐。   也许是因为目睹了刘斌与小慧欢爱的场景,马小兰特别兴奋,刘斌进入不久 ,便开始述说自己的感受和动人的情话。直到刘斌将精华注入她体内,才停止呢 喃。此刻她已瘫软如泥,也无力再表述心身的感受了。   小慧醒来时,感觉全身酸软无力,睁开眼睛发现身边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 是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陌生女孩,正关心看着自己,接着发现自己周边的一切都 很陌生,说:「我怎么在这里?你是谁?」   「你不记得了?你被别人下了药,是我哥把你救回来的。」坐在床边的正是 马小兰,她一直在等小慧醒来。   小慧似乎记起了昨晚的事,说:「你是刘哥的妹妹?」   「嗯。」马小兰得意地点了点头。   小慧动了一下身子似乎想起来,发现下体很痛,脸上大变,伸手往两腿间一 摸,失声叫道:「我、我——」   马小兰知道小慧已发现自己失身,解释说:「我哥背你回来后,你一个劲地 说热,喂水你不喝,把你放在床上,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后,你不但说热,还说难 受、给我,一只手摸着胸脯,一只手摸着下面。我见你那样子确实很难受,就让 哥过来帮你,哥开始也不肯,后来见你一直说要,才帮你。哥发现你是第一次后 ,很小心,可是你根本不管自己是不是第一次,拼命叫哥用力,好在哥很怜惜人 ,没用按你说的做,否则你今天肯定下不了床。」   马小兰还未说完,见小慧闭着眼睛,眼角流着泪,又安慰说:「小惠姐,你 别伤心,我哥人很好的,如果你愿意,以后可以做我哥的女人,他一定会对你很 好,你这么漂亮——」   「你别说了,让我静静。」小慧打断了马小兰的话。   马小兰只有停下来,静静看着伤心的小慧。               (未完,待续) ***********************************   接下来小慧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布伦正在琢磨,兄弟们如果有好的想法,不 妨告诉布伦…… ***********************************

上一篇: 【情欲场】(15)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