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3)

 
               三、见红   「啊——好痛。」随着王芳的一声娇啼,怒胀得有如铁棒一般的阴茎,披荆 斩棘,沖破重重阻碍,直捣黄龙,进入到她身体深处。   「很痛吗?」刘斌见对方眉头紧皱,眼角挂着泪水,不由迷惑地询问。他想 ,自己的龟头虽然比较粗大,但也没有粗大到受不了这个程度,又不是第一次经 曆男人。凭他以往的经验,女人的阴道一般是阴道口附近比较紧,只要过了阴道 口,裏面相对就要宽松些了,除非是未曾被开发的处女。   王芳点点头,小声说:「我是第一次。」   「啊!你是一次?」刘斌闻言一怔,接着急忙起身,抽出阴茎一看,上面果 然粘着殷红的血水,没想到对方还真是未经男人开发的处女。现在他明白了,为 什么刚才使劲往裏插入时,好像遇到阻碍,原来那阻碍是处女膜,没想到竟被自 己稀裏糊涂捅破了。其实作为过来人,根据阴道口的大小应该基本能够判断对方 是不是处女,如果细心一点,扳开阴道口,就能看到裏面的处女膜。只是他先入 为主,根本没往哪方面去想,自然不会去细看。现在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刚开始 将对方搂在怀裏、抓着乳房时,身子会不停地颤抖,敢情是第一次与男人这样亲 密接触。   「刚才你怎么不说?」他有些怜惜地说。   「他们不让我告诉你。」王芳忍痛轻声回答。   刘斌估计这可能是刘为民的主意。这些人中数他比较了解自己,如果事先知 道对方是处女,自己不一定会接受。现在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了,不如好好 地接受这份情意。见王芳眼角含泪,他柔声说:「女人第一次比较痛,你不知 道?」   「知道。」   「那你应该告诉我,我就不会这么急着进去了。」其实这句话,他自己也不 相信,难道会因为女人第一次会痛就不进去了?他自嘲地笑了一下后,说:「你 那裏已经破了,等会就没那么痛了,不要紧张,你尽量放松。」说完,重新将阴 茎推入阴道中,由于有了前面的披荆斩棘,加之整个阴茎沾满了分泌液和处女血 ,再次推进就比较顺畅了。将阴茎插到底后,他停了下来,趴在对方身上,吻着 眼角的泪水和有些苍白的脸蛋,最后又破例吻上了对方的小嘴。对方既然是处女 ,就得给对方一个适应的时间,不能只顾自己享受,在对方心裏留下阴影,以后 对方男欢女爱产生恐惧。   刘斌充满温情的亲抚,很快将身下的王芳融化,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脸色又 开始红润。过了片刻,王芳开始张开嘴迎接他的亲吻,双手自然地搂住了他的后 背。王芳以前可能没有与男人接过吻,不知道如何配合,只是被动地接受,但是 悟性很高,在他的引导下,很快便知道如何配合了。   但是,当他开始慢慢抽动时,王芳眉头又紧蹙起来。他是过来人,知道女人 第一次都会有些不适,没有再停滞,而是一边抽插、一边亲吻,并安抚说:「刚 开始还会有点痛,慢慢就好了,而且会很舒服。」   「嗯。我知道,没事的。」王芳一边承迎,一边点头小声回答。   处女的阴道十分紧窄,每次抽动阴道壁上的皱褶摩擦阴茎及龟头带来的快感 ,让他兴奋不已,很想放开大干一场,考虑到对方是第一次,又只有慢慢抽送, 细细品味。好在身下的王芳体质敏感,不一会眉头又舒展开来,身体也有了反应 ,开始出现不规则的扭动。他知道对方已经适应,于是开始加大抽插力度,但口 裏仍关心地问:「现在还痛不?」   「不痛了,裏面有点胀,还有点痒。」尽管两人已经合体,但是说出身体的 感受,王芳仍有点难为情,脸上现出羞怯的神情。   「那大哥要加快速度了。」   「嗯。」王芳红着脸点了点头。   为了让对方逐渐适应,刘斌没有马上开始狂轰滥炸,而是短抽长送,或者慢 出快进,但是次次到底。每当到底时,身下的王芳会压抑的呻吟一声,同时眉头 会轻蹙一下。   见状,他关切地说:「是不是不舒服?」   「你那裏太长了,顶到我肚子裏去了。」   王芳这一说,他才发现当龟头顶住裏面的嫩肉时,阴茎根部尚未贴住王芳阴 部,显然王芳的阴道不是很深。宫颈遽然受到沖击,自然会有些不适。他笑着说 :「开始会这样,慢慢就适应了,说不定到后面你还要我用力顶嘞。」   他口裏这么说,但是并没有马上开始快速的抽送,为了给对方一个适应的过 程,每次到底后,会停驻片刻,让龟头与裏端嫩肉尽量多接触。   这样反複是十数次后,王芳适应了,每次顶入时,眉头不再轻蹙,他试探着 重重顶入,王芳也只是粗重的「嗯」一声。   他开始加快抽插速度,一边抽插,一边观察对方的反应。渐渐地,王芳不但 完全适应,而且有了反应,搂在他背上的双手开始变得有力了,呼吸也越来越粗 重。随着时间的延长,手臂上的力度越来越大,双腿也举了起来,并且开始挺动 臀部迎接他的攻击。这让三年未与女人亲热了的他更加兴奋,进一步加大抽插力 度和速度,也不再讲究什么技巧,只想尽快达到快乐的顶峰。   随着他快速有力的抽插,王芳也开始放开,声音不再压抑,但是没有说话, 只是用粗重的「嗯」、「喔」声来表达身体的感受。   这诱人的娇喘和呻吟声,对久未与女人亲热的刘斌来说,犹如沖锋的号角, 使之越发亢奋,用力搂住对方身体,开始最后的猛烈攻击。当他达到极乐的顶峰 开始发射时,一直只是唇鼻间发出呻吟的王芳也发出了「我要死了」的叫喊。在 他发射的同时,王芳全身剧烈地颤抖着,裏边也在不停的蠕动,既似兴奋地迎接 他的雨露滋润,更似在吸收他释放出来的精华。   也许是憋的太久了,他这次达到顶峰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以往的平均水平, 没有见证修炼的效果,但是发射时间很长,似乎这三年的积蓄要一次全部发射出 来。发射完毕,他感觉身子似乎被掏空了,彻底掏空了,但是并不觉得疲惫,相 反感觉格外清醒、特别精神。发泄完后,他仍意犹未尽地趴在对方身上,开始发 软的阴茎依旧停留在紧窄的阴道中。看着眼神迷离、满脸红云的王芳,他柔声说 :「小芳,舒服吗?」   「舒服。」   「怎么个舒服法?」   「感觉好像飘起来了,又好像要死了。」   「你怎么知道要死的感觉?」   「脑子裏是空的,身子也像是一下被抽空了。」   原来女人达到高潮时的感觉与男人差不多,以往他也过有这种魂游太虚、飘 飘欲仙的感觉,笑了笑说:「大哥没骗你吧?」   「嗯。」王芳羞涩地应了一声。   「你那裏还痛吗?」   「好像不痛了。」   看着王芳渐渐清明的眼睛,刘斌说:「对了,小芳,你怎么愿意将第一次给 我这个陌生人?」然而这个问题说出来后,他便后悔了,觉得这个问题很幼稚、 而且煞风景。凡是出来卖的,可以找出千百条理由,并且可以让你感觉是真的, 更何况别人刚将第一次给你,就问这样的问题,让对方情何以堪?   王芳脸色微变,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你后悔吗?」毕竟离开社会三年多了,见第一个问题对方没有表现出明显 的反感,他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有意识问的,想了解一下现在女孩 子对贞操的想法。   王芳摇了摇头,说:「反正第一次不可能留给未来的老公,与其稀裏糊涂地 给别人,不如给一个怜惜我、能给我帮助的人。他们说你人好,会怜惜人,刚才 你开始确实很温柔,所以不后悔。」   「你怎么能肯定,第一次不可能留给未来的老公?」   「结婚还得好多年,至少也要参加工作以后,我不可能等到参加工作后再找 男朋友,现在找男朋友,如果将来工作不在一个城市,就很难在一起,即使在一 个城市,也很难说。很多师哥师姐,还没毕业就分开了。」   他不得不承认王芳说的是事实。即使是他们那个年代,很多在学校谈恋爱的 ,只要毕业后不在一个城市,很少有走到一起的。一是走入社会,眼界宽了,思 想成熟了,发现以往的恋人并不是自己最适合的,其次是两人不能天天在一起, 而身边又有不少各方面条件不比原来恋人差的人在向你示爱,自然而然感情的天 平开始倾斜,最后完全移情别恋。想到这,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对方说师哥师 姐,难道她不是洗浴中心的人,是学生妹?于是试探地说:「你是学生?」   「嗯。」王芳点了点头。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岁。」   「那你应该高中毕业了?」   「嗯。」   「你现在哪个学校上学?」   「XX艺术学校。」   「今年考上的?」   「嗯。」   「他们是怎么找到你的?」刘斌对这问题比较好奇,她刚入学不久,刘为民 他们怎么会认识她,并且做通她的工作?   「是通过一个师姐。」说到此事王芳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与你同来的那个是你同学?」刘斌见对方有些难为情,没有继续这个问题 。   「不是。我们刚认识。」   也许是很久未与女人亲热了,尽管刚发射完不久,但是刘斌停留在对方体内 未完全退出的阴茎此刻又开始苏醒,于是试探地说:「小芳,哥还来一次行吗? 」尽管是买卖,但是考虑到对方刚破身,担心吃不消,所以有此问。   「嗯。」王芳点了点头。   得到对方许可,刘斌开始第二次征伐。这次他不像第一次那样,只想早点发 泄,而是时而和风细雨,轻抽慢送,时而狂风暴雨,狂追猛打,时而又是九浅一 深,仔细品味,时而又是左右摇动,认真钻研。弄了近半个小时,直到对方第四 次从极乐的顶峰开始跌落,他才开始喷射。   当他从王芳身上滚落下来时,两人身体已被汗水浸透,初承恩泽的王芳更是 几近虚脱,浑身红透,如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   看来老孙这个修炼方法还是有效果,以往自己的最高纪录不超过二十分钟, 这次竟然弄了近三十分钟,如果自己再控制一下,半个小时以上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仰躺在床上静静地回味着,直到身子恢複平静,才起床去卫生间清洗。   当他清洗完毕,从卫生间出来时,王芳仍两眼无神地瘫躺在床上。因为时候 不早,他只有搀扶着对方去卫生间洗清。   当两人从洗浴中心出来时,天色已晚。由于王芳行走不是很方便,他只有让 对方挽着自己的手,倚在自己身上,像情侣一样缓缓走着。好在这裏没有熟人, 不用担心被人看到。当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即使被人看到也无所谓。   尽管洗浴中到别墅不远,但是两人花了好大一会工夫,才走完这段路。   走进别墅,刘斌发现不但刘为民和周晓华在,先前见过的那个高个女孩也在 。高个女孩看着王芳挽着他的手进来www.01Bz.net,眼神有些複杂。王芳见到厅中众人,粉脸 通红,羞涩地松开刘斌的手,垂头站在一旁。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刘伟民笑着说。   「天都快黑了,还早?」刘斌明白对方话意,微笑以对。他身边的王芳粉脸 更红,自然听出了两人话中的意思。   「饿了吧?呵呵。」刘为民笑着看了看两人,接着说:「那走,晚上去市裏 吃。」   「没必要去市裏,在这裏吃点就行了。」   「已经安排好了。还有我一位兄弟,等会介绍给你认识。」刘为民说完便拿 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   「对了,给你买了个手机,你先用着,卡的尾号是666,我们几个的号码 都存在上面了。」周晓华说完将桌上的手机交给刘斌。   刘斌也不客气,接过手机说:「一起去?」   「那当然。她们两个今天是专门来陪你的。」   刘为民话音一落,厅中两个女孩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均有羞涩地垂下 头去,高个女孩亦是粉脸泛红。好在这时李杰与另一个小伙子走了进来,没人注 意她们俩。   「老板,准备好了。」李杰站在门边向厅中众人说。   刘斌在建委当办公室主任时,曾要求司机,凡是有体制外的人在,特别是欢 场的人在,见到领导要叫老板,不要叫领导。没想到这个规矩竟然一直延续下来 ,看来领导们也喜欢这个称呼。   走出别墅,周晓华与两个女孩一车,刘为民拉着刘斌上了他的车,刘斌正好 有事与他说,没有推让。   「老哥,你怎么找个处来?」刘斌上车后便说,因为司机是刘为民的心腹, 没有回避。   「兄弟,你刚出来,怎不能随便给你找个人吧,那不又沾一身晦气?沖喜必 须见红,不见红,怎么否极泰来,鸿运当头。」   刘为民这么一说,刘斌也就释怀了。刘为民比较讲究这个,他以前不相信, 但从监狱出来后也有些相信了。他在狱中认识一个狱友,精通周易八卦,之前的 事都被对方推算准了,令他不得不信服。   「怎么不满意?」刘伟民见刘斌没说话,侧过脸来问。   「不是。只是有些放不开。」   「呵呵,怕她们受不了你那长枪大炮的狂轰滥炸?」   「两个都是处?」刘斌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又问。   「那当然。为了验证是不是真的,还特意带她们到医院进行了检查。」   「她们都是自愿的?」尽管知道刘为民他们不会干逼良为娼这样的事,但他 还是有点不放心。   「这个你放心,怎么说我也是党培养出来的干部,逼良为娼这样的事绝对不 会干。」   「他们是学生?」   「一个是艺校的,一个餐厅服务员。兄弟,你眼光还真毒,一眼就看中了学 生妹。」   「呵呵,我看她最先应答,就叫她留了下来。对了,你怎么找到她们的?」   「兄弟,不瞒你说,我托人找了一个多月,才找到这么两个。你可能不知道 ,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当年了。现在的女孩子,高中毕业就很少有处女了,除非是 那些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的,长相好的处女还真难找,有的心志很高,怎么做工 作也没用。」   其实,刘为民没有说实话。为了找个外表过得去的处女,他花了差不多三个 月时间。还是八月初,他与杨玉兴、周晓华三人聚会时,说起刘斌十一月份就要 出来了,怎么给他接风洗尘的事,最后三人商议,给他找个处,并将这事交给人 际关系较广的刘为民。刘为民发动了他的所有关系,直到上个月才敲定这两个外 表还不错的女孩。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刘斌眼界较高,一般女孩子看不上。   「她们怎么愿意出卖第一次?特别是刚才那个艺校的。」尽管刚才有了一些 了解,但是很片面,也感觉有些不真实。   「你以为还是三年前?现在的女孩子开放得很,贞操不值钱了。三年前我们 去KTV时,坐台的太多数是乡下来的小妹,而且一般不出台。现在你去KTV 看,坐台的不少是在校学生,很多学生妹说不出台,只要你出高价,照样出台, 先前说不出台无非是为了抬高身价。现在大学裏不是流行一句话,‘读大学,就 是为了谈场恋爱’,现在学校裏真正认真读书的有几个?大多数进了大学第一要 务就是谈恋爱,学校旁边的出租屋、旅馆之所以生意特别好,就是这个原因。」   「真是没想到,短短几年就这样了。」   「这与教育产业化、商品化,大学无限扩招有很大关系。我们那时候,是国 家出钱培养,学生包分配,学校的重点是抓教学和学生品行,如果毕业的学生不 行,以后就不好分配。现在大学生不包分配了,学不学、品行好不好,与学校关 系不大,以后能不能找到工作是学生自己的事,学校的重心是抓效益。现在是, 学生上大学的机会多了,但是教育质量差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重了。现在情况 差的家庭,还真供不起一个大学生。因此有些家境差、自身条件好的女孩子,为 了让自己过得好一点,或者给家裏减轻负担,就走上了去KTV坐台创收这条路, 而学生们又很容易攀比,有些原来还比较清纯的女孩子在旁边人的影响下,也慢 慢加了进来,这样坐台的学生妹就越来越多。」   「她们的男朋友同意去坐台?」   「这你就落伍了。一、男朋友不会养她,最多是偶尔买点小礼物,有什么权 利管她。其次,她们也不会和男朋友说出台。现在的学生都很清楚,现在的恋爱 对象,未必就是以后的结婚对象,因此多数男孩子不会去干涉,只要两人在一起 开心就行。」   「出卖第一次与坐台还是有不同。」   「你看来真是与社会隔离太久了。这有什么不同?第一次是出卖,坐台也是 出卖,只是第一次贵一些而已。与其稀裏糊涂把第一次给男朋友,什么都没得到 ,不如卖给需要的人,这样既享受了,又能得到实惠。至于今天这两个女孩,她 们家教应该还是比较严的,否则凭她们的条件,也许高中阶段就被其他男孩子祸 害了。她们愿意出卖第一次,家境不好是一个重要原因。她们自身条件不差,不 希望生活得比其他人差很多,但是家裏有无法提供更多的帮助,要改变现状自然 只有靠自己。」   「那个在餐厅当服务员也是这样?」   「据说她家裏困难,为了弟弟妹妹上学,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她愿意 出卖第一次,好像是为了让弟弟妹妹上学,至于真实情况是不是这样,就不清楚 了。」   刘为民的这些解说,让刘斌对现今社会和人的思想有了进一步了解,但是心 底也有些沉重:没想到短短几年社会就变得这样了,道德沦丧、人欲横流,看来 自己以后得好好学习、多多了解才行,否则会被这个社会淘汰。   刘为民见刘斌没出声,似在思忖,笑着说:「兄弟在想什么?不会是在想另 一个吧?」   「呵呵,老哥,你想到哪裏去了。我在想老哥是不是对她们进行了培训?」   「培训倒没有,只是找了个妈咪,给她们说了一些伺候男人的基本要求。怎 么,伺候得还可以吗?」   刘斌点了点头,说:「老哥,你真的太有心了,这份情小弟记下了。」   「兄弟,你这是什么话,不就是两个女人,就是不知兄弟你是否满意,因为 你老弟以前是比较挑剔的,很难有女人能入你的法眼。」   「你老哥找的还会有错?」刘斌笑了笑,又说:「不过,说实话,这样破她 们处,心裏还是有点惶恐。」   「兄弟,你错了。她们本来就没准备把第一次留给未来的老公,既然如此, 卖给谁都是卖,不是你,就是他,反正迟早是别S56 人的。能把第一次卖给你 ,是她们的福气,至少你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不会让她们受什么罪。如果遇上 一个不行的色老头或者是有虐待倾向的人,那就够她们受的了。」   尽管刘为民说的事实,但是刘斌还是难以释怀,摇摇头,笑着说:「那你老 哥也没有必要找两个。」   「兄弟,你禁欲三年多,憋了这么久,不找两个怎么能对付你?除非是那些 久经沙场的大嫂。我看刚才那个小妹,似乎被你折磨得不轻了。」   刘斌笑了笑,没有继续探讨。刘为民说的无不道理,自己三十出头,正是精 力旺盛的时候,禁欲三年多,一旦爆发,未经人事小姑娘确实难以承受。王芳是 例证,如果自己再来一次,她未必还能承受。

上一篇: 【情欲场】(26)下药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