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13-14)作者:bulun

 
【情欲场】(13-14) 作者:bulun 转帖自第一会所色城 十三、迷情 话说到这个地步,刘斌不便再挽留。再说,他暂时也不希望与对方有太深 的感情纠葛,也就顺水推舟。送李琳出房间后,他关上门,回到床上,思忖起李 琳后面说的话,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该如何与温莉相处。 温莉对自己有好感,这一点不用别人说,他也感觉到了。他对温莉也有好 感,特别是抱入怀中那种软若无骨的感觉,更是心动不已。如果真与对方发生实 际性关系,温莉会不会因此离婚?如果那样,那自己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罪魁祸 首,尽管李琳说温莉过得不开心,但是他希望他们婚姻的破裂不是因为自己的介 入而引起。妻子的离婚再嫁,让他对破坏别人家庭很反感。但是,狠心拒绝温莉, 会不会伤害她?如果伤害到了她,会不会对自己以后在L市的发展有影响? 他想了好久,始终无法找到两全其美的答案,直到困意上来才放弃。船到 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第二天,刘斌回老家打了一转,去拿父母的身份证. 因为注册公司必须有 三个股东,他一时想不起让谁参与好,只有先将父母的名字挂上再说. 接下来几天,他住在市政府招待所,与朋友们介绍的人见面,最后确定了 三个人。一个是周晓华推荐的吴炳华,是恢複高考后第一批考上的中专生,毕业 后分在县建筑公司,技术很不错,就是性格太直,本来有很多发展的机会,最后 都是因为性格问题耽误了。一个是交通局陈彪推荐的原省建三公司项目经理龙太 忠,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实汉子,也是恢複高考后的大学生,对工程管理很有 一套,如何控制造价、如何保证工期,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造价,哪些方面可以降 低成本,说得头头是道。另一个是方菲介绍的哪个退休的概预算师张大年,是个 比较精瘦的老头,在如何控制成本、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预算等方面相当有经验。 他给三人开的底薪分别是龙太忠三千五,吴炳华三千,张大年两千五,有 工程时根据利润另外计取奖金,条件就是公司有事必须来,没事可以在家呆着, 但是不能去别的公司。并且分别签署了用工协议,三人皆大欢喜,纷纷表示会尽 心跟着他干。 期间,他与方菲和她同学张红梅见了一次,是在与张红梅她父亲张大年签 约的第二天。这次见面,刘斌感觉方菲看自己的眼神与以前有些不同,不知是那 天晚上在酒吧搂着跳过舞的缘故,还是因为帮她同学父亲解决了工作。他只有装 傻,当做不知道,没有去深究。而方菲的同学张红梅则误把他当做方菲的男朋友, 一个劲地对他与方菲表示感谢,并邀两人方便的时候去她家做客,偏偏方菲也不 说明,反而点头承应。对方不说,他也不便表明,弄不好会伤及对方自尊,只有 含糊应对。 刘斌原计划星期五下午回省城,将相关资料交给注册咨询公司,同时想了 解一下,看最快什么时候能将公司执照办好,上次忘记存咨询公司的电话了。因 为市里几段公路的维修下周就要发包,他让面试的三人看了陈彪提供的资料,都 认为利润丰厚,应该争取。如果能在发包前将公司注册的事搞好,那最好不过, 如果不能,就得尽快找个挂靠单位。但是,招待所所长金晶晚上一定要请他吃饭。 以后自己可能会经常来招待所,与所长搞好关系没有坏处,他只有取消了 下午去S市的计划。 晚上吃饭时才知道,金晶请吃饭,是为了将表妹林淑清介绍给他。林淑清 是她们县中医院的护士,身材外貌都很不错,胜过温莉等四人,如果只是做情人, 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作为老婆,则不敢贸然接受。林淑清给他的感觉烟视媚行, 比较妖娆,觉得不是个安分的主。经历离婚事件后,他对未来妻子的样貌没有过 高的要求了,只要对得起观众,过得去就行,但是人品等各方面必须优秀。加之 他现在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对金晶的热情只有虚与委蛇。为了避免酒后失言, 他以晚上还有重要事情要谈为由,坚持没喝酒。吃过饭,双方留下电话,便借机 开了溜。 走出招待所,他正琢磨到什么地方去呆一会,李琳的电话来了。自周一晚 上两人疯狂缠绵后,他不想在感情上陷入太深,这几天没有主动联系对方,而李 琳不知是出於何种考虑,也一直没与他联系,彷佛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发生过. 她 这个时候找自己会有什么事?他不由想起了那天晚上两人后来说的话,莫非想自 己了?。接通电话后,原来是问他有没有回S 市,如果没有就过去陪她们喝酒。 美女相邀,他自然不能推辞,更何况他正愁没地方呆。再说,即使有事, 也得赶过去,他不是拔屌无情的人,几天前刚占有对方身体,此刻对方找自己, 义不容辞得赴约. 李琳说的地方,不是上次的酒吧,而是一个装修不错的KTV。刘斌走进 KTV时,见李琳、温莉、舒畅三人都在,但是没有唱歌,而是在喝酒,而且三 人脸上没有笑容,气氛有些沉闷、怪异。 「你们怎么不点歌唱,干喝酒?」他不知缘由,只有装作不知道,笑着说 . 「等你来开唱。」李琳神色自然,彷佛两人之间此前没有过什么事,含笑 回答。 「我唱歌水平很一般,你是叫我来喝酒的,正好今晚没喝酒,那我就先陪 三位妹妹一人喝一杯。」 当他喝完第一杯酒,准备落座时,李琳让他坐在她与温莉之间,说:「你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还真不知道。」他奇怪的看着李琳。 「今天是我小莉姐的生日,你这个当哥的竟然不知道,该罚酒。」 「哦,那你这个妹妹也不对,应该早点提醒哥哥,好去准备礼物。」 「你就是礼物。先喝酒。」 刘斌端起两小杯红酒,递一杯给温莉,说:「妹,哥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哥。」碰杯后,温莉一饮而尽,说:「哥,你不是说今天回S 市?」 「有点事耽搁了。也幸好今天没回,否则就错过我小莉妹妹的生日了。」 「刘哥,刚才吃饭你没来,我们都喝了不少酒了,从现在开始你负责陪好 小莉姐。你是先陪小莉姐跳个舞,还是唱首歌?」李琳笑着说. 「一切听寿星的。」 「那你们先对唱一首。明明白白我的心怎么样?」 「小莉,你看?」刘斌将决定权交给温莉。 李琳见温莉点头,便急忙去点歌。当音乐想起来时,一旁的舒畅说:「你 们两个站起来唱。」 进门时,刘斌便发现温莉似乎有些不开心,但此刻不便问缘由,只有尽量 陪她开心,拉着温莉的手站起来,开始对唱。刘斌的嗓音虽不是很好,但是动作 表情丰富,唱到充满感情的词句时,他用充满温情的目光看着温莉,仿佛这就是 他的心声。 温莉很快被刘斌声情并茂的歌声感染,不但身体贴近对方,而且看向对方 的目光也饱含温情,两人宛若一对情侣,在深情对唱。 「你们合作得天衣无缝. 来,敬你们两个一杯。」一曲唱罢,李琳率先过 来给两人敬酒,舒畅不甘落后,也敬了两人一杯。 接下来李琳和舒畅叫刘斌陪温莉跳舞,她们两个则轮流唱歌,所选的基本 上都是那种节奏较慢,可以两人慢慢摇动的歌曲。 刚开始跳舞时,两人身体相隔一定距离,但是随着身体的移动,温莉的身 子慢慢贴了上来,刘斌也乐意让对方柔软的身子贴着自己。於是慢舞渐渐变成了 贴身舞,两人的脸也几乎贴到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他感觉温莉的 脸有些发烫. 两人越跳越投入,身子也越来越贴近,到第二曲结束时,两人几乎搂抱在 一起了,当温莉发现舒畅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时,才意识到自己太过投入,刚 才身子完全贴到了刘斌怀里. 当音乐再次响起时,她便叫刘斌去陪未唱歌的李琳 跳,说自己要歇一会。李琳也不推让,和刘斌搂在一起并没有感觉不自然,相反 将脸贴近他的脸,在耳边小声说:「刘哥,今天温莉很不开心,你要好好陪陪她。」 「她不是今天才从省城回来,怎么不开心?」 「是的。她今天在省城看到老公和一个小姑娘在一起,她打电话过去,她 老公说在陪客人,根本就不记得她生日了。」 「晚上你们三个一起吃饭?」 「是的。温莉喝了不少酒,后来又要来这里喝酒,我才把你叫来。」 「那你要早点告诉我。」 「开始她不让。」 舒畅也喝了不少酒,比上次要大方主动些,李琳与刘斌一分开,便主动上 前,搂着刘斌,也许是受温莉的感染,身子也几乎贴上了刘斌的身体,发烫的脸 贴在他脸上,说:「刘哥,温莉喜欢你,今天你要陪好她,让她开心。」 刘斌知道温莉不开心的原因后,自然是用心伺候。偏偏温莉要喝酒,似乎 想把自己灌醉,每支歌一结束,便要与众人喝一杯,不喝还不让。如果不跳舞或 者不唱歌,一支歌当中要喝几杯。刘斌见状只有尽量搂着她跳舞,直到她酒劲发 作、步伐开始淩乱才收场。 走出KTV时,舒畅也站不稳了,只有李琳还能坚持自己行走。刘斌只有 左搂右抱一边一个,半搂半抱着两人,叫李琳去叫车。上车后,他傻了,不知该 往哪去,几个人家里他都未去过,好在李琳还比较清醒,说:「我那里只有一张 床,去舒畅那里吧,她那里有两张床。」 好不容易才将站立不稳又还要逞强的温莉和舒畅扶进房间,当将两人放在 沙发上时,刘斌身上开始冒汗了。 「刘哥,你要把她们扶到房间里去才行,我也有点站不稳了。」李琳以为 刘斌放下俩人就准备离开. 「小琳,你让我喘口气好不?」刘斌笑着说. 李琳伸出舌头调皮地笑了笑。刘斌看到李琳伸出的舌头,不由想起了她为 自己口交的情形,刚垂下头去的小弟弟又开始抬头,赶紧摇了摇头,说:「你看 她们分别睡哪个房间?」 「温莉睡小房间吧。」李琳勉强站起身来去整理房间. 刘斌搂抱着温莉来到小房间,刚将她放在床上,醉眼朦胧的温莉便挽着他 的脖子,说:「哥,你喜欢我不?」 「喜欢. 你是我的好妹妹,当然喜欢. 」 「那你今晚陪我好不?」 「好,好。你睡吧,哥,在旁边陪着你。」 「不,我要你抱着睡。」 「小莉,哥不能这样,你不是自由人。我不能——」 「因为我有老公?那我明天就去离婚。」温莉打断了刘斌的话。 刘斌一听头大了,陪嘛,有违道德,对方目前还是有夫之妇,不陪,万一 真的去离婚,那自己就是罪魁祸首了。 「刘哥你今晚就在这里配陪小莉姐吧。」李琳不知何时来到门口,倚门而 立。 「舒畅去房间了?」 「没有。她站不稳,我不敢扶,怕等会两个人都倒在地上。」 「好吧,那我先去扶她到房间. 」接着转头在温莉脸上亲了一下,说:「 小莉,哥先扶你朋友去房间再过来陪你,好吗?」 「哥,你要快点,我等你。」温莉这才松开挽着刘斌脖子的手。 当刘斌从舒畅房间出来,又犹豫了。紧随其后出来的李琳,上前抱住他, 在脸上他亲一下,说:「刘哥,不要有负担,好好陪陪小莉姐,给她一个美好的 生日回忆。」说完将他推进温莉房间. 床上的温莉已解开外衣,见刘斌进来,说:「哥,好热,帮我脱了。」 事已至此,刘斌也豁出去了,更何况有李琳等人作证,并不是自己主动勾 引对方,上前幇温莉将外衣脱掉。当身上只留下贴身内衣时,温莉仍不满足,叫 刘斌帮她全脱了。 当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一条蕾丝小内裤时,温莉娇声说:「哥,你快上来, 要你抱着我。」刘斌本想好好欣赏一下异常白皙的胴体,见温莉催促,只有赶紧 脱衣上床。刚一上床,温莉便像八爪鱼一样将他紧紧抱住,滚烫的肌肤贴着他身 子,并且嘴唇也凑了上来,封住了他的嘴,使劲允吸着。 刘斌没想到酒醉后的温莉会这么狂热,已经抛开一切的他,自然不会让温 莉失望,紧紧搂住那让他迷恋的柔软胴体,热烈地回应对方的亲吻。 亲了好一会,温莉才松开刘斌的嘴,当刘斌想去亲对方那白皙光洁的乳房 时,温莉的小手已抓住他下面那怒胀的小兄弟,让他身子无法再下移,同时温莉 含娇带羞地说:「哥,我要你爱我。」 刘斌如奉律旨,帮温莉取下胸罩,脱掉蕾丝小内裤,然后将身体压在对方 柔软的胴体上。他刚趴好,温莉的小手便抓住怒胀阴茎往自己身体的入口引导。 他自然不会再客气,顺势用力推动阴茎向对方体内刺入。 「哥,你的好粗,好大。」在推进过程中,温莉感受到刘斌的粗大。 温莉里面的水不是很多,好在阴道也像她的身体一样柔软,伸缩性很好, 阴茎很快便顺利达到体内深处。 「喔——」当阴茎达到体内深处时,温莉发出了一声如愿以偿的畅快呻吟。 温莉不但身子柔软,阴部也很柔软,当他龟头抵住最低面的嫩肉时,阴茎 根部正好压着丰满而且柔软的外阴,阴道里面温度很高,将整根阴茎轻轻裹着, 这种全面接触并且温热的感觉,异常舒爽。他轻轻吻着对方小嘴,让阴茎在里面 停驻了一会,才徐徐抽动。 温莉双手搂在刘斌背上,一边回应着刘斌的亲吻,一边举起双腿迎接刘斌 的默默耕耘。 开始温莉可能是担心外边有人,呻吟声比较压抑,但是几分钟后,便放开 了,欢快的呻吟声由从鼻孔中发出转为从两唇之间发出,后来渐渐不满足用「唔」 、「噢」来表达了,开始喃喃地嚷着:「……噢……好舒服……哥……噢 ……我爱你……哥……再大力……噢……操死我……使劲操……噢……操到我心 坎了……操穿我……噢……」 在温莉诱人的淫声秽语的刺激下,刘斌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大, 同时紧紧地搂着对方柔软的身体,让她完全贴住自己,似乎要合二为一。 「……啊……我要飞了……哥……我要死了……哥……我还要……再大力 … …啊……我要死了……」随着刘斌越来越强劲有力的抽插,温莉的声音越 来越大,到后来几乎变成了嘶喊,双手使劲搂着刘斌,双腿紧紧盘在背上,整个 人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吸附在刘斌身上,身子随着刘斌的快速沖刺而上下剧烈摆动。 刘斌也是异常兴奋,也不顾温莉的声音是否会将外面的人吵醒,拼命耕耘, 肆意征伐,直到N次将温莉送上云端,才开始释放自己的激情。当开始发射时, 突然想起自己未带套,想抽出来。谁知温莉使劲按着他的屁股,说:「哥,没关 系,射吧,射给我。」 既然对方说没事,刘斌自然不客气,将抽出一半的阴茎狠狠地插到最里面, 顶着宫颈口一阵狂射。滚烫的精液浇灌在花心上,让温莉全身又是一阵乱颤,口 里发出极度满足的呻吟。 当他从温莉身上下来时,身子本来柔软的温莉,已经瘫软如泥,身上更是 汗水淋淋。 「哥,谢谢你,让我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气息尚未平静的温莉费力地 侧过身来对刘斌说. 「难道——」话刚出口,刘斌又刹住了。 「是的。」温莉已猜出刘斌后面未说出来的话,接着说:「结婚快四年了, 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快乐过,如果不是哥,我真不知道做女人原来这么快乐。」 刘斌之所以将没有后面的话说出来,有两个原因,一是觉得不适宜,其次 从刚才温莉的表现已经发现,她是个慢热型人,高潮来的比较慢,如果男人的持 续时间不长,很可能无法达到高潮。但是这样的女人一旦高潮来临,会高潮迭起, 而且不顾一切。刚才温莉最后的表现就是这样。 刘斌怜惜地将温莉搂在怀中,在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哥希望妹开心、 快乐。」 「哥,我以后做你的女人好不?」 温莉这句话让刘斌一怔,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在欢爱中,可以当做是调 情的话,此刻两人已平静下来,不得不认真对待。如果说好,万一温莉因此离婚, 那自己就罪责难逃了,如果说不行,又担心温莉误会,最后他只有含糊地轻「嗯」 了一声。 「哥,你真好。」温莉翘起嘴在刘斌嘴上吻了一下,接着说:「哥,今晚 你要抱着我睡。」然后便舒服地蜷缩在刘斌怀中。 也许是刚才太累了,不一会温莉便挂着满足笑容在他怀中睡着了。 刘斌却怎么也睡不着,见温莉疲倦地睡着了,轻轻从她身下将手抽出来, 起床,披上衣服,向房外走去,想冷静思考一下。 谁知在客厅遇上从卫生间出来的舒畅。舒畅穿着内衣,此刻似乎清醒了一 些,但是脸上依旧绯红,走路仍有些不稳,见到刘斌,有些羞涩,说:「刘哥, 你上厕所?」 「嗯。」他本来没准备上厕所,只想在客厅单独坐坐,抽支烟,冷静思考 一下,舒畅这一说,反有了上卫生间的想法,心想沖个澡也许更能冷静的思考, 因此点了点头. 当他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舒畅没有回房间,而是而是双手抱着身子,倚 门而站,看着卫生间这边。他有些奇怪,问:「小舒,你怎么不回房间?」 「等你。」 「等我?」他更奇怪,上前问:「有事?」 舒畅来到他跟前,用迷醉的眼神盯着他,说:「刘哥,我问你个问题,你 能如实回答我吗?」 「你说,我保证如实回答。」刘斌看到她醉意朦胧却又认真的的样子,觉 得有些好笑,但是控制住了,看着对方,认真地说. 舒畅伸出双手搭在他肩上,用含烟笼雾的眼睛看着他,说:「你喜欢我吗?」 「喜欢. 」他不知对方用意,只有这样回答。他对舒畅本来也有好感,说 喜欢对方也不算违心。 「真的?」 「嗯。」刘斌见对方神态认真,也认真地点了点头,并将手放在她腰上, 似乎在证明回答的真实性。 「那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刘斌闻言暗吃一惊,没想到对方等着自己要表达的是这个问题,一时不知 怎么回答。舒畅不同於温莉,她是自由之身,自己也是自由之身,与她在一起, 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自己刚刚与温莉亲热完,马上又答应和她好,这话实在说 不出口。然而,拒绝对方这句话他又说不出来,如果之前李琳没有介绍舒畅的情 况,也许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现在知道了,再拒绝,觉得有些残酷。思忖了片 刻,他才说:「小舒,你知道——」 「你不用说,我知道。」舒畅打断了他的话,接着说:「小莉喜欢你,你 是她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与她抢,我只是希望你有时间、而且方便的时候来 看看我。」 刘斌没想到舒畅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又不知如何回答了。他原意是想 说,你知道我已经与温莉有了这种关系,我就是喜欢你,也不能再接受你了,否 则对不起温莉。现在对方只是想偷偷做自己的女人,也就是说是见不得光的情人, 他能拒绝吗?思忖片刻后,他觉得还是不能接受,李琳的事还好说,是在温莉之 前,即使温莉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如果在她之后再接受舒畅,万一知道了, 真不知怎么面对,於是劝慰说:「小舒,你这么优秀——」 「优不优秀,不用你说,我自己清楚,刘哥,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愿意不?」 「嗯。」刘斌没想到舒畅这么执着,看着对方企盼的目光,想起对方的不 幸,实在不忍再出言拒绝,暗歎一声,将对方拥入怀中,含糊地点了点头. 在K TV时,他发现舒畅似乎也不开心,当时没有细究,因为主角是温莉,现在想来, 舒畅可能是因为温莉的婚姻而想到了自己的不幸,所以心情也不好。 舒畅身子一入刘斌怀中,搭在肩上的手顺势挽住了他脖子,同时踮起脚吻 上了他的嘴。 舒畅柔软滚烫的身子一入怀,刘斌心里便有了异常的感觉,嘴再被对方擒 住,心里也有些迷茫了,开始轻轻回应对方的亲吻。 刘斌的举动,让舒畅很快狂热起来,拼命吸着双唇,接着用舌头顶开嘴, 将柔软的舌头伸入他口中。刘斌也被舒畅的热情感染,搂紧对方软柔仅输於温莉 的身子,就在房门外亲吻起来。              十四、舒畅   不一会,舒畅分出一只手来,伸向刘斌两腿间,隔着内裤按住那又开始膨胀 的阴茎,轻轻揉搓着。   「刘哥,你又起来了。」片刻后,舒畅松开刘斌的嘴,媚眼如丝底看着他, 小声说。   刘斌只有用微笑来回答。心想:你这样柔软火热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又这 么热情如火,能不起来吗?   「刘哥,让我做一次你的女人好不好?」   刘斌闻言一怔。他先前含糊点头答应舒畅的要求,接着又被动地与对方亲吻 ,本是想先过了今晚再说,也许明天对方酒醒了,就不会再坚持了。谁知对方并 不满足於此,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刘斌尚未想好如何应对,舒畅已蹲下身去,拉下他的裤头,握住阴茎。他还 没来得及阻止,舒畅已张嘴含住龟头,开始吮吸吞吐,而且是那么投入,那么的 认真。   刘斌没想外表看似冷静淡雅的舒畅,心中的情欲一爆发,竟然会如此狂爱。 事已至此,他不便再说什么,只有静静地接受对方的服务。当他抬起头来,准备 慢慢享受时,发现两人在房门外,心中大惊,万一温莉或者李琳起床上厕所,岂 不逮个正着?连忙对舒畅说:「小舒,快起来,不要在这里。」   正在忘情吞吐阴茎的舒畅,听到刘斌一说,也意识到这里不妥,吐出阴茎, 起身对刘斌做个鬼脸,说:「我们去房间。」不待刘斌反应,将他拉进了自己房 间。   「小舒,李琳在里面。」进门后刘斌见到床上躺着的李琳,急忙出言提醒。   「没关系。她睡觉比较死。」舒畅对李琳似乎比较了解。   「万一——。」尽管如此,刘斌仍有些不放心,不敢移动脚步。   「没关系。来吧。」舒畅拉着刘斌到床边坐下后,帮他退去内上衣,略带娇 羞地说:「刘哥,你躺着,让我来。」接着将他按到在李琳旁边躺下,然后去脱 他身上的内裤。   刘斌没有在别人身边与人亲热的经历,心中依旧有些忐忑,但是舒畅如此主 动,又只有接受她的服务。内裤脱下后,舒畅抓住半软的阴茎,低头含住龟头, 又开始吞吐。原来刘斌发现自己与舒畅是在门外时,心中一惊,勃起的阴茎因此 受到影响,又变得半软不硬了。   在舒畅刺激下,阴茎很快又恢複战斗状态。舒畅这才依依不舍吐出阴茎,脱 下自己身上那条小内裤。舒畅两腿之间毛发茂盛,将神秘之处完全遮住,让刘斌 无法看到那销魂处。舒畅上床后,一条腿跨过刘斌身体,半蹲在他身上。接着, 她一手撑在刘斌腹部,一手扶住阴茎,闭着眼睛,缓缓坐下。当龟头与阴部接触 时,她停住了身子下沉,让龟头在阴道口来回摩擦着。从龟头传来的感觉,刘斌 知道,对方阴道口已是洪水泛滥。   龟头在阴道口附近来回摩擦数次后,不但龟头完全湿润,而且有水顺着阴茎 往下流了,舒畅这才将龟头对准阴道口缓缓坐下。当龟头顶开阴道口往里进入时 ,她眉头轻蹙,似乎有些不适。   刘斌也感觉到龟头上传来的压力比较大,阴道似乎很紧,与李琳有得一比, 心里不免有些奇怪,难道离婚两年了一直没有找过男人?当龟头全部没入阴道后 ,舒畅停止下坐,松开握住阴茎的手,撑在刘斌肚子上,似乎想适应一下,过了 片刻,才又继续下坐。   刘斌发现,越往里龟头上传来的压力越大,那感觉不像是多年未与男人亲热 ,而是在拓荒开路。难道以前她老公未曾达到过这个深度?他目光上移,只见舒 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但是没有停止继续下坐,直到龟头进入到身体最里边,无 法再前进了,她才停下来,睁开眼睛,长籲一口气。   此刻,刘斌有些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舒畅以前男人的阴茎应该不长,否 则不会有如此表情。他很快又发现,舒畅虽然个子较高,但是阴道并不深,比李 琳的浅,甚至还没有温莉的深。当龟头顶到阴道最里边的嫩肉时,阴茎尚未全部 进入体内,交合处可以明显地见到缝隙。   舒畅见刘斌含笑看着自己,粉脸带羞地说:「你的太大了,我好久没有做了 ,有些不适应。」似是解释刚才的举动。   刘斌笑了笑,说:「那你慢慢来,你感觉怎么舒服,就怎么弄。」此刻他自 然不会说出心中的疑问。   休息片刻后,舒畅的眉头舒展开来,开始抬动臀部慢慢上下套弄深入体内的 阴茎。毕竟是成熟女人,不一会她便适应了刘斌的粗长,上下套动的频率开始加 快。渐渐地,她的呼吸粗重起来,额头开始微微冒汗,看向刘斌的目光变得更热 切,开始进入状态。   又套动一会,舒畅停了下来,当坐在刘斌两腿间时,眉头轻轻跳动了一下。 从龟头上传来的感觉,刘斌知道,是龟头将宫颈口往里边顶让她有些不适。他见 舒畅坐下后没动,以为累了,说:「让我来吧。」   舒畅按住欲起身的刘斌,娇媚一笑,说:「你刚才累了,先休息一下,等会 再来。」   刘斌先是一怔,接着很快明白过来,敢情舒畅已经知道自己不久前与温莉盘 肠大战过,笑了笑,说:「好吧。」   舒畅松开压在刘斌腹部的手,开始解脱上身的内衣和胸罩,并说:「有点热 。」当她纤瘦的身子和精致的乳房裸露出来时,见刘斌目不转睛地看着,脸上浮 上一片羞色,说:「刘哥,我的身子是不是很难看?」   「哪有?很好看。你很苗条,骨肉停匀,瘦不露骨,乳房也很挺,和未结婚 的女孩子差不多。你身上皮肤很好,看上去很光滑。」   「我的乳房是不是太小了?」   「也不算很小。每个人的身体构造不同,乳房大小也不同。你的虽然不大, 但是很精致,与你的身体很匹配,如果你这样玲珑的身子配上一对巨乳,反而不 协调了。来,让刘哥摸摸。」   舒畅含羞一笑,俯下身子。刘斌伸手握住那对小巧的乳房,手感不错,盈盈 一握,十分结实,接着将舒畅拉入怀中,让她那柔软并且有些发烫的身子贴紧自 己,一边亲吻她的粉脸,一边挺动下身,抽动停驻在阴道中的阴茎。   「你休息一会,我来。」舒畅知道刘斌不久前才大战过一场,自然不让他费 力,说完摆动臀部,开始大幅度地套弄阴茎。她很快便发现,这种姿势,不用担 心阴茎齐根而入,套动更加欢快,一边套动一边说:「刘哥和你在一起,真舒服 。」   「能让小妹舒服,刘哥也很高兴。」   数分钟后,舒畅也许觉得这样不能尽兴,直起身子,双手撑在刘斌胸前,闭 着眼睛,开始高频率大幅度的前后摆动臀部。又过了一会,可能感觉这种姿势也 不是很惬意,又换了一种姿势,一只手在前撑着刘斌腹部,一直在后撑在刘斌大 腿上,闭着眼睛,扬起头,以极高的频率时而上下、时而前后窜动身子,同时口 鼻之间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在她窜动身子时,胸前那对精致的乳房也跟着窜 动,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波澜不惊』。   刘斌看得正入神,舒畅突然停了下来,接着趴在他身上,说:「刘哥我不行 了,你来吧。」此刻她已是气喘籲籲,身上开始冒汗。   刘斌怕碰到旁边的李琳,挪了挪身子,才抱着舒畅翻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 ,开始快速有力的进攻。   「刘哥,轻点。」   原来刘斌见舒畅已经入状态,忘记她的阴道相对较浅了,一开始就大开大合 ,次次到底,没有给对方适应的时间,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同 时放慢了攻击速度。   但是,很快舒畅便催促起来:「刘哥,可以大力点了。」同时将搂着刘斌身 子的手,移到了屁股上,像是准备指挥他操作。   刘斌自然不会让她失望,逐渐加快攻击速度。到后来,当他像大功率马达开 始高速沖刺时,舒畅除了粗重的娇喘和呻吟外,没有再提出异议,相反紧搂着他 的屁股,挺动臀部,抵死承迎。   也许是因为李琳就在旁边,在整个拼搏过程中,舒畅始终是压抑的呻吟,直 到最后快要到高潮时,才说:「刘哥,我快到了。」   其实她不说,刘斌也感觉到了。她柔软的身子开始变硬了,手臂上的力量越 来越大,娇喘声、呻吟声也越来越粗重。   「我到了。」随着舒畅的这一声宣示,阴道开始紧缩,阴道最里端似乎有张 小口,在吮使劲吸龟头。   那种酥麻酸痒的感觉,让刘斌毛孔舒张、爽快至极,幸好他耐力较强,否则 非缴械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下不可。他紧紧搂着舒畅,静静地趴在她身上,品味着 对方身体收缩带来的异样刺激。直到舒畅的身子开始变软,高举的双腿放下来, 他才又开始抽动停驻在对方体内尚未发泄的阴茎。   「刘哥,你真强。」舒畅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赞道。   「喜欢吗?」   「喜欢。刚才你操得我好舒服,后来我感觉好像升天了。」   「那哥让你再升一次天。」   第一高潮过后,舒畅接下来的高潮来得很快,但是高潮的持续时间比前一次 长。当她最后一次达到高潮时,全身开始痉挛,接着便听她颤声说:「我要尿了 。」   刘斌尚未反应过来,便感到一股热流沖向自己的阴茎根部。他起身一看,原 来是舒畅快乐到至极,潮吹了。好在舒畅上过厕所不久,体内尿液不多,否则非 把床湿透不可。   刘斌本来也差不多快到了,被这种奇异的景象一刺激,火热的激情顿时激射 而出,射得舒畅全身又是一阵痉挛,也许是体内的尿液已经排完,这次没有再出 现失禁。   刘斌待舒畅的身子停止颤抖,才从她身上下来,将她疲倦不堪的身子搂在怀 中。舒畅满脸通红,尴尬地看着刘斌,说:「刘哥,让你看笑话了。」   「小妹,你错了。这是潮吹,是快乐到极点的表现,不要觉得难为情。一个 人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出现失禁,一时快乐到极点,一是惊吓到极点。这都是刺 激到极处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   舒畅见刘斌没有在意,这才娇羞地躺在他臂弯中,说:「刘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刘斌奇怪地看着舒畅,心道:「难道因为做了一次我的女人 ?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谢谢你让我尝到了男欢女爱的滋味。」   「哦?」刘斌疑惑地看着舒畅。   「不怕你笑话。我原来以为书上写的那些『欲仙欲死』、『飘飘若仙』、『 魂游太虚』、『蚀骨销魂』等是人想象出来的。」   「你现在相信了?」   「是的。」   「你原来的老公是时间不长?还是——」刘斌心里猜想可能是她原来的老公 不怎么行,但是不敢肯定,故此试探着说。   「他有病。」   「哦?」   「他那里不行,每次都是半软不硬的。即使进去了,没一会就软了。」   「没去看医生?」   「看过,也吃过药。但是没什么作用。」   「这么说,在每种意义上,我是你第一个真正的男人?」   「是的,你是第一个真正进入我身体、完全占有我的男人。」   刘斌明白了,为什么刚开始进入时,里面会那么紧,而且对方会表现出不适 ,敢情里端此前无人问津过,是未开垦的处女地,今天自己第一次造访,心中不 由为对方的遭遇感到不平:「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也真是难为你 了。」   「这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他疑心病很重,我不能和任何男人打交道。」   刘斌想起了李琳曾经介绍的,点了点头,说:「这都是因为身体有毛病引起 。因为自身不行,心理开始扭曲,担心你出轨,所以不让你与任何异性接触。」 顿了顿,接着又说:「你和你老公的这些情况,你这些姐妹不知道?」   「没告诉她们。」   「你们都离婚了,还不好意思告诉她们?」如果没离婚不说出来,刘斌还能 够理解,但是离婚了,仍不将这些情况告诉自己的好姐妹,就有些无法理解。   「嗯。」舒畅红着脸点了点头。   「难道你们结婚前没有发生关系?」   「没有。」   刘斌暗暗一歎,看来过分传统、保守也不是好事。如果早一点发生关系,知 道对方的情况,也许就不会走到一起了,自然也不会受这个苦。虽然他和原来的 妻子高洁也是比较传统的人,但是没有等到新婚之夜才尝试男欢女爱。突然他又 想到,既然舒畅这么保守,今天晚上怎么主动找上自己?於是试探着说:「对了 ,小舒,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   「什么问题?」   「今天晚上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做我的女人?」   舒畅满脸绯红,犹豫片刻后说:「还不是因为你和温莉。」   「我和温莉?」刘斌知道可能是温莉的叫喊声把她吵醒了,还是有些不解, 按理说一个保守的女人,不可能突然放开。   舒畅见刘斌迷惑地看着自己,红着脸说:「温莉不停地叫喊着『好舒服』、 『我要死了』、『我要飞了』,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所以你动心了?想试试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快乐,我是不是真的能坚持这么 久?」刘斌故意戏谑着说。   「不和你说了。」舒畅娇羞地将脸藏在刘斌怀中,不再看他。   刘斌此刻基本可以肯定,是温莉那肆无忌惮的叫床声,把舒畅心中压抑的情 欲激发了出来,让她春心荡漾,加之酒精的作用,从而失去理智,欲尝试一番。 但是,他仍装作不知缘由,笑着说:「呵呵,你都成为我的女人了,还有什么不 好意思的?」   舒畅没有说话,过了片刻,才突然从刘斌怀中起来,说:「对了,刘哥你快 过去温莉那边,万一她醒来就麻烦了。」也许是刚才说到温莉,让她想起了温莉 还在隔壁房间。   舒畅这一说,刘斌也回到现实中,点了点头,起床穿上衣裤,看到床单上的 汙秽物,突然想起刚才自己是无套内射,说:「小妹,刚才我射在里面,要不要 紧?」   舒畅妩媚一笑,说:「没关系。如果怀孕了,我就生下来。」   刘斌心中一惊,说:「那怎么行,你没结婚。」   「你放心吧,刘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刚才是开玩笑。」   舒畅这么一说,刘斌的心才放下来,看了一旁转身成侧睡状背对这边的李琳 一眼,说:「那我过去了,你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刘斌见温莉仍是自己离开时的睡姿,而且睡得正香,这才放下心 来。   尽管晚上经历了两场大战,但是刘斌并不觉得疲惫,不但没有睡意,而且身 上的酒意也差不多全消了,头脑十分清醒。想起今晚发生的事,仿若梦中,他觉 得既荒唐又令人难以置信。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短短一个星期内,竟然与她们姐 妹三人都生了关系。自己的控制力怎么这么差了?难道是因为修炼的缘故?想到 修炼,他觉得很有可能,现在自己不但功能强了,而且性欲也似乎比以前强了。 以前即使是见到心仪的女人也不易沖动,现在似乎失去了抵抗力,只要对方一主 动,自己就会沖动。   别人如果有意想不到的艳遇会欣喜无比,此刻他却觉得头痛不已,自己与她 们三姐妹都有了关系,真不知以后怎么与她们相处。李琳还好,没有说要成为自 己的女人,从今晚的表现看,应该不会有麻烦,即使结婚之前还会与自己有关系 ,也不过几年的事,只要稍加注意就行了。舒畅就不好说了,根据初步掌握的情 况,她是个相对传统、比较保守的女人,否则离婚这么久不可能不找男人,这样 的女人,一般比较执着,很难放开,然而一旦放开来,就很难控制,就像决提的 洪水,稍不注意就可能造成灾难。她现在愿意偷偷做自己的女人,似乎不是一时 沖动,要断绝来往,可能很难,如果继续来往,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反正没结婚 ,自己也需要女人,但是万一温莉知道了,她们姐妹的感情就很可能产生裂痕, 温莉也很可能会恨自己。温莉则更麻烦,她是有夫之妇,如果不再来往,也许这 会成为她离婚的借口,自己就是破坏他人婚姻家庭的罪人,如果再来往,心里又 过不了这道坎。   他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开始有些后悔今晚自己 开始没有狠心拒绝温莉,当时拒绝,也许会闹腾一下,但是明天酒醒后,应该可 以说清楚。同时也后悔刚才起床去客厅思考的举动,如果不出去,就不会遇上舒 畅,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哥,我爱你。」   温莉一声嘟噜,将刘斌的思路打断。他低头一看,原来温莉在说梦话。他暗 歎一声,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后悔也没有用了,以后怎么相处以后再说。   第二天早晨,刘斌是被人叫醒的。他睁开眼一看,温莉已穿戴整齐,娇羞地 站在床边,看着他。他伸了一下胳膊,说:「几点了。」   「快九点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去S市?」   「这么晚了?」刘斌急忙坐直身子,说:「没想到今天起得这么晚。」见温 莉没有出去的意思,又说:「你先出去,我穿上衣服就出来。」   尽管两人昨夜赤裸相对并且有了夫妻之实,但是刘斌这么一说,温莉仍觉得 不好意思,红着脸先行出了房间。   当刘斌来到客厅时,发现李琳正在摆弄桌上的早餐,温莉和舒畅在厨房忙碌 ,笑着说:「星期六,你们也起得这么早?」   「还早?都快九点了。」李琳笑着说,侧目看了一下厨房后,又说:「姐夫 ,你真行。」并对刘斌竖起大拇指。   刘斌不知李琳指的是哪一方面,笑着说:「你说什么?」   「你将我两个姐都搞定了。」   敢情李琳已知道自己与舒畅的事,刘斌笑了笑,故意在她耳边小声说:「原 来你昨晚在装睡?」   「床都快被你们弄塌了,我能不醒吗?而且床上都被你们弄湿了,一点公德 心都没有。」李琳娇嗔地说。   「嘿嘿,如果知道你装睡,弄完你姐后,我就把你也弄了。」   「你敢吗?」   「下次你们再睡在一起,看我敢不敢。」   「想双飞?嘿嘿,没门。」   「对了,你温莉姐知道不?」   「不告诉你。」   刘斌还想追问,见温莉已端着稀饭从厨房出来,只有打住。不知他们姐妹之 间交流过什么,温莉脸上仍是红红的,见刘斌站在桌边,说:「哥,你还没洗脸 ?」   「还没,刚出来,你们都做好早餐了?」   「快去洗脸吧,舒畅给你准备了洗漱用具,在卫生间。」

上一篇: 情欲场(3)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