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場(2)洗塵 作者:布伦

 
              二、洗尘   「小刘,我看你还是注册个工程公司吧。注册资金不需要太多,一两百万就 行了。就做那些几百万的小工程,大工程一般都要招标,资质要求也高,小工程 往往不需要招标,利润也要高些。」王建峰看了众人一眼后建议说。   「不错。」楚主任第一个表示赞成,接着说:「还是秘书长站得高看得远, 做工程不受地域限制,凭小刘的人品,去外地也不难找到业务,很好。搞汽修厂 、做招牌广告等,在本市还可以,到了外面即使有关系,业务也很难做大。」   见其他人纷纷点头认同,刘斌苦笑着说:「我在裏面也想过,工程建设方面 我相对比较熟悉。但是,现在我刚从裏面出来,身无分文,是个彻底的无产阶级 ,别说一两百万就是一两万也拿不出来。」   王建峰说:「钱不是问题,在座的每人拿一点,凑个百把万应该不难。」   「那怎么行。等过几年,我有点积蓄了再注册不迟。」   「又不是送给你,紧张什么?算大家借给你,等你有钱了再还。」王建峰见 他神情紧张,笑着说。   「小刘,你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是送给你也没关系,即使纪委来 查,也查不出什么,还没听说有政府官员主动送钱巴结普通老百姓的事。」一旁 的杨玉兴笑着说。   「其实做工程也不一定要自己注册公司。」周晓华一旁插言道。   王建峰说:「你是说挂靠?」   周晓华点头说:「现在很多小工程基本上是挂靠的在做。」   「挂靠容易出现纠纷。效益好的企业,一般不会让你挂靠,效益差的企业, 资金进了他们的账户就很难出来。」王建峰似乎不怎么认可挂靠。其实,还有一 个重要的原因他没说出来,挂靠必须得有关系,没有关系,规範一点的公司不可 能让你挂靠,除非愿意出钱,以刘斌目前的情形,很难找到挂靠的单位。当然, 他出面不是不可以,只是出一次面就欠别人一个人情,弄不好就会背上一个包袱 。   「呵呵,你秘书长出面还有谁敢不给面子?」刘为民不知道王建峰心裏的想 法,以为是前进了别的账很难出来这件事,笑着说。   「偶尔一两次,可能给面子,次数多了,面子就不值钱了,也容易让人说閑 话。」王建峰坦然地说。   「成立公司有利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关键看小刘今后是什么打算。如 果成立公司,有秘书长和杨主任关照,小工程自然不用愁,但是次数多了,难免 有人不会拿此说事。如果只是原始资本积累,并不打算长期做工程,不如有事再 去找单位挂靠。当然,如果是想长期搞工程这一行,那应该早点成立公司,这样 可以积累业绩,为以后做大做强打基础。」楚主任分析道。他显然是个思路活络 ,行事圆滑的人。   「什么事不会有人说长道短?只要质量过得硬,价格合理,谁也无法摆到桌 面上来说。」刘为民一旁插言道。   王建峰说:「小刘,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来,喝酒,说话不能耽误喝酒。 今天我们主要是给小刘接风。」   接着,众人一边喝酒一边谈论社会上的事,这些刘斌插不上嘴,但是听得很 认真,毕竟离开社会几年了,外边的情况不清楚,听听对自己只有好处。酒席上 ,众人似乎都避免提及一件事,就是他的婚姻家庭。   王建峰晚上有应酬,下午要返L市,因此差不多的时候,就散场了。王建峰 走前,将刘斌单独叫到一个房间裏,说:「小刘,这次委屈你了,朱厅长让我代 他向你表示问候。本来今天他也要来,因为下午要赶飞机去北京,所以就没来了 。你在裏面,我一直没去看你,原因你也知道,就不多说了。你现在出来了,以 后好好干,有什么困难直接来找我。这卡裏有点钱,你先拿着。我晚上还有个应 酬,下午得赶回去。等会让晓华他们陪你去洗个澡,把身上的晦气洗干净。」   「老领导,你今天能来,我十分感激。当年如果不是你赏识,我也不可能这 么快就上那个台阶。这几年,你在外边为我操心不少,我做的那点事,不值一提 。这个钱,我不能要。」刘斌没有去接王建峰手中的卡。   「你现在有钱吗?你要生活,要住房子,没有钱怎么行?怎不可能去问父母 要吧?拿着,算我借给你的,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   王建峰情真意切,说的也很实在,刘斌只有收下。   送走王建峰与杨玉兴等人,周晓华说:「老弟,我和你家门局长陪你去洗个 澡,把身上的晦气彻底洗掉,干干净净地迎接新生活。」   刘斌虽不迷信,但是也确实想好好洗个澡,没有推辞。虽然监狱裏也可以洗 澡,但是那环境和条件,不可能洗得很干净,更不可能舒舒服服地洗。   度假中心有洗浴中心,是一栋三层的独立建筑,内部设计与装潢,高档、大 气、舒适,胜过以往刘斌见过的任何一家洗浴中心。一楼洗浴区有十几个大小不 一的洗浴池,形状各异,功能不同,水温有别,有的池子裏配有药材,可以舒筋 活络、提神消疲。   经刘为民介绍刘斌才知道,洗浴中心是度假中心的一大亮点,不少市民周末 来这裏休閑,便是沖洗浴中心而来。今天虽不是周末,但是洗浴的客人仍不少, 每个池子裏都有人。   当他解下围在腰上的浴巾,准备下水池浸泡时,一旁的周晓华说:「小斌, 你那小兄弟好像比以前大了一些。」目光盯着那盯着他两腿间。   刘斌笑了笑,说:「没有吧。」其实他心裏很清楚,自己阴茎比以前是要长 大些了,特别是龟头,说起来这要感谢狱友老孙。因为妻子离婚再嫁,老孙以为 他这方面不怎么行,因为老孙分析的三个原因,其中就有这个。另外两个原因, 老孙听了他的解释后,也觉得可能性不大,只有这个老孙不敢肯定,所以教给他 一个修炼的秘法,说只要能坚持修炼一年以上,耐力绝对要比以前强,而且阴茎 也会比以前粗大。尽管在从初中到大学,他的阴茎要比大多数同龄人大,但是不 敢断定张明这方面不如自己,毕竟自己的并不是成年人中最大的,更不敢肯定张 明的耐力不如自己。为了以后的幸福,他每天私下坚持按老孙教的方法修炼,一 年后,拿以前留下的尺寸比较,发现确实粗长了一些,至于耐力是否有进步,那 要通过实践检验才知道。   「是好像要大些了。」刘为民赞成周晓华的观点,接着说:「不会是在裏面 憋的吧。」   「有可能。」刘斌笑着附和道。他说的也不全是假话,按老孙教的方法修炼 ,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修炼期间不能有性行为。   两人以前都与刘斌泡过澡,知道他的比较大,周晓华似乎也认可刘为民的说 法,笑着说:「那等会找个小妹检验一下,看有没有憋坏。」两人笑了笑,没有 再细究。   刘斌试着在几个池子裏泡了一会,感觉很舒服,特别是那几个药材池,确实 可以舒筋、提神。泡得差不多后,他又去蒸汽房蒸了一会,然后才找师傅搓背、 修脚。在周晓华的建议下,他将洗浴中心凡是能将身上汙垢清除的手段和方法全 部试了一遍,包括剪指甲、掏耳朵、刮胡子等,似乎要与过去做个彻底了断。   洗浴完毕,他感觉身上似乎去了一层皮,人也轻松了很多。当他认为差不多 准备离去时,周晓华拉着他上了顶楼的休息室。顶楼的休息室与他原来去过的市 裏那些洗浴中心的休息室不同,全部是单间,房间很宽大,完全是照星级宾馆的 套房设计布置的。两人落座后,周晓华说:「老弟,这裏顶楼的休息室是不对外 开放的,你可以放心在这裏休息,老刘去叫小妹了,等会叫小妹给你好好按按, 放松一下。」   「我们坐一下,好好聊会天就行了,没必要叫小妹。」洗浴中心,不管是正 规的还是不正规的,刘斌以前都去过。正规的洗浴中心,按摩也是正规的。这裏 的情形,与市裏那些正规的差不多,只是条件更好些。刚才在下面洗浴时,身上 的疲劳已基本消除,中午的酒也醒了一大半,现在需要的是和朋友们好好聊聊。   「咱们兄弟就别客气了。这裏的小妹很不错,是楚主任特意安排的。你也有 几年没接触了,今天好好体验一下,也检查一下你那裏是不是憋出毛病了。至于 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   听周晓华的话,这裏显然与市裏那些正规的洗浴中心不同,如果在以前他会 毫不犹豫的拒绝。不是他不行,也不是他很正统,而是因为他想在仕途上发展, 不希望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其次是他妻子很漂亮,风采、气质都很出众,夫 妻感情很好,外边很难有女人让他心动。以前,因工作关系他经常陪客人出去玩 ,但是从未发生过对不起老婆的事,最多是陪小妹聊聊天、开开玩笑。至于桑拿 和洗浴中心的女人,即使最漂亮,他也不会动心。现在他动心了,毕竟三年不知 肉滋味,而且原来那个温馨的家也不存在了、工作也没有了,当然也想试试耐力 是不是比以前更强了。   贸然接受给人感觉变化太快,拒绝又有点矫情,他正琢磨如何回答,刘为民 领着两个小妹走了进来,说:「老弟,我帮你选了两个,不知你是不是中意。」 原来他先行离开是去找小妹了。   紧随刘为民进来的两个小妹年岁不大,模样都不错,外表比较清纯,并且有 些稚嫩,像是正在上学的学生,脸带羞涩,没有一点风尘味。两人都穿着洗浴中 心的衣服,白皙的大腿和手臂展露在外边,皮肤光洁细腻。一个相对较高,大约 1米65,长发披肩,两腿笔直修长,身材苗条,皮肤白皙,给人感觉有些纤弱 ,胸不高、腿不粗,手臂也比较小,似乎有些营养不良。相对较矮的那个,1米 60左右,一头短发,娃娃脸,脸上有个小酒窝,皮肤白裏透红,身材不错,前 凸后翘,性感十足。   两人五官都很不错,是难得一见小美女。刘斌心中暗暗称奇:没想到这个地 方还有这么正点的小妹。随着目光的移动,他下面的小弟开始情不自禁地抬头了 。   「兄弟,我看这两个都不错,都留下吧。」周晓华见他目光在两人身上游弋 ,似乎无法取舍,一旁建议说。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两位小妹我也无法取舍,而且都是刚出道的,所以才 将她们都带过来。」刘为民说。   「兄弟,这裏是楚主任的地盘,你不要有什么顾忌,今天一定好好放松,至 于其他,你都不用管。」周晓华在刘斌耳边悄悄说。   留下哪一个,他心裏一时确实拿不定主意。两个给他的感觉都不错,个子稍 矮的那个脸上带着浅笑,似显得活泼可爱,个子较高的那个似乎比较娴静、并且 有些稚嫩,进来一会了,脸上羞涩仍未退尽。但是两个都留下,他没有想过。他 不是那种追求刺激的风流人物,从未玩过双飞。以前一些朋友说起双飞的感觉如 何如何美妙,他始终没有兴趣。他认为两人之间不应该只有纯粹的性,应该还有 其他,因此也拒绝接受。   刘为民将两位小妹推到他身边,说:「你们两个一定要陪好我刘兄弟,让他 开心。」说完,不待他发表意见,便与周晓华一道向外走去。   「还是留一个吧。」刘斌出言止住了。   「那你看哪个留下?」刘为民收住脚步,转身说。   「你们两个谁愿意留下陪我?」他将这个问题交给两个小妹。   两个小妹侧目看了看外表俊朗的他,又相互看了看对方,没有说话,均脸带 羞怯地垂下头去。   「你们都不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两个小妹几乎同时回答,但是声音都不大。   「你先说,那你留下来吧。」   见自同伴被留下,那个回答慢半拍的高个女孩神情似乎有些失望,看了刘斌 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   「如果你愿意陪我,下次给你机会。」刘斌友好地对高个女孩说。   一直以来,他不喜欢勉强女人,哪怕对方是豔绝天下的女神,觉得对方必须 对自己有感觉,在一起才有味道。当然,他自身具备这个条件,虽不说玉树临风 ,但也算得上仪表堂堂,要不当年号称银行系统一枝花的妻子也不会看上他。出 事以前,还没有遇到过对他反感的女孩。他对慢半拍的高个女孩也有好感,也希 能与她进行「深入交流」,但是考虑到对方身体比较纤弱,可能受不了自己狂风 暴雨般的攻击,其次,尚未习惯两个人一起伺候自己,所以只有放弃。   高个女孩点点头,与刘伟民他们一道出去了。   「小妹,你怎么称呼?」刘斌起身确认房门关好后,转过身来问矮个女孩。   「我叫王芳。」小妹声音不大,与那活泼的外表有点不相称。   刘斌点点头,说:「你洗澡了吗?」话一出口,他便觉得完全多余,洗浴中 心的女孩,时刻都可以洗澡。   谁知女孩回答说:「还没。」   「你先去洗吧。」他心裏虽然有些差异,但是没有细究,心想也许女孩刚上 班,还没来得及洗。   目送王芳走进浴室,刘斌双手枕着头躺在床上,望着干净的天花板,回想起 以前的一切,自嘲地笑了笑,同时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以前那么坚持,真是太天 真,太不值了。以前有很多潇洒的机会,但是怕对不起妻子,怕给自己的仕途带 来影响,都放弃了。每次陪领导和客人出去潇洒,总是尽量克制自己,不做对不 起妻子的事,以致有时候让朋友们误会自己是不是不行,其实有时自己下面胀痛 的不得了。特别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女儿,她对自己可以说是癡心一片, 每次只要知道自己到了省城,就会赶来见面,后来甚至表示愿意当情人,但是自 己始终坚持底线,只把她当妹妹。自己对妻子一片癡心、一片真情,谁知换来的 却是狠心的抛弃。如果自己以前不是那么专情,不是那么执着,也许受伤不会那 么重。真应了那句古话:多情却被无情恼,真心换来是伤心。   也许正如狱友老孙说的那样,自己太正直、太执着、太重情义,不懂厚、黑 、狠,在现今这个情欲横流的社会注定要受伤害,这样的性格也不适合混官场。 自己以前能够少年得志、一帆风顺,那是因为遇到了对脾气、赏识自己的好领导 ,换个领导,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出头之日。   「刘哥。」一声轻呼将他从回忆中唤醒。   见洗浴完毕的王芳围着浴巾来到床边,脸带羞涩地看着自己,他伸手在身边 拍了一下说:「上来吧。」   王芳表情有些不自然,拘谨地爬上床后,没有像以往朋友们说的那样,主动 给自己宽衣解带,相反有些局促,他不由好奇地问:「你出来多久了?」   「刚出来。」王芳不敢与他的目光相对,垂着头小声说。   「哦?你以前在哪?」   「上学。」   「第一次做这种事?」   王芳点了点头。   「妈咪没告诉你们怎么给客人服务?」   「说了。」   「既然说了,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他以前也陪客人去过哪些非正规的洗 浴中心,但是没有体验过,有些什么动作,也只是听说,没有体验。   王芳点了点头,开始为他脱解衣服,但是动作很生疏,似乎真是第一次给客 人服务。他眯着眼睛静静地看着对方,似乎要验证对方所说。王芳在脱那宽大的 裤头时,神色显得紧张,特别是他那粗大的阴茎展现在眼前时,脸色绯红,神色 有些慌乱。   退下裤子后,王芳没有了进一步的行动,只是呆呆地坐在那裏,似乎不知所 措。   他开始对王芳说的第一次出来做还有些怀疑,现在有些相信了。以往在KT V,他见过不少坐台的小姐,开始几乎都说自己刚来不久,事实上有的出来好几 年了,直到交往久了,她们话裏露出破绽,才会告诉你,是刚来这个场子不久。 话可以是假的,但是有些动作和表情无法作假。   他本想叫王芳先亲亲小弟弟,见此情形只有放弃。一则是他确实憋得太久了 ,想早点发泄,其次是对方如果口技生疏,勉强要对方口交,弄不好反不舒服。 他坐起身子,将王芳身上裹着的浴巾拉开。也许真是第一次出来做,当身子完全 展现出来时,王芳脸上闪过一阵羞怯。   王芳的胴体十分美妙,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丰乳坚挺,如新剥的竹笋挺立 在白皙的酥胸上,乳晕粉红,嫩红的乳头尚未完全突出,皮肤细腻光洁,有点像 新婚时妻子的乳房。   王芳也许是第一次与男朋友以外的男人亲密接触,当刘斌将她搂入怀中,伸 手握住那硕大的乳房时,身子禁不住轻轻地颤抖。   刘斌以往与妻子以外的女人亲密接触较少,但是对女性身体的反应并不陌生 。以往男人们在一起,少不了会聊到女人,聊到她们的构造、动情时的表情、初 次接触异性时的反应等等。多数女人第一次与自己男人以外的异性亲密接触时, 身体会出现不适的反应,这种反应并不是心理抵触,而是身体的自然反应。王芳 身体的反应,让他更加兴奋,现在基本可以肯定,对方没有说假话,是第一次出 来做。   他以往很少亲妻子以外的女人的乳房,因为那些乳房都没有自己妻子的漂亮 ,不是色泽不好、观感不佳,就是太过松软、没有弹性。此刻,他却忍不住将嘴 凑了上去,因为眼前这对乳房似乎胜过自己原来妻子的乳房。   王芳不但乳房漂亮,身上皮肤也很好,细腻光滑,而且紧实,手抚在上面像 摸着光洁腻滑的上等丝绸,感觉很好。刘斌一边亲着乳房,一边抚摸着对方身体 ,然后兴奋地将对方放倒在床上。   王芳的身体比较敏感,在他亲吻时,一直在不停地颤抖。当他的手来到对方 两腿间时,发现那裏已经湿润。他早已兴奋难耐,见对方已经做好迎战的准备, 不再犹豫,将身体挪到两腿间,分开对方双腿。   王芳的阴户很漂亮,靠小腹部分阴毛比较茂密,但是往下直到阴道口越来越 稀少,阴毛不长,也不乱,排列整齐有序。他将王芳两腿抬起曲向腹部两侧,并 让对方双手扶着,将阴户突显出来。外阴丰满肥厚,将阴道口遮挡的比较严实, 只能看到一条深深的裂缝。他分开外阴,裏面很干净,颜色嫩红,阴道口很小, 显然此前做得不多,而且可能很久没做了。   「有没有套子?」当他准备进www.01Bz.Net入时,突然想起这是在外边,安全第一,忙问 王芳。他以前听朋友说过,凡事出来做的小妹,身上基本带着安全套。   王芳闭着眼睛轻轻摇了摇头。   他有些犯难了,尽管小妹看上去很干净,而且是第一次出来做,但是在这种 场合,还是有些不放心。然而,下面的小弟怒胀得快要爆炸了,现在出去买套子 ?那实在是太残酷了。在他不知该放弃还是该继续时,突然想起以往朋友们提到 的如何判定女人是否有病的方法。他伸出中指,在对方阴道口粘了些分泌液,放 在鼻子下闻了闻,发现没有异味,相反有着处女般的幽香。他心裏踏实了,因为 那些风月场中厮混的朋友曾经说过,如果女人的分泌液没有异味,基本可以肯定 没病。   他一手扶着对方大腿,一手握着怒胀的阴茎,在阴道口研磨了几下,待龟头 全部被分泌液湿润后,才缓缓往裏推入。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如果龟头和阴茎外 表比较干,贸然进入,两人都不会舒服。再说,王芳的阴道口很小,与未曾经过 男人的女孩差不多,而自己的龟头又比一般成年人的大,贸然使劲插入,说不定 给对方带来伤害,因此只有缓缓推入。   王芳阴道口不但很小而且很紧,不用力竟然难以进入,他只有用力往裏推。 当龟头挤开阴道口的软肉开始往裏钻入时,王芳红云密布的脸上现出明显的不适 ,并且不像是做作。   刘斌有些诧异,问:「你男朋友的阴茎是不是很小?」他在洗浴中心见过不 少阴茎短小的男人,有的大小与成年人的手指差不多,长度不到自己的一半,联 想到对方第一次见到自己阴茎时的表情,认为很可能是这样。如果对方以前男朋 友的阴茎很小,而且长时间未做了,突然遇到龟头相对粗大的阴茎自然会感觉不 适。   可能是害羞,王芳没有出声,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既然对方以前遇到的阴茎很小,那就不能太性急了。他不是那种只管自己快 乐,不顾对方感受的鲁莽汉子。他喜欢看着女人在自己身下享受性的愉悦,更喜 欢那种两情相悦、水乳交融的感觉。尽管内心早就想肆意的发泄了,但是忍住了 ,龟头刚被没入阴道口,他便停止前进,然后慢慢抽出来,接着又轻轻推入、再 抽出。   如此来回十数次后,王芳似乎已经适应,脸色渐渐舒展,眉头松了开来,阴 道裏面的分泌液明显增多,龟头表面已经十分润滑,紧迫感也没那么强了。他想 此刻全部进入,对方应该不会再感觉不适了,于是在龟头再次进入阴道后,没有 再抽出来,而是趴在美妙的胴体上,抱住对方身子,说:「我的比你男朋友的要 粗大些,刚进去时可能有些不适,不过,过一会就好了。」   王芳似乎明白这道理,点了点头。   他吻了一下对方那殷红发烫的粉脸,双手固定对方身子,说:「我要进去了 。」话音一落,憋足劲的臀部随之快速落下。

上一篇: 【情欲场】(25)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