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12)作者:bulun

 
十二、诱惑   「你是说哥这方面不行?」刘斌从李琳的表情中读出了后面未说出来的意思 ,但不知她为何会往这方面想,所以出言反问。   「我可没说。」李琳依旧笑脸相对,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小琳,男人行还是不行,你们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在酒精的作用下,加 之李琳的大方开放,刘斌的话语没有了男女之嫌,相反带有调笑的味道。   这样相对隐私的问题,让大方的李琳也脸现羞涩,犹豫片刻,才说:「行, 就是能让女人高兴、开心,达到高潮。」   看着李琳娇羞的模样,刘斌兴致更浓了,说:「可是书上说,有的女人能很 快达到高潮,有的女人很难达到高潮。同样一个男人,如果遇到能很快达到高潮 的女人,肯定能让对方满足、开心,如遇到很难达到高潮的女人,就可能无法让 对方满足、开心了,那你说这个男人是行,还是不行?」   这个问题更加直白,李琳满脸绯红,迟疑了一会才说:「书上说,时间一般 不应该少于五分钟。」   「五分钟?小琳,五分钟你就能满足?」刘斌觉得五分钟似乎太短了,即使 是以前,自己也得十几分钟才能发泄,故此好奇地笑着说。但是话一出口,他又 后悔了,觉得这话太露骨了。   「刘哥——」李琳果然满脸娇羞,娇媚地看对方一眼。五分钟对她来说确实 不够,但是书上是这么说的,见刘斌如此问,忍不住说:「那刘哥你能坚持多久 ?」   李琳的反攻出乎刘斌意外,但是也让他放心了,说明李琳不是很在意与自己 讨论这些,笑着说:「这个要看对象和心情。」   「怎么说?」李琳似乎很好奇,含羞带娇地看着刘斌。   「这个嘛——」刘斌本以为可以蒙混过关,没想到李琳会寻根问底,犹豫一 会后,说:「小琳,我们还是别说这个问题了。」   「为什么?」兴趣来了的李琳偏不放过。   「我——」刘斌本想说我快受不了了,你离我这么近,身上的气味直往我鼻 孔裏钻,再说下去,我怕到时做出对不起你的事,但是话到嘴边收住了,改成了 调侃的话:「我怕到时你说我引诱你。」   李琳脸上娇羞更浓,给人感觉格外的妩媚,说:「你本来就在引诱我。」   刘斌闻言一怔,想想也是,前面不少话仔细琢磨起来确有引诱的成分,笑了 笑,说:「明知我在引诱你,你还附和我,不怕我把握不住,吃了你?」李琳的 表情,让他越发放肆了。   「就怕刘哥对小妹没兴趣。」李琳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   「谁说的?」   「那为什么我在你旁边坐了这么久,你没有一点反应?」   「我——」刘斌没想到李琳反过来引诱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我知道,刘哥喜欢的是温莉。」   「谁说的。」刘斌说完便搂住李琳,在嘴上狠狠亲了一下。他这个举动是在 李琳言语的刺激下未经思考做出来的,本意是想告诉对方,自己并不是只喜欢温 莉,也喜欢她,更主要的是不想让对方误会自己与温莉有什么关系。   他原以为李琳会抵抗、拒绝,谁知天雷勾动地火,李琳顺势伸手挽住他脖子 ,吸住了他的嘴唇,并且身子也贴了上来。残留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欲推 开对方,然而对方臂力惊人,搂得很紧,同时一条温软的香舌已滑入他口中。   软玉温香抱满怀,香舌入口更催情,他残留的理智顿时被李琳的热情沖到了 九霄云外,刚松开的双手又搂住了对方,并且很快将对方压倒在床上。   郎有情妾有意,在酒精的作用了,两人抛开一切,忘情地吻在一起。很快两 人便肉帛相见,李琳的外衣下面空空的,没有内衣,剥下外衣,娇美的身体便呈 现在眼前,刘斌心中有些诧异,但是此刻已没有功夫去问原由,兴奋地将自己赤 裸的上身压敷在娇美壮实的胴体上,用嘴去问候对方胸前那对硕大的乳房。李琳 双手摸着刘斌的头,眯着眼睛享受着他的服务。   李琳的乳房虽然很大,但是并不松软,相反很有弹性,像两座挺拔的小山坐 落在酥胸上,乳房上的皮肤很薄,可以隐约看到裏面的血管,可谓晶莹剔透、吹 弹欲破。刘斌爱不释手的一边把玩,一边亲吻,直到将两只乳房全部亲吻一遍, 准备继续往下进发时,李琳才说:「刘哥,我来亲亲你。」   不待刘斌躺好,李琳已坐直身子,接着俯身去舔弄他胸前的乳头,同时伸手 隔着裤子抚摸那怒胀粗大的阴茎。乳头传来的那种轻微的酥痒,让他全身轻颤, 十分舒爽,忍不住发出感歎:「舒服。」   李琳妩媚地看了刘斌一眼,放弃了两个乳头,用舌头一路往下舔弄。刘斌的 内裤已被脱下一半,她的玉手已抓住阴茎,当嘴唇来到内裤边缘时,才直起身子 去脱刘斌的内裤。当粗大的阴茎显露出来时,她忍不住说:「刘哥,你的好大哦 。」   「你喜欢吗?」   李琳妩媚一笑,没有出声,而是用行动来回答,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几下 ,说:「你没洗澡,有点鹹鹹的,不过没有其他怪味。」她口裏这么说,但是没 有嫌弃,说完低头含住了龟头。   李琳的口技比王芳与马小兰强多了,特别是舌头,十分灵活,不时缠绕龟头 舔弄几下,让刘斌感觉十分舒爽,特别是几次深喉,让他兴奋得差点射了出来。   「小琳,行了。」刘斌不想就这样发泄出来,没有再让李琳用嘴服务。   刘斌起身将李琳身子放好,在她嘴上亲了一下,准备去脱她身上仅存的内裤 ,但是被李琳的手阻住了,说:「刘哥,别——」   「小琳,怎么啦?」刘斌好生奇怪,都到了这个地步,竟然不让自己去脱内 裤,忍不住问道。   「刘哥,你别看好不好?」   「我就想看看你那裏。」李琳的话反勾起刘斌的好奇心,难道她那裏与别人 不同?刘斌偏不放过。   「刘哥,我、我哪裏没有毛。」李琳羞赧地说。   「哦——」刘斌明白了,李琳之所以不让自己脱,原来是白虎。虽然他在卫 生间见过李琳的裸体,但是当时脑袋晕晕的,根本没看清,加之李琳很快便反应 过来,用手捂住了。他只在录像待中见过「白虎」,现实中还没见过,自然想欣 赏一下,说:「那有什么关系?『白虎』又不会吃人,外国有些女人还想方设法 把下面的毛去掉。」   刘斌这么一说,李琳不再坚持,红着脸说:「既然刘哥想看,那就看吧。」 说完松开捂住下边的手。   李林身上是一条薄薄的真丝小内裤,当刘斌将它脱下,那神秘之处呈现在眼 前时,目光很快被吸引住了。李琳两腿之间果然没有毛,光溜溜的,粉嫩清新, 十分白净,和小女孩的阴部差别不多,由于两腿比较粗,使两腿间显得十分丰满 ,阴部高高隆起,像新蒸的馒头,中间被压了一条缝,两边尤显肥硕。   他兴奋地分开双腿,裏面殷红娇嫩,水流潺潺。尽管以前他听说过不少关于 白虎的传说,但此刻顾不了那么多了,握住阴茎让龟头在洪水泛滥的阴道口摩擦 几下,便慢慢往裏推进。他要好好品味一下『白虎』的滋味,究竟有何不同。   在推进过程中,他发现李琳的阴道十分紧窄,与初经人道的处女差不多。这 一发现让他更加兴奋,一边推进一边观察李琳的反应,见她脸上没有表现出明显 的不适,这才继续大胆推进,直到龟头顶住最内端的嫩肉,才停止推进。也许是 阴部丰满的原故,李琳的阴道很深,龟头到底时,阴茎也全部进去了,阴茎根部 压住了肥厚的外阴。   「刘哥,你的好长,插的好深。」   「喜欢吗?」刘斌趴在她身上,搂着结实的身子,温声说。   两人已经合体,李琳不再感到羞涩,自然地说:「喜欢。」   刘斌吻了吻李琳的粉脸后,便吻上她的嘴,接着开始抽动停在体内的阴茎。 李琳的阴道虽然十分紧窄,但是裏面水很多,比敏感的王芳还多,抽插起来并不 困难。李琳早已情欲高涨,刘斌一挨着身子,便伸出双手搂住了他后背,挺动臀 部配合他的抽动。   有经验的女人与青涩少女明显不同,不但自己知道如何寻找快乐,更知道如 何迎合对方。青涩少女、特别是未经人道的处女,只知道被动地接受,哪怕悟性 再高,不经过多次实践或者有经验的人调教,不可能掌握男人的特点。   「……哥……是这样……用力操……哥……你好强……好硬……哥……你插 得好深……对了……就这样……使劲往裏插……哥……用力……好舒服……哥我 快要来了……」李琳很快进入状态,高举双腿迎接他的抽插,口裏不停地说着自 己的感受。   李琳的淫声秽语让酒意未消的刘斌更加兴奋,按照对方的要求,发起凶猛的 攻击。   「我到了。」随着这一声感歎,李琳的身子开始紧缩,两腿紧紧勾住刘斌臀 部,双臂更是使劲抱着刘斌,似乎怕他跑掉一样。   在李琳身子紧缩的同时,刘斌感觉到阴道也开始紧缩,并且还带有一种吸力 ,似乎要把他整个吸进去。幸好他这方面比较强,否则只有马上缴械。   过了差不多三分钟,李琳勾住刘斌臀部的双腿才放下来。刘斌也感觉到阴道 的紧缩渐渐消失,见对方逐渐恢複平静,忍说:「小琳,舒服吗?」   「哥,太舒服了。感觉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可是哥还没舒服。」说完,刘斌又开始抽动尚未发射的阴茎。   「哥,你真强。」李琳一边承迎一边称赞。   刘斌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来回答,很快又开始发起强劲有力的攻击。与李 琳在一起,他格外放松,也格外卖力,李琳是身体壮实的成熟女性,可以肆意蹂 躏、尽情挞伐,不用担心承受不了。因此多数时候他是纵横阖捭,大开大合,次 次到底,枪枪见肉,直弄得李琳娇吟不断,秽语连连。直到李琳最后一次将他紧 紧搂住,高叫「又我到了」,他才达到高潮,说:「我也快到了。」   「射吧,射给我。」   「安不安全?」李琳这句「射吧」突然将他提醒,无套内射,对方会不会怀 孕?因此出言相询。此前与王芳和马小兰在一起,他根本没有考虑此事,也许那 是买卖,自己考虑的只是尽情发泄,根本没想其他。   「射吧,没事的,射给我。」   既然如此,达到顶峰的他没有了任何顾忌,开始在对方体内尽情释放自己的 激情。   「啊——好舒服,刘哥,你真有劲。」当刘斌在体内开始发射时,李琳的双 手搂得更紧,身体收缩得更厉害,口裏更是高声嚷着。她口裏说的有劲,不知是 说刘斌的激射有劲,还是指将她几次送到高潮。   这次刘斌射得特畅快,感觉身体裏的骨髓也随之射了出来。射完后,他有种 魂游太虚的感觉,彻底放松四趴在李琳身上,直到李琳紧缩的身体完全松弛下来 ,才从李琳身上下来。   一番剧烈运动后,酒劲也消了不少,刘斌头脑有些清醒了,看着侧躺在怀中 的李琳,暗道:没想到今晚会与她发生关系,不知她会怎么想?会不会认为我借 酒占她便宜?酒看来不是个好东西,喝多了容易让人失控。   躺在刘斌怀中的李琳,不知刘斌在担心刚才发生的事,气息稍微平稳后,说 :「刘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舒服,虽然我以前有过两个男朋友,但是从来 没有这样舒服过。和你在一起真的太舒服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书上说的飘飘欲仙 、魂飞太虚是什么滋味了。」   刘斌笑着说:「那你说我是行,还是不行?」   「哥,你这是明知故问,我都来了好几次高潮,最后差点晕过去了,能说你 不行吗?你比欧美那些男优都厉害。」李琳娇嗔道。   「你试过?」刘斌故意调笑地说。   「谁试过?」李琳瞋了刘斌一眼,接着说:「在碟子上见过。」   「你以前的两个男朋友都没有让你达到过这种境界?」   「没有。第一个稍强一点,但是也只有几分钟,而且他的没你的这么长,达 不到最裏面,总觉得好像差那么一点,你的每次都顶到我最裏面了,让我全身酥 麻麻的,真的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因为这个,你们没来往了?」   「不是。是他后来身体不好,说我是白虎,克他,便没有来往了。」   「哦,还有这种说法?那第二个?」   「第二个外表看上去比较强壮,其实是腊样银枪头,没有哪一次超过五分钟 ,越往后时间越短,后来慢慢躲着我,就这样散了。」   刘斌想可能是她男朋友觉得自己不能让她满足,在她面前没有面子,才慢慢 疏远的,笑了笑,突然想起刚才剥下对方外衣时,裏面空空如也,说:「对了, 刚才你怎么没穿内衣?」   「你还说,还不是你,我刚准备穿衣服,你就闯进来,吓得我衣服没拿稳, 掉在地上弄湿了。」   「你的内裤好像也湿了,怎么穿上了?」   李琳羞涩一笑,说:「内裤没掉到地上,但是也是因为你湿的。」   「哦?」刘斌不解地看着李琳。   「在酒吧与你跳舞时,你下面老是顶着我。」   「所以你兴奋了?」   「哥,我是个正常女人,而你又不令人讨厌,你那裏老顶着我摩擦,会不兴 奋吗?」   「你那时有没有想到今晚我们会这样?」   「没有。虽然和你一起感觉很舒服,但是没有想到会和你这样,而且会这么 快。刘哥,你不会认为我太随便了吧?」   「怎么会?」   「我今天也不知是怎么的,与你认识才几个小时,就和你上床了。」也许是 剧烈运动后,酒精的作用开始消退,李琳开始对自己今天的行为感到有些不可思 议。   「也许是我们都喝了酒的缘故。」   「以前我也喝过,有时喝的比今天还多,但是没这样过。」   「那是因为我们有缘吧。」刘斌笑着说。   「也许是吧。今天我见到你感到很亲切,和你在一起感到很舒服。对了,刘 哥,今天的事你不要告诉温莉和舒畅,如果让她们知道了肯定会笑话我,说我一 见面就勾引你。特别是温莉,说不定会恨我。」   「她怎么会恨你?」   「你不知道温莉很喜欢你?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并不是简单的哥哥妹妹的感 情,而且她平时也没有今天这么放的开,也没有表现得像今天这么开心。刘哥, 如果有机会,你好好爱爱她。别看她表面很洒脱、看似很开心,其实内心很苦, 你与她好,并不是破坏她的家庭,而是关心她、帮她、救她,是给她幸福。」   「你不吃醋?」   「刘哥,我怎么可能吃她的醋,你又不是我的人,再说你们先认识,就算你 是我男朋友,如果能让她真正开心,你与她好也没关系,只要不爱上她就行。」   「没想到你这么大方,愿意将自己的男人送给别人。」   「这不是大方,是姐妹情谊。我们是很好的姐妹,从小到大她一直把我当亲 妹妹一样的关心我、照顾我,我希望她开心,更何况现在我们还只是好朋友。」   李琳『我们还只是好朋友』的这个定义,让刘斌心裏踏实了,不用再担心以 后对方会与自己纠缠不清,笑着说:「希望我们永远是好朋友。」他不是对李琳 没有好感,而是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不想牵扯太多的感情,先前要马小兰做 情人,只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并不是准备与她结婚。   「会的。刘哥,只要我没有结婚,你如果想我了,只要一个电话,我一定过 来。」   刘斌搂着李琳在嘴上狠狠亲了一下,笑着说:「如果我天天想你怎么办?」   「不会的。今天是刘哥喝多了酒,才喜欢我。也许明天就会忘了。」   李琳的话表面上似是在开玩笑,但是刘斌能感觉到话裏的意思,诚挚地说: 「小琳,你说这话,就太不了解我刘斌了。虽然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但是我始 终会把你当好朋友,只要你有需要,我一定会尽力。」   「那说好了。以后,如果我想刘哥了,会跟你联系,希望到时别说没时间。 」   「保证不会。你知道我现在是自由人,没有约束,只要小琳妹妹想我,我保 证第一时间出现。」   「刘哥,我可记下了哦。」李琳俏皮地说。   刘斌点了点头,说:「对了,小琳,你与同来的舒畅,年纪似乎要比温莉大 ,怎么还没结婚?」   「她结过婚,离婚了。她和温莉是同年,只比温莉大几个月。」   「哦?」刘斌奇怪的不是结过婚,而是看外表舒畅似乎大不少。   「她原来的老公很小气,疑心重,只要见到舒畅与男人在一起,就会暴跳如 雷,上去骂别人,经常弄得舒畅很没面子,渐渐地凡是她认识的男性,包括男同 事和男同学都不敢与她单独见面,后来她实在受不了,就离婚了。」   「怎么会这样?」刘斌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即使是担心老婆出轨,也不能 采用这种极端的态度,这样通常只会将老婆往外推。   「其实舒畅很传统,结婚后从未与其他男人有过出格的行为,除了和我们姐 妹,与其他人玩笑都不开。你可能不知道,她结婚前,不论是身材、五官,还是 性格、脾气,都是我们姐妹中最好的,也招你们男人喜欢,但是结婚不到两年, 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但脸色不好了,就是身材也不如以前了。」   「她离婚不久?」   「快两年了。」   「两年了还没恢複过来?」   「现在比离婚时好多了。刚离婚那会,差不多像四十多岁的人。」   「心灵的创伤往往很难治愈,好在她有你们几个好姐妹。不少人遇上这种事 ,会从此消沉,抑郁终生。」   李琳点了点头,说:「好了,刘哥,我不和你说了,我得走了。」说完,从 刘斌怀中坐了起来。   「这么晚了,别走了吧。」   「刘哥,我也很想留下来陪你,说真的,这么多年来,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 次,很希望你再狠狠的爱我一次。但是,如果明天早晨走,别人见到了会说閑话 ,万一传到温莉她们耳中,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果刘哥你真的喜欢我,以后会有 机会的。我说了,只要一个电话我就会过来。」 十三、迷情   話說到這個地步,劉斌不便再挽留。再說,他暫時也不希望與對方有太深的 感情糾葛,也就順水推舟。送李琳出房間後,他關上門,回到床上,思忖起李琳 後面說的話,不知道下一步如何該如何與溫莉相處。   溫莉對自己有好感,這一點不用別人說,他也感覺到了。他對溫莉也有好感 ,特別是抱入懷中那種軟若無骨的感覺,更是心動不已。如果真與對方發生實際 性關系,溫莉會不會因此離婚?如果那樣,那自己就是破壞別人家庭的罪魁禍首 ,盡管李琳說溫莉過得不開心,但是他希望他們婚姻的破裂不是因為自己的介入 而引起。妻子的離婚再嫁,讓他對破壞別人家庭很反感。但是,狠心拒絕溫莉, 會不會傷害她?如果傷害到了她,會不會對自己以後在L市的發展有影響?   他想了好久,始終無法找到兩全其美的答案,直到困意上來才放棄。船到橋 頭自然直,到時候再說吧。   第二天,劉斌回老家打了一轉,去拿父母的身份證。因為注冊公司必須有三 個股東,他一時想不起讓誰參與好,只有先將父母的名字掛上再說。   接下來幾天,他住在市政府招待所,與朋友們介紹的人見面,最後確定了三 個人。一個是周曉華推薦的吳炳華,是恢複高考後第一批考上的中專生,畢業後 分在縣建築公司,技術很不錯,就是性格太直,本來有很多發展的機會,最後都 是因為性格問題耽誤了。一個是交通局陳彪推薦的原省建三公司項目經理龍太忠 ,這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壯實漢子,也是恢複高考後的大學生,對工程管理很有一 套,如何控制造價、如何保證工期,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造價,哪些方面可以降低 成本,說得頭頭是道。另一個是方菲介紹的哪個退休的概預算師張大年,是個比 較精瘦的老頭,在如何控制成本、哪些方面可以增加預算等方面相當有經驗。   他給三人開的底薪分別是龍太忠三千五,吳炳華三千,張大年兩千五,有工 程時根據利潤另外計取獎金,條件就是公司有事必須來,沒事可以在家呆著,但 是不能去別的公司。並且分別簽署了用工協議,三人皆大歡喜,紛紛表示會盡心 跟著他幹。   期間,他與方菲和她同學張紅梅見了一次,是在與張紅梅她父親張大年簽約 的第二天。這次見面,劉斌感覺方菲看自己的眼神與以前有些不同,不知是那天 晚上在酒吧摟著跳過舞的緣故,還是因為幫她同學父親解決了工作。他只有裝傻 ,當做不知道,沒有去深究。而方菲的同學張紅梅則誤把他當做方菲的男朋友, 一個勁地對他與方菲表示感謝,並邀兩人方便的時候去她家做客,偏偏方菲也不 說明,反而點頭承應。對方不說,他也不便表明,弄不好會傷及對方自尊,只有 含糊應對。   劉斌原計劃星期五下午回省城,將相關資料交給注冊咨詢公司,同時想了解 一下,看最快什麼時候能將公司執照辦好,上次忘記存咨詢公司的電話了。因為 市裏幾段公路的維修下周就要發包,他讓面試的三人看了陳彪提供的資料,都認 為利潤豐厚,應該爭取。如果能在發包前將公司注冊的事搞好,那最好不過,如 果不能,就得盡快找個掛靠單位。但是,招待所所長金晶晚上一定要請他吃飯。 以後自己可能會經常來招待所,與所長搞好關系沒有壞處,他只有取消了下午去 S市的計劃。   晚上吃飯時才知道,金晶請吃飯,是為了將表妹林淑清介紹給他。林淑清是 她們縣中醫院的護士,身材外貌都很不錯,勝過溫莉等四人,如果只是做情人, 他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作為老婆,則不敢貿然接受。林淑清給他的感覺煙視媚行 ,比較妖嬈,覺得不是個安分的主。經曆離婚事件後,他對未來妻子的樣貌沒有 過高的要求了,只要對得起觀眾,過得去就行,但是人品等各方面必須優秀。加 之他現在暫時沒有結婚的打算,對金晶的熱情只有虛與委蛇。為了避免酒後失言 ,他以晚上還有重要事情要談為由,堅持沒喝酒。吃過飯,雙方留下電話,便借 機開了溜。   走出招待所,他正琢磨到什麼地方去呆一會,李琳的電話來了。自周一晚上 兩人瘋狂纏綿後,他不想在感情上陷入太深,這幾天沒有主動聯系對方,而李琳 不知是出於何種考慮,也一直沒與他聯系,彷佛那天晚上的事沒有發生過。她這 個時候找自己會有什麼事?他不由想起了那天晚上兩人後來說的話,莫非想自己 了?。接通電話後,原來是問他有沒有回S市,如果沒有就過去陪她們喝酒。   美女相邀,他自然不能推辭,更何況他正愁沒地方呆。再說,即使有事,也 得趕過去,他不是拔屌無情的人,幾天前剛占有對方身體,此刻對方找自己,義 不容辭得赴約。   李琳說的地方,不是上次的酒吧,而是一個裝修不錯的KTV。劉斌走進K TV時,見李琳、溫莉、舒暢三人都在,但是沒有唱歌,而是在喝酒,而且三人 臉上沒有笑容,氣氛有些沉悶、怪異。   「你們怎麼不點歌唱,幹喝酒?」他不知緣由,只有裝作不知道,笑著說。   「等你來開唱。」李琳神色自然,彷佛兩人之間此前沒有過什麼事,含笑回 答。   「我唱歌水平很一般,你是叫我來喝酒的,正好今晚沒喝酒,那我就先陪三 位妹妹一人喝一杯。」   當他喝完第一杯酒,准備落座時,李琳讓他坐在她與溫莉之間,說:「你知 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還真不知道。」他奇怪的看著李琳。   「今天是我小莉姐的生日,你這個當哥的竟然不知道,該罰酒。」   「哦,那你這個妹妹也不對,應該早點提醒哥哥,好去准備禮物。」   「你就是禮物。先喝酒。」   劉斌端起兩小杯紅酒,遞一杯給溫莉,說:「妹,哥祝你生日快樂。」   「謝謝哥。」碰杯後,溫莉一飲而盡,說:「哥,你不是說今天回S市?」   「有點事耽擱了。也幸好今天沒回,否則就錯過我小莉妹妹的生日了。」   「劉哥,剛才吃飯你沒來,我們都喝了不少酒了,從現在開始你負責陪好小 莉姐。你是先陪小莉姐跳個舞,還是唱首歌?」李琳笑著說。   「一切聽壽星的。」   「那你們先對唱一首。明明白白我的心怎麼樣?」   「小莉,你看?」劉斌將決定權交給溫莉。   李琳見溫莉點頭,便急忙去點歌。當音樂想起來時,一旁的舒暢說:「你們 兩個站起來唱。」   進門時,劉斌便發現溫莉似乎有些不開心,但此刻不便問緣由,只有盡量陪 她開心,拉著溫莉的手站起來,開始對唱。劉斌的嗓音雖不是很好,但是動作表 情豐富,唱到充滿感情的詞句時,他用充滿溫情的目光看著溫莉,仿佛這就是他 的心聲。   溫莉很快被劉斌聲情並茂的歌聲感染,不但身體貼近對方,而且看向對方的 目光也飽含溫情,兩人宛若一對情侶,在深情對唱。   「你們合作得天衣無縫。來,敬你們兩個一杯。」一曲唱罷,李琳率先過來 給兩人敬酒,舒暢不甘落後,也敬了兩人一杯。   接下來李琳和舒暢叫劉斌陪溫莉跳舞,她們兩個則輪流唱歌,所選的基本上 都是那種節奏較慢,可以兩人慢慢搖動的歌曲。   剛開始跳舞時,兩人身體相隔一定距離,但是隨著身體的移動,溫莉的身子 慢慢貼了上來,劉斌也樂意讓對方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於是慢舞漸漸變成了貼 身舞,兩人的臉也幾乎貼到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緣故,他感覺溫莉的臉 有些發燙。   兩人越跳越投入,身子也越來越貼近,到第二曲結束時,兩人幾乎摟抱在一 起了,當溫莉發現舒暢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時,才意識到自己太過投入,剛才 身子完全貼到了劉斌懷裏。當音樂再次響起時,她便叫劉斌去陪未唱歌的李琳跳 ,說自己要歇一會。李琳也不推讓,和劉斌摟在一起並沒有感覺不自然,相反將 臉貼近他的臉,在耳邊小聲說:「劉哥,今天溫莉很不開心,你要好好陪陪她。 」   「她不是今天才從省城回來,怎麼不開心?」   「是的。她今天在省城看到老公和一個小姑娘在一起,她打電話過去,她老 公說在陪客人,根本就不記得她生日了。」   「晚上你們三個一起吃飯?」   「是的。溫莉喝了不少酒,後來又要來這裏喝酒,我才把你叫來。」   「那你要早點告訴我。」   「開始她不讓。」   舒暢也喝了不少酒,比上次要大方主動些,李琳與劉斌一分開,便主動上前 ,摟著劉斌,也許是受溫莉的感染,身子也幾乎貼上了劉斌的身體,發燙的臉貼 在他臉上,說:「劉哥,溫莉喜歡你,今天你要陪好她,讓她開心。」   劉斌知道溫莉不開心的原因後,自然是用心伺候。偏偏溫莉要喝酒,似乎想 把自己灌醉,每支歌一結束,便要與眾人喝一杯,不喝還不讓。如果不跳舞或者 不唱歌,一支歌當中要喝幾杯。劉斌見狀只有盡量摟著她跳舞,直到她酒勁發作 、步伐開始淩亂才收場。   走出KTV時,舒暢也站不穩了,只有李琳還能堅持自己行走。劉斌只有左 摟右抱一邊一個,半摟半抱著兩人,叫李琳去叫車。上車後,他傻了,不知該往 哪去,幾個人家裏他都未去過,好在李琳還比較清醒,說:「我那裏只有一張床 ,去舒暢那裏吧,她那裏有兩張床。」   好不容易才將站立不穩又還要逞強的溫莉和舒暢扶進房間,當將兩人放在沙 發上時,劉斌身上開始冒汗了。   「劉哥,你要把她們扶到房間裏去才行,我也有點站不穩了。」李琳以為劉 斌放下倆人就准備離開。   「小琳,你讓我喘口氣好不?」劉斌笑著說。   李琳伸出舌頭調皮地笑了笑。劉斌看到李琳伸出的舌頭,不由想起了她為自 己口交的情形,剛垂下頭去的小弟弟又開始抬頭,趕緊搖了搖頭,說:「你看她 們分別睡哪個房間?」   「溫莉睡小房間吧。」李琳勉強站起身來去整理房間。   劉斌摟抱著溫莉來到小房間,剛將她放在床上,醉眼朦朧的溫莉便挽著他的 脖子,說:「哥,你喜歡我不?」   「喜歡。你是我的好妹妹,當然喜歡。」   「那你今晚陪我好不?」   「好,好。你睡吧,哥,在旁邊陪著你。」   「不,我要你抱著睡。」   「小莉,哥不能這樣,你不是自由人。我不能——」   「因為我有老公?那我明天就去離婚。」溫莉打斷了劉斌的話。   劉斌一聽頭大了,陪嘛,有違道德,對方目前還是有夫之婦,不陪,萬一真 的去離婚,那自己就是罪魁禍首了。   「劉哥你今晚就在這裏配陪小莉姐吧。」李琳不知何時來到門口,倚門而立 。   「舒暢去房間了?」   「沒有。她站不穩,我不敢扶,怕等會兩個人都倒在地上。」   「好吧,那我先去扶她到房間。」接著轉頭在溫莉臉上親了一下,說:「小 莉,哥先扶你朋友去房間再過來陪你,好嗎?」   「哥,你要快點,我等你。」溫莉這才松開挽著劉斌脖子的手。   當劉斌從舒暢房間出來,又猶豫了。緊隨其後出來的李琳,上前抱住他,在 臉上他親一下,說:「劉哥,不要有負擔,好好陪陪小莉姐,給她一個美好的生 日回憶。」說完將他推進溫莉房間。   床上的溫莉已解開外衣,見劉斌進來,說:「哥,好熱,幫我脫了。」   事已至此,劉斌也豁出去了,更何況有李琳等人作證,並不是自己主動勾引 對方,上前幇溫莉將外衣脫掉。當身上只留下貼身內衣時,溫莉仍不滿足,叫劉 斌幫她全脫了。   當身上只剩下胸罩和一條蕾絲小內褲時,溫莉嬌聲說:「哥,你快上來,要 你抱著我。」劉斌本想好好欣賞一下異常白皙的胴體,見溫莉催促,只有趕緊脫 衣上床。剛一上床,溫莉便像八爪魚一樣將他緊緊抱住,滾燙的肌膚貼著他身子 ,並且嘴唇也湊了上來,封住了他的嘴,使勁允吸著。   劉斌沒想到酒醉後的溫莉會這麼狂熱,已經拋開一切的他,自然不會讓溫莉 失望,緊緊摟住那讓他迷戀的柔軟胴體,熱烈地回應對方的親吻。   親了好一會,溫莉才松開劉斌的嘴,當劉斌想去親對方那白皙光潔的乳房時 ,溫莉的小手已抓住他下面那怒脹的小兄弟,讓他身子無法再下移,同時溫莉含 嬌帶羞地說:「哥,我要你愛我。」   劉斌如奉律旨,幫溫莉取下胸罩,脫掉蕾絲小內褲,然後將身體壓在對方柔 軟的胴體上。他剛趴好,溫莉的小手便抓住怒脹陰莖往自己身體的入口引導。他 自然不會再客氣,順勢用力推動陰莖向對方體內刺入。   「哥,你的好粗,好大。」在推進過程中,溫莉感受到劉斌的粗大。   溫莉裏面的水不是很多,好在陰道也像她的身體一樣柔軟,伸縮性很好,陰 莖很快便順利達到體內深處。   「喔——」當陰莖達到體內深處時,溫莉發出了一聲如願以償的暢快呻吟。   溫莉不但身子柔軟,陰部也很柔軟,當他龜頭抵住最低面的嫩肉時,陰莖根 部正好壓著豐滿而且柔軟的外陰,陰道裏面溫度很高,將整根陰莖輕輕裹著,這 種全面接觸並且溫熱的感覺,異常舒爽。他輕輕吻著對方小嘴,讓陰莖在裏面停 駐了一會,才徐徐抽動。   溫莉雙手摟在劉斌背上,一邊回應著劉斌的親吻,一邊舉起雙腿迎接劉斌的 默默耕耘。   開始溫莉可能是擔心外邊有人,呻吟聲比較壓抑,但是幾分鐘後,便放開了 ,歡快的呻吟聲由從鼻孔中發出轉為從兩唇之間發出,後來漸漸不滿足用「唔」 、「噢」來表達了,開始喃喃地嚷著:「……噢……好舒服……哥……噢……我 愛你……哥……再大力……噢……操死我……使勁操……噢……操到我心坎了 ……操穿我……噢……」   在溫莉誘人的淫聲穢語的刺激下,劉斌抽插速度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 同時緊緊地摟著對方柔軟的身體,讓她完全貼住自己,似乎要合二為一。   「……啊……我要飛了……哥……我要死了……哥……我還要……再大力… …啊……我要死了……」隨著劉斌越來越強勁有力的抽插,溫莉的聲音越來越大 ,到後來幾乎變成了嘶喊,雙手使勁摟著劉斌,雙腿緊緊盤在背上,整個人像八 爪魚一樣緊緊吸附在劉斌身上,身子隨著劉斌的快速沖刺而上下劇烈擺動。   劉斌也是異常興奮,也不顧溫莉的聲音是否會將外面的人吵醒,拼命耕耘, 肆意征伐,直到N次將溫莉送上雲端,才開始釋放自己的激情。當開始發射時, 突然想起自己未帶套,想抽出來。誰知溫莉使勁按著他的屁股,說:「哥,沒關 系,射吧,射給我。」   既然對方說沒事,劉斌自然不客氣,將抽出一半的陰莖狠狠地插到最裏面, 頂著宮頸口一陣狂射。滾燙的精液澆灌在花心上,讓溫莉全身又是一陣亂顫,口 裏發出極度滿足的呻吟。   當他從溫莉身上下來時,身子本來柔軟的溫莉,已經癱軟如泥,身上更是汗 水淋淋。   「哥,謝謝你,讓我做了一次真正的女人。」氣息尚未平靜的溫莉費力地側 過身來對劉斌說。   「難道——」話剛出口,劉斌又刹住了。   「是的。」溫莉已猜出劉斌後面未說出來的話,接著說:「結婚快四年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快樂過,如果不是哥,我真不知道做女人原來這麼快樂 。」   劉斌之所以將沒有後面的話說出來,有兩個原因,一是覺得不適宜,其次從 剛才溫莉的表現已經發現,她是個慢熱型人,高潮來的比較慢,如果男人的持續 時間不長,很可能無法達到高潮。但是這樣的女人一旦高潮來臨,會高潮迭起, 而且不顧一切。剛才溫莉最後的表現就是這樣。   劉斌憐惜地將溫莉摟在懷中,在額頭上親了一下,說:「哥希望妹開心、快 樂。」   「哥,我以後做你的女人好不?」   溫莉這句話讓劉斌一怔,不知如何回答,如果是在歡愛中,可以當做是調情 的話,此刻兩人已平靜下來,不得不認真對待。如果說好,萬一溫莉因此離婚, 那自己就罪責難逃了,如果說不行,又擔心溫莉誤會,最後他只有含糊地輕「嗯 」了一聲。   「哥,你真好。」溫莉翹起嘴在劉斌嘴上吻了一下,接著說:「哥,今晚你 要抱著我睡。」然後便舒服地蜷縮在劉斌懷中。   也許是剛才太累了,不一會溫莉便掛著滿足笑容在他懷中睡著了。   劉斌卻怎麼也睡不著,見溫莉疲倦地睡著了,輕輕從她身下將手抽出來,起 床,披上衣服,向房外走去,想冷靜思考一下。   誰知在客廳遇上從衛生間出來的舒暢。舒暢穿著內衣,此刻似乎清醒了一些 ,但是臉上依舊緋紅,走路仍有些不穩,見到劉斌,有些羞澀,說:「劉哥,你 上廁所?」   「嗯。」他本來沒准備上廁所,只想在客廳單獨坐坐,抽支煙,冷靜思考一 下,舒暢這一說,反有了上衛生間的想法,心想沖個澡也許更能冷靜的思考,因 此點了點頭。   當他從衛生間出來時,發現舒暢沒有回房間,而是而是雙手抱著身子,倚門 而站,看著衛生間這邊。他有些奇怪,問:「小舒,你怎麼不回房間?」   「等你。」   「等我?」他更奇怪,上前問:「有事?」   舒暢來到他跟前,用迷醉的眼神盯著他,說:「劉哥,我問你個問題,你能 如實回答我嗎?」   「你說,我保證如實回答。」劉斌看到她醉意朦朧卻又認真的的樣子,覺得 有些好笑,但是控制住了,看著對方,認真地說。   舒暢伸出雙手搭在他肩上,用含煙籠霧的眼睛看著他,說:「你喜歡我嗎? 」   「喜歡。」他不知對方用意,只有這樣回答。他對舒暢本來也有好感,說喜 歡對方也不算違心。   「真的?」   「嗯。」劉斌見對方神態認真,也認真地點了點頭,並將手放在她腰上,似 乎在證明回答的真實性。   「那我做你的女人好不好?」   劉斌聞言暗吃一驚,沒想到對方等著自己要表達的是這個問題,一時不知怎 麼回答。舒暢不同於溫莉,她是自由之身,自己也是自由之身,與她在一起,不 會有什麼問題,但是自己剛剛與溫莉親熱完,馬上又答應和她好,這話實在說不 出口。然而,拒絕對方這句話他又說不出來,如果之前李琳沒有介紹舒暢的情況 ,也許可以毫不猶豫的拒絕,現在知道了,再拒絕,覺得有些殘酷。思忖了片刻 ,他才說:「小舒,你知道——」   「你不用說,我知道。」舒暢打斷了他的話,接著說:「小莉喜歡你,你是 她的男人。你放心,我不會與她搶,我只是希望你有時間、而且方便的時候來看 看我。」   劉斌沒想到舒暢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又不知如何回答了。他原意是想說 ,你知道我已經與溫莉有了這種關系,我就是喜歡你,也不能再接受你了,否則 對不起溫莉。現在對方只是想偷偷做自己的女人,也就是說是見不得光的情人, 他能拒絕嗎?思忖片刻後,他覺得還是不能接受,李琳的事還好說,是在溫莉之 前,即使溫莉知道了,也不好說什麼,如果在她之後再接受舒暢,萬一知道了, 真不知怎麼面對,於是勸慰說:「小舒,你這麼優秀——」   「優不優秀,不用你說,我自己清楚,劉哥,我只問你一句話,你願意不? 」   「嗯。」劉斌沒想到舒暢這麼執著,看著對方企盼的目光,想起對方的不幸 ,實在不忍再出言拒絕,暗歎一聲,將對方擁入懷中,含糊地點了點頭。在KT V時,他發現舒暢似乎也不開心,當時沒有細究,因為主角是溫莉,現在想來, 舒暢可能是因為溫莉的婚姻而想到了自己的不幸,所以心情也不好。   舒暢身子一入劉斌懷中,搭在肩上的手順勢挽住了他脖子,同時踮起腳吻上 了他的嘴。   舒暢柔軟滾燙的身子一入懷,劉斌心裏便有了異常的感覺,嘴再被對方擒住 ,心裏也有些迷茫了,開始輕輕回應對方的親吻。   劉斌的舉動,讓舒暢很快狂熱起來,拼命吸著雙唇,接著用舌頭頂開嘴,將 柔軟的舌頭伸入他口中。劉斌也被舒暢的熱情感染,摟緊對方軟柔僅輸於溫莉的 身子,就在房門外親吻起來。                 (未完,待續)    

上一篇: 情欲場(2)洗塵 作者:布伦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