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23)作者:bulun

 
【情欲场】(23) 作者:bulun 2016年2月2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你轻一点,抓坏了,到时你两个姐姐找你算账. 」刘斌笑着说「嘿嘿,那我就说是因为姐夫想非礼我。」李林调皮地说「你说你两个姐姐会相信吗?有了她们我还非礼你?」「我知道,我两个姐姐现在都迷上你了,不会怀疑你,你可以神气了。」李琳将握着阴茎的手移到刘斌胸膛上,接着关心地说:「姐夫老公,你和舒畅姐的事,还是尽量小心一点,最好是过段时期再让小莉姐知道。」「那我和你的事?」   「现在更不能让她知道。」   「她不是说,要我当场把你办了。」   「那是开玩笑的,能当真?」   「那以後我们干脆到你舒畅姐那里去约会。」   「是个不错的主意。」刘斌刚说完,李琳便点头赞成,但是很快脸上又现出忧色,说:「这样舒畅姐就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她知道有什麽关系,反正你也知道她与我的关系了。这样你们两个在一起,就没有了顾忌,并且相互可以打掩护,不用提心吊胆了。」「如果她问我怎麽失身於你的,怎麽说?」   「她不是也没告诉你,你也可以不说,如果她告诉你了,那你就实话实说对了,姨妹子,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晚怎麽愿意与姐夫上床?我想不应该完全是喝多了酒的缘故吧?」   「还不都是你?」   「怎麽会是我?我又没强迫。」   「在酒吧里,你这个东西老顶着我。」李琳又抓着刘斌处於半软状态的阴茎,摇一下後,继续说:「回到招待所,你上厕所又不关门,搞得那麽响,我不小心看到了你这里,没想到这麽长,这麽粗,加之後面又说到男女之间的事,所以——」   「所以心动了,想试试姐夫老公的宝贝是不是真的管用。」「这下你开心了?」李琳瞋了刘斌一眼,接着羞涩地说:「说真的,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怎麽会那样。」   「那是你以往没有见过像你姐夫老公这麽粗长的,而你以前的两个男朋友都没有让你满足过,所以想试试。」   「不知道,反正当时根本没有去想其他,就稀里糊涂与你上了床。」「姨妹子,你以後如果见到更粗长,会不会也有想法?」「你以为我是欲女,坏姐夫。女人不像你们男人,你们男人只要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想上,女人首先要对这个男人有好感,才会和他上床。」李琳说完便从刘斌身边起来,接着说:「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你今晚不陪姐夫老公?」   「我进来时服务员看到了,如果明天早晨才走,万一遇上她们,就知道我今天晚上在这里过夜。万一传到小莉姐她们耳朵里,就麻烦了。」「服务员又不知道你是和我在一起,难道看着你进我房间?」「小莉姐她们知道你住在这里,我来这里,肯定是来看你,如果晚上没回去,不用想也知道是与你在一起。」   「你现在回去,你小莉姐她们也有可能知道你来过. 」「那不同。你住在这里,我顺路过来看看你,不奇怪。何况你要我去打听情况,我来告诉你,很正常。」   「好吧。」刘斌没想李琳心思如此慎密,似乎早就考虑好了,只有答应。   李琳很快便穿好衣服,与赤裸着身体下床相送的刘斌拥抱一下,并在嘴上亲了一下,说:「姐夫老公,如果有机会去省城,我一定通宵陪你。」李琳走後,刘斌并没有马上入睡。李琳走前的话,让他想到了最近与自己有关系的温莉和舒畅以及金晶,发现偷情的女人心思似乎都很慎密。温莉和李琳不用说了,就是今晚与自己发生关系的金晶,在那种紧急的情况下仍记得尽可能地消除痕迹. 他进而联想到已离婚再嫁的妻子高洁,在自己出事前,没有发现一点出轨的蛛丝马迹,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掩饰得太好了?现在看来,在真相查明之前,一切都有可能,都不能排除。   第二天,刘斌九点才起床,是被电话吵醒的。原来是陈彪叫他过去拿材料。   他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已是九点半了,刚走到招待所大厅便遇上从外面进来的金晶。金晶见到刘斌,粉脸微红,但是很快恢复正常,浅笑着说:「刘总,你是刚起床,还是要出去?」   「呵呵,昨晚实在喝得太多了,刚起床,准备去交通局一趟,拿点资料。」见金晶谈笑自如,他自然不会说不适宜的话。   「那你还没吃早餐?招待所食堂可能没有了,外边应该还有。」「没关系,快十点钟了,等会中饭早饭一起吃算了,反正肚子还不怎麽饿. 」「要不等会我叫厨房给你熬点稀饭?」   「不用麻烦。等会是不是回来吃还不一定。」   「好吧。如果需要就打电话。」   告别金晶,刘斌径直往交通局而来,一路上不停地想着昨晚与金晶发生的事。   因李琳的到来,他昨晚没来得及与金晶交流,後来也没有时间想这事。昨晚她怎麽会与自己发生关系?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她并不是欲求不满的风流女人,也不是随便的女人,相反口碑很好。是酒後兴奋?她这个位置经常要陪酒,以往肯定也有喝多的时候,如果是酒後兴奋,那以往肯定也有这样的事,外边应该有传说,事实上外面没有听到她这方面的任何绯闻。难道是好奇?觉得可能性也不大,自己并不是传奇人物,此前也不可能有人与她说自己这方面的事……直到进入交通局,他仍未找出自己信服的原因,最後只有放下。来到陈彪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寒暄,陈彪便将一份材料交给他,说:「这两段路领导准备让你来搞,周五下班前将预算送过来,下周要开工,你要尽快做好开工准备。」他本想约陈彪中午吃饭,但是陈彪有事,推说下次。走出交通局,他赶忙给龙太忠、吴炳华、张大年三人打电话,叫他们赶到市政府招待所来。打完电话,他赶回招待所,尽管施工的事有人负责,但是自己对工程的情况应该有所了解才行,这样才不会受制於人。尽管目前龙太忠等三人的表现都不错,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自己完全不懂,很难保证将来不失控。   他看完资料,发现这两段路正是上次龙太忠他们说的工程量比较大、利润比较高的那两段,显然这是陈彪等人有意为之。这两段在同一条路上,一段是公路一侧垮塌,现在只有一小半可以控制通行,要砌护坑,工程量比较大,另一段是一侧山体滑坡,把道路基本堵死了,要将道路上的土方清走,对山体进行相应的整治和支护,防止再次垮塌。   中午刚过,龙太忠等人先後赶到招待所,刘斌简单介绍了情况後,把资料交给他们。张大年看完资料後说:「怎麽叫我们先搞预算?难道是几家比价?」「好像不是,听他说,这两段决定交给我们了,下周就要动工。」「我想应该是他们还没有一个详细的预算,想根据我们的预算来申报费用。」吴炳华说   「我了解了一下,这两段路出问题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的事,修复大概是最近才定下来,他们可能还来不及做预算。」龙太忠说「只要不是比价就是好事,如果他们有了详细的预算,那我们的利润就基本定了。现在他们要我们做预算,说明还有操作的空间. 」吴炳华说「我上次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两段路修复,成本可能要到四百万,考虑20%的利润,预算应该是五百万左右。」张大年说刘斌点了点头,说:「龙经理,你看着两段路,春节前能拿下来吗?」「我已经联系两个工程队,原计划是搞那段大的,现在两段路都要搞,至少还得找个工程队。」   「机械设备呢?」   「这个好解决,到处有租赁,只要提前联系就行。」「龙经理,那找工程队和租借机械设备等与施工相关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又困难提前告诉我一声,实在不行我去找路桥公司。」龙太忠说:「没问题,我争取这两天落实好。」「吴工,张工,这预算的事就拜托两位了。今天星期三,周五下班前一定要弄出来,这两天你们就住在招待所,想办法的弄出来。」「我要去现场看一下才行,他们提供的资料不是很详细,要去看看取土和弃土的地方,还有石料场,不去现场看看,无法确定。」吴炳华说「行。下午租个车,我陪你去。」   「不用,我骑摩托去还快些。」   三人很快分别行动起来。龙太忠去落实施工机具和人员,吴炳华去了现场,张大年则留在招待所里做预算,刘斌也留在招待所跟张大年学习预算的基本知识。   刘斌与吴炳华、张大年三人在招待所忙了整整两天,才将预算做好。两段道路修复总的预算是五百六十六万,比张大年原来的估算高出六十万,工程量大的那一段将近四百万. 为了将现场情况摸准,期间吴炳华又去了一次现场。   周五下班前,刘斌将预算送到交通局,陈彪看了一下总价,点头说差不多,并叫他下周一下午来拿任务书。   刘斌再次请陈彪吃饭,这次陈彪没有推辞,只说看老杨他们是不是有空,如果有空就叫他们一起来。刘斌明白陈彪的意思,吃饭只是借口,饭後的牌局才是关键,今天正好是周五,於是赶紧给杨玉兴和周晓华等人打电话。周晓华一口承应准时参加,杨玉兴的回答是吃饭来不了,但是饭後的活动可以参加,刘为民则说要稍晚一点才能来。   征求陈彪的意见後,刘斌将饭局订在招待所。走出交通局,他赶忙给金晶打电话,因为快到下班时间了,赶回去再落实就晚了。等他赶回招待所,金晶已在大厅等候,这次见到他,脸上神色很自然,见不到一丝羞赧。金晶等他,是想问晚上喝什麽酒,因为招待所不是什麽酒都有。   晚上喝什麽酒,他确实没有考虑. 尽管最近在一起喝过几次酒,但是每次喝的都不一样,好多年未和他们在一起了,不知道众人喜好,他只有问金晶他们平时喜欢喝什麽酒,金晶说杨主任喜欢喝什麽酒她清楚,其他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喝上次在这里喝的酒,正好招待所有,不用外出买酒定下後,两人又聊了一会,金晶听说是因公路的事请客,笑着提醒刘斌,最好是把「小莉妹妹」一起请来,因为年底了,资金一般都很紧张,如果不提前安排,可能春节前拿不到钱. 春节是个坎,过了春节,就不知道要什麽时候才能拿到钱了。   金晶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是说的不无道理,尽管温莉管不了资金,但是她父亲是管财政的,有她出面事情要顺利得多。如果自己与温莉没有现在这层特殊关系,他也许会采纳金晶的意建议,现在反而不希望温莉过来了。温莉喜欢自己,万一她言行没有注意,让别人看了出来,反弄巧成拙。他想了想,说:「这次算了,下次单独再请他们财政局的人。这次都是些爷儿们,她一个女的过来,放不开,男人们说话也不能随便,更何况杨主任不过来吃饭,而她又只与杨主任比较熟。」   金晶觉得刘斌说的也有道理,没有再开玩笑,说:「弟,如果你晚上请他们打牌,最好是每人给个底盒。」   「多少比较合适?」金晶这一提醒,刘斌才想现在自己身份不同了,不再是同事,而是一个有求助於他们的人。其实这个他以前就知道,只是与外界隔绝久了,一时没想起来。同时他不知现在的行情,所以向金晶请教。   「两千就行了。」   「是不是少了点?」   「多了反而不好,说明你把他们当外人。」   「就依姐的。」刘斌越来越佩服金晶了,考虑问题比较细,而且比较全,难怪这麽多年在招待所这种领导干部常来的地方,没有传出什麽绯闻。如果她是个姿色寻常的女人,没有绯闻可以理解,关键她是个姿色出众,身材性感,是个让多数男人见了心动的女人。他想,如果以後自己发起来了,身边能有个这样的女人就好了,至少她负责的这方面不用自己操心。   饭後打牌时,杨玉兴等人不但没要刘斌提供的底盒,反把他数落了一顿. 刘为民说:「老弟,现在你还没钱,就不要来这一套,将来你发财了,我们兄弟们也不要来这一套,如果到了S市,你怎麽安排都可以,只要不犯法就行。」刘为民这麽说,刘斌觉得有道理。众人帮自己并不是为了这点小恩小惠,是因为过去的情谊和王建峰、杨玉兴两位秘书长的面子,给钱就等於把这份感情和关系断了,不如等他们有需要时,自己再回报,於是一边认错一边收回底盒。   刘斌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给温莉等回信息。之前,他分别收到她们信息,因为当时在吃饭,加之有周晓华等人在,不便回复. 他尚未看完信息,金晶敲门走了进来,一脸歉意地说:「弟,对不起,给你添乱了。」刘斌上前抱住金晶,在嘴上亲了一下,说:「姐,你是一片好意,弟知道。   来坐吧。「待金晶在床上坐下後,接着说:」是我没有很好地琢磨,我与他们的感情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就像我和姐你一样,你说如果那晚我给你钱,你说不定会该我一个耳光,是不是?「   「你这坏家夥,不知怎麽回事,姐守贞这麽多年,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失身於你。」金晶粉脸泛红,脸上现出小女人的娇羞。   「姐,你後悔吗?」   「有什麽後悔的,都这样了。」金晶瞟了刘斌一眼,脸上挂着羞涩而又甜美的笑,接着靠着他手臂,说:「说实在,姐很感谢你,姐从来没有这麽开心、快乐过,你让我尝到了欲仙欲死的滋味。你这个坏家夥,姐的魂被你勾走了,这两天老是想着你,晚上也梦见你。」   「姐,不用梦哦,弟就住在招待所。」刘斌笑着说「你还说,你这家夥,简直是我们女人的克星,我估计以後一个女人绝对无法对付你。对了,弟,你老婆与你离婚,是不是因为你这方面太厉害了,她受不了?」   「应该不是。除了第一次,以後她没有表现出不适,其次我以前也没有这麽猛、这麽强。」   「哦?」金晶疑惑地看着刘斌,说:「按理说,男人随着年岁的增大,这方面的能力只会下降,你怎麽会比以前更强、更猛?」「这是我这三年在监狱里憋出来的。」刘斌自然不可能说出实话。   「鬼才信。」   「那为什麽古时候很多女人偷人喜欢找和尚?还不是因为和尚憋久了,功夫比常人好。」   「胡说. 那是因为古时候男女之嫌很重,女人不敢轻易与陌生的男人交往,而和尚是出家人,一般不会防范,这才让他们有机可乘。」「没想到,姐这方面也有研究。」   「姐好歹也师范毕业,再说这些杂志和书上都有。好了,不和你说了,不知他们有没有什麽需要,我进来主要是与你说一声,怕你误会姐。」金晶说完,便站起身来。   「姐,你放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是我自己没有考虑周全。」金晶抱着刘斌亲了一下,然後整了整衣服,出了房间. 刘斌这才又掏出手机查看信息,第一条是温莉的,说吃完了告诉我,後边加了一句想你,下午温莉来过信息,知道他晚上有应酬;第二条是舒畅的,问他晚上有什麽安排?还有几条是马小兰等人发的,无非也是什麽时候回来想他之类,最後一条是李琳发的,问他晚上想不想搞活动?他先给马小兰等人回了信息,温莉等人的信息他琢磨了半天才回,因为不知道她们三人是否在一起,所以统一回了一条:刚吃过饭,在看他们打牌,你在干麽?   李琳的回复最快,说和银行的那个同学在泡吧,问他有没有兴趣参加,没有提到温莉等人。随後是温莉和舒畅的信息,温莉的是:我现在舒畅家,你来不?   舒畅的是:在家,温莉在。刘斌原想如果今晚方便,去陪陪舒畅。这个女人婚姻不幸,对自己又没有奢求,前两次在一起都比较匆忙,没有在一起好好温存、说说话,似乎对方只是自己泄欲的工具,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只有落空。李琳那里,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去为好,一则自己与她同学不熟悉,说不上话,去了,万一让对方看出自己与李琳的关系反而不好,其次是自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再去,如果喝多了,万一又闹出什麽事就麻烦了,於是给李琳回了一个「喝多了、不来了」的信息。   回完信息,刘斌坐在床上,不由想起了今天下午送去的预算,觉得这中间确实有很大的学问,一个成本在四百万左右的工程,竟然能做出五百六十万的预算。   即使下降五个点还有五百三十余万. 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如果成本控制得好,毛利达一百三十万,看来以後自己在这方面要多学习才行,特别是如何合理的降低成本、控制造价   他拿出存留的预算又看了看,直到将一些重要的数据掌握後,才放下材料,准备洗澡睡觉. 这时电话响了,听声音是信息,拿过来一看,是金晶发来的,问他睡了没. 他不知对方是不是有事找自己,开玩笑地回了一个:「还没睡,在想你。」   金晶很快便回过来信息,内容是: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现在1108房。   看信息就知道,对方是叫自己过去。刘斌想了想,然後出了房间,来到1108房门外,敲了敲门. 门很快打开了,门内站着一个成熟俏丽的美女。   「姐,你叫弟过来有什麽事?」   「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姐看你有没有喝多。」「他们不要服务了?」   「我叫了个服务员给他们服务。」金晶在床边坐下後说刘斌见金晶含笑看着自己,在她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腰,开玩笑说:「姐,叫弟过来,不会是想弟了吧?」   「你说呢?」金晶依旧含笑看着刘斌,过了片刻,才说:「难道不能叫你过来说说话?」   「当然可以,别说是说话,就是说爱也可以。」「弟,你越来越坏了,以前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麽油嘴滑舌。」「姐,书上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如果男人太坏就没人爱了。」金晶含笑说完後,突然看着刘斌认真地说:   「弟,你原来的妻子是不是比较好强,而且爱面子?」「是的。她是比较好强,不服输,爱面子。」刘斌惊异地看着金晶,没想到她这麽快就对高洁的性格有了了解。   「所以,我觉得你妻子与你分手,这方面的可能性比较大。」「哦?」刘斌诧异地看着对方,等待解释,这方面以前确实考虑的不多。   「好强的人,一般都会希望自己比身边的人强,特别是身边那些条件差不多的同龄人。要比身边的人强,无非两点,一是钱多,二是权大,作为银行的普通职员,如果不贪污挪用,钱不可能比其他人多多少,那麽剩下的就只有权了,如果有人承诺,只要她离婚,就可以给她个位置,你说她会离婚吗?其次,爱面子的人如果有什麽把柄被人抓到,并以此为胁,如果不离婚,就会名声扫地、颜面无存,你说她会离婚吗?」   刘斌没想到金晶想得这麽细?不由惊异地看着对方。看来还是女人了解女人。   这个问题他以前也考虑过,只是没有考虑得这麽深,这麽细。现在想想,金晶的分析不无道理,这种可能不能排除。虽然他内心仍有些不相信妻子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支行副行长的位置舍弃这麽多年的感情,但是後面这个把柄之说就很不好说了。之前李琳的分析里也有把柄之说,莫非她真有什麽把柄被张明掌握了?那会是什麽把柄呢?他想了好一会实在想不出来,只有说:「这个问题,之前我确实没有认真考虑过. 」   「这我也是根据她的性格与你们的情况分析的。在你出事之前,这些也许不会发生,你前途光明,谁都知道,别说是一个副行长的位置,就是行长的位置,你妻子也未必会动心,再说,在你未进去之前,对方也不敢轻易诱惑你妻子,因为你背後的势力他必须考虑,万一被你知道,他自己的位置都有可能保不住。」「那对方利诱她离婚又是为了什麽?」   (未完,待续)   作者的其他主题   【情欲场】(23)作者:bulun 【我的美母苏雅琴】(44)作者:gykzyilu 【韩娱】(48)作者:谋 【韩娱】(46)作者:谋 【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26)作者:LIQUID82 【杨野的禁脔系列七--慧黠老板娘~张丽如】(21)作者:御马迎风帖子1941 积分382 金币17116 枚 金镑2 个 感谢975 度 推广0 人 注册时间文区排版高手勋章   个人空间   发短消息   加为好友   当前离线   楼 大 中 小 发表于 2016-2-22 13:30 只看该作者(23)   「你轻一点,抓坏了,到时你两个姐姐找你算账。」刘斌笑着说。   「嘿嘿,那我就说是因为姐夫想非礼我。」李林调皮地说。   「你说你两个姐姐会相信吗?有了她们我还非礼你?」「我知道,我两个姐姐现在都迷上你了,不会怀疑你,你可以神气了。」李琳将握着阴茎的手移到刘斌胸膛上,接着关心地说:「姐夫老公,你和舒畅姐的事,还是尽量小心一点,最好是过段时期再让小莉姐知道。」「那我和你的事?」   「现在更不能让她知道。」   「她不是说,要我当场把你办了。」   「那是开玩笑的,能当真?」   「那以后我们干脆到你舒畅姐那里去约会。」   「是个不错的主意。」刘斌刚说完,李琳便点头赞成,但是很快脸上又现出忧色,说:「这样舒畅姐就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了。」「她知道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知道她与我的关系了。这样你们两个在一起,就没有了顾忌,并且相互可以打掩护,不用提心吊胆了。」「如果她问我怎么失身於你的,怎么说?」   「她不是也没告诉你,你也可以不说,如果她告诉你了,那你就实话实说。   对了,姨妹子,你能不能告诉我,那晚怎么愿意与姐夫上床?我想不应该完全是喝多了酒的缘故吧?」   「还不都是你?」   「怎么会是我?我又没强迫。」   「在酒吧里,你这个东西老顶着我。」李琳又抓着刘斌处於半软状态的阴茎,摇一下后,继续说:「回到招待所,你上厕所又不关门,搞得那么响,我不小心看到了你这里,没想到这么长,这么粗,加之后面又说到男女之间的事,所以……」   「所以心动了,想试试姐夫老公的宝贝是不是真的管用。」「这下你开心了?」李琳瞋了刘斌一眼,接着羞涩地说:「说真的,那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怎么会那样。」   「那是你以往没有见过像你姐夫老公这么粗长的,而你以前的两个男朋友都没有让你满足过,所以想试试。」   「不知道,反正当时根本没有去想其他,就稀里糊涂与你上了床。」「姨妹子,你以后如果见到更粗长,会不会也有想法?」「你以为我是欲女,坏姐夫。女人不像你们男人,你们男人只要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想上,女人首先要对这个男人有好感,才会和他上床。」李琳说完便从刘斌身边起来,接着说:「不和你说了,我要走了。」「你今晚不陪姐夫老公?」   「我进来时服务员看到了,如果明天早晨才走,万一遇上她们,就知道我今天晚上在这里过夜。万一传到小莉姐她们耳朵里,就麻烦了。」「服务员又不知道你是和我在一起,难道看着你进我房间?」「小莉姐她们知道你住在这里,我来这里,肯定是来看你,如果晚上没回去,不用想也知道是与你在一起。」   「你现在回去,你小莉姐她们也有可能知道你来过。」「那不同。你住在这里,我顺路过来看看你,不奇怪。何况你要我去打听情况,我来告诉你,很正常。」   「好吧。」刘斌没想李琳心思如此慎密,似乎早就考虑好了,只有答应。   李琳很快便穿好衣服,与赤裸着身体下床相送的刘斌拥抱一下,并在嘴上亲了一下,说:「姐夫老公,如果有机会去省城,我一定通宵陪你。」李琳走后,刘斌并没有马上入睡。李琳走前的话,让他想到了最近与自己有关系的温莉和舒畅以及金晶,发现偷情的女人心思似乎都很慎密。温莉和李琳不用说了,就是今晚与自己发生关系的金晶,在那种紧急的情况下仍记得尽可能地消除痕迹。他进而联想到已离婚再嫁的妻子高洁,在自己出事前,没有发现一点出轨的蛛丝马迹,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掩饰得太好了?现在看来,在真相查明之前,一切都有可能,都不能排除。   第二天,刘斌九点才起床,是被电话吵醒的。原来是陈彪叫他过去拿材料。   他洗漱完毕走出房间,已是九点半了,刚走到招待所大厅便遇上从外面进来的金晶。金晶见到刘斌,粉脸微红,但是很快恢复正常,浅笑着说:「刘总,你是刚起床,还是要出去?」   「呵呵,昨晚实在喝得太多了,刚起床,准备去交通局一趟,拿点资料。」见金晶谈笑自如,他自然不会说不适宜的话。   「那你还没吃早餐?招待所食堂可能没有了,外边应该还有。」「没关系,快十点钟了,等会中饭早饭一起吃算了,反正肚子还不怎么饿。」   「要不等会我叫厨房给你熬点稀饭?」   「不用麻烦。等会是不是回来吃还不一定。」   「好吧。如果需要就打电话。」   告别金晶,刘斌径直往交通局而来,一路上不停地想着昨晚与金晶发生的事。   因李琳的到来,他昨晚没来得及与金晶交流,后来也没有时间想这事。昨晚她怎么会与自己发生关系?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她并不是欲求不满的风流女人,也不是随便的女人,相反口碑很好。是酒后兴奋?她这个位置经常要陪酒,以往肯定也有喝多的时候,如果是酒后兴奋,那以往肯定也有这样的事,外边应该有传说,事实上外面没有听到她这方面的任何绯闻。难道是好奇?觉得可能性也不大,自己并不是传奇人物,此前也不可能有人与她说自己这方面的事……直到进入交通局,他仍未找出自己信服的原因,最后只有放下。来到陈彪办公室,还没来得及寒暄,陈彪便将一份材料交给他,说:「这两段路领导准备让你来搞,周五下班前将预算送过来,下周要开工,你要尽快做好开工准备。」他本想约陈彪中午吃饭,但是陈彪有事,推说下次。走出交通局,他赶忙给龙太忠、吴炳华、张大年三人打电话,叫他们赶到市政府招待所来。打完电话,他赶回招待所,尽管施工的事有人负责,但是自己对工程的情况应该有所了解才行,这样才不会受制於人。尽管目前龙太忠等三人的表现都不错,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自己完全不懂,很难保证将来不失控。   他看完资料,发现这两段路正是上次龙太忠他们说的工程量比较大、利润比较高的那两段,显然这是陈彪等人有意为之。这两段在同一条路上,一段是公路一侧垮塌,现在只有一小半可以控制通行,要砌护坑,工程量比较大,另一段是一侧山体滑坡,把道路基本堵死了,要将道路上的土方清走,对山体进行相应的整治和支护,防止再次垮塌。   中午刚过,龙太忠等人先后赶到招待所,刘斌简单介绍了情况后,把资料交给他们。张大年看完资料后说:「怎么叫我们先搞预算?难道是几家比价?」「好像不是,听他说,这两段决定交给我们了,下周就要动工。」「我想应该是他们还没有一个详细的预算,想根据我们的预算来申报费用。」吴炳华说。   「我了解了一下,这两段路出问题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的事,修复大概是最近才定下来,他们可能还来不及做预算。」龙太忠说。   「只要不是比价就是好事,如果他们有了详细的预算,那我们的利润就基本定了。现在他们要我们做预算,说明还有操作的空间。」吴炳华说。   「我上次大概估算了一下,这两段路修复,成本可能要到四百万,考虑20%的利润,预算应该是五百万左右。」张大年说。   刘斌点了点头,说:「龙经理,你看着两段路,春节前能拿下来吗?」「我已经联系两个工程队,原计划是搞那段大的,现在两段路都要搞,至少还得找个工程队。」   「机械设备呢?」   「这个好解决,到处有租赁,只要提前联系就行。」「龙经理,那找工程队和租借机械设备等与施工相关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又困难提前告诉我一声,实在不行我去找路桥公司。」龙太忠说:「没问题,我争取这两天落实好。」「吴工,张工,这预算的事就拜托两位了。今天星期三,周五下班前一定要弄出来,这两天你们就住在招待所,想办法的弄出来。」「我要去现场看一下才行,他们提供的资料不是很详细,要去看看取土和弃土的地方,还有石料场,不去现场看看,无法确定。」吴炳华说。   「行。下午租个车,我陪你去。」   「不用,我骑摩托去还快些。」   三人很快分别行动起来。龙太忠去落实施工机具和人员,吴炳华去了现场,张大年则留在招待所里做预算,刘斌也留在招待所跟张大年学习预算的基本知识。   刘斌与吴炳华、张大年三人在招待所忙了整整两天,才将预算做好。两段道路修复总的预算是五百六十六万,比张大年原来的估算高出六十万,工程量大的那一段将近四百万。为了将现场情况摸准,期间吴炳华又去了一次现场。   周五下班前,刘斌将预算送到交通局,陈彪看了一下总价,点头说差不多,并叫他下周一下午来拿任务书。   刘斌再次请陈彪吃饭,这次陈彪没有推辞,只说看老杨他们是不是有空,如果有空就叫他们一起来。刘斌明白陈彪的意思,吃饭只是借口,饭后的牌局才是关键,今天正好是周五,於是赶紧给杨玉兴和周晓华等人打电话。周晓华一口承应准时参加,杨玉兴的回答是吃饭来不了,但是饭后的活动可以参加,刘为民则说要稍晚一点才能来。   征求陈彪的意见后,刘斌将饭局订在招待所。走出交通局,他赶忙给金晶打电话,因为快到下班时间了,赶回去再落实就晚了。等他赶回招待所,金晶已在大厅等候,这次见到他,脸上神色很自然,见不到一丝羞赧。金晶等他,是想问晚上喝什么酒,因为招待所不是什么酒都有。   晚上喝什么酒,他确实没有考虑。尽管最近在一起喝过几次酒,但是每次喝的都不一样,好多年未和他们在一起了,不知道众人喜好,他只有问金晶他们平时喜欢喝什么酒,金晶说杨主任喜欢喝什么酒她清楚,其他人就不是很清楚了。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喝上次在这里喝的酒,正好招待所有,不用外出买。   酒定下后,两人又聊了一会,金晶听说是因公路的事请客,笑着提醒刘斌,最好是把「小莉妹妹」一起请来,因为年底了,资金一般都很紧张,如果不提前安排,可能春节前拿不到钱。春节是个坎,过了春节,就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钱了。   金晶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是说的不无道理,尽管温莉管不了资金,但是她父亲是管财政的,有她出面事情要顺利得多。如果自己与温莉没有现在这层特殊关系,他也许会采纳金晶的意建议,现在反而不希望温莉过来了。温莉喜欢自己,万一她言行没有注意,让别人看了出来,反弄巧成拙。他想了想,说:「这次算了,下次单独再请他们财政局的人。这次都是些爷儿们,她一个女的过来,放不开,男人们说话也不能随便,更何况杨主任不过来吃饭,而她又只与杨主任比较熟。」   金晶觉得刘斌说的也有道理,没有再开玩笑,说:「弟,如果你晚上请他们打牌,最好是每人给个底盒。」   「多少比较合适?」金晶这一提醒,刘斌才想现在自己身份不同了,不再是同事,而是一个有求助於他们的人。其实这个他以前就知道,只是与外界隔绝久了,一时没想起来。同时他不知现在的行情,所以向金晶请教。   「两千就行了。」   「是不是少了点?」   「多了反而不好,说明你把他们当外人。」   「就依姐的。」刘斌越来越佩服金晶了,考虑问题比较细,而且比较全,难怪这么多年在招待所这种领导干部常来的地方,没有传出什么绯闻。如果她是个姿色寻常的女人,没有绯闻可以理解,关键她是个姿色出众,身材性感,是个让多数男人见了心动的女人。他想,如果以后自己发起来了,身边能有个这样的女人就好了,至少她负责的这方面不用自己操心。   饭后打牌时,杨玉兴等人不但没要刘斌提供的底盒,反把他数落了一顿。刘为民说:「老弟,现在你还没钱,就不要来这一套,将来你发财了,我们兄弟们也不要来这一套,如果到了S市,你怎么安排都可以,只要不犯法就行。」刘为民这么说,刘斌觉得有道理。众人帮自己并不是为了这点小恩小惠,是因为过去的情谊和王建峰、杨玉兴两位秘书长的面子,给钱就等於把这份感情和关系断了,不如等他们有需要时,自己再回报,於是一边认错一边收回底盒。   刘斌回到自己房间,准备给温莉等回信息。之前,他分别收到她们信息,因为当时在吃饭,加之有周晓华等人在,不便回复. 他尚未看完信息,金晶敲门走了进来,一脸歉意地说:「弟,对不起,给你添乱了。」刘斌上前抱住金晶,在嘴上亲了一下,说:「姐,你是一片好意,弟知道。   来坐吧。「待金晶在床上坐下后,接着说:」是我没有很好地琢磨,我与他们的感情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就像我和姐你一样,你说如果那晚我给你钱,你说不定会该我一个耳光,是不是?「   「你这坏家夥,不知怎么回事,姐守贞这么多年,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失身於你。」金晶粉脸泛红,脸上现出小女人的娇羞。   「姐,你后悔吗?」   「有什么后悔的,都这样了。」金晶瞟了刘斌一眼,脸上挂着羞涩而又甜美的笑,接着靠着他手臂,说:「说实在,姐很感谢你,姐从来没有这么开心、快乐过,你让我尝到了欲仙欲死的滋味。你这个坏家夥,姐的魂被你勾走了,这两天老是想着你,晚上也梦见你。」   「姐,不用梦哦,弟就住在招待所。」刘斌笑着说。   「你还说,你这家夥,简直是我们女人的克星,我估计以后一个女人绝对无法对付你。对了,弟,你老婆与你离婚,是不是因为你这方面太厉害了,她受不了?」   「应该不是。除了第一次,以后她没有表现出不适,其次我以前也没有这么猛、这么强。」   「哦?」金晶疑惑地看着刘斌,说:「按理说,男人随着年岁的增大,这方面的能力只会下降,你怎么会比以前更强、更猛?」「这是我这三年在监狱里憋出来的。」刘斌自然不可能说出实话。   「鬼才信。」   「那为什么古时候很多女人偷人喜欢找和尚?还不是因为和尚憋久了,功夫比常人好。」   「胡说。那是因为古时候男女之嫌很重,女人不敢轻易与陌生的男人交往,而和尚是出家人,一般不会防范,这才让他们有机可乘。」「没想到,姐这方面也有研究。」   「姐好歹也师范毕业,再说这些杂志和书上都有。好了,不和你说了,不知他们有没有什么需要,我进来主要是与你说一声,怕你误会姐。」金晶说完,便站起身来。   「姐,你放心,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是我自己没有考虑周全。」金晶抱着刘斌亲了一下,然后整了整衣服,出了房间。刘斌这才又掏出手机查看信息,第一条是温莉的,说吃完了告诉我,后边加了一句想你,下午温莉来过信息,知道他晚上有应酬;第二条是舒畅的,问他晚上有什么安排?还有几条是马小兰等人发的,无非也是什么时候回来想他之类,最后一条是李琳发的,问他晚上想不想搞活动?他先给马小兰等人回了信息,温莉等人的信息他琢磨了半天才回,因为不知道她们三人是否在一起,所以统一回了一条:刚吃过饭,在看他们打牌,你在干么?   李琳的回复最快,说和银行的那个同学在泡吧,问他有没有兴趣参加,没有提到温莉等人。随后是温莉和舒畅的信息,温莉的是:我现在舒畅家,你来不?   舒畅的是:在家,温莉在。刘斌原想如果今晚方便,去陪陪舒畅。这个女人婚姻不幸,对自己又没有奢求,前两次在一起都比较匆忙,没有在一起好好温存、说说话,似乎对方只是自己泄欲的工具,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只有落空。李琳那里,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去为好,一则自己与她同学不熟悉,说不上话,去了,万一让对方看出自己与李琳的关系反而不好,其次是自己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再去,如果喝多了,万一又闹出什么事就麻烦了,於是给李琳回了一个「喝多了、不来了」的信息。   回完信息,刘斌坐在床上,不由想起了今天下午送去的预算,觉得这中间确实有很大的学问,一个成本在四百万左右的工程,竟然能做出五百六十万的预算。   即使下降五个点还有五百三十余万。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如果成本控制得好,毛利达一百三十万,看来以后自己在这方面要多学习才行,特别是如何合理的降低成本、控制造价。   他拿出存留的预算又看了看,直到将一些重要的数据掌握后,才放下材料,准备洗澡睡觉。这时电话响了,听声音是信息,拿过来一看,是金晶发来的,问他睡了没。他不知对方是不是有事找自己,开玩笑地回了一个:「还没睡,在想你。」   金晶很快便回过来信息,内容是:是真的还是假的?我现在1108房。   看信息就知道,对方是叫自己过去。刘斌想了想,然后出了房间,来到1108房门外,敲了敲门。门很快打开了,门内站着一个成熟俏丽的美女。   「姐,你叫弟过来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叫你过来?姐看你有没有喝多。」「他们不要服务了?」   「我叫了个服务员给他们服务。」金晶在床边坐下后说。   刘斌见金晶含笑看着自己,在她身边坐下,搂着她的腰,开玩笑说:「姐,叫弟过来,不会是想弟了吧?」   「你说呢?」金晶依旧含笑看着刘斌,过了片刻,才说:「难道不能叫你过来说说话?」   「当然可以,别说是说话,就是说爱也可以。」「弟,你越来越坏了,以前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油嘴滑舌。」「姐,书上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如果男人太坏就没人爱了。」金晶含笑说完后,突然看着刘斌认真地说:   「弟,你原来的妻子是不是比较好强,而且爱面子?」「是的。她是比较好强,不服输,爱面子。」刘斌惊异地看着金晶,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对高洁的性格有了了解。   「所以,我觉得你妻子与你分手,这方面的可能性比较大。」「哦?」刘斌诧异地看着对方,等待解释,这方面以前确实考虑的不多。   「好强的人,一般都会希望自己比身边的人强,特别是身边那些条件差不多的同龄人。要比身边的人强,无非两点,一是钱多,二是权大,作为银行的普通职员,如果不贪污挪用,钱不可能比其他人多多少,那么剩下的就只有权了,如果有人承诺,只要她离婚,就可以给她个位置,你说她会离婚吗?其次,爱面子的人如果有什么把柄被人抓到,并以此为胁,如果不离婚,就会名声扫地、颜面无存,你说她会离婚吗?」   刘斌没想到金晶想得这么细?不由惊异地看着对方。看来还是女人了解女人。   这个问题他以前也考虑过,只是没有考虑得这么深,这么细。现在想想,金晶的分析不无道理,这种可能不能排除。虽然他内心仍有些不相信妻子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支行副行长的位置舍弃这么多年的感情,但是后面这个把柄之说就很不好说了。之前李琳的分析里也有把柄之说,莫非她真有什么把柄被张明掌握了?   那会是什么把柄呢?他想了好一会实在想不出来,只有说:「这个问题,之前我确实没有认真考虑过。」   「这我也是根据她的性格与你们的情况分析的。在你出事之前,这些也许不会发生,你前途光明,谁都知道,别说是一个副行长的位置,就是行长的位置,你妻子也未必会动心,再说,在你未进去之前,对方也不敢轻易诱惑你妻子,因为你背后的势力他必须考虑,万一被你知道,他自己的位置都有可能保不住。」「那对方利诱她离婚又是为了什么?」   

上一篇: 【情欲场】(11)春光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