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場 九、公司

 
九、公司 「今天小芳先過來,下午陪我去買了東西,又幫我整理了房間,晚上親口告訴我,喜歡我,按理說今晚不應該再讓小蘭過來。但是,今天我第一個電話是打給小蘭的,當時她在上班,沒有接到,如果接到了,我想她應該會請假過來幫我,是不是,小蘭?」劉斌摟著兩人繼續說。 劉斌見馬小蘭連連點頭,接著又說:「小蘭下午回了電話,當時我以為小芳晚上會與同學一道回學校,所以就叫小蘭晚上過來。」頓了頓,接著又說:「我第一個打電話給小蘭,小芳你不要有想法,有個事你可能不清楚,我上次答應小蘭,讓她做我的女人,今天租了房子,自然就想到了她。要小蘭做我的女人,不是說我只喜歡小蘭,不喜歡小芳你,你們兩個都很可愛,我都喜歡,只是你們兩個的情況不同。小芳你還在讀書,有時晚上還要學習,沒有多少時間可以陪我,小蘭在酒店上班,晚上有時間,我需要的時候,可以陪我。」 劉斌停頓下來,看了看兩人,見兩人在凝神聽自己述說,笑著說:「如果今晚我要你們兩個都陪我,願意嗎?」 「嗯。」「願意。」兩個幾乎同時回答,之後相互對望一看,均是滿臉羞赧。劉斌笑了笑,說:「今晚還是小蘭陪我,畢竟她願意做我的女人,小芳你先別說。」他止住了欲插言的王芳,接著說:「喜歡我,與願意做我的女人不同,比如你喜歡這個明星、那個偶像,可能只是欣賞他(她)的某一個方面,並不表示你會做他的女人,我的女人只能有我一個男人,也就是說只能和我親熱、睡覺,所以你不用急著表達,你想清楚再說。其次,你現在即使想清楚了,願意做我的女人,今晚也不方便陪我,你同學在這裏,萬一讓她知道了不好,再說你同學喝多了,晚上需要人照顧。」 為了不讓兩人受傷,他一邊斟酌用詞一邊慢慢地表述自己的意思,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表述完,至於兩人是否聽明白,沒時間去觀察分析了,說完便摟著兩人站起身來,說;「快十點了,早點睡吧,我今天喝得也有點多,小芳你們明天一早要回學校。」 劉斌急於回房休息,其實是因為擠在兩個青春美少女中間,下體已經有些脹痛了,想回房放松。回到房間,馬小蘭臉上頓時現出幸福而又甜蜜的笑容,依偎在劉斌懷裏,說:「哥,我太高興了。」 劉斌心裏清楚馬小蘭高興地是什麼,自己第一個電話打給她,又讓她陪自己,能不高興嗎?但還是笑著說:「你高興什麼?」 「我擔心哥把我忘了。」 「傻瓜,這麼乖巧可愛的小蘭,哥怎麼會忘記?只要你願意跟著哥,哥會一直把你放在心上。」 「我這一輩子就跟著哥。」 這些承諾劉斌不會放在心上,但是也不會去反駁,說:「要不要洗個澡?」 「我洗了才來的。」 「那哥去洗一下。」 這種老式房子只有一個公用衛生間,劉斌剛洗完,還沒來得及穿內褲,衛生間的門被推開了,周薇穿著內衣醉眼朦朧地站在門口。見到赤身裸體的劉斌,周薇大吃一驚,似乎瞬間被石化,站在門口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劉斌雖然也有些難為情,但是畢竟是成年人,在周薇的注視下匆匆穿上內褲後,說:「不好意思,忘記扣上了,你要上廁所?」 此刻周薇酒醒了不少,滿臉通紅,連忙道歉。 「沒關系。是我忘記扣上了。我洗完了,你進來吧。」說完拿著換下的內衣褲出了衛生間,側身從周薇身邊過去。 劉斌走進房間,馬小蘭已經睡進被窩。待他上床後,馬小蘭翻身抱住他,說:「哥,我想你。」 「是嗎?」劉斌伸手摟住馬小蘭嬌柔的身體,笑著說。 「嗯。」馬小蘭認真地點了一下頭。 「那你怎麼沒給我發信息、打電話?」 「我怕哥那天是開玩笑的,而且——」 「而且什麼?」 「那天你要了小芳三次,只要了我一次,以為哥不喜歡我。」 「那哥今晚補上好不?」劉斌沒想到馬小蘭這麼敏感,笑著說。 小馬滿臉通紅地點了點頭。 「傻瓜,她比你年紀大,承受能力比你強,那天晚上你三點多還沒睡,而且 又是第一次,哥怕你受不了。」 「哥,你對我太好了。」馬小蘭越發感動,將臉緊貼在劉斌胸脯上。 「你是我的女人,應該要對你好才行哦。」 「嗯,哥,我幫你親親。」馬小蘭說完,腦袋便縮進了被窩,被子一陣波動後,便見劉斌兩腿間的被子高高隆起,不一會,被子開始上下起伏。劉斌沒想到,第一次還羞怯、青澀的馬小蘭短短幾天就變得如此主動熱情,心裏雖有些詫異,但是沒說什麼,而且頭枕雙臂,含笑細品著。馬小蘭的口技雖然生疏,但很賣力。柔軟的小手握著陰莖根部,先用舌頭在龜頭上舔弄了幾下,然後慢慢含住龜頭開始吮吸,接著含住陰莖逐漸深入,直到不能再深入時,才開始吞吐,只是含入稍深一點時,牙齒碰磨著陰莖有些不舒服,從而讓口交的快感大打折扣。 其實他並不清楚,馬小蘭之所以這樣主動,是因為感到了危機,王芳各方面不比自己差,而且還是大專生,擔心他喜歡王芳,不喜歡自己了,所以極力討好、盡可能讓他開心。數分鐘後,馬小蘭吐出了陰莖。劉斌心想可能是嘴有些酸了,於是掀開被子,說:「可以了,小蘭。」 馬小蘭身上寸縷全無,顯然上床時已將身上衣服脫光,此刻滿臉漲紅,嘴角掛著口水,小嘴與龜頭之間仍有水絲連著,模樣嬌憨可笑、讓人憐惜。劉斌伸手將她拉上來,摟在懷中,然後翻身壓在身下,吻著她的粉臉和櫻唇,說:「小寶貝,真是難為你了,現在哥來讓你開心。」 他伸手馬小蘭兩腿間摸了一下,發現已經流水潺潺,笑著說:「看來小蘭是真的想我了,小蘭,你抓著小弟弟,讓它和你的小妹妹親熱。」 馬小蘭紅著臉點了一下頭,然後依言抓住怒張的陰莖,引導進入自己身體。 「還痛不?」在陰莖進入過程中,劉斌見馬小蘭眉頭輕蹙,關心地問。 「不痛,只是有點脹,你那東西比影碟上的大。」 「你不喜歡大的?」劉斌笑著問。 「喜歡。」馬小蘭嬌羞地回答。 「你才和我來過一次,還不是很適應,再多幾次,就好了。」 「嗯。」 隨著劉斌的輕輕抽動,馬小蘭的眉頭漸漸舒張開來,雙手摟上了劉斌後背。 「舒服嗎?」劉斌一邊抽動,一邊問身下的小蘭。 「舒服。」 「願意跟哥做一輩子嗎?」 「願意。只要哥不嫌棄。」 「我們小蘭這麼乖巧,又這麼孝順,哥怎麼會嫌棄?小蘭,如果哥還有其他女人,你會不會吃醋?」 「不會的,只要哥你開心。」 「小蘭以後要多吃一點,你看你這麼瘦弱,哥都不敢用力,真怕把你弄壞了。」 「哥,你用力就是了,小蘭受得住,而且很舒服。」 「那哥用力了。」 「嗯。」 隨著劉斌強勁有力抽插的展開,馬小蘭的呼吸開始變得粗重,但是除了口鼻間「嗯」「喔」聲外,沒有其他聲音,似乎在壓抑著。過了一會,盡管鼻息很粗重,但是馬小蘭依舊是壓抑的呻吟,劉斌見她不能放開,心想得好好培訓才行,說:「你感覺舒服就不要壓抑,想喊想叫都行,兩個人在一起關鍵是要開心。」 「嗯。哥,好舒服,你再大力一點沒關系。」 「這就對了,你說出來,哥才知道你是不是舒服。」 「……哥……我好舒服……你插到心裏了……哥……我要飛了……哥我愛你……我要……要一輩子……跟……跟你在一起……哥……我要飛了……」馬小蘭在劉斌的勸說下,終於放開了,隨著劉斌的快速抽插開始發出誘人的叫喊。盡管已是初冬,室內沒有暖氣,但是兩人身上熱氣騰騰。當兩人靜止下來時,身上已是汗水津津。可能是怕劉斌不高興,馬小蘭今天表現十分熱烈,曲意奉承,縱體迎送。當劉斌從她身上下來時,身子已癱軟如泥。 劉斌憐惜地將馬小蘭摟入懷中,拉過被子蓋住兩人身子,說:「小寶貝,難為你了。」 「哥,我感覺好開心、好幸福。」 「你要把身體養壯一點,否則,哥真擔心把你弄壞。」 「被哥弄壞我也願意。」 「小傻瓜,弄壞了,以後怎麼陪哥?」 「嗯。哥,我想去洗一下,身上黏糊糊的。」 「算了,你看你全身軟綿綿的,外面有點涼,別感冒了,明天早晨再洗吧,睡覺。」 第二天,劉斌清早就起來了,這是在監獄養成的習慣。他走出臥室,見王芳與周薇的房門緊閉,敲了敲門,說:「小芳,你們還要去學校,該起床了。」然後出門下樓,在小區裏活動身子。早晨起來鍛煉,也是他在監獄養成的習慣。既然決定好好活下去,就得有一個好身體。因此每天早晨天剛亮,他就起床鍛煉,包括獄友老孫傳授的那些功法的修煉,直到大家都起來了才停止。 大約過了半小時,他見王芳與周薇還未從樓上下來,以為還沒起床,趕緊上樓。進門一看,兩人已經穿戴整齊、洗漱完畢,而且馬小蘭也起床了,正在衛生間洗漱。王芳與周薇見到他,均是臉兒一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周薇更是垂著頭,不敢與他目光相對。 「劉哥,你清早去哪裏了?」他剛准備說話,王芳已出聲。 「我到下面鍛煉了一下,你們在等我?」 「嗯。」王芳點了點頭。 劉斌看了一下手機,說:「快七點了,你們趕緊打車去學校,否則要遲到了。」說著拿出兩百元給王芳。 王芳沒有接,說:「劉哥,我們想問你一句話。」 「什麼話?你說吧。」他見王芳神態比較認真,亦認真地說。 「我們以後還可以來不?」 原來她們在房間等自己是為了這事,他笑著說:「可以,時刻歡迎。」 「那說好了,不許反悔。」王芳臉現笑容,興奮地說。 「不反悔。」 「那我們拉鉤。」 「你不相信哥?好,拉鉤。」 拉完鉤,王芳才接過他手中的錢說:「劉哥,我們走了,拜拜。」 王芳他們走後,馬小蘭才從衛生間裏出來,見到他臉色也是紅紅的,像是抹了一層胭脂。 「你怎麼就起來了,不多睡一會?」 「是王芳說要走了。」說完臉色更紅。 「哦?」他含笑看著馬小蘭說:「她們跟你道別?」 「嗯。」馬小蘭點了點頭,羞澀地垂下了頭。 看情形,王芳可能對馬小蘭說了一些羞人的話,也許是昨晚馬小蘭的叫床聲太大,讓她們聽到了。他沒有追究原由,說:「既然起床了,那等會一起去吃早餐。」 他匆匆洗漱一下,便和馬小蘭一道出了門,在樓下吃過早餐後,說:「小蘭,以後你想過來住就過來住,我最近比較忙,不可能天天在這裏,這是鑰匙。」 「嗯。」馬小蘭先是驚異,接著無比激動地接過鑰匙。對她來說,鑰匙代表著身份,也就是劉斌已經承認她是這裏的女主人,叫她如何不激動。 劉斌沒想到自己這樣一個看似尋常的舉動,會使對方如此激動,笑了笑,說:「你是回房間再休息一會,還是去酒店?」 「我去酒店吧。」 「行。我上午有事,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車走。這是兩千五百元,你收好。」 「哥——」馬小蘭似乎想推辭。 「拿好。去存起來吧,你住集體宿舍,身上錢多了不好。」 馬小蘭走後,劉斌直接打車往工商局而來。昨天在酒桌上無意間說起注冊公司一事,檢察院的洪萍告訴他,工商局門口有很多代理注冊的公司,只要花點錢,他們就可以把一切手續辦好,不用自己這裏跑哪裏跑。途中,他接到周曉華的電話,說在最近市裏有幾段公路要維修,叫他趕快把公司的事搞定,要不就趕快聯系一家單位。這個電話讓他很激動,同時也很感動,沒想到兄弟們對自己的事這麼上心。 來到工商局附近,發現外邊確有不少注冊咨詢公司,門面裝潢大同小異,都有人出入。他選了一個人相對較少的咨詢公司,一進門,迎賓小姐迎了上來,熱情詢問他辦什麼業務,當了解到是要注冊工程公司時,便領他來到裏面的一個房間裏,說:「具體你可以咨詢我們經理。」 經理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待他入座後,直截了當地說:「你想要我們幫你代理注冊公司?」 「你們代理都有什麼要求?」 「如果你自己出資,我們只收兩千元代理費,如果要我們代你出資,另收出資額千分之六的費用。」 「你們可以代為出資?」 「是的,這個你放心,銀行要驗資的,驗完資,我們的資金才抽出來。」 「那我要提供些哪些東西?」 「那要看你注冊什麼樣的公司,規模有多大。」 「工程公司。」 「什麼樣的工程公司?」 「工程公司還有很多種?」 「當然,有土建、安裝,還有特種作業等等。」 「我想注冊一個土建和道路方面的。」 「想注冊幾級的?」 「都有些什麼要求?」 「通常有一、二、三級,要求各不相同,業務範圍也不同……」 「那我先注冊一個三級的。」 「那你要提供這些資料。」女經理從抽屜裏拿出一張資料清單,接著說:「建委那邊的手續要不要我們幫你代辦?」 「建委那邊還有手續?」 「每個行業都有相應的資質要求,這是建築工程公司所需的資質與要求。」一邊說一邊從抽屜裏拿出一張表給他。 他一看頭大了,盡管原來在市建委幹了幾年,但是沒有接觸這一塊,以為只要到工商局注冊登記就行了,沒想到竟然這麼麻煩。這些如果自己去弄,那不知要弄多久,他們既然可以代理,何不出點錢讓他們來幫自己辦理?問:「你們代辦怎麼收費?」 「五千元。你只要提供這些資料就行。」女經理拿起筆,一邊說,一邊在資料清單上打勾。 接著劉斌又問一些其它問題,得知他們一個月內可以全部辦好後,便與他們簽了一個代理出資五百萬注冊公司的協議,並交了一千元的押金。離開咨詢公司,他覺得必須盡快回L市一趟,有些資料需回去才能准備好。 三個及以上的股東,這個好辦,自己加上父親再找一個人就行了,實在不行,可以把母親的名字掛上。但是技術負責人、項目負責人兩個人的資料比較麻煩,只有回L市才能想辦法,那裏有熟人、朋友,他們可以幫忙。 回L市途中,他想起周曉華早兩天說過,他們縣有個建築公司要改制,應該有這方面的人,於是給周曉華去了個電話,讓幫忙聯系一下。 回到L市已是下午,他找個地方隨便吃了點東西後,准備去市建委找周曉華。因為工程建設方面的資質屬建委管,盡管是省建委管,但是市建委也應該清楚,而且這方面資源也比一般人豐富,不如找他們幫忙,這也是回來的路上決定的。然而,沒走多遠,他又停了下來。盡管原來的同事大多數關系不錯,但是也有關系不怎麼樣的,甚至不能排除暗裏對自己有意見的,自己剛出來就大搖大擺回去,對那些曾經幸災樂禍的人來說,難免有示威之嫌,再說那些關心自己的同事問起來,也難一一回答,不如等大家都知道自己出來了這件事後,那時再回去,就少了不少麻煩。 他想了想,不如晚上把周曉華他們叫出來,一起來合計,也正好回請他們一下。於是掏出電話給李傑去了個電話,把自己請客的事告訴他,要他幫自己選個地方。不去建委了,劉斌正考慮如何打發下午的時間,手中的電話響了一下。拿起一看,原來是前晚認識的溫莉發來信息,問他在不在省城。莫非她到了省城?如果要在L市做事,這個人不能輕慢,於是趕緊打電話過去。電話很快就接通了,劉斌謹慎地說:「溫科長,你好,不好意思,我剛回L市,你是不是到了S市?」電話裏傳來溫莉嬌柔的聲音:「劉大哥,你不會這麼健忘吧?前天晚上才認了我這個妹妹,今天就這麼生分,叫我科長,好讓人傷心哦。」 「小莉,對不起,你是不是到了S市?」前天晚上後來自己說了些什麼,他根本不記得了,只有轉移話題。 (未完,待續)
上一篇: 【情欲场】(22)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