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21)作者:bulun

 
【情欲场】(21) 作者:bulun 2016年2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二十一、检查   回到房间,刘斌对金晶说声我先上个厕所,便进了卫生间。金晶身上那淡淡 的香水味,让他有些受不了,下面已经充分膨胀起来,只有上个厕所,看能不能 稍微消胀一些。   刘斌上完厕所,再洗把脸,感觉下面果然没那么胀了。他走出卫生间,正好 服务员送钥匙进来,见金晶靠在沙发上闭目坐着,便说:「姐,你今晚也喝得差 不多了。早点去房间休息吧。」   金晶睁开凤眼,说:「再陪你坐一会。」接着又转头对服务员说:「叫他们 赶紧将蜂蜜水送过来。」   待服务员走出房间,刘斌掐了掐两侧太阳穴,说:「姐,我今晚真的喝多了 。」   「姐,也好久没这么开心了,今天也有点多了。」   「那你早点去休息吧?」   「你这么急着赶姐走,是不是有美女妹妹要来,怕姐见到?」金晶含娇带笑 地看着刘斌,接着说:「那姐偏不走,到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   「姐,你别拿老弟别开心好不好?我才出来,哪有什么美女妹妹,要有也只 有美女姐姐哦。」刘斌没想到金晶这么敏感,心里暗暗庆幸刚才在厕所里给李琳 发了个信息,告诉她今晚喝多了,叫她不要过来了。如果李琳贸然闯进来,让金 晶看到,那就真的说不清了。   「不是有位温莉妹妹,她不是美女?我看她对你有意思哦。」金晶笑着说。   「姐,你可别乱说。先不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就算是有意思,我也不可 能乱来,她是有老公的人,我不能破坏别人家庭。」刘斌心中一惊,没想到金晶 观察这么仔细,不愧是招待所所长,见多识广。同时也暗自庆幸,幸好温莉谨慎 ,不单独上招待所来,如果被金晶碰上,那就真说不清了。   「老弟,其实这个嘛,也没那么严重。如果你们俩个是你情我愿,在一起相 互都能得到慰藉,不涉婚姻家庭,偶尔聚聚,也无可厚非。」   「哦?」刘斌不由睁大眼睛,没想到金晶并不把男女婚内出轨当做很大的事 。   「你这样看着我看什么?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现今偷情、出轨的不少,但 是家庭分裂的并不多,关键看双方的动机与目的,其次是否被人发现。如果双方 都抱着在一起只是各取所需、相互开心的心态,没有结婚的动机,两人之间的事 又没有被人发现,就不会破坏双方的婚姻家庭。」   「就怕时间一久恋奸情热,无法控制。」刘斌内心也认为金晶说的有道理, 但是仍不敢苟同。   「什么恋奸情热,别说的这么难听好不好。我刚才说的是偶尔聚聚,并不是 说经常在一起,如果经常在一起,是有可能产生感情。其实,只要两个人都清醒 ,度把握好,就算是经常在一起,也不会对家庭有什么影响。现在不少男人养小 蜜、包二奶,可是他们并没有与老婆离婚,回家对老婆孩子还是一样的好。因为 他们心里清楚家是家,外边是外边,在外边无非是想得到在家里得不到的东西, 如果两人都有意,在一起开心就在一起,不开心就拉倒,女人也是一样。」   刘斌没想到金晶对男女婚内出轨竟有如此非同一般的见解,大为诧异,一时 不知如何回複。幸好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刘斌起身打开门,只见服务员端着两 个杯子走了进来,说:「所长,这是给你和刘总泡的蜂蜜水。」接着按金晶的指 示,将杯子放在沙发中的茶几上,然后带门出了房间。   「老弟,喝点蜂蜜水,既能醒酒,又可以护胃。」   「看来这是姐珍藏的,其他地方好像都没有这个。」   「那确实。也是你老弟来了才有喝。」金晶笑着喝了口蜂蜜水后,接着说: 「有时喝多了,还真难受,喝点蜂蜜水之后,才会好些。」   「这个我还真不清楚,以往我喝多了喜欢喝茶。」   「有的人喜欢喝茶,但是茶好像不解酒。」   服务员似乎很有经验,蜂蜜水并不是很烫,刘斌几口便喝完了。他放下杯子 ,看着还在慢慢喝着的金晶,想着她刚才说的那番话,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最 近与自己相好的温莉似乎就是这样,她并没有想到要与老公离婚,她与自己在一 起,无非是追求性的快乐和愉悦,得到从她老公那里得不到的。同时,他也想到 了自己离婚再嫁的妻子,他们是先有私情后来被人发现了,才不得不离婚?还是 恋奸情热,无法自控了,才与自己离婚?   金晶喝完水,见刘斌含笑看着自己,若有所思,说:「你想在什么?」   「我在想,姐是不是也有相好?」刘斌自然不会将心中所想告诉对方,为了 防止对方追问,只有把矛头转向对方。   「你要死了,你以为姐是随便乱来的人?姐这一辈子还只有过两个男人,一 个是原先的男朋友,一个就是你现在的姐夫。」   「姐,我可没这么说。我以为刚才是姐的经验之谈。」   「姐是说你和温莉,我看她好像对你意思,如果她不是想和你结婚,你与她 好也没关系,只要注意不被外人知道了就行。」   「那你还介绍你表妹给我。」   「这是两码事,好不好?你现在是单身,需要女人,所以我才说如果对方有 意,你也不要过多的担心,只要不是想和你结婚就行。如果你与我表妹好了,自 然不希望你与温莉好。因为时间一长,难免会露出破绽,如果让她知道了,就会 给她造成伤害。」   「你的意思是,两个人好之前要先说好,如果一方有结婚的的想法,就不要 在一起?」   「如果一方有家室,最好事先说明,免得到时被动。」   刘斌没想到金晶外表看去醉意朦胧,思路还这么清晰,不由刮目相看,看来 这个漂亮的女所长,确有过人之处。   金晶见刘斌点头后不再言语,犹疑一会,说:「老弟,姐问你一个问题,你 不要生气。」   刘斌见金晶表情比较认真,点了点头,说:「你说吧,姐。」   「老弟,你那方面是不是——」   「姐,你是说老弟是不是不行?」刘斌从金晶脸上那暧昧的表情中已读出未 说出来的话,为了验证,还是反问了一句。   金晶没有回答刘斌的问题,而是说:「我表妹无论是身材还是外貌,没有几 个正常男人见了不会有想法。但是,老弟你似乎没有兴趣。」   刘斌见金晶一边说一边观察自己的表情,迟疑片刻,才说:「姐,这个怎么 说呢。我只能说我是个正常男人。我之所以之后没有与你表妹联系,是因为我觉 得我配不上。」   「老弟,姐刚才问这个问题,也不完全是因为你对我表妹没有兴趣,多数人 有兴趣的,不代表所有人都有兴趣,那只是一个方面。」金晶依旧是一边说一边 观察刘斌的表情,顿了顿,接着又说:「老弟,你这么优秀,我一直想不通弟妹 为什么会与你离婚,你又不是进去一辈子,你进去了仕途是完了,但是并不代表 你完了,更何况你是替别人顶责,你出来后,熟悉情况的领导和朋友肯定会帮你 ,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在其他方面起来,不当官,当老板也不错。」   「所以姐认为老弟在这方面不行,或者是有问题?」刘斌明白了金晶所指。 在里面,狱友老孙也怀疑自己这方面有问题,所以才教给自己一个修炼方法。没 想到金晶竟也由此联想到自己这方有问题,看来有此想法的人不少。   「只有这样,才——」后面的话金晶用微笑来表示,没有说出来。   金晶的分析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进去最多不过五年,妻子急着离婚再嫁,唯 一的解释,就是自己这方不行,自己没出事前妻子不好找借口离婚,自己进去后 正好给她提供了机会。刘斌与大多数男人一样,不希望被人误会,更不希望外面 的人认为自己这方面不行,说:「姐,我自认为这方面还不错。」   「是吗?」金晶含笑看着刘斌,渐渐目光变得有些诡异,同时也有些暧昧, 接着说:「姐倒要看看。」接着金晶做出了一个令刘斌惊异的举动,伸手玉手抓 住了他两腿间的物事,但是很快又松开了,粉脸带羞地说:「不小嘛。」   刘斌也有些不好意思,不敢与金晶的目光相碰,因为下面的小弟弟已经抬头 向对方致敬了。   「外表似乎比正常人还要强,就是不知耐力如何?」金晶含羞带娇地看着刘 斌,接着又说:「能打开女人心怀、让女人开心的,并不是粗大,而是硬度和耐 久力。」   金晶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不少银样蜡枪头,看上去很强壮 、很威猛,但是一两分钟就完了。因此,刘斌不假思索地说:「那姐要不要检查 一下?」说完便又后悔了,此话明显有挑逗之嫌,继而想到对方敢摸自己的小弟 弟,也就释然了。   金晶果然没有在意,相反妖媚地看了他一眼,接过他的话说:「姐倒是要想 看看,我弟弟是不是外强中干。」说完起身,风情万种地来到他身前蹲下,伸手 去拉裤子上的拉链。   刘斌尽管脑袋有些晕晕的,但是心里还是清楚,急忙用手去阻挡,说:「姐 ,还是算了。」   「不让姐检查,不会真的是华而不实吧?」金晶媚眼含春地说。   酒劲上来的刘斌把心一横,说:「好,既然姐关心弟弟,那姐就检查吧。」 心想我倒看你如何检查?怎不会是上床通过实战来检查吧?想到上床实战,他兴 奋起来,同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不知这位风采出众、性感妩媚的姐姐床上功夫 是不是也很出众?   金晶拉开拉链,将那根已经充分勃起的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握住阴茎,看 了看,说:「比常人的要粗大,长度也超过常人,硬度也不错,就是不知持久力 如何?你把裤带解开,让姐好好检查一下。」   酒劲上来的刘斌此刻非常乐意让金晶检查,不但解开了裤带,而且把裤子也 解开,并连同内裤一起退到大腿上。   「龟头挺大的,像个小鸡蛋。」金晶称赞一声后,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 下。   难道她是用嘴来检查?从结婚到现在自己还没有口爆过,想到这里刘斌更加 兴奋,很想体验一下口爆的滋味,阴茎也变得更加坚挺粗壮。   金晶似乎被阴茎迷住,眼睛没有再离开,将舌头纳入口中,品味一下后,说 :「挺干净的,没什么怪味。」见阴茎在手中进一步壮大,接着又说:「你应该 好久没做了吧?」也没抬头看刘斌的表情,又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一下,接着 便不停地在龟头上舔弄起来,直到将整个龟头全部舔弄一遍,才停下来。   刘斌以为对方到此为止,心中有些不舍,也有些遗憾。谁知金晶抬头妩媚地 看了他一眼后,低头含住龟头,慢慢吮吸起来,接着又让龟头深深进入口中,用 樱唇紧裹阴茎上下套弄。刚开始速度不快,还有点试探的味道,但是没过多久, 金晶便沉浸到了对阴茎的服务中。她的口技比李琳更好,时而快速套弄,时而又 是慢慢吞吐,时而只让龟头进入口中,时而又让阴茎深深进入,十分投入,十分 卖力,在吮吸套弄的同时,舌头没有停止搅动,两者配恰到好处,让刘斌心里痒 痒的,很想按着她的头狠狠来几下深喉。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金晶才吐出油光发亮的阴茎,说:「想不到耐力也不差 。」接着用媚眼看了全神注视自己的刘斌一下,说:「有些热,帮把我上衣的扣 子解开。」   刘斌心中的欲火已被完全挑起,也完全忘记了两人身份,自然乐意为对方服 务。他不但将金晶的上衣解开,并且脱了下来,而且将内衣也脱了下来,只留下 一个遮住丰乳的胸罩。金晶妖媚一笑,拢了一下头发后,又低下头去继续服务。 刘斌见金晶的胸罩是后面挂扣的,弯腰将上身唯一的胸罩也解了下来。   「你怎么将姐的胸罩也解了?」金晶吐出阴茎,又娇媚地看了刘斌一眼,说 。   「我也想看看姐的。」刘斌说着伸出魔爪抓住了对方胸前那对硕大的丰乳。   金晶挺了一下胸脯,说:「姐的没有以前挺了,不好看了。」   「我感觉还是很挺、很结实。」刘斌一边把玩一边赞赏。金晶身体没有李琳 丰满,但是乳房和李琳的不相上下,虽然不如李琳的结实,但是还是比较挺,不 像大多数生育过小孩的女人那样下坠。   金晶仰着头闭着眼睛享受着刘斌的服务。过了一会,刘斌觉得似乎不过瘾, 伸手将金晶身子拉起,让她坐在自己腿上,一手搂着腰,用嘴含住那差不多樱桃 大小的乳头开始吮吸,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揉搓着另一只乳房。   「弟,抱姐去床上。」当两只乳房全部被刘斌亲吻一遍后,始终闭着眼睛享 受服务的金晶满脸春情地小声说。   早就欲焰腾腾的刘斌如奉律令,急忙将金晶抱到床上。金晶双手搂住刘斌脖 子,顺势倒在床上,说了一声帮我把裤子脱了,便吻上了他的嘴,并将他扳倒在 自己身上。   当金晶身上最后一条内裤被脱下时,刘斌上身的衣服也被金晶解开了,并且 剥了下来。   当刘斌将身子移到金晶两腿间时,金晶抓住阴茎,说:「老弟,让姐来检查 一下你的耐力。」   「好。就让姐试试老弟的耐力究竟如何。」一边说一边将阴茎使劲插入金晶 体内。   「你轻一点。你的那么粗、那么长,也要让姐适应一下。」金晶瞋了刘斌一 眼。   因为金晶的两腿间早已洪水泛滥,内裤也湿了一大片,加之阴道相对较松, 而且较浅,所以刘斌使劲一插便到底了。对金晶的娇嗔,他笑着说:「老弟是担 心姐等会说力度不够。」略作停顿后,便开始抽动阴茎。   「那现在让姐好好体验一下你的耐力和力度。」金晶双手搂住刘斌后背,曲 张双腿勾住他的臀部,一边说一边挺动臀部配合他的抽插。   数百下过后,刘斌的阴茎依旧坚挺,丝毫没有力竭的迹象,已进入状态金晶 由衷赞道:「你的耐力真不差,力度也很好,姐快到了。」   「那姐再好好感受一下。」对金晶这样的熟女,刘斌没有任何顾忌,展开神 威,肆无忌惮地沖杀起来。   金晶迎战能力很强,整个决战过程不屈不饶,不管刘斌如何挞伐,始终不出 声求饶,直到最后要崩溃时才喊出一句:「我到了。」表示认输。   当金晶从高潮中跌落下来时,见刘斌依旧生龙活虎,那让自己蚀骨销魂的肉 棒仍然坚挺地插在体内,气喘籲籲地说:「弟,你还没到?姐都快被你操死了, 你实在太强了,是个真男人。」   刘斌笑了笑,略作休整,待金晶缓过气来后,说:「姐还要不要见识一下真 男人。」见金晶只是眉眼含春地看着自己,不待她出声,又开始第二次征伐。高 潮过后的金晶,后续高潮来得很快,不到五分钟,又进入高潮,开始双手紧紧搂 着刘斌,使劲挺动臀部迎接他的沖刺。越往后金晶进入高潮的时间越短,直到金 晶第四次达到高潮,刘斌才有发射的沖动,说:「我也到了。」并欲从体内抽出 阴茎。   金晶从体内阴茎的变化感觉了刘斌的状态,闻言不但没有松开对方,相反双 手更是紧紧搂着他屁股,喘着粗气说:「射吧……射给姐……让姐好好感受一下 你的力量……射在里面……将姐里面灌满……」   直到阴茎从体内滑出,金晶才松开搂住刘斌身体的手,让他从身上下来。刘 斌静静躺在金晶身侧,回味着刚才的销魂滋味,发现金晶在床上与温莉等人又有 不同,也许是因为在招待所,怕手下员工知道,虽然床上动作十分狂野、热烈, 但是很少发出淫声秽语,即使进入高潮时,也很少胡言乱语,只有「我快到了」 、「你太强了」、「你真厉害」、「你是个真男人」、「我到了」这样的感歎, 整个过程基本是闭着眼睛,似乎是用心品味,对刘斌的疯狂攻击,除用粗重的喘 息和压抑的呻吟来表述自己的感受外,就是用行动来回应,紧紧地搂着对方,拼 命挺动臀部迎送。   「弟,你实在太强了,姐差点被你弄死了。」气息逐渐平静的金晶侧过身来 ,在刘斌嘴上亲了一下,说。   「那姐现在应该知道,老弟是不是有问题了?」刘斌搂住对方身子说。   金晶瞋了刘斌一眼,娇媚一笑,说:「真没想到你这么猛。现在姐也有点想 不明白了,弟妹怎么舍得与你离婚?能拥有你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一辈子的幸福 ,别说等个三五年,就是十年八年也值得。」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如果是我不能满足她,她想离婚我没有意见,那只能 怪我无能。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   「你有没有与她交流过?」   「以前她没有表现出对我有什么不满。我出来后,还没有。姐,你说我现在 问她,能问出真实情况吗?」   「这个不好说,因人而异、因事而异,如果是她对不住你,有悔恨之心,希 望你原谅她,也许会说出真实情况。如果她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即使她错得很 离谱,你也问不出真实情况,说不定还会将所有罪过推到你身上。」   刘斌点了点头,认可金晶的说法,说:「姐,你认为要怎样才能知道当年的 真相?」   「这个你可以找她当年的知己好友或者闺蜜打听,任何女人心中如果有烦恼 ,都希望找人倾诉。和你离婚前,她心中应该有过纠结,毕竟你们有感情基础, 而且有小孩,她那些知己好友即使不知道全部内情,也应该知道一些情况。」   刘斌点了点头,刚想说话,突然电话响了,起身拿过一看,是李琳来的。他 心中一惊,莫非是她过来了?犹豫了片刻,才接通电话。   「刘哥,你还没睡哦,你在哪个房?我过来看看你。」话筒传出的声音很清 晰。   「我喝多了,已经上床,你就别过来了。」刘斌故意装出十分迷糊的声音说 。   「我已经到了,你告诉我房号。」   刘斌一听头上冷汗直冒,急忙捂住话筒对金晶说:「姐,我有个朋友要过来 。」   金晶早已听到话筒里传出的声音,从床上坐起,神色虽然有些慌乱,但并不 是十分紧张,一边穿衣,一边笑着说:「是个女孩?」   「我曾经请她了解前妻的有关情况,也许是过来说这事。」   「幸好她不知道你房间号,否则我们都完了。」尽管如此,但是金晶脸上还 是带着笑。   刘斌见金晶穿好衣服,才告诉李琳房间号。金晶出门不到一分钟,李琳便走 了进来。   「姐夫,刚才有女人在这里?」李琳进门后很快便发觉房中的气味有异,诡 笑地看着刘斌。   刘斌没想到李琳的鼻子这么灵敏,竟然闻出房中有异味。幸好,金晶离开前 特意将房间的窗户打开,并且将卫生间的排气扇开启,房中的气味没先前那么浓 了。   「招待所的金所长刚才在这里坐了一会。」刘斌不知道李琳是否看到从房间 出去的金晶,只有如实说。   「她身上喷的是什么香水?味道怪怪的。」李琳竟把房间里男欢女爱留下的 淫靡气味当成了香水味。   刘斌不想李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上前笑着抱住她,说:「姨妹子,从同学 那里打听到了什么情况?」   「我同学进去还只有几年,她们虽然在一个银行,是同事,但是和肖玲玲也 只是工作中接触,下班后很少在一起,对肖玲玲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据她所知肖 玲玲现在与高行长关系不是很好,很多时候,肖玲玲不怎么给高行长面子,而高 行长似乎拿她没办法。」   「哦,现在关系不是很好?据说她们以前关系很好,她们关系不好是什么时 候开始的?肖玲玲现在与张明关系怎么样?」   「这些我同学不是很清楚,不过她答应帮我去了解。」   「行。她们是同事,了解起来应该更容易些。」   「姐夫,你身上也有怪味。」接着含笑诡异地看着刘斌,说:「你们刚才— —」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情欲場 九、公司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