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场】(20)作者:bulun

 
【情欲场】(20) 作者:bulun 2016年1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二十、线索   「刘哥,不怕你笑话,从上次和你做了之後,只要想到你,我下面就会湿漉漉的。」当刘斌再次刺进自己身体时,舒畅娇羞地说「那是因为你憋得太久了。今晚你就尽情地发泄一次吧。」「刘哥,我想我这辈子是离不开你了。」   「傻瓜,你以後也许会遇到更合适的人。」   「我不会再结婚了。以後只要刘哥有空偶尔来陪陪我,就满足了。」刘斌知道舒畅的心中的阴影尚未完全去除,不便多说什麽,只有说:「刘哥虽然不能给你其他承诺,但是有一点可以保证,就是在你结婚之前,会经常来看你。」   听到刘斌这句话後,舒畅不再说话,只是双手抱紧刘斌,挺动臀部,极力配合他的抽插。   「刘哥,用力操我。」几分钟後,舒畅开始进入状态,对刘斌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   刘斌自然不会让对方失望,搂紧对方身子,展开快速有力的冲刺。   这次也许是没有外人在旁,舒畅格外的投入,格外的放开,当开始进入高潮时,不再像上次那麽压抑,而是尽情地表述心中的感受和祈求:「……哥……你使劲……操死我……我愿意被你操死……哥……你操得好舒服……我这辈子只要你操……哥再大力……对就这样……操死我……」刘斌攻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达到顶峰,而此刻舒畅已不知几次达到高潮了。   在舒畅最後的尖叫中,他也释放了自己的精华   舒畅平静下来後,静静地躺在刘斌臂弯里,略带歉意地说:「刘哥,那天晚上的事,小琳知道了。」   「哦,你不是说她睡得很死?」刘斌故作不知情地说「谁知你那麽厉害,让我控制不住自己,而且我们的动作又很大。」「她什麽时候告诉你的?」   「第二天你走後。我尿了的事她都知道,羞死我了。」「呵呵,那温莉知不知道?」   「我好担心她知道,不过这几天看她的表情,好像还不知道。」「知道也没关系,你不用太担心,我又不是她老公,而且她也说了,希望我与你好。」   「她心里已经把你当成老公了。我们的事现在还是不要让她知道为好,她也是不幸的人,难得看到她像现在这麽开心。」   刘斌没想到舒畅如此善良,自己婚姻不幸却还想着别人,心中感慨不已,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善良的人不安排一场好婚姻,难道人善天也欺?他怜惜地搂着对方,陪她说了好一会话,十二左右才离开   为了不让温莉起疑,在回宾馆途中,刘斌分别给温莉和李琳发个信息。舒畅说的有道理,温莉虽然口里说,不在乎他与舒畅等人好,但是如果晚上真的住在舒畅那里,心里肯定不舒服,更何况对方现在还不清楚自己与舒畅的关系。   第二天一上班,刘斌便将有关资料送到了交通局。从交通局出来,他见时间还早,不由想到了王保国,过去一个星期了,不知交办的事进展如何了。於是给王保国打了个电话,并约好见面的地方。他没有让王保国去招待所,而是找了一处茶馆   王宝国见到刘斌有些惶恐,说:「刘哥,不好意思,现在还没什麽进展,目前还只是与张明两个关系比较近的兄弟接触上,只知道高行长和张明在你出事前就认识,张明经常去高行长那个银行,从银行那边了解到的情况是,当时高行长与张明只是认识、熟悉,似乎没有特殊关系,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至於私下关系怎麽样,还没有了解到。」   「保国,你不用急,我今天来也不是问你结果,只是了解一下情况而已。毕竟事情过去这麽年了,想一下子弄个水落石出,没那麽容易。那些知情人,如果与你关系不是很好,也不可能说出来。」刘斌拍拍肩膀安慰说「刘哥,下一步,我想双管齐下,一是与张明这几个关系铁的兄弟继续保持联系,争取从他们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其次从银行那边了解到,张明原来与高行长的得一个同事关系很近,而这个人原来与高行长关系也很好,高行长的事,她应该比较清楚,我想从她这里打开突破口。」「哦,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原来我很少过问她们银行的事,与她关系好的同事和姐妹,我也很少接触. 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她可能比张明那些兄弟知道得更多。对付女人无非这麽几招,一是利诱,其次是情惑,再其次就是威胁,不到万不得已,最後这一招最好不要用。你先摸清这个女人的弱点,然後再对症下药。」「刘总,很放心,我会抓紧行动。」   「对了,那个女人叫什麽名字?」   「叫肖玲玲,目前负责信贷这一块. 」   刘斌点了点头,说:「保国,我出来的事,他们也应该知道了,对我肯定会有一定的防备,所以中午我就不和你吃饭了。以後有什麽事可以电话联系,在真相查出来前,我们还是尽量少见面。」   从茶馆出来後,刘斌见时间还不到十二点,便给李琳打了个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李琳在城市信用社上班,与银行联系比较紧密,请她帮忙了解肖玲玲的情况,相对要应该容易些。不如干脆中午一起吃个饭,当面把事说一下。   「姐夫,今天怎麽想起姨妹子了?」李琳见刘斌中午单独约她吃饭,兴奋地答应了,十二点一刻,就来到约定的小饭店,一见面便笑着说「一是想见见乖巧可爱的姨妹子,二是想请姨妹子帮姐夫一个忙。」「我就知道,肯定没好事。没事姐夫肯定不会想到姨妹子。」「姐夫什麽时候不记得你了?昨天回来给你发了信息,昨晚回去也给你发了信息。」   「昨晚你发信息,那是气我。」   「怎麽气你了?」刘斌知道李琳话意所指,故意说「你与我两个姐亲热完了,再告诉我,那不是气我?」「那你就冤枉姐夫了,姐夫是希望在招待所单独与你见面哦。」「切——」李琳口里这麽说,但是脸上也有发红,接着岔开话题说:「说吧,什麽事?看在两个姐姐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刘斌简单地说了请她帮忙了解肖玲玲兴趣爱好等有关情况的事。李琳开始有些不解,因为刘斌没有说出了解肖玲玲情况的原因,疑惑的看着刘斌,刚想反问,突然想到刘斌原来的妻子也在那个银行,登时才明白过来,说:「你是想通过肖玲玲了解你原来——」   「是的。」刘斌点了点头,肯定了李琳的推测,接着说:「我想知道她为什麽这麽急着离婚再嫁?」   「那不如直接去问她?」   「如果是你,直接问你,你会说吗?」见李琳不说话了,刘斌接着说:「她原来与肖玲玲关系很好,肖玲玲应该知道她的情况. 」李琳点了点头,说:「行,这事交给我吧,我有个同学在她们银行,对肖玲玲的情况应该比较了解。」接着又顽皮地看着刘斌说:「姐夫,你该怎麽感谢我这个姨妹子?」   「那姐夫今晚单独陪你行不?」   「那不准放鸽子。」李琳满意地笑了,同时脸上很快浮上一层红云。   吃过饭,李琳去上班了。刘斌回到招待所,妻子高洁为何这麽快就离婚再嫁这个问题又盘桓在脑海里,结合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觉得有必要好好理一下。这是他出来以後,第一次正式思忖这个问题,此前考虑的主要是如何尽快解决生计问题. 在生计问题解决之前,他认为想得最多也没用。现在生计问题有了眉目,可以静心来思考这个问题了。有周晓华他们帮忙,几段道路的维修至少应该能拿下一段,如果是工程量大的那一段,年内赚过几十万应该不是问题从监狱出来前,他经常考虑妻子高洁离婚再嫁这个问题,为什麽会这麽急?   是被别人发觉了无法再隐瞒?还是对方要挟、威逼?他们是何时走到一起的?   是自己出事之前,还是出事之後?   从王保国初步了解的情况看,在自己出事之前,高洁与张明的关系表面只是一般,但是为何在自己出事以後,就这麽快嫁给张明?如果此前关系只是一般,认识了解也需要一个过程,婚姻不是儿戏,更何况还有小孩。想到这里,他不由想起了最近认识的温莉等人,觉得高洁之前与张明的关系应该不单是认识、熟悉这麽简单。就像温莉,尽管喜欢自己,但是为了不让外人知道她与自己的关系,不与自己在外面约会,不要自己送回家,凡事都很谨慎,就是上次与自己一起吃饭也要叫上方菲,目前除了舒畅和李琳,没有人知道她与自己的关系。高洁原来是不是也这样?如果是这样,那肖玲玲就是很关键的人物了。一个人如果要长久干一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事,必须有同盟,这样才有人打掩护,关键时候才有人出来作证. 就如温莉与自己,如果有人怀疑,她的两个好姐妹舒畅与李琳就可以出来作证. 再说,她与自己是在舒畅家约会,有舒畅和李琳在,外人也不可能往这方面想。   肖玲玲原来与高洁关系很好,如果她们的关系如温莉和舒畅她们姐妹仨一样铁,有她打掩护,即使高洁之前有出轨行为,只要双方小心,也不可能传出风声,如果不是有心人也不可能发现什麽蛛丝马迹. 一般人只会对孤男寡女在一起产生怀疑,如果是两女一男或者是多女一男在一起,通常都不会怀疑。看来晚上还得与李琳好好交流一下才行,不但要了解肖玲玲的兴趣、爱好,更要了解她原来与高洁以及张明的关系。   如果在自己出事之前高洁已经出轨,下一步怎麽办?这个问题此前他没有认真考虑. 因为此前他找不到妻子出轨的理由,也不相信妻子之前会出轨,那时只想知道妻子为什麽会这麽快离婚再嫁,而且是嫁给张明。此前怀疑最多的是在自己出事之後,妻子是不是受到胁迫。现在他开始对此前的分析产生怀疑了,虽然自己在性方面能够满足妻子,但是其他方面呢?是不是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原因?   刘斌在房间思忖了一个下午,才逐渐理清下一步该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的头绪. 如果高洁在自己出事之前就与张明勾搭在一起了,说明她此前一直在欺骗自己,自己出事正好给她提供机会,那下一步自己对她也没有必要客气。   如果高洁出轨是在自己出事之後,则另当别论,但是不告诉自己真相这一点,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哪怕是受到胁迫,也应该告诉自己,不告诉自己,只能说明不相信自己。不相信自己,那就是没有将自己当做至亲的人,既然如此,那自己以後也没有必要再顾及往日的感情。   想到妻子离婚再嫁,他自然也想到了失踪的孩子,尽管心中思念不已,并且隐隐作痛,但是现在只有忍痛。这是查清楚妻子离婚再嫁原因後的事,在此之前再多努力也只是徒劳,否则公安局早就找到了。在未弄清妻子离婚再嫁的原因前,也不能判断孩子的失踪是否与他们有关. 但是他心中有种预感,孩子失踪即使与妻子无关,也会与张明有关   直到李琳来电话,刘斌才知道不知不觉快六点了。李琳是告诉他,晚上约了银行那个同学吃饭,要晚点才能过来。刘斌没想到李琳如此上心,行动如此快,便在电话里将要调查了解的内容进行了补充。   刚和李琳通完话,舒畅和温莉分别发来信息,舒畅是问晚上有没有应酬,温莉则是问在哪吃饭,都是关心晚上吃饭的问题. 刘斌考虑到昨晚才与她们在一起,如果今晚又过去,往来太密集了,难免会让有心人起疑,特别是这里是张明的地盘,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出来之事,如果他心中有鬼,肯定会留意自己的行踪。   於是他给两人回信息说,晚上约了人,准备聊点事。   他想就在招待所外面找个地方随便吃点,然後再思忖了下一步的事。陷害朱市长和王主任的那个人以及幕後的指使者也必须查出来,因为整个事都是因他引起,如果没有这回事,自己现在也许依旧活得很滋润,说不定仕途顺达、风光无限,绝不可能落到妻离子散的地步。只有找到对方、找出幕後指使者,才能制定相应的对策,给这些作恶者应有的报应。如何找到这个人,找出这个幕後指使者,需要好好策划。   谁知他刚走到招待所门口便遇上金晶,金晶一见面便埋怨说:「老弟,你来我们这里好像是鬼子进村一样,悄悄的,如果不是前台服务员告诉我,还不知道你昨晚就来了。你这是要去哪里?」   「呵呵,昨晚那麽晚了,怎麽好意思再打扰你姐姐哦。」刘斌笑了笑,接着又说:「在房间里呆了一下午,出去走走。」第一次见面时,他以为金晶比自己小,一直叫妹妹,金晶也叫自己老哥,直到上次与金晶和她表妹一起吃饭时才知道,金晶与比自己大一个年头   「如果老弟没有别的安排,姐请你吃饭?」   「姐不用回家?」他虽然与金晶比较熟,但是对她的家庭情况并不了解。在他潜意识中,结过婚的女人下班後一般都会急着赶回去做饭,除非是有应酬。   金晶似乎明白刘斌的意思,嫣然一笑,说:「我家那位出差了,孩子住在她爷爷奶奶那里,我也是一个人。」   「好哦,我正好没地方吃饭。」   「那走吧,这附近不远有个小店子,味道很不错. 」「去外面吃?」刘斌本以为是在招待所食堂吃,所以爽快答应了。因为在招待所吃,可以避免碰上熟人,免去很多不必要的解释。   「招待所的饭菜我吃腻了,想换个口味。」金晶笑着说「我觉得食堂饭菜的口味很不错. 」   「那是你偶尔吃一两次,感觉还可以,如果吃多了,你就腻了。吃口味菜,就得去外边。」   「如果去外面吃,那我请你。」   「行。」金晶也没有客气。   小店离招待所很近,不到三百米。店子不大,里面只有几张桌子,生意确实很好,刘斌和金晶进去时,所有桌子都坐满了。老板与金晶似乎很熟,见到她主动上前招呼,然後把他们引进一个小包间内,这个小包间显然是预留的。这里的招牌菜是青椒炒水鱼和叫公鸡,而且都不是论份卖,是论只卖,要吃至少是一只,没有半只一说. 金晶不待刘斌开口,便叫老板一样来一只,然後又点了几个小菜。   「我们只有两个人,不用这麽多吧?」刘斌笑着说「这里就两个拿手菜,既然来了,就得尝尝. 老弟不会是心痛钱吧。」金晶含笑说   刘斌知道金晶在开玩笑,笑了笑,说:「我经常来姐这里打扰,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一次机会请姐吃饭,小弟就是最穷,这顿饭还是请得起,只要姐高兴就行。」「呵呵,你说的,让姐高兴. 上次姐说了,有机会要好好陪你喝次酒,今天正好我们都没事,刚才你说了,菜比较多,那我今天就喝个痛快。喝痛快了,姐就开心。」说完便要了一瓶白酒。   刘斌本来没准备喝酒,金晶这麽一说,没办法,只有奉陪。小店的两个拿手菜味道确实不错,让刘斌胃口大开,一边与金晶碰杯喝酒,一边品尝着菜的美味,不知不觉一瓶酒便见底了。金晶似乎未尽兴,又要老板来一瓶酒,刘斌见菜还吃不到一半,没有反对,但是提议来个半斤装的。他知道金晶能喝,自己喝个八两还能扛住,一斤半酒,两人均分,一人七两五,正好差不多。   「要来就来瓶一斤的,喝多少算多少。就是喝醉了也没关系,反正招待所就在旁边。」   「好吧。这次我们慢点喝,喝多少算多少。姐,你是酒中豪杰,可得手下留情,别让老弟喝多了,老弟也就六七两的量。」「行。没问题,喝高兴就是了。」   刘斌没想到金晶还真能喝,第二瓶酒差不多又喝了一半,金晶才开始有些酒意,眼睛开始含烟笼雾,没有先前那麽清澈明亮了,含笑看着刘斌说:「对了,老弟,我问你个问题,你对我表妹是不是不满意?」「没有。我觉得她太漂亮,我结过婚,坐过牢,配不上。」刘斌一直担心金晶提起此事,没想到今天还是冒了出来,不得不认真对待。   「老弟,你说的是不是真话?」金晶狐疑地看着刘斌似乎有些不相信。   「老姐,我说的事实。」刘斌只有硬着头皮装到底。   「但是我表妹并不计较,而且对你印象很好。」「凭她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比我好很多的,真的。」「老弟,我感觉你没有说真话。」   「酒後吐真言哦。」   「你还没醉,只有醉了,才有可能说出心中想说的话。」金晶本是美女,此刻软语温声、巧笑嫣然,加之酒劲开始上来後,脸色微红,显得格外妩媚,一举一动显得风情无限,让刘斌有些不敢直视,她的话一时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有含笑不语   金晶见刘斌目光闪烁,似在躲避自己,更以为刘斌未说实话,说:「老弟,姐跟你说实话,其实我表妹人还是不错的,只是比较天真,容易相信人,以前上过当、吃过亏。现在她明白过来了,想找个本分、可靠、实在的人。」敢情对方是有故事之人,刘斌此刻当然不会打听,笑着说:「姐,我以前确实比较本分,也比较老实,但是吃过亏了,所谓吃一蛰长一智,以後就未必了。」「你老弟,我又不是不了解,否则也不会将表妹介绍给你。你就是变坏,也坏不到哪里去,要不秘书长他们也不会这麽看重你。」「呵呵,那是老领导们看在过去的情面上。」刘斌不想在这问题上继续讨论,见自己差不多喝了八两了,转移话题说:「姐,老弟我是喝得差不多了,剩下这些就别喝了,再喝我真的会醉了。」   「如果你喝多了,姐今晚亲自照顾你。」金晶似乎还没到位,不肯罢休。   「那怎麽能麻烦姐?」   「姐照顾老弟有什麽关系?」   「姐还能喝?」   「我说了,今晚要陪你喝好。」   「姐,你饶了老弟吧。」刘斌只有认输。他还记得晚上李琳会过来之事,如果再喝肯定会醉,那时李琳过来自己人事不省,就不好了。   「不过三四两酒了,一人就一二两,我就不相信,这点酒就能把你喝倒?我记得那天晚上喝得就不比今晚少。」金晶看了看酒瓶,娇笑着说「那晚不是喝多了吗?」   「我看你後来很清醒,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是不是要与你妹妹喝才有劲,与我这个姐喝没劲?」   刘斌知道金晶是指那晚自己与温莉喝酒之事,想了想,故作无可奈何状,说:   「既然姐还没喝好,那老弟就舍命陪姐。不过喝多了,如果说错话,你可别怪。」他不愿得罪酒劲开始上来的金晶,只有豁出去,心想大不了等会发个信息给李琳,相信她应该能理解。   很快第二瓶酒就见了底,刘斌此刻感到有些头重脚轻了,心里清楚,如果再不走,等会就可能要抬回招待所了,赶忙叫老板过来买单。买完单,他起身说:   「姐,现在酒也喝完了,菜也喝得差不多,可以走了吧。」金晶似乎也到位了,站起来有些摇摇晃晃,说:「好久没有这麽痛快喝酒了。   今晚我也回不去了,陪你睡招待所。「   刘斌强打精神才走进招待所,金晶也好不到哪去,走起路来风摆杨柳、左右晃动,最後是手搭在刘斌肩上才回到招待所。走进招待所大厅,金晶对前台服务员说:「我今晚住这里,你们给我开间房,把钥匙送到刘总房间来,我先送刘总回房间. 」   「所长,你不要紧吧?」服务员见金晶有些站立不稳,一边说一边快步上前,欲搀扶。   「没事,你们去忙,记得泡杯蜂蜜水送到刘总房间来。」金晶手一挥,不要服务员搀扶,吩咐完,依旧手搭在刘斌肩上,摇摇晃晃地往里走去。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情欲场】(21)作者:bulun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