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母教师】(24)

 
              我的美母教师 作者:wdw5201314 2014/10/13发表于:SexInSex                 二十四   张刚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一脸狰狞望着我,我看着消失了几天张刚出现了, 惊讶道「你跑哪里去了,刘阿姨担心死你了,她都报警了。」   张刚嘲讽道「用不着你假惺惺,那女人还会担心我,指不定现在在和哪个男 人在滚床单呢。」   我皱了皱眉头「她好歹是你妈妈,你怎么这么说她?」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张刚反问道。   「就算是,她也是你妈妈。」我回道。   「哟,这么帮那个婊子说话,看来婊子伺候你很舒服嘛?」张刚嘲笑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我脸色拉了下来,冷冷的回道。   「怎么?要我帮你回忆回忆?那天从警察局出来后,你和那婊子在地下停车 场的车震很激烈嘛,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得亏没人,要不然那婊子的叫声得吸引 多少人来围观啊!」张刚慢慢悠悠的说道,脸上的笑容愈发阴险。   「你!」我双眼瞪大望着张刚,很显然张刚肯定看到了那一幕。   「被我说中了吧?」张刚一脸怒气的说道。   「自己的妈妈居然被自己的同桌上了,真他妈的让人生气啊!」   「你先听我解释!」我连忙说道。   「都上床了,还解释个屁!去死!」张刚说完便挥棒而来。   看得出,现在的张刚正气头上,张刚没学过武术,所以挥棒完全毫无章法, 全凭自己的力气往我身上乱挥,我一边闪躲迎面而来的棒球棍,一面找寻着机会 反击。   很快的,我找到了张刚的破绽,在他往我脸上扫来一记时候,我一侧闪,顺 势一个扫堂腿,张刚猝不及防,一下被我击倒在地上,我趁机将他的手上的棒球 棍踢到一边去。   「哈哈哈……」倒在地上的张刚突然大笑起来,脸上带着极为狰狞的表情。   「来啊,快点动手啊!」张刚大笑的说道。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一脸平静的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难道说你还不想承认你把那婊子给上了?」张刚大笑着反 问道。   「我不否认,你是那个时候发现的。」我问道。   「是,但那绝对不是第一次,说吧,你是怎么勾当上我妈的。」张刚突然停 止了笑声,坐了起来,慢慢悠悠的说道。   「还记得那次你拉着我去那家俱乐部吗?」   「恩?你什么意思?」张刚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时候服务我的就是你妈妈。」我平静的说道。   「什么!!!」张刚双眼挣得老大,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她怎么会在那个地方!!」张刚大声说道。   「你还记得不,那时候在进去前,我跟你说看见一个背影熟悉的人,起初我 也一下没认出来是你妈妈,但我和你妈妈发生关系后,我不小心摘下面具才知道 是她。」   「果然是婊子啊!!真是饥渴难耐,需要这么多男人来喂饱她。」张刚一脸 讥笑道,面目狰狞。   「你就没考虑过其他方面?比如你妈妈为什么会在这个俱乐部?这么快就下 定论了?」我眉毛微皱,说道。   「难道不是?都敢带男人回家搞了,在俱乐部里其他人搞,那不是很正常的 事情。」张刚讽刺的说道。   「是因为你爸爸。」我说道。   「什么!!!这跟我爸有什么关系。」张刚停止了笑容,疑惑看着我。   「那天是你爸妈的结婚纪念日,刘阿姨想去你爸爸的办公司给他一个惊喜, 但当她进入你爸爸办公室,发现他正在和他的秘书在沙发上做爱。」   「你说什么!!!」张刚脸色大变,显然被我话吓得不轻。   我没有理会张刚的表情,如果再不说出来,张刚跟刘艳丽的关系会越来越坏。   「据刘阿姨说,当时你爸爸根本没理会刘阿姨的到来,反而和女秘书越做越 厉害,你老妈一气之下,便跑到酒吧买醉。后来有个男的来搭讪,刘阿姨为了报 复你爸爸的出轨,便带那个回到了家里,然后后来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说完后, 我松了一口气。   张刚坐在地上,脸上阴晴不定,嘴里喃喃的说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过了好一会儿,张刚似乎平复了下心情,站了起来,问道「我怎么能确定这 件事情是真的?」   我想了想,说道「那天我和刘阿姨回到你家里,她那时候带了一个信封,里 面有你老爸搞外遇图片,而且对象有好几个人,后来刘阿姨说是她雇别人拍的照 片,你回去找找,要是看到照片就能确定我说的是真的。」   「我就信你一回!」张刚说完后,扭头快速离开了。   我摇了摇头,希望事情能往好的方面发展吧,然后就往回家的路走了。   张刚在离开我后,立刻跑到马路边,招手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后,便往家里的 方向驶去,在去往家里的路上,张刚的心里很纠结,如果刘雨说的是真的,那自 己就误会了妈妈,妈妈虽然出轨了,但其源头是爸爸,那以后怎么面对爸爸,张 刚突然感觉自己原来那个快乐的家庭已经越来越远。   此时,车已经到了小区,张刚才停止思考,付钱下车后,一路小跑进入小区, 然后往所住的楼层跑去,当张刚跑到自己家门前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了,他看 看了手表,这个时间点家里应该是没人的,而后从口袋里掏出家里的钥匙,往钥 匙孔上插了进去,小心翼翼的将门打开后,张刚探头进去看了看,当他看到鞋柜 上少了一双高跟鞋后,确认家里是没人,妈妈应该是出去了。   张刚迅速进入家里,然后把门关上,开始寻找刘雨说的信件,但是看到家里 这么大时候,不由得摇了摇头苦笑了下,家里大找东西也是麻烦,而后便开始寻 找了起来,张刚首先开始先从客厅找起,他想了想,这信件肯定不会放在平常放 的地方,应该会放在一些比较不起眼,偏僻的角落,张刚在把他认为客厅比较不 起眼的地方找了几遍后,确认没有后,便去妈妈的卧室。   进入到妈妈卧室后,很显然,卧室的面积小了很多,搜起来更加快速,但当 他将妈妈的课桌,床底,还有衣柜找寻了一遍后,仍然一无所获。   「奇怪了,到底放在哪里了?难不成刘雨是骗我的?」张刚喃喃的说道。   他转头一看,突然发现在衣柜和墙壁的细缝中夹着一个东西,难不成是信件, 张刚一下大喜起来,走到衣柜旁,侧身用手往里面伸去,很快的,他摸到一个厚 厚的东西,一把抓住后顺势往外一带,东西拿出来,张刚一看,是一个很厚的信 件。   听刘雨说,这里面装的就是爸爸和别人外遇的图片,张刚深吸一口气,平复 了一下心情,然后缓缓的将信件打开……   刘艳丽这几天心情一直很低落,距离儿子张刚失踪已经有好几天了,警察那 边也报案了,自己也出去找了几天,但迟迟就是没找到儿子的踪影。   刘艳丽今天依然开着车到处寻找着张刚,找了几个小时后,依旧一无所获后, 便打算回家休息一会,当她将车子开回小区,缓缓驶进地下停车场,将车放好后, 刘艳丽慢步往家里走去。   当刘艳丽准备要走进小区里时候,隔壁的保安室里走出一个男保安,赫然就 是我上次见过的那个,男保安很明显老远就看到刘艳丽走过来,没办法,刘艳丽 的打扮实在是太惹火了,今天也不例外,他大老远看到刘艳丽穿着一身极为性感 的拼接V 领短袖连衣裙,连衣裙的材质是棉质的,拼接连衣裙分两个颜色,胸部 以上是黄色的豹纹,胸部以下的则是黑色,尤其是中间豹纹V 领处那丰满的乳球, 走起路来一抖一抖的,男保安的眼睛根本离不开,口水不自觉的吞了几口,下边 的紧身短裙将臀部包裹的紧紧,裙子只到大腿的根部,裙子下面那一双雪白丰满 的修长大腿,搭配着一双14公分水晶透明细长高跟凉鞋,十个晶莹的脚趾上涂满 了艳红色的指甲油。   「刘小姐,您回来了。」男保安看刘艳丽要进入小区内,便趁机搭话起来。   「嗯。」刘艳丽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说道。   「刘小姐,看上去似乎很疲劳,是工作的原因吗?」男保安说道。   「恩,我要回去休息了。」刘艳丽被儿子失踪的事情搞得心神不宁,随便应 付两句话便要回家。   「好的。」男保安看刘艳丽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也不敢继续搭话。   刘艳丽进入小区后,慢慢悠悠的走上楼道,当她像平常一样走到自己的家门, 然后从包里将钥匙取出,大门打开之后,当她抬脚,准备习惯性的将脚下高跟鞋 给摘下的那一瞬间,她看到地上有一双休闲鞋,很快的她立马激动了起来,这是 儿子的鞋子。   刘艳丽连鞋子也顾不得脱下,立马边跑边激动叫唤「小刚,儿子,你在家里 是吗?」   当她经过自己的卧室时候,发现张刚正面对着她,刘艳丽的眼泪顿时流了出 来,立马冲了上去将张刚紧紧的抱住,嘴里叫道「小刚,你跑哪里去了,妈妈很 担心你。」   张刚此时大脑还没缓过来,信件里的照片让他十分震惊,任由着刘艳丽抱着。   刘艳丽抱着张刚哭了一小会后,才将他松开,责骂道「你跑哪里去了,你不 知道妈妈很担心吗?」   「担心吗?」张刚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   「你这些天到底去哪里了?」刘艳丽的皱起的黛眉问道,随后她注意到张刚 的手里拿着一沓照片。   「这个是?」刘艳丽看张刚手上的照片十分熟悉,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   张刚的火气顿时一下子爆发了出来,直接将手上的照片向天空一洒「你还会 担心,那你又有在乎过我的感受吗?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小刚,你到底怎么了?」刘艳丽对张刚动作惊讶道。   「你们俩夫妻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清楚!」张刚的眼里露出不屑的神情。   「这是?你从哪里找到的??」当刘艳丽看清楚地上的照片时候,一脸无法 相信的表情。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然了还有这个!!」说完张刚从口袋里掏出 一张金黄色的卡片,一把扔到地上,张刚的双眼像利剑一般紧紧的盯住她,大声 的说道。   当刘艳丽看到地上的卡片时候,瞳孔不自觉再一次放大,但很快就掩饰了过 去,她呆了一小会,才开始缓缓说道「你知道了吧,你父亲出轨的事情。」   「你别打岔话题,你能跟我解释下这张卡片是从哪里来的吗?」张刚眼睛紧 紧的盯住她「这个卡片……」刘艳丽好像一下子被张刚戳中了要害,眼神飘忽, 呆了一阵子才回答道「这就是普通酒店的会员卡。」   「真的吗?」张刚冷冷的说道。   「恩……当然是真的」刘艳丽说道。   「放屁,这个时候你还要骗我!!!你看看这个是什么!!!」张刚发怒道, 而后从另一边的口袋拿出一张一模一样的金黄色卡片,仍在了地上。   当刘艳丽看清楚地上的一模一样的卡片时候,脸色不禁有些苍白起来,嘴里 说道「你……你怎么会?」   张刚冷笑道「怎么会有这张卡片?这些都是拜你们所赐的,妈妈能跑去俱乐 部里给其他陌生男人操,我为什么就不能去俱乐部操其他的女人,反正都带着面 具,说不定我还是其中的客人之一哦!!」   刘艳丽的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下来,她感觉身子好像瞬间被抽走脊梁一般, 不禁往后倒退了几步,无力的靠在墙壁上,低着脑袋,眼泪不停的流着,过了一 会才缓缓的开口「你是不是觉得妈很下贱!!」   「妈,你能跟我说实话吗,我不想再被欺骗了。」张刚的口气突然缓了缓   刘艳丽抬起头来,美目里带着几丝忧虑的说道「儿子,妈答应你告诉你实情, 但听完后不要不理妈妈,妈现在的希望就只有你了。」   张刚听后,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看到张刚点头后,刘艳丽又沉默了一会,思绪又飘回了很久之前,终于开口 说了出来。   「在你初中那一会,咱们家虽然不算是特别好,但每天都过得挺开心的,那 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说到这里,刘艳丽脸上洋溢出幸福的表情,而后,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而 在你上了高中的时候,你的爸爸抓住一次商机,将自己的产业扩大,我们的生活 过的更上一层楼,而当时我又喜欢美容保养,你爸爸二话不说,便立刻买了现在 这家美容院给了我,董事长上面写的是我的名字,当时我高兴极了,便全身心投 入了进去,很快的,我们俩都忙碌了起来,就冷落了你。」刘艳丽的脸上带着惆 怅。   「没想到,这居然成为了导火索,由于我们彼此工作越来越忙,回到家后能 说上话的时间也自然而然的少了许多,很快的,我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在我 和你爸爸结婚纪念日那一天,我打算去给他一个惊喜,所以我很早就下了班,当 我走进他的办公室时候,居然发现他和他的一个女下属正在沙发上发生性关系。」   说道这,刘艳丽的眼泪又情不自禁的落了下来。   张刚从桌子上递给她几张纸巾,刘艳丽接过后,又哭泣了一小会,将情绪稳 定下来后,接着又缓缓的说道「后来我跑到酒吧里面买醉,接着有一个陌生的男 人上来搭讪,当时妈已经醉了,为了报复你爸爸,就将他带了回去,之后的事情, 你都知道了。」刘艳丽缓缓的说道。   张刚站在那里,没有说什么话,刘艳丽说的话基本和刘雨说的八九不离十, 他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父亲外遇,母亲出轨,让他无法接受,突然一下大笑起 来「哈哈哈,没想到,真没想到,我的家这么厉害,父亲在外面搞女人,母亲带 男人回来搞。你们可真会瞒我啊!!」   「小刚,你不要这样。妈也是为了你好!!」刘艳丽哭泣的说道。   「为了我?那你去俱乐部跟那些陌生男人上床也是为了我??」张刚怒吼道, 丝毫没有口下留情的意思。   「你真是我的好妈妈,哈哈哈。」张刚抬头仰天大笑起来。   「小刚,是妈错了,你别这样子吓妈!!」见张刚这样子,刘艳丽着急走上 来,拉着张刚的哀哀苦求。   「那我在这个家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走了之!」说完便要甩手而去。   「妈不会让你走的。」刘艳丽死死的拽着张刚的手。   「放手!!!」张刚脚步向前挪动,一边试图睁开刘艳丽。   而在此时,张刚的脚踩上了洒落在地上的照片,一个踉跄,便仰面摔倒在地 上,而刘艳丽由于拉着张刚的手,也惯性向前摔了下来,不偏不倚倒在了张刚的 身上。此时两人面对面贴的很近,但张刚似乎没有意识到,只是拼命挣扎,想从 刘艳丽身上逃脱开来,而刘艳丽则死死的搂着张刚的脖颈,这一下来,两人反倒 谁也无法挣脱谁。   闹腾了一小会,两人的体力都有所下降,很快两人的动作停止了下来,张刚 由于刚才动作过于激烈,此时有些喘气,他望着眼前这个女人离自己如此的近, 还有就是,虽然自己和刘艳丽都穿着衣服,但自己很明显感觉到刘艳丽胸前那两 团波涛汹涌的爆乳正狠狠压在自己的胸前,而此时那女人脸上也有些微微发红, 艳唇微微张开着,身上那股香水气味扑面而来,自己身下那根肉棒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勃起。   刘艳丽自然也感受到了儿子下体传来的反应,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便一 只手撑着地面,想要借力站起身来,张刚看到刘艳丽想起身,脑子突然发热,一 个翻身将刘艳丽压在了自己身下,这回两人的位置颠倒了过来,而张刚压在刘艳 丽那具丰满妖娆的娇躯上,内心的欲望越发强烈。   当时的场景,张刚还历历在目,就在这个房间里,自己目睹了一个亲生母亲 与一个陌生男人正在做爱,而此时这个被称为母亲的女人此刻就躺在自己的身下, 刘艳丽的美貌,傲人的娇躯,以及身上散发的成熟女人味,正在诱惑着张刚的原 始本能。   张刚开始打量起压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紧绷绷拼接连衣裙分两个颜色,尤其 是中间豹纹V 领处那F 罩杯的爆乳,随着女人的呼吸,正在一起一伏着,白皙的 大腿下那双14公分的水晶透明高跟凉鞋,更刺激张刚的眼球。   张刚回忆起过去,自己在初中懂得男女之事后,就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母亲, 但那时候的母亲还没有过度展现自己傲人的身材,在就是苦于是自己妈妈,于是 就把这个想法深深的埋在了内心深处,到了高中那一会,尤其是妈妈开了那家美 容院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妈妈变得更加娇艳了,打扮也开始走向性感路线,这使 得他内心的欲望更加强烈。   尤其是当自己妈妈出轨之后的打扮,简直越来越暴露,每次出去几乎都穿着 紧身露胸装,在搭配上十公分以上的高跟鞋,这使得他在怨恨之余,内心的火热 更到了一个高度,而现在,其实想想,总的来说,妈妈也是个受害者,张刚的内 心开始发生变化,但此时他已顾不得许多,自己浑身燥热难耐,,心中那股强烈 的欲望在也无法抑制,而后俯下身去,在刘艳丽惊呆的目光下,吻上了她的香唇   刘艳丽把牙关咬得紧紧,抗拒着儿子舌头的入侵,身体不停的挣扎着,张刚 见状,将刘艳丽抱得更紧,并很有耐心的亲吻着她的樱唇。   终于,张刚趁着刘艳丽口中出现了一丝泄露,舌头立马趁虚而入,野蛮的挤 入刘艳丽的香唇中。   刘艳丽对自己儿子舌头的突然进去,不禁睁大了双眼,反抗的更加激烈,但 很快伴随着张刚舌头的不停的挑逗,反抗开始减少,到后来居然开始回应起来。   张刚见状,知道妈妈已经情迷了,他一边与妈妈口舌相交,一只手迅速的把 身下的裤子迅速脱下,顿时露出一条不下于我的粗大肉棒,同时另一只手将刘艳 丽连衣裙两侧的衣肩迅速扯下,露出雪白上身和一条红色丝绸文胸,在俱乐部打 炮的日子,他非常娴熟将文胸解开,随手一扔,他梦寐以求的那对一对挺拔白皙 爆乳暴露在空气中,张刚在很早时候就目测出自己的母亲的大奶有F 罩杯,张刚 急不可耐的伸手抚摸上去,跟他所想的一样,妈妈那对爆乳娇嫩滑腻,充满了弹 性与活力,让他爱不释手。   刘艳丽闭着眼,享受着张刚对自己乳房的抚摸,张刚看见时机差不多,一只 手悄悄将刘艳丽身下的短裙撩起,当张刚的手攀上刘艳丽那条性感的黑色的蕾丝 内裤时候,刘艳丽突然一下睁开双眼,立马抗拒起来,一股莫名而来的力气一把 将张刚推倒在地上她双手捂住胸部,嘴里说道「小刚,你不要这样,我可是你妈 妈啊,不能这样做的。」   刘艳丽反常让张刚实为不解,按照他在俱乐部和女人打炮的经验,他知道这 个时候,是女人最想要的时候。   「小刚,不要再强迫妈妈了!!」   刘艳丽的棕褐色的波浪卷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双手根本无法覆盖住那对波涛 汹涌的爆乳而她下半身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上似乎有些湿润。   「我逼做你什么了?」张刚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们是母子,刚才那样是乱伦啊!!」刘艳丽急切的说道   「小刚,妈妈已经知道你的感情,但我们是母子啊!!!这样做有悖社会伦 理道德。」   「吻也接过了,奶子也摸过了,自己都很享受,现在又说是母子不能乱伦, 你不觉得自己很虚伪吗?你看看刚才的表情,自己都很想要!!」   「这事是妈妈做的不对,但我们不能继续下去了!!!」   「哈哈哈,别老说这些废话,那你当初还能带野男人回来交合。看到这跟东 西难道你不心动吗?」张刚大笑道我微微笑道,胯下粗长的肉棒显得十分狰狞 「小刚,你……」刘艳丽看着自己的儿子说出这种话,又看向那根粗长的肉棒, 丝毫不下于刘雨,脸上产生一丝惊讶。   「对了,你应该不止被那个野男人上过了吧,刘雨不是也上过了你了吗?他 在上你的时候,你的大腿应该张得很开吧,声音听得这么淫荡。」   「小刚,你……你……」刘艳丽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那天在地下停车场和刘雨在车里的情况还需要我帮 你回忆一下吗?你那淫荡的叫声估计5 米开外都可以听到,看来刘雨的肉棒把你 伺候的很舒服啊」张刚一脸冷笑说道,然后慢慢的靠近刘艳丽。   「怎么?不说话了,我看你不仅自愿的被刘雨上,而且还被俱乐部那些陌生 男人也给上,做为你的儿子我就不能享受一下呢?」   张刚的话字字戳中刘艳丽的痛处,让她根本无话可说,刘艳丽只是不停的流 着眼泪,而此时张刚趁机走到刘艳丽身前,然后一把将她抱起,一把扔到原来属 于他父母那张大床上后,然后整个人压在刘艳丽身上,粗鲁的吸吮起刘艳丽的香 唇,张刚一边嘴上亲吻自己的妈妈,双手很快的将刘艳丽那条紧身拼接连衣裙褪 掉,仅剩美腿上那双14公分透明的高跟凉鞋,刘艳丽雪白妖娆的的娇躯暴露在张 刚的眼下。   刘艳丽对张刚的侵犯无动于衷,眼泪流的更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张刚却 不予理会,他在褪去妈妈的连衣裙后,双手把玩着那对雪白的爆乳,不得不说自 己妈妈的那对爆乳真是极品,又大又挺,丝毫没有下垂。自己的一只手仅仅只能 盖住大半,虽然以前在俱乐部玩过的女人的胸部也有这么大,但几乎都是下垂, 而且手感也不好,张刚双手粗鲁抓着妈妈那波涛汹涌的大奶,做着圆周运动,张 刚的嘴巴不停吸吮着刘艳丽的香唇,用舌尖不停的挑逗着她的香舌,刘艳丽虽然 不会抗拒,但自己的娇躯已经有了反应。   就在这张父母的大床,自己和妈妈的两具肉体正在滚动肉体正纠缠在一起。   这张床原来是属于自己爸妈的,但张刚一想到自己的妈妈居然从外面带回来 野男人,就在这张大床上,妈妈这具销魂的肉体被那个该死的陌生男人玩弄着, 嘴里还发出淫荡的声音,享受着肉棒带来的愉悦,一想到这里张刚的无名火又再 一次点燃,   可是他就算在恨眼前这个女人,但他无法否定的是,这个女人还是她的亲生 母亲,是养了他17年的女人,而且自己内心深处是这么迷恋她,凭什么外面那些 陌生男人可以和自己的母亲打炮,自己却不行,张刚一想到这里,自己下身那18 公分粗长肉棒更加狰狞坚挺着。张刚觉得自己血液都燃烧了起来,用手将妈妈那 双雪白的美腿摆成了一个M 造型,刘艳丽流着眼泪望着张刚,从始至终都没有反 抗过。   张刚粗长的肉棒已经对准了妈妈的阴道口上,红色的龟头杵顶在那饱满的阴 唇上,刘艳丽阴道口内早已被张刚前面的调情给弄的湿漉漉了,面对这紧张时刻, 作为老手的张刚也不仅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向前一推,肉棒顺利的进入了妈妈的 体内,但结果却跟张刚想法完全相反,根据他在俱乐部打炮经验,里面的小姐经 常和不同的男人上床后,阴道内肯定都是比较松弛的,在他以为妈妈已经和很多 男人上床了,情况应该也是一样,他发现,妈妈的阴道十分紧凑,自己的肉棒一 进去,阴道里面紧凑的肉壁就将他的肉棒摩擦的舒爽的不行,张刚作为一个打炮 老手,居然发现自己要有射精的前兆,顿时大惊,立刻调节好呼吸,静止一小会 后,才褪去射精的欲望。   「嗯……」   刘艳丽虽然哭泣着,但被自己儿子粗长的肉棒挺入后,香唇里还是忍不住发 出一声,张刚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粗长的肉棒任何女人都会有感觉的。   接下来张刚发现自己妈妈的阴道内部里面紧凑无比,肉棒一点点进入似乎都 要需要不小力气,而且都要被阴道肥厚肉壁挤压着自己粗长的肉棒,让其舒爽无 比,感觉登上了极乐世界   「真爽啊!!」   张刚舒爽的说道,粗长的肉棒缓缓顶入刘艳丽的阴道深处,很快的肉棒直达 到她的子宫内。   刘艳丽没有说话,银牙死死咬着双唇,似乎在抵御着肉棒的冲击。眼睛紧紧 的闭着,眼泪不停的从眼角流下。欲火焚身的张刚粗暴驱动着自己肉棒在刘艳丽 的紧窄阴道中飞快般抽插着,犹如打桩机一般。   「嗯……嗯……」   刘艳丽死死咬住双唇,但肉棒的冲击,使得她嘴里再一次发出娇吟声。   刘艳丽由于在俱乐部被不少男人上过,使得她阴道内部的液体十分充盈,再 加上紧窄肥厚的肉壁,给张刚带来的快感不言而喻的,他觉得之前在俱乐部上过 所有女人根本比不上自己妈妈。   「怎么,还想当贞洁烈女吗,肉棒都已经插进去了。」张刚看着刘艳丽紧闭 的双眼说道。   「这不是你想要的结局吗?」妈妈紧闭的双眼。   「这个时候你还在装?」张刚笑着说道。   「没什么好装的,反正在你眼里我不就是一个婊子吗?」   刘艳丽的话让张刚顿时恼火,嘴里残忍说道「难道不是吗?在俱乐部你这具 肉体不知给多少个没见过的陌生男人上过,说不定都给我上过了,只是那时候带 着面具而已。怎么现在你被儿子上一下就这么反感?」   张刚看着眼前的母亲,美艳的容貌,丰满妖娆的娇躯,这具娇躯被多少个男 人上过,胸前那对奶子不知道被多少人揉搓过,阴道内不知道流出过多少淫荡的 精液的,一想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销魂肉体被其他陌生人所占有,张刚就难以控制 自己的怒火与嫉妒。   张刚的话激怒了刘艳丽,突然的,刘艳丽睁开美目,双手一下搂着张刚的脖 子,将其拉了下来,随后直接亲了上去,而后身下也开始配合起肉棒起来。   「是啊,我就是个婊子,你不就是看上我的身体吗?随便你玩啊!!」说完 后,刘艳丽再一次用丰厚的嘴唇吻上,极为主动把舌头伸入到张刚口内,不得不 说在俱乐部使得刘艳丽的舌吻既激烈又很有技巧,使得张刚不由得伸出舌头迎接 上去,疯狂的粘合在一起。   刘艳丽一边嘴里和张刚交缠着,一边不停的扭动着丰满浑圆的翘臀,使得阴 道的内壁吸着张刚肉棒更紧。   张刚感受着自己身下肉棒传来的阵阵吸力,嘴巴又不停的被妈妈的香舌纠缠, 鼻子里传来不稳定的气息,很快的,张刚的身下传来麻痹的快感,他很想控制节 奏,但发现自己已经被妈妈控制住,很快的,脑子一下空白了起来,鼻子一冷哼, 最后一用力,肉棒顶在了子宫上,随后便感觉到在妈妈体内粗长肉棒开始不停的 发射,不停的从种子袋往管道内一波又一波的打出浓稠的精液进入妈妈的子宫上。   张刚喘着气看着身下的妈妈,没想到这么快就射了出来,而刘艳丽那对桃花 荡漾的美目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语带嘲讽的笑了笑道「这么快就射了,儿子,舒 服了吗?」   「妈妈,你到底怎么了?」张刚大声说道。   「怎么?你不是想见到我这个样子,现在见到了,你不是满足了?我就是个 婊子!!让你丢脸看不起的婊子妈妈!!」刘艳丽继续淫荡的笑道。   「妈,我从没有看不起你,我只是感到很气愤,尤其是你被其他男人上的时 候。」张刚大声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我不应该为了报复你爸爸而出卖身体,到后面为了 寻求身体快感而去俱乐部找其他男人,成为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我没有考虑过 你的感受,不配当一个妈妈。」刘艳丽自嘲的笑着,眼睛里含着泪花。   「妈,我只是心痛,你知道当你和陌生男人在床上的那一幕,我觉得世界要 崩塌了,那一刻我想冲上去杀人,我不想其他人来玷污你的身体。」张刚说完突 然流下了眼泪。   「儿子,那是妈错怪你了,妈以为你一直都恨妈。」刘艳丽听到张刚这么说, 脸上带着一丝喜色说道「妈,我一直都很爱你!!」张刚流着泪说道。   「妈也永远爱你!!」刘艳丽笑着说道。   说完后,母子二人相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后,母子二人心情平复了一些后,刘艳丽发现情况有些怪异,嘴里 娇嗔说道「好儿子,你插在妈妈阴道的这根东西是不是要弄出来了呢?你看看还 有东西往外冒出来呢?」刘艳丽指了指了插在阴道上那根粗长的肉棒,以及正在 往外冒泡的浓稠精液。   张刚笑着说道「既然爸爸背叛了你,那我就取代他,那他的老婆自然也是我 的老婆。」   刘艳丽双眼再次流下眼泪,但这一次是高兴的眼泪,嘴里娇吟道「妈妈是你 的。」   「真的吗?」张刚大喜道。   「不过,等下你要撑久点哦,不要这么快就射了。」刘艳丽娇笑道。   「刚才只是个意外。」张刚不禁老脸红了起来。   刘艳丽再一次双手将张刚的脖子搂紧,艳红的嘴唇紧紧的贴在张刚嘴巴上, 伸出滑腻的舌尖与张刚交缠在一块,还穿着14公分的细长高跟鞋的美腿紧紧夹上 张刚的腰部,母子俩疯狂的舌吻着,彼此吮吸着对方的舌头与口水。   很快的,插在刘艳丽体内的肉棒再一次恢复了活力,刘艳丽很快就感受到了 肉棒的强度,不禁娇吟一声「坏东西,这么快就恢复了。」   「那不是看妈妈你太性感了!搞的我每天都硬个半天!!」张刚调侃道。   「你是不是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刘艳丽用手指一戳张刚脑袋。   「是啊,初中的时候就有了,但那时候爸妈都很和睦,所以我只能灭掉这个 想法,没想到上高中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过总结下来,我还得感谢爸爸, 要不是他,我怎么能占有这么漂亮的老婆呢?」张刚笑道。   「好啊!你是这么想的啊!你这个坏儿子。」刘艳丽娇笑道,锤了一下张刚 的胸部。   「但是有一点是真的,我的确很爱你。」张刚双眼深情望着刘艳丽说道。   「妈也爱你!!」刘艳丽说道。   「我开始动了啊!!」张刚笑着说道。   而后深吸一口气,抱紧刘艳丽,肉棒再一次像个打桩机一样启动起来,快速 的再刘艳丽的阴道内进进出出,每一次都深入到底18公分的肉棒将刘艳丽阴道内 壁塞得一点都不剩。   「嗯……嗯……好大……受不了。」刘艳丽嘴里娇喘着。   张刚下身挺动着,双手攀上那两团白皙F 罩杯的爆乳嘴唇和刘艳丽不停着舌 吻,而刘艳丽则双臂紧紧的搂着张刚脖颈忘我舌吻,缠在张刚腰上的美脚也更加 紧凑随着张刚大肉棒一下下插进刘艳丽的阴道内,肉与肉之间响起一阵阵啪啪的 声音,以及那张大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晃荡声。   「……嗯……顶进子宫了……用力……小刚。」   张刚18公分的肉棒飞快抽插下,刘艳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的身体,性感的 嘴唇一声声的淫荡声:「好儿子……妈里面舒服吗……子宫…要被你弄坏了…」 刘艳丽脸上极为享受的,忘我呻吟道。   很快的,作为打炮老手,母子俩双方熟悉彼此的身体起来,此时,刘艳丽和 张刚两个早已是大汗淋漓,但仍旧无法扑灭肉体碰撞和两人交合处摩擦带来的欲 火。   「嗯……再来……随便怎么弄妈妈。」刘艳丽一边说着,修长的双脚死死的 扣在张刚的腰间,挺翘的丰臀摇摆的弧度越来越大,里面的紧缩的肉壁将我的肉 棒吸的紧紧的,活塞运动令整张大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啊……妈……你里面又收缩了……」张刚感受刘艳丽的阴道收缩,很快的 大脑又开始当机了,下身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得像个高速运转的马达,两具肉 体酣畅淋漓完美融合在一起,快感让母子俩只想将体内的欲望发泄出来。   「嗯……儿子……是快要射了吗……妈也快到了。」   「妈也要去了……来吧……儿子的精液……全部在妈妈的子宫里射出来吧… …在里面尽情的射吧。」   很快的,在刘艳丽的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整个人不停的颤抖着,阴道内紧 凑的肉壁剧烈摩擦着张刚的大肉棒,接着一股热浪从深处喷射而出,直接浇到龟 头上,张刚则怒吼一声,最后一下将自己的肉棒直接塞进了自己妈妈子宫内,而 后感到腰间一麻,然后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将一股股浓厚精液从肉棒有力地狂射 入刘艳丽的子宫内。   张刚感觉这是自己打炮史上以来射的最久一次,他感觉自己种子袋内的存货 不停的交到自己妈妈的体内,而自己妈妈体内的肉壁则紧紧的吸住自己的肉棒, 将精子不停的往里面输送,到最后整个阴道内充溢着满满的精液。   射完后的张刚,将肉棒从刘艳丽的体内掏了出来,一大股粘稠的混合液顺势 从阴道口内留了出来,射完后的张刚直接压在刘艳丽的娇躯上,不想动弹。   「死儿子,居然在我体内射了这么多!」刘艳丽娇喘的说道。   此时的我,正往回家的路上走着,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意想不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