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同人)第三十二章

 
【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同人)第三十二章            【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 作者:纳兰公瑾 2016/04/23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5984  (32)   因为我的介入,家教一事被彻底终止了。苏裴裴支付给妈妈剩余酬劳后就没 有了消息,而我因为期末考试的到来不得不投入大量的精力去复习。同时,在妈 妈再三追问下,我将辞掉兼职的事情如实交代了,为了让她放心,我只好厚着脸 皮跟老板讨工作,所幸老板为人善良,给了我继续兼职的机会。   终日忙碌,加上还款日期渐近,我和妈妈都没有太多的亲热,只是在睡前抚 摸着彼此,然后在热吻后入睡。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眼即逝,周末时候我和妈妈坐在家中等待着银行人员到来, 可约定时间过去了,那些西装革履的家伙还没有出现,这让妈妈有些急躁。过了 五分钟左右,电话响了,妈妈示意我去接。我硬着头皮拿起了话筒,对面的正是 本应该出现在我们家里的银行工作人员,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听的我头都疼 了,也就听懂了一句——我们家欠款不用还了!   扔下话筒,我立即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妈妈,她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怎么会这样?」妈妈依旧不敢相信我说的话,「我们还没去交欠 款,怎么就不用还了?」   「妈妈你这个傻瓜!不用还钱了,难道不好吗?」我轻轻一刮妈妈的鼻尖, 与她坐得更近了。   「好是好。可是……」妈妈还是有些疑虑。   「哎呀!要不我等会儿打电话过去问清楚?」   「为什么要等一会儿?现在打过去不就行了吗?」   「嘿嘿嘿……现在啊,我要……吃奶!」我朝妈妈扑了过去。   妈妈似有觉察,反应迅速地按住我偷偷伸向她衣摆下的手,义正辞严地说, 「别忘了你说过的话!不然有得你受啊!」   我当场就想扇自己两个大大的耳光子,好端端的居然自己挖坑埋自己,昨天 夜里非要说什么在期末考试结束之前绝对不碰女色,不然睡一个月的客房!   「可我现在反悔了!」我装作要违约的样子,张开双手就要扑过去将妈妈 “就地正法”,「我的好妈妈,好老婆,你就从了老公我吧!嘿嘿嘿……」   妈妈似乎一眼就能看透我的心思,伸出一根手指撑着我的额头,舔了舔红唇, 妩媚一笑,「你可要想好了,要是现在反悔了,那可就得睡一个月的客房哦!」   我无力地放下手,垂头丧气的样子惹得妈妈哈哈大笑,胸前巨乳颤颤巍巍, 波涛汹涌,我忍不住狂咽着口水。   看我这幅模样,妈妈主动地解开了纽扣,大片的春光外泄,「只能看,不能 摸!」   「不要啊!女神!我最爱的妈妈!」我边哭号边伸手去抚摸着白嫩乳肉,「 再忍下去,我就真的要爆炸了!」   「装!才一个晚上就忍不住了!」妈妈玉指在我额头轻轻一戳,笑颜如花地 享受着胸前的揉捏,「下不为例啊!」   我一听,有戏!连忙将她推到在沙发上,正要褪去她的居家短裙,敲门声不 合时宜地响了!   我以为是收水电费的又或者是送报纸的就没有理睬,手指刚触摸到妈妈那已 经有些湿润的阴唇,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急促刺耳。妈妈抛给我个眼色,我只 能乖乖地从她身上下来,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   「怎么是你!?」我开门看清来人模样,心情变得更加糟糕了。   「小雨,是我!我……」   「走吧!我们这里不欢迎你!」我冷冷地说道,「妈妈也不会见你的!」   「小雨,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怎么就这样跟我说话呢?」刘云强 挤出一丝笑容,「不过你还年轻,我不怪你。你妈妈在家吧,让我进去跟她说几 句话。」   「我没有你这个父亲!你走吧!」我堵在门后,不让这个衣衫邋遢,形容显 瘦的男人进去。   「嘿!你个孩子是不是欠揍啊!自个儿老子都不让进门!你妈妈难道没教过 你对人要有礼貌?」刘云踏前科一步,伸手去推门,嘴里止不住叫嚷着。   「可你是人吗?我问你,你做那些事的时候,有想过这个家吗?你隐瞒我们 这么久,有想过我和妈妈的感受吗?我们为了还款省吃俭用的时候,你又在哪?」 我积累以久的怨气在这刻彻底爆发,对着眼前这个曾经是家中顶梁柱的男人大声 怒喝。   刘云没想到一直以来都乖巧听话的儿子会突然发难,一时竟无言以对,叹了 口气便要推门进去。   「怎么?心虚了?我说的戳到你的良心了没?噢,不,你的良心在你决定要 将房子抵押出去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给了魔鬼,哪里还有什么良心啊!」我继续冷 嘲热讽着,死死堵住门口。   「小雨……你听我说!你还小,很多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等你再长大些 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刘云显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语气弱了下来,透露 着哀求的意味,「你先让我进去,我有事儿要跟你妈妈说。」   「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吧!」我转头看见站在身后的妈妈,她捂着嘴巴在 哭泣,大滴大滴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儿往下掉,「妈妈在休息,我不希望你去打 扰她。她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了,要累坏了。」   「可是……」刘云有些纠结地看着儿子,他在心里暗自计算着得失。   「爱说不说。再说了,你愿意说,我还未必愿意听。」妈妈从身后轻轻靠了 过来紧紧地搂着我的腰,脸蛋紧贴着我的后背,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衫,我感觉到 她在颤抖,「你还是走吧!」   「不!我说我说!」刘云搓了搓手,笑了笑,「我这次来想跟你妈妈复婚… …」   「什么!?你说什么!?」我瞪圆了双眼,惊讶地望向他,「你觉得害得我 们还不够惨是吗!」   妈妈用力地搂着我的腰,显然她听见了刚才的对话。   「小雨,爸爸真的知道错了!」刘云脸上的神情内疚而自责,眼神里都是可 怜与哀求,言辞凿凿,「可我舍不得你们母子俩,舍不得这个家啊!」   我用力地关上了门,不顾那个男人在门外如何大声呼喊,转过身来与妈妈对 视,她的眼神让我心疼,我替她擦去泪水,拥抱着她。   「让他进来。」妈妈在我怀里沉默很久才说出话来。   「妈妈!」我固执地不让她离开我的怀抱,那一刻我突然感到很害怕。   妈妈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握住我的肉棒,在我耳侧吐气如兰,「妈妈已经 离不开你了!我的儿子小老公!」   「那就不要让他进来!」我用力地搂着妈妈,似乎要把她融入身体里。   「他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找我们,只怕是知道了欠款的事情。不把这件 事了结,只怕日后少不了他的纠缠。这次就交给妈妈来处理,好吗?」妈妈把脑 袋枕在我的肩膀,语气坚定,「我不要再被骗了!」   刘云喊得累了,就在门口坐了下来,从裤兜里掏出一瓶水喝了几口。他想着 还继续叫上一会儿,要是里面的人不开门,那就先回去,过一会儿再过来。现在 的他已经身无分文,离婚后的生活如此糟糕,所有的不幸就像是沉睡多年的火山 突然爆发,丢了工作不说,欠下的债务利滚利,债主已经多次找上门了,一无所 有的他已经在天桥底下睡了快一个星期。这次之所以到这里来,他是在赌,赌李 淑敏和自己一样已经接听了银行打来的电话,赌她会念着多年的夫妻之情原谅自 己,这样自己就有翻身的机会了。   「进来吧!」身后传来儿子冷冰冰的声音,可在刘云听来却是心里乐开了花, 成了!   那张方型饭桌曾经在每个晚饭时候都会摆满了出自那个女人手下的美味而丰 盛的菜肴,而如今只放着一杯白开水,而她则是面无表情的坐在对面。老土而封 闭的衣服遮住了她的曼妙身材,栗红色长发盘在脑后,她的眼神只落在儿子的身 上,对他的到来不屑一顾。   「最近过得都还好吧?」刘云坐在椅子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   「多亏了你,我们过得很好!」李淑敏冷笑着答道。   「呵呵……老……」刘云尴尬得笑了几声,还来不及叫出那个词儿就被她摆 手阻止了,「你看我这记性!我该叫你淑敏了……哈哈」   「刘先生,听说你找我?」李淑敏端坐在对面,眉眼间尽是冷漠。   即便曾经共同生活过这么多年,可刘云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陌生的李淑敏, 冷漠得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浑身不自在,「是啊,那个……小雨都跟你说了吧?」   「哦?是吗?」李淑敏转头望着儿子,眼神温柔,「如果我的回答是不,刘 先生会不会很失望?」   「这个……其实我能理解。之前是我做了对不起你们母子俩的事儿,你们恨 我也怨我。不过,我是诚心悔过,也是真的舍不得你们和这个家。」刘云低头整 理一下衣服,「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曾经那么信任你……」李淑敏眼角余光瞥见刘云的衣着打扮,眉头一皱, 「可你欺骗了我……」   刘云沉默了,抬头四顾。儿子就坐在前妻她的身侧敌视着自己,她的脸色看 起来比离婚前还要红润些,望向儿子的眼神光彩流转,刘云暗自叹息,原来因为 自己的一时糊涂,这个家就真的回不到以前了。   「我……」刘云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将那番话说出了口,「我这次来除了想 跟你谈谈复婚的事儿,还想要回这房子!」   「呵呵呵……要回这房子?」李淑敏冷笑着,心头的那丝怜悯之情也消失了, 「你好意思说出口!出了事就跑,你算什么男人!我爸妈走的时候,你也没有去 送送俩老人家!我告诉你刘云,今儿你别想着从这里拿走任何东西!」   「哼!你这分明就是企图霸占!」刘云也火了,说出口的话也就难听了不少,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钱早就不用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背着我勾搭上了哪 个不长眼的,让他替你还了钱!现在就想着要霸占这房子!你别忘了,当初买这 房子的时候,我也出了钱!」   「你!」李淑敏闻言气得说不出话,浑身颤抖地指着刘云,眼泪一下子就溢 满了眼眶,拼命地往下掉。   「有种你就再说一遍!」我拍桌而起,脸色铁青地指着刘云,「看我不揍死 你!」   「哎哟!儿子敢打老子了!好!我就说了,你妈妈是个婊子!」刘云破罐子 破摔,大声嚷着,「我说了又怎样?来啊!有本事打死我啊!」   「操!」我用力掀翻桌子,随手拎起一张椅子就扔了过去,趁着那个口出狂 言的家伙躲闪的时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狠狠地抽了一巴掌!   「哎哟!」刘云哪里想到儿子说打就打,还这般狠劲儿,自己来不及反应就 被打了嘴巴子,不由得喊出声来,心里更是后悔在他小的时候送去跟行家学习武 术,早知会有今天,那就该淹死这个敢打老子的不孝子!   我转头看见妈妈受辱后一直在那无声落泪,心里头别提有多难受!我愤怒地 用力掌刮了这个伤害了妈妈的男人几巴后,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看着他捂着肚 子干呕,又抬脚往他的肩头用力一踹将他踢倒在地,暴风骤雨般的拳头又一次往 他身上各处招呼着!   我也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手指酸疼了才停了下来,躺着地上的男人抱着头 在叫号着喊疼,在他大腿上多踹了一脚后,我就拎着他走向了门口,把他扔了出 去。   回到客厅,我看见妈妈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便忍住悲痛走了过去将她紧紧 搂住,眼泪止不住地往外跑。   「妈妈……」此时此刻,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安慰妈妈,只能用力地将她抱拥, 亲吻着她,让她感受到我的体温。   「……」妈妈就像丢了魂儿一样在无声落泪,身体越来越冷,无论我如何亲 吻,如何叫唤都无济于事。   我心觉不妙,用力地摇了摇妈妈的身体,又叫了几声,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 蚁,正要转身去打电话叫医生,耳朵听见了细微的一句话。   「操我!」   太小声了,我听不清楚。   「妈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我让你操我!我要你粗暴地摸我,揉我的奶子,我的屁股!我要你拼命的 干我,干我的嘴巴,干我的小穴!」   妈妈状若疯狂地喊着用力把我推倒,喘息着伸手扯去我下身衣裳,她想也没 想张口就含住尚未勃起的肉棒,火热的呼吸全都喷在我的胯间。我愣了几秒,脑 子里琢磨不透妈妈的想法,只见她稍稍吐出了舌尖儿,好让大肉棒停留在温润的 口腔里,咽下一口津液后就开始有规律地吞吐着,她还伸手去脱掉自己身上的衣 衫,不一会儿就赤裸着身体跪在我的胯间卖力地吸舔起来。我被她的动作吓坏了, 即便是肉棒被小口含住舒服得要命,可就是硬不起来,这同样也急坏了妈妈,她 吐出了肉棒说话间都带着哭腔。   「怎么就不硬了!你倒是硬啊!」   我红着脸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这时门被撞开了!脸青鼻肿的刘云冲了进来!   「我操你大爷!刘雨你给我……」   一段话都没说完,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前妻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手 里还握着一根大肉棒,而它正属于自己的儿子刘雨!这……这……这……明眼人 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你们……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今天非打死你们不可!」刘云咆哮着 冲了过去,挥动着的拳头就要落在前妻的身上,却被儿子用手格挡开,然后任由 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却是把同样惊呆的李淑敏死死护在身下。   刘云就像一头失心疯的蛮牛,对着地上的二人拳打脚踢,同时还破口大骂。   「贱人!我今天打死你们两个贱人!」   「我踹死你这个勾搭儿子的贱货!踹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   「你这个孽子!居然敢给老子带绿帽子!我不打死你,我今天就把刘字倒着 写!」   也不知道他打了多久,骂了多久,我只知道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躺在 床上了,头疼得厉害,伸手一摸就感觉更加的疼,估计是破了。妈妈失魂落魄地 坐在床边,看到她并无大碍,我才放心,我是多怕她会受到伤害。   「妈……」我轻轻地叫了一声。   「刘云死了……」妈妈突然说道。   「什么?!怎么会死了!?」我惊讶地挣扎着要起来,「我都没怎么用力打 他,怎么就死了?」   妈妈安抚着我,检查了我头上的伤势,「不关你的事。他受不了我们那个… …跑了出去,出了车祸,当场死了……」   「啊?」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   「现在怎么办?」妈妈突然扑了过来搂住我,「他知道我们的事情了,怎么 办?」   我强忍着疼,拍打着她的后背,「没事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他知道了又 怎样?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在乎他?」   妈妈用力地摇了摇头,搂得更紧了。   「我去现场看过了,他死的很惨,眼睛睁得大大的!他一定是在责怪我!」   我扶住妈妈的双肩,亲吻着她冰凉的双唇,「别怕!有我在呢!」   或许是这句话的作用,妈妈躁乱的情绪慢慢平稳了下来,靠着我渐渐熟睡了 过去。我重重呼出一口气,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脑袋就像要裂开,要命地疼 ……   我和妈妈最终还是领回了刘云的尸体,毕竟家人一场,也不好让他孤零零地 躺在冰冷阴森的停尸间,火化后我捧着他的骨灰葬在了一间公墓。因为之前的借 钱风波,我们的什么亲戚朋友早就成了陌路人,所以除了我和妈妈就再也没有人 来献花悼念了,藉着那些赔偿金,也就请来了不少僧侣替刘云超度念经,办好了 葬礼。至于警察局那边,妈妈留下的口供是刘云当天不知道为何情绪失控了,突 然跑到家里闹事,还对我们母子俩施暴,在这过程中我们是跟他有过身体接触, 但最终死亡报告鉴定他确实是死于车祸,警察局那边也就放了我们母子俩。而那 天发生的一切真相就都随着那一坛骨灰深埋进了地下,我和妈妈不说,就只有死 去的刘云知道了。后来,我因为头部的伤势错过了期末考试,从此就再也没有回 到学校去了。   刘云头七过后,我和妈妈决定搬家,离开这个伤心地,那间房子卖了不少钱, 足够我们母子俩在其他地方安家。在离开之前,我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对方似 乎对我很是了解,甚至是我和妈妈的那些事儿也都一清二楚,我从电话里猜不透 对方性别,不得不应邀到某酒店与其见面。妈妈知道后,执意要一同前往,那件 事之后她就再也离不开我半步了,甚至好几个晚上都做着噩梦,惊叫着醒来。   晚上七点,我和妈妈准时到达约定地点,推开酒店房门后,看到了一个意想 不到的人——消失多日的苏裴裴。

上一篇: 【我的美母教师】(24)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