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40)(完)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40)(完)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141       ***    ***    ***    ***   第四十章:花落花开(终)   千钧一发,隐窟阵破,血灵退散,九鼎余八。   林风雨趴在地上喘息如牛,方纔那一刀耗乾了体内所有的真元,如今只觉得 身上一根手指头都重逾千钧。所幸视线所及,血光逐渐退散,湛蓝的海水正如银 河瀑布般倾泻入昔日被隔绝的空间。费力地伸出手拉住晕倒在身旁的秦薇,眼角 的余光里一众妖族狼狈万端地赶来,这才轻轻松了口气。可是却看不见云蕊的身 影,忍不住又紧张起来。   施灵逸原本威风凛凛的一头棕毛去了大半,半边身子七处碗大的伤口依然在 不住淌血。肖苟左腿连皮带骨只剩下小半截残肢,右臂软趴趴地垂吊在肩膀,他 一边指挥伤势较轻的妖族施法推开海水,一边急忙扶起林风雨,又安排两个女妖 服侍好秦薇,禀报道:「林公子,此处阵法已尽破去。云宗主伤势不轻昏迷过去, 不过性命无碍。王洞主气息微弱不过感应还很明显,属下已派人去寻!」   见林风雨强撑着露出一个满意的笑脸,肖苟继续道:「属下刚接到蓝剑山庄 传讯,外界形势大乱。鬼界经由鬼王宗建立召唤法阵,鬼修大量涌入神州目前数 量不明。东北方如今仅剩下碧云宗还在苦苦支撑,南宫庄主并奢蛟王,莫非凡正 赶来增援。属下建议在此稍作调整再见机行事。」   林风雨满心震惊,连喘了几口大气道:「这里暂时由你统领,外界的形势最 好派些人去探听清楚。南宫庄主那边有甚安排须得快些搞清楚,这边也好配合行 事。碧云宗的事情暂时不可让云宗主知晓。」   侍立一旁的施灵逸见肖苟做主,一脸的不服气,林风雨也懒得和这浑人多扯, 变着个法子安慰道:「狮王速速恢复伤势,日后引兵陷阵还需你冲锋在前。」   施灵逸登时一扫颓废脸色,挺了挺胸拍得震天响道:「林公子宽心,但有用 得着老施处,水里水去,火里火去。」想是拍胸脯手劲用的大了,又一掌拍在伤 口处,直把一张脸憋得通红,终究还是没忍住疼痛龇牙咧嘴哎哟叫唤了两声。   林风雨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拿这浑人的头脑毫无办法,又对肖苟道:「狼王 近日辛苦些,待忙完了这些事,再抓紧时间疗伤。」   肖苟连道不敢,扶着林风雨盘膝坐下,又施了一礼急急忙忙去了。   林风雨默运玄功足有半日时光才睁开眼来,体内真元略有恢复便赶忙探查秦 薇的状况。玄阴媚女也已醒来,只是形容委顿疲惫不堪。这一次破阵不仅让她真 元过度透支,精神上更是消耗极大可谓身心俱疲。那红肿的双目中满是血丝,却 兀自一刻不休正皱着眉头冥思苦想着什么。   林风雨心疼地强行将秦薇抱进怀里道:「不好好恢复疗伤,还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 你这样要大病一场么?」   秦薇陷入林风雨的怀抱,双臂回环紧紧搂住宽阔结实的后背,丰满柔软的娇 躯却不停瑟瑟发抖。她颤声道:「没有时间了,我要炼制一件法宝,能对抗上界 仙人的法宝。」   林风雨心中感动,双臂一紧道:「你现在身体欠佳,安心休养才是当务之急。 有些事情急不得的。」   秦薇星目中泛出泪光哽咽道:「我根本静不下心来,一合眼便都是你……你 面对上界高人的样子。再怎么修炼,我也赶不上紫儿和楠楠,到时候贸贸然上去 反而让你束手束脚。我不能让你赤手空拳去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只能在阵法和 法宝上帮着你。」   林风雨爱怜地捏了捏秦薇秀挺的鼻子,笑道:「我有狂徒刀,还有本命法宝 辉耀剑光,都是神州顶尖的法宝,怎么着也有一战之力吧?」   秦薇不听他的宽慰之言摇头道:「不够的。这两件神州顶级法宝,在上界高 人眼里恐怕不值一提。况且这两件法宝功能重合,面对高手恐怕未必能发挥想像 中的功效。」   林风雨见爱妻心事重重,想依口舌之利劝她休息也是徒劳,索性顺着她所思 所想说下去道:「这么说倒也有理,薇姐姐是怎么想的?」   秦薇精神一振,坐直身体将螓首搭在林风雨肩膀道:「夫君目前的几件法宝, 狂徒刀进攻威力无穷,辉耀剑光攻守兼备,虚灵炉亦有神通。金钟砖如今效用已 不大,苍青环原本有束缚之能,只是要去对付灵界那个恶人怕是远远不够。我想 要补足这一点,几件法宝能够相互配合,准备得充分些总没有错。」   林风雨知道这位爱妻虽身负玄阴媚体,不过经脉资质确实有所欠缺,目前也 只不过相当於金丹中期的修为。战力上的欠缺使她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研究阵法 与法宝上。如今秦薇提出的构想正切中林风雨的要害弱点,登时也来了兴趣道: 「薇姐姐准备炼制个怎样的束缚法宝?」   秦薇道:「不仅是束缚!我一直在想,既然你已是天命之子受世界之神眷顾, 那么不妨把格局放得大些,胆子也大一些。我要炼制一件阵图法宝,包罗万象自 成天地,在这个阵图里,夫君就是唯一的主宰。」   林风雨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什么胆子大些,根本就是胆大包天。他不安地道: 「这么做岂不是风险太大了。逆天的法宝说不定招来天谴!」   秦薇坚定地摇摇头道:「非如此不足以成事。若夫君不是天命之子,我想也 不敢想,既然是,那成功的几率便大了两分。咱们阴阳门道法修炼之后,丹田内 便是一片天地,把握又大了两分。再看灵界那恶人敢动神州世界的心思,推演世 界脉络,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要炼制一件包含周天星斗之力的法宝,就叫天图!」   林风雨眉头紧锁毫无欣喜之意担忧道:「宗门天罡剑诀只是调用些许星光之 力便威力无穷,周天星斗之力何其庞大,只怕炼制的时候稍有不慎便是爆体而亡 的下场。薇姐姐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秦薇凝视林风雨的目光道:「如夫君所言,咱们……还有退路么?」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说服不了谁。一个心忧爱妻安危,一个要将爱郎武 装到牙齿。最终只得各做了妥协,关於天图法宝不到设计得尽善尽美不可动手炼 制。   见秦薇总算合眼修养,林风雨悄然退了出来,又来到云蕊的营帐。   碧云宗主伤势不轻,多处挂綵不说,体内还被血煞之气侵入。不旦化解起来 极是麻烦,难以流畅运转的真元还严重影响了伤势的恢复。   见林风雨来到,五名守在门口的女妖急忙上前轻声将情况告知。云蕊正在入 定疗伤,林风雨不敢造次候在门前等待。   过了将近半日,帐篷内才传来云蕊的声音道:「是林真人么?快请进来。」   碧云宗主的话娴雅有礼,不过林风雨揭开帐篷的那一刻却发觉不是那么回事。   云蕊面含严霜俏目蕴怒似乎大为不满,她挥手布下隔音禁制道:「你们收走 了储物法宝,有什么事情要瞒着嫂子?」   林风雨额头微微见汗,这一下云蕊不但拿出了一派宗主的威严,还端出了长 辈身份,顿时让他压力山大。云蕊久掌碧云宗见多识广,想要扯谎骗过去只会适 得其反,林风雨无奈道:「大嫂还请安心养伤,外头确实发生了些事情,就请交 给小弟处置如何?」   云蕊柳眉一掀,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嫂子在你心里什么时候变成了个不 懂事的小姑娘家家?让你处置……小风你真有这能力么?」   林风雨汗了一把,心里明白云蕊如此不留情面并非天性刻薄,实在是对「大 嫂」这个身份太过在意,两人私下相处时时都端着大嫂的身份,这份对南宫剑河 的感情真是海一样的深。若是他日紫儿再唤一声姨娘,她要怎样的心花怒放。话 又说得着实在礼,林风雨不敢再做隐瞒,只得把外界情形一五一十地细说一遍。   留神观察云蕊的动作,若她现下就忍不住要赶往碧云宗,那说不得要强行制 住,决不能让她轻易犯险。对林风雨而言也是一样,南宫剑河已陨落,若不能护 得云蕊周全怎能对得起大哥临终嘱托。   云蕊闭上双目强行压抑着激荡的心神,急促的呼吸之下秀挺的胸脯微微起伏。   幸好如她所言并未做出什么出格冲动的行为,让林风雨松了口气。   平复了下情绪,云蕊问道:「紫儿她们还需多久能到?」   林风雨道:「还需两日时光。」   云蕊点头道:「咱们还有十八个时辰将养,会同紫儿后便不可再等,碧云宗 若有失形势便无法挽回。肖狼王探听来的信息须得及时告知大嫂一声,好商量着 便於制定对策。现下先将大嫂的储物法宝还来。」   林风雨无奈,只得将各式储物法宝还给云蕊。却见她似笑非笑地瞟了自己几 眼,取出传讯法宝发出数通讯息,又对林风雨道:「小风觉得此时此刻还有些甚 么法子增加几分胜算?」   林风雨摇摇头道:「天盟在魔岛被拖住抽不出身。其余没有了,能驰援碧云 宗的力量只有咱们。」   云蕊嘴角挂着一丝玩味道:「果然心爱的女人比起大嫂来要重要得多。怎么?   怕危险舍不得唤来你那位未过门的妻子?「   林风雨一怔,苦笑道:「她一纸休书把我给休了,可不是什么未过门的妻子。   再说天魔宗自顾不暇,离开了宗门防禦阵法来到这里也未必能起到大作用。 「说完话扪心自问,云蕊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打心眼里林风雨还是在回避忆起这 段往事和那道靓丽的倩影。   云蕊戏谑道:「不过权宜之计,这就放弃了嫂子可要替大哥好好教训你。」   看林风雨黯然的模样也不忍再做调笑,正色道:「南方有魔界牵扯,无论鬼 界是否与魔界有所牵扯,此时都不会打南方的主意。若是碧云宗陷落,接下来便 是西北的天魔宗首当其冲。如今天魔宗已无顶级高手坐镇,守最终是守不住的。 来此与碧云宗汇合一处才是明智之举。小风,嫂子知道你并非想不到此节,只是 刻意回避不愿去想而已,哪,你不好意思做,嫂子帮你约那位易落落宗主前来汇 合。」   看林风雨脸上神色转换不定,一会儿无奈,一会儿期待,一会儿茫然,云蕊 温言道:「小风也速去静养,大嫂这里无须担心。」   林风雨起身告退,又探望了一番王天翔确认无碍后,才又回到自己的营帐内, 收敛心神盘膝恢复真元。   过了一天一夜,林风雨才从入定中醒来。肖苟就候在营帐外,见状急忙入内 将打探来的外界情况细细细道来:「东北处各家宗门除了及时撤进望天梯的之外, 已全数为鬼界剿灭。如今鬼界围点打援,一边强攻碧云宗,一边将哨探外放,但 有来投奔碧云宗的便不惜代价扑杀。此消彼长,碧云宗被围困多时,护山大阵已 是多有残破,怕是难以再支持下去。」   林风雨狠狠握了握拳头才平复下纷乱的心境道:「再忍一日,任何人没我的 命令不得轻举妄动。」还是放心不下云蕊怕她按捺不住,又补了一句:「包括云 宗主在内!」   肖苟拱手称遵令,又道:「天魔宗援军已至,只是碍於鬼界凶威不敢太过靠 近。易宗主孤身潜至北海正遇见兄弟们的暗哨被带了过来,如今正在云宗主营帐 内。」肖苟阴狠的狼目中带着尴尬与不忍。这位爷在对待女人的问题上确有几分 犹豫不决,如今牵扯不清,再见这位毁婚却是因为被逼无奈又互相深爱的女子, 的确有些难为。   林风雨深深呼吸了几口平复了下心境,一言不发向云蕊营帐走去。相见两难, 他自己心态还算平和,忐忑之处只因不知易落落会怎样待他。两人心中均有情, 可在现实面前各自又该如何自处?   靠近云蕊的营帐,林风雨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营帐内远处还能听见几声女 子交谈的莺声燕语,此刻却寂静无声,想是也发现了他的到来。多年不见的那位 明媚又诗意的女子,如今不知是怎样一番模样,她的心里是否一样地忐忑不安呢?   云蕊的声音及时响起:「请进来吧,还要在门口等多久?」   林风雨手臂彷彿有千钧之重,心脏剧烈得要跳出胸腔。帐帘掀开的那一刻, 正微垂着灿若春桃的容颜默默坐着。只有不断来回拨弄的手指显示出心里的不安 与迷茫。林风雨缓步入内,心中激荡道:「云宗主,落……易宗主……」   云蕊目光逡巡着坐立不安的两人,不知想起了什么。沉默了一会向肖苟道: 「狼王还请稍作回避,本座有些私房话儿想说。」又布下了隔音阵法。   肖苟被尴尬的气氛逼得快要透不过气来,闻言如蒙大赦急忙退出营帐。   林风雨吃不消这种氛围主动挑起话题道:「碧云宗形势险峻,云宗主务必耐 下……」   话未说完就被云蕊打断道:「小风一直劝嫂子冷静,只怕此刻卜冷静的可不 是嫂子呀!还是先听嫂子说的好。」   林风雨眉头皱了皱,云蕊忽然在易落落面前自称大嫂,难道是习惯了一时口 误么?偷眼瞧瞄易落落,她也是一脸疑惑。   云蕊自顾自地说下去道:「我与河哥相识互有好感,之后一腔爱恋便无可阻 挡。碧云宗圣女地位超然,也是天然的下任宗主人选,只是宗门门规圣女不可婚 配。当年我也曾想不顾一切地嫁给河哥,至於宗主什么的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河 哥劝我……」听她缓缓述说与南宫剑河相识相恋的过程,直到天人永隔的无限悔 恨。   易落落震惊地听着这段秘辛,不自觉地回望林风雨,才发觉林风雨目中充满 柔情正看着她。四目相对,一时间百感交集。   「修者寿命绵长,可这条道路远不是风平浪静反而比起凡人凶险得多。你们 既已有情,又何必故作矜持?神州如今面临大难,谁又能保证安然活过明日?你 们难道分不清这些轻重么?」   林风雨起身拉住易落落双手道:「落落,陪大哥去走走。」   易落落依旧低垂着头,却没有任何反对,任由林风雨带着她离开北海隐窟来 到海面上。   鬼界尚未顾及这片土地,两人降落在一座风景秀丽的海岛。岛上林木繁盛, 不知名的鲜花开得正艳。   深深相爱的两人紧紧相依,似乎恨不得融进彼此的身体里。   风起,吹落繁花片片,易落落道:「大哥,又到了落花时节。」那一年中秋 之夜,正是落英缤纷。   林风雨道:「嗯,还会再开的。」               【第三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