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20章:清心琴曲

 
第二十章:清心琴曲 春色哪得休? 秦冰连连讨饶退出战局稍做修整,实在今夜林风雨太过勇猛,让她承受不起。 秦薇期待已久,自行摆出个撩人犯罪的姿势。 她躺在床上将双腿大大分开,身躯弓起,丰腴修长的玉腿被双手抱着几乎压在了香肩上。 胯下幽暗深处两个美艳神秘的肉洞暴露在烛光下,正微微开合诱人一探。 林风雨目光如电移不开那女子最为神秘美妙的所在。 前面浓密的阴毛覆盖下,肉馒头型的花户极是丰满可口,花肉中央那条带着蜜汁的裂缝内里更是九曲回肠的销魂洞。 后庭处那朵褶皱丰富的菊花穴洞口圆圆,淡粉的色泽看上去鲜嫩无比。 只有林风雨知道这处玉涡凝脂内里是如何的香滑润泽,狭长逼仄。 林风雨在秦薇渴盼的目光下将肉棒凑近她胯间,先在花户中几个轻轻的进出,惹得美人轻声呻吟。 不过这么轻轻的几下,狰狞的肉龙便蒙上了一层晶莹透亮的水光。 九曲回肠弯弯绕绕进出甚是不易,可是多方向不同角度的推挤让肉棒欲罢不能。 秦薇闭上美眸享受着肉棒在花户里的扫刮。 肉龙粗大却带着爱意的温柔,像是情人的手正爱抚着蜜穴里每一处柔软的敏感,将她的情欲缓缓推向高峰。 那温柔将她的身体都控制住了,心跳随着抽插一起一落,呼吸随着抽插一呼一吸。 情欲慢慢爬上了山腹,这不上不下的感觉​​甚是难耐。 秦薇微微抽搐的蜜穴述说着她的渴求。 可素知林风雨对待女人温柔本性的她并不着急,这份渴求岂不是本就是一种享受? 而完成渴求的过程亦是足可期待。 这股水样的温柔迟早要化作海上的怒涛,将自己彻底淹没在快意狂潮里。 刚刚这么想着,在蜜穴中温柔抚慰的肉棒忽然变得狂暴肆虐,竟不顾九曲回肠的弯绕曲折毫无准备的奋力一插到底。 秦薇感觉像是被一根烧红的铁棍一瞬间捅穿了身体,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她猛然弓起腰肢,发出一声又快又惊的尖叫:「啊……你你……要人命么?」 林风雨用肉棒在蜜穴里狠狠鼓捣了几下道:「就是要你的命。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 秦薇摆动着腰肢迎合着林风雨的抽插,那股刚刚还在山腹中的快意瞬间到达了山巅,让她欲仙欲死道:「恩……好重……还要……人家还要……不许停下来……再狠一点……快点弄死人家……」 林风雨猛然抽出沾满了花汁的肉棒,腰杆略沉又是重重一挺,肉棒撑开菊蕾的重重皱褶,尽数没入幽深的后庭。 火烫的肉棒滋溜到底,捋平了所有的皱褶,险些把秦薇的心尖都从嘴里顶了出来。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秦薇大脑里一空,片刻后才忽然抽紧了身躯发出声惊天动地的「啊」尖叫! 深陷一片膏腴柔腻,本就已十分狭窄甬道的肉棒又被紧紧一箍,浑身舒爽。 秦薇像是被丢上岸的鱼儿,急促呼吸浑身一顿一顿地抽搐着,仿佛被拿住了要害而濒死,话说回来,这处美妙的后庭妙穴不正是她的要害之处么? 秦薇语带哭音道:「要死了……你又这样……就不能给人家一点准备的时间么?」 林风雨将肉棒留在菊穴最深处道:「这样不好么?那我拿出来了等姐姐准备好再来。」 秦薇大急一双手柔荑紧紧箍住他雄腰,同时菊穴收缩夹紧肉棒道:「不行,你敢?哎呀,不准拿出去!你……哦……」 林风雨不为所动,顶着奇紧的箍力与菊穴伸出强劲的吸力缓缓抽出肉棒,将刚刚向内扯平的皱褶复又回归原状,再向外扯平。 此前肉棒停在腔道内不动的感觉让秦薇很是焦急又无奈,此刻林风雨终于开始运动,肉棒虽是缓缓抽出,满胀一点一点地变成了空虚,却总算是在抚慰着后庭妙处的欲望,亦让她感到分外畅美。 可她又真怕林风雨将肉棒全部抽出去,那彻底的空虚又将是怎样的难耐? 还好林风雨只是调戏她的心理,并舍不得折磨她的身体,肉棒退至洞口又是一轰到底,直让秦薇觉得身躯都要炸裂般的畅快。 一下,又是一下,肥美的菊瓣被带进抽出。 若说林风雨对前花的进攻让她徜徉于温柔的海洋,让她舒适快慰无比。 那么后庭处的快感则像是一颗颗炸弹在体内爆炸,直欲将她炸的四分五裂。 快感的释放让玄阴媚香肆无忌惮地散发出来,满屋皆醉。 林风雨拉过宁楠的娇躯道:「宝贝要不要吃一吃薇姐姐呀?」 宁楠媚目流转,站在床上将丰美的娇臀高高翘起在林风雨脸上,折下身子一边吃着秦薇的豪乳一边道:「大哥也吃一吃人家。」 宁楠花瓣形的肉花暴露在眼前,旁观激烈的床战与玄阴媚香的催情让它正汩汩流着溪水,美艳淫靡。 林风雨轻轻啃咬一番柔腻冰凉的臀肉,才用舌尖穿越一丛芳草点在花唇上。 与此同时胯下运棒如风,狠狠抽弄着秦薇的后庭妙处。 那狂暴的浪潮推送得秦薇一身美肉不停晃荡,让她紧紧环住宁楠的螓首埋进豪乳里。 小魔女享受地吃着香滑如丝的奶肉,大快口欲。 空旷已久的下身也正被林风雨温柔抚慰,她的层峦叠嶂蜜穴柔媚如水波,却又是一层层的敏感。 一轮狂轰滥炸,秦薇已是泄得有气无力,气息奄奄地娇哼道:「啊……太厉害了小风……快要死了……姐姐不行了……浪屁眼儿都快要……烂掉了……啊……穿了……穿了呀……啊啊啊啊啊……」 秦薇急促地抽搐尖叫,蜜穴里花汁潺潺而出。 待得她平复下来,林风雨按下宁楠腰肢,抽出肉棒直探她的鲜嫩肉花,小魔女嘤咛一声,主动将翘臀下压迎合他的插入。 林风雨略略抽插了七八下,又采菊庭,让宁楠一阵难耐的肉紧。 只是又几下深入浅出,又是抽出来探采前花。 惹得宁楠再也耐不住停下口欲抗议道:「林大哥你坏……就不能把一个洞洞……先照顾好了再来下一个么?」 林风雨笑着继续作怪,吊着小魔女偏不肯给她一个痛快。 正得意间忽觉一对儿娇乳贴上自己的后背,秦冰的螓首已经搭上了肩头。 林风雨道:「冰姐姐休息好了么?」 秦冰伸出香舌勾挑着他的耳垂道:「知道你要什么,今晚不是随你处置么?」冰凉的舌头顺着后背滑下来到股后,像一只小蛇钻入臀肌缝隙里,勾挑着敏感的后庭。 她知道爱郎颇喜此道,照顾得极为细心,温润的舌头毫不嫌弃地舔洗扫刮着。 母女俩姿势相同,只是一在身前,一在身后。 林风雨欲发如狂,肉棒疾风暴雨般在宁楠花穴里抽插起来。 双掌死死掐住的臀瓣向两侧分开,露出那朵艳如樱花的玉腻春樱,正随着肉棒抽插带动蜜肉微微开合着。 林风雨越看越是可爱喜欢,忍不住朝菊穴探入两根手指轻轻抠挖抚弄,只觉得在宁楠两处幽深的甬道里,肉棒与手指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 宁楠两穴俱被占据,一股难当的快意油然而生。 口唇紧紧吸住秦薇的乳珠,腰肢前后推送迎合着狂暴的抽插,如升云端…… 一夜春风,不尽旖旎。 当阳光洒进窗棱,林风雨罕见地还在熟睡。 他蜷缩着身子贴在秦冰胸前,像一个委屈的孩子躲在温暖的港湾里。 秦冰紧紧怀抱着他,微蹙的眉头,闪烁的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 ——筋疲力尽的欢好过后,她依然一夜无眠。 探灵罗盘急促想起,林风雨睁开惺忪的睡眼,南宫紫霞传来信息道:「扶语嫣又来了指名要见你。夫君来不来?不来我就把她哄走。」 林风雨甩了甩头一顿失神,睡得香甜的秦薇与宁楠也已醒来。 朝她们投去个抱歉的眼神,林风雨向南宫紫霞道:「让她等一下,我收拾好就过去。」 秦冰起身帮林风雨打理衣衫问道:「扶语嫣是怎么回事?一直闹个没完。」 宁楠气鼓鼓地道:「还能有什么?肯定是疯了!」 秦冰责怪道:「楠楠别乱说。你们不觉得有些反常么?」 林风雨苦笑道:「我去问问吧。她……哎……总是欠了她的。」 秦薇道:「小风,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亏欠了她的是没错,但咱们要用自己的方法来弥补,扶语嫣的心乱了,跟着她来不是办法。」秦薇与扶语嫣关系孔,两人在凡间就是闺中密友。 这一番话显然也是表态,林风雨这人重情义,秦薇也是怕他除了对扶语嫣心中有愧之外,也是估计她自己。 林风雨无奈地摇摇头道:「我先去看看吧。这纠缠不清的,谁能说得清楚?」 扶语嫣没像昨夜那般被挡在门外,南宫紫霞将她迎进了会客厅。 可无论问什么说什么,扶语嫣总是笑着摇头,表示等林风雨来了再说。 南宫紫霞目光透出一股凌厉道:「扶姑娘,有句话难听但我想说在前面。昔年你扶家的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责任。但你步入了修真界这么些年了,也应该知道当年天泉堂灭门之后,你扶家的命运几乎是注定了的危机四伏很难幸免。我们做得不够好,但也仅仅是不够好,并不是欠你的。虽说你已是青丘国主夫人,但是小风对你一向都很有感情,至今如此。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若总是利用他的感情欺人太甚,我们林家几位夫人恐怕迟早要不乐意了。 」 扶语嫣淡淡地笑着道:「南宫庄主,你们昔日的恩情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不过我只是要拿回我家的东西,并没有什么欺人太甚,也没有什么过分的。」 南宫紫霞杏目微眯,嘴角也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道:「有苏不言当年勾结魔界拖住了天盟大军,南宫世家的连连血债他照样要承担责任。神州局势未定,我不想节外生枝,扶姑娘,也请你不要节外生枝。青丘国毕竟有前科在先,须知神州各大门派绝不介意先灭了青丘国。」 扶语嫣笑着朝她微微颔首,也不多说话。 南宫紫霞见问不出什么,她也探不明她的爱都想法,索性也不再言语,自顾自地喝茶。 过了些许时候,林风雨铁青着脸走进厅堂内,看向扶语嫣的目光充满了爱恨情仇的复杂。 他冷冷地说道:「紫儿你先出去,我有话对扶姑娘说。」 南宫紫霞点了点头对扶语嫣说道:「扶姑娘,方才我说过的话还请三思。」说罢走出了厅堂。 林风雨布下几道禁制,将厅堂与世间隔绝才向扶语嫣说道:「我布的禁制世间绝没有第二人能偷听。语嫣,现下就我们两人,你明明白白告诉我究竟想干什么?你要我怎么做?」 扶语嫣目光中的黯然一闪而逝,语声平静说道:「没有什么,想拿回先祖的骨灰,想拿回你答应要给我的法宝,仅此而已。」 林风雨取出扶风葫芦道:「这件宝物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是一件邪宝。刚开始还不怎的,现在它越发强大,就越发需要顶尖的修为才能驾驭。语嫣,你还不能驾驭它。一旦被它反噬后果不堪设想。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把它交给你?」 掌中的扶风葫芦翠绿晶莹,却偏偏带着一股惨碧的色彩,凄号的阴风环绕着葫芦。 扶语嫣凝视着扶风葫芦道:「我驾驭不了,你便一定能驾驭得了吗?罢了,我答应你不使用它便是了。」 林风雨将扶风葫芦收起摇头道:「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相信你。暂时留在我这里,我保证炼制完毕后一定会把它交到你手中。」 扶语嫣柳眉皱起面色愠怒,冷冷道:「我家的东西不关你事情,还给我。」素手一扬飘出一道彩色缎带向扶风葫芦席卷而来。 林风雨目中红光一闪,脸色狰狞道:「你对我动手?」左掌中真元闪现伸手扯住彩色缎带一拉,扶语嫣惊呼声中身形被带起。 林风雨右掌青筋暴起,一把掐住扶语嫣咽喉。 那力道好大,扶语嫣奋力相抗却挡不住他的神通,瞬间便面色酱紫。 「小风住手!楠楠​​快阻止他。」秦冰的惊呼在厅堂外响起。 宁楠虽不喜扶语嫣,但对母亲的话还不敢违抗——谁都看出林风雨情况不对。 她第一时间破开禁制展开冰晶双翅扇出一片冰花将林风雨冰封,拉住扶语嫣退开。 秦冰和南宫紫霞一同冲了进来扳住林风雨双臂不让他再动手。 林风雨目光中狂意大发吼道:「放手!她敢对我动手?她怎么能这样对我?凭什么这么对我?」 「啪」的一声,秦冰一耳光扇在林风雨脸上,焦急道:「小风,冷静下来,你疯了么?」 林风雨双臂一挣,血红的目光盯着秦冰道:「冰姐姐你打我?」那目光凶狠猛恶,仿佛要吃人一般。 秦冰心中又急又怕,脸上却镇定温柔道:「冷静下来!你也从来没像昨晚那样对我那么粗暴。」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许多将闺房之事说了出来。 南宫紫霞也急急取出沐月琴奏出一阵舒缓平和的乐曲,那乐曲饱含安抚宁心之意,直透林风雨的灵魂。 林风雨目中一阵迷惘愣住,趁着这机会秦冰急向宁楠道:」快带她走。 「宁楠关切地看了林风雨一眼,不情不愿拉起扶语嫣离开。 林风雨怔在原地眼皮急速眨动着,一脸怒容慢慢褪去,随即便是极度的懊悔,到最后更是深深的惧意,身上的长衫已被冷汗湿透。 他甩了甩头道:「我得去闭关,马上要闭关才是。」 南宫紫霞收起沐月琴道:「我马上去准备。」 林风雨道:「快些!帮我和语嫣姐说一声抱歉。嗯,再告诉月华,伊丽丝,许玲儿她们一声。但是千万别外传。」 南宫紫霞道:「放一百个心,照顾好你自己。」 秦冰扶着林风雨坐下道:「压力别太大,庄里的事情不用操心。只是那东西不能再拿出来了。我怀疑皇天宫里的血煞之气影响极大,你压制不住了。」 林风雨道:「怕是产生心魔了。」 片刻之后南宫紫霞已备好了洞府,这一次闭关是为了抵抗心魔,须得平心静气连琅缳仙府都不敢用,闻讯赶来的诸女均是一脸担忧。 林风雨面色凝重道:「这次闭关恐怕时日不短,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我不会出来。你们小心些。」 南宫紫霞道:「快去吧。每日午时我会来为你抚琴,助你抵抗心魔。」 林风雨想起方才的曲子颇有成效,点了点头道:「你自进来。」又对月华,伊丽丝,许玲儿投去个抱歉的眼神道:「等我闭关出来再说。」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30)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