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29章:男儿如山 作者:林笑天

 
  ◆ 第二十九章:男儿如山   日渐偏西,雨势依然没有转小的迹象。黑暗即将统治大地,一如三人心头的阴霾。   易落落抬头看了看天色道:「还有一天时间。天盟高手俱在魔岛,只有他离这裡最近,好像……真的躲不过去了!」   扶语嫣神色淡然视生死入度外道:「我能救你们一回,这一次没人能来救我们啦。本来想著救下你们,咱们三人联手或者能九死一生。想不到玄机那麽厉害,嘻嘻,这下子真是十死无生了。」   易落落勉强盘膝坐起摆下天魔漱玉琴道:「扶姐姐,小妹给您弹首曲子吧。这首曲子……敬你!」   扶语嫣在她面前坐下道:「好哇,敬我不敢当,有幸能聆听妹妹的天人神技。」美目看了看易落落,又看了看闭目垂头,以一个古怪姿势手掐法诀的林风雨,心中暗笑:这小妹子真是,明明想弹琴给小风听,偏要扯到我身上来。   琴音舒缓如深山空寂,偶有清风送来鸟语。易落落的琴语神乎其技,扶语嫣沉醉于琴音之间,彷彿徜徉于一片荷塘,荷叶田田,幽香阵阵,亭亭玉立的荷花开得正盛,或洁白,或粉红。荷塘裡清水之下黑漆漆的污泥只将碧绿的荷叶,清纯的莲花映衬得更加高洁不染。   易落落曼妙的歌声梦呓般吟唱著:「金香浓郁落风扬,闭月清纱揽霓裳。玉纤行云羽衣曲,紫袖流水十三弦。朝梦生香馨夜雨,夕露凝珠映初阳。」若是看她脸上的神色,便能见易落落双眸充满了尊敬注视著扶语嫣唱道:「白莲不改出尘意。」旋即琴声不断,美眸流转垂下凝视著琴弦,目光中流露出下定决心的坚定唱道:「红梅岂忧冰雪寒。」   玉手已离,琴弦仍颤,清音绕洞,悠扬不绝。林风雨气息越来越是绵长厚重,慢慢的又变得气息全无。   夜幕降临的时间如此难熬,彷彿等待著死亡的到来,终于又熬到旭日东昇,阳光遍洒大地。   豪雨过去,湿润的空气令荒山飘散著夹杂著草叶与泥土的清香。扶语嫣与易落落肩并肩坐在洞口,同时深深吸了一口令人心旷神怡的空气。   扶语嫣精神一振道:「真好,真美,嘻嘻,这洞穴看著也不错,能葬在这裡也不冤了。」   易落落伸出玉指挑弄著脚下挂著雨珠的草叶道:「姐姐是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甚麽都无憾了吧?」   扶语嫣笑道:「都这时候了,怎麽还是他呀他的,再喊一声大哥很难麽?」   易落落嘴角微翘摇了摇头道:「才不呢!美得他。」   二女相视一笑不再说话,一如白莲之洁,一如红梅之傲,即使是这潮湿阴暗的洞穴也不由变得敞亮明媚。   几声咳喘声瘖哑难听,震碎了一片美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拄著拐杖在空中浮现身影道:「语嫣在这裡呀?让老夫好找。」   扶语嫣无悲无喜抬头望去,毫不畏惧地直视老者道:「你现下不是找到了麽?」   老者降下身形打量了几眼洞口,歎息一声道:「语嫣,你把他们两个抓过来,老夫既往不咎,你还是青丘国的女主人。」   扶语嫣展颜一笑灿如鲜花道:「好哇!不过现下我不稀罕什麽青丘国女主人了,怎麽办?」   老者皱眉道:「人妖两族难以共存,他们为了内丹害死了多少族人?这些血海深仇你都忘了麽?怎地还执迷不悟?」   扶语嫣不屑地扁了扁嘴道:「有你亲手害死的族人多吗?老拿大义来教训人,这一套好烦人的你不知道吗?」   老者咳嗽了两声道:「这事情你也知道了?哎,老夫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为了天狐一族血脉的存续,不得不如此做啊!」   扶语嫣道:「何必用这些话来掩饰你的野心呢?天狐一族好端端的给你搞得七零八落,好吧,就算是为了血脉存续,你也并非引领族人走出困境的雄主。神州是养育我的土地,无论如何也不应让魔界入侵。就算天狐体质特殊,无论真元魔气都能修炼,也不应如此做。忘了告诉你,你老是装模作样地咳嗽,我也挺烦的。」   老者道:「扶维的后人也是像他一样阴险狡诈又冥顽不灵啊。当年老夫那麽试你,想不到还是被瞒了过去。既然道不同,那也留你不得。」   扶语嫣想起什麽似的问道:「得了吧,你对我又有多少信任?多少尊重?不过看中我的血脉,又喜欢满口仁义道德而已。对了,有句话我一直想问问,天命之说虚无缥缈,难道杀了林风雨就能夺天命?」   有苏不言道:「别人不可以,老夫可以。只需抽出他的神魂理清脉络,自能寻找天命来龙去脉,夺之即可。」   扶语嫣点头表示瞭解道:「还想问一句,你助西华魔宗夺了神州又如何?他们就能容得下妖族了?就不取妖族内丹了?」   有苏不言道:「老夫活了三千多岁,有些事情自然是有把握的,倒不劳你来操心。话问完了?安心上路去吧。」   扶语嫣淡然一笑站起身来挡在洞口前道:「杀了我!从我尸体上跨过去!」易落落之前喷出两口本命精血,伤及神魂难以站起,只是笑道:「姐姐,咱们一起吧。」   有苏不言目光透出狠决道:「真以为老夫捨不得杀你?」手中拐杖抬起,杖尖指著二女。   洞穴内一股浩荡无尽的真元升起寒声道:「你动她们一根头髮试试?」林风雨龙行虎步迈出洞门,挡在二女身前。   扶语嫣又惊又喜,她知道林风雨因心魔所困压制修为变成个凡人,却对心魔之事不太明瞭。如今林风雨一身修为尽数迸发,看上去心魔已是无影无踪。   易落落轻舒一口气暗道:「终于还是赶上了!」只是林风雨一身重伤尽去,连身上纵横龟裂的伤痕都消失不见,她又是皱起了眉头想不明白。   林风雨之前两重心魔袭扰,大部分是因为扶语嫣,小部分则是因为易落落。扶语嫣说明原委之后,困扰多年的心结尽去,至于易落落那部分,多半还是因为又重複昔年扶语嫣故事引起。既然扶语嫣处心结已去,那麽易落落处也就不成影响。   夜间林风雨运起易落落所授化解心魔的心法,又得易落落琴音之助,如今心魔化于无形,再不受之困扰。   有苏不言停下手中拐杖,也感到很是意外道:「你的心魔除了?咦?你还吃了拜月玉兔的轮迴丹?」   林风雨活动了下酸涩的筋骨道:「那又怎样?老鼠急了还咬猫,总不能让你为所欲为。」纵是饮鸩止渴也顾不得了。   有苏不言捋了捋鬍须刀:「这就有点意思了,否则传出去说老夫欺负个重伤的凡人捡便宜,倒是伤面子的事情。」   林风雨笑得咧出一口白牙道:「来呀,我也觉得有意思。」   易落落怔怔地看著,林风雨的修为她再清楚不过。原本感觉他走出洞穴时便将一身真元调动至巅峰,可那如烟波浩渺的真元始终无穷无尽地提升散发著。和易天行的生死相搏才过去了三天,在这个男人身上又发生了什麽?   有苏不言点了点头道:「值得老夫认真战一场。」说罢化出天狐本相,他身长逾五丈,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毛,身后六隻尾巴低垂不动,口中呼喝著发出清脆的嗷嗷鸣叫。那叫声带著诱惑人心的力量,道心坚定如林风雨脑海裡也一阵迷糊。   有苏不言出手不凡!林风雨也不妨多让,丹田里北极星光一转恢复神智清明,双目一瞪便是一招「惊神刺」!两人的神识在空中一撞,无形之物竟然爆出有形的电火花。   有苏不言狐脸抽搐,一口尖锐的狐牙龇了出来。林风雨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鲜血,一番试探仍是稍逊半筹。他往地上狠狠吐了口血沫子,手掐法诀召出十二祖巫分身。   大巫现身凶焰滔天,带来无穷战意,此刻生死一线,林风雨守护者扶语嫣与易落落,他不能再让她们受到半点伤害,更是半步不能退。他戟指有苏不言道:「他日青丘国尸骨如山血海滔天,都是拜你所赐。」   有苏不言气定神閒道:「今日你必死无疑,还有资格来威胁老夫?大榕树王倒是看得上你,连祖巫精魂都交了出来。哼,好了不起吗?」天狐纵身一扑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林风雨忙取金钟砖在手,却不是护向自己而是变作口大钟将扶语嫣与易落落牢牢罩定。   曾在魔岛上见识过有苏不言大战谷元,可是没有亲身面对绝感受不到青丘国主的恐怖!所幸林风雨之前刚与易天行大战一场,对有苏不言的战力有所预估。   天狐利爪轻探,天地元气如同起了阵暴风。护体真元脆如薄纸般被穿透,林风雨一声爆喝身周亮起四色剑光,纵然是六尾天狐的利爪也不敢轻易动作。   林风雨手打法诀,十二祖巫一同纵声大吼,但见剑光如云如海,组成一座笼罩十丈方圆的浩荡剑阵——南宫世家七剑阵。十二祖巫精魂早与林风雨融为一体如臂使指。在他磅礡无尽的真元支持下,每一个祖巫分身都有元婴中期修为。与易天行一战林风雨已知自己与四大高手要逊色一筹,必须借助阵法之威才能抗衡。他阵法之道颇为薄弱,只有七剑阵运用得纯熟无比。十二祖巫两两结伴站定六处阵位,林风雨独掌阵眼。   有苏不言在剑阵外梭巡片刻,利爪在地面敲了两下,浓重的尸气迷濛下两道六尾天狐虚影现身。他又祭起一本书册,书册在空中翻开投下一片绿色光影,光影笼罩中降下一红一蓝两隻小鬼。红小鬼一手持斧,一手持盾,蓝小鬼手持弓箭。   林风雨眉头猛跳。两隻天狐虚影尸气浓重,不知是原先那两位天狐大妖尸体所炼製。那本书册则是地鬼书,召唤出的两隻地鬼亦是各具神通不容小觑。   地鬼书召出两隻小鬼后光华黯淡落入有苏不言手中,青丘国主扬声一吼,他的本体与两隻天狐虚影,两隻红蓝小鬼身上一同泛起金光,威势猛涨一截。   林风雨凝神屏气,剑阵中真元荡如波涛交织闪烁,连绵不绝。有苏不言口中发出闷吼,两隻天狐虚影当先开路闯进剑阵,立刻引发剑阵反击。   剑气如云,剑光如雨,两隻天狐虚影一瞬间被锋锐的剑气割得遍体鳞伤。有苏不言口中吟哦著难明的咒文,滚滚尸气翻涌中天狐虚影的伤痕又被修复如初。   有苏不言后蹄猛蹬,从两隻天狐虚影开闢的空间中突入,那速度之快林风雨生平仅见,一双利爪上下翻飞将翻翻滚滚的剑气撕得七零八落。林风雨以不变应万变,辉耀剑光只在身周飘荡,静待有苏不言突至身边再行决一死战。   青丘国主争斗经验何等丰富?林风雨的盘算全在他意料之中。有苏不言并未著急突入阵中,反而仗著一双无坚不摧的利爪在剑阵四处游离,破坏阵眼。   剑阵受损林风雨不急不躁,丹田内北极星光大放,真元从体内喷薄而出,受损的剑阵瞬间恢复完成。有苏不言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毛,手爪一招红蓝两隻小鬼跟随著两隻天狐虚影向剑阵中突进。   红小鬼手中利斧甩出,蓝小鬼紧跟著一阵怪叫,拉动手中弓弦朝林风雨射出只绿光四射的箭羽。这两件法宝功效大出林风雨意料之外,利斧所过之处灵光消散竟在剑阵中破开一条空隙,箭羽随即带著风声直插林风雨面门。   林风雨挥起纯钧架在箭羽简简单单的一个接触,体内真元竟然难以抑制地消散出体外一成之多。   有苏不言道:「吞轮迴丹是吧?看你有多少真元来阻挡破灵斧与散灵箭。」   轮迴丹功效逆天,可毕竟是透支潜能来恢复伤势与修为,有苏不言久在百妖国对此心知肚明,他甚至不愿去和林风雨硬碰硬,只需耗乾他的真元,轮迴丹的副作用自然会爆发出来,胜利唾手可得。   破灵斧与散灵箭并不是什麽了不起的法宝,若在平日裡林风雨根本不放在眼裡。可如今身后就是毫无抵抗之能的扶语嫣与易落落,金钟砖防御力超强,却绝挡不住有苏不言,他又怎能闪躲?   林风雨只能纹丝不动地挡在金钟砖之前,像一座任由风吹雨打的大山。丹田里混吨天地卷起真元风暴,源源不断地补充著损耗的真元。十二祖巫连声怒吼,激起滔天战意。七剑阵灵光猛地涨大了一圈,林风雨死战不退。   有苏不言冷笑道:「冥顽不灵。」天狐一声厉啸,体表骤然间冒出金蓝两色符文,长逾五丈的身躯光芒大放披上一层厚厚的金甲,宛如洪荒巨兽。他的身周起了一阵遮天蔽日的狂风,竟将七剑阵吹得摇摆不定。   林风雨见状大惊,这一阵狂风不但动摇了七剑阵,甚至连辉耀剑光的法则之力都有些震盪,显是有苏不言亦运起了法则之力。他急忙祭起天罡元阳剑,手中几个法诀连连打在剑阵阵眼上。   七剑阵此前涌动如海,此刻忽然静止不动,片刻后一声悠长的龙吟,一隻神龙从剑阵中升起。这神龙通体墨色,只有一颗龙头泛出翡翠般欲滴的青色,身上每一颗鳞片都闪烁著森然寒光。   有苏不言面色凝重,两隻天狐虚影与红蓝小鬼全都葡匐在他身边。他们齐声一吼,也不知使了什麽秘术,天狐虚影速度陡然提得和有苏不言一样不可思议,几乎在一瞬间便衝到墨龙之前。   「召唤操控术?」林风雨虽惊不乱,墨龙一声高亢的龙吟,每一张鳞片全数张开,无数剑气交织闪。   有苏不言突进间身形忽然一顿!   剑气斩碎天狐虚影,旋即破灵斧与散灵箭又至,虽没给墨龙留下一丝一毫的伤痕,却消散了小半真元。有苏不言六隻巨大的狐尾从天而降,拦腰一击将墨龙打个扑跌。   林风雨只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剧痛。他不退反进,墨龙身周亮起无数剑光彷彿开出千万朵剑花,龙口大张朝天狐再度扫下的巨尾咬去。   心中只有一道执念:「语嫣姐,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扶语嫣算不算绿啊?头痛。。。作为纯爱后宫文,是不是应该把这个坑想办法填上。。。】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0章:清心琴曲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