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19)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19) 作者:林笑天 2016年3月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九章:三姝联床   林风雨的笑容很阳光,眼中满满俱是爱意,即使是色瞇瞇的眼神看起来也不 显得淫邪。宁楠雪白的玉躯被他横抱着搂在怀中,曲线玲珑娇柔美艳。   秦薇的眼中媚意横生快要滴出水来。原本今夜并无期待,林风雨的到来不啻 於意外之喜,更何况三女血脉相连,自有一股禁忌的刺激。细细想来,嫁给林风 雨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她原本就放得开认为夫妻之间在床上无需任何顾忌,此刻 更是身心期待。   秦冰一如既往地犯窘,都是老夫老妻,可她还是不习惯在床上销魂的模样落 在「姐妹们」眼里。而在姿势体位变换之间,私密处难免大开大阖地暴露出来, 或许再过千年万年,她还是一般会对此感到羞涩不堪。   林风雨从未想要她们在床上将自己伺候得像帝王一样,一心侍奉。她爱宁楠 的直爽,爱秦薇的百无禁忌,同样爱秦冰的羞涩。正是这样的各具媚态,才让林 家的闺房之乐尽显百花争艳。   秦冰羞红着脸埋怨道:「你们两个不好好修炼,又想来做鬼做怪的。」   林风雨嘻嘻笑道:「冰姐姐,这可是你的好女儿给的主意。别来怪我。」   秦冰大羞,虽说新婚之夜也曾母女二人共侍一夫,可嘴上说出来仍让她羞不 可抑,晕红的双颊却让她更增丽色。   林风雨横抱宁楠走向床边,小魔女赖在自己身上撒娇,此刻要将她放下来定 要惹得她雌威大发。两人坐在床上,林风雨又拍拍身旁两侧床面,示意姐妹俩也 来。   秦冰皱着眉头,紧紧抿着的双唇只是埋怨之色倒无抗拒。眼前的男人亦是她 全心所爱,一来不忍拒绝,二来虽有不适,但既然林风雨喜欢,她也不会拒绝。 二人定情以来,哪一次不是半推半就?侷促不安地来到林风雨身边坐下,轻轻将 身体偎依在他肩头,尽显温柔。   秦薇步伐轻盈,第一步解开桃红色的流云水袖金边裙;第二步褪下鹅黄色里 衬纱衣;第三步行进间一双素色绣花鞋留在原地,纤美雪白的莲足凭空而现;第 四步系在身上的鲜红肚兜自动落下,浑圆如球的硕大雪乳随着行进的身姿微微颤 动,傲然挺立;第五步包裹着纤腰隆臀的黑色内裤忽然碎裂,凹凸有致的葫芦形 完美身材在旖旎的烛光中耀眼生花;第六步珠钗拔下,流苏般的秀发随意垂落。   这六步走得行云流水浑然天成。林风雨瞠目结舌地看着秦薇,随着她的步伐, 心脏停止了一般,只在她每一步顿下才狠狠地跳动一次,重如擂鼓。秦冰与宁楠 母女也被这诱惑无边的丽色所迷,一阵失神。   秦薇跪在床边,螓首倚在林风雨膝盖上。林风雨感受丰硕的豪乳紧贴着小腿 的绵软滑腻,作怪似的动了动小腿,让浓密的腿毛摩挲着娇嫩的乳肤,顺势刮蹭 着挺立的乳珠。   秦薇一阵不依的娇笑,却听着硕乳在林风雨小腿上画着圆。宁楠撅起丰唇嫉 妒道:「小姨你真是太骚了。勾引男人还是你厉害。」一边说着一边恨恨在林风 雨胸口咬了一嘴。   秦薇笑道:「人家可是玄阴媚体呀,专门勾引男人。你一个小丫头家家懂得 什么?」   宁楠不服气地挺起胸脯道:「哪一处比你小了?」她的身材不像苗条的秦冰, 倒是和秦薇接近,一样的汹涌火爆。   秦薇抬手在她乳房和臀肉上各捏了一把,向秦冰道:「姐姐,你的女儿很不 服气,要来和人家比骚呢。」这一下引来宁楠的回击,两女闹作一团。   秦冰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声如蚊呐说道:「你们自去闹你们的,扯上我干 什么。」   林风雨尽情享受闺房之乐,搂着秦冰加入战团将三女全都压在身下,一人狠 狠亲了一口道:「真是爱死你们了。先吃谁可真是让夫君好生犯难。」   宁楠挣脱怀抱一咕噜爬起来道:「人家要先吃棒棒,你们不准来抢。」说罢 捧起膨胀硕大的肉棒,享受地含了含龟菇重重吸嘬几下,才张大檀口吞没了大半 根肉棒。丰满莹润的唇瓣紧紧吸附在棒身,那柔腻润滑的触感之外,更是视觉上 的享受,令林风雨身心俱爽。   秦冰的罗衫也已被剥落,姐妹俩一则苗条修长,一则香艳火辣。左掌里秦冰 的娇乳盈盈一握,尽在掌控,右掌里秦薇的豪乳难以握实,手指唯一用力便深陷 乳肉,一般的让林风雨爱不释手。   林风雨将姐妹花并排在身上,秦薇明瞭他心意,主动抬起藕臂侧搂住秦冰。 这样一来,一人一只乳房便贴在一起。林风雨享受着小魔女在胯下的口舌服侍, 吃的滋滋有声。一会儿吃几口秦薇的右乳,一会儿又舔舐逗弄下秦冰的左乳,其 乐无穷。   宁楠鼻腔里嘤咛呜咽着,尽情享用粗大火热的肉龙,螓首晃动吞吐着,香舌 时而轻点龟菇钝尖,时而缠绕舔洗,带给林风雨身心满足的同时,也充实着她自 己无穷无尽的口舌之欲。感受着肉棒在口中越来越大,越来越火热,亦有一分满 满的成就感。   秦冰与秦薇的乳房正被林风雨一手握住一只紧紧挤在一起,两颗粉嫩玫红的 乳珠同时被他吃进嘴里,让二女一同娇柔呻吟。秦薇从胸腔里吐出的媚声似要将 快意全数抒发出来尽显风情,秦冰则是浅唱低吟,曼妙温柔。   林风雨口中品着玉珠乳肉,闻着甜腻的乳香。他双手探至两女腿根深处,神 秘的花汁已经浸润了芳草地。秦薇的玄阴媚香开始在房中瀰漫。她的呻吟声越来 越大媚目闪烁着动人的情欲光彩。秦冰的幽泉火云洞一向水量丰沛,此刻花汁正 顺着大腿根潺潺流下。两根手指分别顺着二女的穴口探入花道,探寻着内里娇嫩 柔滑的蜜肉。粗糙的手指虽没有肉棒的硕大火热,可胜在灵巧!当寻找到那颗凸 起的肉粒并将它顶住抠揉,二女都是娇躯一软。   秦冰细长的凤目微闭着,贝齿紧咬丰唇,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难耐。在花穴 里作怪的手指正狠狠进攻着最敏感的一点,时而轻搔时而重压。硬如石子的乳珠 正被林风雨含在嘴里,冰凉的舌尖扫刮舔舐敏感的神经。偏偏妹妹的硕乳正和自 己的紧贴着,一样的丰弹绵软,一样的乳肤火烫。几股欲望交相纠缠着,令她忍 不住轻声呻吟,那饱含情欲的声音宛如仙乐飘飘。   秦薇身躯已经瘫软,丰硕的胸脯压在林风雨脸上,彷彿要将他的脸埋进巨乳 里。她的身体本就是一点就着,激发情欲的玄阴气息在从她体内散发出来,令房 内瀰漫着一股奇异好闻的骚香。秦薇双目盈若春水,强行压抑住身体想要被男人 进入的欲望,从林风雨贪吃的嘴里拔出乳珠道:「吃得人家又舒服又难受心火难 耐的,嘻嘻,好夫君,我也要去吃吃你。」   林风雨也趁机喘了口气调笑道:「楠楠肯让你么?」抬眼望去,果见正将肉 棒吃得不亦乐乎的宁楠连连摆手抗议,却没舍得将肉棒从嘴里吐出来。   秦薇轻轻拍了拍宁楠被肉棒塞满而鼓起的脸颊道:「楠楠别急,咱们一起来 保管让你和你林大哥都满意。」   宁楠皱着眉头思量一番,下定决心似的道:「最多让你一半,不能再多了。」   秦薇与宁楠一左一右分跪在林风雨两侧,两对浑圆硕大的乳房对在一起,双 手捧胸将朝天竖立的肉棒挤在正中,让林风雨好一阵销魂。众妻里就属她们乳房 最为傲人,两人配合着上下起伏身躯。宁楠贪婪地伸出舌头勾舔着从乳丘沟壑中 穿出的肉棒上半端。秦薇也挺唇相就,使坏似的与宁楠争抢着。小魔女怎肯示弱? 二女争抢之间不时唇舌纠缠,女性的柔美更将这丽色晕染得无边无际。   家中娇妻时有百合之戏,林风雨对此全无抵抗之能,浑身血液都向肉龙处奔 流而去,第一时间挺腰让肉棒在四团乳肉中穿梭。温润绵密,肌肤如丝,更有两 条香舌不断轻勾舔洗在每一处敏感,销魂如在云端。   秦冰侧卧在林风雨身侧悄声传音道:「你们总是这么胡闹,还非要拉上我一 起。」   林风雨喘着粗气道:「夫妻之间本就是如此嘛。我喜欢大家一起的感觉,并 不仅仅是欲望,还有那份温馨。」   秦冰狠狠剜了它一眼道:「人家又没说不许,只是羞人嘛。可每次都一起陪 你了还不满意么?」成熟的妇人此刻露出小女儿的羞态,怯生生地挪到林风雨胯 下,吐出香舌轻托起一颗春丸温柔纳入口中含吮。   林风雨的身躯狠抽了一下,随即放松身体闭目享受着,只是粗重的呼吸出卖 了他此刻是何等的难耐。   秦冰含吮了一会儿,香舌顺着棒根向顶端逡巡前。林风雨急忙抬头望去,只 见秦冰的脸庞在秦薇与宁楠的豪乳中间露出,三女的香舌一同在龟菇上来回扫刮。 红润的舌头正把龟菇舔得发亮,莫说那股麻痒舒爽,光是这艳光淫靡之色便让人 血脉贲张。   秦薇在龟菇沟壑上重重亲了一口道:「你们娘儿俩争去吧,人家不跟你们抢 了。」她心知若论芳唇丰满诱人,无人能及母女二人,便是她自己也忍不住想要 含在嘴里好好品嚐一番。何况是林风雨?   肉棒已经完全被宁楠一人的丰乳包裹,突出乳丘峡谷的部分则落在母女俩人 的丰厚润唇与勾魂香舌缠绕之中。   宁楠吃得忘乎所以,也管不了是肉棒还是母亲的丰唇香舌,只要靠近她口舌 的范围,便不管不顾地一股脑儿捉住重重嘬吸。秦冰只是尽心侍奉,一时也是忘 乎所以。   林风雨搂着秦薇一同欣赏这绝美春色,真是天下任何一副画卷都无法相比。 两人都看得一阵失神。   林风雨悄悄沉腰将肉棒忽然抽离母女俩口舌范围。宁楠大急,鼻中轻哼一声 表示抗议,双手紧紧挤住丰乳不让肉棒逃离,勃发的口舌之欲却一刹那都停不下 来。香唇一张捉住秦冰的嫩舌,母女俩吻在一处。林风雨挺腰将肉棒从乳丘沟壑 中穿出,挤入二女口唇之间复又让她们口舌服侍,那享受如在云端。   秦薇情不自禁讚道:「真是太美太刺激了。难怪夫君这么爱姐姐。」   林风雨抚着她的胸臀把玩道:「各有各的好处,你们哪个我不爱了?」   秦薇柔荑在他身上游走抚摸着媚笑道:「那你还不快来爱一爱人家?」   林风雨双手背在脑后一脸享受地道:「楠楠还没满足呢我现在可动不了。哪 里想要被爱要劳烦薇姐姐自己送上来。」   秦薇背对林风雨跪坐在他脸上,将丰满如馒头的花户展露在他眼前。芳草浓 密淒迷,花肉殷红如血,玄阴媚香又甜又骚,无一不展露着她成熟诱人的风情。 林风雨伸出舌头轻点肉蔻,刺激得花肉一阵颤抖收缩,如同花骨朵儿一开一合。 趁着花瓣张开的一瞬,林风雨运舌如剑忽然刺入紧窄的花穴,随即深入浅出左右 搅动。   秦薇性感的娇躯一阵颤抖,激起一片乳波臀浪。随即一种无力感涌上身心, 只得向前半俯下身子,用双臂支撑。   林风雨放出玄光镜一切丽色尽收眼底,秦冰宁楠母女四片丰唇围成个圈圈, 合力将肉棒箍在中间,肥美的肉感让他神魂俱爽。秦薇半匍匐着身子,一对儿硕 乳悬垂在胸前,浑圆高耸。隆臀向后挺翘着,让中央缝隙露出一道幽深的沟壑。   夫妻之间毫无顾忌的淫靡让林风雨早已难耐,可是小魔女尚未满足口舌之欲 怎敢造次,只得按捺下想要大肏大干一番彻底发泄的心情,心中亦是期待着秦冰 宁楠母女俩继续吃下去,若是喷发在两张诱人的艳口中,又将是怎样身心满足的 感受。   一念至此便不再着急,调皮地拔出舌头停在前花后庭中间的会阴处逗弄。秦 薇顿觉一股酸痒从会阴传来惹得全身无力,那难耐的麻痒让她进退不得。林风雨 随即舌尖上挑抵住菊穴,这朵玉涡凝脂香滑软腻,更是秦薇最敏感所在。   果见秦薇身姿一顿,又如同脱力一般再也支持不住,软倒在林风雨身上。一 招得手林风雨不依不饶,双手分开臀肉将玉涡凝脂吸在嘴里,舌尖顺着穴口绕着 圈。秦薇满足地发出声似娇似怨的歎息,敏感的菊花被整个吸住让她灵魂都往外 直冒。夫君如此卖力,她哼哼唧唧呻吟着:「舒服……好棒……夫君别停下…… 人家喜欢这样……屁眼儿可舒服了……一会儿人家也……给你舔……可以伸进去 ……一点呀……」   秦冰宁楠一同露出鄙视又害羞的眼神,似在嘲笑秦薇一点就着矜持全无。这 一切都通过玄光镜落在林风雨眼里,三女性格各异,真是越看越爱,说不得又狠 狠地将玉涡凝脂含在嘴里吸了几口。   秦薇抗议道:「你们什么……眼神……哼……别笑话我……本来就很……舒 服嘛……人家就是喜欢……你们……这样来……」她握住林风雨的肉棒将龟菇贴 在左边乳珠上,用龟菇挑逗着硬涨的乳珠,示意二女这么来舔。   宁楠觉得甚是有趣,急忙扑上来香舌扫刮,将龟菇乳珠与乳肉一同吃着。秦 冰露出个无奈的眼神,此情此景也只好陪着她们一起疯,略一迟疑也以口唇相就。   我靠!林风雨心脏都快跳出胸腔外,连带着双手狠狠一掐秦薇臀丘。玄光镜 中秦冰与宁楠娇美的容颜贴在一起,如同双花并立在秦薇颤巍巍的乳房前。四瓣 丰唇摩挲着棒身,两条香舌时而舔一舔龟菇,时而缠绕下乳珠,时而又在雪腻的 乳肉上舔舐。一股热血狂涌上脑门,林风雨完全无法忍耐视觉与感觉双重冲击, 肉棒一阵脉动精液狂喷而出。宁楠急忙将龟菇抢在嘴里,强劲的吸力让双颊向内 陷入,将肉棒重重包裹,喉咙亦是脉动着将精液吞吃下去。那贪婪的模样又透着 无限娇憨,让秦冰秦薇看得呆了。   不想林风雨这一次喷射史无前例的多,射的又是如此剧烈,宁楠吞嚥的速度 竟然跟不上,被精液呛在喉咙里闷声咳嗽,无奈之下只得将肉棒吐了出来。   秦冰与秦薇猝不及防,喷泉般的精液狂涌不止,尽数飞溅在三女脸上和胸乳 之间。斑白的精液在雪白的肌肤缓缓滑落,述说刚刚发生过的激情释放。   林风雨深深吁了口气道:「是不是慧芸那个狐媚子教的?怎生受得了呀?」   秦薇不理不睬,捧起秦冰的脸庞将四散的精液都吃进嘴里。这下子提醒了宁 楠,第一时间便跟了过来,对着秦薇胸乳间散落的精液一顿猛吃。   秦冰羞红着脸,林风雨与她目光触碰,知道两人都忆起在凡间初识之时,秦 冰第一次为自己口舌侍奉,精液喷得她一头一脸的模样。虽是害羞之事,回想起 来亦是满满的柔情蜜意。   高潮的余韵过去,秦冰数落道:「两个贪吃鬼吃够了没有?还不赶紧去洗洗。」   秦薇嘻嘻笑道:「姐姐不也一样黏黏的么?也是,我们吃了个半饱,姐姐还 没吃呢。先留给你。」宁楠朝母亲做了个鬼脸,二女就在一旁召出个水球一同泡 了进去。   林风雨抱起秦冰道:「冰姐姐,我们也去。」不由分说加入水中,惹得秦薇 宁楠嬉闹着不住往他脸上泼水。   打闹了一阵,林风雨将三女每一寸肌肤都洗了个遍,顺便大饱手福,又温柔 地给她们抹乾净。无论欲望释放得多么彻底满足,也少不了这般温馨甜蜜的一刻。   四人复又上床。方才只是互相之间的口舌相戏便回味无穷,如今立马便是真 刀真枪的「实干」,不免让四人都心旌神摇颇有期待。   秦冰方才一心侍奉,林风雨立刻投桃报李,在惊呼声中将秦冰翻过身体压在 身下。在妹妹和女儿面前被摆成这个羞人的姿势,秦冰大急,林风雨此刻又颇为 霸道,按在她腰上不让她起身。秦冰挣了几下没能挣脱,只能任由他将自己上身 压低,翘臀抬起。   粗硕的肉棒一寸寸钻入紧仄的肉花,几乎在一瞬之间花房便被刺激得湿滑火 热。秦冰只觉得身躯都被全数佔满,柳腰忍不住轻颤起来。林风雨一手收拢她的 万千青丝,露出天鹅般修长优美的脖颈。另一手环过身躯轻抚秀美上翘的玉乳。   一手挽住头发,一手握住玉乳,林风雨腰桿猛一发力,手臂也猛地一提,肉 棒滑过丰沛的花汁跐溜一声尽根到底。那巨物突入蹂躏着花房的滋味让秦冰「哎 呀」一声呻吟娇躯脱力,若不是林风雨双手的拉拽搀扶便要软倒在床上。被火热 的巨龙挤压熨烫的花心更是一阵紧缩,汁水横溢而出顺着腿根潺潺滴落。   林风雨品味着肉棒被幽泉火云洞紧紧包裹的温柔快感。只觉得肉棒就像一根 被烧红的铁棍,被花汁浇筑之下越发坚硬凝实。今夜或许是秦家三姝同床的刺激, 又或是因扶语嫣的郁闷,总觉得心中一股没来由的心火想要狠狠地发泄出来。即 使对着一向尊爱有加的秦冰也并无半分怜惜,只是尽量克制着由慢而快挺动腰桿 . 可每一下插入都是那么重那么狠,腰腹撞击在翘臀上啪啪直响,玫红的花肉被 巨龙的抽插带进翻出,艳色淒迷。   「小风……轻些……哦……恩……姐姐受不住了……」秦冰虚弱地呻吟着。 林风雨推送的动作凶猛有力,对她而言像是怒涛上的一叶小舟被抛起落下,脑海 里像有火花不断地爆炸,肆虐在花户里的肉棒将她的快感滋味推到了巅峰。花汁 倾泻之下柔嫩的花心跳动如舌,扫刮在龟菇之上。   「冰姐姐的幽泉火云洞那么紧,我停不下来呀。」林风雨的节奏仍在不断加 快,直让秦冰气息奄奄。   秦薇一看夫君异乎寻常的勇猛,拍了拍他肩膀埋怨道:「夫君你轻些呀,姐 姐都快背过气去了。啊……」   这一声惊呼响起,原来林风雨一把将秦薇抱起,将她放在秦冰腰肢上,头一 低便深深埋入硕乳中。   宁楠在一旁观看着激烈火爆的床战,自身也是欲火升腾,难耐地伸出舌头舔 了舔丰唇,爬到林风雨身后含住了春丸。   林风雨感受到宁楠的动作,啵儿一声将肉棒从泥泞的幽泉火云洞中抽离,像 个怪叔叔诱惑小女孩一般说道:「这里可以楠楠出生的地方呢,要不要吃一下?」   秦冰连泄了几回,刚刚喘了口气又听林风雨说出这等羞人的话来,恨不得找 个地缝钻进去。还未来得及出声抗议,宁楠已经从善如流含住花缝中敏感的肉蔻。   被女儿含吮舔吃着私处,秦冰心中异感连连。虽说羞不可抑,却又难以抵抗 温柔香舌的抚慰,与亲生女儿的亲热又让她有一些别样的刺激。娇躯酥软无力, 又有些惧怕林风雨今日的疯狂,索性将脸庞埋进被褥里。   林风雨刚品娇花哪肯罢休?肉棒挑开臀沟抵住了后庭妙处。秦冰陡然一惊暗 想:他又想要弄那里了……   果然林风雨轻轻突入娇嫩的菊蕾缓缓推送。秦冰只觉得后庭禁区里无一处可 以脱离肉棒的刺激,里头饱胀得令人窒息。林风雨从未如此粗暴地对待她,虽有 些不适应,却又有另一番放肆抒发的快意。   大伞般的龟菇撑开柔嫩的菊肉,将层层阻碍全数破开,那火辣辣的刺激席卷 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爱郎的侵犯下畅美地绽放着。「恩……」她叫不出声,只 能娇弱地呻吟着,抵受着林风雨大力的开垦征伐。   秦薇见姐姐的声息越来越弱,显是已抵受不住。埋怨地剜了林风雨一眼,又 不忍打断他的兴头。索性来到林风雨身后双手分开臀肌,伸出嫩舌顶住后庭向内 里探寻而去。新婚之夜她和南宫紫霞,曹慧芸抵挡不住林风雨的勇猛,正是用这 一绝招才涉险过关。   林风雨倒抽了几口凉气。男人后庭的敏感仅次於肉棒,如今肉棒深陷秦冰的 水漩梨花,后庭又被秦薇舔舐,不自禁地快速起落,将肉棒重重在后庭妙处里。 两边的刺激都是如此强烈,终於忍不住再度喷射阳精,将水漩梨花灌得满满当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