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18)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18)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6485             第十八章:法宝属谁   妖族原本由於大混沌阵的压制,神念修为几近於无,也正是因此让林风雨轻 易在百妖国作威作福。自从宁楠放开这部分禁制之后,如同洪水开了闸门,几大 妖王原本像是跛脚的人,忽然恢复了平衡,神念修为一日千里。五妖王都是过了 千岁的人物,修为积累深厚,神念的正常修行又促进了修为的上涨,加之阴阳门 精妙双修之法的助威,十来年下来一个接一个突破到元婴后期。   百妖国闭锁三千年,本是个极为落后的地方。自从宁楠接任妖主,又从云雾 山谷离开之后,自南宫剑河开始便精选了数种阵法交由妖族操练,而各式法宝更 是从不吝啬。南宫紫霞继任庄主之后对这一政策也毫不动摇,如今的妖族早已不 复昔年羸弱。精熟的战阵,称手而威力强大的法宝,经过实战演练之后,这些天 赋异禀的洪荒异种必然成为神州最强悍的精兵之一。   听风观雨阁从来没这么热闹过,南宫世家与百妖国高层齐聚一堂。此前坐镇 蓝剑山庄的莫非凡也被请了过来。   秦冰扫视了一眼厅堂,对南宫紫霞道:「庄主,今日是不是还应该再请两位 过来?」   南宫紫霞道:「秦长老说的是谁?」   秦冰道:「柳若鱼和许玲儿。她们不在似乎有些欠妥。」   南宫紫霞略作思量道:「我娘亲便算了,她一贯不喜这些事务。许玲儿为山 庄立下大功,又与妖族相熟,理应请来。」   林风雨自告奋勇道:「我去请她来。」这种事务性的会议他向来头疼,实在 缺乏这方面天赋。呆在这里基本上也提不出啥建设性意见纯粹旁听,还不如出去 转转。   许玲儿并非重要人物,秦冰邀请她前来纯粹是对有功之臣的论功行赏,另一 方面林风雨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她态度亲暱,既然月华与伊丽丝即将新加入林家大 门,那么许玲儿也不该被落下。   林风雨走出大门,耳边飘来秦冰的传音:「你们不必着急过来,好好和人说 说话儿。山庄里四十岁的姑娘家还没有伴侣的,只有玲儿一人了。」   林风雨心中颇有些歉然之意。许玲儿对他的情意多少也能感受,两人在云雾 山谷相处十年,对这爱笑的姑娘也极是喜欢。只是从云雾山谷出来之后根本得不 到一丝一毫空闲,形势又是纷乱已极实在没有那份心思,再说家中已有五位娇妻 陪伴,就算有想法也说不出口。两人在蓝剑山庄也时常相处在一起,只是这份心 思谁都没有挑明。如今林家大妇已表态让月华与伊丽丝入门,再将许玲儿晾在一 旁可就真说不过去了。   来到百剑堂众弟子居住的住所寻到许玲儿,她正被一干师姐妹们纠缠问个不 休。林风雨此前所作所为并无一丝一毫掩饰,自然引发了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林风雨的到来并没有引发她们的恐慌,这货平时就不分尊卑毫无架子,以至 於无论修为地位多高,南宫世家弟子在他面前从没有要拘谨的想法。反倒是几个 胆大的见另一正主儿也到了,一同围上来叽叽喳喳问长问短。   其中一位螓首蛾眉,杏目又大又亮的女子名叫丁怡,她与许玲儿素来交好算 是闺中密友,之前许玲儿「反出」南宫世家她还伤心了好久。此刻埋怨道:「林 真人,您可瞒得大家好苦啊。」   林风雨面对一大群鸭子实在有些招架不来,只得求饶道:「不是故意的,不 是故意的……」   丁怡双手叉着腰道:「就算不是故意的,玲儿背负那么多不公,一个女孩子 家家是不是承受太过了?再说了,咱们姐妹谁没有个伴侣?可就玲儿一人还是单 身,这份心意您还不明白么?林真人可是自命讲究人,秦长老也是大气明事理的。 冒昧一句,这事儿照我来看可不那么讲究。」她伶牙俐齿说话语速又快,一席话 说得林风雨哑口无言,边上一群女弟子见状急忙跟着起哄。   偷眼瞧瞄许玲儿,她只是低头羞红着脸一声不吭,丝毫没给林风雨开脱的意 思,似乎也在逼着他表态?见势不妙,林风雨板着脸道:「闹什么闹什么?惯得 你们翻天了是不是?都散了都散了,庄主让我亲自来请玲儿去参加会议呢。哪有 空陪你们胡闹。」虽是借用了南宫紫霞的名头弹压下去一群鸭子,不过好歹给了 个交代,林风雨拉起许玲儿的手一同走出房门。   许玲儿柔软的小手被林风雨握在掌心,心中乱成一团麻,浑浑噩噩地任由他 牵着,不知路在何方。   「玲儿?玲儿?」林风雨见她失魂落魄心事重重的样子,满腔话语想说却说 不出来,只得先把她唤醒。   「啊?哦哦,林大哥有事么?」许玲儿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却见林风雨将 手指输在唇边示意噤声,又在两人身边下了几个禁制隐去身形,悄声无息地向一 处房屋摸去。   许玲儿被他的动作搞得有些紧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林风雨半瞇着眼 睛,嘴角上钩似笑非笑的神情又不像是什么外敌入侵的坏事。   两人来到一处房屋外,这里许玲儿认得,正是苍剑豪的住所。如今身为剑阁 阁主,苍剑豪也有了自己独立的一处院落。   院子设立了几处禁制,林风雨虽不擅破解阵法,但是这禁制也不高明,只有 示警和隔音的作用。——在蓝剑山庄范围内自己设立高级阵法禁制是几个意思? 明清灵目之下看得清晰,带着许玲儿绕过禁制进入院子。   跨过禁制,许玲儿立刻面红耳赤,恨恨的锤了锤林风雨后背。林风雨憋着笑 闪开粉拳,忙示意她小声别打扰了里头的两位。原来院落里充满了男欢女爱的淫 靡声响,屋内的两人似乎都在关键时刻,根本不加掩饰,纵情高声享受着鱼水之 欢。   片刻之后风停雨歇,林风雨打着手势问许玲儿,屋内的是谁?苍剑豪何时有 了伴侣?许玲儿也是一头雾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林风雨朝许玲儿挑了挑眉毛,一脚踏破禁制同时高声叫道:「苍剑豪,有好 酒没有?找你喝酒来了。」   屋内一阵鸡飞狗跳,苍剑豪衣冠不整地吱呀一声开门出来,却挡住了门口道: 「姑爷不是正在开会么?怎么跑我这来了?」   林风雨板着脸道:「半天了才出来?开个毛线的会,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东西 我不懂。快点,酒拿来咱们喝两杯。」说罢就要推开苍剑豪进去。   苍剑豪死死抵住门口道:「姑爷,姑爷,慢些慢些。今儿不方便……」   林风雨玩味地看着他道:「怎地?重色轻友了?有了佳人相陪就把我忘了不 成?」许玲儿紧紧抿着嘴唇,可是瞇起的眼睛,微微皱着的鼻子怎么都掩饰不住 笑意。   苍剑豪连连拱手道:「姑爷饶了我吧,这,这现下是真真不方便。」   林风雨嘻嘻笑着传音道:「快去把衣服穿好了,请嫂夫人出来见面。」   苍剑豪见逃不过去,一脸做贼心虚的模样把门掩上急急准备去了。过不多时, 他携着一位艳若桃李,眉角镶着一颗浅色黑痣,丰韵逼人的熟妇出门迎客。   林风雨朝两人一礼道:「苍兄,嫂子似乎还未见过面,不给兄弟介绍一下?」   那妇人倒是比苍剑豪淡定得多,落落大方地行礼道:「久闻林真人大名如雷 贯耳,妾身是仙行宗宗主苗若溪。」不愧是一派宗主,即使这么尴尬的场面也能 压得下来。   林风雨和许玲儿都吃了一惊,她们都知道仙行宗早早便暗地里与蓝剑山庄结 盟,两家都各得了不少好处。此前仙行宗的私密联系都是与剑阁联系的,看来苍 剑豪近水楼台,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将这位美妇搞上了手。一时半会儿搞不清 楚苍剑豪的意思不敢贸然行事,只是对苗若溪道:「见过苗宗主。」又对苍剑豪 道:「小弟冒昧来访,苍兄还请见谅。」说罢拉着许玲儿离去。他与苍剑豪兄弟 相称,也让苗若溪大感面上有光。   这么折腾了一会,两人顿时轻松了许多,也不复之前的略有尴尬。许玲儿又 变作之前开朗爱笑的姑娘,两人有说有笑回到听风观雨阁,在两个空位上坐下。 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厅堂里气氛热烈,如今蓝剑山庄要人有人,要实力有实力,要底蕴有底蕴, 正是展开拳脚大干一场的时候。大长老正意气风发地说道:「如今有了百妖国相 助,南宫世家堪称第二大宗门,比之崑崙派在元婴金丹期高阶修者的数量上都要 远远压过。元婴巅峰高手也已持平。所欠缺者不过是护山大阵尚未修复而已。」 南宫世家盛极而衰原本他很是消沉,如今又突兀崛起,真正的大振人心。   林风雨听了笑道:「大长老的意思,是要我和神州第一人谷元真人比拚一番 看孰强孰弱不成?」   众人都知道林风雨是玩笑之言,一起哄笑。施灵逸见状马屁连天:「谷元老 道算个屁!不过一欺世盗名之辈,林真人一根指头也打得他抱头鼠窜。」   林风雨笑骂道:「胡说八道。我是不行的。嗯,你行你上。」众人又是一顿 哄笑。林风雨虽修为进境极快,比起谷元真人来肯定还差了一截。   调笑一阵调节了下气氛,奢华仓向宁楠行了一礼道:「诸位真人,妖族此前 习练南宫世家阵法,我们参详之后觉得有几处若是加以微调改动,当能增加些威 力。妖族不擅战阵,这些都是一家之言还需论证实验。」说罢拿出块玉板交给宁 楠。   宁楠自己对阵法也不擅长,不过妖族作为她的下属应当如此作为。宁楠又将 玉板交给秦薇,蓝剑山庄首席阵法大师看过之后面露喜色。   妖族此前战力颇弱绝非本身问题,而是由於闭锁三千年,又被不能修炼神念 压制所致。这些洪荒异种无不是天赋强横之辈,宁楠放开大混沌阵部分压制之后, 简直是以拍马的速度赶了上来。   蓝剑山庄各路阵法经过千锤百炼,本应是完美平衡的状态。不过这都是人族 剑修功法的状态下,并不完全适合妖族,更何况妖族天赋还各有不同。奢华仓拿 出的阵法修整方案也并非随意而为,而是这十来年妖族中熟悉阵法之士反覆参详 研究所得。其中不但做了微调使得更加适合妖族,还添加了蓝剑山庄搭配妖族的 阵法。百妖国里并非只有五大妖族,其余各式妖修不一而足各有所长,若能完美 融合在一起,发挥各大妖族的优势,阵法威力能够成倍增加,也难怪如今正在主 持护山大阵修复的秦薇都有些惊喜。   秦薇起身道:「蛟王提供的方案我粗略看了一下,里面尚有些不足需要调整。 不过提供的思路真是耳目一新,且妖族的天赋资料极为详细,相信后续的补足工 作也可很快完成。於蓝剑山庄和百妖国的战力大有裨益。」   人妖两族初次磨合,肯定还很多磕磕碰碰互不适应之处,但是两家碰撞出的 火花更加耀眼。一项项推陈出新的新政也从大厅里不断发放出去。   这一轮会议直到了傍晚方才暂歇。妖族初次加入,蓝剑山庄大摆筵席款待群 妖。这一次负责宴席的弟子变学的乖了,妖族间的菜餚均看种族下菜,也幸亏百 妖国里没有猪牛羊妖,否则做饭的厨子怕是要辞职不干。   妖族闭锁多年哪里见过如此精美的菜式,如此销魂的美酒?一个个吃得肚皮 圆圆,喝到伶仃大醉东倒西歪,南宫紫霞与宁楠见局面无法收拾,索性下令就这 么睡着吧。蓝剑山庄里一片狼藉……   回到听风观雨阁,林风雨被灌得够呛,以他的修为竟也有些微熏。喝下曹慧 芸递来的茶水漱了漱口,魔岛之战后一家人从未有过这样的轻松惬意。   南宫紫霞伸了个曲线毕露的懒腰道:「好累啊。晚上我去娘亲那里睡,你们 慢慢聊着。」说罢起身找柳若鱼去了。   曹慧芸也说道:「明日起三江各大门派都将陆续遣人前来拜会,我还好多事 儿需要准备,就不陪着你们了。」南宫世家首席外交官长袖善舞,将一切外联事 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秦冰还在踌躇着用个什么理由离去,秦薇嘻嘻笑着调笑道:「楠楠刚刚出关 境界还需要稳固,今夜咱们还是不打扰你俩小别胜新婚啦。」说罢拉着秦冰一同 离去。   房门吱呀一声关上,宁楠饮过酒后双颊酡红,美眸中异彩涟涟。林风雨张开 怀抱接住她主动投来的娇躯横抱起来,两人额头鼻子贴在一起廝磨着,温馨甜蜜。   「真是想不到我家楠楠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真是了不起。」林风雨感慨 万千。秦冰,秦薇,宁楠昔年还在凡间时相貌便极为出众,修行之后虽是容颜未 改,可气质却变得飘飘若仙,如今即使在美女如云的修真界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昔年天南四艳的名头绝非浪得虚名。   宁楠双臂环在林风雨脖颈上柔情无限道:「咱们还要一起在修行路上永远走 下去,永远不分开。楠楠一刻都没有放松过修行,从今日起咱们相互扶持,林大 哥,你再也不用孤军作战!从今日起,我也会保护林大哥,守护咱们林家。」   宁楠修为进展如此之快,除了身具太阴之体,阴阳大法神妙莫测,还有大榕 树王的悉心栽培。最主要的还是她除了提升修为之外完全心无旁骛一心修炼。相 比之下南宫紫霞的七阴凤体并不逊色宁楠多少,可被蓝剑山庄杂物琐事缠身,如 今已被宁楠大踏步地反超。   林风雨心中感动莫名,他心里又怎能不知宁楠拼了命修行是为了什么?当下 轻抚着她的长发道:「楠楠已经不需要大哥保护了。这些年林家所有人都为了这 个家竭尽全力。咱们俩别的不会,就会修行和打架。咱们就给紫儿,冰姐姐,薇 姐姐还有慧芸姐做好守护神,让她们安心治理好蓝剑山庄。」   宁楠暧昧笑道:「别的都好说,只是人家爱吃棒棒的时候,她们不能来抢。」 话语之间双手已经握住了肉棒轻轻撸动。   林风雨哈哈大笑道:「知道我的宝贝楠楠爱吃,这就给你吃个够。」   二人正要宽衣解带,探灵罗盘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南宫紫霞无奈地传音道: 「我的林真人啊。扶语嫣找上门来了,我们没办法你自己看着处理好了。」   宁楠最不喜扶语嫣,加之正要行欢愉之事被生生打断,恨得牙痒痒。   林风雨也没了兴致眉头紧锁,向宁楠抱歉道:「我出去看看就回。」   宁楠跟着起身道:「你自己去又要被她欺负,我和你一起去。」   扶语嫣被挡在蓝剑山庄大门外,她身着青衣,脸上依然挂着那股若有所思的 神秘微笑。林风雨龙行虎步地出来,可是远远看见她的倩影,又不自觉地放慢了 脚步。深吸了几口气调整好情绪才出门和她见面。   「扶姑娘今日来有何指教?」林风雨尽可能平静地问道。魔岛之战中有苏不 言相助西华魔宗,南宫剑河的陨落多少与青丘国有所牵连,事情没搞清楚之前, 他也只能将心中那份感情放下。   扶语嫣微微一笑道:「来拿回属於我的东西。不知林真人说过的话算不算?」   林风雨凝视她如星空般深邃迷人的眼眸道:「对你说过的话永远都算数。扶 姑娘想取回什么?」   扶语嫣点了点头道:「林真人的扶风葫芦在魔岛上大发神威。记得您说过这 件法宝是为我所炼制,其中还保留了扶家族人的英魂,我想取回去。」   林风雨暗歎一声,此前扶语嫣说要东西就猜到是这件法宝。扶风葫芦数次发 挥了巨大作用,但本就是为扶语嫣所炼制他倒不是舍不得。只是如今还有极大的 隐患,以扶语嫣的修为取回去如何能够驾驭?当下只得说道:「扶姑娘,不是我 舍不得,扶风葫芦如今尚未完善,你取回去有害无益。还请再宽容些时日,待我 将法宝炼制完成自然会双手奉上。」   扶语嫣嗤笑道:「林真人这种推脱之言就不必再说了。今日我来必然要取走 这件法宝,至於是否有缺陷,青丘国有的是炼宝大师自会完善,不劳林真人操心。」   林风雨默默无言,你必然要取走这件法宝,可我必然要留下它绝不会现在就 交给你啊。   扶语嫣的咄咄逼人激怒了宁楠,小魔女雌威大发喝道:「你这人怎地不知好 歹。林大哥是食言而肥的人么?他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扶语嫣,你是不是疯了? 扶风葫芦现在拿回去也破不了慕容世家的山河印你不知道吗?你们青丘国助纣为 虐的帐还没有算,还敢跑到这里来放肆?真当我们不敢动你吗?」   扶语嫣不为所动道:「妖主娘娘息怒。我只是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并不过分。 青丘国独立已久,我也不需听您号令。」   林风雨阻止了宁楠,歎了口气道:「扶姑娘还是快走罢。扶风葫芦现下绝对 不会交给你。你在这里也不安全,若是天盟要动手拿你我们也无可奈何。这件法 宝我答应过是为你而炼制,既然炼制未完,那么它暂时还是属於我的。」说罢拉 着宁楠不再搭理扶语嫣,扭头离去。只听扶语嫣在背后道:「耍赖不给是吧?好, 我每天都会来向你讨要,直到你交出来为止。有本事你就赖着,让全天下人都知 道你林风雨言而无信。」   回到听风观雨阁,林风雨情绪低落。与扶语嫣爱恨纠缠的关系本就让他头大 如斗,如今又来了这么一出,像是在个泥潭里越陷越深。   宁楠倒了杯茶,偎依到他怀里道:「别想了,扶语嫣这人坏心得很,为她烦 恼不值得。」   林风雨甩了甩头想要将杂念抛出脑海,对宁楠歉然道:「对不起,扫了宝贝 楠楠的兴致。」   宁楠抬头与她对视道:「咱们还说这些干什么?唔……算了,大哥心情不好 今天便宜你一回。去妈妈房里,她最会安慰人,一会儿我们娘儿俩一块陪你。」   林风雨心中感动,对这对儿母女花的诱惑也是无法抵抗,笑道:「那得悄悄 过去,用风雷翅还是冰晶翅?」   宁楠嘻嘻笑道:「大色狼。」动手除去两人衣物,赤裸着搂住他腰桿,凭空 而现的冰花飘落中,两人一同来到秦冰房内。   秦冰吓了一跳,愕然看着一身赤裸的两人。让林风雨与宁楠没想到的是,秦 薇也在。此前她们姐妹俩还在商量阵法的事情。   林风雨抑郁的心情豁然开朗,恨不得一声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