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38章:烽烟四起 作者:林笑天

 
  悬崖崎岖峭壁嶙峋,山峰险峻层峦叠章。优雅的白鹤栖息于松柏之间,顽皮的玄猿挂在籐萝上飘来荡去,採摘山间的灵果。数千条迭迭红雾如綵带般横跨山峰,红雾下一群敏捷机警的灵鹿欢快地跳跃过溪流,享用著溪岸丰美的水彩。数只青鸾傲立树梢,居高临下俯瞰觅食的灵鹿。好一处灵山胜地。   一道七彩灵光划过天际,降落在仙气氤氲的山门。守门的两位弟子急急行礼道:「参见师祖!」   来人正是范青山,他急急摆了摆手道:「免礼!掌门何在?」   一名弟子道:「掌门吩咐若师祖回来,便请往阴阳阁相见。」   范青山一蹦老高足不沾地朝山顶一座阁楼奔去,嘴裡骂骂咧咧道:「这麽快就开场?娘的也不等等老子!」   阴阳阁内坐了围坐著六人正盯著一面流光溢彩的镜子,不时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一番。范青山彭地推开房门衝了进来道:「掌门师兄我回来了,怎麽样了怎麽样了?」   一名鬚髮皆白却面如冠玉的修者瞥了范青山一眼,不答他话反问道:「阴阳剑送出去了?」他独坐在离宝镜最近的位置,显是一群人以他为首。   范青山在他身后坐下,一双眼睛泛起蓝光只在镜子上打量道:「送出去了,叶老儿还得意的很,草包一个。」   为首修者不理他扯东扯西,伸出一隻手摊开道:「东西拿来。」   范青山知道装傻充愣麽用,乾笑了两声摸出个晶石娃娃交到为首修者手裡道:「原物奉还。这替身傀儡真是件了不起的法宝。」说罢又盯著宝镜看了会道:「哇,林小子这一刀神完气足还可以啊。啧啧,有老子当年三分风范。」   左首第二人长髯及胸相貌清濯,身著一袭胸口袖著八卦的淡黄色长袍。他不满地嗤笑一声道:「废话,老子亲自下了地府找张马面要的人情,六道轮迴裡千挑万选的人还能差了?他妈的就会放屁简直臭不可闻,就你能使出这种刀招?」   阴阳阁内几人一阵哄笑,其中一人长著两撇鼠鬚相貌滑稽,放肆笑了一阵嘲弄道:「四师兄别的本事小弟向来是佩服的,可都比不上刀法最让人敬佩。那一手斩天一刀使得当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一刀让师傅气哭,二刀让师傅动了杀念。恩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范青山被揭了疮疤也不以为忤,似乎师兄弟们平日裡打闹惯了,面不改色白了他一眼道:「去去去!少扯两句你能死?不对,不对,这就天命之子了?没那麽快罢?」   为首的修者淡然道:「鬼界那边也建立了神州界域通道,恰巧林小子向叶老鬼挥刀,你说呢?」   范青山嬉皮笑脸的神态顿时敛去,皱眉道:「这倒是始料未及!怎地鬼界那边也牵扯上了?」   刘师兄道:「这件事在预料之外,但叶老儿鬼修出身和他绝脱不了关系。当真是天性凉薄之辈,出身的鬼王宗于他有大恩居然因此灭门。」   为首修者道:「林风雨做了九十九世好人,能得二师弟相中本就是他的福报。就算在神州没能熬得过来,也不枉这一世人间走一遭。至于鬼界的事情有甚麽难猜的?魔岛之战时鬼王宗召唤出的元婴鬼王是叶老鬼在神州时的契约战宠。哼,天赋再高心术不正终是大道难成,尔等当引以为戒。」   众人一同肃容拱手称是!刘师兄又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叶老鬼天性凉薄固然做得出来这等断子绝孙之事,我们师兄弟重情义也才能凑在一起,想方设法拯救神州。嗯,林小子若能救神州于水火完成咱们师兄弟的心愿,我倒不介意再送他个人情。」   范青山听闻此言双掌一拍道:「著啊!二师兄阴阳轮转之术通玄,这个人情怕又是少不了。诸位同门看他能做到麽?」   为首修者摇了摇头道:「未来之事无人能说清也未必尽如我等所料,鬼界之事便是计算之外。至于林风雨……想要解决事情却不是光靠著人品好便能做到的。」   刘师兄道:「鬼界……若能妥善应对倒不是不能渡过此次危机。我见过老榕王,它也给林小子留了些好东西。更何况莫要忘了太阴之女,呵呵,你们谁见过太阴之女了?灵界都没有!」   范青山眼珠子一转,变戏法一般取出个桌子摆在面前,嘻嘻笑道:「如此大事不搏上一搏岂不扫兴?来来来,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啊……」   隐窟法阵隔绝了天地,林风雨并不知道神州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依旧不停地挥刀,以无比的恒心与毅力反覆做著看似徒劳无用功的事。   一来林风雨相信水滴石穿,即使起不了太大的作用,能够略略帮上秦薇一点忙便已足够;二来他发现一次又一次的挥击,自己和狂徒刀的契合度越来越高。   林风雨本人并非高调嚣张的性格,日常的低调无为在外人看来和狂徒之名有些格格不入。只有深深瞭解他的人才知道,这个男人骨子裡是多麽地骄傲刚烈。若非如此,易落落不会将狂徒刀赠与林风雨,南宫紫霞也不会第一时间说神州若还有一位狂徒,非林风雨莫属。   这挥向血色漩涡的一刀又一刀,正是林风雨以一种悍不畏死的「愚蠢」向上界大能下的战书,这是一种无限的骄狂之态。   作为神州顶级修者易天行的本命法宝,狂徒刀已具备了自己的灵智。交锋中自然能感受到血色漩涡不可思议的强大。强大到让它战慄,让它畏惧,让它想要远远地避开。可这位新主人牢牢持定了刀柄,一刀,又是一刀,毫无畏惧,绝不退缩。   狂徒刀落在林风雨手上已有多年,林风雨平日裡也是勤练不辍。可宝刀对他并不完全认可——他的刀招太低调太内敛,根本发挥不出狂徒刀强大的威力。可现下它却感受到主人的战意与坚定,那是另外一种张狂。一种平日裡养精蓄锐,必要时爆发的无比张狂。狂徒刀从畏惧到惊讶到震撼,再到和它的新主人一样的狂热。——这才是狂徒刀的新主人,能够完全折服驾驭这件极品法宝的新主人。   主人与法宝心神合一战意滔天,又是一刀劈出。   这一刀行云流水圆转如意,连林风雨自己都感觉从未劈得如此流畅舒服,体内浑厚的真元狂涌而出被抽去了足有一半之多。雪亮的刀光带著七色光芒,伴著巨大的轰鸣与无数玄奥符文勾勒流转,却又影影绰绰几乎透明。   此刀一出,血色漩涡重重一缩,好似人遇见了惊恐的事物瞳孔收缩那般,面积缩小了足有三分之二。艳红的血色因为面积缩小而凝结的缘故变得暗沉,而变幻轮转的法纹亦因此出现了迟滞。   秦薇趁机运足目力连破三处关键节点,将破解阵法的进度提升到了一半。   林风雨收刀,脑海中也是一阵迷糊脚下踉跄了两步。这是真元瞬间过度消耗的徵兆。在此之前,林风雨从未有过一招便消耗一半真元的境遇。他真元浑厚远超同阶修者,可自从晋阶「元婴巅峰」水准之后比起易天行,有苏不言等人的逊色之处正在于此,由于缺乏明师指点,始终差著点什麽。如今这一刀威力无穷,虽是身体大为不适应却心中大喜。   一刀奏效,林风雨立时盘膝坐定调息。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既然这一刀行之有效,自然要尽快回复真元再给血色漩涡重重一击。望向血色漩涡的目光有些狰狞凶悍,似乎在挑衅著:「来呀!老子等著你来!」   灵气浓郁的灵界,叶仙侯紧闭的双目猛然睁开,目光中亦是透露著疲累与虚弱。强行撕扯开界域之力,隔空跨界施法让他的法力消耗极巨!他脸上闪过阴厉与愤恨怒道:「世界之神竟然选定了天命之子!」深吸口气平复了下情绪后冷笑道:「也好,这样降世之后只需杀了这个阴阳门的小子,世界之神便再无能为一劳永逸。臭小子,现下暂时奈何不了你,便先拿那帮妖族血祭!」   魔岛之上喊杀震天!   在鬼界打开连接神州通道的同时,西华魔宗退守魔界之后蓄谋已久地大规模反扑!   神州修者日夜将魔界通道守得滴水不漏日夜不曾放鬆半点,本该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可西华魔宗不计代价的反覆衝击之下,这道密不透风的防线终于出现了缺口。   天盟盟主谷元亲赴第一线顶在魔岛通道之前,领著五方五鹿两位大师,以及慕容千罡,端木恩赐,天机子,方玄衣等一众顶尖高手守护通道。而上官文辰正急急赶来,云蕊行踪不明,让天盟高手心中大急。魔岛已是形势危急,再抽调人手驰援鬼界出现的东北部无异天方夜谭!   鬼界正在神州东北部肆虐,不消三日时光已有十三家宗门化为灰烬,仅仅剩下顶级宗门碧云宗依靠护山大阵苦苦支撑!所幸的是鬼界似乎也对碧云宗有所忌惮,採取了先扫平周围中小门派再围攻碧云宗的策略。否则如今碧云宗主云蕊陷在隐窟法阵,缺乏顶尖高手坐镇的情况下若非做足了充分的准备,碧云宗恐怕也是覆灭的下场。   即便如此,在七隻元婴巅峰鬼王围攻之下,碧云宗也是危如累卵。   唯一的好消息各家宗门为求自保,均果断放弃了宗门重地云集碧云宗。另外不断有门派被灭,其中侥倖逃脱的修者也奔赴碧云宗寻求庇护。   碧云宗均是女修,一来心肠较软看不得神州修者遭受鬼族屠戮,二来也知这些前来投奔的修者均是增强防御的重要力量。鬼军日夜围攻不停,却一时之间无力组织数量众多的大军,望天梯上总有通道可进入碧云宗。每当有修者来投碧云宗均全数接纳,不时有修者被鬼军发现之后陷入重围,碧云宗也尽可能救援保存神州的力量。   若论防御之强,神州以碧云宗当之无愧,再依靠著整个东北部修者众志成城,碧云宗大阵虽摇摇欲坠却终是艰难支撑了下来。可随著时日的推移,鬼军通过界域通道的数量越来越多。更为可怖的是,被鬼军杀死的修者全被转化为了鬼修供鬼王驱策,此消彼长之下若再无外援,碧云宗终究要落得覆灭的下场。   蓝剑山庄人人面色凝重!神州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危局,魔岛上天盟苦苦支撑,东北方危机四伏却让人束手无策。魔界鬼界两面夹攻,神州凭借主场地利的优势暂时尚可支持,一旦地利优势丧失,两界异族必然长驱直入肆虐神州。   蓝剑山庄精英尽出,南宫紫霞面沉如水,秀丽的娇颜上凝结著化不开的愁云。林风雨与王天翔带领妖族前往北海音讯全无,若非此前的天地异象让她明瞭天命之子正式降生,否则怎能安心。只是东北方形势糜烂无法收拾,南宫紫霞亦是有心无力,只能期待林风雨能及时脱身助碧云宗稳住局势。   许玲儿足不沾地地奔入议事堂,一众礼节也是顾不得了,向南宫紫霞道:「启禀庄主,妖主娘娘,庄内弟子与妖族已是整装完毕。请庄主与妖主娘娘下令出发!」   南宫紫霞偏头望向坐在左侧的宁楠道:「妖主娘娘,咱们这便出发罢!」   宁楠铁著脸点了点头,依著小魔女的性子,此刻恨不得奔向北海梨花洞去一探究竟,可是神州大难也容不得她任性。   二女一同站起并肩飞临点将台,蓝剑山庄人妖二族襟声肃立严阵以待。   战旗猎猎,二女曼妙的身姿一同降落,一如春花之艳,一如玉湖之俏,各擅胜场。   南宫紫霞环视全场,语声凌厉道:「神州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大难,已是生死存亡之际。异族正在践踏神州,残害生灵!各家宗门正在魔岛与碧云宗血战,蓝剑山庄身为神州一份子,当为神州血战到底!诸位儘是蓝剑山庄精英,可愿随本座前线杀敌,守卫神州?」   人妖两族齐声大吼:「愿随南宫庄主与妖主娘娘前线杀敌,守卫神州!」   宁楠手掌一翻,承影剑映著烈日带著龙吟声出鞘,高声喊道:「斩断敌矛,震碎敌盾!」   人妖两族再次齐声大吼:「斩断敌矛,震碎敌盾!」   南宫紫霞手擎令旗下令道:「随本座与妖主娘娘出征!」   征鼓震天,锣号爆鸣!   正在此时,蓝剑山庄弟子闭关之处突现惊天异像!   一股浩荡无极的气势毫无徵兆地铺开,朗朗晴天忽然彤云密佈,电闪雷鸣。那电闪并非普通电闪的杂乱无章,反倒在幽暗的天色裡绘下一片壮丽的画卷!那雷声也非单纯的轰鸣,而是奏出一阵雄浑的乐章!   电闪雷鸣过后,天地一片异香凭空而现,与此同时,黄钟大吕般的天地大音恢弘而现。   南宫紫霞与宁楠对望一眼心中无限惊喜!只见空中降下一道七彩光柱,笼罩著一隻瑞兽缓缓升空。那瑞兽龙头鹿角,狮眼虎背,浑身墨色的鳞片闪闪发出湛青色的光泽。   蓝剑山庄一众长老目瞪口呆,大长老喃喃道:「苍生麒麟?苍生麒麟!神州有救了,神州有救了!」   妖族齐齐跪地行礼!虽说他们已有了妖主娘娘,可是瑞兽降生正是兽中之王,行礼乃是对王者的心悦诚服!   青黑色的麒麟化作人身,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男子——正是莫非凡!他降落在点将台,身为瑞兽仍不失礼数向南宫紫霞与宁楠行礼道:「妖主娘娘,南宫庄主。外界之事我已尽知,还请两位听一听我的建议。」   宁楠一脸迷茫,丰厚润泽的嘴唇大张著,下巴险些掉到了地上。这只自己的坐骑,满口胡言乱语不带葬字不会说话,向来给自己招黑简直是妖族耻辱的家伙,何时变得如此彬彬有礼?那文雅谦逊的谈吐,甚至连行礼的动作都依足了礼数。太阴之女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南宫紫霞优雅地抬起左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莫兄请说!」她目光中闪著希翼的光芒,自己的亲生兄长南宫明麟是天生麒麟体具备预知未来之能,而莫非凡本身就是麒麟。此前一段时间这只不靠谱的瑞兽行事风格大变长期闭关,显然是预料到了今日的变数。如今他的建议恐怕是最合理的。   莫非凡道:「魔岛虽是形势危急,可天盟高手大都集结于此倒不致一败涂地,只是魔界通道入口久后必破,失了地利之忧两军正面对圆绝非良策。神州任何一点损失都将成为鬼界的力量。若是有高手在魔岛陨落,一旦被鬼族复活奴役,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北方鬼族肆虐决不可放任不管否则必成大患!在下建议,请妖主娘娘率蓝剑山庄与妖族大军前往魔岛驰援,只是通道入口一旦守不住,还请立刻退守聚宝集。依托蓝剑山庄护山大阵与魔界相抗才能保存神州力量以待来日反击!」   南宫紫霞细细思量觉得极有道理,却又不解道:「如莫兄所说,本座该当如何行事?」   莫非凡道:「北方鬼族肆虐决不可放任不管否则必成大患!只是此处形势并非如想像中糜烂无救。林真人已成天命之子定能脱困而出,另有王洞主与一众妖族,请南宫庄主,奢蛟王与在下同赴北方,以祥瑞镇压鬼族荒芜之力,同时静候林真人脱困后驰援!即使稍不如意,也不致令东北方形势无可收拾。」   南宫紫霞惊异地望了莫非凡一眼,笑道:「原来一切均为莫兄所知!本座对此并无意见。」这三人一个麒麟化形,一个天生凤体,一个巨蛟天蛇有化龙之兆。看莫非凡胸有成竹的模样,以苍生麒麟之能应是真有压制鬼族荒芜之火的能耐。   宁楠连连摇头摆手道:「我反对!紫儿姐姐,你把大军交给我统领,不是难为人麽?」小魔女修为够高,可说到统军之道,那和林风雨一样都是两眼抓瞎!   南宫紫霞悄悄向她传音道:「楠楠别怕!统军不决问秦冰,外联不决问慧芸,没有问题的!」   宁楠低头思量一番,莫非凡的方法看来南宫紫霞都非常认可,也正如分析所言,鬼界肆虐不可放任不管。那麽魔岛上统军的责任只能落到自己身上。小魔女天不怕地不怕,把心一横道:「就如姐姐所言!」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18)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