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7章:天命之子

 
第十七章:天命之子 蓝剑山庄实在是「从心」太久了,直到今日急转直下的事情发生过后,还有很多人回不过神来。 聚宝集南宫世家内一片欢腾,之前对南宫紫霞的所有质疑烟消云散。 危难之际力压太玄门并非易事,虽是借助了林风雨与宁楠之力,可现在还有谁把林家当成外人? 妖族加入蓝剑山庄更是天大的惊喜振奋人心,群妖的实力不容置疑之外,更是人人好奇。 毕竟如此之多的妖族闻所未闻,慕名而来的弟子人数极多,性格外向者纷纷上前攀谈,性格内向者也在一旁好奇地打量。 林家诸人终于团聚其乐融融。 林风雨此前协同柳若鱼潜回太玄门,两人联手闯入太玄门大阵。 看守大阵的两位元婴后期长老,在林风雨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连示警都来不及便被制服。 林风雨以性命要挟,令两人召集太玄门所有留守弟子,轻易控制了太玄门的局势方才破去大阵,取走核心晶石。 林风雨说起两年来在太玄门里潜伏发生的一切,尤其说道给个筑基弟子洗脚,惹得众妻一阵调笑。 林风雨苦着脸道:「紫儿啊,你看看夫君多不容易,为了大局这晦气的事情都忍了没露出半分破绽。你可要好好补偿夫君呀。」 南宫紫霞面容一整道:「这些年有劳林真人隐姓埋名,饱受屈辱方才换得今日得势。本座在此代南宫世家谢过林真人,谢过妖主娘娘。哎哟,楠楠你别挠我……嘻嘻……痒……再挠翻脸了啊……哎哟……冰姐姐救命。」 南宫紫霞扭着身子躲避宁楠狠命掐她纤腰两侧的双手,咯咯笑着险些背过气去。 秦冰温婉笑着却没有半分阻止的意思道:「谁让你没个正形,该!」 曹慧芸添油加醋地道:「哎哟,大事不好。百妖国刚刚加入南宫世家,妖主娘娘和南宫家主便打起来了。怕是明日修真界里都要传惊爆两人不和,南宫世家陷入内乱。」 南宫紫霞好容易摆脱宁楠的魔爪,气喘吁吁道:「就你话多,看我今日不挠死你这长舌妇。」追过去挠曹慧芸。 这长舌妇本没什么,但是听在众人耳中却有不同的意味,狐媚子的舌功了得可是众人皆知。 曹慧芸中箭兔子般从椅子上跳起躲到秦薇身后,四女着闹成一团。 什么妖主庄主,此刻只有和和美美的一家人嬉笑打闹。 三江大势已定,南宫世家咸鱼翻身,多少年没有如此轻松的一刻。 众女闹了一阵秦冰发话道:​​「好啦好啦,闹够了该说正事儿了。」她修为并非最高,但是为人大气处事公正,一家人还就服她。 四女依言老老实实地坐下。 林风雨又说了在皇天雷殿中的见闻,自然与柳若鱼春风一夜略去不提,这事情还得私下里先与秦冰透个气。 秦薇微蹙眉头道:「又是血祭之法?难道又是魔界的把戏?」 林风雨摇头道:「我觉得未必。那些傀儡有元婴修为,魔界可没这般大的手笔。而且制造的材料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过。真要我说,恐怕是那里的人才有办法做得出来。」边说着边用手指了指天空。 听他如此说,诸女面面相觑。 南宫紫霞叹了口气道:「神州安宁千年了,怎地到了咱们这一辈风波不断。那祭坛必定不是什么好路数,魔界忧患未定,那里的人似乎也没安什么好心。」 林风雨在房里下了重重禁制,才拿出凤卵道:「看看,所有血祭都是为了供养这只卵。当时出来的那只凤魂也是邪气得很,怕是已被污了。 」 众女围观凤卵啧啧称奇,卵壳盈若玉石却又蒙上一层邪异的血光。 凤凰贵为百鸟之王,生性高洁非梧桐不栖,可是这枚凤卵真要说起来,便是堕落之凤。 南宫紫霞天生凤体,倒是与凤卵生出些许感应道:「卵里面充满了狂躁之意,想是被亡者怨气侵染。」 林风雨道:「管它是正是邪,总之是只凤卵,可不就是送给紫儿的礼物么?」 南宫紫霞美滋滋地将凤卵收起道:「我去查阅些古籍,看能否有办法化去血煞之气。」 林风雨想起之前莫名其妙的暴戾之气,劝道:「最好不要这么做。当心自己被血煞之气反噬。」 秦薇也道:「要我说也是如此,化去血煞之气做什么?难道把它孵出来?」 宁楠想了想道:「奢华仓寿命绵长对妖族了解最深,我唤他来问问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一家人冥思苦想,南宫紫霞的探灵罗盘忽然响起,负责安排妖族住处的弟子急急来报:「庄主不好了。狮王与狼王打起来了。」 宁楠顿时一头的黑线,妖族初来乍到就闹出这等丢脸的事情来,实在让它感到面上无光。 一家人急急忙忙赶到安置妖族的处所,只见南宫家两位长老一人死死抱住一个,将施灵逸与肖苟分开。 肖苟一脸阴沉目露怒意倒是不言不语,施灵逸则是吆喝着隔空不住地挥拳踢脚,术法不敢用,打又打不着,也不知在那里白费什么力气。 宁楠见状怒道:「你们干什么?」 不提什么妖主娘娘的身份,众妖对这位小姑奶奶是发自骨子里的惧怕。 概因在云雾山谷里都知道林风雨好说话,但是一旦宁楠发话,他都是毫无折扣地执行,实在被折腾得有些惨。 施灵逸打了个激灵忽然原地站定做深沉状,棕色的长髯须发倒是颇有些镇定沉稳,威风凛凛的样子。 可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哪里瞒得过深知这二货德性的林风雨与宁楠。 宁楠压根不责备肖苟,沉着脸向施灵逸道:「才来就给添乱,太久没挨揍又皮痒了是不是?一个你,一个莫非凡,从来不给本宫省心。」倒不是不给狮王面子当众责备,而是这帮妖族野性惯了,不以威压着别的不管用。 南宫世家两位长老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妖族天生​​膂力极强,把两位给累得够呛。 见南宫紫霞诸人到了赶忙跑过来,向宁楠解释道:「娘娘,这事情是我们处理不当,倒是怪不得狮王。」 原来两位长老安排妖族住所也是没有经验,按照之前族中安排的办法,询问了五大妖族各自的数目之后便以数量的多寡划分。 这么一来的确有些不妥当,妖族化作人身还罢了,但时不时便要变作原型。 别的妖族还好,巨蛟天蛇与九头火狮体型庞大,住所便显得小了。 奢华仓是个晓得事理的,加上巨蛟天蛇可以盘梁绕柱,也就这么着了。 施灵逸见族人挤作一团这就满心不爽,觉得面子下不来。 这二货脑回路有些问题,这么正当合理的诉求不知道找南宫世家说明,反倒琢磨着怎么从其余四族手里抢地盘。 奢华仓修为高深弄他不过自然是没办法,月华与伊丽丝又与林风雨有夫妻之实,那更是碰都不敢碰,思来想去只好来找肖苟晦气。 肖苟一听险些被施灵逸给气哭。 刚说了句不同意还没怎么着呢,施灵逸顿时狮目圆睁哇哇大叫着要动手。 得亏南宫家长老在侧,一看情况不对急忙将两妖分开,否则两位元婴后期的大妖打将起来,只怕此刻蓝剑山庄已是一片狼藉。 宁楠听了欲哭无泪地看着南宫紫霞,心说都是下属,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南宫紫霞早就听说施灵逸的二货大名,此刻真是忍俊不禁。 辛苦地憋着笑对施灵逸道:「狮王莫要着急,蓝剑山庄考虑欠妥给您陪个不是。这就妥善给您重新安排。」 施灵逸想着还是南宫庄主明事理,哼,今日便宜了那只老狼,赶忙向南宫紫霞拱手道:「多谢南宫庄主善待,火狮一族感激不尽。今日若非看庄主金面,断然不会与肖苟善罢甘休。」脸上还颇有得色,只觉得在林风雨夫人面前表现得彬彬有礼,文采斐然。 其余三位妖王都已闻讯赶来,见这二货又犯浑无人敢靠上来,只怕惹得妖主娘娘发怒又是一顿好打。 秦冰及时阻止了柳眉倒竖即将暴走的宁楠,对施灵逸道:「人妖两族初次相处,难免无法面面俱到,很多事情还需互相适应磨合才是,其间小小失误狮王也不必动怒。」 秦冰说话自有一番心思。 林风雨与宁楠都是任性的主,在百妖国之时多少有些随性妄为。 如今妖王印在手,林风雨又给众妖王下了奴印,倒是不担心群妖有异心。 不过随着群妖修为提升,亦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再不能像从前一般动辄拳脚相加。 再说让群妖找到存在感和尊严,让他们真心实意地效劳,总比光靠着威压好上不知多少倍。 秦冰是南宫世家长老之一,出面说话并无不妥。 这话软中带刺,只可惜对施灵逸还是不够了解。 林风雨明白爱妻心思,不过撇了撇嘴并不赞同,和施灵逸这种浑人说话,过于隐晦他根本领会不得。 施灵逸知道秦冰是宁楠的亲生母亲不敢造次,唱了个肥喏道:「秦夫人所言甚是。非是老施脾气不好,实在是肖苟不识抬举。给夫人添了麻烦还请海涵。」 秦冰愕然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也不以为忤。 她的性子最为耐心温柔,人妖两族的磨合自然包含了脾性的慢慢了解,倒也不着急。 她朝施灵逸微笑点头致意,又来到月华与伊丽丝身边道:「两位……姐姐……」 双妖吓了一跳赶忙摆手道:「夫人可折煞奴婢了。」 诸女都知道林风雨与她们的关系,南宫紫霞正掐着他腰间软肉恨恨道:「早就在想她们了是不是?怎么不早点把她们放出来伺候你呀?啊?这会儿得偿所愿了没有?」 林风雨强忍疼痛面无表情地抬头看天,装作事不关己。 秦冰道:「林家向来平等得很,可没有什么为主为奴的规矩。我还得感谢两位在云雾山谷照料小风呢。两位姐姐若是愿意,回头商量个日子,一同进了林家门吧?」 双妖与林风雨感情甚深,不过妖族思维使然,向来都已奴仆自居,从来不敢奢望与林风雨的夫人们平起平坐,听得秦冰所言都是大喜过望,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心中都对林家大妇的大气温柔颇为感念。 秦冰笑道:「看来两位都没什么意见。这事儿回头再说。如今神州危难之际,咱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请两位一同到听风观雨阁商量大事,顺便认个门儿。」 南宫紫霞公私分明,忙收起小性子对施灵逸,肖苟,奢华仓道:「三位妖王也请一道前来。」 蓝剑山庄幸福地忙碌着,天盟盟主昆仑掌教谷元真人却是坐卧不宁。 见到正天阁天机子到来,急忙将南宫世家势大,天下祥瑞尽集于林风雨身旁的事情详细述说了一遍。 天机子听后也是愕然道:「这是天命集于一身的征兆啊!据本人所知,神州历来只出过三位,都是危难之际神州世界意志的体现。每一次都是大祸临头血雨腥风。这方世界感受到危机方才有天命之子诞生,希翼拯救危难。如今虽是魔界进犯,也不至于有灭顶之灾啊。」 谷元一拍大腿道:「本座正是为此忧愁不已!还要请道友施展占卜妙术,寻吉避凶!」 天机子很是为难道:「盟主,非是推脱之言。如此窥探天机之事非得折损修为寿元。为了神州苍生付出些也没有什么,只是仅我一人恐怕难以得知天机全貌,还需一名精通占卜之术的高手与我共同施为,才有把握一窥全貌。」 谷元奇道:「道友占卜之术天下无双,还有谁能与你比肩?」 天机子道:「盟主谬赞了。有一人占卜指数在我之上,东海梨花洞主王天翔。还需请他来以天笈九签卜算方能成事。」 谷元道:「不想王天翔有此异术。他与蓝剑山庄相熟,本座这就托南宫庄主央他出山相助。」 魔气浓郁的魔岛地宫深处,一名中年男子闭目不语,健壮的身躯却不着寸缕。 此刻他本应完美的身体却带着恐怖的伤痕,像被宝刀利剑在身上反覆劈砍过一般。 伤口皮肉翻卷,每一个伤处都有凛然剑气阻止着伤势的愈合。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名女子闪身进来。 那女子柳眉星目,瑶鼻樱唇,极是甜美可人。 她向男子道:「伤势未愈怎地出来了?」 中年男子勉强咧嘴一笑,似是牵动了伤势引发剧痛,额头瞬间爬满了汗珠,艰涩道:「翎儿来了?有大事情发生,不得不出来呀。」 那女子正是天泉堂岳翎,她关切道:「如今两边相持,还有什么大事比你养伤重要?」打量了男子身体一番又道:「夫君的伤势似乎没有什么进展。」 中年男子道:「南宫剑河真是不世出的人物,虽是取了他性命,却受了生平最重的伤。恐怕还得要个三两年才能恢复如初。」这男子正是西华魔尊。 他将手中的玉板递给岳翎。 岳翎将神念沉入其中认真看完,不解地问道:「天命之子?这是什么意思?」 魔尊道:「翎儿年纪尚轻不知昔年旧事,也不知道一些隐秘的东西。其实无论人界的神州也好,还是魔界也好,每一处世界都是有其本身意识存在的。你可以将一方世界理解为由一位神明驻扎,也可以把这意识称作世界之神。世界之神会守护这方土地,对外来者有天然的排斥之力。这也是为什么魔界要依托我等原本神州之人,方才能进犯神州打开一条通道缺口。同样的,这道缺口受到神州世界之神的排斥,只有魔界的世界之神才能与之对抗,维持着通道不至于崩塌。」 岳翎道:「这倒真是闻所未闻。按照玉板上所言,难道林风雨是神州世界之神所选中的那一个?」 魔尊道:「当是如此!他身边本就有太阴之女与紫凤之女,就是翎儿的好友南宫紫霞。如今三千年未现的妖族也已出世为其所用。当是神州的世界之神意识到了某种危机,才以世界意志加诸其身,只有天命之子才能解释得过去。」 岳翎道:「这么说我就明白了。此人恐怕是夫君的心腹大患。」 魔尊叹息一声道:「才解决了一个南宫剑河,又来了个林风雨。神州天命之子已现,魔界却没有天命之子与之抗衡,其中的变数只怕很大。」 岳翎笑道:「夫君常言自己妙算如神要一统神州,可这下冒出来个天命之子,夫君可有计策应对?」 魔尊勉强笑了笑道:「翎儿还是如从前一般爱与本座抬杠。要不要咱们再打一个赌?」 岳翎道:「与夫君抬杠可是人家的乐趣。怎么赌?赌什么?」 魔尊道:「世界之神的意志并不可怕,人心才是最可怕的。神州既有天命之子,咱们大可利用一番掀起腥风血雨令神州内乱。翎儿信不信?」 岳翎眨着清澈的眼眸道:「如今本座重伤在身无力出山,难道还能搅动局势不成?人家不信。」 魔尊哈哈大笑,又牵动了伤势皱着眉咳嗽了几声道:「本座虽不方便不是还有翎儿么?嗯,若是本座又胜了,待伤好之后可又要翎儿尽心侍奉个三天三夜了。」 岳翎脸上泛起一阵红晕道:「就知道折辱人家。若是人家胜了,嘿嘿,夫君可得答应人家不得再伤南宫紫霞,人家还等着和她一同做好姐妹呢。。」 魔尊道:「怎么说似乎都是本座占了便宜。行,一言为定决不食言。」 岳翎道:「夫君要人家怎么做?」 魔尊道:「是时候找个机会,让翎儿回神州去看看了。」 风雨情缘 ,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