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37章:神州大难 作者:林笑天

 
第三十七章:神州大难   王天翔惊世骇俗的话让林风雨讶异得说不出话来。将整个神州大地炼製成小世界?这是何等大手笔,又是何等高深的修为才能做到?   偏头望向秦薇,玄阴媚女一脸肃穆,花瓣般美艳的红唇微微抽动著,显是心中正有无穷的惊涛骇浪。梭巡的目光来回打量著九鼎虚影良久道:「不管是不是,这一处的血鼎必须先破了。这后果……我不敢想。哎,天命之子,天命之子。」带著惊慌恐惧的目光回望林风雨,已是确认了若非如此,神州不会有天命之子出世。   细细思量,恐惧之极。若是如此,岂非要自家夫君这位天命之子去对抗上界仙人?这般天命怎生落到了爱郎的头上?秦薇心慌意乱!林风雨再如何天赋出众人中之龙,两界差距就像一道无可逾越的鸿沟,神州至多修到元婴境界,可是灵界还有元婴之上的化神,炼虚,合体甚至是大乘。做下如此大手笔的仙人至少是合体期修为,甚至可能是大乘境界。就算他降临神州之后受到界域之力的压制也只能发挥元婴的实力,可这又如何?境界的差距摆在那裡,见识,眼光,对真元的运用,根本是天差地别。再算上神州世界意志天命加身,难道就能弥补这样的差距麽?一隻武装到牙齿的蚂蚁,难道就能对抗大象了麽?   秦薇更无法接受的是,为何这样的命运会落到林风雨头上。她宁愿爱郎只是芸芸众生中平凡的一员,也不愿他成为什麽天命之子,去面对毫无胜算的敌人。   心神激盪之下,秦薇脑海裡一阵恍惚脱口而出道:「小风,要不咱们按明麟的方法来吧。未尝不是一个好选择,你是天命之子,这位仙人未必会为难你。」   此时此刻,三人都明白了南宫明麟昔年究竟在梦中预见了怎样的未来。当仙人降临神州,绝大多数人都将葡匐在他脚下瑟瑟发抖,都将毫不犹豫地选择臣服。或许还会助他炼化神州成为世界之神,成为神州至高无上的唯一存在,整个神州任他予取予求。只有极少数人会奋起反抗,南宫剑河与林风雨无疑是其中的一员。可在降世仙人的面前又能起到什麽作用呢?谁会认为他们能胜?无论蓝剑山庄还是阴阳门,最终不过是化作齑粉的结局。于是南宫明麟甘冒大不韪要掌控蓝剑山庄,以他的性格,选择一条卑躬屈膝的路来保存南宫世家的传承。   林风雨将目光缓缓从被血色光柱包裹的通天血籐上收回,爱怜地摸了摸秦薇的头顶,脸上却是满不在乎的坏笑道:「如果这位仙长问我要你,我要不要还手呢?「   秦薇僵住。这种情况不可能吗?谁也不敢说。依林风雨的性子,到时候即使秦薇愿意委曲求全,林风雨也绝不可能缩在后面苟且偷生。   林风雨将秦薇搂入怀中道:「不可能的。此人野心如此之大,必然要鱼肉神州,我怎能看著他祸乱天下。」   秦薇旋即明白过来,此事已没有了任何退路。她在凡间时也是家公司的老板,经历过不少风浪,性子裡也是果决勇敢。只见玄阴媚女美艳诱惑的脸庞上泛起厉色恶狠狠地道:「不错,躲不得。那就阻止他来神州。」   林风雨开怀一笑道:「这就对了。走,咱们去阻止他。」   还未回到法阵核心处,整座血山忽然发出一声低沉恐怖的轰鸣,似乎沉睡了许久的亘古巨魔刚刚甦醒。轰鸣声震得三人耳中嗡嗡作响。   林风雨挑了挑眉毛道:「果然还有后手。王大哥与薇姐姐破阵,我去会会这隻怪物。」   王天翔摆手阻止道:「还是王某去吧。秦仙子的阵法修为不弱于我,你又是天命之子神州气运集于你一人之身,要破这等上界大阵,少不了神州气运加持。」   梨花洞主的话打有道理,林风雨点头道:「王大哥还有伤在身,务必小心。」   王天翔道:「任他道法通玄,在神州界域之内不过都是元婴巅峰,只是拖住这隻怪物的话不难。」   两个时辰转眼过去,秦薇一身香汗淋漓,细密的汗珠沿著髮丝滴滴淌落,又被两道月牙般的秀眉挡住,顺著脸颊滴下却完全顾不上擦一擦。活似一朵莲叶上滚动的露珠别有一番风情。   林风雨庞大的神念铺开警惕著週遭的一切之外,只是盘膝坐定,却也不敢打扰秦薇。心疼爱妻之下心中亦是怨念十足,抬头再望通天血籐上的血色漩涡,暗想道:你究竟是什麽人?神州的一切你都如此熟悉,也该是从神州飞昇的罢?皇天雷殿再到北海隐窟,多少生灵命丧你手。无论是你来神州还是未来我飞昇灵界,这笔账总要算一算的。   云蕊率领妖族抵挡著血灵反覆不断的衝击,已是坚持了整整十个时辰。血灵被击散后不需多时便又凝结成形,任谁都看得出来这反覆不断的消耗终将耗尽妖族战力。   整座防御阵法已开始动摇,有部分阵眼开始破损。这一支妖族修者是林风雨交到她手上的,却也是她心中至爱南宫剑河的蓝剑山庄根基力量。从大阵布下之后云蕊便不曾后退一丝一毫,以一己之力扛下了近半数血灵衝击的威力。施灵逸与肖苟从开始的心中不爽到如今暗暗钦佩,望著碧云宗主原本灿若朝霞的脸颊到面色苍白,再到如今泛起病态的嫣红。两妖对望一眼道:「云宗主还请稍歇,且容属下代为效劳。」   云蕊摇了摇头手中不停打出法诀道:「不必!」神州顶级宗门一代宗主沉下脸来,自有一番威仪气度。   两妖心中一凛不敢再多言,极是焦急却又无可奈何。林风雨离去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护得云蕊周全,如今却是她在护佑著妖族毫髮无损。更让他们为难的是,林风雨已将指挥权交到云蕊手中,散漫的妖族加入蓝剑山庄日久已是知道军令如山,两妖不敢违抗。而云蕊指挥若定以身作则已让众妖佩服,施灵逸与肖苟心中发苦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传音商议,一旦发生了危险,拼了性命违抗命令也得把云蕊护送到安全的地方。   一隻恐怖噁心的血虫巨龙般围绕著王天翔,血虫身上更有千隻虫目,虫目张开却看不见眼睛,只是一潭深不见底的血色洞穴。虫目一张一合,似将体内噁心的消化液挤出,一同喷射红黑色的粘液。粘液带著强烈的腐蚀性让人胆战心惊,王天翔甚至觉得只需沾上几滴,纵然金丹期的法宝也要被「消化」殆尽。五光十界旗灵光大放,在空中隔离出一道结界空间,闪出由外而内红紫青蓝白五色光华。光华漂浮流转间形似跳动的火苗正熊熊燃烧。   王天翔伤势并未痊癒,眼下不敢贪功冒进,和云蕊率领的妖族一般,只想用坚不可摧的防守为林风雨与秦薇尽量拖延时间。   红黑色的粘液一触五色光华,立刻化作轻烟消散。千目血虫登时大怒,遍佈週身的空洞虫目大张可怖之极,可它对五色光华亦甚是忌惮,不敢轻掠其锋。王天翔眼观鼻,鼻观心全然无视週遭恐怖的一切,严守五光十界旗,无论千目血虫游荡向何处,他都牢牢地顶在这怪物身前。   核心大阵至今才堪堪破解了三分之一,可是秦薇神念已然透支,疲累的身体亦是几近虚脱。她不敢有丝毫的放鬆,强撑著一口气瞪视著法纹。实在支持不下去了,才微微偏过头将诱人的艳唇撅成鱼一样可爱的椭圆形示意。林风雨赶忙将口唇贴上,将精纯的真元之力渡入她口中。   秦薇贪婪地重重吮吸几口,这个过程中她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法阵核心。林风雨心中暗暗感激,从来情欲旺盛一点就著的玄阴媚女此时全神贯注,一心只想著破坏法阵核心,阻止灵界高人降临神州。   林风雨再次抬头望天,微微眯了眯眼。经此一役,无论能否破得了法阵,秦薇必然要重病一场甚至可能伤及元气根基。危难之际,林风雨忽然胸中涌起豪情!神州如今风雨飘摇四面楚歌。近有魔界进犯,中有鬼界隐忧,远的还有一位上界大能准备鱼肉神州。   神州与魔界的力量半斤八两,再添上一个鬼界便是雪上加霜。就算天命护佑神州修者扛了下来,那麽上界仙人降世,元气大伤的神州又拿什麽去抵抗呢?   南宫明麟果然是个懦夫,纵然有预知未来之能却第一时间选择了退避。神州最让林风雨佩服的南宫剑河与易天行若在,他们会如何选择呢?剑神南宫剑河以世家之尊的身份捨身阻敌,最大可能地保存了蓝剑山庄的中坚力量。狂徒易天行宁愿封闭修为成一介凡人,也不愿成为祸害神州的疯子。最终在事态失控的情况下亦是果断以身殉道。   林风雨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屈从,无论是魔界,还是上仙降世。他们依然会用手中的宝剑宝刀,战斗至最后一刻,为了家族宗门的传承,为了心中所爱,为了自己的家人!更为了尊严。   不错,这裡是修真界,离人人平等最远的地方。可并不代表修为弱的修者就没有了心气任高阶修者鱼肉。没有一颗勇猛精进不畏艰难的心,又如何行逆天修行之事?   林风雨也一样!既然天命加诸己身那便没有了任何退路,这方世界,便由我来守护!   林风雨一双精亮的眸子透露出不屈与战意,一脸凝重地望向连接两界的血色漩涡。   那血色漩涡翻翻滚滚神妙莫测,又像是一面镜子,身在另一界域的高人正通过这面镜子观察掌控著北海隐窟中发生的一切。林风雨豁然起身擎出狂徒刀持在右手。右手腕反转双肩自然垂落,刀刃向外,刀尖斜指地面。   林风雨深深吸了一口气,侧身,扭腰,抬臂,挥刀,那动作行云流水,伴随著丹田里混吨天地北极北斗星光大放,一股精纯磅礡的真元在刀刃划过胸前的同时,顺著狂徒刀迸发而出。   雪亮耀目的刀光骤然亮起,在整片隐窟法阵裡甚至盖过了充斥著血色的天地。刀光初现时仅如一抹月牙大小且寂静无声,随著刀光的升空,月牙轰然涨大直至遮天蔽日。   刀光似电有如实质,那光华中央释放出沉闷的雷声,伴随著刀光逼近血色漩涡,雷声由远及近,从缓缓而鸣变作轰天雷震。   刀光如雷霆霹雳势不可挡,若是蓝剑山庄有人在此,定能发现林风雨这一刀竟隐含了南宫剑河重创魔尊时,吞雷剑诀巅峰剑式「断月」之威。而若是天魔宗有人在此,也会发现这一刀亦有易天行不可一世,一往无前的狂态。   刀光划开充斥天地的血色切向血色漩涡中央。血色漩涡如心脏般一张一缩,刀光劈在其上发出?裡啪啦的巨响,一阵电弧乱窜后消散于无形徒劳无功。   这是灵界高人布下棋局欲要谋夺神州以来,第一次有人面对面展开反抗。这一刀在他眼裡并没有什麽了不起,可是这是是神州修者抗争者的态度,是神州修者的不屈!   林风雨面沉如水,平举狂徒刀身形圈转,宝刀在腰际画出一圈金色光影,内嵌著无数玄奥的符文。刀势再起,威力更甚,却仍被血色漩涡轻易化解。   林风雨一刀接一刀地劈出,连绵不断毫无停歇。丹田内丰沛浑厚的真元源源不绝,纵然徒劳无功,依然不屈不挠。   身在隐窟法阵中,林风雨等人并不知晓外界天翻地覆的变化。   王岩是鬼王宗弟子,筑基期的修为,102岁的年纪,无论放在哪裡都只是相当普通的一人。   鬼王宗自从魔岛之战中宗主战无情以身献祭召唤元婴巅峰鬼王助阵陨落之后,整个宗门便避世不出。当年战无情似乎与天盟盟主达成了什麽协议方才做出如此重大的牺牲,不过以王岩的地位显然没有资格知道。   雪上加霜的是,自从宗门禁地诡异地出现鬼灵召唤法阵,士气低迷的鬼王宗乱了方寸。碧云宗主云蕊与宗门关系向来不错被奉为上宾,可宗门禁地让一个外人进入,鬼王宗上下都充满了耻辱感。   王岩只觉得加入宗门以来从未如此丧气过,一家传承日久底蕴深厚的大宗门一朝沦落至此,难免心理上没有巨大的落差。今日正轮到王岩这一组弟子看守宗门禁地,自从发现那法阵凭空而现之后,鬼王宗日夜派遣三百名弟子严密监视。看看周围心不在焉的师兄弟甚至是师叔师祖们,王岩心裡清楚,当下的宗门形势不容乐观,无论那些宗门高层如何郑重嘱咐,都难以提起士气。   王岩心裡哂笑一声,鬼王宗修的是鬼修之术,如今可不正是一宗门混吃等死的行尸走肉麽?   三百名弟子按照各自的位置站定,却又各自三三两两有一搭没一搭地閒聊著。直到黯淡的召唤法阵毫无徵兆地亮起诡异的灰光。   领头的费文清是鬼王宗长老,元婴中期修为,见状反应极快地按下示警法宝,同时尖声高叫道:「众弟子注意迎敌!」   精神涣散的看守弟子手忙脚乱地取出法宝严阵以待,可是当一个巨大的鬼头从法阵中央冒出,那元婴巅峰修为的磅礡气息让众人心中都充满了绝望……   此刻正是林风雨向著血色漩涡挥出第一刀的时刻,神州大地因为这一刀忽而起了异像。   亘古不变的山川轻轻震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原本平缓的溪水突然翻涌咆哮,而奔腾的江河更是波浪滔天……   正处南海魔岛的崑崙掌教谷元惊异地奔出营帐,注视著天空中浮云急速流动,海面上浊浪排空,怒涛拍岸!而整个神州每一座山川都在低语,甚至每一株树木都生出异像。   谷元心中惊骇,脑海裡迅速回忆著所掌握的一切神州大地知识,得出的结论让他肃穆无比!「世界之神的意志?天命之子完全得到了世界之神的认可,从此不再仅仅是得上苍之眷顾,而是天命加诸己身。」神州第一人喃喃自语道:「又发生了什麽事情让世界之神如此动怒?」   天盟用来传讯的星铃急急响起,刺耳的鸣叫声显得十万火急。谷元迅速翻出星铃:「鬼王宗内现鬼界连接神州通道,七名元婴巅峰鬼王穿过通道进入神州。鬼王宗灭门!鬼王于宗门内建立召唤法阵,无数鬼军正涌入神州。还请盟主速做反应,否则碧云宗,天叶门,奇花派,通云派等宗门危矣!」   谷元脑中一阵晕眩,元婴巅峰的绝顶高手竟然呼吸困难胸口如压了一块大石头,只觉得一口鲜血梗在喉中要喷出来……   退入魔界的西华魔宗护法们对望一眼,纷纷大笑!黑白郎君卫无涯摆了摆手道:「终于来了!速速整军,我们杀回神州!」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17章:天命之子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