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27章:奪其天命

 
第二十七章:奪其天命   易落落一手收刀,一手撈住修為封閉從空中落下的林風雨,化作一道赤色長虹遠遠遁去。   易天行入魔身死,林風雨重傷的消息在第一時間傳遍神州。天魔宗一片大亂,南宮世家憂心不已,各大門派中某些人則蠢蠢欲動。   正天閣大弟子玉籍向閣主天元子述說完事情的整個經過之後,接到了一條令他毛骨悚然的命令:「奪其天命!」   林風雨之前全力施展天罡元陽劍訣凝聚的濃雲,此刻已化作瓢潑大雨落下,將摩天崖周圍方圓千里都籠罩在雨幕裡。易落落慌慌張張地尋了處山洞將昏迷林風雨放下,探了探脈息察覺他傷勢最重,修為又被封閉,不過性命暫時無礙。易落落凝重的面色沒有絲毫緩和,即刻原路返回不住施法驅除留下的一切痕跡。隱匿著身形將山洞周圍五十里範圍都探查了一遍,再未留下可尋的蹤跡才略略鬆了口氣。   回到藏身的山洞,林風雨在昏迷中還未醒來。易落落默運玄功,神色複雜地捧住他臉龐額頭相對,一縷元神渡入他識海。   林風雨識海中黑氣繚繞陰風怒號,易落落的元神強忍著那強大而狂暴神念撕扯帶來的錐心劇痛,在怒海翻波的識海中穿梭,尋找僅存的一絲清明。   一座小島上散發著幾不可察的微弱金光。易落落的元神已被衝擊得甚是虛弱飄飄欲散,見狀急忙靠了過去衝入金光籠罩的範圍。整片識海只有這一處讓易落落身軀一暖,無論他變成什麼樣,內心裡總有那一處保持著赤子之心,安全,可靠。   林風雨的元神雙目緊閉匍匐著,緊皺著的眉頭,蜷縮的四肢,像一個委屈到極點的孩子。   她神色複雜地看著他,愛憐,不忍,與迷茫。易落落張開懷抱摟住林風雨,兩人的元神緊緊貼合在一起。易落落口中吟唱著玄奧的咒文,渾身散發出聖潔的白光撫慰林風雨受傷的靈魂與心靈,也助他壓制膨脹難以駕馭的心魔……   足有半日時光,林風雨才從昏迷中醒來。易落落以元神遁入他失控的識海,其中的凶險林風雨自己最為清楚。稍有不慎那一縷元神消散,對易落落將造成難以癒合的重創。這一份心意讓他感動莫名。可易落落此刻背對著他不言不語,只是呆呆地打量著洞外滂沱的雨幕。   林風雨鼓起勇氣道:「落落,當時已無可選擇,那也是你爹的心願。原諒大哥好麼?」   易落落聞言肩頭微動,卻並未回過神來,也依舊不發一言,林風雨不敢再搭話。運功內視己身,體內多處經脈受損,真元幾乎耗竭一空,更嚴重的是心魔問題,兩重心傷之下只是靠著易落落的秘術才堪堪壓制得住。   林風雨哀歎一聲取出探靈羅盤,卻被易落落回身一掌打落道:「你要幹什麼?」   林風雨不明所以道:「冰姐姐她們一定很擔心,我得聯絡上她們報個平安。」   易落落目光中融合著愛恨情仇,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天命之子?」   林風雨自嘲地哂笑一聲,自怨自艾道:「什麼天命之子,我是不信的。」   易落落冷聲道:「你信不信有什麼關係?只要有人信,你就是天命之子。如今天命之子身受重傷,猜猜他們會怎麼做?」   林風雨一陣慌亂,倒不是為了自身安危,忙道:「別管大哥,落落快走!你……你擋不住的!」   易落落抿了抿朱唇,不答他的話道:「現在外面所有人都在找你。有多少居心叵測咱們不知道。任何一絲真元波動都可能引來要奪你天命的人,藍劍山莊到摩天崖不過三天的路程。只要咱們撐過三天,南宮莊主等人趕到必然會放出信號,聯絡只是多此一舉徒增不必要的麻煩。」   林風雨搖頭道:「撐不過去的。只要有一人找到這裡,所有人都會來。落落,你天賦很高。可是那麼多人,玄機,玉籍,端木長空,慕容玉成,上官飛宏,每個人都有可能,咱們撐不過去的。聽大哥的話快走罷。」   易落落道:「他們不會一齊上也不敢一齊上。這是很有面子很風光的事情麼?一個個的來咱們有機會。即使抵不住了也有可能挑動他們自相殘殺,你又擔心什麼?」   林風雨心中感動得無以復加,只是聽易落落再沒有稱呼自己一聲大哥,也知兩人之間橫上了難以彌補的裂痕,心下復又黯然。他知易落落心意已決難以說服,遞給易落落兩瓶丹藥,正是月華給予的拜月玉兔族療傷與恢復真元靈藥。林風雨也不再言語索性閉上雙目運功療傷,抓緊一切時間能恢復一點是一點。   轉眼一日一夜的時間過去,雨幕絲毫不見減弱反而下得越發大了。相安無事的一日時光沒讓易落落有丁點放鬆,反倒越發緊張起來。時間的流逝也意味著被探查確信無人地點少了許多,安全的時間越來越少。易落落緊抿著雙唇,柔美的臉蛋無比堅定。   又過了半日時間,林風雨詫異地睜開雙目站起身來走出洞穴,向著空中道:「真沒想到來的是你!」   「妹夫,好久不見。」虛空中現出的人亦大出易落落意料之外,竟然是消失許久的弒父兇徒南宮明麟。   林風雨漲紅了臉戟指罵道:「奸賊,沒資格這樣叫我。」心緒激動之下牽動體內傷勢,劇烈咳嗽不已。   易落落雖是一言不發,卻趕忙上前輕拍林風雨後背助他順氣,又扶著他回石洞裡坐下道:「老實呆著莫讓我分心。」   南宮明麟並未阻止這一切,待易落落又出現在洞口才道:「本人來取林風雨天命,易聖女非我敵手還請讓開罷,莫要白送了性命。」   易落落盤膝坐下冷聲道:「廢話太多了。」   南宮明麟從空中緩緩降下道:「妹夫的女人緣真是令人羨慕。想不到你剛殺了易聖女的生父,她依然如此待你情深意重。」   林風雨喘勻了氣悶聲道:「有件事我想問清楚。當年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對你究竟有何好處?」   南宮明麟取出一柄流光溢彩的寶劍,釽從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絕——神劍工布!他點了點頭說道:「反正你要死了,讓你死個明白。紫兒天賦高絕但她畢竟是個女人,有她致命的弱點。既然嫁你為妻,免不了便要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看看現在的藍劍山莊,究竟姓南宮還是姓林?紫兒不是莊主的最好人選,我大哥心胸狹隘偏又自視甚高,更加不是。魔尊昔年找過大哥無意間被我發現,他畢竟是我大哥,我也未曾想到他真的會背叛藍劍山莊,所以一直隱瞞著裝作不知道。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哥喪心病狂對爹爹出手。我知道爹爹屬意的莊主繼任之選是紫兒,藍劍山莊不能落在紫兒和你的手裡,我也是被逼無奈。現下想起來,魔尊當時怕是算計了我,故意讓我撞破大哥的事情。他也知道我會那麼做的。」   林風雨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這個理由不夠。」   南宮明麟展顏笑道:「紫兒是天生鳳體我也不差,紫兒未出生前我也被稱作南宮世家麒麟兒。為何我能知道你今日要出事提前候在這裡,為何我能最快找到你?我有預知未來之能,雖然我並不能隨心所欲地掌控這項天賦!這二十年來我在夢裡反覆看到的可怖場面,可惜你沒有機會看到了。我害死爹爹,要殺你奪你天命皆是迫不得已,只因你會給神州,給藍劍山莊帶來滅亡之禍。你放心,我奪了你的天命會守護好南宮世家。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林風雨凜然道:「說了半天什麼都沒說,都是些強詞奪理的借口。知不知道你娘有多傷心?一個連至親之情都不顧的人說的話能信?我想說的是,拼了命我也會殺你。」   易落落盤膝懸浮守在洞口始終一言不發,聽到林風雨這一句雙眸閃過狠厲下定了決心。   南宮明麟一抖工布,星星點點的劍光匯聚成一線,歎息一聲朝著洞口一指。   易落落只感到一股沛不可擋劍氣襲來,磅礡如雲海浩渺。工布劍尖所指,一道紫光發出如雷電轟鳴般的巨響匹練般劈下。   劇烈真元波動引發的異樣天象立刻吸引了周圍修者的注意,數十道驚虹在空中亮起朝著林風雨藏身的洞穴飛來。   易落落玉掌張開,雙手嫩如春蔥的纖指抵在一起如抱圓球,掌心裡懸空著一面玉光閃爍的鏡子,鏡面迎著撲面而來的紫電光芒一閃,彷彿一隻眼睛張開——天魔玉女鏡。   玉女鏡中的眼睛神似易落落,那美目一眨也放出一道紫色豪光,迎上紫色劍光。   兩道紫色光芒如此相似,結成一條筆直的直線連著工布劍與玉女鏡,不時爆出滋啦啦的電光。易落落游刃有餘道:「聞到腥味兒的鯊魚們都游過來了,最蠢的人才會率先動手。」   南宮明麟道:「易聖女何必白費心機,他們攔不住我!」掌中工布劍勢一變,星光凝聚的紫光忽然化作萬萬千千,吞雷劍訣——萬星。南宮世家麒麟兒以元嬰後期修為施展吞雷劍訣中威力第二的招式,氣象萬千。   易落落盤坐的雙膝之間七色光芒閃動,天魔漱玉琴琴弦撥弄之間,一道紫色光罩凝而不散牢牢罩住易落落與林風雨二人。萬星轟然落下,地動山搖巨石橫飛,整座大山化作碎石崩塌。南宮明麟傲然笑道:「易聖女若是與在下公平一戰,在下不敢言勝。只是你還要護著這個重傷的廢人,乃是自尋死路。」   南宮明麟以巧勁借勢借力,將整座山石的重量壓在易落落撐起的光華上,讓她臉色一白,忍不住一聲悶哼。這一招日常情況下毫無作用,只是此刻強敵環伺,易落落帶著林風雨這只拖油瓶,只能固守此處。若是帶著林風雨四處亂跑亂飛,反而會落入無處不在的危機裡。南宮明麟毫無作用的一招此刻發揮了奇效,易落落無法閃避倒還罷了,還得撐開更為廣闊的護罩護著林風雨,真元消耗極大。   易落落雙手結印雙肩微顫,自在修羅女法相在背後升起,將壓在身上的山石震得粉碎。那修羅女雙臂平升,左掌不見血肉只是一具骨骼,右掌似柔荑,祭出「地獄天堂」法則之力!南宮明麟元嬰後期的修為壓過她一頭,藍劍山莊的傳承又絲毫不遜色天魔宗,不以法則之力難以取勝。   地獄天堂現出一片山巒自成天地,瞬間將南宮明麟重重圍困。   林風雨眉眼低垂,渾如事不關己,像是一個良心泯滅的人心安理得地接受著易落落的庇護。   南宮明麟一聲清嘯,手中法訣連打讓工布縮小如食指一般,工布劍橫在眉心如一隻豎眼。豎眼光芒大放四面普照,尋找著地獄天堂的空隙。   林風雨大吃一驚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想不到南宮明麟居然修煉成了劍心。易落落雖具法則之力但是修為不夠,法則空間難以持久,她面色凝重,自在修羅女法相搖曳身姿如舞。重重山巒如門扇般打開,現出一片地獄,一片天堂。   南宮明麟借助豎眼劍心之威,在這片自成天地中閒庭信步。無論是地獄中的惡鬼,還是天堂中的仙女均難傷及他分毫。   地獄中一隻媚意徹骨的女鬼取琴在手彈出一陣靡靡之音,天堂中一位清純仙女亦取琴在手,彈出仙音浩渺。雙音截然不同卻又相輔相成,聽之令人心搖神馳,須臾之間又是迷幻重重頭暈腦脹。   南宮明麟面色一變忙盤膝坐倒,易落落施展神魂攻擊之術大出他意料之外又是暗暗冷笑。藍劍山莊吞雷劍訣對付魔修確有奇效,易落落法則之力徒勞無功。如今冒險施展神魂攻擊之術不成功便成仁,若傷敵不成必將使自己神魂重創。劍修道心堅定神念攻擊性極強,豈是神魂攻擊能夠輕易奏效?南宮明麟深信自己穩守一波之後必能重創易落落。   易落落神念忽然轉進攻為束縛,同一時刻氣息奄奄的林風雨長嘯聲中飛空而起。南宮明麟大吃一驚,識海神念被易落落牢牢束縛一時難以得脫,旋即一股龐然神念銳如錐尖直透神魂,剎那間神魂遭受重擊意識模糊。正是林風雨的「驚神刺」!   陰陽門神念之術冠絕天下,兩人又存在著境界上的差距,加上易落落有心為之與林風雨配合天衣無縫,南宮明麟怎能抵擋?他意識彷彿離體而去從空中一頭栽倒落下。   林風雨純鈞出鞘,揮起一道豪光斬落南宮明麟頭顱。一出手便輕取元嬰後期劍修性命,此刻神威凜凜直如天神降世。   林風雨挺劍四顧,冷笑一聲提著南宮明麟頭顱回到易落落身邊坐下。兩人四目相對各自心中一暖。自林風雨說出不惜一切代價要取南宮明麟性命之時,易落落便明白他要如何做。此前元神遁入林風雨識海,已見識過他神念之強。他一身重創,唯有得易落落秘術之助暫時壓住心魔之後,神念毫髮無傷。是以易落落適時施展神魂攻擊之術,又以困敵為主,終於助林風雨一招致勝。只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林風雨驚天一擊固然威勢無雙,易落落卻知道這一擊已凝結了他所有的力氣,如今再無對敵之能。   林風雨打心眼裡希望將南宮明麟擒回藍劍山莊,交由南宮紫霞發落。可惜形勢急迫,易落落一人確實難擋南宮明麟。潛伏在四周心存不良的宵小布下十餘人之多,俱是各門各派最出眾的弟子,他也需要用這驚天一擊震懾宵小,分擔易落落身上的壓力。是以這一擊毫不容情。   果然林風雨一劍之威震懾下,坍塌的山峰四周接連亮起十餘道光芒,有人見事不可為急忙遁走。   易落落輕聲道:「事到如今你們幾個既不肯走,為何還不出來?」   四周又落下三道人影,林風雨雙目一瞇望著三人道:「給你們個機會馬上走,我既往不咎。」   為首的一人氣宇軒昂仙風道骨,正是崑崙派大弟子玄機。此人天賦高絕號稱元嬰巔峰之下第一人,只是如今在他身上卻更像是個笑話——這稱號落在他身上純是因為林風雨與寧楠晉階絕頂高手,否則又怎輪得到他?玄機道:「林真人又何必逞強?你已是強弩之末,騙得了別人,騙不了我。」   林風雨道:「是谷元派你來的?」   玄機搖頭道:「不瞞林真人,本人已退出崑崙派。此事純為本人想碰一碰運氣,與崑崙派無關。」   林風雨冷笑一聲,轉頭道:「慕容玉成,你呢?」   慕容玉成雙拳緊握,難掩緊張之色道:「我只是臨時起意要你的性命,留下你對慕容世家後患無窮,趁你病要你命!僅此而已!」   林風雨又對最後一人道:「玉籍道友怎麼說?」   玉籍歎了口氣,低頭道:「師命難違,非本人所願!」又搖了搖頭道:「在下想要將功贖罪助林真人一臂之力,還請林真人莫要怪罪正天閣!」說罷玉籍向林風雨走去,竟是要與他並肩作戰。   易落落始終面色清冷未發一言,只是擋在林風雨身前,似要為他遮蔽一切危難。見玉籍行來急忙上前一步道:「止步!」此時此刻,她只相信林風雨與自己。   玉籍定住腳步點了點頭,轉過身來面對玄機與慕容玉成,擋在林風雨與易落落身前。   林風雨心裡微微鬆了口氣,玉籍的樣子不似作偽,那麼面對玄機尚有一線勝算。只恨自己為心魔所制不敢施展全身修為,否則拼著身體再受重創也要保易落落安然無恙。想到這裡心裡失落至極,若是施展渾身修為,只怕心魔發作第一個便將眼前的易落落殺了,又談何保護心中所愛?   雙方劍拔弩張,空中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笑聲:「咯咯,想不到玉籍道友竟然為了個外人反出師門,難以想像。玄機道友請慢來一步,本宮祝你一臂之力如何?」   空中四隻狐尾輕擺,飄飄蕩蕩落下一名女子。她柳眉斜飛,豬膽鼻,雙唇如豆蔻紅亮瑩潤,瓜子臉兒英氣勃勃。林風雨心中一顫雙唇緊抿,扶語嫣現身此處與自己為敵,任他見慣了大風大浪,也實不知要如何應付眼前的危機。 風雨情緣,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