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6章:三江归心 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03集~第16章:三江归心 作者:林笑天   ◆ 第十六章:三江归心   作为一个“奸细”,无论太玄门怎么对待许玲儿都不为过。可还是那句话, 这里是修真界,离人人平等最远的地方,也是离讲道理最远的地方。当宁楠力压 方玄衣,太玄门便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拚力一博,要么乖乖服软。能拚力一博 吗?如果在宗门防御大阵之内,他一定选这条路。可是在聚宝集外,林风雨一人 便能让整个太玄门血流成河。   方玄明不清楚许玲儿曾经在云雾山谷与林风雨结下的深厚情谊。可看着两人 紧紧握在一起的手,再想想林风雨举世皆知的护短,不由得心中一阵发苦。事情 终要有个解决方式,一众弟子都在看着,缩着头不但没了面子,躲也躲不过去。 终究没有要了许玲儿性命,或许还有周旋的余地。   许玲儿唇角微微翘起怡然自得,让爱笑的姑娘显得更加甜美,不知是在因为 林风雨为她出头的喜悦,还是在享受着他牵住自己温暖的大手。   林风雨的目光寒冷如冰道:“方玄明,现下可以给我一个解释了罢。”恼怒 之下直呼姓名,哪还顾得什么掌门不掌门了。   方玄明尽可能不卑不亢道:“林真人,若是有人潜入南宫世家意图不轨。您 又该如何对待呢?”饶是贵为一派掌门见多识广,此刻在林风雨逼人的威压之下 话音也是微微颤抖。   林风雨冷哼一声道:“若是按你这般言论,胡西林已是死了。”   方玄明咬了咬牙道:“胡西林不知好歹,若是落在林真人手中,本座也无话 可说任由处置。”   林风雨目光大有深意地瞟了瞟胡西林,唬得他魂不附体。   林风雨朝方玄明竖了竖大拇指道:“干脆,我就喜欢干脆的人。”说完又对 着太玄门阵中五人说道:“华长安,任天庆,刘靖,吴流云,花三娘,你们五个 给胡西林撑腰欺辱蓝剑山庄,也给我出来。”   方玄明变了脸色,这五人都是元婴中期修为以上,正是两年前胡西林来剑阁 闹事的时候,埋伏于周边接应者。若是今日出了事情,太玄门便要彻底完了。   方玄衣见形势紧迫,再不出头不行了急忙迎上来道:“林真人如此逼人太甚 ,真当我太玄门没有决一死战的勇气吗?”   林风雨切了一声道:“好像很不服气?别以为你们打得鬼主意我不知道,方 玄衣你要拚命拖着我,好让门人尽速撤回太玄门,依托护山大阵顽抗是吧?”说 罢从储物戒中取出两颗真元充沛,流光溢彩的晶石,拿在手中一抛一落,玩味地 看着方玄明道:“计划不错,尽可试试看。”   “吸星晶石?林真人你……”方玄明又惊又怒。   吸星晶石正是太玄门护山大阵最关键的布阵材料,本就世所稀有,林风雨此 时拿出来明摆着告诉方玄明,太玄门护山大阵已破再也不复为依仗。整个太玄门 上下此刻尽为鱼肉,真是让方玄明面如死灰。   三江各门派掌门见状都颇有调笑之色,近年来太玄门正是靠着护山大阵,对 各门派大家欺凌压迫,欺南宫世家基业尽毁没有大阵护持,真是报应不爽,今日 也尝到这般滋味,不免幸灾乐祸。   林风雨冷然道:“难受么?昔年你欺南宫世家没了大阵护持,今日本人原样 奉还。总不能再说我做事不讲究,欺人太甚了罢?”   方玄明心念电转,一个胡西林也就罢了,再多的损失太玄门实在承受不起。 他也是果断决绝之人道:“今日太玄门认栽,一人做事一人当,本座身为太玄掌 门,门下一切都出自本座授意。还请林真人划下道来。”   林风雨道:“好哇。当年我初出茅庐修为与你也差不多,端木家主许我五招 为限了结两家恩怨。今日咱们就三招为限,只要你接得下来既往不咎!”   方玄明深深吸了口气道:“林真人既有法旨何敢不从?今日本座拼尽全力了 结恩怨,林真人,本座斗胆一言,三招过后还请不要为难太玄门弟子。”   林风雨嗤笑道:“你接的下三招再说。”心中倒也对此人的硬气有些佩服。   方玄衣见大哥一脸慷慨决然,知道林风雨一旦全力出手,大哥必然十死无生 ,只是眼下实在没有别的办法。赶忙解下七妙玄衣要给方玄明披上,希望这等至 宝能保存他一线生机。   方玄明阻止了他的举动道:“二弟不必如此。大哥自作自受,若再让族中至 宝有所损伤,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列祖列宗?”回身又对太玄门人说道:“众弟 子听令。今日本座与林真人公平较技生死由天,本座若有意外由方玄衣继任门主 ,任何人不得向南宫世家与阴阳门寻仇。”   说罢向林风雨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风雨放开许玲儿对她道:“大哥给你出气。剑招你要认真看着。”   许玲儿甜甜地笑着点头,脸颊带着一抹羞红小声道:“你小心些。”   天色忽然变了,晴空中瞬间便密布了浓密的乌云,遮天蔽日,天昏地暗。秦 冰与诸女对望一眼,时光流转,昔年金翎岛上林风雨独自面对端木恩赐,她们都 为了这个男人揪心不已。如今他却成了最顶尖之一,高高在上俯瞰众生,言出法 随,辉耀神州,威临四方。   雪亮的霹雳划破满天乌云,暴雨倾盆而泻,天地顿时笼罩在雨幕中。凄风苦 雨之间方玄明一脸悲壮,修者寿命绵长,可他知道自己在三招过后便要陨落在风 雨之中。   林风雨身形不动,纯钧剑从袖中鱼游而出,剑尖遥指太玄掌门方玄明道: “第一招,蓝剑山庄吞雷剑诀第三式,百花!”   纯钧的剑光骤闪,比闪电更亮,比雷霆更猛。剑柄为花萼,剑身荡涤出狂花 百朵。只凭这一剑,天下剑修再无人能出其右,剑神南宫剑河陨落之后,他就是 剑道之王。   狂风暴雨百花残,金色的剑花滴溜溜旋转着,或笔直飞向方玄明正面,或画 出个弧线攻向他后背。   这一招剑诀太玄门里所有金丹期以上的修者全都会,他们见了无不惊讶。同 样的一招百花,在高手手里施展出来凭空增加了无数变化。蓝剑山庄吞雷剑诀本 就堪称天下第一,在林风雨手中更是威力无穷。   南宫剑河之后,蓝剑山庄也再无人能使出如此精妙的“百花”。南宫紫霞向 身周众人说道:“百花剑诀虽不算繁复,但变化无穷无尽。也正是吞雷剑诀的要 义所在。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同样的剑招怎样演变出更多的变化。爹爹之后, 这会是最壮观的--日出!”语声清越高亢带着发自内心的骄傲。   剑光有快有慢,方玄明也看在眼里。林风雨刚猛霸道,浩荡无尽的真元涌出 的剑招他自忖无力正面相抗。身为元婴中期修者,他的应对自有一套。   三面光盾在方玄明身边亮起,流转的符文灵光一看便不是凡品。但他面对林 风雨根本不敢有丝毫大意,凭空一阵厚重的钟响,一口灰沉沉的大钟又将方玄明 身形稳稳罩住。   纯钧剑花光华闪耀,正面刺来的一批看看将至,方玄明祭起一柄尖锥,那法 宝雷光缭绕,锥尖喷吐着火焰。刺目的金白光影迎着剑光直扑过去。   也不见林风雨有任何动作,直刺正面的剑光忽然一顿又打了个圈子,原本凌 乱的剑光瞬间阵势一整,以方玄明为圆心收缩。   昏暗如深夜的暴雨世界中,剑光一暗又一明。暗时遮蔽了一切光线,连方玄 明祭起的法宝光芒也被全数吞没,亮时仿佛旭日破开黑夜升起,金黄色的光华万 道围绕方玄明炸裂,壮观如海面上破晓一刻的日出!   三面光盾毫无阻碍地被击飞,灰沉沉的大钟被打得鸣声喑哑黯淡。方玄明做 足了心理准备也无法想像一记金丹期即可施展的剑招,在林风雨手中有如许的威 力。一咬牙祭出一面银光灿烂的镜子--太玄门镇山之宝太玄镜。   太玄镜在空中四面旋转,不断有剑光被反射出去,却终究抵挡不住连绵无尽 的攻势,待到光华黯淡威能大失,最后十朵剑花破开重重阻碍粘向方玄明。   方玄明百忙之中掐起法诀身形一阵虚无。他的玄衣大法不如乃弟精妙,却也 颇具火候。林风雨双目中蓝芒一闪而过,拢在袖中的双手张开,一手抓住向他飞 来的雷火锥,一手四指在空中虚划两下。   六道剑光落空,另四道剑光精准地穿透方玄明四肢,留下四个透明窟窿。   方玄明面色苍白大口地喘着粗气,口中却道:“多谢林真人手下留情!”   林风雨出手虽狠,却只是让方玄明的诸般法宝失去威能,并未将它们击伤毁 去,算是留了一丝情面。   林风雨不为所动道:“第二招,阴阳门神焰九转。”竟不给方玄明一点疗伤 调息的时间。   一缕威压恐怖的烈焰从林风雨指尖流出,苍白炙热熊熊燃烧,瞬间又分成九 道盘旋环绕形成火焰旋风。   方玄明目光中透出绝望,一身法宝尽出却连第一招都没能挡下来。如今法宝 失去威能,身上还受重伤,那苍白的火焰饱含着阴阳双焰气息,普天之下除了屹 立于巅峰的那几人,谁又能挡得下来?可是说好了三招便是三招,若是熬不住, 那么第三招若是指向太玄门人呢?   方玄明大吼一声,他四肢均被洞穿无法动弹,他用神念召出所有避火法宝, 运起浑身真元拚力抵挡。   林风雨回头望了许玲儿一眼,见她目光中露出不忍,心中暗赞也是个善良的 姑娘。不过他并未因此放过方玄明,火焰旋风围绕方玄明焚烧,也要他承受烈焰 焚身之苦。   火焰旋风之中诸般避火法宝挨个儿失去了灵光,方玄明以肉身苦撑,须发皆 被烧光。这一下施灵逸在一旁见了又出现个光秃秃鸡蛋般的脑壳,大乐道:“他 奶奶的,居然敢惹林公子。我老施当年便吃了这个教训,那个那个叫做什么?对 了,报应不爽。嘿嘿。”这货当年也是一般下场,此刻没半分同情反倒幸灾乐祸。   方玄明一身被烧得焦黑,所幸林风雨并未下死手始终吊着一条命。林风雨以 彼之道还施彼身,只不过方玄明在苍白烈焰中煎熬,又何止当年许玲儿受到苦处 的十倍?可许玲儿曾对他有救命之恩,按照林风雨护短的性子,这般做已是极为 克制了。   方玄明也是十分硬气,忍受着地狱般的煎熬一声不吭。方玄衣忍无可忍,记 起之前大哥所言也只得继续再忍。太玄门人大多闭上了眼睛心中不停咒骂,只是 慑于蓝剑山庄的威势不敢反抗。   苍白烈焰焚烧了一炷香之久方才散去,方玄明气息奄奄,无数次想着就此死 去,心中却又始终挂着接下林风雨三招的执念。无论如何好歹是熬了下来。焦黑 的炭人已说不出话来,只是吊着最后一口气等待第三招的来临。只希望三招过后 ,林风雨能对此事就此作罢。   林风雨慢悠悠地飞到方玄明身边,前面两招均是威势滔天,在场众人皆知第 三招便是随便拿根指头戳上一下,方玄明也受不下来。   谷虚道:“林真人,无论如何给老夫一个面子,神州真的承受不起这般内耗 的损失了。还请高抬贵手一回。”   林风雨道:“谷虚真人,在下并非昔年不识大体的毛头小子。”又对方玄明 道:“第三招,踢屁股!不过这招暂且寄下了,回去把伤养好再来。”   太玄门人齐齐松了一口气,这是林风雨网开一面。方玄衣大喜过望,大哥的 命是保下来了,至于踢屁股这种纯粹发泄不满的事情,爱踢就踢吧,算个什么事 情?急忙迎向林风雨道:“林真人手下留情,在下感激不尽日后定有厚报。”   林风雨瞥了他一眼,将两块晶石抛出道:“带回去把护山大阵修复了吧。” 又对谷虚道:“谷虚道长,我这人一向做事情讲究,方掌门既然没闹出人命,我 也不会取他性命。呵呵,只是你们天盟对我可从来不留半分情面啊。谷凡道长当 年打我下云雾山谷,可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   谷虚被他呛得面红耳赤道:“都是误会,林真人大人大量何必耿耿于怀。”   方玄衣急急取出各种疗伤丹药,一股脑儿内服外敷给方玄明治伤。太玄门伤 药也自不俗,片刻间方玄明伤势便有好转。南宫紫霞飞至近前道:“方真人,打 扰一下。不知太玄门对南宫世家统领三江可有异议?”   方玄衣看向大哥,方玄明吃力地摇了摇头表示并无异议。南宫紫霞展颜一笑 道:“方掌门,昔年让许玲儿进入太玄门,确是本座做得过了还请海涵。不过许 玲儿带去的三招吞雷剑诀绝无问题。雷系功法对魔界有很好的克制功效,太玄门 虽不会蓝剑山庄心法,用以参详借鉴一番也是好的,就当是本座对太玄门的补偿。”   一番话清脆悦耳远远传了出去,三江各门派高层都听在耳里。南宫紫霞又道 :“神州危难之际,各派当齐心协力守望相助。诸位掌门若有兴趣,这三招剑诀 本座亦会遣人交流。”   对于三江各派而言,这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南宫紫霞所言非虚,加上南宫世 家的剑诀堪称当世第一,虽只有三招,与魔界的死战也能大增活下来的几率。他 们也齐声道:“蓝剑山庄义薄云天,我等愿奉南宫庄主统领三江。”   南宫紫霞与各派掌门约定了会见的日期,各人才分别散去。   谷虚第一时间向远在魔岛的谷元详细说明了三江发生的一切。谷元紧锁双眉 苦苦思索,不可置信地问道:“宁楠力挫方玄衣?她才修炼二十来年便能跻身元 婴巅峰修为?”   谷虚道:“阴阳门战力一贯要超越普通同阶修者,依师弟看来宁楠修为尚略 逊,不过太阴之女真元精纯,方玄衣境界也还不太稳固,是以落败。”   谷元点了点头道:“嗯。”随即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师弟,你确信妖族 中有一蛇精顶上长角,已有化龙之相?”   谷虚道:“那蛇精未做分毫隐藏,确有化龙之相。”   谷元闭目喃喃自语道:“巨蛟天蛇,五毒巨蝎,啸月天狼,九头火狮,拜月 玉兔,还有个墨麒麟。蓝剑山庄合该兴旺啊,林风雨这小子真是得上天之眷顾, 身边还有个太阴之女与紫凤之体。咦,不对,不对!”他惊叫着从椅子上豁然站 起。   谷虚奇道:“师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谷元在盟主营帐内焦急地来回踱步,左手五指不停掐算着什么,紧锁的双眉 越皱越紧道:“龙凤呈祥,麒麟献瑞,太阴为妻,百妖臣服,嗯,还有个玄阴媚 体,天命怎可全数集中于一人身上?这是要出大事!师弟你速速回来。”   随即谷元又十万火急传令道:“来人,来人,传本座法旨去请天机子真人来。 马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