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36)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6)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031   第三十六章:神州九鼎   高山秀丽,林麓幽深,山峰如戟指天,绝壁如屏而开。青郁的树林里有烟霞 瀰散七彩光华,日月光辉似在山中飘摇。数只仙鹤腾空而起,齐整的一声清吠声 振九皋,一只雏凤不甘寂寞张开翅膀翱翔天际,五色翎毛如彩云之光。那浓郁的 灵气直如雨后山间潮湿的水汽,肉眼可见。   一名修士轻飘飘地从山腰石洞中飞临山顶。他中年模样,一头长发随意披散, 意态潇洒,紧锁的眉头却又带着难言的忧色。似是心事重重之下嚥了口唾沫,偏 偏喉结滚动中嘴角又现出一闪而没的奇异诡笑,随即法诀自己的失态,又变作愁 眉苦脸的模样。   中年修士不住地仰望天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目光所及的朗朗晴空中忽然黑 云滚滚鬼气森森,连绵不绝的鬼哭之声惊动了翱翔的仙鹤与雏凤,灵禽纷纷躲避, 生机勃勃的灵山瞬息间变得声息全无,死气沉沉。   中年修士双眉紧锁神色紧张,垂下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来人真元 的恐怖波动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黑云中现出一张人脸,眉若青龙盘卧,目光亮如星辰,脸色平静和熙,除了 眼神极是阴毒之外,与他道术中的鬼气森森邪气十足完全不搭调。   中年修士调整下呼吸平复了紧张的情绪,朗声道:「叶仙侯,本门已是多方 退让,尊驾又何故苦苦相逼?」   黑云中的叶仙侯发出浑厚低沉的男音道:「从神州到灵界,尔等数次坏本座 大事,尤以你范青山为最,连番坏本座三件法宝。如今本座修成破虚之境,自然 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先取你性命祭本座夭折之宝!」   范青山一脸肃穆道:「天地有正气!拘生魂炼宝天理不容,如此倒行逆施世 所不容。既然找上门来,范某又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叶仙侯嘿笑道:「好!好!好一句天地有正气!今日本座便用生魂所炼之宝 取尔性命。且看天地正气如何救你!」   黑云中涌现无数骷髅头组合在一起,尾随在为首的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型骷髅 身后。不停开合的上下颚让白森森的牙齿敲击不断,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磨牙声。 数之不尽的骷髅头盘旋数里如一条白色锁链,又如一只恐怖凶悍的大蛇,正开张 巨口向范青山咬来。   范青山在一片金光包裹下冲天而起想要躲避,黑云中的叶仙侯张口吐出一团 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围住范青山,让他的身形顿时凝滞起来。巨大的骷髅 头桀桀惨笑着画个圆弧,跟随身后的骷髅头忽然四散分离,从一条锁链长蛇变作 一个笼子般四面八方围住范青山。   范青山被牢牢封锁左冲右突不得出,目光中闪过一道决绝之色。密密麻麻全 无一丝缝隙的骷髅头中忽然亮起金灰二色剑光,剑光如九天雷降,匹练般划开封 锁,黑气消散,而被划中的骷髅头纷纷粉碎。   看着范青山手持双剑急速升空的身形,叶仙侯不怒反喜,对大为损伤的法宝 浑不在意道:「镇门之宝阴阳剑在你手中?哈哈,真是意外之喜!」他从黑云中 现出身形,祭起一面白骨幡摇动,口中念念有词道:「范青山还不落下,更待何 时?」   白骨幡爆出耀眼白光笼罩了整片天地,范青山失声叫道:「界域之力?」手 中阴阳剑疯狂挥舞却丝毫不起作用,界域之力如法则之力一般,并非纯靠法宝便 能抗衡。白光笼罩之下范青山被徐徐压落地面,被骷髅巨蛇穿胸而过,一身精血 被吞噬殆尽后连骨头都未曾剩下。   叶仙侯哂笑一番,右手凌空虚抓将阴阳剑抓在手中把玩,喜不自胜道:「好 宝贝,好宝贝!」随即又狞笑道:「颜如忆,风辛,当年欺侮本座之仇今日起当 十倍奉还。呵呵,想不到你二人飞昇仙界之后,剩下的徒子徒孙任本座鱼肉,连 镇门法宝都落在本座手里了吧!」   随即叶仙侯脸色又变怒道:「混蛋,混蛋,趁着本座大意毁了皇天雷殿还不 够,居然又来破本座万灵血阵。不灭尽阴阳门道统,本座誓不罢休!」   叶仙侯愤愤转身离去半晌,山腰中又现出个人影,正是范青山。   范青山挤眉弄眼一番甚是滑稽,混不似此前紧张的模样。也不知用了何种神 通秘术躲过一劫,嗤笑一声道:「傻逼,法宝就借你用用。嘿嘿,若不是念旧为 了神州不致覆灭,岂不是把你变着花儿玩?」   东海隐窟之中,林风雨抹了把额头上密佈的汗珠。得妖族之力,又有王天翔 与云蕊两大元婴巅峰高手压阵,可实际效果却完全不如预想的顺利。   妖族的战阵由秦薇费尽心力地完善后,在魔岛大战中又得到了检验战力非凡, 血灵们略显杂乱的配合显然不是对手!可林风雨等人拿血灵也没什么办法,那座 血山中不知隐藏了什么古怪法阵,血灵被打散之后又在血海中形成新的血灵。弑 神火鸟等神通虽可蒸发血海,却又是杯水车薪,更何况在隐窟法阵的笼罩之下, 血液蒸发为血气却离不开法阵范围,又纷纷变为血雨降落。   「这么打下去不行,必须想办法进入法阵将核心破去,否则打不完的!」秦 薇在妖族严密守护之下旁观良久后看出了端倪,向林风雨高声喊道。   对此云蕊也表示赞同道:「确实如此!」不过也提出了几点异议道:「血山 周围都被守护得如此严密,法阵核心恐怕更难突破,以我们现今实力恐怕难以实 现。不若先行退出,待邀齐神州高手再行破阵。」   林风雨望着茫茫不绝的血灵也是心中没底,他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信,进出 血山应该不难。只是他阵法不精,进去了也不知从何下手,真要带着秦薇深陷险 地,那实在是无法保证她的安全。   林风雨当机立断下令妖族后撤,他连同王天翔,云蕊,施灵逸与肖苟断后阻 挡追兵。血灵的脾性已被他们摸得明白,只需后撤离开血山百里范围,血灵自然 不会继续追击。   噬灵火鸟与五行雷光旗,玉镯锁链两件法宝齐出抵住血灵,妖族列好阵型缓 缓后撤。   正在此时,法阵中原本还算平静的血气忽然变得狂躁,顶端中央忽然现出一 片血色漩涡回旋不绝。   血灵全数停止了追击,争先恐后地奔向血山似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林风雨等人惊疑不定之中,血山狂震不已直如地动山摇!山巅上冒出一根粗 硕的籐条迅速生长,直穿空中的血色漩涡连在一起。   云蕊久为宗门之主,碧云宗又是顶级宗门底蕴深厚,见识极为广博,见状面 色发白道:「退出去,快退出去!这里法阵有变!」   林风雨当即下令速退,众人的反应已是极为迅速仍是晚了一步。笼罩隐窟的 阵法中法纹迅速流转,一瞬间便改天换地。王天翔与秦薇望着完全不同的法纹, 短时间里也是束手无策。血灵又从血山中现身想着人妖两族扑来。   比起之前的杂乱无章,这一次血灵不但完全不顾血山,而且结成了阵势。林 风雨见了乾嚥了口唾沫,目光中满是忧虑之色。他并不害怕血灵,可是手下这些 妖族在之前的战斗中已有不少身上带伤,如今面对「有组织有纪律」的血灵,损 失怕是少不了。宁楠将妖族交到他手中,如果不能完完整整的带回去於心不安不 说。这些蓝剑山庄乃至神州的中坚力量若是在这里元气大损,更是不可承受之重。   云蕊柳眉紧蹙,眼角瞟了一眼林风雨,传音问道:「妖族你准备怎么办?需 得快些拿个决断出来。」形势紧迫危机逼近,林风雨云蕊王天翔三大高手自然是 自保无忧,可是一干妖族尤其是金丹期修为的在此时难免成为三大高手的累赘。 云蕊正是要林风雨拿个态度出来。   林风雨毫不犹豫答道:「一个都不能落下。我们都要活着出去。」这话其实 谁都知道不太现实,落在法阵里要脱身有可能,可是死伤难免谁也无法面面俱到。 只是这一句话,就代表了林风雨的立场与决心。   云蕊嘴角勾起优雅好看的弧线,暗讚这才配做南宫剑河的结义兄弟,即使修 为提升,即使身份尊贵,依然不忘情义的初心。她欣慰地点点头道:「把妖族交 给本座,你与秦仙子,王洞主找机会进入血山去破阵。」   林风雨眉头跳了跳,云蕊的意思是要带着妖族吸引血灵的注意,抵挡这一只 血灵大军将他们牵制在这里,给他创造破阵的机会。只是三大高手聚在一起尚可 互相有个照应,一旦分开他和王天翔人少修为高,要脱身简单。云蕊这边却是陷 落泥潭,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南宫剑河墓前又该交代?忙反对道:「不可……」   云蕊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地道:「快去!跟本座比见识你还嫩着。想要都出 去只有如此!」随即又传音道:「这边不需要你操心,嫂子的防禦之能神州无双, 你还信不过嫂子么?」一口嫂子说得心满意足,远比作为碧云宗主号令宗门时自 称本座感觉好得多。   王天翔此前见云蕊当机立断心中也是暗讚一声,虽是女子,不愧宗门之主! 林风雨遇大事从不含糊也是果决之辈,心知这确实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当即向施 灵逸与肖苟下令让妖族遵从云蕊号令,又暗中传音道:「万万守护好云宗主!」   双妖以为林风雨对云蕊有意自是不敢怠慢,施灵逸更是胸口拍的震天响,表 示除非从我老施屍体上跨过去,否则休想伤到云宗主一根头发。   云蕊娇俏的身影立在妖族阵法之前,祭出防禦至宝天香牡丹,在魔岛之战中 她曾独抗帝刀霸剑支撑许久不败,这件法宝的防禦之能堪称神州顶级。她摆手下 令道:「严阵以待只守不攻,肖苟,施灵逸为本座执法,违令者斩!」   妖族齐声答应,急忙布下防禦阵法。来自秦薇精研的法阵同样防禦惊人,施 灵逸咧着大嘴龇牙狞笑一声,祭出族中至宝藉以施展法则之力!火狮一族的血液 法则之力玄妙无比,如今身处血池地狱,更让这道法则之力威力大涨,让林风雨 安下了心。他与王天翔,秦薇三人一同隐匿了身形悄悄潜出。   血灵来势汹汹!云蕊手掐法诀,牡丹散出一派异香。妖族齐声怒喝,狮吼狼 嚎之声不绝於耳,法阵光华大放,两边硬生生撞在一起。   林风雨三人绕过冲突的中心悄悄向血山前进。自从那只连天接地的粗硕籐条 出现之后,秦薇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这件异宝。此时向林风雨悄声传音道:「有 人通过这根籐条在控制整个法阵。」   林风雨也一直在留意漩涡,之前动用明清灵目看去只见一片混沌,全然看不 清其间奥秘。听闻此言惊道:「什么人有此能耐?」   秦薇道:「从籐条出现开始,整座法阵一直在不停地变化运转,法纹每半柱 香十分便变化一次。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法阵的主人。而且……这远不是神州 修者可以做到的。」   每半柱香十分变化一次?林风雨吃惊地指了指天空,意思是又是那里的人? 须知如此庞大的阵法构建极其繁複,无论是构造还是法纹稍有差池必然导致法阵 出错。如此频繁的变换法纹用意自是不允许闯入法阵之人安然无恙地出去,能够 做到这一点,显然不是神州修者由此能为!   这很快得到了秦薇的认可道:「这座法阵如果由我来掌控,想要分毫不差地 变换法纹至少需要三个时辰才能做到一次……王大哥你呢?」   王天翔伸出一只手掌比划道:「五个时辰!别猜了,这是通天血籐,可连通 神州与上界的异宝。今日无法善了还是速速想办法破阵才是。云宗主那边至多能 撑过十二个时辰便会出现伤亡。咱们的时间很紧迫!幸亏任何阵法,核心不能轻 动,否则咱们要破阵毫无可能。」   三人悄悄靠近血山。林风雨小心翼翼地放出神识感应,发觉原本密佈的血灵 此刻已倾巢出动,血山周围空无一物。至於内部则还有一道法阵,完全隔绝了神 识内探。   既然如此三人也不再犹豫飞临山顶,从血灵飞出的洞口进入血山内部。隔绝 神识的法阵并不阻拦人的进入,佈阵者对此似乎有恃无恐。内里必然有什么奇异 的东西,思之令人心慌!林风雨心忧云蕊与妖族安危也没了其余选择,只能硬着 头皮顺着通道深入血山内部。   一路畅通无阻直达法阵核心。只见不知多少生灵的鲜血在此凝结成了血液晶 体,红光虽妖异又美轮美奂。中央祭台的血光中托举漂浮着一只巨大的血水晶, 另有一道圆柱形的光柱华光流彩笼罩着血水晶与祭台。   秦薇与王天翔睁开法眼观看良久后道:「先得破开这座法阵才能动核心的心 思。」   林风雨道:「我来护法,你们尽快。」   秦薇与王天翔专心破阵。林风雨神识外放监控着周遭的一切,阵法之主不可 能想不到会有人偷偷潜入此处意欲破坏法阵核心,既然如此堂而皇之地放三人进 来必然留有后手,否则就是对自己的阵法之道极有信心,认为神州修者根本不可 能破坏法阵核心。此刻决不可掉以轻心!   瀰漫的神识在识海中形成了一副地图,探查清楚周围除了精血之外,并无威 胁之后,林风雨松了一口气。秦薇与王天翔全神贯注地研究着法阵,不时交换着 意见。林风雨不敢怠慢,借用神识探查着血山中的每一处细节,以免发生意外措 手不及。   探入祭台下方的约十丈左右的神识回馈出一副画面,让林风雨惊异地睁开了 眼睛,再次确认无误后打断了参详阵法的两人道:「这下面有古怪,恐怕得下去 看看。」   秦薇道:「我们正发现这座法阵的凝结提炼精血之后,正是传向地下,是要 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三人破开腥浓噁心的血液下潜,又来到一处空间内。只见这座空间用血液绘 制出一份巨大的山川地理图,林风雨望向最为熟悉的出云山区域,只觉分毫不差。 而一座一人多高的血鼎正漂浮在北海上空,法阵中被提炼得无比精纯的精血全被 汇入血鼎中。   除了北海之外,还有八处漂浮着血鼎虚影。林风雨不明其意只得定睛打量, 王天翔注视血鼎良久惊道:「神州脉络?我的天,此人要以血鼎推演绘制神州脉 络图,要炼化神州做他的小世界,自己当世界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