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26章:愛恨情仇

 
【風雨情緣】第03集~第26章:愛恨情仇(6259字)   玉籍並沒有寫完應和的兩句詩。魔島之戰前夜林風雨與易落落對詩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他恰巧是其中之一。見了這兩句哪還有什麼不明白?   正天閣大弟子顯得很有風度,擱下手中筆來到林風雨面前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風。在下要提前恭喜林真人抱得美人歸!」   林風雨忍不住泛起笑容,這貨就不是個戲子的料,心中還暗讚玉籍識相,得意洋洋道:「這個這個,哈哈,道友承讓了。」   天魔宗大管家暗中鬆了口氣,既然有人識相那麼後面的事情可就好辦得多了。將幾人的應和詩交由易落落的侍女送去,又過了一會兒才裝模作樣道:「聖女已選定林真人。承蒙諸位盛情,不周之處還請海涵,天魔宗不日便將舉行婚禮,還望諸位賞光捧場。」   玄機面色通紅對此結局極度不滿,似乎尊嚴受到了傷害。玉籍臉色淡然並不以為杵。上官飛宏則無悲無喜不知在想些什麼。   大管家多少有些尷尬,玄機出身名門心性極高。之前一番惺惺作態並瞞不過這位崑崙派高足,也知他定是以此為奇恥大辱。不過此時也顧不得這麼多了,誰讓聖女心儀之人叫做林風雨呢?能與這位攀上親家得罪個玄機也就得罪了。   安排好幾位落選者,林風雨在大管家的陪同下來到前廳,易天行已在此等候,見了林風雨道:「林道友,想不到有朝一日咱們也能成為親家。」   林風雨趕忙跪下磕頭道:「是在下高攀易宗主了。」還未得易落落親口許可,不敢直接稱呼岳父大人在上。   易天行雙手發力撐在椅子上,才勉強站起身來,無比艱難地走到林風雨面前道:「婚禮的事情你不必操心,本座自會與南宮莊主籌辦。日子也已選定想來南宮莊主不會有意見,道友也不必回去藍劍山莊,天魔宗辦事直來直去不講究那些繁文縟節。落落在等你,快去吧。」   林風雨凝視易天行的目光,從前直透人心的犀利如今變得失落如死,不過他還是從中捕捉到那一絲期盼與欣慰。林風雨朝易天行再行一禮,盡在不言中,轉身離去。   一出廳堂便展開風雷二翅迫不及待遁向落花聽風閣。至於會引來嘲笑還是鄙視都顧不得了,在我林風雨心中待易落落便是如此深愛。易天行搖了搖頭道:「娘的,在摩天崖施展道術?罷了罷了,看在喜不自勝的份上隨他去吧。」   到了落花聽風閣門口,林風雨便不敢造次,老老實實地敲響門扉,緊接著閣門幾乎第一時間被打開。林風雨之前展開風雷二翅的動靜太大,易落落早已驚覺。   婚事已定,易落落自在修羅女的本性便展露出來,沒有絲毫顧忌地投入林風雨懷裡,又在他臉上吻了一口便要拉著林風雨進去。   林風雨咧嘴一笑,一把將易落落再次扯進懷裡,在她飽滿圓潤的額頭回吻了一口,將她橫抱而起步入落花聽風閣。   婚事已定,兩人情濃如蜜。易落落初嘗情愛,只覺那滋味沁人心脾令人心神飛揚,膩在愛郎懷裡只覺溫柔如平靜的海洋,久久不想出來。林風雨美人在懷,易落落看上去苗條修長,如今才知玲瓏浮凸,火爆非常。   易落落兩片翹臀感到一物蓬勃脹大,嫵媚地白了林風雨一眼,狀似嗔怪細聲細語道:「人家還是處子,大哥便來使壞。」   林風雨不好意思地乾笑兩聲道:「落落太美了,實在是難以控制。」   易落落撅唇道:「不是落落故作矜持,只是想留到新婚之夜,大哥勿怪。」   林風雨正色道:「落落的心願大哥肯定會尊重,不僅是這一件事,任何事情都會。」   這個話題再繼續下去定是越發難熬,林風雨轉移話題問道:「落落一向才思敏捷,那天大哥走時留下的詩為何還不見回應?」   易落落羞道:「這幾日心神不寧的,實在是寫不出來。日後再回給大哥好麼?」   林風雨笑道:「要得!哎,本還想著和落落再對幾首詩來著。落落的詩才總也品不夠。」   易落落低著頭在他懷裡默了一陣,才下定決心道:「大哥,落落給你跳支舞吧。」   林風雨目光一亮道:「好極,好極。真是意外之喜不想落落還精於此道。」   易落落擺出兩隻酒杯滿上,自己先喝了一杯,嘴角帶著一絲調皮的笑容道:「這支自在天魔舞還從未給人跳過。大哥一邊飲酒一邊觀看最好。只是有些誘惑,大哥可得忍住了。」   林風雨板著臉道:「大哥的養氣功夫落落信不過麼?」其實心下極為矛盾,萬分期待是免不了的,但也知道對自己而言定是一種難忍的煎熬。真是痛並快樂著。   易落落款款後退,腰肢輕擺似弱柳扶風,清澈的眼波緩緩變得嫵媚勾人。林風雨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目光中滿滿俱是驚艷。   易落落的舞姿時而溫柔如處子出浴,時而激烈如焚身之火,配合著會說話的眼神述說中濃濃的情意。更令人血脈賁張的是,隨著她幾乎足不沾地的舞姿,身上的衣衫逐漸脫落,顯露出玲瓏嬌俏的玉體。那完美如削成的香肩,飽滿怒挺的半球形玉乳,纖細得沒有一絲多餘的蛇腰,還有圓巧挺翹的隆臀,直令林風雨呼吸艱難,喉頭乾澀。   易落落身形飄逸迴旋,林風雨注意到她的腰眼上也有栩栩如生的紋身。那紋身是一隻修羅魔女,此刻雙足曲起被雙臂懷抱,背後一雙魔翼大張橫在整個纖腰上,形似一隻展翅的大雁。   易落落一曲舞畢輕輕墜入林風雨懷裡,螓首緊挨著他胸膛道:「只此一曲,從今此心此身只屬林君!」   雖還未到大婚之日,易落落用一種最特殊的方式將她交給了自己。林風雨艱難地調勻呼吸,狠狠將杯中酒一飲而盡,才女在懷,胸中千言萬語無從抒發,卻毫無停頓吟道:「醉臥羅床寬袷衣,秋軒日暖意難違。香閨隔雪流蘇垂,輕紗零燈不願歸。風塵路遠天盡斜,殘宵琴曲夢依稀。清風不識入羅帷,素腰玲瓏一雁飛。」   正是易落落最喜的調調,兩人緊緊相擁雖未有更進一步的動作,便覺此刻已是永恆。   林風雨呆在落花聽風閣裡未曾出來,天魔宗本就有些隨心所欲,並不計較這些。兩日之後大管家向易天行道:「宗主,藍劍山莊遣人送來賀禮。宗主是否要親眼過目?」   易天行道:「取過來罷。親家的禮節還是不能少的,我看過後再來擬定回禮。」   大管家取來三隻儲物戒擺放在易天行面前,易天行意態蕭索地接過禮單道:「一件一件取出來罷。」他如今修為全數封閉,已連儲物戒都無力打開。   大管家心中難過哽咽道:「宗主的心魔定可……」易天行擺了擺手打斷他的話,示意他取出物品。   南宮紫霞備下的禮物還包含了百妖國送出的一份,歸在一起極其豐厚。尤其百妖國的禮物都是稀罕之物,拜月玉兔的各式丹藥,五毒巨蠍的各式毒藥,對天魔宗而言都有非常直接的幫助。南宮紫霞將這些東西送出來,足見盛情。   易天行一件一件地看過,心中也是感念。予人玫瑰,手有餘香,昔年藍劍山莊落魄之時,天魔宗給予了大力的支持。這一份人情在如今天魔宗蒙難的時刻,將會得來百倍的回報。   大管家一件一件地念下去道:「天泉堂岳翎姑娘贈幻神珠一枚。」天泉堂幻神珠有些名氣,但不過是金丹期修士使用的法寶,易天行也明白這份禮只是禮輕情意重,可是瞥了一眼之下卻神色大變。   大管家原本看易天行頗有安慰。天魔宗衰敗已成定局,這些珍貴的禮物不啻於雪中送炭。可是一顆普普通通不起眼的幻神珠忽然讓宗主面現無限恐懼與驚怒,而那股瘋狂之意正在瀰漫全身。與此同時,易天行如垂髫老人般的身體開始恢復青春,被壓制的修為正快速恢復。大管家大驚失色地雙膝跪地道:「宗主,不可,不可呀。老奴即刻去喚聖女來。」   易天行死死盯著幻神珠,胸膛劇烈起伏,他的修為之所以沒有立刻恢復只因心頭僅剩的一點清明死死壓制。只可惜幻神珠忽然碎裂成了壓垮易天行的最後一根稻草。   遙遠的魔界,玉面童老拍了拍雙手,拋下一顆光華全無的同心珠,瀟灑地一甩袍袖轉身離去,地上只剩下一堆碎裂不成形狀的粉碎石像。   天魔宗主一聲痛徹骨髓的悲鳴,心魔再也壓抑不住。一雙陰狠的雙目化作血紅,滔天魔氣肆無忌憚地散發出來。大管家收起悲慼神色毫不猶豫地撲上去死死抱住易天行吼道:「宗主勿怪,老奴拚死護教。」他身上泛起紫色光華渾身膨脹龜裂,電光火石之間竟要自爆元嬰。   易天行為心魔吞噬神智,可一身修為沒有絲毫折扣。他身軀詭異地扭曲從大管家鐵箍般的雙臂中默然消失出現在空中,大管家一聲悲呼朝空中電射而去。易天行怒不可遏仰天狂吼,朝著大管家兜頭打下一團黑色電球。   電球無聲無息地吞噬了大管家的身形,又在地面留下個深達十丈的大洞才爆發出轟然巨響。   這毀天滅地的一擊驚動了摩天崖裡每一個人,偎依在林風雨懷裡的易落落遠遠看見空中易天行魔化的身姿淚雨滂沱悲呼道:「爹爹!」而林風雨在一瞬間已消失不見。   易天行雙手各握一隻黑色電球再次炸出。這兩顆電球凝聚的時間更長,融合著更恐怖的真元,若是擊在地上帶來的後果難以想像。   千鈞一髮之際九道火龍憑空而現,九龍盤旋纏繞形成一道火焰颶風團住兩顆黑色電球。火龍怒號著一點一點將黑色電球吞噬殆盡。陰陽門神焰九轉!   林風雨凝視著易天行被紅光充斥的雙眸,從口中伸出的獠牙,還有後背上那對恐怖如蝙蝠的魔翼。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知道易天行已徹底在心魔中淪陷,如今他已不分是非,只有滿腔毀滅一切的憤怒。他面前的不再是驕傲的狂徒易天行,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可他畢竟是易落落的親生父親,林風雨不知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他更是神州修者中最強四人之一,林風雨也不知能否抵擋得住。   林風雨心中亦是悲慼凝重,南宮劍河的隕落已讓神州元氣大傷,如今再損易天行,神州危矣。同時又難免自嘲,南宮劍河成了自己岳父後隕落,現下要輪到易天行了麼?說什麼天命之子?說災星更貼切些罷。   危機時刻林風雨沒有絲毫退縮,摩天崖上除了自己,又有誰擋得住易天行?神州高手遠在魔島,若讓這瘋子四處肆虐,神州要有多少修者隕落?   黑色電球被化解,易天行怒意更甚發出一聲震動雲霄的狂吼,十指齊張如風撲來,似要將林風雨撕個粉碎。   林風雨喝道:「打開大陣。」兩名元嬰巔峰高手生死相搏,足以將週遭一切化作齏粉,為今之計只能先將戰場引向摩天崖護山大陣之外,先保住天魔宗的一切再說。否則面對絕頂高手還要分心四周,林風雨自問無此能為。   易落落急將護山大陣開啟,林風雨一身真元鼓蕩運至極致,吐氣開聲大喝一聲,雙掌平舉抵住易天行抓來的雙爪。   這一撲力量好大,林風雨只覺得被一隻發瘋的巨龍正面撞擊,胸腔一陣窒息,身軀也被不由自主被向後推去。林風雨肉身強悍,但在絕對力量上難敵易天行。一瞬之間兩人便短兵相接,生死肉搏。   易天行雙掌向後一扯雙腿連彈踢向林風雨胸口,林風雨心念一動咬牙運氣真元護住胸口硬吃了兩記。砰砰兩聲大響,林風雨被踢得向高空飛去,他雙掌死死反扣住易天行,帶著易天行飛出護山大陣範圍。   胸口劇痛真元震盪不已,林風雨卻暗暗鬆了口氣。天魔宗護山大陣復又關閉,眼下只需纏住易天行即可。方才簡單的兩招交手,林風雨已知自己全面處於下風,正面放對幾無勝算。唯一的優勢只剩下遠超同階修者的真元,當即打定主意要利用風雷二翅與易天行周旋。   這還是林風雨第一次對戰絕頂高手,他的精神,真元盡數凝結到巔峰狀態不敢又絲毫的疏忽大意。與此同時,他的心神靜如止水保證沒有一絲情緒波動,即使聽到了易落落的傳音道:「林大哥,救救我爹爹。」   林風雨知道易落落心中的焦急與矛盾,父親與未婚夫正生死相搏卻無從勸阻,還有誰能比她更加難過?可是此刻已不可有丁點分心,易天行即使淪陷於心魔成為徹頭徹尾的瘋子,他仍是神州最強的修者之一,絲毫不遜色谷元,南宮劍河與有蘇不言。   易天行徹底被激怒連天呼號,他全身覆蓋上一層厚厚的黑甲,手腕一翻取出名震神州的本命法寶狂徒刀。此刀通體血紅形似一尾彎月,不住有黑色煙霧瀰漫,散發著令人心悸的詭異力量。   林風雨四色劍光在身周盤旋輝耀天際,風雷二翅在肩後頻頻扇動。他的呼吸深沉有力,保持著完美的節奏。   令人窒息的蓄勢只是一瞬,易天行身上魔甲閃出玄奧的符文,身形忽然消失。林風雨渾身汗毛炸起,那張魔甲絕不僅僅是防禦之用,易天行披上之後身形更加輕盈靈動,速度之快難以想像。   林風雨風雷二翅猛然一張遁去身形,饒是如此,魔刀狂徒的刀鋒也幾乎觸及頸邊皮膚。易天行身後魔翼扇動如影隨形牢牢鎖定林風雨,任他如何閃轉騰挪都脫不開刀鋒威力範圍。   林風雨輝耀劍光凝聚法則之力,身周空間發生詭異的扭曲,近在眼前的狂徒刀貼著臉頰劃過。易天行一聲狂吼,魔刀舞出一陣光影同時左手擲出一柄風暴環旋的飛錘,飛錘同樣蘊含法則之力,只有法則之力才能對抗法則之力。   林風雨被率先逼出法則之力已是落於下風,他雖驚不亂祭起金鐘磚化作一片盾牌。風暴飛錘威勢驚人,林風雨不敢將金盾祭起而是雙手牢牢持定。   風暴飛錘撞在金盾上發出鐘鳴巨響,巨大的力量讓林風雨渾身麻木閃躲不得,與此同時易天行狂徒刀已至,要將他切成碎片。   生死時刻林風雨輝耀劍光四合為一,重又凝聚為天罡元陽劍架住狂徒刀。易天行口中吟唱著彷彿亙古傳來的悲歌,蒼涼而雄壯,狂徒刀陡然漲大,以一倍於之前的力量狂斬而下。   林風雨架住一刀便氣血翻湧真元不暢,鼓起渾身真元再接這一刀,那毀天滅地的力量讓他鮮血狂噴,甚至渾身肌膚都在龜裂噴血。所幸風暴飛錘的麻木感已過,急展風雷二翅遁至高空喝道:「劍氣縱橫,身劍合一;天地罡氣,隨我劍意!」   朗朗晴空轉瞬間雷雲凝聚電光繚繞,一道十丈粗大的霹靂從天而降匯入天罡元陽劍的劍柄。林風雨要用天地正氣對抗易天行的滔天魔焰。   霹靂自劍柄沒入,從劍尖穿出,帶著震天動地的炸雷聲響,這天地大音讓易天行瘋狂的面目一愕,隨即恢復一絲清明。週遭發生的一切讓他瞬間明白發生了什麼。   霹靂光芒映在易天行恢復清明的眼眸,也讓林風雨將這一切清晰的看在眼裡。林風雨看著他神色無悲無喜平靜無比,看著他對自己微笑點頭,看著他還是那股驕傲的狂態,看著他散去渾身真元,也聽見了天魔宗主的最後一句話:「快殺了我!」   狂徒末路!   作為同被心魔折磨得死去活來的林風雨深深明瞭這份必死之志,林風雨甚至能從他臉上看到那種生無可戀。機會稍縱即逝,天罡元陽劍訣穿過易天行身體,將這散去真元的絕代天魔化作飛灰。這一刻林風雨一陣恍惚,彷彿見到了幻靈大陣中最後一關,易天行的虛影詭異地笑著道:「阻止我,或者看著他們死!」   狂徒刀在空中失重落下!   易落落飛空而起接過狂徒刀,淚雨滂沱悲呼道:「林風雨,我殺了你!」   林風雨黯然,易天行已無可救藥他並不後悔,可從今往後他該怎樣面對易落落?   天魔宗聖女噴射著怒火的雙眸映在眼中,林風雨心神恍惚,一時分不清正持刀狂劈而下的是易落落還是扶語嫣。他心中一痛,本想不由分說將易落落摟進懷裡而張開的雙手,居然因一股莫名的怒意變為左掌擒拿,右掌拍向易落落頭頂。   易天行的狂徒刀讓林風雨身受重傷,與易落落的相見兩難又讓他心神受創,兩重打擊之下壓制的心魔再度蠢蠢欲動。   易落落因喪父之痛心神激盪一刀力劈林風雨,卻也同時看見他眼中開始瀰散的瘋狂之意。隨即就見林風雨散去渾身真元,萬念俱灰向她道:「快殺了我!」她忽然明白了林風雨之前那道驚雷劍光的無奈與痛苦。   緊握住狂徒刀劈落的手一時不知所措。   仇歸仇,愛更愛;那一刀,怎劈下?   【最近幾章的回復統一說一下,1、西華魔宗的團結齊心,高手眾多,以及玩弄神州於鼓掌之間,其實之前已經有透露了一些原因,後面還會有更多的線索放出來。並非純無敵光環。2、岳翎這個人物矛盾衝突激烈,會光芒萬丈。3、易落落原型是小弟心中女神風揚花會落姑娘,這個人物也會很複雜,應該是本書最有個性的女主角。扶語嫣已經夠虐了,不會再去簡單複製的。最近章節裡的詩句都是和她對的詩,全是原創。4、肉戲近期很難插入,天魔宗與天命之子預估還有三章,這段劇情完結後,會開始做番外篇曹慧芸之調教,緩和下節奏補一補肉戲。謝謝大家支持。】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36)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