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15)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15) 作者:林笑天 2016年2月17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十五章:妖主太阴   长风猎猎,吹动聚宝山丛林成绿浪,几点白云遮住寸许阳光投影在林海之间,点缀出一副错落有致的画卷。   画卷中的女子身着白衣赤着玉足,随意披散的乌黑长发随着长风飞扬,微微翘起的唇角带着桀骜不驯的傲意,显得清雅之中又带着野性。就像是个出身高贵的少女,自小接受着良好的家教行事得体高贵大方,却又偏偏被家里宠得无法无天,时不时便要发发小性子。   秦冰担心地看着掌上明珠,不住埋怨林风雨。她的对手可是元婴巅峰修者,神州最厉害的绝顶高手之一。此刻又不似在魔岛中自有高个子顶着,还有皮糙肉厚的莫非凡贴身护卫。   林风雨握住秦冰微微颤抖的手心传音道:「放心吧!一个刚刚晋阶的元婴巅峰,不算什么。楠楠是大榕树王亲自选定的妖主娘娘,执掌妖族至宝妖王印,又身兼阴阳大法。而且她是太阴之女啊!好好看着冰姐姐,你的女儿会让我们每个人都为她骄傲!」   方玄衣看着眼前如画中人的绝美女子,虽曾亲眼在魔岛中见到宁楠是如何往来纵横,他仍不愿相信一个修行二十年的少女便能与自己相提并论。凝重的目光时不时扫过宁楠手中持有的赤红色大印,或许这枚散发着浓重灵力的法宝才是眼前女子的唯一依仗。   宁楠明了对手的心意,将妖王印抛了抛收起,微撅丰唇轻笑着,摆明了无意动用这方至宝。   方玄衣皱了皱眉头,神色更加冷厉。在他的心里始终将林风雨视为对手,不想却被宁楠反覆地羞辱,便是涵养再高也忍不住动怒道:「本座不会手下留情,刀枪无眼,宁仙子还请多保重!」   宁楠一拍双掌示意道:「方真人太高看自己了。放马过来!今日教你知道阴阳门道术!」这句话昔年林风雨大战道藏之时说过,此时宁楠依样画葫芦,那自信的神态令妖娆之外更增风华。   方玄衣左手五指一掐身形消失在虚空中,一出手便是高明之极的隐匿之术。   林风雨轰然动容,因为连他都没能看出方玄衣是怎么消失的,此刻又身在何处。   宁楠不为所动双目低垂,神念遍布身周一里方圆以不变应万变。那神念纤细如丝又绵绵密密,彷佛一张大网将罩下便是一只蚊子都飞不进来。林风雨暗暗点头,面对绝顶高手宁楠不急不躁,对神念的控制张弛有度绝不轻易浪费真元。   林风雨的神念炙如烈火霸道刚烈,宁楠神念却大相迳庭,显得温柔如水,但林风雨却知道一旦怒海翻波,发怒的洪水将吞没一切。这也正是阴阳大法的奇妙之处,林家诸人同修一门功法,展现出的道法却因为天赋的区别而各有不同。   方玄衣甫一从虚空中现身,宁楠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挥手一弹。神念交相织就的大网瞬间亮起金光变成一张防御罩子。这一瞬间她便将真元以神念为引覆盖了周身。   万无一失的防御罩子却没能阻挡对手。方玄衣视之如无物,他在空中一个诡异的纵跃,真元编织的丝线离他尚有尺许便噗地一声消散不见,毫无阻碍地欺进宁楠身侧。同时方玄衣左手挥出一条黑色的丝带,及时束缚住宁楠左手,将后撤的身形困住,右手食中二指拈住一根银光闪闪的法宝。这法宝形似长长的羽毛却又由金属制成,一面锋刃一面粗钝,看上去像是某种巨型宝剑上掰下来的一片碎刃。方玄衣以此宝为剑,舞出一阵密集的剑光。   宁楠虽处下风丝毫不乱,右手紧握承影剑,只听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叮叮铛铛法宝撞击之声过去,承影稳稳接下碎刃的每一道剑光。   女儿一上手便被压制,秦冰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方玄衣出手如电迅捷无伦令她眼花缭乱,更是吓得险些惊呼出声。待得这一轮攻势过去女儿安然无恙,才松下一口气。可她想不到的是握住她的林风雨手掌紧了一紧道:「夺魄玄刃?」秦冰心情又紧了一紧,夺魄玄刃堪称一柄妖刃。此宝并无甚么出众的攻防能力却有个特异之处。它犹如一只吸血虫一般,被它接触到的东西聚会被吸取真元为己用——无论是法宝,修者身体或者是真元术法。   方玄衣一阵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快攻,目的正是在此。先是以秘法破开防御欺身而进,又用法宝控制宁楠身形,随即逼得她与自己短兵相接,一套三招连环天衣无缝。至於为何不直接以夺魄玄刃攻击宁楠编织的护身大网,自是因为若是宁楠断开真元,这出其不意的一招便远远达不到现在的效果了。   承影剑与夺魄玄刃虽是一触即分,片刻功夫竟然将宁楠一身真元吸去了一成多。夺魄玄刃得了纯净至极的太阴真元光华大放,方玄衣越打越快,每一次叮当声过后,速度便快上一分,真元便浑厚一分,力道便大上一分。   宁楠亦知形势不对,张口向黑色丝带喷出一道霹雳欲要挣脱束缚。不想阴雷刚刚出口,便如之前真元编织的丝线大网一般消失於无形。   这一下让林风雨,谷虚等绝顶高手均轰然动容。   初次方玄衣破开真元防御网时尚未在意,此次却被他二人清晰地看在眼里。   宁楠口喷霹雳的同时,方玄衣双目紫光一闪而逝,随即手中掐了个法诀便将阴雷化解。   各门派术法不一,可归根到底都是由阴阳真元组成。二者不同的配比,阵列构成了五花八门,威力各异的术法。方玄衣彷佛有一双洞穿一切的眼睛,将真元的构架与流动方向看的一清二楚,是以宁楠两招术法都被迅速化解,毫无作用。   方玄衣一招占先攻势连绵不绝,不给丝毫喘息之机。手中夺魄玄刃被舞成一圈幻光,招招攻敌必救迫使宁楠挡架,真是进退不得。   宁楠应变极快晃动香肩,肩胛骨处长出一对晶莹剔透的翅膀来。凭空而生的冰晶弥漫之下,宁楠身形消失脱开黑色丝带的束缚从容遁走。   秦冰舒展凝重的面容松了口气道:「冰晶双翅。小风,这冰遁可不在你的雷遁之下。不过这一轮楠楠真是吃了不小的亏。」林风雨亦笑道:「吃点亏探探玄衣大法的虚实,也算不上什么。夺魄玄刃虽奇,吸取的真元亦有时间限制,一段时间后那些真元自然要释放出来,否则刃身吸取太多便要受损!哼,破法之术是吧?这世间还有谁的破法之术能比楠楠更厉害!」   宁楠从虚空中现出身形,肩后冰晶双翅轻轻闪动,在阳光反射下美轮美奂。   她咬破指尖挤出两滴鲜血涂抹在眼睑上,让一对清澈的美眸眨动之间增添一分妖异。   方玄衣几乎在宁楠遁走的瞬间又将身形隐入虚空,玄衣大法确有独到之处,在元婴巅峰高手使来高妙之极,身形真如凭空消失一般。   宁楠轻笑一声,双眸眨了两眨亮起两道星光四下扫视。   谷虚惊道:「叱目神光?」   宁楠早早便领悟了破法叱目,较林风雨的明清灵目还要高上一筹,修为提升之后更是修成这一破尽世间万法的至高瞳术。终是崑仑派高人见识广博得多,将阴阳门道术一眼认出。   两道光芒有如实质牢牢锁定在一片虚空。在宁楠叱目神光之下,这片虚空中一片黑影摇摆不定。虽不能清晰地看出身形但这已经足够了,她似乎要扳回一城再次吐出一道阴雷劈去。   方玄衣被叱目神光锁定也是暗暗惊异。七妙玄衣作为神州顶级法宝,隐匿之法高妙之极。历来无论面对的对手修为相较自己是高是低,他总能依靠七妙玄衣获得绝对的攻势先手。对战中更是任他予取予求,想打便打,想走便走,魔岛之战中正是凭借七妙玄衣毫发无损。   如今此术被破令他大为不适应,不过见宁楠故技重施依然用阴雷攻击倒也不惧。这一次林风雨与谷虚都定睛观看,只见方玄衣目中紫光闪过手掐法诀,一道细如尖针的灵力丝线从手指伸出。宁楠此前的阴雷正是被这道灵力丝线分解破去。   宁楠双目红光闪过,五指一张宛若一朵洁白的雪莲花,阴雷一分为五。四道雷光继续射向方玄衣,最后一道拐了个弯迎向灵力丝线。她五指时屈时伸,彷佛在弹动着看不见的琴弦,五道雷光也在她的控制之下不断变换着方位与前进速度。   五道阴雷即将触上之时,方玄衣手指一勾,灵力丝线同样一分为五,迅速钻入五道阴雷之中。围观者甚众,同时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众妖自不必说,宁楠娇俏美丽,其余各门派高层从心情上说自是都偏向她多些。之前见太阴之女应变方式颇为巧妙精准,不想方玄衣控元手段显然更加老道些。如今功亏一篑,都替她感到惋惜。   只有林风雨与谷虚二人惊讶地双目猛然一瞪,也只有他们两人清晰地看见,灵力丝线钻入五道阴雷的同时,宁楠掌心向天,五根玉指竖立如春葱收拢并在一起。阴雷表面同时泛起微不可查的银色光丝缠绕不定,将钻入其中的灵力丝线寸寸瓦解成灵力真元。   原本众人想像中的方玄衣破去阴雷并未出现。一番交锋之后五道阴雷重又汇聚成一道,方玄衣赶忙祭出夺魄玄刃横在身前,阴雷撞在锋刃上?里啪啦一阵爆响过后,又被这法宝吸入。   这一阵看似宁楠吃个暗亏又被吸去了真元,实则是她大破方玄衣破法之术,亦宣告了太玄门第一高手的绝技再无作用。——叱目神光之下,一切真元构建无所遁形。   方玄衣刚松了一口气,只觉宁楠一身气势暴涨,丹田里磅礴无尽的真元正如奔腾的江水一般汇聚,同时天地灵气向着她娇俏诱人的身体狂涌而入。只见太阴之女杏目圆睁,丰唇紧抿,左手大小二指翘起,中间三指并拢扣在掌心。真元随着大小指头所指的方向幻化出一张弓。右手大小二指扣在掌心,中间三指平举,指尖又现出三道绿油油的箭羽,正是宁楠本命法宝星光弓与碧玉箭。   三根箭羽只是遥指方玄衣便让他感到芒刺扑面。   宁楠将箭羽搭上弓弦,身形扶摇而上娇叱道:「便只有你会破法之术么?再吃本宫一招。」   彭的一声弓弦弹动巨响,三根箭羽排成品字形激射!   方玄衣变了脸色!虽是尖锐的箭羽,却带给方玄衣三座大山压顶之势。他不敢有丝毫托大,祭出一面青玉令牌横在空中,令牌迎风而涨化作门扇大小,神妙的翠绿色符文盘旋环绕。   秦冰,秦薇和曹慧芸见了都不解其意。林风雨笑道:「夺魄玄刃虽可吸取一切真元,但每次吸取都是有限度的。不可能一口气将所有真元全数吸光,而是像,嗯,小猫喝牛奶,一口一口的来。否则方玄衣前次的攻击只需黏住承影剑即可,不必剑光如暴雨连绵不绝。楠楠已经发现了!方玄衣光靠夺魄玄刃绝不可能挡住这一击!」   话音刚落,品字形三箭左侧的一根陡然提速,将其余二箭甩在身后。只听惊天动地一声大响,箭羽如同惊雷般射中青玉令牌。青玉令牌在空中剧烈颤抖,翠绿色的符文光芒大涨随后又一个接一个地溃散。当最后一个符文湮灭,才终将第一根箭羽打作一片灵光。   品字顶端的箭羽随即射中青玉令牌,彭地一声将这法宝远远击飞出去。方玄衣紧握夺魄玄刃弹出三道法诀,夺魄玄刃顶端忽然开出一个口子迎向箭羽,似要将箭羽全数吞没。   宁楠空扯弓弦弹动,品字顶端箭羽忽然奇异地扭了一扭,镞尖变作一只爪子牢牢掐住夺魄玄刃,以爪子为圆心,尾羽画了个圆弧甩向方玄衣身体,化作根绳索将他与夺魄玄刃缠住。   这三箭大有名堂,左一箭震爆,顶一箭束缚,右一箭此时来的不早不晚,破空的啸叫声让方玄衣浑身汗毛炸起。来不及挣脱束缚,急忙提起真元浑身泛出七彩光芒,同时夺魄玄刃全力运转吞噬两箭真元。   品字右箭如陀螺般急速旋转,七彩光芒只略微阻了一阻便被穿透而过。方玄衣身上七彩光芒中的黑光大盛发出爆裂声响,千钧一发的时刻挣脱品字顶端一箭的束缚,险之又险地闪了开去。   宁楠娇叱一声,叱目神光死死锁定方玄衣身形,又是连环三箭射出。方玄衣的青玉令牌受损极重难堪再用,这三箭再也躲不过去,被右箭在肩头开了个拳头大小的血洞。   群妖震天的喝彩声中,宁楠第三轮箭羽的灵光再度汇聚完毕一触即发。而方玄衣身周七彩光芒中的青色光芒又盖过其余光芒,肩头伤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癒合。   七妙玄衣果真妙用无穷。   可饶是如此,明眼之人都已看得明白,方玄衣被动挨打已然尽处下风,甚至夺魄玄刃第一轮吸取的真元已然控制不住散了开去。宁楠攻势连发无穷无尽,阴阳门人素以真元充沛用之不竭着称,这么打下去方玄衣必然陨落无疑。   眼见局势无法扭转,宁楠第三轮箭羽又要发出,谷虚心中叹息一声挡在正中阻止道:「宁仙子手下留情!」   林风雨心中大怒,一股暴戾之气抑制不住地升起展开风雷二翅遁至谷虚面前骂道:「以多欺少,还要点脸不?」四色剑光漫空飞舞辉耀天际,气势汹汹朝谷虚卷来。   谷虚哪敢怠慢大叫道:「林真人息怒,本座并无此意。」一边同样祭出本命法宝定元塔,那宝塔共有七层迎风而涨,每一层都以相反的方向转动。谷虚见林风雨来势凶猛,忙大喝一声:「镇!」   定元塔底部开出个口子放出一道金色豪光欲要笼罩四色剑光,却被四色剑光如锁链般绞住。两边一阵窒息般的僵持各自分开,林风雨身形凝立不动,谷虚却被震退了两步,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不想两年过去,林风雨的功力又大有提升。   定元塔亦是威力无穷,饱含封镇威能。林风雨暴戾之气随即散去,心中惊讶方才的过激行为,似乎被心魔控制一般。此刻不是深究的时候,冷声道:「说好了一对一,道长横加干预可是坏了规矩。」   谷虚定了定神道:「林真人息怒,本座绝无此意!大家切磋一番而已,若是受了伤反为不美!」   林风雨鄙视地一撇方玄衣道:「你怎么说?」   方玄衣面如死灰低头不语良久,叹了口气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本想挑战林风雨,不想连宁楠都稳稳压他一头,看来受打击极大。   群妖顿时大声鼓噪,一片奚落太玄门的语声中,施灵逸的大嗓门声震四野,对着林风雨与宁楠马屁连连,拍得不亦乐乎,自感今日文采发挥极佳,颇有些洋洋自得。   方玄明见之前数年筹谋一场空,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朝宁楠拱手道:   「宁仙子既是胜了族弟,太玄门不敢与仙子争三江之地。」言语之中意态明显,胜的是宁楠,而非南宫世家。   宁楠撤去功法飞至南宫紫霞身边道:「紫儿姐姐,你知道妹妹不会管这些恼人麻烦的事情。今后妖族便由姐姐统一调配可好?」南宫世家几位长老一阵激动,热血哄得一下涌上脑门。五名元婴后期大妖,三十来名元婴期,还有五千多金丹妖族,这是一股多么可怕的力量?得妖族之助,又有林风雨与宁楠两名绝顶高手,蓝剑山庄的声势比起南宫剑河在位之时还犹有过之。老天保佑,昔日南宫剑河交好林家是多么英明的决定。眼看着南宫世家盛极而衰,短短两年时间便又恢复声势!   南宫紫霞也不矫情,落落大方道:「妖族高人可都是奉妹妹为主,姐姐可没那资格。不过帮妹妹尽份力倒是无妨,咱们之间还分什么你我么。」宁楠朝她做个调皮的鬼脸,回过头又换作威严的面目对众妖道:「神州正危在旦夕,咱们百妖国今日出世自不能置身事外,今后都请南宫庄主调配,皆如本宫亲临,可都听清楚了?」   众妖知道宁楠与南宫紫霞都是林风雨妻子,本就是一家,这些话都是说给各门派的外人听的,忙齐声应道:「谨守妖主娘娘法旨!愿奉南宫庄主令谕!」南宫紫霞忙请大长老接引众妖到蓝剑山庄安顿。   林风雨拉起许玲儿的手飞至太玄门阵前道:「方掌门,请出来说话!」面色不善,显是要算账来了。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6章:愛恨情仇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