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34-35)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4)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292   第三十四章:北海隐窟   议事堂周围的阵法全数启动,更有数百名人妖两族金丹期以上修者守卫,将 这处所在看护得严严实实。如非经过南宫紫霞特许,任何人不得出入。   这等阵仗让林风雨心中有了底。步入议事堂,见秦冰,宁楠,秦薇,柳若鱼 都在。王天翔穿着宽大的袖袍默坐在南宫紫霞身旁,原本飘飘然神仙之姿消失不 见,蕴含神光的双目也极是黯淡。   林风雨扫视一圈,果然坏人还是由我来做。向王天翔道:「王洞主别来无恙?」   王天翔神色哀伤道:「命还没丢。只是遗憾剑河老弟陨落。」   林风雨面无表情道:「当日魔宗来犯,大哥拼尽全力以身护庄。只不知王洞 主到何处去了?大哥的求助难道王洞主未曾收到吗?」对於南宫剑河身死道消, 林风雨除了痛恨西华魔宗之外,对王天翔也大为不满。作为朋友守望相助是必然, 你们两人兄弟相称,想来南宫剑河平时没少给好处。即使纯粹的君子之交道义朋 友,蓝剑山庄面临大事就躲得没影没行,说不过去吧?   王天翔自知此次前来颇为尴尬,也不以为杵平静道:「没有收到!无可奈何, 剑河老弟这事只能说得来不巧,你们怪我也无可厚非。王某只恨阴差阳错!」   林风雨越想越火大,若不是王天翔隐居世外从不参与修真界诸事,忍不住都 要将天盟内奸怀疑到他头上,脾气上来阴阳怪气道:「你在哪里谁能说得准?西 华魔头天天带着面具,谁知道面具之下又是怎生一番尊容?」这顶帽子扣的有点 大,说起来倒也不是完全无理取闹。   王天翔双眉一皱豁然起身,右手解开宽大的衣袍,令在座众人都吃了一惊。 只见衣袍下的身体右边完好,左边却似被抽乾了精血只剩皮包骨头,尤其是左臂 细如树枝难见其形。   南宫紫霞惊道:「王伯伯这是发生了什么?」   秦薇修为不高,对这些东西却极有研究,瞪视了一番道:「这是被血祭法阵 抽去了精血么?」   王天翔淡然道:「我只是一名散修,意外发现梨花洞灵气浓郁,便在那里立 下洞府。林贤弟大婚之后我返回梨花洞不过十日,忽觉洞下灵气喷薄而出,此事 大异寻常不得不一探究竟。三年下来在北海深处一片太古云母所在,发现一处洞 穴。按捺不住便深入其间反遭阵法所困,直至一月前方才脱困而出。」扫视一圈 后又盯着林风雨道:「当王某是什么?若非神州大难临头,王某又怎会特地前来 蓝剑山庄,管这摊子烦人的俗事?」   这话说得林风雨略带尴尬。说到阵法一屋子人大都插不上嘴,只得目视秦薇。   秦薇想了想道:「王洞主见谅,并非信不过您。只是小女子对这件事情很是 好奇。听闻王洞主卜算与阵法之道天下无双,是什么神奇的阵法能将您困住数十 年之久?」   王天翔抬手挥洒在空中绘出一片阵法图形,他小心翼翼,灵气线条中留下多 出断点,显是不敢讲阵法绘制完全道:「困住王某的大阵太过繁複倒也没什么大 不了,数十年下来已是大致明瞭,王某既能出来自是还能进去。只是整个大阵核 心非此莫属,薇仙子可认得此阵?」   莫说秦薇认不认得,林风雨都认得!他和柳若鱼对视一眼惊道:「皇天雷殿!」 这处阵法与两人闯入皇天宫时所见只有极微小的差别,毫无疑问俱是血祭阵法。   王天翔奇道:「何意?」   柳若鱼便将昔日在皇天雷殿所见所闻详细说了一遍。王天翔闭目沉思良久, 歎息一声道:「如此说来,神州真是大难临头了。」   南宫紫霞望了望王天翔乾瘪的半边身体欲言又止,王天翔道:「紫丫头是不 是想让伯伯施展卜算之术?」   南宫紫霞坦然道:「确有此意!只是伯伯的身体……」   王天翔摆手道:「这事先不忙,伤好之后自当如此。紫儿还请先准备些材料。 另有一事,我记得皇天雷殿曾於北海上空出现过一次,三江之上又是一次,其余 五次又是何时何地?」   皇天雷殿出现於北海,如今又被王天翔发现血祭阵法,这二者之间绝非偶然, 很显然早已有人布下这张棋局。南宫紫霞骤然觉得毛骨悚然道:「我立刻吩咐人 去查一查!」   诸般事宜的准备均非一日之功,秦冰便於听风观雨阁准备晚宴邀请王天翔前 来。一来林风雨之前毕竟冤枉了人,二来除了大事之外,也有许多疑问需向梨花 洞主请教。   时辰差不多,林风雨亲自去客舍迎接。   行至半途正巧撞见岳翎,自魔岛天盟之后还是初次见面。两人并不熟识,问 好之后便匆匆离去。如今岳翎也加入了蓝剑山庄,在百剑堂许玲儿麾下负责些闲 散职务。   转过身来林风雨双目微瞇,念及南宫紫霞曾对他说过的话:「我怀疑岳翎有 问题……证据?理由?呵呵,不需要!我怀疑就够了!不管从前关系有多好,她 要伤害我家人,我绝对不会轻饶……不觉得从她回来以后便接连发生大事很奇异 么?易宗主忽然心魔大炽没有蹊跷么?你的天命之子身份举世皆知,都是巧合? ……她不可能传你是天命之子没错,但是邱五行的名字可是她证实的,很多时候 并不需要直接这么做的……五方大师?他当然也有问题,谷元盟主可是日夜盯着 他呢……易宗主当日心魔袭扰只有天魔宗大管家在场,可惜屍骨无存,我已和落 落联络过,她暗地里在查,只是这么些年还没有头绪……岳翎还能活着的唯一原 因只是我还觉得她还有利用价值……」   岳翎嘴角亦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容想到:这样都能活下来?嗯,夫君在你身上 失算多少次了呢?夫君说既然你活了下来,那么必然有蛛丝马迹泄露,我的身份 迟早要暴露。呵呵,我的命在他们眼里又算的了什么呢?倒是你如此命硬,或许 我可以这么做吧!   林风雨见了王天翔呐呐的不好意思,还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与南宫剑河 结为至交好友自然都有着相同豪爽大气的性格。   王天翔拍拍林风雨肩膀道:「成了天命之子,脾气架子也大了!」   林风雨挠挠头苦笑道:「什么天命之子,十足十的灾星临凡!」   王天翔道:「这话莫要乱说,绝不可再行提起!走罢,知道你们有许多问题 想问,慢慢说。」他半边身子精血被抽乾行走不便,得了南宫紫霞特许在蓝剑山 庄内飞行。林风雨见他一名元婴巅峰高手,连日常的飞行都有些晃晃悠悠,这伤 势实在有些重了。   来到听风观雨阁,林家诸女包括柳若鱼都立於门口恭候,表现出十足的敬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秦冰亲手整治的菜餚颇具风味,让向来独居的王天翔 讚不绝口。   王天翔主动挑起话题,向林风雨与柳若鱼道:「听说林贤弟在天魔宗遇见了 明麟逆子,是怎生一个情况?弟妹还请莫怪。」这话题蓝剑山庄几乎从不被提起, 实在有点犯忌讳。   柳若鱼与林风雨的关系经一家人商议之后都决定还是暂不公开为好。林风雨 的为人自然大家都信得过,可难免众口铄金,南宫紫霞与柳若鱼一同嫁给林风雨, 很容易被人嚼舌根子,说蓝剑山庄已是阴阳门附庸。美妇被这一句弟妹叫的脸颊 发烧,定了定心神道:「事情既已发生避着小妹也无用。他一定要死!」   王天翔见微知着,眼角余光微扫了林风雨一眼,听他说道:「当日的情况非 常怪异。照说南宫明麟已是神州修者公敌只能躲藏起来,可他准确地预知当日即 将发生大事,提早潜伏。还有一点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曾言道有预知未来之 能,辩解道害死大哥都是无奈之举,只因他不同意庄主之位落在紫儿手中,预言 我将给神州与蓝剑山庄带来大难。当时满腔怒火觉得是一派胡言,现在细细想来, 他并非如此莽撞无脑之人,当是有他的理由。王大哥精通卜算之术,正要请教此 事。」   这番话诸女都听易落落说过,林风雨心中疑惑也正是她们的,一同望向王天 翔。   王天翔闭目皱眉思量许久,向林风雨与柳若鱼问道:「你们在皇天雷殿里可 有什么发现?」   两人对视一眼,涉及仙界的事情家中想来不敢多提,谁知道那些修为高到神 州修者无法想像的仙人感应能力强到何等地步?林风雨小心翼翼指了指天空道: 「内里诸多阵法,还有那些灵傀儡,我们都觉得除非那里的人,神州无人有此大 手笔!」   王天翔点了点头,换个话题道:「明麟所说预知未来之能恐怕确有其事。卜 算之术绝非信口开河。我们知道人生在世皆受因果制约,这一点无论是道家,佛 家,甚至是魔修妖修均无可躲避。卜算之术正是通过计算因果,达到预测的目的。 而有些天赋异禀者甚至不须施展卜算之术,能够通过身体感应的契机,预视未来 发生的事情!明麟五阳麒麟体,在梦中预见未来并非无稽之谈。」   林风雨闻言道:「这么说他确实看到了什么可怖的事情,才下定决心逞凶弑 父,认为以他一人之力统领蓝剑山庄渡过难关?」   王天翔道:「恐怕……未必。」   众人都有些疑惑,柳若鱼歎了口气道:「这话还是我来说吧。明礼作为家中 长子原本应是庄主继承人,不过他夫君好的没学到,缺点倒是学了个十足十,风 流好色任性而为,又偏偏自视甚高,无论修为心胸还是智计,实非庄主人选。此 后明麟出生,他谦逊好学天资又高,我和剑河便属意他做庄主继承人。不想家中 万幸又添了个紫儿,锺蓝剑山庄之灵秀。若是神州无大事,明麟必为庄主之选, 稳紮稳打徐图进取他是不二人选。可正值西华魔宗复出危害四方,剑河便改了主 意。明麟与紫儿优点大多相似,不过有一点紫儿比起明麟要出色得多。」说到这 里心中黯然,一时说不下去。   秦冰接话道:「小妹在山庄多时,发现明麟这人有些……缺乏勇猛精进必胜 之心……」   柳若鱼调整了下情绪道:「正是如此。我与剑河看着他长大,对他的缺点自 是明瞭於心。我们都不知他具备预见未来之能,只是觉得他精於算计,许多时候 在蓝剑山庄对面弱势之敌时,他都表现得极好,总能以最微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 利益。可是一旦面对强敌,他便畏首畏尾缺乏殊死一搏的勇气。」   王天翔完好的右手捋着鬍鬚道:「有得必有失。卜算之术最大的负面效应正 在於此,须知预知未来……便没有未来!」   林风雨心有所感,卜算的确是一柄双刃剑,每件事情预知了吉凶并非是好事。 若是大吉自然不说,可结果若是大凶呢?难道便不去做了吗?像魔界进犯这种事 情,难道不做能躲得过去?或者正是南宫明麟具备了这种能力,反而让他做事畏 首畏尾,考虑太多。相比之下南宫紫霞在这一点上巾帼不让鬚眉,比他强的太多 了。   柳若鱼道:「王大哥这么一说,我大概能明白明麟为何这么做。或许他预见 了未来的某一件事,让他觉得蓝剑山庄硬拚必然有灭门之忧。剑河也好,紫儿也 好,小……风也好,性子里都是刚硬的,这在明麟看来或许是不智之举,也就是 他所说的,在紫儿手里山庄或有灭亡之祸。那么当日魔头大军压境,明礼反水重 创剑河,他便觉得照此下去事不可为,应是临时起意,要杀了剑河,借助魔头之 手夺得庄主之位。反正西华魔宗拉拢的明礼已死,换他明麟来坐傀儡庄主之位也 是理所当然。此次为了夺天命送了性命,恐怕也是见小风重伤在身十拿九稳,否 则躲了那么久不会贸然现身。」   宁楠皱眉道:「这么说来,此人不是故意要这么做。他的出发点还是认为只 有他才能保存山庄,所以必须把大权控制在自己手里。而无论剑河大哥,紫儿姐 姐还是林大哥都必定会与他意见相左,所以必须除去是么?作恶失败之后,又想 夺天命,还是为了保住蓝剑山庄?这叫什么鬼道理?」   小魔女平时对林风雨最凶,但其实疼爱到了骨子里,一切对林风雨不利或是 伤害的行为都被视为「罪大恶极」。南宫明麟妄想夺天命,此刻看情形大家对他 出发点恐怕是好的达成了共识,顿时大为不满。   秦冰无奈地摇头笑道:「知道你会不高兴,不过事实恐怕是这样子。这些事 情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当务之急是要弄明白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他恐惧如斯。」   说到这个众人复又默然,良久后王天翔才悠悠说道:「或许与天命之子出现 有关。」   见众人都将目光移向他,王天翔又道:「据我推测,神州之难绝非仅仅是魔 界进犯这么简单。魔界虽强,与神州不过是同等的界域,想要彻底吞并神州根本 是癡心妄想。而天命之子非神州世界之神感受到足以毁灭神州的危机不可出现。 一个魔界,不足以催生天命之子!」   说到了自己身上,林风雨满腹疑团道:「王大哥,这天命之子到底怎么回事? 紫儿也老是瞒着我。」   王天翔正色道:「正要说你!天命之子秉承世界之神意志而生,如今可以确 信落在贤弟身上。此事非同小可,之前的妄言再不可胡说八道。」   林风雨感到他的郑重,忙敛容道:「谨遵王大哥之言。」   王天翔道:「有苏不言等人妄想夺天命。呵呵,当真是癡人说梦。」   林风雨道:「有苏不言当日言之凿凿,说他只需抽取我的神魂理清脉络,夺 之不难。」   王天翔嗤笑一声道:「大言不惭!天命之子应世界之神意志选中,绝不是单 看某一点。我们这么来说,紫儿,若是蓝剑山庄面临生死关头,须将庄里的资源 全数向一人倾斜全力培养,方能渡过危机。你选出来的人会因为被人杀了,便选 择那个杀他的人吗?」   南宫紫霞道:「那当然不可能。此人必然是综合了各方面考虑才甄选而出。 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性格,岂是轻易能替代的?」   王天翔道:「正是如此。世界之神选定的天命之子也是综合了各方面的考量, 必然独一无二,也最适合面对此次危机。若按有苏不言的说法,杀了林风雨再去 学习他的处事方式,便能被世界之神选中?笑话!」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林风雨歎息道:「人心难测,人心难测。」   王天翔开解道:「世界之神岂是泛泛?既然选定了林贤弟,若是这点难关都 过不去,又怎生去面对连世界之神都感到恐惧的危机?倒也不必担忧。」   秦冰又问道:「按王大哥推测,此次神州危机究竟和什么有关系呢?」   王天翔道:「我心中有些猜测却不能确定,贸然说出来恐怕会造成误导。只 有等我伤好之后,做足准备再往北海隐窟探究方能有些把握。不知林贤弟与秦薇 仙子可有兴趣同往一行?」   第三十五章:云影浮霜   严峻的形势逼得人喘不过气来,林风雨觉得心头压了一块大石头。是否天命 之子对他而言并不重要——无论是不是,他都不愿神州蒙难,都会尽自己最大的 力量。谁愿国破家亡?谁愿妻离子散?谁愿为奴?   林风雨望着屋中的娇妻们,这些都是他最亲最近的人,一旦神州有失,谁来 保证她们的安全?国色天香的她们会不会沦为玩物任由淫辱?不行,绝对不行。 不管是谁,即使是仙界的仙人也不行!他站起身对王天翔道:「义不容辞!」   秦薇也是跃跃欲试,却被林风雨打断道:「王大哥,薇薇姐可以一起去,不 过必须我进去看过之后,没有问题才能让她进去。」   王天翔点头道:「谨慎些是对的。况且此事由你们自行决定,王某只是相邀 并无异议。」   商量定完了计划,过多的担心也便无用。秦冰吩咐月华,请她施展岐黄妙手 帮助王天翔恢复伤势。   拜月玉兔的丹石之术着实神奇,不过半年多时光王天翔便大体康复,只是亏 损的精血需要时间慢慢恢复。   蓝剑山庄底蕴深厚,王天翔所需的材料早早准备得一应俱全。加之这段时间 来随着王天翔与南宫紫霞的不断参详研究,关於皇天雷殿的秘密越来越浮现出来, 只等着再探北海隐窟,一切或可大白於天下。其间王天翔希望见莫非凡一次,只 是墨麒麟长期闭关不出始终未曾见面。   这件事让南宫紫霞更是忧虑,王天翔提出的要求并非无的放矢,而那只向来 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神兽忽然闭关也定有原因。一切都暂时无法明晰判断,未知 恐惧笼罩在心头的感觉着实不好。   林风雨每日陪在扶语嫣身边。算算时间她醒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此去北海不 知需要多久,若不能及时赶回定是一大遗憾。只是事关神州安危的大事,也事关 林家的未来,有所为有所不为,总须取舍。   临行之日林风雨向诸女告别,特意向许玲儿鼓励道:「大榕树王的智慧果实 效用神奇,玲儿的悟性越来越佳,多些自信,修行莫要落下了。」   许玲儿道:「自信这种东西哪那么容易嘛。玲儿比起姐姐们着实差了不少, 又没有慧芸姐的特长。有时候确实有点……」   林风雨搂她入怀在额头一吻道:「玲儿忘了大混沌阵面对十二祖巫幻象了么? 大榕树王不会平白无故给你颗智慧果实。你看,不知不觉宝贝玲儿也金丹后期了, 比起神州诸多天才哪里差了?」心中暗歎这丫头身材并不高挑,胸前一对玉兔却 是乖乖不得了。   许玲儿迷醉地闭上眼眸,嘴角勾起标志性的甜笑呢喃道:「玲儿知道了。」   两人温存了一会,林风雨道:「大哥又要出去一段时日,这次回来,便要娶 玲儿进门。」   许玲儿脸泛红晕道:「人家等着你!能和语嫣姐姐一同嫁入林家,玲儿很自 豪。」   林风雨与王天翔,秦薇一同前往北海。宁楠遣了施灵逸与肖苟带领两大妖族 金丹后期以上的修者随行——如今蓝剑山庄兵强马壮安全无忧,而北海那边尚不 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带足人手应付各种突发情况十分必要。   虽是路途遥远,前方又有未知的危险,於秦薇而言却甚是甜蜜,这还是她首 次与林风雨单独相处如此长的时光,林风雨也是享尽了玄阴媚女的诸般温柔。这 一趟旅程对二人来说都将是毕生的回忆。   一路行来足有七日时光,一行人浩浩荡荡驾临北海。晴朗的早晨,海面风平 浪静微波不兴,细细的海浪温柔地舔舐着沙滩,发出听不清的絮语。阳光洒下, 给海面铺上了一层亮光闪闪的碎银,又像是被揉皱了的绿色丝缎。   梨花洞就在不远处,空中看过去风景宜人别緻,只是一行人都怀揣着心事也 没了入内一观的兴趣。施灵逸与肖苟留下几名妖族在海面警戒,余者在王天翔的 引领下向深海寻去。   深海处不见任何光亮,不过对这群高阶修者都不是问题,各自运起瞳术看明 瞭前方的道路。深海中多有成精水族,感受到一群气势滔天的高阶修者到来,忙 不迭慌不择路地亡命奔逃。另有少许元婴水族大妖,也不敢正面掠其锋芒,只得 隐匿身形暂避。   王天翔脱困之时一路都做好了标记,不需多时便寻到了一处洞窟之外。   洞窟甚是奇异,似是深处有一股庞大的生命体正在呼吸,海水被这悠长平稳 的呼吸吞入又吐出。一行人也被这呼吸之力影响,身形处在波涛之间俱都摇摆不 定。这一众修者最低都有金丹后期修为,这股力量的强大让所有人骇然,互相对 望着感歎.   进入洞窟不知多深的距离才来到法阵之外。越是深入,呼吸的力量越是强劲, 到最后王天翔,林风雨,施灵逸与肖苟四大高手不得不放出护体真元,才能保证 一行人不被冲散。   林风雨目中蓝芒闪烁,只见法阵内里红光沖天,隐约可闻到些许血腥味。而 法阵外一层银色光罩将内里一切全数隔绝,躁动的红光始终突不出光罩的遮蔽。   王天翔在外观望一番道:「我在梨花洞修行数百年,海面下历来全无动静, 只有那几日灵气四散,方才让我寻到了此处。秦仙子可曾看出些门道?」   秦薇目中透出一股暧昧诱人的粉光。和林风雨这等不甚了了的门外汉不同, 作为精研阵法的修者,面前的法阵在她眼中堪称惊艳。此刻秦薇正目不转睛凝视 着法阵沉吟不语,对王天翔的话语充耳不闻。   过了足有大半个时辰,秦薇犹如定住的美眸才开始左右转动,盯着一些细节 所在细细观察。若不是林风雨拉住了手,她便要如魔怔了一般被吸引过去。那阵 法庞大的架构,每一处精妙的法纹搭建,都让她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看秦薇一时半会儿还回不过神来,林风雨向施灵逸与肖苟点点头,示意他们 再次保护秦薇,又用手指划了道金线吩咐道:「我没出来之前,谁都不许超过这 条线!」   王天翔吟唱着玄奥的法诀,在一处阵眼上点点画画了一阵。只见笼罩法阵的 幻光徐徐流动,现出一道空隙,两人瞧准时机瞬间挤了进去。看着他依然带伤的 身体,想起初次到来时,梨花洞主被法阵黏住抽去了大量精血,也不知被困在其 中的岁月,耗费了多少心血才研究透了法阵的安全进出之法。   这处隐窟阵法与皇天雷殿中大有不同!一进入便是沖天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目中所见俱是翻涌的血液彷彿置身血池地狱!林风雨强忍着翻江倒海般的肚子, 皱眉摇头骂道:「什么鬼地方?」   王天翔故地重游早有准备,只见他打量了一阵四周怪道:「有人进来过。」   林风雨顺着他目光望去,只见几处法纹有被动过的痕迹,地上亦有几处脚印。 那脚印娇小玲珑应是女子所留,只不知是何人进入此处。   王天翔道:「要不要先进去看看?」   林风雨随着他在血海中前行,王天翔不断指出危险的位置。林风雨特意略微 靠近了些观看,只见这些地方就犹如人体上的脓包一样噁心,那冲鼻欲呕的血腥 气让他歎了口气道:「王大哥,这里和皇天雷殿截然不同,但小弟总觉得都不像 是这方世界应该存在的东西。」   皇天雷殿的元婴期灵傀儡以及凤卵,摆明了不该存在於神州。至於北海隐窟 这里虽暂时没看到这些神奇的物事,可是这些阵法从境界上已经完全超越了神州, 翻腾的血海更是不知抽取了多少生灵的精血。   王天翔点头道:「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走吧,这里的危险远远不止这些。」   林风雨先行进来的目的是为了探明其中的危险,做到心中有数才放心让秦薇 入内。两人一路小心翼翼地避开危险所在,顺着固定的路线前行。   一座巨大的血山出现在视线中。先前王天翔已向林风雨说明,血山处有血灵 存在凶悍无比,甚至有些血灵堪比元婴后期修者,当是整个法阵的阵眼所在。   此刻山脚处足有千名血人正嘶吼着喷出血箭,暗红的血色之间不时透出几丝 纯白光芒。王天翔与林风雨对望一眼,隐匿身形慢慢靠近。   被血灵围攻之人真元极其强大,放眼神州不过寥寥数人有此修为,时不时透 出的纯白光芒将血灵纷纷净化消散。血灵久攻不下似是极为愤怒,忽而一只三丈 余高的巨大血灵现身,张口发出一声似是血液翻涌的嘶吼。千余血灵同时向它奔 去融为一体,合成一只小山般的血灵。   巨大的血灵嘶吼,口喷一束血色剑光凌厉无比。王天翔眉头一跳,此前正是 这物事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与此同时,被血灵围攻之人神州亮起玫红光芒,一朵 娇艳欲滴的牡丹花升起,花芯正对血色剑光。   只听一声闷响,血剑被牡丹花全数收去,不过掌控牡丹的女子却身形晃了几 晃,似乎受了些伤。   之前女子被围攻看不分明,林风雨感受真元便有所猜测,如今见了她身材修 长凹凸有致,鹅蛋脸甜美可人再无犹疑果断出手。   看着林风雨隐匿身形犹如一道若有若无的轻烟靠近血灵,王天翔暗暗歎息一 声:「了不起!」手掌一翻取出六面小旗,亮出身形升空而起朝血灵飞去。   六面小旗脱手而出,一旗居中五旗围绕,顷刻间迎风而涨化作丈余大小。旗 桿如剑,向血灵身周落下直插地面。旗旛飘荡间现出旗面刻画的金木水火土五行, 中央那一桿则是天雷之形。王天翔大喝一声,六旗放出雷火交加席卷血灵。   血灵与王天翔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连声嘶吼手擎一柄巨大血刀围绕身周一转, 方圆百里现出一片血海。被围困的女子见了王天翔面色一冷,泛起的血海让她微 微皱了皱眉头也是腾空而起。   虚空中忽然现出一只银白色的火鸟,清吠之声直达九天。火鸟周身俱是苍白 烈焰,与六面旗旛的雷火一同焚烧血海,要将其活生生蒸乾。   女子见了火鸟精神一振,从皓腕上取下一只玉镯祭起。玉镯接口断开变作一 条星光缭绕的锁链,将血灵牢牢缚住。   火鸟口中喷出一道白得刺目的火焰直窜血灵腹部。血灵被锁链困住动弹不得, 那苍白烈焰让它感到巨大的威胁,连声怒号声中目中血光大放,又射出两道血箭。   苍白烈焰使林风雨三种真焰融合而成,与血箭一触竟也被污了。烈焰中猛地 跳出一人,手持弯月般的魔刀狂劈而出。血灵猝不及防被劈中腹部,狂吼一声消 散。——正是林风雨藏身烈焰之中,出其不意一击奏效。   王天翔松了口气道:「快走!」   背后血山中无数血灵铺天盖地而来,三人不敢正面力敌急忙遁去。那些血灵 追出百里见追不上,便毫不犹豫地返回血山,似是其中有什么重要物事需要守护, 不敢离开太远。   三人落下地来,女子俏脸寒霜怒视王天翔,强忍着怒火未曾发作向林风雨传 音道:「你怎么和这等无情无义之人混在一起?」   林风雨颇为尴尬传音道:「嫂子误会了,王大哥先前正是被困於此,才未能 前往蓝剑山庄相助。」   女子正是碧云宗主云蕊,听完林风雨传音暗歎一声命数,才面色缓和向二人 施礼道:「多谢两位出手相助。」   王天翔见她先对自己发怒,现下又颇为恭敬,满头的莫名其妙,女人真是最 难搞懂的物种,只得面无表情地与林风雨一同回礼。   林风雨看这一番作为,显是王天翔并不知晓南宫剑河与云蕊的隐秘恋情,也 不好多说忙问道:「云宗主为何在此?」   两人均是南宫剑河的结义兄弟,云蕊不敢怠慢,取出一座离宫祭起,请两人 入内坐定,又沏上香茶才道:「你这个天命之子现身神州,就不许本宫探查下来 由么?」   林风雨心中暗道:嫂子对大哥旧情难忘,对我二人如此恭敬自是看在结义之 情。这份爱恋可深得紧了。   云蕊朱唇一张抿了口香茶又道:「林真人可还记得魔岛之战时,鬼王宗从鬼 界召唤来的那只鬼王?」   林风雨一愣,当时战况激烈,西华魔宗凝练的数十只血煞屍魔凶威赫赫,全 靠了那只鬼王抵住,否则神州修者伤亡必然惨重。当时倒真没注意那只鬼王事后 去了哪里,满心疑惑道:「记得!难道有什么问题?」   云蕊道:「战后鬼王从召唤法阵内离去。鬼王宗主战无情召唤鬼王后以身履 行召唤契约陨落,鬼王宗也元气大伤再不出世。本座与战无情是旧识,鬼王宗与 碧云宗相距不远交情也不错,两月前鬼王宗密报於本座,说宗门供奉各代宗主的 禁地内又发现了召唤法阵。此事大有蹊跷,鬼王宗目前无人有能力搭建此法阵, 如此凭空而现,岂不令人忧心?」   林风雨惊道:「怎会如此?」   云蕊道:「当时魔岛上遍地屍体,怀疑是那鬼王趁着混乱留下了炼屍或是分 身潜入鬼王宗,又布下了召唤法阵。当日鬼王宗破例让本座进入宗门禁地,本座 用追踪之法一路寻来此处,小心破开法阵进入之后又寻到那血山。不想其中有如 此多血灵,支持了足有三日。若非两位到来,怕是还不易脱困。」   王天翔道:「云宗主运气不错,若是如王某当日到达此处,怕是也要身不由 己被法阵吸入,身受重伤了。」   林风雨不安地搓着手,想起一件恐怖的事情道:「云宗主,若是鬼王分身留 在神州,是不是有可能再度召唤鬼王?」   云蕊亦是面色担忧道:「鬼王宗内的法阵已被本座暂时压住,若非血气不够 怕是早已将鬼王召唤至此界。」   王天翔苦笑道:「依云宗主之言顺着踪迹寻到北海,这法阵里血气沖天,两 者若有关联岂不正是为鬼王宗内法阵提供血气么?」   云蕊秀目低垂道:「本座担忧不止於此!既然魔界能以血祭之法召唤血红魔 眼,建立与神州的界域通道,那么鬼界……」   林风雨毛骨悚然道:「魔界进犯神州,若是再多一个鬼界后果不堪设想。」   王天翔双目一凝道:「惊慌无用!王某上次入阵便发觉阵眼在血山之中。那 些血灵无论如何勾引挑逗都不离血山百里范围,山里定有什么紧要物事。林贤弟, 事不宜迟我等速探血山,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才是。」   林风雨豁然起身道:「正是如此!血灵数量众多,王大哥速速送我出阵带妖 族进来,共破血山。」   云蕊唇角勾起微笑,不想林风雨准备充分连妖族都带来了。那一大票金丹元 婴的妖族足以对抗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