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4章:猛兽出笼

 
第十四章:猛兽出笼 皇天雷殿里杀人越货实在是太平常不过的事情,甚至是各门派间不成文的默契。 这里是修真界,离人人平等最远的地方,实力是你的一切。 如果没有,那么什么都不属于你,即使是宝贵的生命。 可像今次这般各门派弟子颗粒无收还是第一次出现,尤其在魔界进犯神州,人人急于提升实力的时候,可说是犯了众怒。 但是谁也搞不明白这种事情是怎么出现的,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抢的。 昆仑派,正天阁,天魔宗这些顶级门派领头的高手狐疑地看着自家被派入皇天雷殿的弟子,搞不好真是哪位天赋出众的弟子干的呢? 林风雨化身周有德混在人群中哭丧着脸,偷眼瞧瞧方玄明焦急的模样,心里却乐开了花。 局面越乱越好! 太玄门原本计划在方玄衣出关后便大兵压境,逼迫蓝剑山庄低头。 结果皇天雷殿现世不得不暂缓,如今又出了这档子事情,各门派怨声载道谁敢挑头说离开? 那不是当众宣告老子得了好处不和你们玩了,就算今天走得了,回头估计也得给「讨债」的烦死。 谁也拿不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来。 自己交人? 谁会干这傻事,更何况除了南宫紫霞以外,谁也不知道哪个家伙干出这等毫无节操的事情来。 检查储物袋? 这话想想可以,真要谁说出来了,估计和抢劫的家伙下场也差不多。 这么一折腾又过去了一天一夜,最终只能是各门派捏着鼻子认了。 这也并不意外,人家有这本事也没话可说。 原本皇天雷殿里不也就是这么干的么? 方玄明见事情终有了断没做任何停留,甚至来不及询问皇天雷殿内发生的事情。 按照数日前的安排领着一半弟子前往聚宝集,另一半弟子由两名元婴后期的长老李昌与侯元吉带领坐镇太玄门以防出现意外。 林风雨丝毫不急,像一名普通弟子一样安安静静跟随着队伍回到太玄门。 既然宁楠已经出关,蓝剑山庄底气大增。 南宫紫霞又有十足的把握稳住谷虚真人,南宫世家稳如泰山。 对这位娇妻林风雨可是抱有极大的信心,虽说是个女流之辈,可她在大局策略上实在巾帼不让须眉。 至于被带往聚宝集的许玲儿也有自保之道。 太玄门大兵压境。 三江之地各门各派的重要人物也都受邀悉数到场。 一方面太玄门要显示自身声威,另一方面也需要各门派同时向南宫世家施压。 方玄明坐在七香宝车上指挥若定,第一高手方玄衣面色淡漠,冷冷地打量着南宫紫霞与秦冰等人,作为神州有数的元婴巅峰高手,自有不凡气度。 南宫紫霞甜甜地笑着对紧张的局势浑不在意道:「方掌门有礼!今日如此隆重前来,所为何事?」 方玄明也不起身傲然道:「如今魔界进犯,凡我神州宗门无不齐心协力共御外敌。昆仑派振臂一呼天盟成立,唯独蓝剑山庄始终置身事外。本座还想问问南宫庄主何意?」 南宫紫霞摊了摊手笑道:「魔岛之战我南宫世家为神州先锋,力战不曾后退半步。方掌门这般肆意污蔑可就诛心了。」 方玄明重重哼了一声道:「南宫庄主休要偷换概念颠倒黑白。魔界侵蚀神州大地,魔岛之上重宝齐出每一日都耗费无数资源方才压制得住,哪家哪派不曾出过力?南宫世家能在聚宝集安如泰山,又做了什么?」 南宫紫霞敛去笑容,扫了似乎置身事外的谷虚一眼,寒声道:「谷虚真人,敢问一句这是太玄门的意思,还是昆仑派的意思?」 谷虚手捋长须道:「方掌门言之有理。神州确需齐心协力方才渡过这场劫难,还请南宫庄主三思。」 南宫紫霞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世间之情如此凉薄。」她飞空而起环顾四周问道:「诸位掌门都在,不知是否记得魔岛之战时,拙夫面对魔界大军一步不退,为天盟争取到布阵的时间方才站住阵脚?拙夫当日若顾惜性命后撤,天盟立足未定,会有多少同道陨落?」她目光仿佛穿透了人心,与三江各门派人士一一对视,却无一人敢直视她。 南宫紫霞又道:「魔头犯我出云山。家父身受重伤,本可退却避其锋芒。可爹爹力战魔头终至陨落,诸位可知为何?」她脸上悲痛却又坚毅,目光凄楚又凌厉,山风吹动衣带飘飘更衬绝世风姿。 南宫紫霞提高一个声调厉声道:「家父若退,神州高手齐聚魔岛,腹地便任由魔头予取予求,三江之地化为齑粉,太玄门更是首当其冲。哪来的机会由得你太玄门多年来欺我南宫世家!颠倒黑白?拙夫在魔岛死战力斩忘年老魔,蓝剑山庄弟子血流成河的时候,你方玄明在哪里?家父拼死重创魔头,为神州争取来喘息时机,你方玄明在哪里?一个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小人,竟敢在此大言不惭?谷虚真人,本座把话放在这里,南宫世家愿加入天盟倾尽全力守护神州。但太玄门绝无资格代天盟统领三江。」 方玄明面色愠怒道:「你蓝剑山庄自前庄主陨落之后,便软弱无能如何服众?女流之辈,哼,本座真是替南宫剑河前庄主不值。太玄门不能统领三江,难道蓝剑山庄人见人欺可以?」 谷虚摆了摆手也道:「南宫庄主,此刻形势危急并不是论资排辈的时候。南宫世家实力大损,三江之地太玄门出类拔萃,最能服众。」 南宫紫霞朝着方玄明嗤笑一声道:「服众?就凭这个欺善怕恶的小人?待蓝剑山庄尚且如此,如何指望他善待各家门派?这些年来​​在座的各位谁没受过太玄门欺压?蓝剑山庄入驻聚宝集起始终隐忍退让,交易买卖价格比起行价平均要高上三成,诸位真以为是南宫世家好欺?蓝剑山庄不缺灵石,正是自愿以自身资财协助各家门派提升实力。哪家门派没得过蓝剑山庄的好处?」 方玄明目中寒光一闪道:「谁知道蓝剑山庄打得什么阴谋诡计。你派这女子潜入太玄门,难道安的是好心?」 他手掌在七香宝车上重重一拍,两名长老抬手向许玲儿抓去。 许玲儿早已暗暗防备,身形不动,急忙咬破口中一物。 符文亮光闪过,一道青蒙蒙的光晕围绕周身而起护定。 两名长老的大手与青光一碰如被毒蛇咬中钻心的剧痛,急忙缩手退开。 一直闭目不言不语事不关己模样的方玄衣睁开精光四射的眸子,两道有如实质的目光射向许玲儿道:「护身玉符?这是林真人制作的罢?倒要领教一下!」 秦冰突然出声道:「方真人且慢!一个金丹晚辈还不值得您出手。另外也想提醒一句,您可能不了解​​我们,但是一定知道昔年扶氏家族惨案之后,慕容世家焦头烂额的模样。」她端庄大方姿容绝美,语声柔柔诺诺,听在方玄明心里却是一寒。 昔年慕容世家屠灭扶氏一族的凡人,却付出了十几名高阶修者的代价。 如今林风雨修为更高,真要报复起来除非身陷重围,否则真是没什么办法。 南宫紫霞撇了撇嘴鄙视道:「一窝子都不是什么好鸟。本座从不接受威胁,许玲儿与我夫君有大恩,太玄门敢再动她一下,本座便杀你十名弟子。不信便试试!」 蓝剑山庄低调多年,此刻南宫紫霞的霸气让一干掌门心中大奇,难道是林风雨伤势复原才给她的底气? 方玄明心中也有此疑惑,目视方玄衣由他而为。 方玄衣放下环在身前的双手道:「说一千道一万,还是由实力说话。这女娃娃诓骗太玄门本座扣下了,还请林真人出来说话。」言下之意,你南宫紫霞不够资格。 谷虚也道:「南宫庄主既已言明加入六道天盟,本座甚喜。今日之事还请早些定下。」 南宫紫霞不理方玄衣,向谷虚道:「本座确有竞逐三江之意。不知真人是两不相帮呢?还是已有选择?」 谷虚笑道:「不瞒南宫庄主,天盟一众高层俱看好太玄门,本座正为此事而来,两家公平竞争不可大起干戈内耗。」 南宫紫霞展颜一笑道:「真人明人不说暗话。本座也奉劝一句,不妨且行且看。有些事情一旦太早做了选择,怕是会得罪人。」 谷虚暗暗皱眉,不知南宫紫霞底气十足究竟有何依仗,心中确实也犹豫是否要出手偏帮太玄门。 若是南宫世家又拿出什么底牌力压太玄门,不但个人面子全无,更是有失公平徒损昆仑派颜面。 这么一想便打定主意,反正林风雨还未现身,与方玄衣也尚未分出高下,且看看再说。 南宫紫霞对方玄衣道:「拙夫尚有要事不便前来见你。」微翘的嘴角显得很是不屑。 方玄衣目中闪过一丝怒意道:「既然如此,还请南宫庄主划下道来。本座领教蓝剑山庄高招。」 方玄明也配合地挥了挥手,太玄门修者法宝齐出阵法齐鸣,五光十色的光芒直透天际,气势汹汹。 南宫紫霞银牙轻咬朱唇娇笑着,目光转向西处的天边! 苍凉古拙的号角声悠然响起,充满着狂野原始的力量。 西面天空忽然阴云密布妖气冲天。 咚,咚,咚三声鼓点,一只浑身被火焰包裹,威风凛凛的三头狮子当先开道。 这只大妖狮吼连连回荡天际,一身气势分明已达元婴后期,身后还跟着千余只狮子,七只三个头颅,剩余的都有两个头颅。 火狮左翼后方是一只元婴后期的狼妖,它目露凶光通体乌黑,额头上一撮白毛形成一道弯月,亦是领着千余只狼妖前来。 火狮右翼的蝎妖则让人见了头皮发麻,领头的是一只华彩斑斓的巨蝎,八只大脚利如长枪,狰狞可怖。 居中压阵的大蛇脑袋上长着一只独角,已有化龙之态。 一对蛇目阴寒彻骨,与他对上一眼都如坠冰窟。 行于妖阵后方的则是一群玉兔,领头的虽是兽身依然颇有妩媚之相,手中拿着两根玉杵正击打着鼓点。 五千余妖族前来让谷虚与方玄明惊疑不定,领头的妖族都有元婴后期修为,而随从中俱是金丹期以上,甚至还有三十七只有元婴期以上修为。 神州妖族除了背叛的福源洞与封闭的青丘国,从未听说还有成气候的,如此多大妖的出现众人不知是福是祸。 方玄衣不理他人直盯着那只大蛇,虽然都是元婴后期,大蛇给他的感觉却比其他妖族更加危险可怖。 从南宫紫霞方才的表现来看,妖族定是她的外援。 只要拿下这只大蛇,其他倒是不足为虑。 大蛇回望了方玄衣一眼,压着妖阵行至南宫紫霞身侧两里的位置摆了摆手。 天空中又降下一颗赤红色的大印,众妖齐齐匍匐身姿向着大印行礼。 方玄衣本以为大蛇便是妖族之首,不想它也凌空跪下不由一愣,方才打量起天空中降下大印的位置。 洁白的云彩中伸出两只玉足,高高的足弓,纤美的脚趾,衬得玉足比云彩更白更美。 一名少女身着白衣缓缓降下,乌黑亮丽的长发随意披散,明眸皓齿,双唇丰满莹润,怒耸的玉峰将轻薄的白衣高高顶起。 她伸手抓住空中的大印,众妖齐声呼喊道:「恭迎妖主娘娘圣驾!娘娘威仪四海,福与天齐!」 少女摆了摆手道:「都起来罢!哼,什么威仪四海,本宫刚刚出关便听说有人欺负夫家好姐妹,又哪来的福与天齐?」美目流转透出不善之意打量着太玄门一干人。 那三头火狮化作个虬须满面五大三粗的大汉,扯开大嗓门怒道:「何人敢与娘娘的好姐妹做对?真真是不识抬举自寻死路乱七八糟必死无疑,还请娘娘示下,属下这就活撕了他。」话说的颠三倒四偏又爱拽文,林风雨若在此恐怕又要给他几个爆栗。 少女轻笑道:「那也不必急于一时!」她向着南宫紫霞道:「紫儿姐姐,小妹来的不晚吧?」 南宫紫霞轻巧地飞至少女身边,亲热地拉起她手道:「宁妹妹来得正巧。」二女并立,一如春花之艳,一如玉湖之俏,见之无不失神。 方玄明紧紧握着双拳,心中惊骇得无以复加。 五千妖族现身助力蓝剑山庄,还有五名元婴后期的大妖,实力上已经稳稳压住太玄门一头。 他感到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南宫世家翻出的底牌太过惊人,若是林风雨再现身,如今唯一的依仗方玄衣也不再是优势。 谷虚真人会为了太玄门全力出手吗? 谷虚注视少女半天,才不敢置信问道:「可是宁​​楠仙子法驾?」这名少女在魔岛之战中威风八面,跨骑墨麒麟诛杀了无数魔修,更是九阴之体他并非不认识。 只是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迟迟不敢确定,直到她提起夫家又向南宫紫霞打招呼,这才敢肯定。 大蛇怪眼一翻喝道:「大胆,竟敢直呼娘娘芳名!」声音如破锣般瘖哑难听。 宁楠道:「不得对谷虚真人无礼。」携着南宫紫霞的手飞至太玄门阵前道:「是谁扣着玲儿姐姐?」一个娇俏的少女板着面孔,却无一人敢轻视于她。 南宫紫霞指了指方玄衣道:「方真人扣着玲儿呢!」 方玄衣傲然道:「宁仙子有礼。此女反出蓝剑山庄,更言林真人被南宫庄主所害,不搞明白岂可轻放!」 宁楠明知故问道:「你是什么人?」 南宫紫霞道:「方玄衣,二百六十七岁。嗯,听说刚刚晋阶元婴巅峰修为。」 宁楠道:「噢。原来就是号称三江第一天才的方真人。有心了!不过这是南宫世家与林家的家事,方真人未免管得太宽?」 方玄衣道:「正要林真人出来说话。此女所言若真,南宫庄主谋害亲夫,本座自当要讨回公道。此女所言若假,便是诓骗太玄门,本座岂可让宗门蒙羞。」 宁楠眨了眨眼道:「林风雨,四十二岁。十八岁时斩西华魔宗元婴初期修者阴煞老魔,两年前魔岛之战斩西华魔宗十护法,元婴巅峰修者忘年樵老。你要林大哥出来和你说话?」 众妖放声大笑。 领头的玉兔精化作个熟美妇人道:「这人怎地有如此不要脸?自家的事情不管,管起咱们林公子来了。」 火狮大汉道:「在林公子面前竟敢称天才,这厮脑子比我老施还不好使!」 巨蝎也化作个健美丽人道:「井底之蛙,这等人居然赶来惹娘娘的姐妹。」 方玄衣充耳不闻道:「南宫世家居心叵测欲挑起三江内乱,宁仙子是要助纣为虐么?」 宁楠笑道:「好啦!说得跟真的似的。太玄门威逼蓝剑山庄欲要控制三江,各使手段而已。方掌门可不盼着本宫夫君身死道消么?玲儿姐姐不能再在太玄门手上,如今形势如此,真要动起手来恐怕难以避免伤亡,方真人定要试一试么?」 方玄明起身与方玄衣并立道:「宁仙子伶牙俐齿徒逞口舌之利。就这么轻饶了许玲儿,太玄门的面子又往哪儿搁?当我太玄门好欺么?」形势比人强,妖族现身之后他口气上软了不少。 宁楠道:「好吧!听说谷虚真人此来正是要定下三江之地天盟分舵之事,不拿出点真本事怕你们也不服气!」她抬手向方玄衣道:「两阵对圆,神州经不起这般损耗内斗。久闻方真人玄衣大法神妙无比,既然林大哥不在,不如就由本宫讨教几招如何?」 方玄衣心中大怒,之前已被妖族奚落得够了,如今一个修炼二十来年的小丫头竟敢向他挑战。 只是话已说到如此地步,最终还是实力说话。 方玄衣向南宫紫霞道:「南宫庄主,本座若胜了便当如何?」 南宫紫霞嘻嘻一笑道:「你胜不了的!」 太玄门阵中忽然传来怒气冲冲的声音道:「都给我滚开。」 一道人影如同劈风破浪般冲入,太玄门修者人仰马翻。 待得他们反应过来急急组织阵法反击,人影背后长出一双翅膀,霹雳一声凭空消失现身在许玲儿身旁,双掌一分逼开两名元婴后期的长老。 一把拉住许玲儿又是几个兔起鹘落从阵中抓出一人,随手封闭了修为,才闪身来到宁楠与南宫紫霞身边。 那人双眉如剑,鼻梁挺直,众妖又是齐声欢呼:「参见林公子。」领头的玉兔精与巨蝎精更是流下泪来。 林风雨回头对她们微笑示意,对宁楠责备道:「说好了等我回来,你着什么急呀。万一伤着了怎么办?」 宁楠此刻才又露出少女的娇憨,拉着林风雨的手臂摇晃道:「让人家试试嘛。人家现在可不比林大哥差!」 林风雨看着她如画容颜,一如既往地对自己撒娇,心中一阵恍惚。 仿佛多年以前面前的小女孩刚刚修炼,在夜总会里碰到流氓时的跃跃欲试…… 他定了定神,提起刚抓住的太玄门修者对方玄明道:「这家伙当年对我夫人出言不逊,方掌门又准备怎么处置?他妈的,我林风雨便是好欺了?」那修者正是胡西林,此刻被擒住吓得抖如筛糠。 方玄明硬声道:「宁仙子有言在先,两家各使手段而已。林真人何必旧事重提?」 林风雨点点头道:「行,这一阵先打!许玲儿被你烈焰焚身,我回头再一起给你算账。」 南宫紫霞道:「方掌门,一局定胜负,任何人不得出手相帮,如何?」 方玄明道:「自是如此。还请宁仙子下场。」方玄衣与林风雨至多能打个平手,但是面对宁楠却有极大胜算,既然宁楠此前说过这话,自然要挤兑一番。 林风雨毫不客气呸了一声道:「权欲薰心,真他妈不要脸!」在宁楠手掌上握了一把示意小心,一脚踢飞胡西林才带着南宫紫霞退开。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25)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