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34章:北海隱窟

 
第三十四章:北海隱窟   議事堂周圍的陣法全數啟動,更有數百名人妖兩族金丹期以上修者守衛,將這處所在看護得嚴嚴實實。如非經過南宮紫霞特許,任何人不得出入。   這等陣仗讓林風雨心中有了底。步入議事堂,見秦冰,寧楠,秦薇,柳若魚都在。王天翔穿著寬大的袖袍默坐在南宮紫霞身旁,原本飄飄然神仙之姿消失不見,蘊含神光的雙目也極是黯淡。   林風雨掃視一圈,果然壞人還是由我來做。向王天翔道:「王洞主別來無恙?」   王天翔神色哀傷道:「命還沒丟。只是遺憾劍河老弟隕落。」   林風雨面無表情道:「當日魔宗來犯,大哥拼盡全力以身護莊。只不知王洞主到何處去了?大哥的求助難道王洞主未曾收到嗎?」對於南宮劍河身死道消,林風雨除了痛恨西華魔宗之外,對王天翔也大為不滿。作為朋友守望相助是必然,你們兩人兄弟相稱,想來南宮劍河平時沒少給好處。即使純粹的君子之交道義朋友,藍劍山莊面臨大事就躲得沒影沒行,說不過去吧?   王天翔自知此次前來頗為尷尬,也不以為杵平靜道:「沒有收到!無可奈何,劍河老弟這事只能說得來不巧,你們怪我也無可厚非。王某只恨陰差陽錯!」   林風雨越想越火大,若不是王天翔隱居世外從不參與修真界諸事,忍不住都要將天盟內奸懷疑到他頭上,脾氣上來陰陽怪氣道:「你在哪裡誰能說得準?西華魔頭天天帶著面具,誰知道面具之下又是怎生一番尊容?」這頂帽子扣的有點大,說起來倒也不是完全無理取鬧。   王天翔雙眉一皺豁然起身,右手解開寬大的衣袍,令在座眾人都吃了一驚。只見衣袍下的身體右邊完好,左邊卻似被抽乾了精血只剩皮包骨頭,尤其是左臂細如樹枝難見其形。   南宮紫霞驚道:「王伯伯這是發生了什麼?」   秦薇修為不高,對這些東西卻極有研究,瞪視了一番道:「這是被血祭法陣抽去了精血麼?」   王天翔淡然道:「我只是一名散修,意外發現梨花洞靈氣濃郁,便在那裡立下洞府。林賢弟大婚之後我返回梨花洞不過十日,忽覺洞下靈氣噴薄而出,此事大異尋常不得不一探究竟。三年下來在北海深處一片太古雲母所在,發現一處洞穴。按捺不住便深入其間反遭陣法所困,直至一月前方才脫困而出。」掃視一圈後又盯著林風雨道:「當王某是什麼?若非神州大難臨頭,王某又怎會特地前來藍劍山莊,管這攤子煩人的俗事?」   這話說得林風雨略帶尷尬。說到陣法一屋子人大都插不上嘴,只得目視秦薇。   秦薇想了想道:「王洞主見諒,並非信不過您。只是小女子對這件事情很是好奇。聽聞王洞主卜算與陣法之道天下無雙,是什麼神奇的陣法能將您困住數十年之久?」   王天翔抬手揮灑在空中繪出一片陣法圖形,他小心翼翼,靈氣線條中留下多出斷點,顯是不敢講陣法繪製完全道:「困住王某的大陣太過繁複倒也沒什麼大不了,數十年下來已是大致明瞭,王某既能出來自是還能進去。只是整個大陣核心非此莫屬,薇仙子可認得此陣?」   莫說秦薇認不認得,林風雨都認得!他和柳若魚對視一眼驚道:「皇天雷殿!」這處陣法與兩人闖入皇天宮時所見只有極微小的差別,毫無疑問俱是血祭陣法。   王天翔奇道:「何意?」   柳若魚便將昔日在皇天雷殿所見所聞詳細說了一遍。王天翔閉目沉思良久,歎息一聲道:「如此說來,神州真是大難臨頭了。」   南宮紫霞望了望王天翔乾癟的半邊身體欲言又止,王天翔道:「紫丫頭是不是想讓伯伯施展卜算之術?」   南宮紫霞坦然道:「確有此意!只是伯伯的身體……」   王天翔擺手道:「這事先不忙,傷好之後自當如此。紫兒還請先準備些材料。另有一事,我記得皇天雷殿曾於北海上空出現過一次,三江之上又是一次,其餘五次又是何時何地?」   皇天雷殿出現於北海,如今又被王天翔發現血祭陣法,這二者之間絕非偶然,很顯然早已有人布下這張棋局。南宮紫霞驟然覺得毛骨悚然道:「我立刻吩咐人去查一查!」   諸般事宜的準備均非一日之功,秦冰便於聽風觀雨閣準備晚宴邀請王天翔前來。一來林風雨之前畢竟冤枉了人,二來除了大事之外,也有許多疑問需向梨花洞主請教。   時辰差不多,林風雨親自去客舍迎接。   行至半途正巧撞見岳翎,自魔島天盟之後還是初次見面。兩人並不熟識,問好之後便匆匆離去。如今岳翎也加入了藍劍山莊,在百劍堂許玲兒麾下負責些閒散職務。   轉過身來林風雨雙目微瞇,念及南宮紫霞曾對他說過的話:「我懷疑岳翎有問題……證據?理由?呵呵,不需要!我懷疑就夠了!不管從前關係有多好,她要傷害我家人,我絕對不會輕饒……不覺得從她回來以後便接連發生大事很奇異麼?易宗主忽然心魔大熾沒有蹊蹺麼?你的天命之子身份舉世皆知,都是巧合?……她不可能傳你是天命之子沒錯,但是邱五行的名字可是她證實的,很多時候並不需要直接這麼做的……五方大師?他當然也有問題,谷元盟主可是日夜盯著他呢……易宗主當日心魔襲擾只有天魔宗大管家在場,可惜屍骨無存,我已和落落聯絡過,她暗地裡在查,只是這麼些年還沒有頭緒……岳翎還能活著的唯一原因只是我還覺得她還有利用價值……」   岳翎嘴角亦含著一絲淡淡的笑容想到:這樣都能活下來?嗯,夫君在你身上失算多少次了呢?夫君說既然你活了下來,那麼必然有蛛絲馬跡洩露,我的身份遲早要暴露。呵呵,我的命在他們眼裡又算的了什麼呢?倒是你如此命硬,或許我可以這麼做吧!   林風雨見了王天翔吶吶的不好意思,還好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能與南宮劍河結為至交好友自然都有著相同豪爽大氣的性格。   王天翔拍拍林風雨肩膀道:「成了天命之子,脾氣架子也大了!」   林風雨撓撓頭苦笑道:「什麼天命之子,十足十的災星臨凡!」   王天翔道:「這話莫要亂說,絕不可再行提起!走罷,知道你們有許多問題想問,慢慢說。」他半邊身子精血被抽乾行走不便,得了南宮紫霞特許在藍劍山莊內飛行。林風雨見他一名元嬰巔峰高手,連日常的飛行都有些晃晃悠悠,這傷勢實在有些重了。   來到聽風觀雨閣,林家諸女包括柳若魚都立於門口恭候,表現出十足的敬意!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秦冰親手整治的菜餚頗具風味,讓向來獨居的王天翔讚不絕口。   王天翔主動挑起話題,向林風雨與柳若魚道:「聽說林賢弟在天魔宗遇見了明麟逆子,是怎生一個情況?弟妹還請莫怪。」這話題藍劍山莊幾乎從不被提起,實在有點犯忌諱。   柳若魚與林風雨的關係經一家人商議之後都決定還是暫不公開為好。林風雨的為人自然大家都信得過,可難免眾口鑠金,南宮紫霞與柳若魚一同嫁給林風雨,很容易被人嚼舌根子,說藍劍山莊已是陰陽門附庸。美婦被這一句弟妹叫的臉頰發燒,定了定心神道:「事情既已發生避著小妹也無用。他一定要死!」   王天翔見微知著,眼角餘光微掃了林風雨一眼,聽他說道:「當日的情況非常怪異。照說南宮明麟已是神州修者公敵只能躲藏起來,可他準確地預知當日即將發生大事,提早潛伏。還有一點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曾言道有預知未來之能,辯解道害死大哥都是無奈之舉,只因他不同意莊主之位落在紫兒手中,預言我將給神州與藍劍山莊帶來大難。當時滿腔怒火覺得是一派胡言,現在細細想來,他並非如此莽撞無腦之人,當是有他的理由。王大哥精通卜算之術,正要請教此事。」   這番話諸女都聽易落落說過,林風雨心中疑惑也正是她們的,一同望向王天翔。   王天翔閉目皺眉思量許久,向林風雨與柳若魚問道:「你們在皇天雷殿裡可有什麼發現?」   兩人對視一眼,涉及仙界的事情家中想來不敢多提,誰知道那些修為高到神州修者無法想像的仙人感應能力強到何等地步?林風雨小心翼翼指了指天空道:「內裡諸多陣法,還有那些靈傀儡,我們都覺得除非那裡的人,神州無人有此大手筆!」   王天翔點了點頭,換個話題道:「明麟所說預知未來之能恐怕確有其事。卜算之術絕非信口開河。我們知道人生在世皆受因果制約,這一點無論是道家,佛家,甚至是魔修妖修均無可躲避。卜算之術正是通過計算因果,達到預測的目的。而有些天賦異稟者甚至不須施展卜算之術,能夠通過身體感應的契機,預視未來發生的事情!明麟五陽麒麟體,在夢中預見未來並非無稽之談。」   林風雨聞言道:「這麼說他確實看到了什麼可怖的事情,才下定決心逞兇弒父,認為以他一人之力統領藍劍山莊渡過難關?」   王天翔道:「恐怕……未必。」   眾人都有些疑惑,柳若魚歎了口氣道:「這話還是我來說吧。明禮作為家中長子原本應是莊主繼承人,不過他夫君好的沒學到,缺點倒是學了個十足十,風流好色任性而為,又偏偏自視甚高,無論修為心胸還是智計,實非莊主人選。此後明麟出生,他謙遜好學天資又高,我和劍河便屬意他做莊主繼承人。不想家中萬幸又添了個紫兒,鍾藍劍山莊之靈秀。若是神州無大事,明麟必為莊主之選,穩紮穩打徐圖進取他是不二人選。可正值西華魔宗復出危害四方,劍河便改了主意。明麟與紫兒優點大多相似,不過有一點紫兒比起明麟要出色得多。」說到這裡心中黯然,一時說不下去。   秦冰接話道:「小妹在山莊多時,發現明麟這人有些……缺乏勇猛精進必勝之心……」   柳若魚調整了下情緒道:「正是如此。我與劍河看著他長大,對他的缺點自是明瞭於心。我們都不知他具備預見未來之能,只是覺得他精於算計,許多時候在藍劍山莊對面弱勢之敵時,他都表現得極好,總能以最微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利益。可是一旦面對強敵,他便畏首畏尾缺乏殊死一搏的勇氣。」   王天翔完好的右手捋著鬍鬚道:「有得必有失。卜算之術最大的負面效應正在於此,須知預知未來……便沒有未來!」   林風雨心有所感,卜算的確是一柄雙刃劍,每件事情預知了吉凶並非是好事。若是大吉自然不說,可結果若是大凶呢?難道便不去做了嗎?像魔界進犯這種事情,難道不做能躲得過去?或者正是南宮明麟具備了這種能力,反而讓他做事畏首畏尾,考慮太多。相比之下南宮紫霞在這一點上巾幗不讓鬚眉,比他強的太多了。   柳若魚道:「王大哥這麼一說,我大概能明白明麟為何這麼做。或許他預見了未來的某一件事,讓他覺得藍劍山莊硬拚必然有滅門之憂。劍河也好,紫兒也好,小……風也好,性子裡都是剛硬的,這在明麟看來或許是不智之舉,也就是他所說的,在紫兒手裡山莊或有滅亡之禍。那麼當日魔頭大軍壓境,明禮反水重創劍河,他便覺得照此下去事不可為,應是臨時起意,要殺了劍河,借助魔頭之手奪得莊主之位。反正西華魔宗拉攏的明禮已死,換他明麟來坐傀儡莊主之位也是理所當然。此次為了奪天命送了性命,恐怕也是見小風重傷在身十拿九穩,否則躲了那麼久不會貿然現身。」   寧楠皺眉道:「這麼說來,此人不是故意要這麼做。他的出發點還是認為只有他才能保存山莊,所以必須把大權控制在自己手裡。而無論劍河大哥,紫兒姐姐還是林大哥都必定會與他意見相左,所以必須除去是麼?作惡失敗之後,又想奪天命,還是為了保住藍劍山莊?這叫什麼鬼道理?」   小魔女平時對林風雨最凶,但其實疼愛到了骨子裡,一切對林風雨不利或是傷害的行為都被視為「罪大惡極」。南宮明麟妄想奪天命,此刻看情形大家對他出發點恐怕是好的達成了共識,頓時大為不滿。   秦冰無奈地搖頭笑道:「知道你會不高興,不過事實恐怕是這樣子。這些事情現在已經不重要了,當務之急是要弄明白究竟是什麼事情,讓他恐懼如斯。」   說到這個眾人復又默然,良久後王天翔才悠悠說道:「或許與天命之子出現有關。」   見眾人都將目光移向他,王天翔又道:「據我推測,神州之難絕非僅僅是魔界進犯這麼簡單。魔界雖強,與神州不過是同等的界域,想要徹底吞併神州根本是癡心妄想。而天命之子非神州世界之神感受到足以毀滅神州的危機不可出現。一個魔界,不足以催生天命之子!」   說到了自己身上,林風雨滿腹疑團道:「王大哥,這天命之子到底怎麼回事?紫兒也老是瞞著我。」   王天翔正色道:「正要說你!天命之子秉承世界之神意志而生,如今可以確信落在賢弟身上。此事非同小可,之前的妄言再不可胡說八道。」   林風雨感到他的鄭重,忙斂容道:「謹遵王大哥之言。」   王天翔道:「有蘇不言等人妄想奪天命。呵呵,當真是癡人說夢。」   林風雨道:「有蘇不言當日言之鑿鑿,說他只需抽取我的神魂理清脈絡,奪之不難。」   王天翔嗤笑一聲道:「大言不慚!天命之子應世界之神意志選中,絕不是單看某一點。我們這麼來說,紫兒,若是藍劍山莊面臨生死關頭,須將莊裡的資源全數向一人傾斜全力培養,方能渡過危機。你選出來的人會因為被人殺了,便選擇那個殺他的人嗎?」   南宮紫霞道:「那當然不可能。此人必然是綜合了各方面考慮才甄選而出。每個人都有獨立的性格,豈是輕易能替代的?」   王天翔道:「正是如此。世界之神選定的天命之子也是綜合了各方面的考量,必然獨一無二,也最適合面對此次危機。若按有蘇不言的說法,殺了林風雨再去學習他的處事方式,便能被世界之神選中?笑話!」   這麼一說大家都明白了,林風雨歎息道:「人心難測,人心難測。」   王天翔開解道:「世界之神豈是泛泛?既然選定了林賢弟,若是這點難關都過不去,又怎生去面對連世界之神都感到恐懼的危機?倒也不必擔憂。」   秦冰又問道:「按王大哥推測,此次神州危機究竟和什麼有關係呢?」   王天翔道:「我心中有些猜測卻不能確定,貿然說出來恐怕會造成誤導。只有等我傷好之後,做足準備再往北海隱窟探究方能有些把握。不知林賢弟與秦薇仙子可有興趣同往一行?」   【諸君假期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