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3章:太阴出关

 
  ◆ 第十三章:太阴出关   从未经历过这样一场战争。它春光旖旎快意无穷,可这个过程又耗费了全副精力--双方一刻不停地斗智斗勇,有时候甚至是精神毅力的比拚,在关键时分看谁先扛不住崩溃。   几番交战互有胜负!   林风雨几乎将全身上下都动用了起来,腰后仿佛安装了一只弹簧,反覆不停地驱动肉棒在销魂的幽谷抽插,下巴短短的胡桩,也像刷子一样轻重适当地搔刮着眼前怒挺山峰上玫红的玉珠。   柳若鱼承受着男人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她的娇躯已是瘫软虚脱,剩余的气力全都集中在水泄不停的幽谷,将葵须花肉紧紧咬死闯入的肉龙。抵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冲击,换来一脸慵懒媚态春情四射,檀口中娇喘之余呻吟着:“好弟弟……快些射给姐姐罢……再干下去……要活活的给你……干死了……这么长的肉棒……还这么粗……每次都顶到最深……太厉害了……求求你……射给姐姐……舒服死了……要飞了……要飞了……姐姐要你的……阳精啊……”   扑哧扑哧的抽插水声,啪啪作响的肉体撞击声,加上美妇婉转求饶的一片浅吟低唱。林风雨发力冲刺向快感的顶点,那声音犹如魔音贯脑,身体的神经不自觉按跨下美人的指引,眼前硕乳波涛汹涌美不胜收,肉棒更是被咬的无一处不爽快,实在是憋不住忍不得了。   欲哭无泪地感受到小腹一热,肉棒疯狂地脉动着将精液挤出,林风雨快感如潮之间仍暗叹这一阵败了,柳若鱼真是堪称妖妇,不仅身怀名器,而且每一个动作都挑逗着自己的神经,甚至是叫床的声调都像催情的圣药。不想柳若鱼的花心被龟菇挤压,又受到阳精的冲击,也到了崩溃的边缘,嘤唔浪叫着泄出大片花汁。   呼哧,呼哧,林风雨感到自己简直像只濒死的水牛。他从来认为自己身具阴阳大法,又有黑玉阳根,床战当是无往而不利,事实也的确如此,家中几位娇妻联手也难以匹敌。不想柳若鱼完全推翻了自己的认知,要知道她至今刚刚恢复到元婴初期的修为便和自己不相上下,若是完全恢复了……果然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当然柳若鱼也不轻松,不知道何时便会彻底支撑不住被干晕过去。   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一轮平手之后竟然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可这种疯狂过后片刻的温存依然让人心动。   柳若鱼舒服地躺在林风雨怀里,她也是豁达的性子,此刻她心中所想只是尽情享受这一场露水情缘,只当是一场激情四射的春梦,今后的事情交给梦醒之后再说。随着修为的恢复,天女姹月诀越加强大,从一开始的要死要活到如今的旗鼓相当,再下去定然能占据上风。想到这里,嘴角边不由得露出一丝得意的甜笑道:“小弟弟还行不行呀?姐姐可是还能再战哦。”   林风雨傲然道:“不行?开什么玩笑?床上我的字典里就没有不行这个词。”心里却直发虚。他也知道天女姹月诀这东西实在不是什么好路数,柳若鱼越战越强,这么下去恐怕支撑不住的只能是自己。更糟糕的是,双修对柳若鱼大有助益,修为噌噌地往上涨。对林风雨的效用却弱了许多,一来他修为太高,二来身上的伤势最严重的乃是精血亏损。首次在与阴煞老魔战中喷出精血,也是双修之后又花了足足两年闭关静养方才恢复。这情况就像自己遥遥领先,却像只乌龟在慢慢爬,后面追赶者虽落后甚多,却是只撒了欢狂奔的兔子。   柳若鱼咯咯娇笑道:“哟!自我感觉良好得很嘛。嗳,私下里悄悄问一句,你家里几位夫人谁更厉害些?”   林风雨心中一动,这种私房话儿说出来本不合适,不过既下定决心将怀中美妇收入房中,倒不妨说说。这么一想便道:“要说持久耐战还属薇薇姐和紫儿,不过都不能与姐姐相提并论。”   柳若鱼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又问道:“说句心里话你别介意。我一直以为是慧芸呢。”   这自是说曹慧芸曾经历过桃花蛊煎熬,或许身体并不那么敏感的缘故。林风雨知道她纯属“技术上”交流没有恶意,答道:“慧芸技巧真是没的说,可是她那身体我就呵呵了。除非她用嘴,否则三两下便要求饶。”   用嘴?柳若鱼越发好奇了,眯着眼道:“老实交代,和姐姐比如何?”   林风雨心中大动,这美妇看似在聊天,实际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在勾引自己,忍不住一双手又攀上玉峰一边把玩一边说道:“姐姐的嘴厉害,慧芸的舌头强。”   柳若鱼娇躯失重一般挨在他身上,将一对儿桃乳压得更紧,粉白的乳肉都从指缝间溢了出来道:“慧芸的舌头怎生个厉害法?”   林风雨一边感受着触手两团乳肉的美妙冥思苦想了一番,有些词穷道:“形容不出来,这么说吧,慧芸的舌头家中无人不爱。”心中又想,今后入了林家门,姐姐自然可以亲身感受一下。   柳若鱼对此并没有感到惊奇,看来南宫剑河家中也常有此同性之戏。刚想说话却惊呼了一声,散落在洞穴四处的衣物里,储物袋发出邪异的血光正跳动不停,仿佛什么东西要破袋而出。   两人同时转移了目光,柳若鱼道:“是那枚血凤之卵。”   林风雨赤裸着身子站起走到储物袋前半蹲下皱着眉头思量,一身流畅的肌肉匀称而不夸张,仿佛一尊完美的男体雕塑。柳若鱼目光竟有些失神,不知该继续欣赏这具男体,还是该注目凤卵。   林风雨朝储物袋下了几个禁制,回头示意柳若鱼将储物袋打开,见到她的目光也不禁得意一笑。   储物袋一开,凤卵直冲天际。林风雨早有准备双手如抱日月,提早布下的禁制形成重重束缚,像一张大网将凤卵兜住。凤卵像只弹跳的皮球奋力挣扎,终究只是一只卵,加上柳若鱼也出手相助也打下几道禁制,始终脱不出包围圈子,反倒挣扎的空间越来越小,终于被定住不动。   林风雨取出扶风葫芦拔开塞子,将葫芦口对准凤卵自己盘膝坐下,深深一个呼吸开始运起真元。   不得不承认男人在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时候,严肃的模样总是对女人散发着无穷的吸引力。柳若鱼半蹲在地上,玉手支着香腮静静看着这个让她欲仙欲死的男人。他面色凝重双眉微蹙,目光之中沉着冷静,玄奥莫测的符文随着法诀的施展弥散在身周,平日里随意的样子在此刻却有一切尽在掌控的霸气。柳若鱼忽然有了些重尝恋情的感觉,她阵法精熟,自然能从符文中推测得出林风雨是要吸收凤卵精血,弥补自身喷出精血的亏损。     凤卵中吸收了无数修者的精血,再经过皇天宫里祭坛的洗练精纯无比。其中又饱含了无数修者通天怨气,正被林风雨操控扶风葫芦小心地剥离出来。精血被导入林风雨体内融合弥补亏损,怨气则被吸入扶风葫芦中。   过得半个时辰林风雨才缓缓收功,他每一步动作都极小心,生怕凤卵受到什么损伤。凤卵被抽去大量精血陷入沉寂,一切运行顺利,林风雨长舒一口气道:“还好还好。这东西给紫儿应是能发挥大作用。”回眼看去柳若鱼银牙轻咬朱唇,蹲着的身姿虽因双腿紧闭看不见腿间妙处,却将丰隆的臀股衬得艳媚绝伦,勾人心魄。   林风雨握了握拳头运动真元,感到亏损的精血已完全恢复,一身状态径至巅峰,对着柳若鱼龇牙一笑挑衅意味极浓道:“姐姐还来不来?受得了么?”。   柳若鱼一望他神态便知这小子伤势尽复,正准备好好折腾自己一番,却不肯认输道:“还有三个时辰呢!姐姐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东西能射出来!可别一会儿硬不起来哦。”话虽如此说,心中已知林风雨此刻龙精虎猛,须得另想办法,否则今日恐怕真要支撑不住。   对林风雨而言自是想要这美妇在胯下婉转娇啼,又甜又腻地求饶。对柳若鱼而言则需要林风雨射精的间隔越快越好,好吸收真阳之气双修尽快恢复功力,天女姹月诀越精深,自然能让林风雨越快地射精。   林风雨见这美妇一边说着,一边伏低身子跪下,将隆臀高高翘起左右摇晃着。玉腿之间水草丰茂的花户被展现得纤毫毕露,丰满的肉花水津津的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而幽暗的臀沟更是深不见底,激起男人寻幽探密的欲望。   二人之前的欢好俱是传统的男上女下或是男下女上,柳若鱼摆出这般最能激起男人征服欲望的姿势,显是知道“形势严峻”不动真格不行了。   林风雨朝圣一般膝行向前,肉棒刚抵住穴口便被柳若鱼反手撑住他腹部阻止道:“小坏蛋别动,让姐姐来。”   林风雨从善如流,眼睁睁看着美妇前后摆动着身子将肉棒吞吐着,充血嫣红的花肉被带进翻出,美艳淫靡。目光游离之间,硕大的桃乳像两只悬垂的吊钟,随着身躯的摆动前后晃荡不已。丰美的肥臀每次挤向腹部,臀肉便向两旁溢出,而一旦离开,便像是充满了气的气球弹跳着恢复原状,汹涌的乳波臀浪晃得林风雨一阵眼晕。   柳若鱼的秀发全数绕过脖颈垂散在左侧,回首凝望送来秋波,艳舌微吐绕着香唇打转,显得妩媚又淫荡,微蹙的眉头还暗藏一丝羞涩。即使没有一丝动作,林风雨的肉棒依然暴涨挺立着。虽然恨不得一顿暴插将这骚浪的美妇肏的娇吟不止,却又贪恋这般视觉与触觉心旷神怡的享受。虽都是女方主动,这般姿势又与女上男下大有不同!林风雨则是更爱这小狗儿般趴跪的姿势,总觉得美妇主动前后挺腰要显得更加淫靡些,更刺激欲望的勃发。   柳若鱼花穴里含着火热的粗巨阳物,身体仿佛被从中分开了两半,那炙热的高温更是像将花穴燃烧起来。又酸又麻的穴心深处更是不停地溢出浆液汁水,自己推挤的动作仿佛主动要将香甜的花汁全数挤出来。   虽是运起媚术,柳若鱼也被这巨大龙枪插得哼哼唧唧快美难当,忍不住腻声叫道:“好弟弟……真是太大……太粗了……恩……啊……浪穴儿全都……塞满了……姐姐都要……泄了……你可别动……这可是姐姐……在干你呢……哎哟……姐姐还要……”情浓意动里,也不知自己是为了让林风雨更快射精,还是想将身体的快感毫不掩饰地表达出来。   浪声在洞穴里回荡,林风雨再也忍不得双手抓住丰肥的臀肉揉捏数下,又是不轻不重地拍打得臀肉一阵晃荡吼道:“干我?我干死你这个浪货!”这才抓紧臀肉向后一扯同时腰杆一挺,将肉棒又重又急地狠狠滋溜一声,插至没柄。   柳若鱼的花穴一阵肉紧,呻吟着弓起纤腰迎合着一轮狂风暴雨。被汁液盈满的花穴像是将肉棒浸泡在温热粘腻的蜜液中,刺激着男人拚命耸动腰杆,将肉棒不停歇地刮过丛丛葵须,撞击在柔嫩的花心上。   密密频频的抽插带着“滋滋”的淫靡声响,柳若鱼向后张开双臂与林风雨反握着,以便他更轻易地控制自己的身体。此刻她脸颊绯红媚眼迷离,受到林风雨提拉手臂的影响上半身微微前倾着,硕乳像是两只大白兔丰跳不停。那粗大异常的阳具每一击都像顶到了心坎,让她触电般颤抖,让她感到无比充实,无比畅快。   林风雨发了狂一般,美妇根本无须刻意,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声呻吟都浑然天成,散发无穷的诱惑。他毫不留情地奋力突进猛插猛抽,不这样不足以抒发身体的快意,不足以发泄澎湃至极的欲望。   两人都在享受着极致的快感,那快感就像反覆堆积的洪水,正等待着溃堤一刻的全数爆发。   幽谷被肉棒充实着,交欢带来的快感让柳若鱼雍容的脸上浮现出纵情沉沦的姿容。她被弄得身躯酥软,可款摆迎合的腰肢却充满了劲道,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挺着丰臀旋磨不休,不停让整处花穴磨上火热的肉棒。扭摆之间花汁滚滚情迷意乱,甜甜蜜蜜的声音宛如仙乐:“弟弟干得……真是好……好烫的大宝贝……一直烫到心窝里去了……不行了……嗯哼……用力……又要泄了……再用力啊……”   扑哧扑哧的云雨淫声春满洞穴,爆发的情欲让柳若鱼浑身哆嗦。肉棒正在她体内疯狂地吞吐,白玉般的雪臀因为凶狠的撞击泛起嫣红的色泽,一对桃乳也落入林风雨掌中被狠狠掐住,那完美无瑕的丰满躯体高高弓起,花穴口儿因为高潮的降临收缩得又小又绷,幽谷深处敏感的花心被撞击得东倒西歪,四处喷射汩汩花汁。   柳若鱼快活到了极点,也浪荡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哦……哦……快点……不要停啊……对……再插深一点……重一点啊……好爽……姐姐好舒服……啊……要飞起来了……快……抓住姐姐的奶子……抓紧点……插死姐姐……射死姐姐……”   林风雨兴奋地抽插如飞,柳若鱼的浪声媚态给了他巨大的刺激与快感,龟菇直抵花心,肉棒急剧脉动着,哆嗦着将大量滚烫的精液飞射而出,灌满了美妇的花穴……   云雨几度方才罢手。柳若鱼神归紫府,正是元婴后期修为全数恢复的迹象。因为她并非初次破丹成婴而是散功重修,并不需要重新渡劫。而皇天雷殿似乎防外不防内,并未将她传送出去。   柳若鱼收功完毕呼了口气,盈若水波的双眸在依旧怀抱压住自己的男人脸上一扫,目光温柔又复杂。   吸收凤卵精血伤势尽复之后,林风雨并未如柳若鱼所料将她折腾得死去活来,射精的频率反倒有所增加。固然因为自己施展媚术无双无对,也心知他故意不加任何克制,好助自己恢复功力。这样一个体贴的男人与自己发生了关系,又怎能不心动?   林风雨有些遗憾道:“时间差不多。咱们该出去了!”一夕之欢终有尽时,难免意犹未尽。   二人各自穿戴好衣物,柳若鱼复又雍容端庄刻意保持了距离。   林风雨比较着她前后两番不同,不知此刻她心中所想,鼓足勇气道:“我会守护好蓝剑山庄,也会守护好你。”并非不知尊重,而是另有目的刻意不提起大嫂的字眼。   柳若鱼露出浅笑的脸熟美逼人道:“你说的话可是出自真心?”   林风雨正容道:“肺腑之言,誓当做到!”   柳若鱼忽然沉下脸一脚踢在林风雨屁股上,将他踹飞出洞穴喝道:“那还不快去帮蓝剑山庄抢东西!”看着林风雨屁滚尿流地狼狈飞空而起,心中喃喃道:“再给姐姐些时间想一想吧。若真有下一次,姐姐不会像今日这般轻易饶过你!”   林风雨四下打量寻找着抢劫的目标,心中恨恨:“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哼,早晚将你追到手,不会像今日这般轻易饶过你。他妈的方玄明给我等着,老子回头就去踢你屁股!”   皇天雷殿里出现了一对雌雄劫匪,他们黑布蒙面,战力奇高在皇天雷殿里无一合之将。各门各派弟子几乎被他们洗劫一空。刚开始修者们还惧于威势敢怒不敢言,渐渐发现他们只是抢东西从不伤人,聚在一起的修者们开始大声抱怨,互诉悲惨的遭遇。有些修者说起费尽心思辛辛苦苦搜集来的奇花异草,珍贵矿石被毫不留情地“拿走”,一副不活了的表情。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很快又过了一日,皇天雷殿自动将所有修者传送出殿门。在此之前,柳若鱼早早取出一颗芥子空间,教会了林风雨使用方法,又将所有抢劫来的东西保存收藏好。   林风雨看这芥子空间就像颗黑色的围棋子大小,却是高级储物法宝,甚至能装生人。也感慨只有南宫世家这等底蕴才能拿出来。   皇天雷殿门口乱成一锅粥,林风雨变换身形急急用探灵罗盘联系南宫紫霞。听得二人平安又得奇遇,柳若鱼修为尽复,南宫紫霞舒了口气放下心来。至于二人一番缠绵自然不好多说。   “紫儿,我和你娘回太玄门破了护山大阵。聚宝集那边你顶得住吗?”林风雨还是不太放心,一旦两边说僵了动手,有方玄衣在南宫世家恐怕损失不小。   南宫紫霞道:“放心,我会尽量拖时间!真动起手来也不怕,楠楠昨天出关了。”   林风雨闻言大喜道:“好极了!注意谷虚这老杂毛,拖字为主!对了,让楠楠把云雾山谷里那窝子猛兽放出来!”   南宫紫霞道:“谷虚我自有办法不必担心!你们破阵小心些,实在破不了也没关系。云雾山谷楠楠已经去了,嘿嘿,好戏即将开场!”   【拜个晚年!书友们安康性福!】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4章:摩天崖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