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23)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23)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782   第二十三章:天魔招亲   这个家族的名字现在看来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勾起了几人遥远的回忆。邱五 行当年作恶,却是林风雨与诸女结识的开始。秦冰,秦薇,宁楠自不必说,连南 宫紫霞都是因为之后林风雨与邪影宗道藏的斗法被引来。   扶氏家族惨案之后,林家举家迁往蓝剑山庄也彻底断开了与凡俗的一切。林 风雨几乎忘了这么一个人,还有个被他化作伥鬼的道藏,由於丝毫无用,与邪影 宗之间也没有交道来往,根本想不起来。如今再次见到这两个名字,几人心中都 是一跳。算来邱五行都七十多岁了,也不知道是否尚在人世。   谷元待众人看完名单道:「本座先行申明,今日之事无本座之令决不可擅自 外传。除在座诸位之外绝无外人知晓此事,还请诸位严守此事,莫要让本座为难。」   五方大师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贫僧亦是道听途说,此事确需谨慎再谨 慎。」他原本便身形瘦小枯乾,被囚禁数年想是受到不少折磨,如今更显形容枯 槁。   默默无声的岳翎脸上现出凌厉之色道:「天泉堂宗门覆灭,小女子深陷魔岛 二十余年,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雪恨。这些叛徒名字皆深深刻在脑海里,大师为 何一开始便口出回护包庇之言?」   众人见她一个筑基期的弱女子,面对上位者毫无退缩之意甚至当面斥责,想 来若不是深仇大恨是不会这么做的。   此时一名鬚发皆蓝,目光狠厉的男子道:「福源洞背叛神州致使损失惨重。 依本座来看必当宁杀错不放过。魔界仍有可能卷土重来,不可妇人之仁。」言语 之间又颇有得色,似乎从没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发表意见,一时忍耐不住。   林风雨皱了皱眉头,目视南宫紫霞,那意思分明是:「这傻逼是谁?」南宫 紫霞传音道:「天魔宗副宗主雷甲邪,元婴后期修为。」林风雨心中暗自担忧, 看雷甲邪这模样,易天行心魔问题恐怕相当严重,此人已是将天魔宗宗主之位视 如囊中之物。   云蕊冷哼一声道:「若是本座动些手脚,在名单上加上天魔宗,雷副宗主是 不是也要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她把副字说得极重,嘲讽之余也在斥责他注意自 己的身份,莫要小人得志。   五方大师双手合十道:「岳施主此言差矣。西华魔宗阴狠狡诈,以上名单未 必不存有故意告知之嫌。贫僧深知岳施主怨念颇深,还望平常心对待此事,以免 污了清白之人。」他不理雷甲邪,显是对此论调大为不满。   岳翎脸色稍缓回礼道:「小女子不识大体还请大师见谅。这些年多亏大师多 方开导,这份恩情小女子牢记在心。」   五方大师又对谷元道:「盟主,其实说起来贫僧也有嫌疑。依常理而论,魔 界虽是败走仍可轻易先取贫僧性命,断无道理放贫僧归来。这一份名单还请盟主 慎之重之。」   谷元道:「大师修佛之人,日常积善自是福缘深厚。本座绝无怀疑大师之意。 大师亦勿忧,还请早日调养才是。这份名单本座想交由天盟执法堂细查,未得确 实证据之前决不可妄下定论。诸位以为如何?」   林风雨见谷元处置方法妥善,倒是对他刮目相看。南宫紫霞出声道:「并非 本座信不过盟主,只是执法堂牵涉也多。本座认为当由在座门派各出三人新成立 一组人马,对此事以专案处置方能不失公允。而至为重要的是,首恶必究,从者 不记!」   南宫紫霞此言大善,这种抓内奸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互相倾轧,甚至 能引起不小的动乱。各大门派纷纷赞同,把雷甲邪憋得满面通红。接下来便是各 自议定些细节,天盟成立以来倒少有如此和谐的场面。魔界进犯的压力迫使神州 修者放下门户之见,尽可能以大局为重携手并进。谷元甚至放低了身份,向岳翎 保证绝不轻饶任何一名背叛神州的人,要给被灭门的各家宗门一个交代。   岳翎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回到蓝剑山庄驻地,南宫紫霞温言相劝却得到个背影, 也只能无奈离去。   摆脱了南宫紫霞,岳翎轻轻松了口气,目光闪烁忆起魔尊向她交代的话语: 「翎儿,最可怕的是人心,尤其是一些自命不凡的人。蝴蝶扇动下翅膀,却有可 能在万里之外形成飓风。你回神州之后不必刻意挑拨离间,反而容易漏出破绽。 林风雨虽承天命,他性格太过分明大有可利用之处。天命之说虚无缥缈,却足以 让见者眼红,也足以让深陷泥潭之人狗急跳墙。那份名单就是咱们抛出的引子。 这件事情你只需扮演好自己即可,有些事情只需顺其自然,世上有心之人极多自 会看出些端倪。而人心不足,咱们想要做的事情自会有人替咱们完成。此次与天 盟之战付出一些代价不要紧,此战过后必要天机子非死即伤,正天阁即将衰败。 易天行心魔亦是无可救药,要保住天魔宗唯有一个方法。只要有这两步棋做伏笔, 林风雨便是在劫难逃。翎儿务必记住,你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件东西交到易 天行手上。不可早,不可晚,林风雨一定要在场。这个时机则需要你自己把握, 相信翎儿不会让我失望。」   想到这里,岳翎嘴角勾起带着嘲弄与不屑的笑容。天盟?高人?满口仁义道 德之外,你们又有什么?公允?紫儿你想得太天真了,昔年他们对所谓的叛徒不 问是非斩尽杀绝,现下他们一样会这么做。西华魔宗对他们切齿痛恨你道是为了 什么?我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可怜,我只要一个说法!一个给西华魔宗投向魔 界的所有人,一个昔年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做下恶事的说法。当你们漠视 生命,漠视你们眼中的蝼蚁,就必须付出代价。   接下来大半个月里,排查叛徒的事情依着名单上的名字隐秘地进行着。有些 被查了出来,有些则不能确定。南宫世家派遣秦冰与苍剑豪参与了此事。西华魔 宗十大护法大多是早年以「叛徒」之名被神州清剿门派的「余孽」,比如玉面童 老出自青峰门,啸天出自天龙寺,帝刀霸剑则是夜雪观。秦冰对此事极为担忧, 虽有前车之鉴但她确信难以避免再次发生,只能尽力阻止。她隐隐怀疑此事从头 到尾是魔宗刻意为之,故意败退让神州压力大大减轻——在大多数人心里甚至认 为魔界已是必败无疑。这一份名单的出现巧合得卡在最佳时机,   林风雨心急天魔宗事,但也知道这里暂时不能离开,只得耐心等待着事情的 结果,直到有一日南宫紫霞传来信息道:「邱五行被带回来了,他已承认了与魔 界有往来,但是提出要见你一面。」   林风雨道:「无论如何昔年薇薇姐曾应承过他,若邱家有难咱们力所能及之 下帮上一次。去见一见也是应该的。」   南宫紫霞与秦冰一同泛起甜美得意的笑容。他从未因为自己身份的逐渐尊贵 便改变了初心,至今他仍然是在凡间初识时的那个人,依然保持着这份赤子之心, 亦从未忘记当年的承诺——即使是面对一个如今已微不足道的凡人。这才是她们 愿意全心付出,给予一切的男人。   林风雨来到看守邱五行的帐篷,看着四周环境还算舒适整洁,看来天盟此次 的处理比较妥善。二十余年不见,昔年精神健旺的凡间一方商业霸主也已显苍老, 满头的银丝与皱纹加上近来的焦虑,更显老态龙锺。   林风雨在秦冰的陪同下到来让邱五行又惊又喜,一个凡人家族的身份陷入修 真界大事里,再见到昔年得罪得死死的秦冰也是此案主审之一,原本他已彻底绝 望。提起林风雨也只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不想秦冰痛快地答应了他的要求, 林风雨也依言到来。   邱五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林大仙,林大仙,求求您救救邱家 老小吧!」   林风雨大喇喇地坐下笑骂道:「妈的,魔界的事情你都敢 参与,胆儿真是 肥的没边了?」   邱五行老泪纵横道:「我家只是一介凡俗,宗门有令焉敢不从?实在无可奈 何啊。」   林风雨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邱总起来说话吧。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 我,不要有任何隐瞒。」   以邱五行的层次并不知道林风雨现在是何等身份,可他没有任何办法。邪影 宗整个宗门陷入大漩涡里人人自危,除了林风雨这根救命稻草,他别无所依。而 且邱五行在凡间混的风生水起也是心思玲珑剔透之辈,看秦冰能作为这件大案的 主审,也猜得到这一家人在修真界里混得不错,有一定的地位。   於是竹筒倒豆子一般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头述说一遍。其实说来也简单,邪 影宗只是一家二流宗门,宗主不过元婴中期修为,面对魔界这种庞然大物全无抵 抗之能。十几家宗门的灭门惨案让他心惊肉跳,等到西华魔宗两大护法大驾光临, 面前就剩下了两条路,要么叛变投敌,要么灭门。   不到万不得已没有谁愿意灭门,邪影宗只得做了魔界暗棋。至於邱五行原本 压根不够格,完全是因为林风雨的无妄之灾。魔界需要林风雨在天南时所有事情 的资料,邱五行只得全数上报。这一切甚至没经过邪影宗高层的手,由啸天亲自 负责与邱五行接洽,将林风雨的家底探了个清清楚楚。邱五行自然不知道啸天的 身份,这些话也一概不敢吐露。至於魔岛上那些狱卒则没必要隐瞒,平日里闲聊 起这事情便漏了出来。於是邱五行也倒霉地上了榜单。   林风雨玩味笑道:「好啊邱总,我没怎么对不起你吧?卖我还卖得真彻底。」   邱五行自感大难临头,垂头丧气道:「林大仙,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所有的 错都错在我一人,还请看在昔年情分上救族人一救。」   林风雨道:「有些事情我能理解,你也不必往心里去。换了我在你的位置上, 我一样会这么做。这事情我替你做主保你一家平安,安心这里呆着不要造次。有 人来审问你就照实话说便可。」   邱五行愣在了原地,目光呆滞地看着林风雨与秦冰离去。刚才的话让他一时 回不过神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天上掉下的幸运砸得狂喜……   离开监禁之所,秦冰笑道:「真这么宽容大量?」   林风雨道:「别说他邱五行,换了章五行,李五行,哪个不是这么做了?」 顿了一顿又道:「虽说他得罪过我们,不过现在看来也是些小事了。话说回来, 我倒挺感念他的。若不是当年这些事情,冰姐姐可未必与我有这缘分。说他是咱 们的媒人都不为过。怎能不帮他一手?」   秦冰温婉甜蜜地笑着,林风雨所言正是她心中所想。   来到盟主营帐,林风雨开门见山道:「盟主,天南邱氏家族的事情我已瞭解 过了。邱五行与我有旧,他一个凡人也没得选择。能否卖个面子放过他吧。」   谷元有些为难,作为少数知晓「天命之子」身份的人,他对林风雨已没了昔 年看不顺眼的心思。只是这种公然的徇私,作为他盟主身份不合适。思虑一番平 和道:「林真人,并非本座不愿网开一面。只是这般公然徇私,事情就没法做下 去了。谁没有个理由?无论这些门派叛变究竟出於什么考量,不可否认的是给神 州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蓝剑山庄可也是受害者之一。本座若是依林真人之言,又 如何给受害的各门派交代?」   林风雨语塞,他并非蛮不讲理霸道之人,谷元这话合情合理,一时间不知说 什么好。秦冰道:「盟主请容小女子一言。此次事件牵涉极大,也定下了首恶必 究,从者无罪的原则。可是实际操作中甚难做到,执法组近日来已出现刻意打压, 乱扣帽子的行为。邱氏家族不过是一众凡人无关痛痒,盟主不妨考虑以邱氏家族 为例,网开一面。一方面确实罪过极小,另一方面也需以此时证明天盟从者无罪 原则。否则再这般查下去,神州怕是又要内乱,重複千年之前故事。」她身在执 法组第一线,亲身参与了全部经过,说出来的话比起林风雨单纯的卖面子要有说 服力多了。   谷元闭目沉思良久道:「秦仙子所言有理。这事情本座会妥善处置。」   林风雨心头一松,总算不负昔年承诺,朝谷元拱手致谢后告退。谷元送至门 口传音道:「林真人还请捎个话给南宫庄主,务必及早寻到王天翔洞主,此事事 关重大,万请慎重。」天机子重伤,探明天命归一的原因只能落在王天翔头上。   盟主令很快就颁布下来,宣天南邱氏家族戴罪立功不做惩戒,当即释放。此 事掀起不小的波澜,一来以此事为开头,执法组后面做起事情来便只能因例实施, 二来也引来纷纷猜疑,为何盟主对一个凡人家族如此关注,亲自过问裁定此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饶是各大顶级宗门守口如瓶,可是执法组再怎么隐秘 的动作也不免引起注意。神州出了内奸还是逐渐为人所知。   而邱氏家族的事情也很快传了出去。好事之人一番刨根问底,才知这事情并 非谷元盟主过问,而是蓝剑山庄林风雨与邱家有旧说情,谷元盟主卖了他一个面 子,也为了表态遵守从者无罪原则而已。   一个不起眼的邱氏家族就是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有心之人将此事联系上谷 元对待林风雨态度上的大转折,加上蓝剑山庄大大兴旺的事情联系在一起,纷纷 猜到出了大事。世间并非只有崑崙派一家底蕴深厚,林风雨「天命之子」的身份 也忽然一阵风般传遍了神州。若非天命之子,蓝剑山庄何能中兴如此迅速?若非 天命之子,怎能让身份尊贵的谷元盟主忽然之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若非天 命之子,魔界怎会对他如此重视,连凡间生活的事宜都要探听得一清二楚?   岳翎上翘的嘴角笑意甜甜,魔尊的预判万无一失,事情全如他之前所料。天 命之子既已大白於天下,那么眼红与狗急跳墙之人怕也要蠢蠢欲动了罢?只需要 一个契机,这些人便会忍不住跳将出来了罢?看来这一次的赌赛自己又要输了, 回去之后可不知道他又要自己摆出什么羞人的姿势淫玩。   「天命之子?什么乱七八糟的?」林风雨神色愕然,有些凝噎无语。他从来 就没当自己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一个朴实的人。忽然之间整个神州都传他是什 么天命之子。那迷茫的眼眸透露出来的全是,天命之子是啥意思?   南宫紫霞怪怪地看着心爱的夫君道:「都说灯下黑还真是有道理。发生那么 多事情,想想还真有天命之子的意思。」   林风雨挺了挺胸膛,没心没肺地道:「你嫁给我的时候没发现为夫英俊潇洒, 卓尔不群么?」   南宫紫霞拿手指戳了戳他脑门道:「死相!」心里却有些紧张,寻找王天翔 的心思也迫切了起来。林家只有她知道这些隐秘的东西,她掩饰得极好,不想说 出真相徒惹大家担忧,岔开话题道:「邱五行一家人我已遣人送回聚宝集去了。 当年的承诺你也完成啦。」   林风雨道:「要收他们进蓝剑山庄?」   南宫紫霞点点头道:「邱五行这人为人精明,给了他这份恩情可以大用。人 家天天被庄里事务忙得晕头转向,也需要些精明强干的帮手来分担。哼哼,你们 修为一个个往上涨,只有人家停滞不前了呢。」   林风雨道:「还是爱妻想得周到。嘿,老邱被咱们南宫庄主青眼看上,也算 是走了大运。」   南宫紫霞道:「这事儿我来安排你不用操心了。天魔宗今日公告天下,易宗 主要为爱女易落落招亲,嘿嘿,你要是不赶紧去,梦中情人可要给人拐跑了呢。」   林风雨听她说的轻松,却知道背后的隐情道:「易宗主的心魔严重到这种地 步了么?」   南宫紫霞道:「你看看雷甲邪的小人模样还不明白么?怕是无力回天。嘿嘿, 若不是天魔宗祖例圣女必须公开招亲,怕是易宗主巴不得将易落落许配给你,顺 道把天魔宗压在你这个天命之子身上。老实交代你去不去?我看你还装不装?」   林风雨挠挠头,到了此时此刻哪还装得下去,只得讨饶道:「我去问问冰姐 姐的意思。这个这个,嗯,不管怎么说去探望下易宗主总是应该的嘛!」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33)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