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2章:爱欲交缠

 
第十二章:爱欲交缠 与林风雨的双修进行得顺畅完美,神奇的阴阳门双修法诀大大推进了姹月天女诀恢复修为的速度。 两个时辰下来柳若鱼已从炼气期十层恢复到了凝结金丹,虽由于进度过快略有些根基不稳,可修为是实实在在的,根基问题日后再行巩固即可。 可柳若鱼开始后悔了! 后悔为了化解初时的尴尬给林风雨服用春风玉桃丸是个错误的决定。 林风雨已在她体内狠狠射了三次,而柳若鱼根本记不清自己泄身了多少回。 而这个男人纵然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依然像头发情的公牛奋力挺耸着腰杆。 刚刚攀上快感巅峰泄身的柳若鱼知道这是一个段落的终结,但很快又会是一个轮回的开始。 原本艳红的花肉此刻更是殷虹如血,沾满了两人体液而湿漉漉的地面,述说着两人欢好的激烈与淫靡。 林风雨再次虎吼出声,精液喷泉般冲击着花房让柳若鱼脱力的身体不知哪来的力量,全身绷紧反覆抽搐着,歇斯底里地喊叫着,随后又瘫软如泥,连小指头想动一动也便不能。 充沛浓郁的真阳气息在体内流转,丹田里流光华彩的金丹明显又壮大了一分,欢娱过后两人又完成了一次双修。 从运功中回过神来的柳若鱼没来由地一阵慌乱,她知道又一轮的能将灵魂炸出体外的疯狂冲锋又将来临。 这快感前所未有,却让人心慌情乱…… 闭目等待着再一轮的暴风雨,可身上的男人只是将她搂得更紧,双唇亲吻着秀发与耳廓,疯狂过后的柔情更加令人心动迷醉。 柳若鱼有些迷茫了,她享受着林风雨带来的温馨之感,心中那个伟岸潇洒的影子却挥之不去。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场双修,是事急从权,是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 可当爱意犹如春日里破土而出的种子,在暖风中生长着。 恐惧与慌乱同时袭上心头。 柳若鱼从未想过会与南宫剑河中道永别,从未想过顶天立地的丈夫会陨落,更从未想过会爱上第二个男人。 当南宫明麟的刺进南宫剑河的身体,手掌重击在自己的后背,她只是伤心为何亲生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直到她从昏迷中幽幽醒来,得知丈夫故去,天一瞬间塌了。 世界失去了色彩,万物失去了声响。 于她而言,大地一片白茫茫,只有她一人形单影只。 苟活于世不过是为了女儿不再失去亲人,不过是为了丈夫失去生命保存了基业,她能够再出一份力,不过是为了看着为之骄傲的女儿能够手刃仇人,为丈夫报仇。 她甚至早早地想好,等到那一天到来,也就是她殉情之时。 只因这个世界失去了他,再不值得留恋! 可是身上这个男人,丈夫的小兄弟女儿的夫君。 一个简单直接,热血上头,和南宫剑河完全不同的男人,他没有南宫剑河的情趣,没有南宫剑河的潇洒。 可他正用无双的柔情一下一下重叩着心扉,砰砰响的敲门声让小屋里自我幽闭的人儿心肝乱跳。 身体被第二个男人进入,可说事急从权迫不得已。 可爱意的心田也被第二个男人进入,又该如何说呢? 又该怎生向那位曾以为会相伴到天荒地老的人交代? 柳若鱼冒出个荒唐的想法,好像自己给南宫剑河带了绿帽。 柳若鱼胡思乱想之间,忽然幽谷里那根坚硬火烫抽离出去,随即身子被林风雨抱起没入一团温热舒服的水球中。 林风雨轻轻抚摸擦拭着柳若鱼的娇躯,很舒服,很温柔。 最温柔不过情人手的抚摸。 柳若鱼惊恐地张开双目,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听之任之只怕心中爱意再也无法阻止。 林风雨对着她咧嘴一笑,简单,阳光,迷人。 他眼珠子一转,趁着为柳若鱼清洗后背的机会,在她光洁细腻的背上写道:「姐姐在想大哥?」这一招儿是他与南宫紫霞闺房里乐此不疲的秘密,或许作为爱妻的母亲也会喜欢。 一番放纵过后两人也确实需要好好沟通一下。 林风雨虽不是什么主动的性格,不过曹慧芸在这方面的教导倒是时刻牢记于心——这事情你一个大男人不说,等女人来开口? 柳若鱼心中一动。 她的害羞并非床事上的放不开,而是放不下心中那个人,不过这倒是个交流的好方式,遂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在林风雨后背上写道:「对不起!」 林风雨摇了摇头写道:「我也很想念他。我不如他!」 既然说开了,柳若鱼本就是洒脱的性子,不与他再玩小把戏开口说道:「各有各的好,是姐姐过分了,还请小风原谅。」 林风雨道:「哪来的过分之说?若是柳姐姐此时便忘了大哥,那才是薄情寡义之人。」抚摸在柳若鱼光洁后背的大手却没有停下,还顺势紧了一紧将她身子靠近挤压着胸乳。 柳若鱼被他一番宽慰很是受用,心情也放松了些,对林风雨的动作没有做出反应任他位置,调侃道​​:「哟!说的好像你是什么圣人一样。真有那么大气?男人吃起醋来可比女人厉害得多。」 林风雨笑道:「吃醋啊,怎么能不吃。但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不如就是不如,该认的得认。」 柳若鱼心中又是一阵迷茫,埋首在林风雨宽阔的胸膛前道:「何必想那么多?不过事急从权逢场作戏而已,今日之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各自忘了吧。」声音越说越小,她自己都感到心虚。 林风雨张开怀抱将柳若鱼紧紧搂住,像温柔的丈夫搂住心爱的妻子道:「你的身体上留下我的印记,真阳真阴气息从此也在你我丹田里流转再不能排出。我忘不了,你能?」 柳若鱼听出了话中之意,惊愕地扬起脸直视林风雨道:「什么?你疯了?」 林风雨道:「不知道!反正从搂住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要用心守护你,爱护你!大哥若在,你便是长嫂如母,在我心里永远只有尊重。但是大哥不在了,我做什么都没有错。紫儿每时每刻都在担心你,我家每个人都在关心你。柳姐姐,我们都不会让你孤单一个人,更何况你也说了,这是天意!那么,我便决定一定要这么做。」 柳若鱼怔怔地看着林风雨,好看的杏目渐渐有水光凝聚,她掩盖似的娇媚一笑,玉指在林风雨胸口画着圈道:「看不出来凤弟弟这张嘴巴还真会说话。好吧,刚才是姐姐错了,为了表达下歉意就给你点儿甜头吃。」随即指头重重一戳,林风雨顺势向后一倒。 柳若鱼化作雍容华贵的美人鱼女王,娇躯柔若无骨般顺着林风雨绕了个圈纠缠而上。 她身子打横,又宽又翘的隆臀压在林风雨小腹上,上身却贴在林风雨右侧肋部,修长的脖颈绕过林风雨腋下,伸出丁香小舌含吮着男人的耳垂。 这么一来,两颗大蜜桃般的硕乳分弹而开,在他后背轻轻磨蹭着。 两人全身都泡在温水之中,以他们的修为并不造成阻碍,反倒都舒展了身姿。 侧面看去,仿佛一只洁白的美女蛇正缠绕着一名精壮男子,腻声求欢。 柳若鱼逗弄了一会儿林风雨宽厚的耳垂,又吐出香舌轻轻钻入耳孔。 柔软温腻的香舌带着香津,带来深入脑髓的电流,让他酥麻不已呼吸粗重。 若女人的身体像是一片平原浅沟与四座山峰,那么男人的身体便是一片连绵的丘陵。 柳若鱼星眸流转之间,林风雨强健的胸肌正随着呼吸重重起落着,胯下乌黑油亮的毛发中凸起一根通天石柱,粗壮狰狞。 她露出得意的微笑,美臀划过林风雨腹部落下,身躯与林风雨反向交错着,朱唇吻了吻额头,又轻轻吻过脸颊,双臂一张拨动水流来到宽阔的胸膛上,舌尖轻佻细小的凸点。 性爱之事若非情投意合,又怎能充分享受其中的快乐? 林风雨闭目享受着柳若鱼的挑逗,那香舌像只在水底觅食的小鱼,鱼口一点点地在丘陵之上找寻着什么。 陡然间头脸被一对硕大的乳桃夹住,鼻梁正嵌在幽深的沟壑之间,硕乳的馨香闻之令人迷醉。 林风雨贪婪地张开大嘴啃吃着,顶端的粉葡萄硬如石子,除此之外绵软弹牙。 林风雨微微用牙齿咬入乳肉,让乳尖玉珠更加浮凸,舌头从不同的方向扫动着,令身上方才游刃有余的娇躯猛地用力绷紧,凸起的玉珠更加坚硬。 檀口中喷在胸膛上的气息明显急促起来。 身在水中不方便说话,林风雨并未停下嘴上的动作,运气真元传音道:「柳姐姐觉得如何?小弟弟这张嘴可不光是会说话而已。」 柳若鱼报复性地狠狠咬了他的小米粒一口传音道:「得意的你!哼,叫你知道厉害。」 美人鱼女王双手握住突兀的擎天一柱,顺着拉扯之力游到林风雨胯间。 但见乌黑的毛发密布,从卵囊延伸到大腿上。 那肉棒硕长粗巨,手掌将将圈住,顶端暗红色的龟菇大如鸡子,棒身上爬满了盘根错节的血管,像一根狰狞的丑龙,偏偏又有些惹人喜欢的可爱。 浓烈的男子气息带着精纯的真阳,像是巨龙口中丝丝喷出的欲望之毒。 柳若鱼紧闭朱唇微微撅起,贴在龟菇顶端的马眼缓缓画着圈。 朱唇绵软柔润的触感让肉棒狠狠脉动了一下。 林风雨艰难地耸动了下喉结,想要看看这绝色美妇为自己含箫弄棒的丽色,却又贪婪于眼前花户的艳媚。 柳若鱼的花穴丰满肥厚,像是刚蒸熟白胖胖的馒头。 花肉微微凸出,艳红似血娇媚无端,流淌着蜜汁的裂缝口上沿,肉蒂儿神采奕奕地挺立着,诱人品尝。 光是这么看着,林风雨胸中欲火便化作焚天烈焰,赶忙伸出舌头从裂缝底部缓缓舔上直至肉蒂儿,随即重重刺入花穴之内左右混着花汁搅和着。 一股浓稠的液体在清水中晕染,柳若鱼握住肉棒的双手紧了一紧,随即奋起反击。 檀口含着龟菇,两片柔唇贴着边缘沟壑收紧,舌尖像是宝剑的剑尖顶着马眼搅动,一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模样。 两人皆爽,林风雨含住肉蒂儿重重舔吃着,让柳若鱼连连哼声娇喘不已。 随即柳若鱼便含吮吞吐着肉棒以此回击。 之前二人唇舌交战时,林风雨便觉得美妇人的檀口与众不同,香涎丰富使得那张艳口颇有些粘腻的感觉。 如今享受美妇的口舌服务,那股子粘腻让肉棒仿佛泡在软滑的鱼胶里,绕着棒身不住舔洗的舌头更让他浑身哆嗦。 勾挑舔吸,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柳若鱼又深吞肉棒直至莫柄,利用喉咙蠕动的肌肉不断挤压着龟菇。 林风雨瞬间被拿住了死穴有欲射的感觉。 除了曹慧芸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能够如此做到,而这正是他快​​感最为强烈的一种。 感受到肉棒在口中的膨胀,柳若鱼知道即将得逞,翻身脱离开男人口舌的纠缠俯膝在他胯下,一双媚目透出秋波荡漾的涟漪,张开艳口快速吞吐起肉棒来。 侧面看去,就像这艳妇正跪在林风雨面前,用她灵巧粘腻的口舌吞噬阳根。 林风雨完全屏住了呼吸,看着肉棒一寸寸吞没在精巧美观的檀口里,接收着眼波中妩媚的目光流萤。 柳若鱼情浓得化不开的目光里忽然露出一丝狡黠。 她运动真元,檀口里的水珠凝结成薄薄的冰片,顺着紧缩的嘴型包覆在肉棒上,像给它穿上一层冰甲。 冻人的冰片与温热的檀口,共同形成对比强烈的刺激,在柳若鱼卖力的快速吞吐中快感无法抵抗。 林风雨浑身肌肉绷紧,像是一尊完美的男人雕塑,肉棒拼力脉动着,浓精喷如水柱…… 柳若鱼喉间呜咽着要将阳精尽数吞下,又将肉棒舔得干干净净。 那柔媚的模样让林风雨的肉棒无一刻能软的下去。 她得意地娇笑着游到林风雨身前,拍了拍他脸颊道:「小弟弟,服不服气?」 林风雨撇了撇嘴道:「柳姐姐这是自寻死路!」 平静的水球浪花翻腾,柳若鱼头部浮在水面之上,绝美的脸庞春情四射,微张的艳口急速喷吐如兰似麝的呼吸,只因水面之下的林风雨像只虾米般弓着身,一只手固定着柳若鱼的腰肢不让她逃离,狠力抽插的动作翻起水花无数。 两只硕桃玉乳一只正被林风雨啃咬狠吃着,另一只落入魔掌中被不停搓扁捏圆。 三处敏感点同时被袭,柳若鱼在水中混不着力飞舞着。 环住柳腰的有力臂膀配合着抽插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推动她的身体,让插入更猛,让抽出更快。 柳若鱼嫩藕般的双臂胡乱拍击着水面,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却偏偏什么都抓不住。 一拨又一拨的快感像是怒涛将她卷起狠狠拍击在岸边,不待她稍喘口气,又将她卷入海中再次拍击在岸边。 呻吟变成了呼喊回荡在整个山洞,林风雨从水中钻出湿淋淋的脑袋道:「刚才我好像听见谁在喊救命?」 柳若鱼好不容易得了喘息,赶紧调匀了气息。 肉棒将花穴塞得丝发难容,可停住不动却让人难熬,好像快要触到关键的一点,却偏偏怎么都触不到。 她俯身压到林风雨身上娇喘道道:「少废话,你不许再停下来。」 两人平躺在水中,柳若鱼像是久旷的荡妇疯狂起落着腰臀,她要肉棒抽插得更快更狠,双臂紧紧环绕着林风雨,香唇吐出嫩肉与他唇舌交战着。 她起落的身姿极有韵味,弓起顶住林风雨腹部的柳腰支点定住不动,丰隆的玉臀套弄不休。 硕大的桃乳不满足似的摩擦在林风雨胸前,香舌奋力吐出与男人的舌头纠缠不休,仿佛林风雨进入她的胯下幽谷,她也要在口中讨回一城。 林风雨即使身躯不动,依然能从柳若鱼自身的动作中感受到极大的快感——她起落的如此疯狂。 可他知道这般欲壑怎能让她一人的动作填满? 林风雨配合着柳若鱼的起落挺耸着肉棒,美臀落下与腰腹上迎均是奋力而为,即使两人身在水中依然能听见激烈撞击的啪啪声。 每一轮起落花穴都将整条肉棒尽根吞没,一人下压一人上冲,啪的一声两人皆爽。 两人的身躯微沉于水面,满月般的两瓣隆臀时隐时现美不胜收。 唇枪舌剑之间柳若鱼渐渐败下阵来,快意从胯下盈满整个躯体,她呼吸凌乱,那快意似乎不用忘情放声的呼喊便无法抒发:「快些……再快些……啊……太深了……更猛一点……把姐姐干死……也没有……关系」 林风雨还是初尝这般美妇,论骚浪连秦薇与南宫紫霞也有所不及。 佳人有求怎能不允,他用尽浑身力气抽插挺动,若不是环住柳若鱼的腰肢,恐怕那巨大的力量要将她顶飞起来。 他密密频频地抽插着,柳若鱼也毫不停息地起落迎合着…… 林风雨望着躺在身上瘫软如泥的柳若鱼,脸上带着一丝诡笑。 柳若鱼恨恨的拍了他一掌质问道:「笑成这样,在想什么鬼东西?」 林风雨笑嘻嘻道:「是姐姐问的啊。我在想姐姐和你家宝贝女儿一样,闷骚内媚浪得紧。」 柳若鱼眯着眼一副要将他吞吃的模样道:「越来越放肆了。姐姐要好好教训你,让你长个记性。」 林风雨心中一荡道:「怎生教训?」 柳若鱼俯首在他耳边呢喃道:「这是一场战争。有本事你就干死我,不然我就浪死你!」 【春风玉桃的问题说下,这东西是个催情而不是催性的东西。 有情才催性,南宫剑河给过解释了哈哈。 】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23)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