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32)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2)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7530   第三十二章:双龙伏娇   柳若鱼恨恨地一戳林风雨脑袋嗔道:「为夫你个头啊,谁说要嫁你了?」   林风雨捂着被戳疼的脑门道:「要谋杀亲夫啊?太狠了,每回提上裤子都不 认人!上回踢我屁股,这回戳我头。」   「我……气死我了!」或许是也感觉这一下用力有些大,美妇埋怨之余还是 温柔地抚摸着林风雨的脑门。   顺势将柳若鱼搂进怀里,林风雨大手享受地揉着肉感十足的丰翘隆臀道: 「我杀了那个人,姐姐没有怪我吧?」   柳若鱼沉默了一阵,幽幽道:「有时候真觉得你是我命中魔星。从皇天雷殿 开始,每一件事情都非我所愿,可都阴差阳错。我恨透了明麟,你杀了他固然无 可指责。可他毕竟是我孩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不怕你责怪,若是再无他事, 我定要与你发火,或许从此也如和易落落一般相见两难。偏偏你又要重伤,呵呵, 那股子气也没地方发了。时间长了也想通了,那个逆子一定要死,无论他有什么 天大的理由,可是谁来动手?紫儿?还是我自己来?现在想起来,倒是你替我解 决这个难题。」   林风雨安慰地抚摸着瀑布般的长发听她娓娓道来,坦诚道:「当时形势危急, 我心中所想也并非全是为了大哥,也要杀了他来保护易落落,震慑一干宵小。明 麟一定要死,那一刻我只是觉得,动手的人必须也只能是我了。」   柳若鱼默然无言,良久才歎息一声道:「他死了,给他报了仇,咱们也没有 因此而隔阂。不是……最好的结局吗?」   温柔抚摸的手忽然拍在隆臀上,啪的一声脆响打出一片臀浪,激起一声惊呼。 林风雨翻身而起将柳若鱼死死压住道:「好哇,嘴上说不肯,心里早就同意了是 么?说,怎么补偿?」   柳若鱼身体一震弹开林风雨翻身而起,双手叉腰道:「补偿你个大头鬼,便 宜全给你佔了还要怎样?」看着林风雨垂涎无比的眼神,惊觉姿势不对春光大泄, 忙拉过锦被牢牢遮住。   林风雨嚥了口唾沫艰难道:「刚才戳我一下现在还疼,嘿嘿,为夫不把姐姐 戳上个万儿八千下怎能干休?」   柳若鱼反倒好整以暇道:「好啊。半柱香时分若能完事就随你,若是不能, 你不怕紫儿一来就看见咱们这模样也随你。」   林风雨虎扑的动作僵住,难熬啊!半柱香怎么够?若是真够了岂不是要给这 艳妇嘲笑上百八十年的。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偏偏又不能发。这都叫什么事情?   该做的事情要果断做,可也不能全然不顾及各方感受。   柳若鱼也是豪爽的性子,否则也不能与不羁的南宫剑河相伴多年。既然打定 了主意便坦然面对。   两人穿戴整齐手携着手来到天女白玉轮前,水晶玉棺内的白狐睡得安详沉静, 充满了新生的生命气息。林风雨对着白狐道:「语嫣,这是紫儿的娘亲,她也要 嫁给我。你命是姐姐救的,咱们可都要一起感谢她。」   柳若鱼道:「这样的女子值得救。咯咯,只盼她醒来别嫌弃人家这个老女人 和她结伴做姐妹。」   林风雨挠头道:「好像是花心了些。哈哈。」   柳若鱼白了他一眼道:「紫儿马上来了,你要怎么和她说呀?」   林风雨一脸严肃道:「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这个这个,实在不行只好出卖 色相了……」   柳若鱼狠狠捏住他耳朵嗔道:「哟呵,你有色相可卖吗?」   两人不住拌嘴,只是握在一起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半分。   南宫紫霞远远感受到柳若鱼的真元波动有些意外,平日里娘亲都是深居简出 少有与人接触,偶尔来此帮助扶语嫣也是来去匆匆。她当然已猜到林柳二人间的 私情,这个问题亦曾深思熟虑过。林风雨作为她的夫君自然是得到认可的,虽是 有些时候一根筋不懂变通,但他正直,勇敢,有责任心,确是一名良配。思来想 去,父亲陨落的现实总要面对,母亲总不能一直这么孤独下去,既然如此母女俩 共侍一夫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这种事情总不能大喇喇跑去对母亲说:「娘,咱们共侍一夫吧?」对林 风雨说也是怪怪的,一副把母亲卖了的模样。至於林风雨自己在对待感情上温吞 水的性子,她也是不抱希望。许玲儿这位开朗可人的娇俏女子在身边多久了,家 里也没人反对,至今也没个结果可见一斑。可难为了这位蓝剑山庄庄主,不得不 巧思设计尽力撮合。   推开院门,见夫君与娘亲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并肩而立,南宫紫霞着实吃了一 惊,今儿风向怎生变了?饶是她精明一世也是想不明白。   林风雨携着柳若鱼的手迎向南宫紫霞道:「紫儿,我和柳姐姐在皇天雷殿里 已有夫妻之实,现下我要娶她为妻,一生一世照顾她,爱护她。你不会反对吧?」   南宫紫霞鼓起了腮帮子怪怪地看着林风雨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这个 呆头鹅会主动做这件事情?娘,您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呀?」   柳若鱼落落大方道:「拜的是语嫣姑娘之赐,小风说再也不要错过。」   林风雨空着的手拉过南宫紫霞道:「再也不能如从前浑浑噩噩,瞻前顾后, 既然有缘就要好好把握住。」   南宫紫霞喜从心来,只是忽然抽了抽鼻子变了脸色道:「好哇!你们俩居然 背着我偷吃。气死个人了,人家才不来睬你们。」愤愤地甩开林风雨的手臂转身 要走。   林风雨赶忙一把搂住爱妻道:「情难自禁,情难自禁,紫儿原谅,饶命饶命!」   柳若鱼又好气又好笑道:「怎地比狗鼻子还灵?这就吃醋了?罢罢罢,留给 你了,我才不嫁给他。谁稀罕!」   南宫紫霞慌了神赶忙甩开林风雨,环着柳若鱼的手臂道:「娘,人家不是那 个意思。这个傢伙整天一副病恹恹要死的模样,见了您就如狼似虎,哼,喜新厌 旧,可不气人么?」   林风雨哭笑不得道:「我有那么寒碜么?」走上前紧贴在南宫紫霞身后将二 女一同搂住道:「今儿谁都不许走,一起陪我!」   南宫紫霞左扭右扭,却被林风雨紧紧搂住又不敢发力,在爱郎哈哈大笑声中 被捉进房内。   母女俩胸乳相贴着被紧紧搂住!饶是柳若鱼性格豪爽也不由得发窘,索性闭 上双目由得他们去。南宫紫霞大是不满道:「赶紧松开,今日定不能叫你如意。 叫你知道咱们娘俩可不是任由你欺负!」   林风雨就是不肯放手,默运玄功道:「从来我就是个受气包,疼还来不及哪 来欺负你们的份儿?紫儿啊,你娘亲可是没半点意见呢。」   南宫紫霞被爱郎搂在怀里,许久未曾欢好也是情欲已动,嘴上却不依嗔道: 「什么没意见,亏你瞎说得出口?咦?这是什么东西?」只觉得被爱郎抵住的臀 尖多出一根物事,忍不住探手向林风雨胯下摸去。   林风雨脑袋夹在南宫紫霞香肩上,只见爱妻的如花容颜宜嗔宜喜,轻含玉坠 般的耳珠呢喃道:「紫儿不是有个心愿么?为夫今日便遂了你的心愿。」   南宫紫霞在林风雨胯下掏掏摸摸,越发感到惊奇,实在按捺不足好奇心除下 爱郎衣物。只见林风雨带着诡异的笑容,胯下除了原本的墨玉阳根之外,竟然又 长出一只阳物,虽无墨玉色,那粗大火热一般无二!   南宫紫霞惊道:「你这傢伙练了什么邪术?恩?黑白郎君卫无涯的黑白双剑?」 柳若鱼也带着一脸讶色打量着这奇异的物事。   林风雨见南宫紫霞神态便知这闷骚内媚的爱妻情欲已动,揶揄道:「阴阳大 法!阴阳二气凝练而成,平日里用来调节流转阴阳真元,有助於二气平衡更加凝 实。我的资质和卫师祖不同对敌毫无用处,不过用来让宝贝紫儿满意那是全无问 题!紫儿若是不愿,为夫就先和鱼姐姐试试。」   柳若鱼明显有些不太适应双龙的怪异,吓了一跳道:「我可不来,找你的紫 儿去。」   南宫紫霞一手的玉指被银牙咬着,一手不住在两根肉龙上比划着。柔软的小 手这里捏一捏,那里套弄两下,让两条肉龙狰狞膨胀。她目光媚如春水,此前的 醋意早已抛到九霄云外道:「你别吓着我娘!有没有那么厉害?要不……恩…… 人家来试一下……」   林风雨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这小色女的心思。姐姐且稍候,待我先收拾 了这闷骚内媚的妖女。」   南宫紫霞银牙咬着朱唇嘴角含笑媚态无端,一手握着一只肉棒腻在林风雨怀 里,分明万分期待道:「牛皮谁不会吹,可别是样子货让人家失望。」   柳若鱼无语地看着宝贝女儿,论风骚当然不及自己,大胆则犹有过之。让整 个家族骄傲的天之骄女到了床上竟是这般模样,可是做娘亲的都从未想过。不由 无奈道:「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在娘亲面前好歹收敛着点。」被南宫紫霞视 如无物,显然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林风雨笑道:「紫儿闷骚得不行,和玄阴媚体的薇姐姐不相上下呢!」   南宫紫霞撅唇道:「娘,得意之时须尽欢!既是自家夫君何来那么多讲究? 夫妻欢好天经地义,人家有什么话什么想要的都直说,哼,看他敢不乖乖地伺候 好人家。」   这些道理柳若鱼当然知道,只是初次与亲生女儿一床欢好真有些不适应。   两根肉棒一抵花肉,一抵美菊,一般的粗大,一般的火烫。仅此而已南宫紫 霞便呼吸急促地浑身一个哆嗦。肉欲发自内心,正因为深爱着眼前的男人,才甘 心将一切都交给他,敞开心扉尽情享受两人之间的欢愉。南宫紫霞原本性格豪爽, 否则也不能以女子之身统领蓝剑山庄这等豪门。爱到至深更是百无禁忌,即使在 母亲面前也是毫无羞涩之意,只想尽情品嚐梦寐以求的鱼水之欢。   「想用什么姿势?还请爱妻示下!」林风雨轻吻耳垂一肚子坏水地问道。   「坏夫君,明知道娘亲在旁还要故意使坏!」南宫紫霞娇嗔地横了他一眼, 轻抬玉腿翻过身趴在床上,将堪比其母的丰隆美臀高高翘起道:「夫君最喜欢的, 也是紫儿最喜欢的,可以么?」   臀肉肥弹饱满,沟壑深不见底,黑亮浓密的芳草覆盖着娇艳的肉花,迷濛而 诱人。林风雨朝圣般跪在完美无瑕的玉体身后,分开两片满月般的臀瓣,墨玉阳 根轻抵着蝶翼般的两片花肉摩挲,让花香满溢的春水慢慢渗出,细细滋润,调笑 道:「还知道是你母亲呀?小色女可一点都没有顾忌呢!」   南宫紫霞鼻腔中哼出诱人的嗯唔声,感受着龟菇带来炙人的热度道:「好处 都给你佔了还要来说风凉话。坏人,坏人,坏死了。」   柳若鱼用薄被盖住火爆的玉体,看着小两口打情骂俏恩爱非常,心中最柔软 的所在也被深深触动,若非情到深处,又怎有如此柔情蜜意。蓦然耳边传来林风 雨纠结般的声音道:「今后是该叫我夫君呢?还是爹爹呢?这可好生让人犯难。」 柳若鱼一锉银牙暗骂:紫儿说的一点没错,这人看着憨厚老实却一肚子坏水,坏 透了!   南宫紫霞娇喘不依抗议道:「你要死了!这么来作践人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似乎是恼羞成怒,欲要翻过身体给使坏的爱郎一顿好打。不防那被花汁润透了的 墨玉阳根顺着臀丘裂缝滑过,如一桿烧红的长枪破开「凤吸牡丹」菊蕾妙处长驱 直入,与此同时,另一只肉棒亦顺着花露满溢的「彩蝶纷飞」,直抵花心。   下身两处最为敏感的所在被佔据得满满当当。南宫紫霞惊呼一声,如一只中 箭的天鹅娇躯酥软脱力倒在床上。并非第一次尝试双穴满贯,只是那只造出来冷 冰冰的假阳,怎能与之相比?那火热,那充满了生命气息的跳动,那虽是坚硬如 铁却又不失肉体的弹性,这才是快感的至高境界。   南宫紫霞被极致的快感沖得脑海一阵窒息,只觉得两根肉棒隔着一层薄薄的 肉膜熨烫刮蹭。身体里每一处敏感点无一不被熨烫得舒舒服服,甚至不需要爱郎 有任何动作,只是肉棒里的血液流淌带来的脉动,便让她连寒毛都竖了起来,似 乎连心跳都完全附和上了脉动的频率。那梦寐以求,销魂蚀骨的感觉自然而然从 心里催动着无穷的情欲,转化成鼻腔里轻轻哼出的嗯嗯声。   林风雨缓缓挺耸着腰肢道:「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太久没收拾宝贝紫儿, 可是反了天了。从前求为夫的时候可是什么都认呢。」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不动。   南宫紫霞被几下轻挺缓送顶得神魂齐飞销魂蚀骨,林风雨毫无徵兆地停下动 作简直要了卿卿性命。原先肉棒停住不动的感觉已是已是难熬,不过好歹只是略 尝滋味未知其中妙处,如今尝过了美妙滋味,又怎能再停下来?急得她主动迎送 起隆臀哼道:「好人,人家哪敢翻天,什么都听你的嘛!莫要再折腾了,快好好 来几下狠的……哎哟……忍不住了……小母狗真的忍不住了……小母狗的小骚穴 儿……浪屁眼儿都要……被夫君狠狠地蹂躏才好……」   柳若鱼面色古怪,这些淫词浪语她并非陌生。南宫剑河的妾室们为了讨他欢 心也时有为之。只是听着亲生女儿如此风骚浪荡,难免脸色羞红心惊肉跳。回想 起昔年南宫紫霞曾说林风雨欺负她,用本命法宝打她的趣事。如今看来哪有半分 不满,分明恨不得被那本命法宝狠狠抽打至死才甘心。   林风雨见爱妻情欲大动,丰俏惹火的玉体横呈,回收凝望的眼神半是楚楚可 怜的哀求,半是媚态无端的勾引。那集清纯与妖艳於一体,秀雅与淫荡於一身的 奇妙诱惑,世间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抗。   林风雨轻缓地抽出肉棒,在两处洞口一番研磨,狠狠发力见两颗龟菇送入妙 道又生生刹住。南宫紫霞被一停一顿的节奏折磨得快疯了,被吊在半山腰不上不 下的感觉实是难以抵受。幸好这一次林风雨没有再使坏,略作停顿便奋力一冲到 底,随即狂风暴雨怒海狂涛般连刺了百来下……   南宫紫霞只觉得两根火烫的肉棒毫无停歇地摩擦着敏感的肉壁,磨得体内像 要泛起火花,幽谷的舒爽刺激与后庭的畅美饱胀齐至。那魂灵儿都要飞出体外, 想要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一抒胸臆,却偏偏不受控制地发不出来,只从喉间发出 微弱的「呃……哦……」声。短暂又极具爆发力的冲刺炸裂了她的身体,带着鲜 花般甜香芬芳的蜜汁泄了一股又一股。两处紧窄逼仄又弹性十足的腔道收缩到了 最小,死死包裹着入侵肆虐的肉棒,似乎想将它们掐断永远留在体内。只是这却 未能如愿,反倒让每一只敏感的肉芽,每一轮娇嫩的褶皱与肉棒咬合得更加紧密, 抽送之时快感如潮,如同兜头打来的狂潮将她一轮轮地淹没……   柳若鱼旁观这场肉欲交博,肉棒在两处妙穴里穿梭进出的淫靡,女儿获得绝 顶快感后动人心魄的呼喊,潮喷之后低泣般的婉转呻吟,情欲不可抑止地升腾着。 林风雨与先夫南宫剑河完全不同,性格大相迳庭,可他们有着相同的优点与品质, 这些也都深深吸引着她。   纵是被毫无停息的快感反覆沖刷着身体,瘫倒在床的南宫紫霞仍是下意识地 勉力撅起丰臀,心甘情愿无比渴求地让肉棒在她体内插得更深更顺畅。   林风雨冲刺不停!肌肉线条分明的小腹撞击在丰弹柔软的肥臀上,发出急促 剧烈的啪啪声。胯下双龙雄姿英发,将两处肉穴塞得满满当当,每一次抽送都带 着粉红的嫩肉翻进翻出。   「啪」的一声脆响,两根肉龙迅捷无伦凶猛无比地破开两处妙穴扎进最深处。 南宫紫霞双手死死揪住床单,浑身紧绷地抽搐着,连带着前花后庭一阵紧缩蠕动, 像是千万张小嘴不停吮吸着肉棒。她气息奄奄嘤咛着,歎息着,只觉得这一番灵 肉合一的交融高潮迭起,难以自拔。   林风雨压在爱妻身上温柔地从后环住双乳,拥抱着她,轻声道:「宝贝紫儿 可满意么?」   南宫紫霞口吐魅音道:「都舒服得飞上天去了……夫君这一招儿太厉害…… 紫儿抵受不住……又还想要……」   林风雨万分得意,转目瞥了眼面红耳赤,舌舔朱唇的柳若鱼道:「刚才不是 还说为夫作践你么?尝了一回好的,可要给为夫一个答案才是。」   南宫紫霞娇媚不依道:「才不要才不要!你就是使坏,人家偏不!」   林风雨温柔的拥抱忽而变得狂乱,双掌紧握着玉乳拉起南宫紫霞的身体,将 她的腰肢张成了弓形,肉棒怒抽了五抽道:「好哇,还敢嘴硬!今日便要执行家 法!」   刚临高潮的身体依旧如此敏感,也实在是从未经历过如此销魂的感觉,更何 况这一次林风雨发起狠来,将又白又嫩的美乳揉搓得千变万化。南宫紫霞被肏的 神魂直冒,媚眼如丝,玉体筛动迎合着。那娇喘与媚叫之声融为一体,如此享受。   林风雨一顿一顿地抽插着,每一次尽根拔出,沾染满淫液的肉棒都发出「啵 儿」的水声,每一次狠命地插入都肏到底儿,直美到了南宫紫霞的心田深处。   南宫紫霞俏脸酡红,翻臂反搂着林风雨回首吐出香舌舔舐着耳垂,呢喃哼道: 「又来了……就是这样子……再快些……再狠些呀……」   林风雨故意使坏地停下动作,南宫紫霞最怕他这一招,被捏住软肋无力抵抗。 她焦急难耐地玉臀摇扭研磨迎合着,浑然忘记了羞耻,忘记了周遭一切骚媚勾引 道:「好人……不要停嘛……不要欺负小母狗……要狠狠地肏……越狠越好…… 人家就快要来了……求求你……求求爹爹……女儿求爹爹尽情肏死女儿……求求 你……」   林风雨目中绿光大方,肉体的快感加上禁忌的刺激,加上蝶衣纷飞与凤吸牡 丹带来的强烈快意。与此同时,一对绵软豪乳贴上了他的背脊,柳若鱼环住他腰 桿,耸挺着上身道:「坏小子,紫儿快不行了。你就饶了她吧,快些射给她,姐 姐也要大肉棒!」   腰桿打桩机一般疯狂撞击冲刺着,彷彿幻化成一片光影。   南宫紫霞一声悠长高亢的叫喊声,久憋的情欲终於随着林风雨持续不断的冲 刺带来的高潮快感,倾泻的花汁迎合喷射的阳精歇斯底里地释放出来……   南宫紫霞浑身香汗淋漓,脱力地倒在床上,泛起潮红的肌肤,满足而带着余 韵的甜美笑容。迷迷糊糊中回首看见林风雨调笑的眼神,大发娇嗔道:「你这个 坏人,你这个坏人。你使诈!娘,他欺负我!哼,对着冰姐姐和楠楠就从来不敢 这般使坏!」   林风雨忙把大小姐搂进怀里温言安慰,顺势将柳若鱼抱入怀中。母女双娇入 怀,心下大乐。   柳若鱼吃吃笑道:「对!就是他使坏!女儿莫怕,咱们一起收拾他。」   南宫紫霞望着林风雨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恨恨道:「他现下神功大成,一时 真拿他没办法。」自然是说林风雨胯下双龙,滋味实在难以抵受。   柳若鱼白了林风雨一眼,嘴角边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悄声向女儿传音。母女 俩商量了一阵南宫紫霞眉开眼笑,一副准备报仇雪恨的模样。   林风雨不知她们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只见二女一同来到他胯下,柳若鱼握住 了墨玉阳根道:「把另外那根收起来,怪模怪样的看着难受。」   调笑可以,此刻却不敢违抗,老老实实收起功法。   美妇妖媚一笑,吐出香舌细细舔洗着棒身,那灵动红润的嫩舌带来的是视觉 与触觉双重的享受。情欲渐升,林风雨被伺候得舒舒服服,却见南宫紫霞毫无动 作,心中颇为遗憾未能一品两条香舌含箫的快美。   柳若鱼舔洗一番吐出肉棒道:「味道不错,紫儿也来尝尝!」只见美妇艳红 幼嫩的香舌轻轻托举着棒身,将肉棒送入南宫紫霞口中。那动作流转自然诱惑十 足,林风雨眼珠子都要凸出眼眶,肉棒猛然膨胀了一圈。   肉棒换作南宫紫霞轻含吞吐,可这还不算完,柳若鱼直起身子挺起胸膛,那 对豪乳如两只玉兔般颤抖,对着棒身一夹,几乎将肉棒与南宫紫霞的脸庞都夹了 进去。   肉棒深陷一片膏腴柔嫩的沟壑,更为敏感的龟菇陷落肉脂之内被含吮吞吐。 林风雨身躯发颤心中哀嚎道:「见过男人撕床单吗?要命啊!」   无上的享受不需多时便让林风雨下身传来阵阵悸动,已有欲射的感觉。柳若 鱼及时俯下身子与南宫紫霞一同舔舐肉棒,二女的朱唇都张成个圆圈一同环绕着 肉棒吸吮。   南宫紫霞舔舐着棒身,柳若鱼慢慢直起身子,让肉棒顺着脸颊滑过玉脖,落 在左乳上,凸起傲立的乳尖红梅抵着龟菇马眼轻轻刮蹭着道:「乖女儿快来吃吃 娘亲的奶儿。」   当膨胀硕大的龟菇连同乳珠一起被南宫紫霞含入口中,林风雨与柳若鱼一同 发出哼声。美妇娇媚地呻吟,林风雨则是低声的嘶吼。   那淫靡无端的秀色之下,更是无上的快感。待到二女各自腾出一只玉手轻捋 棒身,另一只玉手一同轻揉春丸,林风雨再也无法忍耐,双目瞪出了血丝眼睁睁 看着浓白的阳精疯狂喷射着,落在白里透红的玉乳上与艳红的嫩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