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22章:岳翎歸來

 
【風雨情緣】第03集~第22章:岳翎歸來 (5480字)   「五陰魔?」林風雨皺著眉頭苦苦思索,似乎要抓住什麼線索,卻又總從指縫中溜走。時間流逝反倒越來越迷糊了,只得求助道:「把大哥給說糊塗了,還請落落詳情告知。」   易落落道:「色,受,想,行,識。這五者堪稱煩惱之源,最易生心魔,因此稱為五陰魔。」   林風雨道:「我雖不明佛修功法與魔修功法,不過在佛經上倒也讀到過的。」   易落落道:「佛修說有人生八苦,俱由五陰魔衍生而來。想不到林大哥這般成功人士竟然會因一名女子如此,也為情所困呢。」   林風雨自嘲道:「落落別取笑大哥了。甚麼成功人士,就是個啥也不懂的大老粗。家裡老說我就像個無腦的保鏢,只會悶頭向前。你乾脆說我好色,見一個愛一個得了。」   易落落微微一笑道:「自古君王三千妾,試問君子幾許情?」   這是嘲笑還是怎地,林風雨汗了一把道:「哪敢稱君王,從來非君子。」   易落落不再說這話題,接著道:「其實還有一件事情,現在想來也是大有問題。忘年樵老的那只去乾藍寶瓶也是邪到極點之物。原本我還沒覺得怎麼,現在聽你一說便覺得當時的情況不那麼對。西華魔宗不可能不知道你煉製扶風葫蘆的事情,忘年樵老放出這件法寶絕非要取勝那麼簡單,或許就是為了讓你吸取其中邪氣。須知心魔這東西也是日積月累逐漸加深的,而且邪氣怨念種類越混雜越容易失控。林大哥,這件事你的確失了平常心操之過急了。」   林風雨一想覺得確實是這麼回事,歎息道:「無腦,真是無腦,處處遭人算計。當時還洋洋自得來著,覺得又增加了扶風葫蘆的威力。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易落落也笑起來:「林大哥何必自責,照說起來對扶姑娘的事情如此在意,她知道了該是會高興才是。」   對於易落落這句寬慰的話,林風雨只是苦笑搖頭。   搞明白了心魔的來源,接下來的事情便有了明確的方向。林風雨思慮一番,覺得將鳳卵中的血煞之氣轉移給十二祖巫精魂再合適不過。祖巫哪個不是屍山血海中殺出來的?那句屍山有路屠為徑,血海無涯骨做舟,對血煞之氣豈不是有天生的親和力。只是林風雨頗為惋惜的是,如此一來扶風葫蘆必然威力大降,煉製完成又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按照魔修的理論,完全破除心魔也是遙遙無期。   扶風葫蘆現下根本不敢取出來,易落落又傳了一篇寧心靜氣,壓制心魔的功法。林風雨一點就透即刻開始修行,有了方向便不再焦急得五內俱焚,這一次的修煉心態平和事半功倍。只待修煉有成,便開始分解扶風葫蘆中的煞氣。   易落落陪伴在林風雨身邊,不時撫琴一曲。她的琴藝不在南宮紫霞之下,天魔漱玉琴亦是神州至寶,大增林風雨的功法修行進度。若是林風雨入定,她也一同打坐修煉。二人朝夕相處感情日增,一同修煉,或者偶爾對一對小詩,枯燥的閉關日子平添了許多亮色,也安撫了林風雨為魔島戰事擔憂的心。   魔島上空微瞇著的血紅魔眼忽然變得怒目圓睜,血色魔光遮蔽了天地。籠罩魔島的黑雲滾滾翻動,正是暴風雨即將來臨的前兆。   有了第一次魔島之戰的經驗,神州修者再也不似從前的一無所知。準備許久的天盟第一時間發動,崑崙派杏黃旗傲立空中,黃澄澄的光芒象徵著神州浩然正氣,遙遙射住了血紅魔眼。若說魔眼是魔界的精神支柱,杏黃旗便是神州定海神針。   魔島之上魔影重重,淒慘呼嘯的魔風響徹天地,令神州充滿了愁雲慘霧。那魔風帶著摧毀人心意志的力量,要讓神州修者士氣低迷。   擺下陣勢的藍劍山莊前鋒營首當其衝,南宮紫霞容顏沉靜地令旗一揮。施靈逸著地一滾化作本相,又使個法天象地神通化作只山嶽大小的三頭火獅率族而出。火獅一族聚在一起,他們週身具備烈焰包裹,形成一片焚天烈焰。施靈逸三隻巨口張開,引領族群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   獅王怒吼,百獸奔走,諸邪辟易。施靈逸這一吼隱含佛門獅子吼神通,竟將魔風的囂張氣焰壓了一壓。奢華倉與莫非凡也第一時間化作本相,蛟龍與麒麟騰在空中,與端木恩賜祭起的神木龍王一同吞雲吐霧。奢華倉額頂獨角散發五色祥光,莫非凡頭頂雙腳則散發著墨色餘光,神木龍王噴出乙木精氣,與火獅群的焚天烈焰一同死死抵住魔風不得寸進。   空中魔眼猛然一張!杏黃旗萬道金光籠罩之下,一道刺目紅光漏出如血日降世朝著藍劍山莊陣營射來。   南宮紫霞面色凝重再揮令旗。陣中冉冉升起一道滿月與一道彎月,肖苟化作黑毛巨狼引領族人狼嚎陣陣,月華引領族人向滿月連連跪拜。兩道月光自空中灑落銀輝,形成兩道範圍極廣的法則之力如兩張大罩子籠住南宮世家前鋒營,將血日魔光緩緩化去。   秦薇媚目中異彩閃爍,日夜不休地辛苦融合各族,打造出的陣法之前未經實戰還有些心情忐忑,如今卓有成效威力無窮,她也不禁心中得意。   在後軍掠陣的谷元遠遠看見,捋著鬍鬚讚道:「南宮世家成長到了這般地步,真是了不起。」生死存亡之際,門派之見已是次要的東西了。神州每一分力量的成長,都是戰勝魔界的希望。   反觀慕容千罡面色青紫雙拳緊握,身軀顫抖不停。以南宮世家與百妖國如今的能為,當年得罪了林風雨的後果已是可想而知。   魔界多番手段徒勞無功,藍劍山莊斗陣大佔上風。一方面秦薇的陣法之道卻有精妙高明之處,另一方面也是幾大妖族各有所長,相互配合之下幾乎沒有弱點所致。   魔風散去,魔界大軍再現神州。谷元道長振聲高呼道:「諸位真人,請隨本座迎敵。」   有蘇不言呆在青丘國未曾參戰,魔尊依舊身形不露,十大護法中忘年樵老身亡,叛變神州的福天應補上了空缺。神州天盟這邊林風雨閉關,正天閣主天元子重傷未癒,養心殿五方大師生死不明,不過有了新晉的兩位元嬰巔峰高手寧楠與方玄衣,加上谷元,易天行,雲蕊,谷虛,上官文辰,慕容千罡,端木恩賜以及傷癒的五鹿大師,高手實力上反而佔據了上風。   林風雨再一次從入定中醒來之時覺得渾身上下通通透透,被心魔折磨以來好久不曾這般神清氣爽。這一次入定過去了十天時間,似乎進展極大。   洞府裡空空蕩蕩只有他一人,易落落不見蹤影,桌面上倒是留著一封字條,娟秀的字跡寫道:「功不可停,後會有期。不告而別,還請海涵。」佳人已去,洞府裡似乎還迴盪著她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林風雨皺起眉頭,易落落不告而別定是有甚麼急事,魔島之上也不知戰局如何,不由得心急如焚。   再也忍不得踏出洞府,迎面差點和到來的柳若魚撞個滿懷。美婦嗔道:「急急忙忙的幹什麼?」   林風雨見她安之若素,心裡安定了大半道:「剛入定醒來不見人,急著去問個究竟。」   柳若魚手中提著食盒道:「急有何用?進去坐下。」   擺下碗筷,柳若魚緩緩道:「魔島戰事結束了,魔界大敗虧輸藍劍山莊完好無損,你放心。」   林風雨長舒了一口氣,這真是聽到的最好消息。家人無憂,那易落落離去定是天魔宗出了問題,忙問道:「易聖女不告而別,天魔宗那邊出事了麼?」   柳若魚點頭,索性將事情一股腦兒說出道:「易宗主心魔發作,易聖女趕回天魔宗去了。這一戰魔界又折了九護法噬魂,魔兵死傷無數,整座魔島被夷為平地。只是魔界與神州的通道入口具備界域之力護持無法處理。天盟這邊正天閣天機子重傷,易宗主受心魔之困,算是一場完勝。魔島監獄裡還救出了五方大師。對了,你知道天泉堂的岳翎吧?紫兒把她也救出來了。」   林風雨消化了一番道:「正天閣兩大高手都傷了,這不是門派要式微了麼。嘿,福天應,他媽的總有一天要取他項上人頭。岳翎我知道,當年天泉堂滅門之後紫兒正是去找她的,她倆感情很不錯。如今她安然無恙,紫兒該是高興得很。」   柳若魚白了他一眼道:「安然無恙?虧你想的出來。保著一條命罷了。」   林風雨撓了撓頭,一名貌美女子陷落在那種地方數十年,怎可能安然無恙。這個話題不好繼續,喝了杯酒道:「我的心魔不礙事了。陪魚姐姐吃完這頓飯我去魔島上和紫兒她們會合。這次承了天魔宗的情,回頭也得去摩天崖探望一下。」   柳若魚道:「大局已定你不用著急,心魔的事情你自把握便了。」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吃完飯,那層最後的窗戶紙還未捅破,林風雨也不敢放肆。   飯後林風雨立刻動身前往魔島。柳若魚見他化作一道沖天驚虹直如電光飛射,知道林風雨心魔此關一過,修為又有提升。   天盟這邊得了消息,林家諸女早早在南海上迎接。許玲兒修為最低,又身處百劍堂必須衝鋒陷陣,天可憐見只是受了些輕傷,讓林風雨歡喜不已。一家人復又團聚一個不少同回天盟駐地,南宮紫霞道:「魔界通道入口被團團圍住,一時半會兒不會有戰事了。這次妖族真是幫了大忙,一個個的了不起得很。」   林風雨道:「你們都安然無恙就好。這次閉關真是難熬。對了,聽說岳翎姑娘回來了,有沒什麼要幫忙的?」   南宮紫霞道:「精神頭兒很糟,你又能幫什麼忙?倒是易宗主那邊你得多上點心。」   林風雨道:「回頭我便去天魔宗一行。」   先來到藍劍山莊駐地營帳裡,林風雨第一次見到失陷魔島的岳翎,見她長得極是甜美可人,只是神情黯淡一個人全無神采。林風雨趕忙見禮道:「岳姑娘有禮。」   岳翎並未發覺他的到來,聞言一驚。這一驚動作幅度有些大,似乎林風雨的唐突把她嚇著了,目光迷茫地看著南宮紫霞。   南宮紫霞挽住岳翎胳膊道:「翎兒姐姐,這是我家夫君林風雨。」   岳翎眼中泛出羞憤之意道:「林真人有禮,我……我身體有些不適,失陪了。」似乎對自身的遭遇極是憤慨,羞於見人。   南宮紫霞陪著岳翎離去,秦冰道:「岳姑娘受盡了折辱,如果不是紫兒在這裡,她恐怕不願意見人呢。」   林風雨搖頭道:「也是可憐,不知道多久才能治好心傷。」趕忙又細問易天行心魔一事。   易天行心魔爆發的時刻寧楠正在他身邊不遠一切看得明明白白。當時魔界大軍一敗塗地,九名護法中噬魂被天機子斬殺,但同時噬魂自爆元嬰重創天機子。剩餘的八名護法拚死斷後護送魔界大軍徐徐通過界域通道退回魔界。神州高手也是衝殺在前接下九名護法鋪天蓋地的攻勢。   天盟一路追至魔島地宮,原本是完勝之局。不想地宮中擺放著一座女子的雕像,雖是國色天香栩栩如生,但在激烈的戰鬥中原本並不起眼誰也沒有太過注意。   易天行助力寧楠與南宮紫霞殺入監牢救出了岳翎,反身衝入地宮一見女子雕像,立刻神色大變面部變得赤紅如血,隨即狂態大作敵我不分連斬身邊數十名修者。眼看著就是心魔侵擾要變作個瘋子,那女子石像竟然流下眼淚,淚珠掉在地上的滴答聲在震天喊殺與爆炸聲中竟然清晰可聞。易天行這才雙目恢復清明,第一時間封閉渾身修為由天魔宗門人護送退去。那女子石像也被玉面童老帶走。   林風雨聽了嘖嘖稱奇,世間之大無奇不有。易天行的事情雖是人人心中有疑惑,卻誰也不敢去問個明白,只怕又激得他心魔發作。   寧楠又道:「咱們小聲說一句,衛無涯的修為戰力絲毫不在谷元之下,不愧陰陽門前輩。他也真耐得下性子,為了道統肯屈居魔尊之下做什麼大護法。」幾人正說著聊著,崑崙派一名門人執著盟主令旗來到營帳,先行向諸人行禮才道:「盟主有令請岳翎姑娘至大營一見,有事詢問。」   林風雨聽了大為不滿道:「岳姑娘身體有恙,谷元盟主這時候要她過去不是過分了麼。」大家心裡都明白,從魔島中被救出的修者均對西華魔宗護法或是魔界重要人士有更深的認識,畢竟被關押裡頭幾十年,見得也多些。天盟對魔界至今不甚了了,從這些人口中肯定能探聽更多的東西。林風雨不滿則在於明知這些人身心受創剛被救出,現在被招去問這問那,不是傷口上撒鹽麼?或許在一些高人眼裡這些低階修者不過是些螻蟻,在林風雨眼裡,每一位都是有尊嚴的平等的人。   崑崙派門人有些犯難道:「林真人誤會了。五方大師與岳姑娘在魔島之時關押在隔壁的兩件牢房,大師提供了一份與魔界有所勾結的門派人員名單,說是從獄卒聊天之時聽見的。這事情拖延不得,盟主這才要岳姑娘前往一問究竟。」   原來是這樣,五方大師在第一次魔島之戰中力拼玉面童老身受重傷,被護送回後方駐地時再遭偷襲被擒。或許是看守的獄卒從未想過西華魔宗會一敗塗地,是以對這些俘虜也不避忌。魔修時常來找關押的女子尋歡作樂,時不時便會說起些與神州的戰事。五方大師拿出這份名單對神州而言甚是重要。   林風雨喊來蒼劍豪讓他去通知南宮紫霞,過不多時蒼劍豪回來向傳令人道:「道友請回復盟主一聲,莊主一會兒帶岳翎姑娘過去。」   送走了崑崙門人,蒼劍豪道:「岳姑娘聽說是此事便要去,也是堅強。剛才看她那眼神憤恨的,我都有些不寒而慄。怕是恨死這些叛徒了。」   秦冰道:「小風和楠楠你們倆跟著一起去。五方大師能否心態平和我不知道,岳姑娘是一定失衡的。切記看盟主的態度如何,這種事情決不能聽信一面之詞,務必勸住盟主詳查之後方能定案,否則神州又將內亂。」她對此事瞬間做出清晰的判斷,也知道藍劍山莊在天盟能說上話的無非林風雨,南宮紫霞與寧楠三人,當即做了妥善的交代安排。   林風雨如今腰桿子硬了,囂張道:「懂得了,哼,谷元要是再耍他的盟主威風,或是又想趁著這機會剷除異己不聽勸,和他再吵一架又何妨?大不了和他動手,看藍劍山莊,陰陽門,百妖國怕不怕他崑崙派。」   等來南宮紫霞帶著岳翎匯合,幾人一同前往盟主營帳。林風雨看岳翎眼神中飽含著難以言喻的怒火暗暗搖頭,只怕今日少不了又是一番唇槍舌劍,搞不好還要和神州第一人做上一場。   來到營帳內,谷元雖是自重身份穩坐盟主寶座未曾站起相迎,卻朝林風雨友善地拱了拱手,示意入座。林風雨愕然地一頭霧水,怎地一直看自己不順眼的谷元轉了性子?不是應該對自己愛理不理視若空氣嗎?   還在南海的天盟高層陸續都到了,谷元先在營帳周圍布下禁制,才拿出一份名單遞給諸人。   名單上正是五方大師羅列的叛徒,南宮紫霞接過名單通覽一遍皺了皺眉,將名單遞給林風雨指了指一行字。只見那一行赫然寫著「邪影宗天南世俗邱氏家族」。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32)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