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1章:情随性动

 
第十一章:情随性动 南宫剑河在世之时不喜林风雨喊他岳父,两人之间是以兄弟相称。 但在林风雨的心里,是岳父还是兄长并没有区别,岳父是父辈,兄长则是长兄如父。 所以面前这位如花似玉,风韵无双的女人,却是长嫂如母。 林风雨不是圣人更不是柳下惠,亦和常人一般喜欢美女。 扪心自问,昔年在凡间若不是秦冰与宁楠美貌如花,他未必会把事情揽在自己身上。 若不是曹慧芸亦挑动他的心弦,他也未必会站在她身前,娶她为妻,为她遮风挡雨。 南宫剑河自诩色中之仙,他的发妻之美貌可想而知。 林风雨对她打心眼里都是尊重,从无一丝一毫的亵渎之意。 可柳若鱼此时只着里衣亵裤与自己身躯交缠,即使隔着衣服,依然能感受到光滑柔腻的肌肤充满了弹性。 紧紧贴在胸前的一对硕大乳房触感饱满而又绵软。 入鼻尽是熟女甜美的体香,诱人的朱唇呼吸着温热的气息含住了耳垂,令林风雨半身酸麻。 胯下的肉棒高高肿胀将长袍顶成个帐篷,死死抵在柳若鱼莹润的臀肉上。 「知道你这人死脑筋,不得已用了些小手段。小风别怪姐姐。」柳若鱼亲吻着林风雨的耳垂挑逗着,娇喘着语声呢喃。 「大嫂,我……哎!」林风雨无语应对。 「会不会说话呢?知道尴尬还要叫我大嫂会不会有点过分?」柳若鱼起身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红着脸正色道:「大男人的遇事早些做决断,何必婆婆妈妈的?时间很多么?我不是淫荡的女人,此事不过你知我知,双修之后自然也不会来缠你让你难做。事急从权,若是蓝剑山庄出了什么事情,咱们可都要追悔莫及。」 林风雨为人洒脱,想明白了利害关系也就坦然。 他搂住水柳般的腰肢站起,伸手拉开里衣的蝴蝶结道:「柳姐姐莫要后悔就行。」 柳若鱼被雄健的男体搂住,一根火烫粗硕的龙枪正顶在玉胯之间,蜻蜓点水般触点着,熨烫着那处最为敏感的软肉。 那熨烫带着火热的霸道,又不失温柔,激发出幽谷深处无数泉眼潺潺,浇灌着谷口丰茂的水草。 今日之事是她筹划发起,也早早做好心理准备,此前甚至开解林风雨,可事到临头面对着小叔子兼女婿,面对着要将她一口吞下的目光,仍难免心慌意乱。 粉色的里衣已然褪下,林风雨吃人般的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打量着,柔腴的香肩与精致锁骨之下,两颗硕乳犹如夏初即将采收的蜜桃,沉甸甸地粉里透红。 而膨胀如鸡蛋的龟菇受到春水的浸润,惹得巨龙的又大了一圈,长了一分。 「恩~。」熟妇的呻吟又柔又媚,略带着一丝丝的沙哑,只因两人虽无进一步的动作,可男人的肉棒忽然一胀,那钝尖竟隔着轻薄的亵裤轻轻探入花穴洞口。 而回环搂住她腰肢的一双大手正顺势下滑,臀肉落入魔掌。 这是怎样丰隆的玉臀? 南宫紫霞完全继承了母亲的优点,挺翘的屁股总令他爱不释手,而柳若鱼还犹有过之。 林风雨的十根指头全都陷入肉里,直似抓住了凝结起的牛油,偏偏触手之间全是弹滑的肉感,正应了那句肤如凝脂,柔若无骨。 柳若鱼心中苦笑,真是难熬的羞涩啊。 此刻她再不复之前的镇定,在林风雨凑近嘴唇之前,也匆匆忙忙吞服了一颗春风玉桃丸,实在是此情此景,即使做足了心理准备,即使自己早已不是青涩少女,仍是那般让人羞涩难耐。 索性也吞下催情的丸药,以免尴尬。 吞服春风玉桃丸之时,柳若鱼心里也异样地涌起一丝奇怪的想法:一个小愣头青逼得老娘如此难堪,哼,休想轻易得逞。 有了如此心情,身体便情不自禁做出了反应,林风雨双唇来得什急,显然春风玉桃丸的催情效果发作。 柳若鱼伸出右手抵住,而吞服丹丸之时自然而然香舌一勾。 天雷引动地火,林风雨喉中发出一声闷吼将柳若鱼扑倒,一口吻住玉人朱唇,舌头冲开牙关,将方才做出销魂一勾,令人垂涎欲滴的小舌头卷住舔吸。 只觉入口如品芝兰满是馨香,那软滑的舌头调皮地左闪右躲,却令林风雨满腔欲火得不到宣泄口,进攻得更加猛烈。 林风雨已被春风玉桃丸完全挑动了情欲,柳若鱼却是刚刚吞服,丸药正慢慢随着血液流动全身,此刻更多的还是羞涩与惭愧,毕竟是她主动如此。 想要躲开却被林风雨牢牢按住难以挣脱,又不好意思就此迎合相就。 左闪右躲的舌头并非故意挑逗,而实是想要躲开林风雨的进攻,可是事与愿违! 林风雨第一次服用春风玉桃酒时只饮一小杯还不觉怎地,此刻服用的春风玉桃丸乃是用春风玉桃酒精炼而成,效用更加显著。 更妙的是,虽是催情春药,药力却绝不似其余春药一般狂猛霸道,让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只剩欲望的躯壳,一个交欢的工具。 它激发人的情欲,却不摧毁人的意志,只为放开心中的堤防与羞涩,大增房事乐趣。 林风雨的动作有力却不粗鲁,对怀中的熟美妇人越看越爱。 她细如月牙的轻眉之下,因害羞而微阖的眼睑上倒垂的睫毛浓密如梳子。 她的鼻梁挺直大气,鼻翼弧线优美,艳红的双唇则是点睛妙笔,将绝美的脸庞衬托得高贵雍容。 而被压在身下的娇躯丰腴柔美,两颗硕大的蜜乳像熟透的蜜桃,又如含苞未放的莲花,白里透红的色泽,颤巍巍的软腻无比诱惑。 而蜜乳峰顶两颗玉珠此刻肿胀挺立,像两颗小小紫中带粉的葡萄,引人品尝。 此刻怒挺的双峰正被自己死死压住感受着惊人的弹性,林风雨甚至不知道一旦起身放开,那弹起的双乳又改是如何一番艳色。 偏生硕乳之下一抹腰肢较弱如水柳,只堪一握。 被林风雨一双魔手不停揉捏掐弄的丰隆玉臀更是一片男人的圣地! 南宫紫霞美臀丰翘却略失宽大,曹慧芸臀型宽大,却又不够丰翘。 柳若鱼却是两者兼得,两瓣臀肉形如满月,在水柳腰之下向后方与两侧夸张地浮凸而起,只将前方留给了平坦小腹之下的桃园幽谷。 粗大的肉棒钝尖微微突入却并未再行深入,只那触感便知花瓣肉满汁多,将钝尖一点重重包裹。 林风雨顺着脖颈啃吻而下,在柳若鱼白皙的肌肤上吸出道道吻痕齿印,不知是在用双唇爱抚身下的熟妇,还是想用牙齿一口口吃掉诱人的媚体。 肉体交缠之间,林风雨早已思量清楚,柳若鱼是自己的岳母与大嫂。 事急从权? 在他心里与自己交欢过的女人岂能从权? 在蓝剑山庄,南宫剑河对林风雨的关照直来直去,柳若鱼却并不逊色。 自己从前只是个不名一文的混小子,她何曾看轻过? 自己高攀了南宫世家,她又何曾把自己当做上门女婿? 在苗疆巫门,为了自己面对慕容千罡一怒拔剑。 还是在苗疆巫门,她与南宫剑河一同不惜正面得罪六道天盟。 而当自己从云雾山谷安然无恙归来的那一刻,她的欣喜发自内心。 南宫剑河既已故去,又怎能让柳若鱼在世上孤孤单单? 蓝剑山庄蛰伏这么多年,够了! 柳若鱼也孤单了这么多年,够了! 事急也无从权,既是天意,那么从今日起,就让我来照顾形单影只的柳若鱼。 当短短的坚硬胡桩向爬犁般刮过乳肉,刷过山峰顶上的玉珠,柳若鱼吐着喷香呼吸的檀口中终于忍不住呻吟起来。 「嘤……唔……」熟妇的呻吟声又柔又媚,柳若鱼弓起身子,将硕乳高高挺起挤入林风雨口中,似在盼望着他吃得更深更重。 正在品尝自己肉体的男人并未因春风玉桃丸变得猴急,浅入花房的肉棒钝尖微微脉动着,分明想要大肆鞭挞征伐自己。 可他的动作温柔而耐心,到了此时此刻,依然呵护着怀中的女人。 这是他的品性与人格,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只顾着自己,他的心里从来都装着重视他和他重视的人——即使露水情缘,一夕之欢,亦当如是! 也直到此刻,柳若鱼才真正地放松身心,真正认识到自己交给他身体,将要成为第二个占有她的男人。 这一刻起,她心甘情愿! 欲望飞升,情愫胎动,当爱意与情欲融为一体,神奇的春风玉桃丸发挥出全部的功效。 一如房事羞涩的秦冰第一次真正完全放开身心,正是拜此物所赐。 林风雨与柳若鱼自然也是如此。 想通了关节的林风雨欲望勃发,他的双手紧紧捏住硕大的乳丘,让尖端更加挺立。 那对硕乳如此丰满,双手向中央沟壑推挤便让两颗玉珠对立在一起。 乳脂香腻的味道四散弥漫,林风雨不客气一口吞没。 敏感的乳珠被一同吞没,花房里浅入的坚挺肉棒更加灼热,直烫得柳若鱼浑身酥软提不起丝毫力气,却偏偏双臂回环紧紧缠绕结实的后背,一双修长的玉腿鬼使神差地分开勾在雄腰之上,如此姿势让那丰满的花唇又被挤开了寸许将龟菇吞没。 久旷的花房蓦然被硕大的龟菇侵入,虽是仍然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亵裤,柳若鱼仍是浑身一阵燥热,娇躯轻颤惹得硕乳如波涛般弹动。 她无力的妖娆更是媚态毕现,引得林风雨再也控制不住,虎吼声中一挺腰杆,也不顾那层亵裤将肉棒挤入了紧致嫩滑崎岖难行的花穴。 柳若鱼身躯一僵,夹住腰杆的双腿又紧了一紧,口中却发出甜美如梦呓般的呻吟声。 随着肉棒的深入,薄薄的亵裤终于承受不了撕扯之力被肉棒刺出一个孔洞。 二人最隐秘之处终于再无阻隔肌肤相亲。 南宫紫霞的花穴肉芽密布,情动之时肉芽像是千万张小嘴围绕着肉棒吸吮。 而柳若鱼花穴内的肉芽却如根根肉须,像是绵软的小针头儿。 此刻面对着肉棒的侵犯,犹如猎物被海葵捕获,肉须立刻紧紧收缩重重包裹。 针头儿抵在棒身,直让林风雨飘飘欲仙。 初次品尝如此名器,林风雨竟也不敢轻举妄动,跪坐起身子惊道:「柳姐姐的花穴真厉害。」 久旷身子终被第二个男人占有,春风玉桃火上浇油般激发着身躯的欲望,眼前的男人亦让她发自内心地接受,柳若鱼已是彻底进入了状态,身子更是随着肉棒的进入小泄一回。 她随手拨开鬓边的乱发咯咯一笑,傲然道:「十面埋伏,君可满意?」 林风雨缓缓抽送肉棒享受着逼人的快美,目光不由自主打量着两人结合的部位。 只见一片丰茂的水草深处,艳红的花肉随着肉棒的进出时开时闭,丰沛的花汁随之汩汩流出。 仿佛一只熟透的鲜果裂开了一道口子,正潺潺滴落晶莹香甜的果浆。 两人均已不再局促,柳若鱼自然撩发的动作雍容典雅中带着慵懒,引得林风雨神魂一荡,情不自禁地赞道:「天生妙品,前所未有。」 柳若鱼迷离的目光中带有些许懊恼! 不知怎地就说出这番话来。 她心知春风玉桃丸的厉害,也知自己确有一丝情动。 可是面对这么一个「晚辈」,自己的表现反而落了下风,心里难免激起一丝不服气。 她想翻身反压在男人身上,林风雨久得曹慧芸传授,知道要征服这样一个美妇最需要做什么,岂能让她如愿? 躺着的起身,跪坐的不肯想让,两人同时坐起来臀股交缠,耳鬓厮磨。 林风雨之前的轻推缓送只将花穴的一半塞满并未十分深入,柳若鱼起身的动作倒是反将肉棒吞没深处抵在一处柔嫩凸起的花肉上。 两人皆倒抽了口凉气! 林风雨喉间发出深沉的闷吼,喉结上下滚动仿佛气都咽不下。 花穴里密密麻麻的葵须刷过整根肉棒,让林风雨浑身的血液瞬间直透脑门,又迅速集结于胯下突出的龙枪上。 柳若鱼甜腻呻吟出声! 葵须带给侵入的肉棒极致快感,同样是她的快感来源。 抓住猎物的海葵陡然发现这猎物并非轻易可以消受。 粗大的肉棒上浮凸错节的血管,大如鸡蛋般的龟菇,都将葵须奋力反压推开,让敏感花穴里柔嫩的肉壁快意连连。 而最深处的那一点敏感被龙头一触,更是让她全身都轻飘飘地浑不受力。 林风雨双手托住熟妇丰臀,触手尽是一片冰凉凉的膏腴柔腻,忍不住又用双唇捉住艳红的小舌,轻轻一嘬便将它吸入口中肆意品尝。 两人紧紧相贴,美人的硕乳挤在结实的男人胸膛上,绵软的乳肉向着胸侧腋下溢出。 林风雨顺势轻抬美妇丰臀,双手一松让她自由落地掉下,让肉棒凶猛地直插到底。 柳若鱼并无丝毫抗拒任由林风雨施为。 她杏目微张,小舌享受着男人口中的按摩抚慰,肉棒冲击花穴让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积蓄的快感从花穴深处的花心直冲脑海,可被封住的檀口发不出声音,只得瑶鼻里哼哼不断。 两人的配合竟有天然的默契,柳若鱼随着每一次身体的起落娇喘着呼吸,一丝不漏地送入林风雨口中。 香甜温暖的气息火上浇油一般,催促着林风雨逐渐加快起落的频率。 肉棒的进出愈加频繁,林风雨虽未挺动腰杆,肉棒仍每次都直达花心。 柳若鱼深深而急促的呼吸撑开了优美的鼻翼,雪藕般的双臂用尽全力地搂住他的脖子,仿佛抓住救命的稻草。 蜜穴仿佛一只吸饱了汁水的欲望海绵,而粗大的肉棒就是那只不断挤压海绵的手,每一轮起落之时咕叽的声响,都是欲望的释放。 又是一轮重重的起落,这一次分外的重,分外的狠,仿佛要把花心嫩肉顶入心尖里。 柳若鱼刚深深吐出一口气,正期待着下一次销魂的起落,林风雨却停下了动作。 熟妇睁开迷媚的眼眸,似在责备又似在催促。 林风雨松开肉脂香甜的唇舌,肉棒插在最深处,双手托着丰臀让娇媚的躯体以两人的结合处为圆心,画起了圈圈。 随着身躯的摆动,龟菇将花心推向了四面八方。 柳若鱼雪白的娇躯因为剧烈的颤抖汗湿全身,摇动的白玉丰臀底部那道诱人的沟壑隐约能看见花汁飞溅。 她忘情地晃动着螓首,秀发四散纷飞,林风雨也到了紧要关头,他提起柳若鱼的丰臀留下一拳宽的冲刺空间,终于开始快速挺动腰杆冲击着美妇的花房。 「啊……小风你……啊……让我死了吧……」剧烈的冲击带来如潮的快感,柳若鱼感到自己刚被冲上云端,随即就坠落深渊。 在云端与深渊之间不停地来回。 她双手反撑在林风雨曲起的膝盖上,不自觉地上下起伏着身体迎合男人的抽插,只为每一次都更深,更重。 两只丰硕的巨乳随着身躯的起伏弹跳着,甩动着,直如怒涛汹涌。 一身香汗顺着细腻的肌肤滑落,与汹涌喷泄的花汁融合在一起滴下…… 眼前这熟妇在高潮即将来临之时,和她女儿一般骚浪,林风雨浑身打了激灵,浑身都如失去了温度,只有被紧密包裹的肉棒喷泄出汹涌的热流,疯狂冲击在花心上…… 【一发就结束啦? 当然不会。 】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2章:岳翎歸來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