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部)(31)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三部)(31) 作者:林笑天 2016年4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三十一章:情投意合   柳若鱼使劲拍打着林风雨的胸口,又奋力抵住他肩膀,好容易才挣脱吸力强 劲的口唇,气喘吁吁道:「你……你伤还没好呢,乱来不得。」   林风雨心下感动,紧搂着柳若鱼向屋内走去道:「经脉都通了不碍事,双修 一下或许有好处呢?」   高耸的胸乳像是架在林风雨的胸口,撑起一道优美诱人的弧线,柳若鱼尴尬 不已奋力后仰着身子拉开距离,带着不满与不解道:「你今天疯了么?」   林风雨也停下动作咧嘴一笑,目光流露出深情道:「疯就疯了,我再也不要 像从前犹犹豫豫,再也不错过……」   柳若鱼道:「我们……真的不行的……世事不明会有流言蜚语,何必徒惹麻 烦呢?待神州大难过去再考虑不行么?」   林风雨摇头道:「明日复明日。我很后悔昔年的犹豫不决让语嫣受了那么多 苦。平心而论,这一次我若是再也醒不过来,柳姐姐会不会多少有点后悔浪费了 时光?」   柳若鱼娇躯剧颤!会不会后悔?会不会后悔?   口唇再度贴上,让柳若鱼闷声娇呼,还想要说些什么扭动着身子想要挣开。 林风雨前所未有的霸道,双臂环紧美妇丰腴柔腻的腰肢,两人的身躯紧紧交贴着, 充血膨胀的肉棒亦死死顶在腿心处。   林风雨愈吻越加热烈,情欲越发升温。柳若鱼的抵抗逐渐减弱……   背身踢开房门,又转身跨过门槛。柳若鱼被接连甩了个圈子,不由自主地分 开双腿夹紧林风雨,以寻找身体失重下的安全感。林风雨粗鲁地连扒带撕让衣衫 纷飞散落一地,柳若鱼也已化被动为主动,玉手一只拉扯着林风雨的衣物让他露 出雄健的男体,另一只紧捧着林风雨的脸颊,香舌轻吐激烈地回吻着。   林风雨重伤,柳若鱼又何尝不是心急如焚?可她不能也不敢表现出来,比起 秦冰,南宫紫霞诸女更加的煎熬。南宫紫霞已猜到二人的私情,可毕竟尚未捅破 那层窗户纸。偶尔以关心女婿的口吻问起此事,心中有鬼之下难免心慌情乱。林 风雨今日的热情果敢是她未曾想到的,当那宽广温暖的怀抱忽如其来紧紧搂住了 她,当放纵情怀的热吻不顾一切地袭来,当身上的衣物在略带粗鲁的大手下剥落, 她的心也像逐渐裸露的身体一样被剥开,一颗芳心如醉。   两人互相纠缠着来到床边,仅剩的亵衣被重重向下扯落,一对莹白的硕乳像 白兔般弹跳出来,脂香四溢。林风雨顺着柳若鱼按落的手将脸埋进乳沟,深深吸 了口甜腻的乳香,再轻品顶端的深红色玉珠。   久旷的躯体,深闺的寂寞难耐,随着美妇螓首后仰发出声悠长动听的呻吟一 齐抒发出来。   那对硕乳绵软弹牙滋味可口,林风雨并未只在其中沉迷。发自心底的爱意, 让他从之前两人的口舌纠缠中发现了美妇正口欲勃发,忙不迭地忽上忽下,流连 於滑嫩的樱唇与柔腻的胸乳之间。   柳若鱼时而低头香舌轻吐迎合口唇,时而挺起硕乳让林风雨埋首其间,迎来 送往间甜蜜非常道:「奶儿好吃么?」   林风雨将嘴张到最大狠狠吸了一口道:「又香又软妙不可言!」   柳若鱼银牙咬着朱唇道:「姐姐想你多吃一会儿。」   林风雨咧嘴一笑道:「不够,要把你全身都吃一遍!」   双手松开让美妇平躺在床上,抓住修长的小腿除去登云荷叶绣花鞋,一对儿 晶莹的莲足凭空而现。高高的足弓,洁白的足肤,如蒜瓣般整齐排列的玉白足趾, 诱得林风雨轻轻含入嘴里舔舐啃咬。   柳若鱼被逗弄得酥麻难忍,不安地摆动玉腿笑骂道:「你今儿真是疯了么? 变态!」   林风雨笑着不说话反而加紧了动作,那眼神分明在说:「不是说好了全身都 吃一遍么?」   双脚被掐住虽是温柔却怎生都挣脱不开,柳若鱼见抵抗无效也只好由得他去。 冰凉的舌尖抚过两只玉足每一寸肌肤,又顺着修长丰腴的玉腿向上攀行,口唇吻 在敏感的大腿内侧,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微分的腿心深处,浓密而黑亮的淒迷芳草地覆盖之下,艳红的蜜肉微微沾着 粘腻的汁液若隐若现,像是清晨的花朵儿正挂着晶莹的露珠。林风雨强忍想要含 进嘴里品嚐的欲望,舌尖轻轻滑过芳草地顺着腹部而上。   柳若鱼死死抓着床单万分期待着销魂一刻的来临,火烫的呼吸已喷上敏感的 花肉,冰凉的舌尖也能感觉到距离渗透着花蜜的裂缝近在咫尺。她闭住呼吸浑身 紧绷,偏偏滑门而过,甚至连轻轻的触及都没有。美妇发出一声轻嗔薄怒的难耐 呻吟,皱眉低头正对上林风雨戏谑的笑容,气的在床板上一跺脚道:「你要死了 你!」   林风雨正在弯曲狭长的肚脐处作怪,柔软而粉嫩的腹皮异常舒服,见状反击 道:「刚才是谁嫌着进展太快?现下又嫌太慢,女人真是难伺候!」   美妇正待发怒,林风雨的舌尖及时舔到了乳根处,正向着高高的山巅攀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若鱼只得暂时按纳下焦急不满的情绪,等待着舌尖爱抚峰 顶那颗敏感的玉珠。   两张欢好已有多次,虽未就此做过交流,互相之间也有所瞭解。林风雨也发 现美妇这对胸乳除了艳光四射赏心悦目之外,她本身对此亦是多有喜好,其敏感 甚至不弱於花肉。无论是轻轻爱抚还是重重蹂躏,总能让柳若鱼呼吸急促,叫得 更为大声。   冰凉的舌尖已轻触乳蕾,又调皮地一缩躲开乳房最敏感的那一点。柳若鱼早 有防备林风雨又要使坏,及时弓起后背将傲乳朝他嘴里一送。不防林风雨也是聚 精会神地控制着舌尖与玉珠仅容一丝的空隙,见状反应奇快地一缩。   计策与欲望双重落空令美妇恼羞成怒,揪住床单的玉手松开,就要搂住林风 雨,恨不得将他埋进硕乳中,让那深深的沟壑与饱满的乳肉将他活活闷死才能一 消心头恨与欲。   林风雨轻轻推开柳若鱼合拢的双臂按在床上,亲吻着媚眼,舌头轻扫梳子般 的睫毛轻声道:「别着急嘛!一会儿保管给姐姐个痛快!」话语之间仍小心刻意 地与敏感地带保持着距离。这般亲密温柔的挑逗原本让柳若鱼极是享受,可林风 雨的动作就像将她的身体变成一个只出不进的木桶,情欲的不断高涨却始终没有 一个可供宣泄的口子,越是兴奋越是难过。   热烈的吻顺着修长的脖颈落上肩颈,林风雨将美妇翻了个身,一寸肌肤也未 曾放过地舔舐线条优美的背脊,最后在又宽又翘的肥美隆臀上留下道道浅浅牙印。   柳若鱼身在云里雾里,充实的欲望像要炸裂开身体,身体却酥软如泥一动不 想动。直到林风雨舌尖像一柄利刃划开幽深的臀沟,也划开了一道欲望宣泄的出 口,轻轻吸住了暗红娇嫩的菊蕾。   美妇发出一声梦呓般的呻吟,自然而然地抬高丰臀迎合着道:「小风你怎么 ……亲那里呀……」这处羞人的隐秘所在竟也传来难当的快感。   林风雨略微一愣神,柳若鱼挺耸着丰臀迎合着,舌尖每一次旋钻勾挑都让她 颤抖不已。回想南宫紫霞颇喜后庭之戏几与秦薇不相上下,难道她的娘亲也是如 此?心中大喜之下欲念再也压抑不住,在褶皱丰富的菊蕾上狠狠吸嘬几下,猛地 将柳若鱼身子翻过,双掌紧抓豪乳,腰身一挺肉棒挑开花缝直入溪水潺潺的蜜道, 动作一气呵成。   柳若鱼一声又惊又爽的畅快呻吟,此前既是享受也是折磨,直到这一刻方才 酣畅淋漓。一双丰腴美腿自然而然环住雄健的腰桿,胯部微抬迎合得天衣无缝, 将粗巨的肉棒尽数纳入幽谷。   深深呼吸喘匀了气,两人耳鬓廝磨倍感甜蜜。柳若鱼幽谷被佔满,硕乳正被 一双粗糙的大手揉捏把玩,挺立的红梅玉珠在温热的掌心里酥麻舒爽,满足地歎 息一声道:「狠心的傢伙……要弄死姐姐么?」   林风雨正亲吻她的香耳,呢喃道:「不干死姐姐,姐姐要浪死我的。怎能不 狠些?」   忆起皇天雷殿里的私房话,两人心中俱是一阵甜蜜。林风雨肉棒突入,柳若 鱼蛇腰一挺,发出清脆响亮啪的一声,两人皆爽。   柳若鱼抵受着花户里如潮的快感哼哼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 出来……当姐姐怕了你……喔……不成么……嗯……好强……」   林风雨的肉棒亦是被美妇销魂的肉须刮蹭得神魂皆冒道:「今日不弄服你, 决不罢休!」他变换姿势,两人都侧着身子躺着,林风雨从身后狠狠一次插入, 让那一身美肉颤抖不已,顺势双掌紧紧掐住难以掌握的豪乳。   柳若鱼秀眉紧皱樱口张成个圆圈,这一瞎插入又重又狠,彷彿直插入了心窝 里去。垂下的视线里隐约可见虬筋丛生的肉棒正在幽谷里穿梭,带动艳红如血的 花肉塞进又翻出,分外淫靡。她玉手覆盖在林风雨双手上,抽着冷气道:「好舒 服……再用力些抓奶儿……」   林风雨言听计从狠掐一把,充满弹性的饱满乳肉被深深压扁,却又不屈服似 的从指缝中鼓胀溢出。柳若鱼甚是满意地回过头撅起红唇索吻,正是要每一处都 被佔领侵犯的节奏。   肉棒深入浅出,鸡蛋般大小的龟菇次次深吻柔嫩的花心。那激烈的动作若不 是硕乳被紧紧握住,恐怕要被抛上天去。柳若鱼一身都渗出细密的汗珠,而氾滥 的春水从被撑开的花肉里汩汩流淌。两人如同生死大战一般,林风雨奋力在幽谷 里冲杀,攻城略地。柳若鱼不甘就此雌伏,用力收缩着本已丝发难容的蜜壶,密 佈的肉须纠缠环绕着入侵的肉棒。她摇曳扭动的蛇腰吞没肉棒,也让丰弹绵软如 凉糕的冰凉臀肉在林风雨小腹上摩挲。而两人紧紧吸在一起的唇舌也一刻不停地 唇枪舌剑战况激烈。   爱欲交缠,身心释放,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爽,无一处不甜蜜。   柳若鱼尽情享受许久未尝的欢愉,心中却是暗道不妙,皇天雷殿春风几度之 后,林风雨更加持久凶悍。莫非随着修为日深,这方面能力又有提升?   肉棒带着火烫般的炙热冲击着幽谷深处的敏感,侧方交合的姿势似乎每一次 都能插得更深更重,令柳若鱼魂飞天外。   这般下去只是坐以待毙,柳若鱼忽然挺腰挣脱了肉棒起身,望着林风雨一脸 懵逼的癡呆不满样,忍不住扑哧一笑道:「急什么?姐姐给你个好还不知道领情。」   好了,这下变成我着急了。林风雨望着柳若鱼双手握住肉棒伏下身子,呼吸 顿时急促起来,他已经知道那张销魂的樱口即将要做什么,第一次的滋味令他难 以忘怀。   双手握住肉棒,才确信这根要人命的傢伙确实又雄伟了一分。烫在手心的逼 人热度带来一股异样的刺激,令柳若鱼忍不住幽谷里又渗出一股暖流。那火烫的 温度与狂暴的抽插还留给花腔无穷的回味,若不是强忍着只怕未曾尽兴的身体还 想要这种感觉直到无穷无尽。   「姐姐想吃一吃自己的味道,不可以么?」柳若鱼俯下身体迎着浓重的男子 气息与淫靡中带着微甜的春水味,香舌轻吐微挑龟菇钝尖。   这骚货……明知道柳若鱼在变着法儿刺激自己,林风雨仍无法控制的寒毛直 竖。吃一吃自己的味道?我勒个草了……   温热细腻的呼吸喷在肉棒上,弧线优美的樱唇压在肉棒的底部,细緻地一点 一点亲吻。   流苏般的长发顺着脸颊散落下来,柳若鱼伸手撩起长发别在耳后,不经意间 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让林风雨心弦剧颤。轻吐的温润香舌在龟菇马眼处摩擦一阵, 又顺势而下将肉棒一寸寸深深吞入檀口。   粘腻的檀口由於美妇紧紧吸着变得紧窄,在她卖力的吮吸下芳唇与肉棒贴合 着没有一丝空隙,嘴里的热度无处释放几乎要让肉棒在里边融化。   张到极限的嘴刚好能容纳下整根粗大的肉棒,龟菇刚触到柔嫩的喉部,在咽 喉里随着呼吸的律动被挤压了一阵,又缓缓退出。勾在耳后的秀发垂落遮住了小 半波涛汹涌的乳房,更令人欲壑难平。   柳若鱼双手捧住春丸轻轻揉捏,娇媚的眼睛不时飘送的勾人的秋波,樱口含 着肉棒上下吞吐,频率越来越快,长发飘动,乳波激荡。这般淫靡的动作於她而 言做来也极致优雅,令林风雨情不自禁地全身一绷。   舌尖梳洗着整条棒身,看着林风雨因舒爽而紧张的模样,柳若鱼的心中也不 免有些得意。纤指上细薄的指甲轻轻抓挠着春丸,勾得在口中的肉棒不断升温… …   香甜的唇瓣恋恋不舍地离开肉棒,留下一道藕断丝连的晶莹水线。柳若鱼起 身扶住肉棒,对准依然湿润的花穴口沉腰坐下,缓缓纳入。肉棒将两片诱人的花 瓣强行推挤开来,两人一口发出长长的「哦……」声。   柳若鱼环住林风雨脖颈,让他埋首於胸前豪乳道:「姐姐做得可还满意?」   林风雨深吸着甜美乳香道:「姐姐就是我的观音娘娘。」   柳若鱼恨恨在他胸前拍了一掌,脸如朱丹般道:「你就是嘴欠。」自是因为 林风雨暗讽这观音坐莲的姿势。   林风雨不为所动,贪婪地享受着少妇迷人媚态的胴体,熊熊欲火将两人齐齐 吞没,下身交合处紧紧相贴严丝合缝已足够销魂,更何况头正抬起埋没在一片馨 香乳脂里。   柳若鱼环住的双臂环得极紧,蛇腰前后扭动着将肉棒吞没又吐出,花肉里剧 烈的摩擦下正发出噗滋噗滋的销魂声,看着林风雨享受的样子娇喘道:「好弟弟 ……一边吃姐姐的奶儿……一边再用力些……干……啊……好舒服……」   林风雨张口在令人血脉贲张的傲乳上啃吃着,不停上挺着腰桿,让肉棒次次 尽根没入,每次都狠狠挤压着花心嫩肉,刺激得美妇娇躯乱颤,花汁如溪流涓涓 不绝,随着抽插的动作飞溅着。那火热滑腻的花肉无数肉须刮刺着肉棒,而每一 次深入花底,都遭到强力的吸吮,销魂蚀骨!   两人都奋起全力疯狂地交合着,美妇雪白的肌肤因情欲的熏蒸泛起潮红。林 风雨埋首在跳动的豪乳间简直要透不过起来,却又一会儿啃咬乳脂美肉,一会儿 含吮玉珠,其乐无穷。   柳若鱼放荡形骸,粗大火热的肉棒给了她强烈的刺激与满足的充实感。嫩藕 般的玉臂紧紧箍住林风雨的脸庞,拚死拚活地套动着隆臀,那丰弹盈满的臀肉随 着她的动作上下抛甩着。娇滴滴的呻吟声又甜又腻,林风雨好不容易喘口气,从 豪乳中摆脱出来歎道:「姐姐,你真是太骚太浪了……」   柳若鱼腻声道:「就要骚死你……就要浪死你……快点……再插得狠些…… 姐姐好爱……这根……大肉棒……都杵到人家心里去了……哦……好强……好粗 ……好热……人家不行了……要……要泄了……」   林风雨被这骚浪的美妇刺激得云里雾里实在无法忍耐,两只大手死死掐住臀 肉,一口含入大半只乳房,急速耸顶冲刺起来。   肉棒从丰盈肥臀间疯狂地抽插着,将柳若鱼顶上了云端,抽上了巅峰,巨大 的刺激让她完全被征服,快感几乎将身体炸裂。她娇躯颤抖不已,花汁倾泻如潮, 花肉紧紧收缩震动着娇喘浪声道:「好弟弟……爱死你了……使劲吃人家的奶儿 ……都快给你干坏了……不行了……人家不行了……」   花户内的龟菇突然又是一阵膨胀抵在最深处,肉棒急剧脉动着,又浓又烫的 精液喷泉般激射在嫩穴花心,让美妇娇躯一阵痉挛,花心狠狠啃咬着龟菇喷射着 淫香的花汁……   浑身散架一般趴伏在林风雨身上,柳若鱼香汗淋漓秀发披散,我见犹怜。还 来不及回味高潮的余韵,忽然她打了个寒噤强撑着爬起身来道:「赶紧起来!紫 儿要来了……」   林风雨一把将她搂进怀里道:「总要让她知道的,担心什么?」   柳若鱼身躯娇柔无力道:「这样给她看见可要羞死人了。不行不行,万一她 醋意发作起来,可怎生得好?」   林风雨邪邪一笑道:「姐姐勿忧,为夫自有妙计!」 【待续】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1章:心魔之說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