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10章:皇天宮裡

 
【風雨情緣】第03集~第10章:皇天宮裡(5857字)   「傀儡?」林風雨也吃了一驚。   此前並非沒有見過這種巧妙的機關,藍劍山莊裡也有不少傀儡,從事一些雜活或是被低階的弟子們外出任務時帶出,提供一定的助力。可此前見過的傀儡至多不過築基期,如今面前的卻是堪比元嬰修者。那麼造出這具傀儡的大能又該是何等通天徹地的手段?   巨虎傀儡繞著二人左右徘徊尋找進攻的時機,林風雨也不得不先靜下心來打點精神應對。方纔的一擊中已然發現這傀儡雖沒有靈智反應機械,但是卻不知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異常堅固。以林風雨現在的修為,即使隨手一擊元嬰初期修者也要身上帶傷。這一次口吐集合了陰陽雙焰的雷火只不過將巨虎傀儡打了個觔斗,其堅固程度不容小覷。這傀儡既然已激發,不將它徹底打散怕是停不下來。   林風雨舉純鈞劍在手,寶劍電光繚繞揮出一記「百花」。吞雷劍訣在林風雨手中已達化境,滾滾雷光化作朵朵電花向巨虎傀儡纏去。   巨虎不閃不避,張開血盆大口將雷光一口吞沒。林風雨與柳若魚均發現巨虎口中一顆神奇的晶核閃爍,料想是這顆晶核吞沒了雷光。二人對視一眼,都有些毛骨悚然!   「百花」雖是吞雷劍訣中金丹期修者便能使出的招數,可在林風雨手中依然威力無窮。當年魔島之戰忘年樵老也不能這般輕易化解,只能說巨虎口中的晶核不知是什麼東西能夠吞噬雷光。   巨虎吞下劍訣雷光,渾身氣勢又漲了一分,將雷光靈力化為己用,它虎吼狂嘯中張牙舞爪撲向二人。林風雨不敢讓它靠近以免誤傷柳若魚,吞雷劍訣無效,他雙手連掐法訣,兩道火龍在掌心噴薄而出,一道澄黃刺眼,一道雪白如冰,正是陰陽雙焰彙集一招神焰九轉。   火龍怒號迎向巨虎將它重重纏繞扯落在地,火焰呈飛龍在天之勢形成兩道火焰旋風,包裹著巨虎燃燒炙烤。   龍虎相爭,巨虎亦對身周的雙焰有了幾分忌憚。只見巨虎搖頭晃腦,顱前王字爆發出雪亮的白色星光形成一道護身光環,巨口之中的晶核再閃吐出雷光欲化去神焰九轉。   林風雨見冰火雙焰建功佔得先機,哪能讓巨虎傀儡如願?純鈞望空舉起施展「天罡劍訣」,滾滾星力隨著劍尖匯入。   「斬它顱腦王字!」柳若魚看出端倪及時出聲提醒。   林風雨身形如閃電欺近長劍尚未劈出,巨虎傀儡探出虎爪速度絲毫不遜。林風雨早已做好一切應對準備,背後風雷二翅霹靂一聲,瞬移至巨虎背上純鈞劍照著顱腦狠狠刺下。   長劍切開巨虎傀儡的護身光環,又破開顱腦。   巨虎傀儡身形一癱,發出瘖啞的機械扭動聲倒地。   林風雨吁了口氣,不想一隻傀儡都如此難對付。柳若魚卻驚異於他的戰力之強,吞雷劍訣被巨虎口中晶核所克制,但天罡劍訣施展出來,由堅固無比的材料製作出來的傀儡巨虎脆如紙片。昔年南宮劍河慧眼識珠,真是給藍劍山莊留下了復興的希望。   穿過破碎的石牆,林風雨當先開路,柳若魚一心推演陣法,很快又找到了四處陣眼。有了之前的經驗,林風雨又順利破壞四個巨虎傀儡。可惜的是,這傀儡一旦被擊毀軀體與晶核便化作靈光消散。   又穿過三道石牆,二人終於走出了迷陣,皇天宮門近在眼前。   宮門倒是沒有任何阻攔,二人跨過宮門,眼前出現的一條露天長廊,但見飛簷流光,壁刻煥彩華美至極,一眼望去竟似看不見盡頭。長廊兩側雲霧飄散,仙鶴孔雀等珍禽飛翔如舞,隱隱還有天外仙音飄來,彷彿天上仙境。   縱然知道這裡是幻境,柳若魚嘖嘖連聲讚歎道:「這等美景除了碧雲宗,神州再無一處可以比擬。」   林風雨道:「大嫂去過碧雲宗?」   柳若魚道:「和你大哥一起去過兩回。望天梯天下知名美不勝收,和這裡不分上下,小風有機會該去遊覽一番的。」   林風雨道:「待三江事定,咱們一家人都去。雲宗主數次元首只得,也該去道謝!」   二人伴著裊裊仙音步入長廊,仙鶴孔雀展翅長鳴似在歡迎他們到來。林風雨與柳若魚入耳卻聽到了一陣靡靡之音心神蕩漾。幾對珍禽化作美貌少女立在長廊上,對著二人搔首弄姿,有的挺起酥胸,有的嬌羞淺笑   林風雨神識極強,這等狐媚之術對他毫無影響,柳若魚如今只有煉氣期修為,見狀卻有些呼吸粗重起來。   那些少女見狀變本加厲,一步步褪去了身上的輕紗露出白皙曼妙的軀體。此刻又有一些英俊男子加入,與少女們或兩兩一起,或兩男一女,或兩女一男,互相身軀交纏,挑逗撫慰。少女們艷紅的小嘴發出嬌喘呻吟之聲,不時挑起藏於心底的情慾,一片淫靡。   這一切對林風雨沒有絲毫的影響,只是覺得和大嫂走在一起看到這些畫面,內心十分尷尬彆扭。可柳若魚陷入幻境之中無法自拔,她面色潮紅身軀酸軟,一雙玉手因為情慾的熏蒸攀上自己高聳的乳峰重重掐揉,望向林風雨的雙眸充滿了渴望,情不自禁地向他走來想要撲入懷中。   林風雨感覺到柳若魚的異樣大吃一驚,情急之中灑下兩道禁制將柳若魚禁錮。柳若魚見林風雨近在眼前,卻無論如何靠近不了,大急著連連扭動身體想要掙脫道:「小風,快點要我。」   林風雨放出一朵冰焰,徹骨的冰涼讓柳若魚身軀瞬間被凍僵,也略微壓制了慾望的火焰。   林風雨道:「大嫂莫急,你放開識海我助你抵禦。」   柳若魚也發覺自己的異樣,方纔的不堪表現讓她羞愧無比,不敢怠慢急忙放開識海。   林風雨道了聲得罪,將自己的額頭貼住柳若魚額頭。這並非藉機佔她便宜,實在是柳若魚目前的修為太低,林風雨擔心神識略微過多會對她的識海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只得用這種方法控制著渡入的神識。   兩人肌膚相貼,林風雨聞著柳若魚傳來的甜香,額頭那柔膩如脂的觸感也讓他心中一蕩,忙收斂心神將一縷神識渡入柳若魚識海。   雖只是一絲,柳若魚依然皺了皺眉頭,識海中一陣晃蕩,那股強悍神識的衝擊讓她頭腦眩暈。少男少女們的淫靡之音還在不斷入耳,濃烈的男子氣息從鼻端鑽入讓她欲動難停。   美人在前,林風雨意守心神不敢有絲毫的疏忽,又將一縷神識渡入柳若魚識海。   這一縷神識發揮了效果,柳若魚識海一陣震盪之後安穩下來,急促的呼吸變得平穩,潮紅的臉頰亦慢慢褪去。   林風雨鬆了一口氣卻不敢分開兩人的額頭。當務之急是趕緊走出這處幻境,一直這麼下去不是辦法。林風雨道了聲得罪,張開雙臂將柳若魚橫身抱起,順著長廊向前行去。   雖是已不受兩旁淫靡幻境的影響,柳若魚嬌軀被林風雨牢牢抱住,她素來大方,可抱住自己的卻是自己女婿兼小叔子,實在有些害羞。對林風雨而言,此前的幻境毫無影響,此刻才是難熬。柔軟的嬌軀在懷,在臂彎裡的嫩滑香肩與結實修長的玉腿。懷揣著對南宮劍河的無限尊重,對柳若魚也是一般,心中不敢有任何褻瀆之念,可畢竟兩人肌膚相貼氣息交融,心湖又怎能不蕩起漣漪?   彷彿走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方才看見長廊的盡頭。穿過這道詭異的長廊,林風雨急忙抽回神識將柳若魚放下,經過剛才那一幕兩人均覺得有些尷尬。   長廊的盡頭是一座巨大的宮殿,殿門口立著一隻金黃色的銅鼎,鼎口放出奪目的紫色火焰,感覺無比的妖異。   林風雨只看了一眼紫火便覺得從頭到腳都不舒服,柳若魚更是不由自主打起了寒顫,渾身失去力氣癱軟在地。那妖異的紫火完全無視林風雨布下的護體靈氣,直達柳若魚神魂。   柳若魚急忙閉上雙目盤膝坐倒運功相抗,片刻功夫便是汗如雨下。這種神魂攻擊比之前長廊的狐媚之術又有不同,能否抵抗與修為有關,林風雨無法故技重施渡入神識助柳若魚相抗。   林風雨飛躍而上想要擊碎銅鼎。柳若魚不知還能抵抗多久,形勢危急再無更多的考慮,直接祭起虛靈爐,冰鳳炎龍厲聲呼嘯而出直撲紫色妖火。   銅鼎遇襲自生反擊之力,憑空震了兩震!神州頂級法寶虛靈爐竟被定在空中無法動彈。融合了陰陽雙焰的冰鳳炎龍一觸紫色妖火便威能大降,被紫火撲滅。   此前無往不利的虛靈爐慘遭壓制,林風雨心神大震!身在空中,這才發現銅鼎下方立著一方祭臺,台上刻畫著鮮紅色的符文。   林風雨不精陣法之道,但這符文他偏偏認識。在魔島大戰時西華魔宗曾用血祭之法召喚出魔眼,這一道符文也是大同小異。此刻他才發現,不斷有元神精魂從四面八方匯聚,被祭臺上的血祭法陣吞沒。   這不是什麼好路數!   料想那些精魂定是各門派的弟子在皇天雷殿中起了衝突,不斷有人隕落。此地如此邪異,血祭之法又是為了召喚什麼?   銅鼎鎮住了虛靈爐又吞沒陰陽雙焰,紫色妖火光芒沖天向林風雨撲來,那氣勢無可阻擋。   林風雨不敢力敵,不過此刻他已搞明白法陣原委,心中稍定。騰身返回柳若魚身邊祭出本命法寶,四色劍光運起法則之力護衛兩人。自成空間的法則之力形成了一片小世界,將紫火死死擋住。   柳若魚這才長舒一口氣停下運功。林風雨急忙將所見的祭壇向她說明,柳若魚道:「這裡處處透著古怪,小風你快離開莫要管我。藍劍山莊少不了你。」縱有法則之力護佑,柳若魚也知這銅鼎紫火太過厲害,林風雨也支撐不了多久,帶著自己這個累贅風險性大增。   林風雨搖頭道:「我不會走!大哥已經逝去了,我不來保護大嫂來保護?而且這地方如此詭異,不搞明白怎能放心得下?神州面臨魔界侵襲危如累卵,不搞明白這皇天宮後患無窮。大嫂放心,且隨著小弟來。」   林風雨當先開路,柳若魚緊跟在他身後,一步步向銅鼎靠近。   四色劍光已是林風雨最後的絕招,威力無窮。一片紫色妖火之中,林風雨身周瀰漫著耀眼的光暈,紫火一觸便煙消雲散,兩人緩慢又堅定地向銅鼎靠近。   銅鼎也意識到了危險,又噴出一股濃煙。   濃煙漆黑如墨,觸到四色劍光彷彿墨汁滴入清水,迅速暈染開來,竟帶著極強的侵蝕之力,要將劍光侵蝕消弭。   如此強悍的侵蝕之力,林風雨馬上明白過來這是祭壇中無數元神陰魂匯聚而成,怨氣之大見之可怖。他忙祭起扶風葫蘆,此寶是他全副心神煉製,聚寶集中吸取了慕容世家一眾修者元神,魔島之戰又吸取忘年樵老的藍色寶瓶。本已距頂級法寶相差不遠,又正是陰魂的剋星。只見葫蘆口生出一股吸力,長鯨吸水般將黑色濃煙吞沒個乾淨。   越靠近銅鼎,紫色妖火的威力越強。兩人每踏出一步都要耗費林風雨大量真元,體內北極北斗星光瘋狂運轉補充耗去的真元。   看看將近,銅鼎又奮力震了三震,五道肉眼可見的青光向二人襲來。此前正是這青光鎮住了虛靈爐。   林風雨不敢怠慢身形急展,四色劍光如絲線纏繞包裹青光。這一下林風雨胸口如遭重錘敲擊,悶哼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青光被劍光阻隔了一陣,仍然向二人衝擊。   危急時刻林風雨再無任何猶豫,咬破舌尖向天罡元陽劍噴出精血殊死一搏。四色劍光得了精血浸染光華大放,林風雨身周被光華包裹,輝耀銅鼎之後整座巨大的宮殿。青光在四色劍光絞殺之下蕩然無存,劍光隨即又向銅鼎祭臺扎去。   宮殿中響起一聲高亢的鳳鳴,這鳳鳴聲充滿了狂躁與戾氣,似乎鳳凰這一高潔的神獸被邪惡之物侵蝕了靈魂。宮門裡隨即衝出一隻血色鳳凰直撲林風雨與柳若魚。   兩人都明白過來,銅鼎之下的祭壇正是為了供奉這只血鳳。   祭臺受到攻擊激怒了血鳳,尖銳的鳥喙與鳳爪要生生將眼前的敵人撕裂。   林風雨不閃不避,激發四色劍光的法則之力,空間變換扭曲之間血鳳的撲擊如遇空氣從兩人身上一穿而過。   「這不是鳳凰實體,這是鳳魂!」柳若魚出聲提醒道。   林風雨閃開血鳳魂一擊,大喝一聲劍光從銅鼎口中插入,穿透鼎身直破祭壇。   祭壇應聲破碎,銅鼎也發出一聲難聽的裂響四分五裂。失去了祭壇的支持,血鳳魂只在空中亂飛,隨即宮殿內又射出一道血光將它罩住,隨著血光一同沒入宮殿之內。   皇天宮發出巨大的震動聲響,四處的建築都開始坍塌。   林風雨激發精血此時受到反噬頭暈眼花,修為更是足足降了一層,站立不穩一跤坐倒在地……   而在神州修者都不知情的仙界某處洞府,一名正在打坐,雙眉如青龍盤旋的中年男子豁然睜開雙目,一臉怒容道:「混蛋!何人破本尊陣法?」他焦急地在洞府裡左右逡巡,攏在袍袖中的右手五指不停掐算。良久之後才心有不甘地按捺下心緒重新盤膝坐倒怒道:「陰陽門,又是陰陽門!暫且忍你一時!待本座降臨神州要將你碎屍萬段。」   皇天宮開始坍塌,林風雨強打精神咬牙站起道:「大嫂,咱們快離開這裡。」   柳若魚指了指宮殿道:「血鳳魂剛才被那枚卵吸入。咱們把卵取了再走!」   林風雨不及細想,急急拉著柳若魚飛入宮殿,將一枚人頭大小的紅色巨卵收入儲物戒,展開風雷二翅順著原路返回。   皇天宮的坍塌讓身在皇天雷殿裡的修者不明就裡,齊齊愕然望著中央處神秘的巨大宮殿化作粉塵。皇天雷殿其餘各處卻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回過神來的修者們又陷入到搶奪資源的混戰中……   飛出皇天宮的林風雨與柳若魚尋了一處洞穴藏身。林風雨透支精血身受重傷,此刻精神極是委頓需要休養恢復,雖不怕那些煉氣期的修者,可任何一場爭鬥都會讓他傷上加傷。   柳若魚在洞口佈置好隱藏的陣法,望著臉色蒼白如紙的林風雨許久,歎息一聲道:「天意!」   林風雨正緩緩運功調息,準備入定恢復,聽得此言不知所云道:「大嫂你說什麼?」   柳若魚掏出一顆粉色丹丸遞給他道:「把這吃了吧,對你的傷勢恢復大有幫助!」   林風雨吞下丹丸只覺味道甚是熟悉,一時也不及細想又問道:「大嫂你說天意,小弟不太明白。」   柳若魚在他身邊坐下雙手抱膝,目光望向洞口之外道:「你知道嗎?方玄明已佈置下去,皇天雷殿三日之期一過,太玄門便要進攻藍劍山莊。」   林風雨大吃一驚道:「什麼?怎麼會如此快?」   柳若魚道:「方玄衣已然成功突破元嬰巔峰出關,此刻不攻擊藍劍山莊更待何時?」   太玄門新添絕頂高手,又有崑崙派谷虛助陣,林風雨自己重傷在身,此刻真正慌亂起來。   柳若魚朝著他淡淡一笑道:「此前我說皇天宮裡只能呆上一天的時間便是此意,我們還要留一天的時間搜集此間的資源,另外一天麼……陰陽大法如此神奇,我的功力要盡快恢復,須得小風以雙修之法助我。」   林風雨心慌意亂說出不話來。雙修?那豈不是要和大嫂交合?柳若魚成熟風韻美若天仙,林風雨對她卻只有尊重從無非分之想,更何況她是南宮劍河髮妻,更是絲毫不敢褻瀆。如今卻要與她雙修?   柳若魚繼續說道:「我恢復功力之後,你便將我收入芥子空間裡。對太玄門聲稱我已隕落,此前我已探查清護山法陣陣眼所在,咱們返回太玄門破去大陣,再回援藍劍山莊。方玄明打得如意算盤,便要一一落空。」   她解開腰帶脫下外襯的輕紗,露出粉熒如白玉的香肩肌膚道:「本想著或許還有其他的法子能解眼前之難。如今你又重傷在身,不是天意,還是什麼呢?」   林風雨呆呆看著眼前丰韻誘人到極致的軀體,腹中一股慾火完全不受控制地升起,他打個激靈道:「你……大嫂你給我吃的是……」   柳若魚打斷道:「你大哥留給我的,用春風玉桃酒精煉而成,春風玉桃丸……」   她只著一件裹胸,豐滿腴潤的身軀緊緊地貼在林風雨胸前…… 風雨情緣,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部)(31)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