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42章:盖世剑豪

 
第四十二章:盖世剑豪 魔尊风度翩翩,施施然飞至藏剑峰道:」蓝剑山庄一战损失如许精英弟子,怕是要有百余年无法恢复元气了罢? 」 南宫剑河不再激动,恢复了往日的镇定,淡淡道:「正是如此!」 魔尊继续说道:「南宫庄主,你山庄能战之人不多。算上三位长老吧,却不是我神宗对手!庄主想要撤退保存实力的心思本座明白,但是只要本座在这里,保证一人都走不了!你信不信?不若便降了如何?」 「魔尊,你好像忘了一位!」南宫剑河忽然笑得欢畅。 「哦?是哪位?难道我走了眼?倒要请南宫庄主多多指教!」魔尊哂笑道。 「不错,此人乃当世绝顶之高手。只要有他在场,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他在场,他站在哪一方,无论形势多么恶劣,哪一方都能反败为胜!」南宫剑河笑成了一朵花。 「是么?呵呵,南宫庄主,我怎么就是看不见哪!赶快替我引荐引荐如何?」魔尊装腔作势的左右张望道。 「不用找了魔尊,能来的人都在你面前。此人近在眼前,就是他!」说着,南宫剑河伸出宝剑般修长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南宫庄主?」魔尊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他,脸色却逐渐凝重,逐渐地恭敬,他沉着声道:「不错,南宫庄主!本尊真不该小瞧了尊驾。只要南宫剑河还未死,便是这天下最不可忽视的绝顶高手。」 「答对了!」南宫剑河回头向三位仅存的长老道:「启天罡紫雷剑阵!然后带着大家撤离!」 这个回头的动作显得极其多余,三位长老看见南宫剑河趁着回头的当口,吃下一颗金色的药丸。 那颗药丸清香扑鼻之外还带着一丝刺鼻的怪味。 正是林风雨从妖国带来的轮回丹。 大管家伺立在他身边道:「老奴拼死保护主人!绝不离开!」 南宫剑河剑眉一竖怒道:「滚!」随即又沉下气来道:」代本座好好服侍小姐,今后用得着你的地方还多! 」 「愿以山庄共存亡!」南宫世家弟子齐声高叫,声振寰宇! 他们并不知道庄主的伤势有多重,只知道​​南宫剑河恢复了巅峰的气势,他们信心十足! 南宫剑河眼含热泪,虎目一凝,青龙般盘旋的眉头也舒展开来笑道:「好!你们都很好!那么便好好看着,能领悟多少,得到多少好处,都靠你们自己了!」 一股紫气突然自藏剑峰中央闪过,转眼间便紫气升腾,笼罩了整个蓝剑山庄。 伴随着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一道,两道,三道,四道……蓝剑山庄各处升起三十六道如柱子般的紫气,有大有小,带着万千的气势直冲云霄。 南宫剑河神色恭敬,却又面带微笑! 一双坚毅的眼中仿佛触动了什么,带着饱满的岁月沧桑遥望着紫气。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全神贯注地看着天地奇观。 渐渐地,第一柄剑从正北方的紫气柱子下方升了出来,第二柄,第三柄……有大有小,有长有短,形态不一。 不知怎地,南宫剑河一瞬间功力尽复。 他飞升空中,长衫猎猎随风起舞,他口中轻轻地吟唱,语声在出云群山间悠悠地回荡。 群山共鸣,百兽不语,天地间仿佛就剩下那个伟岸坚定的身形。 他手中法诀连连打动,紫色气柱中升起的剑越来越快,忽而,只剩下中央五支气柱依旧轰鸣不已,却没有剑升起。 南宫剑河一声大喝,声如黄钟大吕:「恭请剑王现身「。 轰鸣突然停止,南宫剑河在空中垂首跪拜,中央紫色气柱摹地七色光芒变幻,越来越粗,越来越浓烈。 一柄纹路如高山,又如流水的古剑从中央气柱升起。 南宫剑河一声悠远绵长的大啸,每个人的心里都感到这柄神剑内里有什么被触动了一下,随即光华大放! 即使是龙渊,干将,莫邪,也都停止了轰鸣而做出垂首行礼的姿态。 南宫剑河的吟唱声再度想起,三十五道紫色气柱再度升腾轰鸣如长虹贯穿天际,在苍穹上划过一道道炫目的轨迹,汇聚在中央的七色气柱上。 人影一闪,南宫剑河突然在气柱中现身,双手齐举,牢牢握住了中央那柄威势无双的神剑。 「泰阿!」魔尊双目精光一闪! 泰阿无鞘,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够打造容得下这柄威势无双宝剑的剑鞘? 南宫剑河的口诀不停,紫色气柱脱离了地面汇聚成一颗颗小星停留在他身边。 小星的光芒逐渐凝聚,一点一点地没入每一柄宝剑之内! 三十五柄宝剑围绕在南宫剑河身周,飞行越来越快,光芒越来越耀眼。 漫天的剑影,越来越是浓密;绽放的豪光甚至遮盖了朗朗的青天。 「了不起!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南宫家不愧修真界第一剑修门派,聚出云山灵气创出这等绝世的剑阵。」魔尊抬头遥望,面目被无数剑光映得阴晴不定。 「魔尊久候了,南宫剑河讨教!」南宫剑河手执威势无双之剑——泰阿,他须发皆张,威风凛凛,犹如天神临世。 「好!好!好!」魔尊连说三个好字,他缓缓升空,面无表情。 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二人,互相目视无语。 「魔尊贵为魔道第一人,不知说话做不做得准?」南宫剑河冷冷道。 「自然做得准的!」魔尊自从天罡剑阵展开后,便变得呆滞,连回答的口音都似喃喃自语。 「今日若是剑河得胜,魔尊可否应允魔道从此不再染指出云山?」南宫剑河气势逼人。 「那自然不能的。嗯,不能。」魔尊喃喃自语,气势上似乎越来越弱。 」你南宫剑河以今日之功力,在正道之中当在前三之列。 不,若你开启这天罡剑阵,正道之中无人能敌。 你南宫剑河,便是正道第一高手,当之无愧! 」 「魔尊谬赞了。各家各派所学博大精深,剑河不敢当第一的名号。」南宫剑河双目如剑,神光湛然。 「正道中有资格与我一战的不过三两人耳,你却是其中之一,咱们半斤八两。胜便是胜,败便是败,没有什么条件。今日能与你一战,此生无恨!」魔尊迷茫的脸庞突然闪出一丝戾气,脸色突然变黑,连同身躯,甚至是白色的长袍,只留下双目发出诡异的星光。 「魔天煞神大阵!」 轰隆一声巨响,天地之间都充满了乖戾的煞气。 十二杆漆黑如墨的大旗突然在魔尊身周出现,大旗周围黑云蒸腾,煞气大作。 旗杆黑的闪闪发亮,每一个旗面上都绣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魔神,张牙舞爪狰狞可怖。 魔神口中吐出丝丝黑烟,将十二杆大旗与魔尊尽数包裹,只露出魔尊乖戾暴躁的面庞。 魔天煞神大阵是历时数万年之久的上古凶阵,其凶名经久不衰威力绝伦。 功力若是练得到家了,旗面上的十二魔神凝聚成实体,更是可以脱离旗面的束缚成为实相。 天罡紫雷剑阵则是数千年前,南宫家一位不世出的先祖所创,近年来名震修真界。 从方才启动的威势来看,丝毫不逊色于魔天煞神大阵,更有绝世神剑坐镇剑阵的中央,足以与魔天煞神大阵一战。 「好!」南宫剑河一声大喝。 他左手一指,漫天缤纷的剑影中三柄金色的宝剑离开剑群,组成一个品字形带着犀利破空的风声向魔尊飞射而出。 魔尊脸上乖戾之气更甚,「嗷」地一声野兽般的大吼,面前一杆黑旗展开旗面,如一块盾牌般挡在三剑之前。 「轰隆!」山风带来巨大轰鸣的音波,震得出云山人人耳中嗡嗡作响。 三柄宝剑连连转动,黑旗上的魔神口中不断吐出黑气。 」铮」地一声,宝剑力突不入,黑旗也无可奈何,各自向后弹开。 两人出手的一个简单试探就造出这等威势,众人无不心头大震。 辉煌灿烂的剑影之下,黑漆漆的魔天煞神大阵格外刺眼。 「哼!」南宫剑河身上突然剑气大盛,凛凛然连山风吹在脸上都觉得如刀割面。 流光溢彩的剑群忽然分作三拨。 左一拨由胜邪列于中央,周边围绕着十六柄宝剑,剑尖齐齐指着魔尊。 那十六柄宝剑以胜邪为圆心有秩序地转动,速度越来越快,直至目力难以看清。 右一拨则由龙渊为圆心,十五柄宝剑围绕转动,与左边​​一般无二。 魔尊连连咆哮,双手舞动如狂,十杆大旗挡在他身前,魔天煞神大阵中不断地飞出黑气,凝结在身前的十杆大旗四周,慢慢地聚成一条黑色的巨龙回旋飞舞。 黑龙忽然张嘴狂叫,天地之间仿佛风云变色,飞沙走石,只剩下南宫剑河身周还弥漫着七色的霞光。 「看招!」南宫剑河一声大喝。 左右两拨剑群再度激射而出,带着希望的光芒,硬生生地在充满了黑气的天地之中划出两道光路。 胜邪发出啸叫,龙渊带着龙吟,周边旋转围绕的小剑仿佛连成了一体。 黑龙对着两拨剑群再度喷出一口黑气,可黑气尚未到达剑群面前便被充沛的元气震得烟消云散。 胜邪与龙渊引着剑群锐不可当地朝魔尊射去,黑龙突然发出一声大吼,朝着剑群扑了上去,张开四只巨爪抓向两拨剑群。 「??当当!」金铁交鸣之声大作,剑群的啸叫之声响彻天地,拼尽全力要从黑龙身上扎出两个透明窟窿。 黑龙发出呼哧呼哧重重的喘息,被剑群扎得遍体鳞伤,却始终不退后半步。 后爪抓住的胜邪剑群将爪子绞得不成形状,黑龙将尾巴一卷,龙腹一弯一压,将剑群牢牢裹住。 龙渊剑群瞬间穿透前爪,黑龙却挥舞这龙须又将剑群牢牢捆住。 龙渊剑群亦不屈不挠,厉茫更甚,黑龙一张大嘴对着剑群一口咬下。 这一口好生厉害,剑群在黑气的包裹下,转动速度登时就慢了下来。 黑龙如同实体的身躯纠缠下,胜邪,龙渊剑群的去势逐渐减缓,光华逐渐暗淡,凌厉的攻势逐渐被消磨。 黑龙也被二剑群锐气所伤,黑色的气体不断地蒸腾之下慢慢地暗淡模糊了起来。 当胜邪与龙渊剑群退去的时候,黑龙也完全消失,露出十面黑色的旗杆来。 惊天动地的一招就此被化解,第二轮的交锋,又是平分秋色。 南宫剑河面无丝毫惧色,他举起手中的泰阿向天缓缓挥动。 伴随着泰阿的舞动,空中传来雷火之声,刚刚收回的二剑群重又气势万千,围绕这南宫剑河转动,光芒大盛,不可逼视。 大风飞云,雷声呼啸。 朗朗青天被浓云所包围,南宫剑河身周三十五柄宝剑齐齐飞上空中,没入浓云之内。 天地间突然变作一片肃静,可每个人的心里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这是暴风雨前片刻的宁静。 「卡嚓!」一道电闪割裂了天际,无声处响起的炸雷动人心魄。 南宫剑河手持泰阿朝天一指,雷光如同受到牵引向泰阿奔了过来,以宝剑为引与南宫剑河练成一线。 一团亮眼的光芒大闪,没入云端的三十五柄宝剑驱散了云雾,在雷光的映衬下仿佛从九天之外降落世间,他们排列成三十五天罡星位,朝着魔尊如雨点般落下。 天地之间,风不起云不动,鸟不言兽不语;天地之间,只剩下这剑气纵横。 十二杆黑色大旗齐齐飞起,发出悲呛的凄惨叫声迎向从空中落下的三十五柄宝剑。 围观之人看得汗如雨下,宝剑并非飞刺向他,却依然有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觉。 是的,出云山上哪个人没有? 阵法的威势,在这一刻被提到了极致。 叮叮当当连绵不绝的声响持续了大半个时辰。 黑气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终于在剑群连绵不绝的攻势下再也凝聚不起来,露出十二杆黑色的大旗。 大旗中的魔神突然震天大吼,纷纷挣脱从旗面上脱了出来。 十二只魔神仿佛远古降临的恶魔,他们双手撑起,虚空中突然出现一面黑色的盾牌。 盾牌一现,立刻将三十五柄宝剑推开,再也不得寸进。 「好!」南宫剑河一声大喝。 空中一道惊雷打下,正正地击中他伟岸的身躯将他裹在电光之中。 他手中法诀连连打动,三十五柄宝剑飞回身周,不断地变换着着方位,重新又组成剑群。 这一次的剑群比前不同,三十六柄宝剑化作北斗七星。 南宫剑河手持泰阿居中站天权星,干将剑占玉衡星,莫邪剑占天玑星,龙渊剑占开阳星,胜邪剑占天璇星,另有十五柄宝剑占摇光星,十六柄宝剑占天枢星位。 天罡北斗剑阵! 「吼!」十二只魔神见了天罡北斗剑阵,齐齐向其中一个魔神跑去,没入他的身形之内。 每一只魔神没入,他的身形就大了一分。 直到十二只魔神合为一体,那只魔神如同丈二金刚般顶天立地。 仿佛远古来的洪荒巨魔,那魔神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率先朝南宫剑河扑来。 南宫剑河古井不波的脸上,一双眼睛耀如星辰,手中的泰阿一振,当先朝魔神扑去,身后的六星剑阵紧紧跟随。 ——这已是他最后的一招,蓝剑山庄当代主人,不世剑豪的最后一战;这一剑,凝聚了他所有的精神,真元,意志;这是毁天灭地,无可匹敌的一剑;这是南宫剑河的巅峰一剑。 魔神的巨掌就有南宫剑河的身形一般大,他张开双掌掌心向外,拇指并拢一合,欲将北斗七星齐齐拒于掌外。 天罡北斗剑阵的光芒越来越大,越来越耀眼。 空中丝丝的锐响,似将一切的事物灰飞烟灭不留一点痕迹。 「?当!」魔神的巨掌牢牢地挡在胸前,将这势不可挡的一招阻住。 「魔头看剑!」南宫剑河气势滔天的长啸声中,泰阿神剑七彩光芒大放,带领着剑阵一点点,一寸寸地朝魔神身上施压。 魔神的双掌逐渐逐渐地变薄,消散的黑气如同体内的血液一般狂喷狂涌,巨大无比的身躯也开始虚无缥缈。 终于,魔神仿佛无法忍受这巨大的痛苦一般,整个身体往下一沉,一个后翻,让开了天罡剑阵三十六柄宝剑的剑路。 魔尊已经完全暴露在天罡剑阵之下。 他操起十二杆失去魔神的魔天煞神旗,不退不让地朝南宫剑河扑去。 魔天煞神旗虽然没了魔神,可依然是当世神器。 南宫剑河一剑砍在上面分毫不伤,但是劲力透出,将魔尊震得口中流出丝丝的鲜血。 南宫剑河冷哼一声,剑势下压,将魔尊从空中直直地向地面压去。 可这么阻了一阻,魔神已从后赶了上来。 挥起巨大的拳头,带着粉碎一切的力量向南宫剑河后背轰了下去。 南宫剑河变招奇快,一个腾跃躲过魔神沛莫可挡的一拳。 手中的泰阿剑尖突然出现一点星光,这一道星光细细小小,却亮过了在场一切的光芒。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这一点星光存在,天地之间,只有这一点星光为尊。 ——万星。 星光顺着泰阿剑尖滑过剑刃,流向剑柄。 被星光涂抹而过的剑刃沾染了星光的神奇,光华更加耀眼。 三十五柄宝剑再度如雨点般落下。 魔神双掌如之前一般合拢,剑群失去了泰阿神剑的引领,突不破魔神的双掌。 片刻之后,南宫剑河如同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响起,威势滚滚如雷声般远远传了开去。 泰阿带着独步天下的威势劈下。 没有一闪那般的迅速,没有百花那般的绚烂,没有千雨那般的繁复,没有万星那般的缜密,没有星爆那般的震撼。 这一剑,只带着劈散一切的威势。 没有变化,没有花巧,一切都是那么简单,仿佛返璞归真一般简易却又包含着天地的至理。 吞雷剑诀最后一式——断月。 魔神的双掌被无声无息地切开,毫无阻拦地切开! 跟着,泰阿剑劈入头部,再直直地切下要将它一切为二。 泰阿剑散发着至尊无上的光辉,剑刃四周飘舞着七色光芒,要将这上古第一凶阵生生地击破,击碎。 魔神的惨呼凄厉无比,南宫剑河的长剑已劈至他的腹部。 魔神右拳挥过直直地击在南宫剑河胸口,这一击足以开山裂地,饶是南宫剑河也被打得飞了出去,在空中飞了数个筋斗落在地上。 他双手撑地,依着泰阿缓缓站起,不住地咳血,神情恨恨地看着一旁摇摇欲坠的魔尊。 那尊巨大的魔神已经消失,重又回到了魔天煞神旗的旗面上,只是远不如之前的清晰栩栩如生,如今色彩淡淡,仿佛就要消失一般。 魔尊喘着粗气道:「南宫庄主好身手,今日一战,我败了。」 「可我还是杀不了你,再拼下去也不过两败俱伤!可恨,可恨!」南宫剑河遗憾地摇头,「你走吧,我不来为难你的属下,只望你日后也莫要为难我南宫家的弟子。」 「那可不成的,我说过,定然要灭你蓝剑山庄。今日不行,改天,改天我再来罢!」魔尊居然不知好歹,依然不依不饶。 南宫剑河叹了口气,他用力摆摆手道:「走吧,快些走吧,莫要让我再反悔。」说罢,他缓缓回头,一步一步地走向南宫家的弟子身边。 他的身姿依然如此挺拔,步履依然如此稳健,胸口遭到重击的伤痕深深地凹陷,但在这位坚强如铁的男人身上,看上去任何的伤痕都微不足道。 好疼啊,胸口真的好疼啊! 南宫剑河没有回头,也不能回头。 疼痛,真好,疼痛,本身不就是活着的证明么? 悠悠苍天,我可有机会再疼痛一次,再疼痛下去? 蓝剑山庄众人欢声雷动,他们恭敬地看着威风凛凛的南宫剑河,恭迎山庄历史上最杰出的掌门人回归。 这些都是我的兄弟,我的侄子,我的孩子,我的徒子徒孙,他们为我错误流干了鲜血! 南宫家昨日还人丁鼎盛,一派兴旺的模样。 到了今天,却不复昔日的荣光。 孩子们,以后都要靠你们自己了,这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 南宫剑河对着他们笑着,举起手挥舞致意,却突然感到体内的生气被抽出一般离他而去,每一步都重逾千钧! 抬起的手想要放下歇一歇,可肌肉僵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来,眼前的景物渐渐迷糊,耳中尽是嗡嗡之声,原本可以听见五里之外的虫鸣声也不见了。 ——噢! 我的大限将至了,孩子们! 「大哥!」 刚刚赶到的林风雨见此情景双目中忍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 他急急向南宫剑河奔去,刚跑了两步,就听扑腾一声,南宫剑河直挺挺地向后倒地。 那柄威势无双的泰阿神剑同时失去光彩倚在他身边,仿佛伴随着知心的好友! 天地无声,虫鸟不语。 【第二集终于写完了,这段时间生活的变故身心俱疲。 承诺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够做到,真是很抱歉。 就本书来说,第二集自我感觉比第一集写得要好一些了。 问题和不足之处还有很多,希望能够在接下来的第三,第四集中有所改善。 剑神还是走了,我特别喜欢这个人物。 怪只能怪我做设定的时候,没有把剑神的性格按在主角身上,而给主角选择了一个有点古板,有点木讷的性格。 突然好想第二本书写《剑神外传》啊! 也感谢书友们的支持和等待,我会尽快恢复一周三更的节奏。 扶语嫣,许玲儿,易落落,你更期待哪一位呢? 】 风雨情缘 ,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