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08章:潜入太玄

 
【风雨情缘】第03集~第08章:潜入太玄 作者:林笑天   ◆ 第八章:潜入太玄   时光飞逝,转眼又过去了两年。   柳若鱼一年之前开始散功,如今恢复到了炼气期六层的修为。而在这段时间 里,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蓝剑山庄几乎忘记了这位前庄主大夫人的存在。偶尔 有人提起,也都道她身心皆受重创,恐怕是命不久矣。   林风雨偶尔与柳若鱼有所接触,商议混入太玄门的事情,面容上看不出什么 ,只是不知道心里的伤痕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许玲儿盗走了吞雷剑诀秘籍叛出蓝剑山庄。南宫世家发布了通缉令,不惜一 切代价缉捕许玲儿。又有传言林风雨因此事心神震荡,原本逐渐复原的伤势恶化……   转眼到了太玄门公开招收弟子的时日,作为三江之地势力最为鼎盛的门派, 也称得上一件盛事。   林风雨与柳若鱼结伴而行,如今他们都有了新的身份。   林风雨是北地修真世家周家的弟子,名叫周有德,利用丹药将体质改变成四 阳,炼气期三层的修为。周家在魔岛一战中伤亡惨重早已不复昔日荣光,周有德 也不得不遵照家主的意思,争取加入太玄门,为家族结下一份善缘。   柳若鱼则是一名方外散修,名叫姜婷。如今大势之下也无法独善其身,不得 不寻找依靠以自保。易容之后的柳若鱼隐去了绝代风姿,变得普普通通,一如她 的名字一样,扔在人堆里根本找不出来。   太玄门宗门口人山人海。神州形势动荡人人朝不保夕,下一次与魔界开战不 知又是怎生一个局面。于是寻找一些强有力的靠山,成了一些弱势门派修者共同 的心愿。生命对谁而言都是宝贵的,对于修者而言更是如此。两年来一些弱小门 派弟子叛逃的事情屡见不鲜,天盟一众高手被牵扯在魔岛周围,对此也是有心无 力,只能让各家门派自行解决,说白了就是听之任之。   入门的过程很顺利,林风雨和柳若鱼连过两关--验明正身与测试资质。值 此非常时刻,多一人便是多一分力量,原本招收弟子的条件都多有放宽。林风雨 的四阳体质中等偏上也没有拒绝的理由。至于柳若鱼的六阴体质更是块香饽饽, 哪家门派都不会放过。   林风雨心情平静,面对一干筑基甚至炼气期的修者对他颐气指使,呼来喝去 丝毫没有不满。甚至嘴角边始终挂着和善的微笑,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位当世绝 顶高手。   偷眼向柳若鱼望去,暗赞不愧是蓝剑山庄第一戏子!这才多少时候?不但跟 周围前来应征的修者打成一片,甚至负责考核的太玄门弟子都已经有说有笑。这 还是她目前易容之后姿色平平,若是从前国色天香的模样,那还得了?   林风雨被打发到一边等待面试官的当儿,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   一名女子提起浑身真元,驾着青光向着山门冲来,她身材娇小玲珑,一身劲 装裹得胸脯坚挺饱满。可是身上带着数不清的可怖伤痕,浑身浴血,就连一张俏 丽的脸蛋也因为数道深可见骨的血痕显得狰狞可怖。   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林风雨也一如常人踮起脚尖观望着,心中却明白无比 ,许玲儿来了。   “叛贼休走!”紧紧追在身后的蓝剑山庄一名金丹期,两名筑基期修者急速 赶来意图拦截。   蓝剑山庄弟子一现身,太玄门马上飞出六名金丹期修者。两家的关系紧张到 了极点,方玄明的命令是:无论什么地方什么事情,有机会就要给蓝剑山庄添点 儿堵。   许玲儿一边急速飞逃一边大声喊道:“在下今日前来应征太玄门弟子,还请 护我一程。”   太玄门修者闻言立刻结成阵势挡在许玲儿身前,他们已得到确认,眼前的女 子正是蓝剑山庄叛徒许玲儿。   蓝剑山庄弟子怒道:“此人是蓝剑山庄叛徒,快快交人出来。”   太玄门领头的弟子徐青怪笑道:“今日太玄门公开招徒,来着均可应征。和 蓝剑山庄无关。”   蓝剑山庄弟子还待说话,许玲儿脸上闪过一道狠厉,手中长剑一摆如舞动风 暴。绚烂的剑光犹如百花齐放,以剑柄为枝,剑刃为萼,剑光为花瓣,绚烂绽放。 吞雷剑诀--百花!   蓝剑山庄弟子根本没料到许玲儿会悍然出手,他们全副心神都放在太玄门六 名修者身上。许玲儿的剑光一掠而过,带出三颗飞起的头颅。   许玲儿脸色越发苍白,大口大口地喘息道:“在下的投名状!”   林风雨暗暗点头,大榕树王的智慧果实神奇无比,近二十年来许玲儿的天赋 逐渐增强,如今以金丹中期的实力施展百花,一击致命。至于死去的三名蓝剑山 庄弟子,林风雨心中暗骂:“叛徒,死有余辜!”   有了南宫紫霞的精心策划,许玲儿顺利被迎入了太玄门。只是那浑身的伤痕 看得林风雨十分心疼。虽说他对南宫紫霞的判断有信心,可看着许玲儿被方玄明 亲自带走,心中仍免不了惴惴不安。这位爱笑的姑娘出乎意料地叛出蓝剑山庄, 即使亲自动手杀了南宫世家弟子,还献上吞雷剑诀,恐怕仍不会轻易过关,少不 了一番刁难。为了蓝剑山庄重振声威,又岂止自己在忍气吞声地付出?他心中万 般担心,却只能按照南宫紫霞的交代,无论如何都必须忍耐,否则许玲儿背负的 一切苦楚都讲前功尽弃。   林风雨与柳若鱼进入了太玄门,新来的弟子按照修为境界分开,又被随机打 散安排在了外门。二人的运气不错,住所相隔不过半里多地。   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太玄门筛选弟子的条件看似宽松,不过是表面功夫。 方玄明并不是草包一个,也并没有因为压制着蓝剑山庄,在三江之地占据了绝对 优势便放松警惕。他所定下的策略简单而有效。   新入门的炼气期弟子每三十人由一名筑基期的弟子带领,统一居住在一座小 院内。林风雨所在的这一组统领弟子叫做薛邦臣,面白无须,相貌颇为英俊,只 是目光中透露出阴冷。虽不敢贸然用神识探查四周,但他的眼界现今何其高?不 经意间扫视几眼,便已知小院四周布满了监视的阵法与禁制。向来柳若鱼那处的 情况也当是如此。   林风雨设想过无数种进入太玄门之后,要真正赢得信任会经过多少种考验和 刁难。可是他绝对没有想过,第一份差事竟然是帮薛邦臣洗脚。他有些哭笑不得 ,细细想来,这种带着羞辱性质的差事却是鉴别一些混入太玄门别有用心者的好 方法。方玄明显然考虑到了其余门派藉着招收弟子这个机会,派遣一些高手进入 太玄门。神州秘法何其繁多,高手伪装成炼气期的弟子也不是不可能。用这样一 种方法,一些伪装的高阶修者很难不露出马脚。   林风雨打来热水,除去薛邦臣的鞋袜,压抑着满心的不快,脸上漏出一丝不 满。他并没有表现出不同于一名炼气期修者的地方,带着不满却也是情理之中。 看到他的表现,薛邦臣暗暗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刁难他……   静室里,许玲儿跪在方玄明面前,一身可怖的伤痕在这般动作的肌肉牵扯之 下冒出汩汩的鲜血。   方玄明并没有因为面前跪着的女子而有丝毫的怜悯。他闭着双目一言不发, 任由许玲儿因跪姿而撕裂扩张的伤口,疼得她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   许玲儿紧紧咬着牙关,娇花般的面容因为疼痛的抽搐变得扭曲。她同样没有 说话,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杏目一眨不眨地盯着方玄明。   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许玲儿跪着的地上已经浸染了一滩鲜血,身子也变得 摇摇欲坠几欲晕去。方玄明才缓缓说道:“南宫紫霞派你来诈降,以为瞒得过本 座吗?”   许玲儿颤声道:“在下恨南宫紫霞入骨,怎可能和她勾结?”   方玄明目光变得冷厉,抬手召出一道烈焰旋风,将许玲儿包裹其中道:“给 本座说实话,你还有活命的机会。”   许玲儿受烈焰焚身伤上加伤,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凄厉地惨 嚎道:“南宫紫霞……害死了林大哥……我恨不能生啖其肉……怎么可能……和 她勾结……啊……”   “什么?”这个消息太过惊人,方玄明不由自主地撤去术法,一把扯住许玲 儿被烈焰烧得焦糊的头发道:“林风雨已死?给本座说清楚!”   许玲儿已是气息奄奄,浑身的伤痛折磨得她意识都已模糊,强撑着一丝心神 说道:“南宫紫霞……害死了林大哥……”便再也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方玄明皱了皱眉,伸手探查一番许玲儿的鼻息与体内伤势确认并未作假,才 掰开她的嘴唇塞入一颗丹丸。略微运功助药力化开,又坐回位子上等待。   又过了许久许玲儿才悠悠醒来,那一身的伤痕由于烈火的烧灼已经焦糊,剧 烈的疼痛让她恨不得自己再晕过去。   “说说你知道的事情吧,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只要有一个字的假话,别 怪本座辣手无情。”方玄明的声音无悲无喜,可许玲儿还是从仅能睁开一线的眼 睛里,看到了他脸上的期待与惊喜。   “南宫紫霞她……怀疑……林大哥要谋夺……蓝剑山庄基业……害死了他… …林大哥……不是那种人……”许玲儿说半句便要喘上几口大气,好半天才把一 句话说完。   “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云雾山谷……我已是……林大哥的人……为了瞒着南宫紫霞她们… …我们私下……有……星铃联系……”   方玄明始终紧紧盯着许玲儿,想从这个重伤将死的女人身上看出些什么。可 是他很快发现重伤也并不是什么好事,许玲儿脸上由于伤痛只有痛楚的表情,看 不出什么不妥。他暗自思忖: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倒是可以暂时留着一 探虚实。他拍了拍手唤来两名弟子,吩咐带着许玲儿下去养伤。   林风雨放平了心态,把自己当成三十来年前那个刚刚修真的小孩子,在太玄 门里做着一名最底层弟子所应该做的最低贱的事情。伺候筑基修者,甚至一些炼 气后期的师兄。时不时发些牢骚,也挨过几次打,他牢记自己的身份,之前经过 无数次演练与筹备,此刻每一次的应对都合乎情理。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年。这一年的时光里,林风雨一直被禁锢在小院里,更不 用说有机会见到柳若鱼与许玲儿,为了防止被发现端倪,他们之间也没有过联系。 林风雨与南宫紫霞之间的探灵罗盘也始终没有响起,林风雨一方面多少有些焦躁 ,毕竟一年的时光几乎白白地浪费了全无进展,另一方面也有些欣慰,南宫紫霞 没有音讯,说明许玲儿与柳若鱼都安然无恙。   太玄门对待新入门的弟子极其谨慎,林风雨每日除了完成各式各样的杂活工 作之外,便是修习入门心法。这种枯燥重复的事情,他全都忍了下来。对此林风 雨也深知太玄门正是用这样的方法,对新入门的弟子做筛选和甄别,至少他所知 道因此被揪出的各门各派卧底就不下两百多人,俱是一些金丹期以上的修者。林 风雨也相信,普天之下除了自己,再无高阶修者能忍受这样的羞辱。太玄门这一 招的确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为了避免被看出破绽,林风雨很少与师兄弟们接触,表现得像是个只想着修 炼,不擅与人接触焦急的孤僻症患者。努力地修炼让他很快将自己的修为“提升” 到了炼气期六层,算是速度较快的。这也是为了能够引起太玄门高层对于他修炼 刻苦努力,是个可造之材的关注。老是被关在小院子里可做不了事情。   这一日做完了“羞辱性”的杂志,又在薛邦臣的监督下完成了修炼,林风雨 得到了个意外的消息--新入门的弟子半年之后即将举办一次比武大会,表现出 色者将被选入内门。   消息是薛邦臣提前透露出来的,说完之后他又沉着脸告诫众人,这半年里加 紧修炼,务必夺得好名次给他长脸。还刻意警告了一番若是给他丢了脸,别怪今 后日子难过。林风雨猜想太玄门应是对这些负责带领新人的弟子也定下了奖惩政 策。   半年的时光一晃又过,林风雨在比武大会的前一日将修为又“提升”道了炼 气期八层。这速度之快几乎到了四阳体质的极限,薛邦臣很是意外,对林风雨报 以很高的期望。据他所知的消息,炼气期的新弟子修为在炼气期八层以上的也不 过五十来人而已,纯以修为而论,眼前的这位“周有德”名次必定靠前。   太玄门新招收的弟子共有九百余名,经过抽签各自选定了对手。扫了一眼名 单,柳若鱼化名的姜婷也在炼气期的弟子之中,修为是炼气期九层。心中自嘲, 这可是一年半来第一次知道柳若鱼的情况,不知道许玲儿怎么样了。   比武没有什么规则限制,各凭本事击倒对手或者打下擂台,任何一方认输也 可。   踏上擂台,林风雨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一年,也是站在擂台上,面对着 修为远远不如自己的对手。那一年,帮助的人叫做扶语嫣……   太玄门的道法有其独到之处,不过这种入门级别的小把戏林风雨看一眼就能 明白,即使只能发挥炼气期的实力,以他的眼界要击败对手也是小菜一碟不费吹 灰之力。不过引来关注是必须的,但是过于显眼也不是什么好事。   林风雨打得一板一眼,二十招之后稳稳地击败了炼气期六层的对手,依然是 个中等偏上的表现……   “周有德胜!”   林风雨嘴角露出微笑,似乎在为胜利而喜悦,只有他心里知道,自己的喜悦 是因为看见了坐在看台上安然无恙的许玲儿。   接下来的几轮林风雨都顺利过关。相比较而言柳若鱼则显得格外突出,手底 下没有五合之将,甚至击败了两名炼气期九层的对手。林风雨在场下看着她大呼 小叫十分嚣张,取胜之后还不时嘲讽一番,显然在太玄门里混得相当不错--靠 演技吃饭的吃香得多。这样的表现也符合她六阴之体的天赋。   第一日的比赛顺利结束。林风雨跟着薛邦臣回到小院,路上遇见了柳若鱼。 只不知道这是恰巧还是她有意为之。   只见柳若鱼低声对着统领她那一组的筑基女弟子说了几句,那女弟子笑吟吟 地走上来,拉着薛邦臣道一旁不知说什么去了。   柳若鱼阴笑着行到林风雨身边,她易容过后姿色平庸,那副嘴脸怎么看怎么 讨人厌。不知她底细的自然而然露出厌恶的神色,知道她底细的林风雨只能低眉 顺眼地不去看她,才能憋住不笑出声来。   柳若鱼围着林风雨转了几圈,一把揪住他衣襟道:“周有德是吧?今天你表 现不错。不过很不幸,如果你能再过两关对手就是我!记清了,我叫姜婷。”真 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林风雨低着头道:“那也得看明天再说。我修为是差了点,也不一定会输的。 师姐,男女授受不亲,你这么扯着我不太好看啊。”   柳若鱼令人生厌地撇了撇嘴,松开林风雨的衣领道:“好嚣张啊。明天看你 怎么死,师姐不会手下留情的。”转身离去。   林风雨冷漠地看着“姜婷”的背影,伸手弹了弹衣领整理清楚,顺手将一颗 蜡丸收入储物戒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