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41章:祸起萧墙

 
第四十一章:祸起萧墙 南宫剑河独自坐在议事堂内,原本空旷的议事堂如今挂满了出征弟子的命牌。 自从第一面命牌熄灭了生命之火至今,南宫世家的战损也超过了三成,其中不乏他看好钟爱的弟子。 据前线传来的信息,蓝剑山庄的战损率还是低的,这一场大战的惨烈可见一斑。 双眉紧锁的同时,南宫剑河的嘴角还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刚刚得知的信息,林风雨阵斩西华魔宗十护法忘年樵老。 此前一直让他担心的云蕊第一时间得到林风雨的相助,局面也已稳住暂时无忧。 柳若鱼推开大门袅袅娜娜地走近他身边,将手中的茶碗递过道:」夫君,魔岛战事如何? 」 南宫剑河将所掌握的信息简单说了一遍,柳若鱼又道:「五方大师好大的名头,想不到和玉面老魔战了个平手。西华魔宗的实力远比咱们想像的要强大!」 南宫剑河摇头道:「依我看还是玉面老魔占了上风,外面情况如何?」 柳若鱼道:「夫君宽心,防御法阵几位长老都细细查过绝无任何问题,明麟和明礼两位孩儿一刻巡视不停。夫君还是认为西华魔宗真正的目的在这里? 」 南宫剑河不容置疑道:「有苏不言突然现身战场,必是和西华魔宗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利益交换。如今正魔双方打得难解难分,魔尊若加入战局天盟必败无疑,他却至今未曾现身,所以一定会来。」 柳若鱼笑道:「出云山是根基之地,只要夫君在这里,蓝剑山庄坚不可摧。说起来真是让人骄傲呢!我的夫君和女婿让西华魔宗如此忌惮,宁愿损兵折将也要引开天盟。花费如此大的代价只为偷袭蓝剑山庄。可我实在想不通,根基之地岂是那么容易进攻的?」 南宫剑河又皱起了眉头,思索良久道:「这个问题我考虑过无数次,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凭什么?到底凭什么?此次天盟进攻魔岛,即使胜利也不过是形成包围之势,绝不可能一鼓而下!哼,蓝剑山庄难道就不如他魔岛么?不过多想也无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 便在此时,山庄之外百里处传来了毫不掩饰的威压气息。 南宫剑河眉头一跳凝重道:「来了!」 夫妻俩对视一眼,一同腾在空中。 来犯之敌足有三万多人,领头的却是断了一手一脚的玉面童老。 南宫剑河见状惊疑不定,奇道:「你一个残废到这里来要干什么?」 玉面童老呵呵一笑,从怀中取出五颗圆珠把玩道:「自然是来毁了蓝剑山庄,杀了你南宫剑河!」 南宫剑河不卑不亢道:「劫雷珠威力无穷,可是凭这些就要毁蓝剑山庄?似有不足吧?」 此时蓝剑山庄的两位大公子南宫明麟与南宫明礼也起身来到父母身边。 南宫明麟怒斥道:「老魔此来,叫你来得去不得。」 玉面童老不再多言,抬手抛下一颗劫雷珠。 「轰隆「一声,出云山最外层的防御法阵受此一击发出惊天巨响,整座出云山都晃动了几下,法阵受此一击光华一阵虚无,明显受到极大的削弱。西华魔宗修者同时发出一声震天呐喊,各色法宝雨点般落下向着法阵轰击。 南宫明麟拱手一礼道:「父亲,妖人嚣张待孩儿领军反击!」 南宫剑河摆了摆手制止他的动作,响彻天地的轰击爆炸与呐喊声下,他淡淡的话语依然清晰可闻:「魔尊既已至此何必藏头露尾?请现身相见!」 「南宫庄主有礼!」一记雄浑的声音响起。 西华魔宗当中一人腾空而起,脸戴青铜鬼面,身着白衫,头戴纶巾做中年文士打扮。 他嘴里虽客气,眼神却嚣张狂妄得紧,似乎已不将蓝剑山庄放在眼内。 南宫剑河展颜一笑:「神州天下魔尊首次现身便是在蓝剑山庄,幸何如之。」 魔尊亦笑道:「福兮祸所伏,本尊此来于蓝剑山庄而言却是大祸临头啊!」 南宫剑河针锋相对道:「祸兮福所倚。魔尊不想想此来一定能走得掉么?可有胆与本座做上一场?」 魔尊摇头道:「那是要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他挥了挥手向玉面童老下令道:」天盟被牵制在魔岛,不必留手速速破开出云山防御法阵! 」随即飞身而起坐在一辆宝车之上,架势十足。 南宫剑河的脸上被法宝轰击法阵的光华照耀得阴晴不定。 出云山共有十二层防御法阵,之前又准备充分,对此他并不担心。 来敌正面对决,他也有自信蓝剑山庄不落于下风。 只是南宫家在魔岛损失已经不小,此刻用防御法阵充分消耗对手的实力与锐气,才是更明智的选择。 至于西华魔宗还隐藏了什么,只要在出云山范围之内,一切都有应对之方。 天色将晚,西华魔宗的攻击一刻不停,防御阵已被破去了五层。 南宫剑河稳如磐石巍然不动,魔尊亦是沉稳至极,两位绝世高手丝毫不理会身周发生的一切,目光都锁定在对手身上。 这是心理的交锋,也是气势的交锋,魔尊从现身起就不断给南宫剑河施加压力,而南宫剑河显然并没有太多的心境变化。 南宫紫霞第一时间收到了蓝剑山庄传来的信息。 她对父亲的信心显然很足,与林风雨的交流也是说咱们先应付完面前这一战,回过头再与南宫剑河包夹魔尊。 魔岛的战场天盟一方终于占据了优势。 易天行以逸待劳,已经完全压制黑白郎君,而帝刀霸剑这一边始终攻不下林风雨与云蕊的联手防御。 云蕊的防御能力之强实在让林风雨叹服,也让他有时间和精力腾出手去操控扶风葫芦。 这件法宝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葫芦中的阴魂围剿着战场上的伤残修者,又吞噬掉他们的魂魄不断壮大己身。 林风雨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在扶语嫣面前卖弄的心思:这是我答应要给你的法宝,有一天它会成为最顶级的法宝,威震神州。 你看,我一定可以做到。 南宫世家的战阵得阴魂相助,已经完全占据压倒性的优势。 南宫紫霞令旗一挥,整个战阵开始抱团推进,逐步汇合天盟其余战阵,形成了战场中一股强大的力量。 局面稳定,南宫紫霞愈加不急不躁,一边有条不紊地指挥战阵,一边传讯给南宫剑河,言道出云山处尽量拖时间,魔岛这边一定可以回援。 末了还不忘提醒一句,切莫冲动,稳守为主。 南宫剑河传来的消息也让她安心,出云山稳若磐石,完全可以依托法阵稳守不必硬碰硬。 天盟开始压缩西华魔宗的空间,一众护法则领着众多魔宗修者且战且退,准备依靠魔岛防御。 这一阵魔岛之战大局已定! 西华魔宗修者又轰开了蓝剑山庄一层防御,南宫剑河与魔尊却同时抬眼往南望去。 福源洞主福天应领着大军前来增援。 南宫剑河知他坐镇天盟大本营并未参与魔岛之战,此刻天盟大局已定,已将西华魔宗压回魔岛,福天应前来增援时机恰到好处。 福天应抬手止住天盟大军列成阵势,与蓝剑山庄形成了包夹西华魔宗之势。 魔尊从宝车上站起身来遥对对福天应道:「福洞主来此,是嫌命太长了吗?」 福天应咧嘴嘿嘿一笑道:「西华魔宗今日大败亏输,魔岛已被重重围困,魔头安敢大言不惭?」 魔尊淡然道:「这点损失本尊还担得起!不知福洞主又能否活得过今天?」 福天应面色一肃显是动怒,他浑身化作一团血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入西华魔宗阵中,瞬间几声惨叫发出。 福天应又现身在出云山阵法前,双手鲜血淋漓不知收割了几条生命,他张嘴吐出一面流光溢彩的盾牌,接下一轮轰向法阵的攻击。 南宫剑河呵呵笑道:「福大哥又何必做此意气之争。速速进来!」抬手打开法阵一条缝隙让福天应闪身而入。 两人亦是相识多年。 南宫剑河曾向林风雨提过年轻之时,因为好色得罪了即将飞升的大高手楚天伦,被打得重伤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后为人所救。 当时救下他的正是福天应。 福天应的正面战力或许和同阶的元婴巅峰高手相比不算出众,可是朱眼噬天蝠的天赋神通非同小可,化身血影堪称天底下速度第一人,无出其右者。 老友相见又要力抗强敌,南宫剑河心中暖融融的,又忆起多年之前两人携手从楚天伦手下逃得性命,迎着福天应伸出手去。 福天应亦伸手与他握住。 福天应的手上还满是血迹,南宫剑河丝毫不嫌弃。 只是这一双手忽然化作蝙蝠利爪死死扣住南宫剑河手掌,利爪上尖锐的指甲破开护体真气扎入手腕血肉。 南宫剑河一只左手瞬间变得黑紫,他想也不想一翻右手取出七星龙渊剑挥起一道开天辟地般的剑光。 这一剑断开了自己的右手,也将福天应的左臂齐根斩断。 毒素的蔓延如此迅速,饶是南宫剑河壮士断臂,仍有不少毒素已渗入胸腔,忙运功压制毒素,一边不解问道:」福天应,这是为什么? 」 福天应亦被南宫剑河摧毁一切的剑气冲入体内,竟然不管不顾盘膝坐下化解体内的剑气。 柳若鱼悲鸣一声,抬手祭出宝剑射向福天应,又向​​丈夫奔来。 南宫明麟与南宫明礼被眼前的变故吓得呆了一下,反应过来也是急急奔向南宫剑河。 两人急忙扶住南宫剑河探查他的伤势。 南宫明麟惊慌失措的眼神忽然变得狠厉,手中射出一只短剑击落柳若鱼刺向福天应的宝剑,随即一掌拍在柳若鱼后背,一手又取出本命法宝天麟剑在手从后刺入南宫剑河后背。 南宫剑河万万想不到异变来得如此之快,一串又一串连绵不绝。 他的护体罡气被福天应的偷袭与剧毒破去,再怎么应变奇速,也抵不过至亲之人在如此近距离的忽然袭击,只来得及微微偏了偏身子逼开要害部位,天麟剑依然透体而过。 反身一掌拍在南宫明麟胸前,终究是至亲骨肉掌力及身之时又撤去了部分真元舍不得下杀手。 惊骇未定,南宫明礼剑光化了个圆弧砍去了南宫明麟的头颅,剑光不停又一剑刺入南宫剑河前胸…… 柳若鱼被儿子一掌拍落地面身受重伤,发生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里。 几次挣扎着起身都爬不起来,南宫明礼深知父亲之能,一击得手却丝毫不敢大意远远退开取出一面金锣敲响。 南宫剑河并非不想追击,实在是无能为力! 这一切兔起鹘落变化来得太快,甚至留守的长老与弟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 金锣仿佛奏响了南宫世家的丧钟,法阵的阵眼瞬间有三处被破坏。 原本坚若磐石的蓝剑山庄,存留的六道防御法阵顿时威能大降摇摇欲坠。 而庄内看守阵眼与严阵以待的弟子们一片混乱,响起喊杀之声,此情此景,谁还能不知道蓝剑山庄出了叛徒? 一时之间人人自危。 秦冰曼妙的身姿飞空而起,先拉住南宫剑河,又带上柳若鱼退入藏剑峰。 蓝剑山庄大乱,柳若鱼被眼前的父子相残打击极大,竟然痴痴呆呆。 南宫剑河浑身打颤,强忍着身体与心中的伤痛对秦冰道:「弟妹快让大长老与大管家来!」 话音未落,大长老与大管家已同时赶到,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南宫明礼碎尸万段,却又不得不按捺下心头怒火先应付眼前的局面。 藏剑峰俯瞰出云山,一切尽收眼底。 西华魔宗加紧了攻势,防御法阵已是摇摇欲坠支持不了多久。 西华魔宗修者已开始布起了阵势,大衍阵,三才阵不一而足,要与蓝剑山庄弟子正面肉搏。 大长老道:「三名长老叛变,蓝剑山庄守不住了!庄主速速离去,我来断后。」 南宫剑河疲惫地摇了摇头道:「我若走了,你们抵挡不住老魔的。活下我一个又有什么用?南宫世家将不复存在。」 大长老还待要说,南宫剑河斩钉截铁地打断道:「不必多言,传我庄主令!令长老堂引领百剑堂弟子布阵,其余弟子尽数撤出出云山。将百剑堂弟子分做三拨,左一拨摆地煞剑阵,南宫天长老带领,吃住​​大​​衍阵;右一拨摆五雷阵,南宫地长老带领,吃住​​三才阵;剩余的居中摆陷地阵应敌,咱们吃了西华魔宗的前锋便杀进去会一会四象八卦。」 老大发了话,蓝剑山庄各位长老便一一布置下去,地煞阵,五雷阵,陷地阵迅速地集结起来。 虽然看上去有些许混乱,比起之前的浑浑噩噩与不知所措已有了大大的改善。 等各式阵势布完,除了两位主持阵势的南宫天与南宫地之外其余长老都急速返回。 南宫剑河又问道:「天罡剑阵开启了么?」 「回禀庄主,开启了。只是……」这位长老不知有什么难言之隐,欲言又止。 南宫剑河摆了摆手道:「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 他布置下去才稍微舒了一口气,对秦冰道:「弟妹不必担心!速速带着慧芸离去,哥哥自统领蓝剑山庄大破他西华魔宗。」 自身重伤,形势极劣,南宫剑河仍不愧当世豪雄,瞪视着魔尊,如刀削斧凿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 秦冰摇了摇头道:「我替大哥护法,不必担心,弟妹并非顽固不化之人。必要时自会离去。」 南宫剑河听他如此说也就不再多言,闭上眼睛打坐驱除体内的毒素,身上的剑伤反倒不在意。 西华魔宗的长蛇阵居中,大衍阵居右,三才阵居左,四象八卦阵殿后,四个大阵组成一个「山」字形,以前锋长蛇阵为角,东西方大衍阵,三才阵为两翼层层推进。 四个阵型结合紧密环环相扣,互相照应,显得极其紧密厚重。 大长老举起手中天蓝色硕大的令旗一挥,蓝剑山庄的三个大阵原本相距了一段空间较为分散,在令旗的指挥下慢慢地收紧靠拢。 秦冰在一旁观看心中一动,如此缓慢的移动是否会给对手可乘之机,攻我立足不稳之际? 转念一想,数千人的大阵布置不易,移动过快更加容易使阵型散乱! 每个人的修为有高有低,却需保持相同的节奏,固定的位置,实现起来极其困难,采用较为缓慢的节奏照顾修为较低的阵中弟子的确是最为实用的方法。 反观西华魔宗的大阵推进也是这样,初期移动极其缓慢,但整齐刷一,每一步都仿佛给人重达千钧的压力! 其后慢慢地提速,五里,三里,二里,越来越近,福源洞四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四大阵逐步被团团的灰雾所吞没,一张「山」字形的灰网如同一柄势不可挡的三叉戟要将蓝剑山庄的大阵刺出三个透明窟窿。 大长老手中的蓝旗再挥,蓝剑山庄的三阵完全不合常理地向后慢慢退去,也是由慢到快,但是到了一个速度后却不再提速,就这么踏定节奏地后退,整齐刷一。 福源洞四阵的在不断地提速,两家战阵的距离在不断地接近! 四阵借着冲锋之力威势如虎,在气势上完全压倒了始终在后退蓝剑山庄。 西华魔宗四阵距蓝剑山庄的大阵已不足百米,纷纷乱乱有些法宝已经从四阵中飞出,不时有蓝剑山庄的弟子受伤。 大长老这边却依旧没有任何表示,蓝剑山庄大阵依然保持着平稳后退。 冲在最前的长蛇阵不断地提速,近了,近了,更近了!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蓝剑山庄大阵前排的弟子甚至可以看见西华魔宗打前锋的长蛇阵阵尖。 福源洞长老福半山左手持长枪,右手持着他的得意法宝七蛇轮一马当先。 那七蛇轮四周盘旋着几只大蛇,狰狞可怖。 终于,大长老再度挥动手中的蓝旗! 蓝剑山庄的阵型瞬间前后断成了两节。 三阵前排的千名弟子同时止步不动,齐齐祭起手中的宝剑。 千柄宝剑剑尖相对,剑柄朝外,紧紧贴在一起,组成一面圆形的光墙,千名弟子挥出手中蓝色的元气注入宝剑中——剑盾! 蓝剑山庄威震修真界的护卫阵势。 千柄宝剑在日光的映射下爆出耀眼的光芒,射的冲在前方的福源洞蝙蝠妖一惊。 蝙蝠成妖之后,双目不再不能视物,对日光甚至更加敏感。 「杀!」福半山祭起七蛇轮,七只巨蛇张开血盆大口同时咬在剑盾上,后面无数的法宝或前或后攻了上来。 「嗡!!!~~~」不似金铁交集的响声,却似宝剑的震动声。 秦冰定睛看去,每一柄宝剑并未因受到巨大的冲击而从剑盾中脱落! 而是集体有序的震颤抖动着。 不断有剑盾后维持的蓝剑山庄的弟子狂喷着鲜血掉下地去,但遭遇如此巨大的攻击,剑盾依然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这便是集体阵法的神奇力量! 只有团结一心,才能将个人的力量在集体中最大化,形成奇妙的反应。 剑盾维持了有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在长蛇阵巨大的火力下被集散。 千柄宝剑大都残破不堪,失去元气的支持落下地去。 而除了一些落下地的,千名组成剑盾的蓝剑山庄弟子被淹没在西华魔宗层层的灰雾之中! 凄厉的惨叫声拉开了血腥厮杀的序幕。 片刻过去,灰雾之中便没了蓝剑山庄弟子的声响。 片刻时间,南宫剑河便驱除了体内的毒素,他双眉紧锁,口中喃喃道:「好样的,都是好样的!」他又吞服下血莲补天丹,伤口愈合,断臂复生。 他接过大长老手中蓝色的令旗举起但不再舞动,令旗身上发出蓝色的光芒,大风吹过旗面猎猎作响! 由于剑盾耀如烈日的光芒,福源洞并不知道蓝剑山庄的阵法断成了两截。 待得第一面剑盾被击落散去,迎面再次出现一面剑盾。 这一面剑盾的宝剑数量少了许多,光芒却更加的耀眼。 福源洞一名蝙蝠妖杀红了眼睛,厉啸一声手中不知好歹地祭出长枪再度刺上剑盾。 「扑哧」,如同青烟消散! 长枪转眼化作一片虚无。 性命交修的法宝消失,蝙蝠妖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福半山大吃一惊。 虽然长枪不过是福源洞每名弟子都配备的普通法宝,却好歹是福源洞出品,炼器房里精心打制的法宝。 这么轻轻松松被化为飞灰,殊为不易。 但是后方的大阵还在往前推进,自己引领先锋军就该遇山开山,遇水修桥,一面剑盾,我必破之。 「杀!杀!杀!」福半山的叫声一声大过一声,身后的长蛇阵舞动,再度发出一团浓烈的灰气向面前的剑盾袭去。 这一次剑盾却不再一味地防守,耀如烈日的光芒反射出来主动迎上灰气。 两股巨大的能量在空中汇合,谁都寸步不让。 剑盾的日光渐盛,反倒逐步压过灰气一头! 福半山心头大震,只觉得日光的元气之浓密,压力之大沛然莫敌,自己的长蛇阵反有被吃掉的趋势。 一急之下,手中七蛇轮凝聚着浑身的真元祭起,化作七只巨蛇。 七只巨蛇得了他大量元气的支持,变得更加硕大恐怖。 七蛇巨口一张,口中同时喷出一杆猩红的长枪。 人数更多,移动更加缓慢的其余三阵此时才缓缓接近,却仍然有着两里地左右的距离。 三才阵与大衍阵见福半山长老使出久不出手的绝招,知道面前遇见了劲敌,三才阵与大衍阵同时升出四道灰气,随着七杆猩红长枪所指的方向攻去。 「扑哧!」剑盾射出的日光被几团灰气击散。 灰气并不罢休,融合在一起化作一只张开血红大口,露出尖锐毒牙的蝙蝠继续向前扑去,要撕碎面前一切的阻碍。 剑盾射出的日光虽然破散,却仿佛因为劲敌而来了精神,盾牌上的光芒重新凝聚更加耀眼夺目。 灰气撞击在剑盾上,宝剑发出嗡嗡的响声剑身巨震。 随着剑身的震动,灰气不断被打淡打散。 而每柄宝剑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嘈杂,不如之前的浑如一体! 灰气散去了一大半,剑盾已由嗡嗡的震动变为蹡踉,蹡踉的金铁交集响声。 眼见得由宝剑组成的盾牌已露出了缺口,逐渐不能再汇集于一处! 剑盾突然发出一道光芒,整面盾牌旋转起来。 剑盾的转动所需的步骤与方法极为繁复,效果也同样惊人,灰气被绞得粉碎,不少西华魔宗弟子元神受了震荡,控制不住身体惨叫着从空中落了下去! 蓝剑山庄自开战以来处处受制,刚才更损失了几百名列剑盾的弟子。 这一次终于让西华魔宗吃了大亏,南宫家的弟子们纷纷鼓噪喝彩起来。 剑盾在转了近百转之后,支持不住散了开来。 与此同时,「呜!!!」一声悠长深远的号角响起,声达九天之外。 剑盾的光芒散去,西华魔宗处也响起一顿咚咚有力的鼓点声,魔宗修者们喊声雷动,似乎要一扫刚才吃亏的阴霾。 剑盾撤下,福源洞蝙蝠妖们惊异地发现在剑盾之后的只有寥寥不到百人,却个个都有着金丹期以上修为的南宫家门人,最高的一位甚至已达元婴初期。 难怪这一道剑盾的防御力如此之出众。 他们是南宫世家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其他人呢? 其他人哪里去了? 在战争中,精英部队可以依靠超强的单体与协同作战能力,去完成某个关键部分的战斗任务,从而达到改变战场形势的目的。 但是他们毕竟不是能够取得整个战斗胜利的部队。 是的,他们是一根刺,平时你根本看不见他们,你的眼里都是那把明晃晃的宝剑。 你时刻注意宝剑的动向。 却在不经意间,那根刺出现在最脆弱,最重要的地方! 他们扎瞎你的眼睛,刺穿你的脉门,却要不了你的命。 真正要命的,还是那把明晃晃的宝剑。 只是此刻,你已经没有力量去阻挡它的致命一击了。 布成第二道剑盾的南宫家弟子人人伤重。 可是长蛇阵中的西华魔宗却没有心思再去追杀他们了。 因为他们很快发现了令他们恐怖的事情。 「呜!」「呜!!」「呜!!!」「呜!!!!」号角一声比一声更响亮,一声比一声更悠长。 「铮!」宝剑出鞘的声音响起。 可是宝剑出鞘的声音又哪能有如此的响亮? 是的,这是成千上万柄长剑同时齐齐出鞘才会发出的巨响。 吼声如巨雷般滚滚而来。 强烈的罡气卷走了周围百里范围内的云雾,南宫家的弟子在云雾中现出身形。 正是左侧地煞剑阵,他们人人举着手中宝剑,领头的南宫天长老剑气上的一片「万星」剑气已然发出,后面跟着大片至刚至烈的罡气。 冲锋在线的福半山大惊失色,挥舞着双手吼道:「摆阵,摆阵。」七蛇轮嗷嗷啸叫,却镇不住惊恐万分的西华魔宗修者。 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 五雷剑阵在他们的右方出现。 南宫地长老的带领下,剑阵发出五道雷光配合着地煞剑阵罡气,一左一右朝长蛇阵袭来。 福半山突然感到一丝绝望! 蓝剑山庄的战略性后撤,分进合击,在秩序与配合上更胜一筹。 西华魔宗魔尊尚未出手,蓝剑山庄却有盖世剑豪南宫剑河坐镇指挥。 地煞与五雷剑阵的剑光势不可挡,福源洞先锋军的长蛇阵原本应首尾相顾,却被这一击从中一刀截为两段! 当南宫家子弟杀入长蛇阵时,西华魔宗已彻底乱了阵脚。 南宫天,南宫地,长老立斩福半山。 当南宫云高举着福半山的头颅震天大吼:「妖孽已经伏诛,南宫家的儿郎们,咱们踏平西华魔宗!!!」 五千人的队伍,两个剑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笼罩了长蛇阵。 如同之前布起第一道剑盾的五百名蓝剑山庄弟子,被长蛇阵吞没一般。 长蛇阵也尝到了势不可当的滋味。 他们原本冲锋向前,气势,威势,信心都上涨到了极点。 第一道剑盾出现的时候,他们想,剑盾又如何? 我们占了先机,此战我们必胜,当了先锋真是幸运,得胜之后我们能得到最好的奖赏。 是的,蓝剑山庄的威力绝伦的宝剑,蓝剑山庄舒服的住房,蓝剑山庄漂亮的女人……这些,都是我们的。 可是剑盾拖延了太多的时间,消磨了我们的气势。 长蛇阵气势已散,三才阵与四象阵还未跟上……军至半途可击之。 半途受敌,我们,我们完了…… 长蛇阵被完全的吞没,耀眼如烈日的剑光连连闪动! 长蛇阵里残余的蝙蝠妖被尽数歼灭。 南宫家的弟子人人眼含着热泪,这是送给为了整个山庄献出生命,布成第一道剑盾的数百名弟子。 如果没有他们的献身,后面所有的战略都无法实施;如果没有他们的献身,蓝剑山庄不能挽回战场上的劣势。 西华魔宗剩余的三阵见长蛇阵如摧枯拉朽一般被绞碎。 先前吞没蓝剑山庄第一层剑盾的胜利感荡然无存。 指挥的灰旗舞动,三阵缓缓地停下! 蓝剑山庄虽吞掉了长蛇阵,可损失更大。 不过以此一战振奋了士气,还斩杀了元婴期的福半山,更挽回了整个战场后手的大劣势。 蓝剑山庄此时士气高涨,西华魔宗修者则惊疑不定。 他们遥望着立在藏剑峰山顶,重伤的南宫剑河! 一代剑豪以其绝世的眼光,大胆的应变,亲手导演了一场逆转。 是的,他是南宫剑河,即使身负重伤,他依然叫南宫剑河,蓝剑山庄的最伟大的家主。 蓝色的令旗再展的时候,海螺号角发出雄壮的「呜呜」声。 蓝剑山庄的弟子们开始了反扑,左翼地煞剑阵,右臂五雷剑阵,中央陷地剑阵整齐刷一地步步逼近。 修真的高手未必都是豪杰,因为太多人只关心自己的修为,但南宫剑河不但是高手,还是豪杰。 他扛起了整个家族,改进了蓝剑山庄的阵法。 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南宫家的弟子士气高涨,剑阵威力也更大。 却没有大到有着境界领先的地步,他们也不过是占领了先机。 可是这一点点先机,对于实力接近的双方,已经足够了。 震天的喊杀声,咚咚的战鼓声,各式各样法宝轰击带起的光彩。 数万人混战厮杀在一起,其中不乏修真界里的顶级好手,一轮厮杀直从日中杀到黑夜。 月光渐渐黯淡,金乌再次跳出山脚,拼杀声才渐渐地变小。 令蓝剑山庄弟子吃惊的是,西华魔宗居然不死不休,无论情况再恶劣,也没有任何的退缩,每一人都拼到了最后一口气! 到底是什么信念在支撑着他们? 这让早已取得优势的蓝剑山庄始终无法彻底取胜。 无形之中,蓝剑山庄的损失越来越大。 西华魔宗此时能战者仅剩下千人,且个个带伤,有气无力。 蓝剑山庄百剑堂也不过千余不到二千人,长老堂都已阵亡了五位长老,只剩下南宫天,南宫地,南宫云三位。 这一战,蓝剑山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打至这个地步,这一切都是为了保住南宫世家最后的传承命脉。 南宫剑河依然玉立山头,自己的事情自家知道。 毒素虽已排除,丹田处的剧痛一刻也不曾停止过,元婴黯淡无光。 这一切却远远比不上心中的难过! 若是中毒断臂并不要紧,两个儿子一人一剑却深深伤害了他的身体与心理。 这两剑下去,福天应的剧毒何等厉害,他之前断臂尚且不能保得体内无毒,又受至亲偷袭,毒素深入丹田终将元婴重创。 先祖留下的基业给自己,却在自己手中毁于一旦。 两阵对圆,可是出云山蓝剑山庄的基业,已被破坏殆尽。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数不清的尸体。 里头有他的子侄,兄弟,甚至是爱人。 但是他们现在他们都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全无反应。 惨状,令人不忍逼视。 南宫剑河虎目含泪,他突然仰天长啸,高声对着在场的蓝剑山庄弟子道:「众蓝剑山庄弟子听命:今日山庄大难,众弟子不得勉强逞一时之气速速退去,需保我蓝剑山庄实力以待来年东山再起!若今日我遭逢不测,众弟子即奉南宫紫霞为蓝剑山庄之主。」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以传音秘法送入弟子们耳中,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体内的伤势之重还运用功力地吼出来,牵动元婴之下,该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可以想像。 心中的悲愤之意令人泪下。 秦冰又劝道:「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您又是何苦一定要这么做?」 南宫剑河摇了摇头道:「今日若临阵脱逃,众口铄金说我南宫剑河怕了西华魔宗,不除魔卫道,蓝剑山庄才是颜面丢尽永无翻身之日了!更何况,逃,我逃得了,蓝剑山庄的儿郎们呢?他们逃得了吗?因为我的错已死了太多的人,接下来这一战,我要走了还算个人吗?我不会再让南宫家的弟子因我而牺牲了!他们为我做了太多,现在,轮到我还给他们一些东西!」 「大哥……」秦冰突然感到喉中哽咽,一时说不下去……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08章:潜入太玄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