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39章:阴阳大法

 
第三十九章:阴阳大法 弑神火鸟灵智初开,阴雷似乎正是他天生的对头克星,本能地感到极大的不安。 它双翅连扇,翅尖飞出两道火焰,加上口中又喷吐一道。 三道真火交叉在一起呈品字形,围着圆心旋转融合,正是三道真火阴阳相济。 大榕树王亲自指点传授的阴阳真火也不过堪堪抵住阴雷。 这样一来,林风雨再度被丝线困住难以动弹。 忘年樵老狂态毕露疯狂笑道:「小子不识好歹。如今没有风雷二翅,看你怎生逃脱本座的千丝万缕阵!」被压着打了好一段时间,而今反客为主,心下甚是得意。 林风雨肉身被纯净的阴阳二气长期洗练也算不俗,却并非强项。 布满浑身的金色丝线越缠越紧,线头更是直钻浑身经脉抽取他的真元。 一小会儿时间他已遍体鳞伤。 他也并非无法挣脱出来,只是破不开这个千丝万缕阵,即使暂时的脱身也不过是再陷囹圄。 危急时刻他反倒不为所动,心意极坚,当下撑开明月法则之力,隔绝开侵入体内的丝线,守住丹田真元不致流失,一边打开明清灵目寻找阵眼所在。 忘年樵老瞬间感受到法则之力的出现。 聚宝集一战林风雨身具法则之力已被玉面童老知晓,所以他也并不惊奇。 只有法则之力才能对抗法则之力。 忘年樵老冷笑一声,抬手又取出一物祭在空中。 那物黑黑漆漆看不分明,在老魔咒语催动之下逐渐涨大,却是一块污秽至极的破布,边缘镶嵌着一圈黑色的羽毛,被秽气所包裹。 破布在空中晃晃悠悠,黑羽扇动空气发出低沉瘖哑的」呱,呱「声。怪异的声响顺着耳朵钻入林风雨的脑中,明月法则的隔绝作用全无。他觉得识海被狠狠震荡了一下一阵发晕,明月法则不由自主地停止效用,被丝线拉扯着向千丝万缕法阵中飞去。 强大的神识感受到主人的危机自行本能地发动护住识海,林风雨从短暂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此时此刻已到生死关头再不敢有丝毫保留! 诸般法宝几乎尽出各有效用,牢牢握在手中的纯钧归鞘,这般动作让忘年樵老目光一凝勾起轻蔑的笑容:风雷二翅在抵抗宝瓶死气;弑神火鸟对抗阴雷,三种真焰已出虚灵炉也失去了效用;十二祖巫精魂大战六极真魔影;苍青环与金钟砖派不上用场,此刻收起纯钧剑必是要动用本命法宝。 来吧,让本座见识一下阴阳门的压箱绝技。 林风雨两腿根之间升起一道刺​​目金色剑光,重重缠绕的丝线应声而断。 剑光连连搅动将身周丝线斩得如烟散去。 脱身出来他不敢怠慢,身形急速连闪朝着一个方向猛扑过去,要离开法阵范围。 天罡元阳剑随着功力的提升发出万道金光,刺目耀眼。 除了威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之外,也不至于以阳具做剑柄漏出丑态。 忘年樵老早有准备,两耳耳垂扇动如翅,也不知他修习的是何种神通,之前风雷二翅的遁术都无法逃脱追踪,此刻更是牢牢锁定林风雨,铺天盖地的丝线茫茫无边。 同时黑羽破布再次扭动发出怪响。 陷落法阵之中,天地都被遮蔽! 无数丝线已变作铜墙铁壁。 林风雨舞动天罡元阳剑将丝线斩碎了一层又一层,很快又被更多的丝线重重围住。 打开明清灵目也无法穿透层层丝线,这一来莫说脱身而出,连寻找阵眼都已不可得。 从外看去千丝万缕法阵结成一个巨大的茧子。 丝线密密层层却能清楚地看清中间的情况,如此的设计也是为了让法阵操控者能第一时间了解阵中之人的情况。 如此一来,林风雨向东边突破,西面的丝线便向东面滚滚绕去,始终将他困在阵中。 林风雨又有昔年被山河印的法则之力围困的感觉,只是如今他功力大进,千丝万缕阵也不及山河印神妙。 他突不开丝线缠绕,忘年樵老一时半会儿拿他也没有办法。 那片黑羽破布停在空中多时不动,两人心中都明白这一道法则之力将是二人决定生死的关键所在。 消耗下去不是办法,林风雨深深吸了口气,凝力于天罡元阳剑。 星光汇聚的耀眼剑身骤然爆发出七色光彩,林风雨大喝一声:」斩! 」斩下的方向现出一道虹桥,带着无匹的气势与劈开一切的锋锐一往无前。 巨茧轰然破开一个大洞,林风雨青色的身影一闪而出。 可是茧外仍是法阵范围,遮天蔽日的丝线又从四面八方罩来。 林风雨暗暗皱眉,一如出征之前秦冰所言,比起这些老妖怪自己的火候的确太过不足。 天赋虽高,战力虽强,经验就显得浅薄了许多。 而且看忘年樵老不但神通众多,对阵法的研究也远远高过林风雨,在全面性要压过他一头。 平时若是试探切磋还看不出来,如今生死相搏,忘年樵老的神通显是要略胜半筹。 性命交关,林风雨正束手无策耳边送来一缕清冷的声音:「震位两丈!」正是易落落的声音,当下不及细想,身形旋转带动天罡元阳剑化出一道圆弧破开挡路的丝线,稳稳落在正左侧两丈的位置。 林风雨已站定位置,立刻感到之前运转流畅的法阵一窒。 心中大喜之际易落落的声音又及时送了过来:」干位五丈! 」 易落落方才的指点奏效,林风雨信心大增,依言而行第一时间向右后方扑去。 随着二人配合无间,易落落的传音总能料敌计先,林风雨动作行云流水般流畅,似乎他本人成竹在胸一般,每一次落点都像踩中了法阵的关键位置,或是重要的阵眼,或是法阵疏漏的所在。 忘年樵老从林风雨踩中第一个阵眼便感到不对。 以西华魔宗掌握的林风雨资料来看,他最大的弱点就在于经验不足,修为虽高可是毕竟修行时间短,再出众的天才也需要时间去积累和消化。 更大的问题则在于他缺乏名师指点,无论是西华魔宗不知道的大榕树王还是之后的南宫剑河,毕竟不是阴阳门出身。 林风雨的道法大多属于自行的摸索积累,他又不似秦薇对阵法有独特的天赋与爱好,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有如此高超的战力,还要掌握阵法的奥妙根本是天方夜谭。 如今林风雨落入西华魔宗传世法阵中不过半柱香时间,这就能精准地踩中每一个阵眼与薄弱之处? 这不可能! 到底是何方高人在一旁指点? 忘年樵老双耳神通又起。 之前他捕捉林风雨的踪迹,耳垂变得奇长足以下巴平齐,这一刻却是变得如同蒲扇。 整个战场的每一丝声响都落入耳中。 易落落的传音没有逃过忘年樵老的耳力。 原来是她? 天魔宗与西华魔宗原本一脉相承,易落落身为天魔宗圣女识得千丝万缕阵倒也在情理之中。 他阴毒的目光锁定空中那个靓丽清冷的身影,狠厉道:」贱人敢尔! 」抬手召出一柄飞刀朝易落落电射而去。 林风雨虽无忘年樵老的天耳神通,可是明清灵目也并不逊色,身处战场之中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看见那柄飞刀当真是吓得魂飞魄散。 忘年樵老也在全力对抗林风雨,射出的飞刀法宝并非什么至宝,原本对于元婴中期的易落落而言要对付不是难事。 可是林风雨看得真真切切,易落落在之前的阻击战中耗尽真元晕去,此刻不过刚刚恢复了一点点,连腾在空中都有些左飘右荡勉为其难。 又怎能应付这柄飞刀? 她身边虽有几名金丹修士护持,可是元婴巅峰修士即使随手一击也是蕴含着无上的威能,凭他们是无论如何抵挡不得的。 易落落见了这柄飞刀,云淡风轻的神情也不免花容失色。 这一刻她心中被绝望所占据:」爹爹被血色魔眼诱出了心魔,帝刀霸剑二魔攻势猛烈,云宗主苦苦支撑不知还能顶下多久。 纵观战场绝顶高手们都战得难解难分,一时半会儿谁也腾不出手来。 忘年樵老拿出了千丝万缕阵困住了林风雨,哼,偏你西华魔​​宗知天魔宗功法弱点,诱出了爹爹的心魔,我天魔宗便不知西华魔宗的阵法玄机么? 「她并不是不知道此举潜藏的危险,吸引了忘年樵老这等大高手的仇恨不啻于刀尖上跳舞,一旦被发现是在不是现今自己能够抗衡的。 可是易天行陷入心魔无力作战,云蕊孤身一人也是摇摇欲坠,形势之危急实在不容她多想。 而且林风雨虽出道时间不长,可一贯以来的作风都是恩怨分明,这一点倒是整个修真界都有所共识的口碑。 如能助他脱困取胜,他也必然会投桃报李想办法解救易天行。 另外还有一点,若说林风雨的口碑还只是流传并非亲眼所见,昨夜二人与落花听风阁合了一首诗,易落落作为同好者心下明白,文为心声,能写出这般诗词,也能反映出几分本性,至少绝不是个恩将仇报之人。 只是她也没有想到林风雨尚未能脱离困境,忘年樵老如此之快就锁定了自己! 这一记飞刀足以要了性命。 飞刀带着褐色的光晕发出凌厉的破空之声,划出一道决定一人生死的弧线,目标直指易落落眉心。 护持在天魔宗圣女身边的五位金丹修士满脸惊骇不知所措,正准备扑上去以死护主,虽知起不了什么作用,却也不得不这么做。 飞刀看看将至眼前,五名护持的金丹修士飞蛾扑火一般迎了上去,却如同一张张薄纸被瞬间穿透,毫无作用! 千钧一发之时,那道饱含着真阳气息的金色剑光穿透层层丝网,后发先至准确地将飞刀击落。 易落落险死还生暗道侥幸,她也心中了然林风雨的本命法宝,忍不住脸色发红暗暗啐了一口。 随即又担心地朝林风雨望去! 高手相争原本忌讳分心二用,更何况他还落在下风! 美眸一抬,果见林风雨又陷落危机。 原本一刻不能停止用来斩断丝线的天罡元阳剑改劈斩为直刺,导致周身又被丝线重重缠绕。 忘年樵老手中法诀连打,纵声大笑道:「小子怜香惜玉,中本座圈套矣!」 原来这一切尽在忘年樵老的预计之中。 从他发现易落落传音想要破他法阵,到出手攻击,连林风雨接下来的一举一动都所料分毫不差。 不得不说西华魔宗的资料相当详实,若不是对一个人的性格了如指掌,是无法做到如此料敌计先。 这样一来,林风雨再度被忘年樵老死死压在下风。 光凭一个千丝万缕阵并不能致林风雨于死地,忘年樵老这等大高手在生死之战中也不会犯下轻敌的错误。 林风雨身陷重重丝线缠绕,黑羽破布随即发动法则之力,两声瘖哑难听的」呱呱「声直入林风雨脑髓。 这一道法则之力如此奇异与众不同。 林风雨感觉像是心脏被狠狠揪了两下,他心里很清楚,并非这一道法则之力渗入体内,而是在直接攻击神魂! 林风雨身兼数种法则之力,却无一种能够与黑羽破布抗衡。 得自百妖之国的法则之力都只有一丝。 又是两声「呱呱「的鸣叫,林风雨识海剧震,拼死的抵抗也只是稍稍缓解,身体像是坠落无尽的深渊……他的目光逐渐迷糊,面目变得呆滞,整个人仿佛从四十岁变成了三十岁,又变成了二十岁,还不断地向十岁靠近。再这么持续下去,很快就会变成婴儿,变成一股先天之气…… 忘年樵老心中也是惊异无比,眼前的小子神识之强大仍在他估计之上。 黑羽破布玄妙无端,专门攻击神魂,可如今效用发挥之慢也是大出意料之外。 林风雨心中苦笑一声,若不是为了救援易落落,忘年樵老不能如此轻易将自己擒拿施以法则之力,可是他能不救吗? 虽是初识,可是天魔宗圣女援手阻敌,给了南宫世家充足的准备时间,此刻又靠着她不顾性命之忧出声指点。 若是时光倒流再来一次,他还会这么做。 只是可惜啊终究还是嫩了些,这条命恐怕要交代在这里了。 魔宗的护法都有如此功力,天盟高手齐聚依然打得难解难分,更何况还有那位神秘莫测的宗主还未现身。 紫儿,薇薇,楠楠,无论如何你们今天要活着回去。 大哥,小弟今后帮不了你了,不过大哥神功盖世,当能带领南宫世家走出这处泥潭。 师傅,您曾寄希望于徒儿能重振阴阳门荣光,徒儿虽然没能做到,可是徒儿的妻子各个天赋出众,只要她们还在,终有一日阴阳门仍将是这世间一等一的大门派。 林风雨仅存的意识像过电影一般将数十年来的一幕幕重现! 他不甘,愤懑,却又毫无办法。 若是再给我十年的修行时间,若是阴阳门有完整的道统流传下来,让他系统地学习掌握,今日一战必不至于如此。 《阴阳大法》已足够神奇,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已让自己立于当世巅峰。 可是时也运也,碰到了西华魔宗来势汹汹,也是无可奈何。 修仙修自身,只希望家中的诸位娇妻能够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起来。 等等,修仙修自身? 这一句是《阴阳大法》总纲,他自己却从没有十分在意过。 此刻性命交关之际,林风雨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阴阳大法》与诸多修真功法有极大的不同,丹田里没有金丹元婴,而是形成了一片天地。 这片天地如此奥妙,让他的真元之浑厚,神识之强大远超同级修者。 危难之际,他第一次用神识沉入丹田天地里。 这片奇异的天地,也曾在超越神宫中隔绝了明月法则之力,否则当时恐怕就哭笑不得地被月华夫人吸取真阳之气,以作突破之用了。 如今自己的修为更深,吸收了百妖国四道法则之力后,北极北斗八颗星星都亮起了星光。 虽说除了北极星之外,北斗七星光芒黯淡,可是这一组星阵已是初具规模。 林风雨集中残存的所有力量,全数沉入丹田汇聚到八颗星辰之内。 从前都是星光疯狂运转,将真元从丹田内补充至四肢百骸,这一刻却是一身真元开始反充丹田。 北斗北极星出现了变化,北斗七星维持这勺子的形状,围绕着北极星开始旋转。 晃出了一圈苍白色的柔和光晕。 光晕开始弥漫丹田内的整处天地! 又源源不断地汇入林风雨的本命法宝,那根粗大壮硕的黑玉阳根。 天罡元阳剑散发夺目的四色光华,金,白,黑,绿辉耀天地! 几乎要失去意识的林风雨忽然睁开双眸,精光四射炯炯有神。 目蕴神光穿透层层丝线直视忘年樵老喝道:「老魔,叫你见识我阴阳门道术!」 风雨情缘 , 林笑天